陆友帛金(人生沉没实录:他们来自底层,在沼泽里挣扎着活)完整版免费阅读_(人生沉没实录:他们来自底层,在沼泽里挣扎着活)全章节免费在线阅读

主角是陆友帛金的精选现代言情小说《人生沉没实录:他们来自底层,在沼泽里挣扎着活》,小说作者是“点灯”,书中精彩内容是:底层的草芥,不在沉默中灭亡,就在沉默中爆发

小说:人生沉没实录:他们来自底层,在沼泽里挣扎着活

类型:现代言情

作者:点灯

角色:陆友帛金

现代言情小说《人生沉没实录:他们来自底层,在沼泽里挣扎着活》的作者是“点灯”。其中精彩内容是:这一切,都要从2005年开始说起。2.2005年,我爸高空作业的时候摔死了。公司赔了五十万,算上葬礼的帛金和家里的存款,我们家一下就有了六十万。六十万在当时不是个小数目,能买两套七十平的两室

评论专区

拜见校长大人:私宅蒸鹅心

晚明之帝国风云:这是刷的吧。。。。

黑科技教学直播间:太监了,太监是没人权的。

人生沉没实录:他们来自底层,在沼泽里挣扎着活

第 1 节 兄友弟恭:沉没的人生

1.派出所的户籍指纹系统是 2011 年启用的,2011 年以前没有指纹库。
我接到派出所的电话,从外省赶回户籍所在地。
携带整容医院提供的整容证明及身份证原件,去派出所办理新的身份证,顺便改个名字。
整个办理过程,我都畏畏缩缩的。
生怕被**发现。
我不是这个人。
而是被这个人杀死的人。
这一切,都要从 2005 年开始说起。
2.2005 年,我爸高空作业的时候摔死了。
公司赔了五十万,算上葬礼的帛金和家里的存款,我们家一下就有了六十万。
六十万在当时不是个小数目,能买两套七十平的两室。
但我们家有两个孩子,所以我妈盘算了半天,还是花四十五万买了一套一百二十平的三室。
然后又从剩下的十五万里拿出了十万给我哥,让他出去做生意。
我哥初中辍学就没读了,这些年一直在社会上游荡,21 岁的时候找了个餐厅打荷,做了 6 年学到一点皮毛。
于是他到处物色门面,置办桌椅,打算开一家粉丝煲店。
就这样,我继续回去大学读法学,我妈在厂里上班,我哥开粉丝煲店。
……回大学后,跟室友们在一块儿,热闹的时候不觉得什么,但等到夜深人静时,就容易哭。
我总是觉得我爸可能没死,就是躲起来了,也许他是想给我们一个惊喜,或者是有什么苦衷,反正他就是躲起来了。
殊不知我的这个想法,多年后却在我的身上实现了。
……我起初消沉了一段时间,但很快地就恢复了日常的生活。
在大学里,远离了家庭,就很容易忘记一些事情。
所以等我放寒假回家的时候,出火车站上公交,坐了六七站,忽然意识到我们已经搬家了,然后顺着买新房子的记忆,连带着想起了我爸离开的记忆,整个人就忽然失落了。
我带着行李箱,背着书包,去到新小区里,拿出钥匙,开门禁,上四楼,开锁,拉门,走进去。
 想了一下,还是改喊:”妈,我回来了。”
我妈那时候在厨房,里头正响着高压锅喷气的声音,她大约没听见我的声音。
所以我随便找了双合脚的拖鞋,进屋,看了眼这个买来以后没住过几天的家,觉得很陌生。
走到餐厅,看见墙上挂着我爸的遗像,那是我爸死后拍的,表情很冰冷、很严肃,眼睛原先是红的,后来漂成了白色。
我走到边上,拿出三根香,点燃,**香炉里。
站着拜三下,跪下磕三下,起身再拜三下。
然后凝视着我爸的遗像。”
爸,我回来了。”
……到了晚饭时候,我哥也没回来,餐桌上就我和我妈两个人。
我好奇地问:”我哥呢?”
我妈说:”你哥开的粉丝煲店生意特别红火,他根本抽不开身。”
说真的,我还有点儿意外,那时候的我只会读书,并不知道做生意有多赚钱,于是问:”那他一个月能赚多少钱啊?”
我妈掰着手指跟我算:”一碗粉丝煲卖五块,成本三块,净赚两块,一天能卖六百碗,一个月就是一万八千碗,就算去掉房租水电还有请两个人的工资,一个月也能赚两万多。”
那时候,我妈的工资交完五险一金也才三千块。
我低头,这才明白这间粉丝煲店有多赚钱,于是开始庆幸。
……3.晚上,我在房间里背《法理学》,大概十点我哥才回家,一回家就跑到我房间里来。
满身是汗,手里拿了个小灵通。
我当时回头看了一眼,就继续背书。
他则拿着小灵通在我面前晃悠,然后直接拍在我书上。”
老弟,看哥给你整的,中意不?”
我还以为是他自己的,没想到是他买给我的。
我立马把小灵通拿在手里,看了下里头的功能,还可以玩贪吃蛇。”
谢谢哥。”
他摸摸我的头,憨厚地说:”好好学,将来学出来当个大法官、大律师,给咱家长脸,哥不打扰你,哥去洗澡。”
然后他就出了我房间,顺便把门关上了。
我看着小灵通,一时间不知道说什么。
他大我七岁,父母给他起名叫陆友,给我起名叫陆恭,取自兄友弟恭。
他小时候总欺负我,而且脾气不好,初中辍学,整天跟人打架闹事、喝酒赌博,那一阵子我和爸妈都觉得他以后迟早完蛋。
没想到如今浪子回头得这么彻底。
……后来,临近年关,他也关店歇业。
在年夜饭上,陆友跟妈说:”妈,这店开得不错,每个月能赚不少,我想着要不咱就把那个店面买下来吧,省得每个月都给房东交房租,等哪天房东看我们生意好眼红了,再把我一脚踹了,回头挪个地方生意就没这么好了。”
我妈也觉得有道理,就问:”那你想怎么弄?”
”我问过了,那个门面房东二十万肯出手,咱家现在有多少钱?”
”二十万太多了,咱家最多能拿七万。”
”七万不够。”
”那就再等几个月,店里效益这么好,二十万很快就赚到了。”
我不说话,只吃饭。
我妈和陆友才是家里赚钱的人,我就安安心心地吃我的饭。
结果这时候,陆友提出一个建议,他对我妈说:”妈,要不把咱家房子抵押了吧,抵个三十万。”
我听完一愣,有点儿担忧。”
风险太大了。”
陆友则坚持。”
等我再干几个月,没准儿房东就把我这一套学会了,到时候他把我赶走,自己开店怎么办?”
我妈听完也觉得是这么回事儿。
一个月能赚两三万的买卖,确实很容易让人眼红。
在 2005 年的时候,房东偷学租户的手艺,然后取而代之的事情并不少。
我妈也许是考虑到这点,居然答应陆友说。”
那就把房子带去抵押,咱就抵个……抵个二十万吧,把店买下来就行了。”
陆友也点头。”
行,那就听妈的,先把店给盘下来。”
等到年后,他们就真的这么张罗起来。
抵押了房子,买了店面,从那之后,我们家每个月就背上了两千元的贷款。
……4.之后,我回去读大学,陆友每个月都往我卡里打一千块生活费,那在当时真的很多,托他的福,我在学校里过得很好。
我隔三岔五地就会打小灵通回家问问家里的情况,经常就听到我妈高兴地说。”
家里好,一切都好,你哥那家店现在生意好得不得了,要不是我还没退休,社保不能断交,我都想去店里帮忙。”
你哥最近又看上了一个门面,才十二万,我寻思用你哥这两个月赚到的钱,加上家里的存款,就能买得起了。”
我听完迟疑了,就问我妈:”这门面买下来以后,谁去开店啊?”
我妈就说:”你哥以前打荷时候认识的一些兄弟,看你哥赚到钱了,都想来掺一脚,你哥也答应,我寻思那伙儿人也分不了多少钱,还得给你哥交房租,也挺好的。”
我想了想,既满足了他在兄弟面前的虚荣心,又确确实实地给家里增收。
我觉得这样也挺好的,就没说什么。
就这样,每个月家里能赚三四万,要不了一年,我哥的婚房没准儿就解决了。
日子一定会越过越红火的。
我这么坚信着。
……直到 2006 年的暑假,我回家,注意到我妈明显地不太高兴,她总是背着我在碎碎念,我也不知道她念叨什么,于是就追问她。
再三追问后,我妈才告诉我:”你哥把那个十二万的门面卖了,卖了十万。”
我听完一愣,问:”这店面买来才四个月啊,怎么就卖了?
生意不好?”
我妈摇头。
我又问:”地段不好?”
我妈摇头。
我诧异,问她:”那是为什么?”
我妈叹气,欲哭无泪,露出的那副表情我很早以前见过,这是我妈操心陆友的事儿时才会露出的表情。
我心里一惊,赶紧拿出小灵通给陆友打电话。
电话铃声响了五六声,电话才接通,我可以通过小灵通听见陆友那边传来了麻将碰撞的声音。
那边陆友问我:”老弟,你回来了?”
而我只问他:”这个点儿你怎么在打麻将?
店里的生意呢?”
陆友给的回答很简单:”我又请了两个人,现在四个人在店里盯着,我就出来放松一下。”
”那你为什么把那边的店面卖了?”
”妈跟你说的?
你别听妈胡说,那家店地段不行,一直在亏钱,早点儿卖掉能少亏一点儿。”
我不信,可一直抓着这个话题也没意思,于是我问:”卖了的钱呢?”
”哦,我拿去做别的生意了,也是个挣钱的买卖,一天的流水十几万呢。”
”什么买卖一天的流水十几万?”
”胡了!
哈哈哈,拿钱拿钱!”
”……””喂,老弟,先挂了,晚上回去给你带烧烤。”
小灵通被挂断,我无奈地看着手机,再看一眼妈,终于明白妈在担忧什么了。
陆友又开始赌博了。
我叹气,转身问妈:”妈,家里还有多少钱?”
”八万。”
”找张银行卡,全部存进去,以后陆友不管往家里拿多少钱,你都存一点进去,陆友现在是不好意思问你拿钱,等他输光了能输的,就该来问你拿钱了。”
我妈点头。
第二天就去办了。
……5.我整个暑假都在那家店里帮着干活儿,时不时地把陆友从麻将馆拉回店里干活儿,终于还是没让这家店出问题。
就这样,暑假很快地过去了。
我拿了学费和生活费回到学校,继续读大三。
本来以为家里会没事儿的,结果在 12 月的时候,我妈给我打电话,她听上去很担忧。”
小恭啊,你哥把那家店也卖了。”
我听完就愣住了,忙给陆友打电话。”
你怎么把那家店也卖了!
那家店生意一直很好!”
谁知道陆友居然跟我说:”现在正是**的时候,把那家店卖出去当本金,我能赚几百万你信不信?”
说真的,我不信。
但我劝不住他,我只能告诉他。”
我不管你怎么玩、怎么赌,你得给家里留一笔钱,你还抵押了房子贷款!”
陆友满不在乎:”房贷一个月才两千块钱,我打一轮麻将就能赚到一年的。”
我听完震惊。”
你打这么大的?”
”这都算小的,你就等着跟你哥享福吧。”
他又把电话挂了。
我看着小灵通,感觉要出事。
……事实证明,我想得没错。
今年寒假,我考完试就回家了,这时候我妈还没下班,我一进门就听见屋子里有人在翻箱倒柜。
我以为家里进了贼,抓起扫把棍就冲进我妈屋里。
结果看见的是陆友在翻我妈的衣柜。
看着陆友神色慌张,我问:”你在干什么?”
陆友避开我的眼睛,只说:”老弟放假了……你知道咱妈把钱放哪儿了吗?”
我放下扫把棍,震惊地看着陆友:”什么意思?”
陆友低头:”就……打牌欠了点儿钱。”
”欠了多少?”
”十……十五万。”
我被这个数字惊得哑口无言,憋了很久才问出一句:”妈知道吗?”
陆友摇头。
我坐在妈的床上,皱眉、搓头发,觉得不可思议,沉寂片刻后我情绪爆发,冲陆友大喊:”爸的一条命换了一套房和那间店,咱们家本来安安分分地过日子能过得很好的!
你非要作孽!
非要作孽!
 ”现在房子拿去抵押了二十万,还要付五万块利息,你转手把两家店都卖了,还在外面欠了十五万,你是在喝爸的血啊!
 ”你跟哪个狐朋狗友打的麻将?
跟他们赖账!
这笔欠款我们不认!”
可陆友拿出了一张折好的纸,说:”没法不认,那十五万是我借的高利贷。”
我一把抢过纸,拆开一看,是欠条。
上面写得清清楚楚,陆友借款拾贰万元整,年利息 50%。
我是学法的,我知道这个利率违法,但在当年,法制还不够完善,欠债还钱天经地义,没人敢借高利贷不还。
我的心凉了大半截儿,就那么不可思议地看陆友。”
你跟人借高利贷?”
陆友支支吾吾,说:”我当时钱输光了,就想弄一笔钱翻本,当时借了十二万,现在连本带利已经到十五万了。”
那一刻,我傻眼了,真想撕了这张欠条赖账,可我只能把欠条还给陆友,然后说:”这事儿咱家管不了,咱家没钱。”
陆友一听没钱,当场发作。
他一把拉住我,吼:”怎么可能没钱?
咱家的钱呢?
我之前每个月都往家里拿钱的!”
我挣开他,把他推开,冲他骂:”你发什么疯!
你都把店卖了,多久没给家里拿过钱了你不知道吗?”
6.听到家里没钱,陆友慌了,他开始乱翻,衣柜、床垫、衣服口袋,所有有可能藏钱的地方他都没放过。
我不阻止他,因为存折和银行卡不在妈的房间里,妈把它们藏在了客厅的吊顶里。
到最后,陆友没找到钱,居然跑去自己房间找了个包,往里面塞了几件衣服。
我站在他房门口,诧异地看着他。”
你准备就这么跑了?”
陆友背上包,说:”那是高利贷,会打死人的!”
我不理解。”
你知道那是高利贷,为什么还要借?”
”现在说这个有什么用?
借都借了!”
说完,他撞开我,夺门逃跑,那张欠条则被他留在了桌上。
我看着他跑远,心里很凉。
这种感觉就像是看透了一个人。
哪有什么浪子回头,只有狗改不了吃屎。
等陆友跑远,我才搬了张凳子爬到吊顶边上,把存折拿下来,打开存折,里面有十一万,根本不够还他的钱。
我知道,以后的日子不好过了。
遇到这种事,我不知道该怎么办,只能等妈回来拿主意。
等妈下班回来,我先把妈手上的菜放到桌上,然后才把存折递给妈。
妈看到存折愣了一下,不明白我什么意思。
我又把陆友的账单交给妈。
她先看了一眼,然后瞪大眼睛,又把纸拿远了一些,眯着眼睛仔细地看,确认无误后,鼻头一下就红了。
妈捂着嘴巴哭:”我怎么没想过有这么一天啊……”我搀住她,把她扶到一边的沙发上,不敢说话。
妈皱眉:”十二万的欠款,咱家去借点儿还是能还上的,只是这以后的日子……”我纠正她说:”不是十二万,现在应该是十五万,这笔钱的利息是百分之五十,陆友已经欠了很久了。”
听到这,妈先是愣住,然后下定决心一样,靠在沙发上,攥着借条,说:”十五万……亲戚们借一圈,也能借到……”我知道妈下定决心了,我只点头。”
嗯。”
妈问我:”你哥现在人在哪里?”
我没敢说实话,只说:”我现在叫他回来。”
说完,我走到阳台去,拿小灵通打他电话。
第一通电话没打上就打第二通,打到第三通的时候,陆友接电话了,第一句话就是:”我已经在火车站了。”
我真的恨,他拿家里的房子抵押贷款,却依然败光了所有钱,还借了高利贷。
他明明可以很成功。
他明明可以正经地过好自己的日子。
可他还是选择了在赌桌上输掉全家的未来。
现在的他,居然可以选择去火车站一走了之。
他难道没有想过留下来的人该怎么办吗?
银行贷款还不上,房子被银行收走,我和妈先去亲戚家寄人篱下,然后高利贷穷追不舍,最终导致亲戚也不接纳我们,使我们不得不流落街头。
而他,一走了之。
每每想到这里,我都恨得牙痒痒。
可我们有血缘,这没办法。
到最后,我也只能考虑着他的想法,对他说:”回来吧,妈会去问亲戚借钱帮你还债。”
7.陆友回来了,妈没说他,我也没理他。
第二天,妈一早就出门,下午四点才回来,挎了个包,里面放了个黑塑料袋,装了钱。
不知道她问了多少亲戚朋友,凑够了数,还多了三千。
她脸色不好看,看上去很委屈。
亲戚朋友们大概都知道家里的情况了,应该没少给我妈脸色看。
但这没办法。
妈一刻都不想耽搁,她去房间把陆友叫出来,说:”现在就去还高利贷,多一秒都在涨利息。”
……我们跟着陆友去到一个**室,其实就是一个开在小巷子里,卷帘门半掩着的店。
门口站着一个叼烟、玩贪吃蛇的人,瞄了我们一眼,就把卷帘门撑开一些,让我们弯腰进去。
进去以后,可以看到里面很大,满地的瓜子果皮,烟酒茶味很浓,吵架声和麻将撞击声像雨点一样接连不断。
陆友不敢看那些麻将桌,只能偶尔瞄一两眼。
我知道,他现在手痒,想摸两把。
我也手痒,想砍他的手。
然后,我们被带一个办公室里,对门的那堵墙上摆着关公像,边上坐着一些跟我差不多大,可能还比我小一点儿的人,衣冠不整,一股流气,手上一直拿着钢棍。
在那个年代,这些人就叫”看场子的”。
只见墙角位置放着一张和环境极不匹配的办公桌,后头有个保险柜。
我知道坐在这里的就是老大。
妈一直抱着包,生怕被抢了,一见到办公桌,就把陆友的欠条拿出来,放在桌上,说:”我来还钱。”
只见桌子后头的人拿起欠条,看了眼,然后打开抽屉,在里面的纸条堆里翻出一张,对比了一下,然后看了眼我妈身后的陆友。
叹了口气,说:”十五万两千五百块,五百算我送的,你拿十五万二。”
我妈点头,把包里的垃圾袋拿出来,先是拿了十一捆钞票,那就是存折里的十一万;然后又拿了两捆钱,是借来的两万,剩下的都是一些零散的百元碎钞。
她一张一张地数,一张一张地往桌上放。
边上那些”看场子”的还对我妈指指点点。
等我妈数够了十五万两千元时,台后头的人就叫人把钱拿下去,然后把两张欠条都拿给我妈,然后对我妈说。”
看好你儿子,没本事还学别人借高利贷,他要是没地方混,让他跟我算了。”
我妈当时低着头,像所有传统的丧偶妇女一样,卑微地拿着借条出去了。
陆友紧跟上去,我没立刻跟上去,而是转身问那个台子后头的人说。”
哥。”
”谁是你哥?”
”……”我当时心里很害怕,就小声地问:”那该怎么称呼?”
边上的小弟们起哄:”叫徐哥。”
我点头。”
徐哥。”
”说话。”
”徐哥,您也看到了,为了还这笔钱,我妈已经把亲戚朋友借了一圈了,您以后再看见陆友,能不能把他赶走,我们家的房子都已经抵押给银行了。”
徐哥听完我的话,看了我一眼,冲我拱了下鼻子,问:”读书人?”
我低头:”读大学……”徐哥叹气,从刚才的钞票里拿出两千块,放到桌子边上,说:”算徐哥给你的学费,好好读。”
”那陆友……””以后在哥的场子上,哥见他一次打他一次。”
”谢谢徐哥。”
说完我就要出去。
徐哥把我叫住:”喂,有小灵通没有?”
”有。”
”报个号码,以后我手底下的人再看见陆友,我亲自告诉你。”
我觉得这样也好,就把自己的号码告诉徐哥了。
临走时徐哥让人把那两千块送到我手里。
我有些怂,不敢拿,徐哥就叫他的小弟给我送过来。
我当时不理解,徐哥就说:”我以前有个弟弟,很会读书,后来吸毒品吸死了,你会读书就好好地读。”
听到这里,我接过钱,朝徐哥弯腰点头,然后快步地走出这个**室。
8.钱还清后,家里没剩多少钱过年。
就算是剩下一些钱,这个年也过不开心。
跨年的时候,年夜饭吃得毫无年味。
一家人坐在一块,只有几句叮嘱。
接下来的计划是让陆友出去找份工作做,妈回厂里上班,我继续回去读大学。
……年后,计划如期进行。
陆友找了份房屋中介的工作,基础工资加上租房卖房的提成,工资也不算少。
房子的贷款每个月都能还上,借的钱每个月都能还上一些。
日子虽然比以前过得苦了,但至少还在继续。
我想着这样虽然苦一点,但如果能撑到我大学毕业,也许会有转机,我以此为盼头坚持着。
可这个盼头被打破得太快了。
2007 年 5 月,早 10 点。
我在宿舍背书,小灵通接到徐哥的电话。
我当时有点儿害怕,但还是接了。
电话那边,徐哥问我。”
你哥又从我这边的口子借走二十万,你知不知道这件事?”
我一听就愣了。”
徐哥,是不是搞错了?”
”没搞错,身份证欠条都有。”
”他又借钱干什么?”
”所以你不知道这事儿?”
”徐哥,这钱你不能借给他,我们真的还不起。”
电话那头,徐哥沉默了一会儿,然后说。”
这钱是他趁我不在,跟我底下的人借走的,我要在肯定不会借给他,我现在就去把钱追回来,等钱追到这张欠条就作废。”
”谢谢徐哥,拜托徐哥了。”
电话挂断后,我站起身,脑子里出现陆友的脸,直接大叫出来。”
狗改不了吃屎!
狗改不了吃屎!”
室友们都被我吓到了。
……我跟学校请假,连夜坐火车回家,回到家就看见徐哥带了十几个人堵在我家里,我赶紧进去看。
然后就看见我妈护着陆友,两个人都在哭。
陆友明显地被打过,脑袋上的淤青最多,满地的血应该都是他流的鼻血。
徐哥见我来了,对我说。”
我们找人还是找晚了,他前脚借了钱,后脚又跟人打麻将,我们到的时候输了十八万,就追回两万。”
听到这里,我皱眉,问徐哥。”
输掉的钱能不能收回来?”
”道上有道上的规矩,那些人是打麻将赢的钱,那就是他们的钱,我们没理由跟那些人要钱。”
陆友在我妈怀里还倔得很,直说。”
把那两万给我,我能回本!”
我气得抄起门口的拖把杆,狠狠地朝陆友的手砸去,嘴上还大叫。”
你怎么不去死啊!
你为什么不去死啊!
我怎么有你这种哥!”
陆友被我打得生疼,妈却一直护着他,我好几下都打在妈的身上,她还拦着不让我打,看得我又委屈又生气。
我看着这样的日子,真的撑不住了,蹲在地上抱头哭。
但哭没任何办法。
徐哥见这情况,依然说。”
道上有道上的规矩,既然这钱已经花了,就得还,你们商量一下怎么还吧。”
我不知道怎么还,我现在甚至想直接从楼上跳下去一死了之。
这时候陆友又跑出来说话。”
有办法的,我现在在做房产中介,我知道一个路子,让我弟去银行贷款,从我手上把房子买走,我卖四十万,他就去银行贷四十万,十八万还给你,剩下的我再把我这边的房贷还掉。”
听到这里,我傻眼了,徐哥也忍不住了,对小弟们喊:”给我打!”
9.陆友刚才那句话太可怕了。
说白点,他要用我的名义跟银行贷款,再从他手上买房。
这样一来,就能把他的债务全部转移到我身上来。
算上他的房贷,还有这次的十八万高利贷,足足四十万。
这是一个哥哥能说出口的话?
徐哥就是听不下去了,才叫他手下的人毒打陆友。
听着陆友惨叫,我妈也心疼,哭着叫着喊他们别打了。
我受不了,很难受,只能大叫。”
别打!”
徐哥叫住那些人。”
停了!”
那伙人这才停下。
我走到陆友面前,冲他肚子狠狠地踹了一脚。
这一脚让他浑身充血,半天喘不上气,等他能喘气的时候,我质问他。”
你真的想逼死我吗?”
陆友和丧家犬一样,说:”我真没想害你,我是你哥,我怎么会害你?
我就是想翻本,咱家以前过得多好啊,就是让那帮孙子把钱赢走了,只要我把钱赢回来……”我听不下去了,我知道陆友已经没救了。
我真的不想管他,他就像是一筐果子里的烂果子,在拉别人一起去死。
我看向徐哥,问:”徐哥,如果我们还不上钱,你们会怎么处理陆友?”
徐哥在陆友身上打量了一会儿,说:”卖腰子、卖血、卖眼角膜,全卖完了剩下半死不活的可以当乞丐讨钱。”
那时候我是真的铁了心,听了徐哥的话我居然没心软,甚至还希望能变成这样。
可陆友听完就害怕了,他被十几个人打过,浑身是伤,理智已经在崩溃的边缘。
他抓紧我的脚,痛哭,”弟!
弟!
你听我说!
都是哥的错!
哥错了!
哥以后脚踏实地!
哥再也不乱想了!
你帮哥最后一次!
求求你了,你帮帮哥,爸走以后你的学费吃喝都是哥出的呀!
你帮帮哥,求你了!”
妈在一旁哭,满嘴都在说:”我造了什么孽啊……”那一刻我想死。
可我没法儿死。
我丢不下妈。
家家都有本难念。
我家这本尤其难念。
我只能自暴自弃地答应陆友。”
好!
我去贷款!”
我这句话说出口,陆友就像是找到救星一样,死死地抓住我的脚不放手。
徐哥和他的小弟则都露出一副同情的眼神。
尤其是徐哥,他想劝我,但没说出口,只是拍我的肩膀,跟我承诺,说:”我跟你保证,从今往后,如果陆友在这个城市的任何一个口子借到了一分钱,算我的。”
我只能象征性地对徐哥说:”谢谢。”
但事实上,我特别恨他。
如果没有他这种放高利贷的人,我们家的生活至少不会跌得这么惨。
……后来,徐哥走了。
陆友浑身是伤,家里一片狼藉,我抱了下妈,安抚她,然后回到房间,把自己锁在里面。
因为我知道,我很快地就要背上陆友所有的债务。
我的人生,很快地就要被陆友拖入深渊。
10.几天后,陆友找了个在业内操作多年的老手。
又找了个在银行上班的职工伪造我的银行流水。
在当年那个什么都能作假的年代,他们把我的身份打造成了每月收入上万的大律师。
如他所愿地,七个工作日内,陆友拿到了四十万。
还了他名下的房贷,又还了徐哥那边的高利贷。
剩下的一笔钱,还了一部分亲戚的钱。
……事情发展到这里,应该可以消停了吧。
当初我爸的一条命为这个家带来了五十万。
而现在,陆友以一己之力让这个家亏空了四十万。
如今他无债一身轻,而我的背上则背上了本金加利息,足足六十多万的债务,每个月都要还三千多。
2007 年的房价才四千多一平。
妈每个月的工资才三千多,刚刚好够还房贷。
家里的生活就只能指望陆友。
我向天祈祷,希望不要再发生任何事情了。
可我万万没想到……2007 年 10 月,我大四,已经准备去律所参加实习工作。
但徐哥又给我打来一通电话。”
你哥在闫老大的场子偷筹码,我给保下来了,你回来一趟把他领走。”
”什么?”
”陆友在闫老大开的赌馆里偷筹码,一个筹码两千元,他偷了两百多个,这次还是被发现了,没被发现不知道还有几次。”
”这……闫老大是……””我们这片的赌馆、夜店、**室都是闫老大开的,闫老大就是我们这边最大的大哥。”
”天……””按道上的规矩,陆友要砍手,我这次把他保下来了,现在人在我家里,你回来把他领走吧。”
”谢谢徐哥。”
”弟弟,我真同情你,有这种哥。”
”我选不了出身。”
”我知道,我爹妈当年叫人砍死了,我跟我弟从福利院出来的,咱们都选不了出身。”
……电话挂断。
我真的好想把他捆住淹死。
为什么他可以这么肆无忌惮地把人拉进地狱!
我的人生为什么要拿去给他续命!
凭什么!
……坐了四个小时的火车,我去到徐哥家里。
本来我以为徐哥家里会很大,但其实也就是个普通的老式红砖房。
此时是下午,街道上闹哄哄的,到处都能听见放学的孩子打闹的声音。
我去到徐哥家门口,发现门是微微带上的。
于是我把门拉开,探头看了眼,隐隐地听到屋里头儿有点声音。
我关门,慢慢地走进去。”
徐哥?”
我试探性地问。
但没人回我。
我顺着那个声音走进厨房,看见徐哥把陆友压在身下,死死地掐着他的脖子。
陆友已经知悉,快要被掐死。
那一刻,我的大脑一片空白,接下来的所有举动全是本能。
反正等我回过神来的时候,我的手里有一把尖头菜刀,身上到处都是血。
陆友在地上咳嗽喘气,徐哥整个人压在陆友身上,好像死了。
根据现场的情况来看,应该是我拿刀,捅死了徐兵。
我吓得把刀丢在地上,满脑子都在震惊。”
我干的?”
我现在很慌,不知道该怎么办。
这时,陆友从尸体底下爬出来,他满身的血,先环顾四周,很快地就把衣服脱掉,把手上的血冲掉,然后抓着抹布跑去窗户边上把窗帘拉起来。
看上去乱中有序……11.我连鸡都没杀过,现在很害怕。
我就缩在角落里,看着陆友在房间里乱窜,一边乱窜一边自言自语:”完了完了完了,完了。”
我问陆友:”他刚才为什么掐你脖子?”
陆友没理我,继续翻箱倒柜地找东西。
我站起身,跑到他边上,一把抓住他,质问:”到底为什么?”
陆友见我声音太大,忙捂我嘴。”
小声点小声点。”
我瞪着他:”快说!”
”我说我说!”
陆友为难,看着徐哥的尸体,说:”我听见他们说在场子偷东西要砍手,他刚才接了闫老大的电话,然后就进厨房了,我当时特别害怕,就翻出来一把剪刀,从后面捅他腰,那剪刀不深,捅进去也不致命,他把剪刀**后就把我按在地上掐脖子,然后你就来了,再然后就……”按陆友的说法,我不知道徐哥进厨房想做什么。
我只知道我杀人了。
回头看着那人的尸体,脑子很乱,不知道接下来该怎么做。
陆友却站出来。”
弟,你跑吧。”
”跑……”这个人是徐哥,如果有人发现他被杀了,不光**会查,闫老大也会查。
黑白两道都会找真凶。
我能跑到哪儿去?
陆友盯着尸体,又看着菜刀,想了半天,最后说:”我们把尸体处理掉,没人知道是你杀的。”
我不理解,问:”怎么处理?”
陆友说:”把他用透明胶缠起来,塞进行李箱里,咱们可以把他找地方埋了,不会有人发现的。”
说着,他就跑去房间找工具,弄到一个床单,还有一卷透明胶。
我还在犹豫,陆友已经把床单铺到徐哥身上,然后把他卷起来,再把整个人弄成蜷缩的样子,对我喊:”过来缠胶带。”
”我不敢。”
”你想坐牢吗!”
我也不想……我只能拿胶带,在床单上一层一层地缠,用光了整卷胶带。
陆友让我扶着徐哥的尸体,自己跑去拿了一个行李箱。
我能感觉到徐哥的身体在慢慢地变凉、变硬。
我和陆友一起把徐哥装进了行李箱,然后放在了一边,陆友继续去处理血迹。
陆友一边清理一边告诉我:”哥在厨房打荷这些年,最懂怎么处理这些血迹了,我们后厨每天杀鱼流的血可比这里多多了。”
他一边擦汗一边看向我,对我说:”把身上的衣服换下来,从他衣柜里拿几件衣服,洗个澡。”
我已经走到这一步了,只能这么做。
我拿了他衣柜里最正经的一套衣服,走到浴室里,打开淋浴喷头。
洗澡水是太阳能的,起初很冷,过会儿才热起来。
身子洗了热水澡,很容易就放松了,紧绷的情绪也是……一下就哭出来了。
我杀人了,杀人了!
我在浴室里捂着嘴,痛哭大叫。
但我不敢让自己哭出声音,只能张着嘴,隐隐地发出一些”呐喊”。
洗澡水冲刷着血水,滚进地漏的漩涡里,就像我的人生一样浑浊不堪。
我不知道我到底是怎么走到这一步的。
两年前,我还是个家庭美满的大学生。
自从爸被摔死后,这个家就变了,陆友起初很好的,可他后来越来越疯,他败光了家产,还把所有债务转移到我身上,甚至让我现在手里多了一条人命。
如果人生有阶梯,那我正从阶梯滚落,一路滚进深海,不断沉没。
……12等我洗完澡换上衣服。
陆友正在用洁厕灵清理缝隙,目光所及之处已经恢复成原样,我见到行李箱边上有一个书包,里面放着我跟他染血的衣物。
等陆友把厨房处理好以后,他想了一下,又跑去徐哥的房间里翻箱倒柜,翻出两万块钱现金和一袋证件,里面有户口本、身份证、银行卡、存折一类的东西。
陆友眼里只有那两万块钱,转手就打算把这些文件袋装进书包里,和那些带血的衣服一起处理掉。
可这事情哪有陆友想得那么简单,我是学法的,知道一些案例。
血液有鲁米诺反应,法医用专业工具一照就知道这里死过人,陆友这样简单的清理根本没用。
徐哥管着这一片的灰色产业,如果跟闫老大没个交代就消失了,也是不合理的。
只要稍微地调查一下,很快地就会查到陆友跟我来过。
再查一查附近的监控,很容易就知道我们做了什么。
我是一名法学生,法律应该是我的信仰,此时此刻,我应该认罪伏法。
以现场的情况来看,我此时报警自首,大概会被判十五年有期徒刑,十五年而已……我今年二十一岁,进去坐十五年的牢,只要表现良好就能减刑,也许三十一岁就能出来,可我出来以后还能干什么啊?
坐十年的牢,就有了案底,我这一辈子就毁了。
最重要的是,我坐牢以后,我就能保证闫老大不会找我妈的麻烦吗?
他们是黑社会,什么不敢做?
我越想越害怕。
到最后,我像是想通了一样,从陆友手里抢过那个证件袋,立即打开,从里面翻出户口本。
我记得徐哥跟我说过,他父母在他小时候就被车撞死了,后来跟兄弟变成了孤儿住进了养老院。
他有个弟弟,吸毒死了。
按照这个逻辑,现在的徐哥的户口本上只有他一个人。
我翻开一看,现在的户主是徐兵,也就是徐哥,其余的页面只有一个已经登记死亡的弟弟叫徐军。
那一瞬间,我脑海中闪过一种可能,立马攥紧户口本,自言自语地说:”徐哥不见了,闫老大一定会查,我们两个是最后见过徐哥的人,那些人都知道。”
陆友皱眉,露出很愧疚的表情:”这些我都知道,可是我们能怎么办?
要不我带妈出去躲躲,你回学校去,就说没来过?”
我摇头,说:”那你和妈的工作就都没了,房子还有贷款要还,不然就会被银行收走,妈的社保也不能断交。”
”那你想怎么办?”
我皱眉,拿起陆友的证件袋,说:”现在的情况是,**只有接到报案才会调查,闫老大只有发现徐哥失踪才会调查。”
”那么只要没人报案,加上闫老大没发现徐哥失踪,这件事儿就能瞒过去。”
”想满足这两个条件,只要说徐哥把我杀了就行。”
陆友没反应过来,但思考片刻后,才意识到我的意思,惊呼:”你疯了?”
13.我知道这么做风险很大,但眼下这似乎是最好的办法。
只要对闫老大那边宣称,徐哥杀了陆恭,因为害怕所以出去躲一段时间,闫老大就不会去找徐哥,毕竟是人命案子。
而**那边,没人去报案,自然不会查。
想实现这个计划,只需要我顶替徐兵的身份就可以。
看似疯狂,但这似乎是最好的办法。
陆友震惊,问:”为什么要这么做?”
我回答他:”只有这样做,因为我杀人了。”
我拿起徐兵的手机,继续说:”我会给闫老大发短信,就说徐兵失手把陆恭弄死了,刚处理完尸体,现在要出去多两年,这样一来,徐兵的消失就有理由了。”
陆友问:”为什么他杀的不能是我?”
我叹气,说:”我们家还得还房贷,妈的工资还完房贷就不够生活了,你得赚钱养妈,如果是我留下来,妈说什么都不会让我辍学的。”
陆友左思右想,显然不会有更好的选择了。
想要黑白两道都能躲过去,就只能这么做。
对白道宣称我失踪了。
对黑道宣称徐兵把我杀了。
只有这样,这件事儿才能瞒过去。
说着,我拿起证件,又拿了一万块钱,找了个挎包塞进去,对陆友说:”你把尸体处理好,我去外地躲一躲,等将来事情平息了,我再回来,如果有人问起我和徐兵,你就说你先走了,陆恭和徐兵留下来聊了一会儿,那之后就没见过人了。”
”而且你还要追问他们陆恭在哪里,要装作完全不知情的样子。”
陆友点头。
我慢慢地走向门边,瞪着陆友,像在看仇人。”
你就当陆恭已经死了,我会用徐兵的身份去外地生活。”
以后你要是再闯祸,就只能拿妈的命救你了。”
如果你还有良心,就好好地过日子。”
说完,我头也没回地出门,不知道陆友此时是什么表情。
到这里,就是我作为陆恭的前半生。
往后,就是我作为徐兵的后半生。
故事到这里才刚刚开始。
……2007 年的时候,随便拿一个人的身份证就能在火车站买到票。
我就拿着徐兵的身份证买了票,连夜逃到了外省。
在火车上,我跟闫老大发了个消息。”
老大,我讨债的时候没个轻重,弄死了个人,我得到外地躲一段时间,这个号码先不用了,您帮忙看看风向,如果没事儿了,给我留言,我就回来。”
发完这个消息,我就把徐兵的手机关机,塞进包里去。
……下火车,已经中午,人生地不熟,这边的人说的方言我听不懂,也不确定是否在这里常住,所以只在旅馆租了个床位,一天八块的那种,在床位上缩着吃了桶泡面,很不适应。
一直熬到晚上,有些水土不服,总闹肚子,但一直带着挎包,总觉得其他床位那些人会偷我东西。
好容易能睡着了,却一直在做噩梦,我害怕陆友没把尸体藏好,被**发现了;我害怕**正在通缉我,而我自己浑然不知。
每每惊醒,我都想联系陆友,可我只用徐兵的手机联系过一次。
那一次,陆友告诉我,他把尸体埋在了老家的坟山上,埋得很深,没人能发现。
坟山除了我们老家镇子上的人会去扫墓,就没别人去了。
要真和陆友说的一样,那现在应该很安全。
从那之后,不管是陆恭的小灵通还是徐兵的手机,我再都没用过。
我不敢和家里联系,不敢和任何人联系。
陆恭这个身份已经死了,我现在是徐兵。
我在旅馆住了一个多月都没人找我,我想着应该不会出什么事儿了,才敢真的使用徐兵这个身份。
14.我首先需要在这个城市找一份工作。
徐兵比我大两岁,身份证上的照片比较正式,长得和我还算接近,用来找工作很容易糊弄过去,很快地就找了一份餐馆传菜的工作,一天六十。
干活儿的第一天我就撑不住,打翻了两道菜,打饭的盘子连带菜钱,老板没让我赔,但我肯定没法留在这儿了。
我明白我干不了体力活儿,从小到大一直在读书,就算去店里帮忙也只是在十几平方米的店里擦桌子。
我需要找一份适合我的工作。
但徐兵这个身份没有学历,我做不了正经的辅导老师,又找不了太体面的工作。
绕了一圈,最后只能去宾馆当前台,包吃住,工资一千三。
当前台的工作挺清闲的,就是夜班的时候不能睡觉,起初不适应,因为总能看见附近的**带人来开房。
日子长了,和那些”鸡头”混熟了,就适应了。
之后我才知道,我们这家宾馆是和”鸡头”谈了生意的,她们带来的客人,房费要分她们一半。
由于这群人带来的客人很多,住的时间也很短,翻房率还高,宾馆到底是稳赚不亏的。
这个工作我一直干到 2008 年,跨年都在店里住。
后来是**忽然扫黄,抓了很多**进去,导致宾馆的生意一落千丈,我才被老板以开源节流的理由开除了。
……那之后,一个”鸡头”给我介绍了一份酒吧酒保的工作。
调酒师负责配酒,我就负责在后面擦杯子,偶尔陪客人聊天。
我穿着酒保的衣服,起初不太会说话,很容易惹客人不高兴,时间一长,我干脆就不说话了,只躲在后头观察。
大约十天,我发现了一个规律。
来这儿的客人就分两类。
一类是夜夜笙歌的年轻人,来这里找**。
另一类就是常年坐在吧台喝闷酒吐苦水的中年人。
我经常听这些中年人吐露自己的苦水,事情也各不一样。
什么老婆出轨了、生意让人翘了。
来来回回就是那些事儿,只能说我很羡慕他们,他们还有地方可以把自己的经历说出来,我现在就跟阴沟里的老鼠,有些秘密得一直藏在心里。
这天,有个老哥在生气。
他说自己的老娘去世了,留下了一套房子要拆迁,能分到六套新房,家里有四个兄弟分房子。
老娘留了一份遗嘱给老大,说是老大家里分三套房子,其余兄弟一家一套。
他们三兄弟都很生气,觉得老娘偏心,但老娘已经仙逝,就没闹起来。
我听完他的话,想了一下,还是决定凑上去,问那老哥。”
那份遗嘱做过公证吗?”
”什么意思?”
”就是您母亲写的遗嘱当时有没有两个及以上的公证人,或者去过**部门做过证明?”
”**部门没去过,公证人就是我大哥和我嫂子。”
听到这里,我对他说。”
他们是遗嘱的利害关系人,这遗嘱对他们有利,遗嘱在他们手里可以不作数,你们几个兄弟也可以不认,我建议您重新和您大哥坐下协商,看看这六套房子怎么分,如果协商得满意最好,协商的不满意的话,您也可以和另外两个兄弟一起去法院起诉。”
话一说完,那位老哥转而和我细聊。
我也是在我力所能及的范围内给他法律相关的建议。
结果这老哥当即回家处理这事儿,没几天这个老哥儿就来感谢我,声称事情有转机。
从这个老哥之后,我名声大噪,每天都有人来找我咨询法律问题。
我也是知道多少就回答多少,不知道的,自己也会去买那本法典查相关的法律条款。
日子一长,大家都是排着队来找我咨询,吧台的生意变得相当好。
15.那天,我还在回答一位客人的问题,服务员跑来跟我说”经理让你过去一趟”。
于是我去到经理办公室,然后看到经理坐在沙发上,一个三十多岁穿西装的中年人坐在经理的位置。
再没眼力见儿也应该看得出来这人是酒吧的老板,但我不确定,只能先跟经理问好。”
经理好。”
经理立刻跟我介绍旁边的人。”
这位是黄总,我们酒吧的老板。”
我听完转而向那边低头。”
黄总好。”
黄总看上去是个正经生意人,他指着另一边的沙发。”
坐。”
我坐下,然后黄总问我。”
我看你天天帮客人做法律援助,你懂法?”
我咽了口口水,不敢抬头。”
以前学过。”
”读过大学?”
”……”我险些说自己读过,我现在用的是徐兵的身份,徐兵只是初中学历,想了一下,只能说。”
没机会读。”
黄总给经理使了个眼色,经理就从公文包里拿了份合同给我,说。”
这份合同你看看,有没有什么问题?”
我接过合同,那是一份合作开发房地产合同里的经济划分板块,内容不多,我仔细地看了一番,花了十几分钟。
然后去经理办公桌上拿了一根铅笔,在合同上画圈,每看到一处错误就画一个圈,等最后一个圈画完后,放下铅笔,又看了一遍。
整个过程大概二十分钟,经理和黄总都没催我。
等我把东西交到经理手中的时候,经理又从公文包里取出另外一份合同,跟这份条款一起送到黄总手里。
黄总对照着看完,什么也没说。
把两份合同推到一边,问我。”
你懂法为什么来当酒保呢?”
黄总一下就问到了最关键的问题。
我低头,不敢回答,想了一会儿,还是说:”我犯了点事儿,出来躲躲。”
黄总皱眉,问:”你犯了什么事儿,你说了我没准儿能给你摆平。”
我有些犯难,觉得不该照实说,于是答:”不是我不说,这事儿没法说。”

上一篇 2022年9月2日 pm1:36
下一篇 2022年9月2日 pm1:4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