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润无声》景妃怜子热门小说_润无声最新热门小说

以古代言情为叙事背景的小说《润无声》是很多网友在关注的一部言情佳作,“赤色鸳鸯肚兜”大大创作,景妃怜子两位主人公之间的故事让人看后流连忘返,梗概:润无声

小说:润无声

类型:古代言情

作者:赤色鸳鸯肚兜

角色:景妃怜子

小说《润无声》是一本非常好看的古代言情文,它的作者是“赤色鸳鸯肚兜”。环环相扣的剧情主要讲述的是:论宠爱,她不如早年的贵妃。论信任她不如现在的我。所以她反而什么都不求,只好好看顾着自己的孩子,殚精竭虑的为儿子谋划着。即便我一早就知道了她的心思,也不愿意过多打压

评论专区

这个刺客有毛病:太酸了,秀逗都没你酸谜语人能不能滚出网文啊

江山如此多骄:说的是泥人作品。江湖地位在那儿呢。不过不是我的菜,作者行文不太有内地生活的痕迹,所以作者的想法或主角的行为,与内地哥哥不入

网游之我是武学家:二星吧,扫了眼目录,自由模式,直接pass。自由模式下游戏设定无效,约等于现实生活中的挂。

润无声

第 9 节 九、春去花落,秋来风起

深夜。”
子润,今日有大臣上书,要朕册封景妃为贵妃,你怎么看?”
昏暗的烛火下,皇帝的神情异常疲惫。
景妃是先皇赐给皇帝的侍妾,很早就跟着皇上了,又是皇长子的生母,论资历册封一个贵妃也不是不应该。
跟着皇帝熬了二十来年了,还是一个二品妃子。
自己的孩子虽说是长子,可是她并没有因为这个长子就能多获得几分宠爱和看重。
皇帝去她那里的次数,一年也没有几回的。
二十多年了,她就这样安安静静的活在宫里,不争不抢,不吵不闹。
论宠爱,她不如早年的贵妃。
论信任她不如现在的我。
所以她反而什么都不求,只好好看顾着自己的孩子,殚精竭虑的为儿子谋划着。
即便我一早就知道了她的心思,也不愿意过多打压。
她同我一样,不过是个身不由己的困在宫里的可怜人罢了。
能早早的有一个儿子,是她唯一的一点幸运了。
可是如今,我也得护着我的儿子啊1景妃这几年呢,就像御花园里头矗立的一棵树,看着虽不花团锦簇,但是枝叶深深,早已根深蒂固了。
大皇子妻妾多,为什么多呢,哪一个侍妾通房的不和朝廷上的某个大臣沾点子关系。
说句不好听的,半个朝廷都是他岳家!
如今他的这些岳家们,开始为了景妃向皇帝讨要名分了,可是皇帝不会愿意的。
自从悯毓贵妃死后,宫里头再没有册封过一位贵妃。
这是皇帝对悯毓贵妃的愧疚,也是皇上这辈子唯一能给她的东西了。
从道义上来说,贵妃这个名分是景妃应得的。
可是情分上来说,她注定得不到,因为她和皇帝没有这样的情分。
皇帝见我不语,叹了口气道,”朕知道焕儿他们是什么想头,朕也知道景妃这几年不容易,可是,朕给不了。”
”朕心目中,已经有了太子的人选,不是旁人,就是灿儿。”
我的心一沉,早就料到了不是吗,可是我还是有些难过。
我的儿子终究不能像旁人那般幸福了。”
皇上为何属意灿儿呢,因为他天资聪颖,才华出众,还是因为他是咱们的儿子?”
”抑或者,因为他是贵妃的血脉?”
我知道我不该问的,可是此刻我就是想问。
皇帝愣了愣,似乎想不到我会问这样尖锐的问题。
沉默许久他终于道,”你是朕的妻子,是朕此生除了母后最为信任的人。
灿儿是你我唯一的儿子,所以朕看重他。
贵妃是朕年少时倾心相爱的女子,灿儿是她的血脉,所以朕疼爱他。”
”但是,朕不能只凭着自己的看重和疼爱就认定太子是谁,子润,这不是为君之道。”
”朕选中灿儿,是因为他宽和善良,心中常怀仁念。
从小到大,他从没有为难过伺候他的宫人内侍。
春猎上,他也不似旁人那般急功近利,以射杀孳育鸟兽为乐。”
”不以人微而轻贱,不以恶小而不顾,这才是朕想要的储君。”
”子润,朕知道,灿儿有这般品行都是你悉心教导的结果,朕感谢你,为朕培养了这般品行贵重的孩子。”
”可是灿儿的血脉不能为朝臣所容忍,朕不能够顺利的立他为太子,朕希望你能支持朕,辅佐朕,让咱们的儿子做太子,你愿意么?”
皇帝声线柔和,神色诚恳。
像是一场深思熟虑的虔诚祷告,又像在呢喃一段摄人心魄的古老咒语。
由不得我拒绝。
以一个母亲的身份来看,我希望我的儿子远离宫廷,远离皇权。
可是以皇后的身份来说,我希望百姓们能够拥有一位仁君,一个真正将百姓们放到心上的君主。
显然,郑焕不会是这样的君主。
我伸出手来握住皇帝的手,看着他道,”同声自相应,同心自相知。
皇上以天下百姓为重,夫妻一体,臣妾定然以性命相随。”
皇帝动容,他看着我道,”子润,朕这一生最幸运的事,就是母后为朕选了你做皇后。”
外头月光明亮,秋风起,花叶落。
不仅吹散了这个夏日最后一场炎热,也带走了我这一生,最后的快乐,最后的慈悲。
我靠在皇帝怀里回忆着此生不多的幸福时刻,我怕我忘了。
2”子新的媳妇下午进宫了,说是臣妾的母亲病了。”
想了许久还是决定和皇帝说一下。”
严重吗,你怎么不早说?”
”是老毛病了,我已遣了太医去苏府了。
只是,有一件事要和陛下请示。”
我缓缓道。
皇帝听了有些诧异,”你做主便是了。
若是苏家的事,我自然没有不同意的。”
”这回的事不同,我爹我娘年龄大了,我母亲如今也病着,好歹生养了我一场,他们老了我却不能尽孝。”
”如今,心中甚不安稳,我想让阿烁到苏府去,替我在我母亲跟前尽一尽孝心,皇上能应允吗?”
我缓缓的说着。
只听见皇帝叹了口气道,”朕知道你的心思,朕也是他们的女婿,原该亲自去看一看的,这许多年倒是真疏忽了。
朕跟着你一道儿去,到时候也以小婿之礼,见一见朕的泰山老大人。”
我听了笑道,”还是免了罢,我爹可受不起你的礼!
我也不去送她,到时让子新媳妇来接着她就是了,不打紧的。”
”你说起子新,我也得同你说一桩事。”
”什么事?”
”朕今儿训斥他了,梁启在朝上提了皇贵妃一事,子新同他争执不下,朕拦不住他也是没有办法。”
”梁启他们人多势众,子新年纪轻,得罪不起。”
皇帝三言两语将这事学了个囫囵,倒是与林漾所言如出一辙。
我只好道,”训斥便训斥吧,也不是什么了不得的。
于公呢,你是君他是臣。
他要是做错了,你便是将他捆起来打一顿也是该当的。
于私呢,你是他姐夫,训斥自然也是为着他好,你且放心,我不护短。”
”朕自然知道你不护短,只是也得同你说一声不是,免得让旁人来你跟前说了去,朕分明只是训斥,倒让你误会是打一顿了。”
皇帝顽笑道。
我嗤笑一声不言语。
庭外竹影深深,屋里修过摇晃。
我和皇帝有一搭没一搭的絮叨着些闲话。
仿佛一场路途温馨的梦境,绵长而悠远。
3翌日,皇帝一早便走了,郑灿和郑烁还是来我这里用早膳。”
昨儿个,你们舅母进园子来说你们外祖母病了,虽不严重,却病症缓慢。
我已经许久不见你们外祖父和外祖母了,如今他们年老我却不能侍奉在侧,着实是内心煎熬,坐卧难安。”
”阿烁,不如你去替母后侍奉你外祖母吧,你如今已经十四岁了,想来是能独当一面的。”
我看着阿烁郑重说道。
阿烁愣了一会儿惊讶道,”啊?
怎么侍奉呢?
母亲是让我出宫吗?”
”自然是了,你呢,去苏府住一段,替母亲侍奉你们外祖父和外祖母。”
”再一个,你们舅母也不容易,家里四个老人,四个孩子,如今你外祖父又在家办了一个私塾,都得你舅母一个人照应呢,外头还有慈幼坊,悲田院,粥厂这些,也得你舅母看顾着。”
”你呢,到时候也别在家里头闲着。
去帮着你舅母干点活儿。
她那么忙,你帮她分担一点是一点。”
”咱们呐,是一家子,得互相照应才行。
你虽是公主,可你到了苏府就是你舅父舅母的外甥女儿,万事得听他们的教,你可明白了?”
阿烁听了似乎有些不乐意,又道,”那我岂不是不能常常见父皇和哥哥了?”
”你成日里在我身边倒是好,只可惜不长见识,让你舅母带你到外头,好好瞧瞧宫外是个什么样子,宫外呀,可比咱们这儿有趣多了。”
”外头的小摊小贩,卖什么的都有,到时候跟你舅舅家的哥哥姐姐们一道去外头逛逛。”
我知她不乐意只好这般哄着她。
她听了果然很满意,连问我什么时候能让她去。
郑灿突然道,”母亲何不让我去呢,阿烁年龄小做事难免不周到。
再说她也没出过宫。
到时彼此难免不适应。”
我看着他道,”你有别的事要办呢,从今儿起,你就上廉政斋待着去,给你父皇研墨铺纸,端茶倒水什么的。
你父皇最是疼你,你得好好侍奉他才是。”
”母亲平日里不是愿意让儿子读书吗,为何如今让我去父皇身边呢?”
郑灿疑惑道。
我道,”读书是为了明理,我自然乐意让你读书,只是如今你父皇年龄大了,难免有力不从心的时候。”
”如今你皇兄们都在外头替你父皇办差呢,你虽说年龄小,倒也不能只图清静。
你好好去你父皇身边侍奉,多跟你父皇学着,等你大了,也好替你父皇到外头办差去。”
灿儿听了我的话还是有些疑惑,他不明白往日里我总是让他好好读书,为何这会子又不让他读书了。
奈何他终究还是个孩子,只好点点头,”母亲言之有理,儿子听母亲的。”
我想了想又接着嘱咐道,”你到了你父皇身边啊,要多向你皇兄他们学习,他们比你年龄大,懂的也多。
你呢,就多瞧着他们。
自己心里有了什么主意也不要忙着说,先问你父皇的意思,记住了吗?”
”儿子记住了。”
我满意的点了点头,一顿饭把俩孩子安排的明明白白的,我真是佩服我自己。
4用过早膳,我就带着俩孩子去了廉政殿。
一则是怕郑灿胆怯,我亲自送他去。
二来,阿烁马上就要去苏府了,往后的一段时日都不能常常相见,也该让她去见见自己父皇才好。”
子润,你预备何时送阿烁去苏府呢?”
皇帝见我这么快就带着阿烁来给他辞行有些惊讶。
我想了想,”今儿过午,她舅母就要进园来接了。”
”这样急吗?”
皇帝有些惊讶。
我只好道,”左右她也没有要紧的事,不如早些去的好,她舅母那头事多,她去了也能帮衬着点。”
皇帝不言语了,昨儿他脑子一热什么都答应了,这会子显然是理智上来了,开始舍不得闺女离家了。”
子润啊,要不过两日再让阿烁过去吧,也别劳累子新媳妇进园子了。
咱们过两日亲自去一趟把她送过去,你看怎么样?”
我笑了笑,只不说话,端起桌子上的茶啜了一口。
哼,反悔也不行。
你亲自送她过去,那不是给她仗胆儿么,还让她舅舅舅母怎么管教?
儿子能让你来教养,女儿是断断不能让你做主了。
皇帝见我不说话,这厢也不言语了。
过了半晌才和阿烁道,”阿烁,既如此,就先听你母亲的吧,过午时先跟着你舅母去苏府,什么时候要是待的不好了,定要传信儿给父皇,父皇必定亲自接你去。”
”女儿记得了,以后阿烁不能在父皇跟前侍奉,还望父皇多加餐饭,保重身体。
阿烁在外祖家也会一刻不忘惦记父皇的。
父皇好了阿烁才会心安。”
郑烁此番一副孝子贤孙的模样。
皇帝听了感动得不行,拉着女儿的手不舍得松开。
阿烁又对身旁的灿儿道,”哥,以后你在父皇身边,一定要好好照顾父皇啊,不要让父皇劳累知道吗?”
”以后咱们也不能同吃同住,同进同出了,你会不会不习惯呀,唉,罢了,反正你也不待见我跟着你。”
她这般说完,我瞧着灿儿的眼眶都红了,只拉着她的手说着,”你放心,待我得空了,定去外头瞧你去……”我冷眼瞧着他们仨,至于吗,弄得我像后娘似的。
不就是去舅舅家住一段吗,尤其是看着灿儿这会子跟他爹似的没出息,我心里就犯愁。
我这厢静静地坐着喝着茶,看着他们说得差不多了我才清了清嗓子道,”好了,阿烁。
你父皇跟你哥哥还有事要办,你这便随我回去吧。”
阿烁低下头抹了抹眼泪,才委委屈屈的道,”是,母后。”
好吧,彻底成后娘了。
5这厢,我带着阿烁出了廉政斋,她一改先前的委屈样儿,这会子又蹦蹦跳跳了。
原因无他,只因她父皇心中万般不舍,这才塞了五百两的银票给她,说是让她上街买果子吃。
我也权当看不见了,虽说要依着我的意思,这银子是万万不会给的。
但是皇帝也退一步了,我也只好睁只眼闭只眼了。
我看着阿烁明媚开心的脸庞万分的感慨,她是我的血脉,跟我终究是像的。
想我总是觉得她不学无术,心思浅薄。
其实我在家的时候何尝不是这般。
她虽然骄纵任性,但却十分讨他父皇的喜欢。
细想想,这跟我幼时,又何尝不是如出一辙呢?
用过午膳之后,我细细地告诉她苏家众人的喜好,并将一早便替她准备好的礼物拿出来,告诉她哪位长辈该送哪一份礼。
我告诉她,苏府一共有她的一位姐姐,两位哥哥,和一个小妹妹,这些虽是姑舅姊妹,但是彼此亲厚,理应同她的哥哥一般相待的。
絮絮叨叨的说了半日,倒也不知她记住了多少。
只是此刻,我真的万分羡慕她,我羡慕我的女儿,她可以代我回苏家侍奉我的父母。
而我这一生,终究是再也不能了。
不待多时,便有宫人来说林漾来了。”
家里老爷子一听咱们外甥女儿要家去了,这厢连私塾也顾不上办了呢,昨儿个呀,亲自盯着人里里外外的打扫了一通,就等着咱们外甥女儿驾到了。”
”你们可说,这老太太一听,且不用吃药这病也好了大半了。
一听我要来,咱们苏府上下二十来口子都备着呢!”
林漾喜气洋洋的说着,她这一腔的喜气儿,倒将我这一腔子的难过吹了个无踪影。
我笑了笑道,”原不用如此的,咱们都是一家人,没得累坏了咱们家的老人们,如今倒让姐姐不好意思了。”
”漾儿啊,你的难处姐姐这里都看着呢,家里四个老人,四个孩子,哪一个不用你来管,外头的那些摊子也是你照应着。
你这样帮着姐姐的忙,姐姐心里都记着。
如今阿烁也要劳累你教导了,你且只当她和阿彤他们一般便是了。”
”姐姐既然这般说我倒不客气了,到时候啊,若训的厉害了,万望姐姐不要心疼才是。”
林漾顽笑道。
我对阿烁道,”来这里见过你舅母,往后啊,要好好听你舅母的教导,你舅母说的便如同我说的一般,你舅母能耐大着呢,你要好好学着才是。”
”哎呀,不愧是养在深宫内苑的公主,近两年真是出落的越发好看了呢,这敢情好,回去也好好叫我们家的学一学。”
絮絮叨叨了半晌,林漾又说起家里头还有事要办,这便伸手牵起阿烁要回了。
也不知怎么回事,只她舅母牵着她的手转身的那一瞬,我的喉头便哽咽的不行,怎么也说不出话来。
其实我是想嘱咐她,若住的不惯尽可回来的。
可是却怎么也说不出话来。
我透过琉璃窗瞧着她们出了晏春堂,阿烁也没有回头看我,俩人有说有笑的,显然也没有因生疏而有什么不适。
可我就是心里头难受得不行,一瞬间竟连眼睛都花的看不清了,我抬手一拭,才发觉,竟满脸都是泪了。
苏泽在一旁看着我这般不忍道,”娘娘,不若咱们且去送她们到园子门口吧。”

上一篇 2022年9月2日 pm12:36
下一篇 2022年9月2日 pm12:3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