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副驾你别坐:专治心机男女)季然丁雅全本阅读_(副驾你别坐:专治心机男女)完整版阅读

无广告版本的现代言情《副驾你别坐:专治心机男女》,综合评价五颗星,主人公有季然丁雅,是作者“苏花有故事”独家出品的,小说简介:「喂,心机女,从我男人的副驾上离开!」本专栏将为你讲述驱散心机男女、迎来爱情春天的美好故事

小说:副驾你别坐:专治心机男女

类型:现代言情

作者:苏花有故事

角色:季然丁雅

作者“苏花有故事”的热门新书《副驾你别坐:专治心机男女》火爆上线,是一本现代言情分类的小说。精彩片段如下:”我是个程序员。互联网行业哪有不加班的?之前比较闲,那不是正常状态。况且加班可以赚加班费,让你后顾之忧少一点,这样不好吗?”他说得对,是我疑心病犯了。看着这个憔悴的男人,我告诫自己:楚菲,你要懂事,他在为你奋斗呢

评论专区

钟而的世界:不多的异界游戏粮草\u003Cbr \u002F\u003E猪脚不中二,中二的是世界。(看不下去的可以从干掉兽人章节后再看)

从被女总裁领养开始:看了点,名字真的很影响阅读,男主名字张繁弱我太出戏了,我总感觉这应该是个病弱的妹子的名字。想小马大车的就别寻思了,没有发动机这车怎么开?

是明日方舟哒!:作者人品有问题,什么时候完结了再改评分

副驾你别坐:专治心机男女

第 1 节 既然说再见

我男友是个老实人,闺蜜是个心机女。
这两个人撞在一起,倒霉的必然是我。
 男友最近总是加班。
他以前从没这么忙过。
一开始我没多想。
时间一长,我有一丝不安。
终于,前几天我试探着问:”最近怎么这么忙了?”
男友季然看起来有点不耐烦。”
我是个程序员。
互联网行业哪有不加班的?
之前比较闲,那不是正常状态。
况且加班可以赚加班费,让你后顾之忧少一点,这样不好吗?”
他说得对,是我疑心病犯了。
看着这个憔悴的男人,我告诫自己:楚菲,你要懂事,他在为你奋斗呢。
但一段时间后,我还是按捺不住疑惑。
毕竟,季然最近太反常了。
以前他不会给我发可爱的表情包,打电话也不会避开我。
穿衣服也是,以前是春秋穿长袖格子衫,夏天短袖格子衬衣……现在就不同了。
我检查过他的某宝。
季然这么个直男,竟然会偷偷买潮牌衣服?
还快递到公司,不拿回家?
看着图上这件衣服,我眉头紧皱。
我从来没见他穿过。
所以,他是穿给谁看的?
那天,我盯着手机犹豫了一会儿,拨通了他的电话。”
我今天也加班了,刚到家,回来的时候给你买了老张家虾饺。”
季然最爱吃这家虾饺。
电话那头,他犹豫了几秒。”
我很快就回来。”
我挂断电话,点开了手机里的”定位”程序。
这个功能是我和季然刚在一起时设置的。
季然说,设置这个功能,我就随时可以找到他。
但这些年,我一直没用过。
因为从来没有需要过。
此刻,屏幕上显示,季然的定位停留一个叫百代花城的小区。
他根本不在公司。
我的眼眶发热。
我想哭,却哭不出来。
因为相比于季然的欺骗,我此时更在意的是——百代花城?
好熟悉。
但又一时想不起在哪里见过。
季然,你果然有问题。
 那晚,我梦见自己穿着婚纱,走进一间教堂。
教堂里放满白色和粉色的玫瑰。
一条地毯铺在正中。
季然就站在尽头,穿着礼服,一脸宠溺地看着我。
我一步步走向他,带着幸福的喜悦。
快要牵手的那一刻,他却突然消失了。
我大声喊他的名字,拎起长长的裙摆到处寻找,急得满头大汗。
但无论我怎么努力,我还是没能找到他。
第二天醒来时,我脸上全是眼泪。
吃早餐的时候,我把梦里的事告诉季然,他却不以为意。”
梦都是假的。
不要老是想这件事,有空就多看几本书。”
说完,他往嘴里塞了一块面包,急匆匆地出门了。
梦不全是假的,有时候,梦也有预知未来的作用。
在上班路上,我挤在地铁里刷朋友圈。
一条动态立刻引起了我的注意。
【丁雅:祝自己生日快乐!
】下面还有一张照片。
丁雅头上戴着皇冠,手里捧着一大束红色玫瑰,笑得十分灿烂。
她身后围了四五个人,全是和她一样漂亮的女孩。
朋友圈的定位地点,让我悚然心惊。
是”百代花城”。
季然说加班,事实上是在我曾经的闺蜜那里,为她庆祝生日。
他居然和丁雅搞到了一起。
他们是从什么时候开始的?
是昨晚?
是三个月前?
还是更久?
我的心碎成了粉末,好像一瞬间被夺去了灵魂,感觉不到周围的一切。
 我和季然在一起三年零三个月了。
按照计划,不久之后我们就会步入婚姻殿堂。
季然在一家游戏公司做程序员,收入不错。
他是我大学校友,比我大一届。
我毕业时,父母极力劝我回老家找工作,我却毅然决然地选择留了下来,留在这座繁华又充满挑战的都市,成了北漂一族。
只因为这里有季然。
的确,季然一度成了我温暖又坚实的依靠。
刚入公司那会儿,因为报表填错了数字,我被上司骂得狗血淋头。
是季然抱着我,陪我看了一晚上的星星,直到我在他怀里睡着。
去年除夕,我因为临时出差错过了回老家的航班。
当我一个人可怜巴巴地拖着行李箱回到公寓,却发现季然正在厨房里做饭。
他说,他算了我的出门时间,知道我赶不上飞机了。
看着眼前这个男人把一道道菜摆上桌,摘下围裙、招呼我吃饭,我哭得稀里哗啦。
二十五岁生日时,季然为我写了一组代码。
一打开电脑,屏幕上飞来一个大大的爱心,里面播放这些年季然偷偷给我拍的照片,有熟睡的,有大笑的,有对着大海狂喊的。
下方有一句话:”献给我最爱的女孩。”
我忍着眼泪对季然说:”季然,我嫁给你吧,我什么都不要,我只要一辈子和你待在一起。”
想到过去种种,我的眼泪落下来,滴在手机屏幕”百代花城”四个字上。
偏偏在这时候,我妈打来电话。
我赶紧接起电话,佯装无事发生。
我妈问我身体好不好,有没有好好吃饭,工作累不累?”
一切都好,你们别担心。”
我尽量让声音平静。
妈妈又问起买房的事情。
我和季然的婚房首付,是我爸妈帮我凑的。
一部分是他们的养老钱,还有一部分是从亲友那里借来的。
爸妈说,他们就我这么一个孩子,绝对不能让我吃亏。
季然家里条件不好,他们理解,我选择了他,他们也会支持我。
……听着妈妈的叮嘱,我心里像被刀割一样难受。
 季然和丁雅的事情,并不是毫无端倪。
当初和季然确定了恋爱关系后,我迫不及待地把他介绍给朋友们。
我要告诉她们:我楚菲,找到了世界上最可爱的男孩。
我订了 KTV 包间,约了好几个朋友——当然也包括丁雅。
那时丁雅进了一家模特公司,地点就在北京。
她是我从小一起长大的闺蜜,要宣布这么重要的事,一定不可以少了她。
丁雅很漂亮,会穿衣服、会打扮,尤其是身材,发育得近乎完美。
我曾打趣她,说她是九头蛇妖,全天下的男人都会被她迷住。
而她也毫不客气,说我像个未发育成熟的小孩,如果再不努力催熟,将来男人到手,也要被别人抢走。
现在想想她的这几句话,简直意有所指。
那天,我拉着季然的手,把他带到大家面前。
还是丁雅带头鼓掌说恭喜,并让我分享恋爱的过程。
我说,两个月前,在去做兼职的路上,我的手机掉在了地铁上了。
是季然捡到了,追着我下了地铁,还跟了两条街,把手机还给了我。”
我当时就想,这个人真好,要是我男朋友就好了。
后来发现我们在同一个学校,心想难道是传说中的缘分?
于是——我就制造了一些机会接近他。”
”什么机会?”
有人笑着问。”
就是东西搬不动啊、信息发错了啊,奶茶买多了一杯扔了可惜之类的。”
说到这里,我笑着窝进季然的怀中。
现场众人欢呼了起来。
那天我好开心,一连唱了好几首歌,还喝了很多啤酒,醉到一头趴倒在桌上。
尽管迷迷糊糊,但我还是看见了有人从后背抱住了季然,不停地蹭他的身体。
那个人是丁雅。
我乘着酒劲儿,摇摇晃晃地站了起来,冲过去一把拽开丁雅的手,大骂她无耻。
丁雅羞愤难当,拎起包,重重地踩着高跟鞋离开了。
季然愣愣地看着我,不知所措。
我以为他和我一样,喝得头晕眼花,不知道被丁雅占了便宜。
所以,没有一句”对不起”,我便大方地原谅了他。
我们和好如初。
但我和丁雅却绝交了。
大概是因为舍不得十几年的情分,我们虽不再往来,但都没有删掉彼此的微信。
我也因此借由朋友圈见证了她的改变:从一个简单生活的人,变成一个爱慕虚荣的人。
以前的丁雅,喜欢分享她的北漂生活。
她会一个人健身到很晚,称自己为北漂小强。
她家楼下有一群野猫,每天晚上会等着她来投食。
她的走秀照登上了杂志……而现在的丁雅,不是在朋友圈里晒名牌包、名牌衣服,就是晒豪华派对,甚至会贴上自己的性感照,和之前判若两人。
但就算这样我也万万没想到,丁雅的手,竟然再次伸向季然。
 发现季然有问题之后的第二天,我照常去上班。
但我状态太差,一整天魂不守舍。
同事小张打趣我说,是不是筹备婚礼累的?
我苦笑着摇了摇头。
我怎么能告诉她,我可能没有新郎了……因为我曾经的闺蜜挖了我的墙角。
这是极可能的情况,也是最坏的结果。
但我存了一丝侥幸,希望这一切只是一场误会。
下班前,我给季然发微信,问他要不要一起吃晚饭。
我说小区附近开了一家火锅店,我已经馋了很久了,这种天气吃火锅最适合不过。
他拒绝了我,说今晚要通宵加班,让我自己去。”
今晚不回来了?”
”嗯,不回了。”
我的心里咯噔一下,脑子里浮现出当年丁雅蹭季然后背的那一幕。
下班后,我径直去了季然公司大楼外。
我决定蹲守。
我找了一个不起眼的角落,能一眼看到走出大楼的人,又不易被发现。
天气很冷,虽然穿着厚厚的羽绒外套,我还是忍不住打哆嗦。
几个从我身边路过的人说,今天会下雪。
我一边往手上哈气,一边看着灰蒙蒙的天祈祷:千万不要下,一定不能下。
季然说,两个相爱的人一起看初雪,就会永远幸福下去。
他说,每一年都要和我一起看初雪,一直到老眼昏花还要看。
他还说,初雪是我们爱情的见证,我们以后生的女儿就叫初雪。
我问,要是生的是男孩呢?”
男孩就叫班得瑞,他们创作的一首钢琴曲就叫《初雪》。”
……怎么可以在眼前这个时候下初雪?
老天啊,一定不可以。
一个小时后,季然匆匆走出了大楼。
他在路边停下,不时抬头看一眼经过的车辆,好像在等什么人。
这一刻,我突然好希望他能回一下头,在人群中一眼发现我。
然后带着我回家,给我做饭。
但他没有。
从始至终,他留给我的,只有一个熟悉的背影。
一片雪花落在了我的脸上。
我抬起头,天空已稀稀落落地飘起了白点。
还是下雪了。
仿佛是老天想要告诉我,有些事情注定是要发生的。
 十分钟后,一辆出租车在季然面前停下,他钻了进去。
车里有一个长发女人。
虽然看不清脸,但轮廓和丁雅很像。
我立刻打了一辆车,跟了上去。
他们在一家高档温泉酒店下了车。
我这下才看清楚,那个女人果然是丁雅。
他们真的在一起了。
季然一手拎着包,一手搂着丁雅,有说有笑,好不亲密。
我憋着快溢出眼眶的泪水,看着他们一步步走进酒店。
也许此时的我,应该转身离开。
这样,分手后,还可以给彼此留下一点点温存。
但我没有离开,仿佛有一个声音在对我说:跟上去,去看看他们的丑陋面目,去揭穿他们的谎言。
身体不自觉地走了进去。
我一路偷偷尾随丁雅来到了泡池区。
季然裸露着上半身泡在水中,脸颊上泛着醉醺醺的两片红。
即便弥漫着水雾,我依然能看到这个平日里老实巴交的男人,一直在色眯眯地看着丁雅。
丁雅穿了一套三点式的白色比基尼,头发高高扎起,露出优美的颈部线条。
高耸的胸部在波光粼粼的水面上异常显眼,引来不少艳羡的目光。
突然,她伸出胳膊搂住了季然的脖子,把嘴凑到他的耳边,不知道说了什么,两人不约而同地笑了起来。
同时,季然的手顺着丁雅修长的大腿往上滑,捏了捏她的屁股。
全然不顾别人的眼光。
真是令人作呕!
我强忍着恶心,拿出手机,偷偷拍下了这一幕。
我就躲在离他们不远泡池里,中间隔了一排竹子,不仅能作掩护,还能将她们的举动看得一清二楚。
在进更衣室前,我在前台故意挑了最贵的比基尼,而此刻,它却让我自惭形秽。
即便在最小的尺码里,我的身材也依旧是一马平川。
我低下头,偷偷摸了自己一把。
丁雅从前说得没错,我的确像个未发育成熟的小孩。
如果我是季然,也许也会选丁雅吧。
在洗浴区的梳妆镜前,丁雅扬起尖尖的下巴,正在优雅地涂着口红。
在这个动作前,她已在那里收拾了半个小时。
吹头发、擦脸、画眉、画眼线、刷睫毛、打眼影。
每一步都做得一丝不苟。
而在这之前,她在浴室花了更久。
隔了几个洗浴间,我仍然能闻到一股淡雅的洗浴香波气味。
丁雅生活得如此精致,把我这个灰头土脸的女社畜打击得一无是处。
她取了一根棉签,在唇边轻轻擦拭,仔细检查了妆容后,才拎着东西走了出去。
我知道,她白色的浴袍下,是黑色蕾丝内衣和丁字裤。
我紧紧抠着手心,身体不自觉地颤抖。
 我在前台加了钱,住进了他们隔壁的房里。”
楚菲跟你比起来,简直就是一根木头。”
从墙后方传来的怪声和说话声,仿佛尖刀,**我的心窝。
我坐在地板上,像个木偶一样,盯着窗外。
看着一片片雪花从漆黑的夜空落下,在窗前的灯光里发出莹莹的光,一眨眼又落入漆黑的夜。
我本想数数一共有多少片雪花经过我的窗前,却怎么也数不清。”
楚菲也没这么糟糕吧,她要是听到你这么说,会伤心的。”
”那又怎么样,我说的是事实,她都不像个女人。
从来不化妆,衣服永远是换季打折买的,廉价得像她一样——好香,小妖精,再给我闻闻。”
”你真坏。”
我一把抓过遥控器打开电视,想用别的东西掩盖这肮脏的声响,就在这时,他们的谈话转变了方向。”
等我把她手里的一百万现金搞到手,就和她分手。”
”你这么做会不会太过分了?”
”为了你,我什么都愿意做,有了这笔钱,我们可以买房,我们结婚、生孩子,永远在一起。”
”谁要和你结婚生小孩了,讨厌。”
眼泪像断了线的珠子,一颗颗掉了下来。
已经够了,我不想再听下去,我一秒也不想待在这里,但他们却那么残酷,不依不饶。”
楚菲怎么会有这么多钱?”
”她父母给我们凑的。
他们还眼巴巴的等着嫁女儿呢,真是蠢。
谁会娶像楚菲这样的女人,一开始还可以图个新鲜,日子长了,味同嚼蜡,腻得慌。”
季然还用不堪的言辞侮辱我,把我从头到脚、从内到外贬得一无是处。
我一把擦干了脸上的眼泪。
我暗暗发誓,一定要让他们身败名裂。
 季然是穷人家的孩子,老家在偏远山区。
有一年春节的时候,我陪他回去见过父母。
汽车在崎岖的山路上盘旋了一圈又一圈,翻过一座山又一座山,从县城到了他们家,足足花了六个小时。
我在路上晕车,不停地吐,差点将肝胆都吐了出来。
到了季然家,我立刻就瘫倒了。
躺在他们家那间破旧的土房子里,我忍不住心疼起季然来。
他走出大山,在北京上大学,又留在北京工作,非常不易。
这背后的付出,恐怕只有他自己才知道。
就算现在有 40 万年薪,但除去超高的生活成本后,根本剩不下多少。
我小心翼翼地为他节省开支,下班后常常买菜回去,告诉他是顺道买的,而事实上,为了去菜市场,我来回要多走二十分钟。
我会偷偷付房租,撒谎说公司发了一笔**,而那笔钱我足足攒了半年。
就连我们的车,也是我向家里开口凑钱买的,他没出一分钱。
年薪只有季然一半的我,从来不敢逛高档的商城,很少买当季的衣服,一个包用到掉皮才肯换。
我一心想着对

上一篇 2022年9月2日 am11:36
下一篇 2022年9月2日 am11:4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