顾泽陆昀(鸡飞狗跳,回家过年)完整版免费阅读_(鸡飞狗跳,回家过年)全章节免费在线阅读

《鸡飞狗跳,回家过年》是网络作者“散发弄扁舟”创作的现代言情小说,这部小说中的关键人物是顾泽陆昀,详情概述:鸡飞狗跳,回家过年

小说:鸡飞狗跳,回家过年

类型:现代言情

作者:散发弄扁舟

角色:顾泽陆昀

《鸡飞狗跳,回家过年》小说是作者“散发弄扁舟”的倾心力作。小说精彩剧情讲述的是:为了掩饰尴尬,我这次的话格外多,眼看着杯里的咖啡就要见底,陆昀突然让我等一下,起身出去接了个电话。他回来的时候手里多了个鞋盒,里头装着双漂亮的高跟鞋:”给你的见面礼。”我忸怩又费力地把脚塞进这双小了一号的鞋子里。他笑道:”这双鞋很适合你

评论专区

无限未来:作者遭遇牛头人,太监了。无限恐怖正统的血裔,z大当得起“想象者”的称号。

龙珠战场:批着龙珠皮的副本流,重复升级打怪的套路

末日之城:在506-509章中,猪脚对闾丘白露小朋友进行了一系列的**,在后面小朋友她妈的表现更是好玩。可惜,两三下就没有这种让人喜闻乐见的情节了。

鸡飞狗跳,回家过年

第 1 节 拖鞋之爱

1每次过年回家,我大姨就跟年底冲业绩似的给我介绍各种男人,质量之差简直让我怀疑她是不是在垃圾场搞的批发。
那天我又接了相亲任务,在我大姨视频通话的监督下化了个淡妆并换上那件她觉得既能凸显身材又得体的毛衣裙。
我大姨千算万算都没想到,我钻了她视线盲区的空子踩了双洞洞鞋出门。
而我千算万算也没有想到,我大姨这次给我牵线的居然是我曾经有过好感的学长——陆昀。
我看到他身穿落阔的西装、脚穿锃亮的皮鞋,眼睛弯弯地朝我温和一笑。
救命!
我的脚指头已经开始动工抠出三室一厅当我们的新房了。
陆昀递了张他的名片,哦吼,原来是我表哥的领导,怪不得我大姨今天如此上心。
为了掩饰尴尬,我这次的话格外多,眼看着杯里的咖啡就要见底,陆昀突然让我等一下,起身出去接了个电话。
他回来的时候手里多了个鞋盒,里头装着双漂亮的高跟鞋:”给你的见面礼。”
我忸怩又费力地把脚塞进这双小了一号的鞋子里。
他笑道:”这双鞋很适合你。”
他的笑容足够让人心动,但心动之余我突然想到灰姑娘里的姐姐为了穿上水晶鞋,把后脚跟削掉的情节。
2陆昀对我很满意,有了我这层关系,我表哥也能和陆昀说得上话,我大姨更加卖力地撮合我们。
比如直接邀请陆昀到我家吃饭,并迫不及待地把他推进我的房间,又或者告知陆昀我的动向,在我和朋友出去玩的时候突然接我去看电影。
这段感情在多方人为的推动下被确认下来。
我问过陆昀为什么会选择我,他十分坦诚地和我分析,我们在大学时代有感情基础,又是同乡,外貌、学历不相上下,综上可得我是最合适的那个。
即使后面我和陆昀产生分歧,他也会想方设法地把我变得更加”合适”,安排我跳槽到他们公司,甚至我每天出门穿的衣服、擦的口红色号都要顺着他的品味来。
一次妥协之后,是无数次的妥协。
我们走到了谈婚论嫁的那一步,婚礼定在年底。
小到婚礼的请柬款式,大到结婚的地点,都是由他来做的决定。
那天我在家里试穿陆昀精心挑选过的婚纱,腰部紧勒得我喘不过气来,我说我想把腰部改得宽一些,陆昀的手拍了拍我的背:”何必这么麻烦呢?
你减减肥吧,这样才能当我最美的新娘。”
于是我就这么穿着不合尺寸的婚纱和陆昀站在了结婚典礼上,台下笑得最开心的当然要数我大姨和我表哥。
看着他们的笑容,我内心突然生出巨大的空洞感。
在陆昀为我套上戒指前,我缩回了手:”陆昀,我不嫁了,我不做你的新娘,我要做我自己。”
 3我提着笨重的裙摆往后台冲,笑死,我大姨和我表哥追得比新郎还快。
我姐反应过来后,演生离死别的苦情剧似的大叫:”我拖住他们,你快跑!”
看着瘦猴似的我姐带着还没一米五的小外甥拦着俩胖子,让我第一次见识到什么叫以凡人之躯比肩神明。
我感动得肾上腺素激增,踩着高跟鞋跟电影里的女特务似的从后台跑出去,然后顺利地在水泥地上摔了个狗吃屎。
我拎着高跟鞋赤着脚又跑了一段路,最后实在累得不行,气喘吁吁地想买瓶水喝,但是没戴口罩超市根本不让进。
我只好拦住刚要进去的年轻人:”你好,小哥,能麻烦你帮我买瓶水吗?”
他懵懵地点了点头,出来的时候往我手上塞了个大大的塑料袋,我连连道谢:”我支付宝转给你。”
然后一摸婚纱,根本没有口袋。
我有些窘迫:”……或者你给我留个联系方式,我拿到手机了把钱给你转过去。”
”不用了。”
等他走后,我打开塑料袋,红了眼眶。
里头静静躺着一瓶水和一双粉色的拖鞋。
 4为了躲避亲戚朋友们对我情感的高度关心,以及我大姨和表哥的寻仇,我直接打包行李躲到了我姐家,同时更换了手机号码。
我姐对我的到来表示热烈欢迎,因为她要陪她二婚的老公回家过年,又怕自己的儿子尴尬,就把他留给我照顾。
半夜睡得正香的我被人摇醒,我的小外甥浩浩正站在床边,眼睛湿润,不安地把手背在身后,看起来委屈得不行。
乖乖,不会是想妈妈了吧。
我母性大发地坐直身子,打算代替我姐安慰他幼小又脆弱的心灵……只见浩浩从身后掏出一部手机:”姨,帮我扫个王者的人脸识别。”
我:”?”
 5我难得放松身心地一觉睡到大中午,醒来以后给自己和浩浩点了份外卖。
开门时,一张英俊鲜活的脸清晰地印在我的眼前,对方拎着还冒着炸鸡香气的全家桶,隔着黑色棉服我都能感觉出他腰细腿长屁股翘。
双颊冻成诱人的粉色,好漂亮。
怎么?
现在外卖小哥的门槛都这么高了?
要搁平时我肯定调戏两句,可当下的我睡衣起球,头发毛躁,毫无半点淑女形象可言。
于是我道了句谢谢,接过外卖,小帅哥欲言又止,我没给他再多看一眼的机会,冷漠无情地甩上了门。
惊慌的程度让我怀疑关门的时候是不是呼到了帅哥高挺的鼻梁。
我怀着遗憾又抱歉的心情咬下第一口汉堡。
浩浩突然从房间里跑出来开门:”小姨,你怎么把我老师关门外了。”
小帅哥揉了揉鼻子,朝我不好意思地笑了笑:”你好,我是浩浩辅导作业的家教老师顾泽。”
午后灿烂的阳光中,他的眼睛剔透得像琥珀色的玻璃珠。
视线交汇的一瞬间,我紧张得打起嗝:”老、嗝,师,好。”
 6因为浩浩房间的书桌挤不下两个人,所以补课时间一般都会腾出餐厅的大桌子。
可我不想把食物带到客厅,只好转头问顾泽:”你介不介意我在客厅吃东西?”
顾泽:”当然不介意。”
我便坐在沙发上心不在焉地玩手机、吃薯条,其间几次用余光偷偷打量顾泽。
顾泽鼻梁上架起薄薄的金丝边眼镜,下颌棱角分明的线条和小男孩圆润的包子脸形成了鲜明的对比,他认真地给浩浩批改寒假作业,讲解题目时声音轻柔,而且很有耐心。
我姐夫居然放心我姐把这种天菜往家里领?
两个小时过得飞快,他合上笔盖的时候,我心底没由来地一阵沮丧。
我热情地把他送到门口,临走前他盯着我的脸看了会儿,然后用食指点了点自己右边的嘴角,善意提醒:”姐姐,这里沾到了网站酱。”
可恶!
我也不想被钓啊,可是他叫我姐姐哎!
 7第二天我起了个大早,沐浴更衣,涂脂抹粉,并仔细地进行了全身脱毛(?
)把自己搞得活脱脱像个等待上供的祭品。
浩浩见我从房间出来,表情惊恐得跟看到大变活人似的:”阿姨,你谁?”
我:”……” 8一个悲伤的消息,顾泽上门家教服务只限定于周二、四、六的下午,所以今天人家压根不会来。
我怀着沉重的心情到楼下便利店买盒饭和零食,结账的时候,货架旁一道熟悉的身影撞进我的眼睛。
顾泽穿着清清爽爽的白色卫衣,一米八大高个,不管站在哪都鹤立鸡群,关键是他身边还跟着个女生,两个人正在交谈着什么,我忍不住竖起八卦的小耳朵。
收银员扫完商品,问道:”还有吗?”
我随手抓了几个柜台上的小盒子给他,好拖延时间,然后断断续续捕捉到”你怎么不注意……怀孕……怎么办”等敏感字眼。
好家伙,咱就是整个破大防,下大头。
我果然不能对人类男性抱有什么期待。
收银员:”您好,一共是 456 元。”
他的这声提醒让两个人注意过来,我赶紧扫完付款码,提上塑料袋,一脸冷漠地推开门往外走,慌乱之中都来不及思考金额的大小。
没想到顾泽居然还跟了上来,我加快脚步,心里大叫着:臭渣男给我死远点啊啊啊啊啊啊啊!
顾泽长腿一迈,轻而易举地就追上来拉住我,欲言又止道:”那个……姐姐,你落东西了。”
我低下头看见他塞到我手里的小盒子上赫然印着”杜某斯”三个金光闪闪的大字。
此时此刻我真是如鲠在喉,如屎糊手,脑子里只有一个念头:毁灭吧!
世界!
 9顾泽流露出惊异的神色:”你……”我:”我、我一个女孩,不抽烟不喝酒,好色一点怎么了?”
没错,经历过巨型社死之后,我直接放弃挣扎开始摆烂。
我无比暴躁地把套套塞进塑料袋里,瞬间明白了顾泽奇怪的点——袋子里小盒子色彩缤纷,数量惊人,我好像要去批发市场练摊。
毁灭吧!
宇宙!
 10顾泽身边的女孩追出来,打破这凝固的气氛:”所以这只小狗到底该怎么办嘛!”

上一篇 2022年9月2日 am11:30
下一篇 2022年9月2日 am11:3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