麟儿月青璃《娘子多妩媚:芙蓉暖帐窃君心》_麟儿月青璃全本免费在线阅读

古代言情小说《娘子多妩媚:芙蓉暖帐窃君心》,是作者“闪闪发亮”独家出品的,主要人物有麟儿月青璃,故事节奏紧凑非常耐读,小说简介如下:懦弱无能的废柴郡主逆袭重生,成为钮钴禄·郡主!

小说:娘子多妩媚:芙蓉暖帐窃君心

类型:古代言情

作者:闪闪发亮

角色:麟儿月青璃

《娘子多妩媚:芙蓉暖帐窃君心》小说是作者“闪闪发亮”的倾心力作。以下是《娘子多妩媚:芙蓉暖帐窃君心》内容介绍:闻言,月半夏心情更不怎么好,”我还没问你呢,今天晚上到底是怎么回事?德安公主的这件事究竟是谁干的?是不是长欢逐月阁那个右护法做的?他会幻术是不是?””不知道。”云疏寒毫不犹豫地慢吞吞摇了摇头,随即又对月半夏说道:”这些应当是月小姐你自己的事情吧?何苦牵扯上本座?””要不是遇到你,我能这么倒霉?”月半夏瞪着他说道:”你们一个个都是吃饱了撑的闲的吧?不是说出城寻宝吗?宝贝都没找到,就搞出这么大的事情来,不管你们想干什么都别牵扯上我成不成?”本来月半夏心里想的就是快去快回,为庚辰重塑肉身之后立马回城,神不知鬼不觉。可谁知道竟然闹出了这么大的动静来不说,现在还摊上事了。她现在也就期待着那德安公主醒过来之后不会直接指认她,要不然这件事就真的完全得靠云疏寒

评论专区

材料为王:据说是因为书中的专业性表述含有大量类似【**】等敏感字段而被屏蔽的。。。

乡间轻曲:醛石新书,没什么大的毛病,喜欢的喜欢,讨厌的还是讨厌

三国之宅行天下:看完之后只想看主角辅助类的三国小说而不是当君主的

娘子多妩媚:芙蓉暖帐窃君心

第 7 节 指认凶手

第七节 指认凶手一个时辰后,皇宫里。
此时天已经开始蒙蒙亮了,月半夏与众人一起做在德安公主寝宫外的大殿里。
而与这些人同在的,还有南渊的皇帝陛下。
安德公主受伤并不是一件小事,因此在事出之后,德安公主被送回皇宫的时候,就被留在了皇宫里。
月半夏和云疏寒坐在一个距离众人都比较远的角落里,月半夏目光沉重眉头紧锁,反而是云疏寒显得有些疲倦,看那模样昏昏欲睡的,好像下一秒就真的要睡着了一样。”
不许睡!”
月半夏用手肘碰了一下云疏寒,语气不怎么好的说道:”把眼睛睁开!”
云疏寒睁开眼睛,满脸茫然和疑惑的看着月半夏。
月半夏看着他这副样子就气不打一处来,于是压着嗓子用气息对云疏寒说道:”我说你好歹也是个修炼之人,就真的困成这样?”
”烦……”云疏寒带着鼻音的闷闷说了一句。
闻言,月半夏心情更不怎么好,”我还没问你呢,今天晚上到底是怎么回事?
德安公主的这件事究竟是谁干的?
是不是长欢逐月阁那个右护法做的?
他会幻术是不是?”
”不知道。”
云疏寒毫不犹豫地慢吞吞摇了摇头,随即又对月半夏说道:”这些应当是月小姐你自己的事情吧?
何苦牵扯上本座?”
”要不是遇到你,我能这么倒霉?”
月半夏瞪着他说道:”你们一个个都是吃饱了撑的闲的吧?
不是说出城寻宝吗?
宝贝都没找到,就搞出这么大的事情来,不管你们想干什么都别牵扯上我成不成?”
本来月半夏心里想的就是快去快回,为庚辰重塑肉身之后立马回城,神不知鬼不觉。
可谁知道竟然闹出了这么大的动静来不说,现在还摊上事了。
她现在也就期待着那德安公主醒过来之后不会直接指认她,要不然这件事就真的完全得靠云疏寒。
月半夏心里清楚的很,若是云疏寒真的为她做证,说她一直都跟云疏寒在一起的话,旁人也只会觉得是她月半夏和云疏寒有什么不可告人的关系,云疏寒以势压人,故意包庇她。
若真是这样,事情就不好办了。
毕竟云疏寒总归是要走的,而她月半夏却还要待在南渊京城。
想到这里,月半夏又开始思索之前在树林里见到的那个红衣人,在心里不断的算计着找出真凶来的可能性有多少。”
怪我?”
云疏寒被月半夏一通骂的精神了不少,扬眉看着月半夏。
月半夏冷哼一声,”不怪你难道怪我吗?
今天这件事如果不是因为你,我明天在全京城的人面前倒立洗头!”
云疏寒:”……”就在这个时候,殿内的太医突然匆匆忙忙的走了出来,对着高座上的皇帝陛下行了一个礼之后,便有些为难的说道:”陛下……德安公主……公主的灵根已经废了啊!
也不知道是何人如此狠毒,竟然直接将公主的灵根震得粉碎,还重伤了公主的身体,来日就算是伤好了,公主怕是也不能再修炼了。”
话音一落,南渊帝的脸色登时便无比难看起来。”
查出来是何人所为了吗?”
在场的众人都纷纷看向了月半夏。
因为有云疏寒坐在月半夏旁边,倒是没有人敢直言就是月半夏害了德安公主,不过在众人的眼神之中,分明就是已经有了这层意思。
月青璃张了张嘴,刚想要说话,就感觉到自己的脸颊再次一阵刺痛,终归也还是没有敢说出口。
不过别人不说,这层意思到底是在里面的。
月半夏沉了沉眼眸,深吸一口气站起身来,对着御医问道:”敢问御医……你可知道凶手是如何将德安公主的灵根震碎的?”
御医毫不犹豫的说道:”这还用说,凶手必然是修为高于德安公主,又有意行凶,这才害了公主。”
得到了自己想要的答案,月半夏又看向南渊帝。”
其禀陛下,方才还在城外的时候,臣女的二妹口口声声说是瞧见了臣女动手行凶,害了德安公主,可是臣女的修为在数年前就已经废了,又怎么可能害得了天资卓越的德安公主?
还请陛下明察。”
月半夏说完这句话,众人顿时恍然大悟。
是啊,毕竟都是世家子弟,在场的人多多少少都是有些修为的,但唯独月半夏,修为早些年就已经无端被人废了,是最不可能行凶伤人的人,这凶手自然不可能是月半夏。
月青璃本来还想着要怎么把这个罪名载在月半夏身上,此时却是彻底没了法子,只能目光怨毒的看着月半夏。
气氛一时之间凝固起来。
但安静了没有多久,内殿再次传出动静。
德安公主寝殿里的宫女匆匆忙忙到跑了出来,”公主醒了!
陛下,公主醒了!”
南渊帝霍然起身,连忙就往内殿走。
而月青璃心中不甘,想着刚刚她明明是看见了月半夏动手行凶,那身为被害者的德安公主自然也是瞧见了的。
就这样,月青璃脑子难得好使起来,直接对南渊帝说道:”陛下,方才大姐所说的极是,只不过成女的确是瞧见了大姐伤人的场面,此事亦不敢欺瞒,既然这样,倒不如让公主瞧瞧,这凶手到底在不在?
咱们这些人当中。”
南渊帝的眼神在月半夏和月青璃之间转了一圈,最终还是听了月青璃的话,”如此,你们姐妹俩就跟随朕走一趟吧。”
说完,南渊帝才想到云疏寒也在这里,于是便试探性的说道:”不知云宫主意下如何?”
虽然这件事算是南渊的内部事宜,但到底是牵扯到了当时也恰好在场的云疏寒,云疏寒又是这样的身份地位,所以无论如何南渊帝都是应该问一句的。
云疏寒看了一眼月半夏,在月半夏凶巴巴的眼神示意之下,缓缓说道:”本座今夜的确是一直与月大小姐在一处,可以证明月大小姐并未伤人,既然这位……言之凿凿,那不如本座也走一趟吧。”
闻言,南渊帝自然是不敢拒绝,只能是点了点头,做出了一个请的手势。”
云宫主请。”
月半夏和云疏寒,还有号称当时亲眼目睹了月半夏害人的月青璃和慕容熙一同进了内殿。
而刚进内殿,月半夏便听到了女子痛苦的尖叫声。”
不……这不是真的!
我的修为怎么会废了?
你们都是骗我的对不对?”
”德安!”
南渊帝连忙走了过去,一把握住德安公主的手,细声的安慰道:”德安,你听朕说不管是谁害了你,朕一定会让那人付出代价!”
德安公主泪流满面的哭泣着,”父皇……父皇你说……他们都是骗人的是不是?
他们都是骗我的是不是啊?”
在整个南渊,除却一个天赋异禀的月半夏之外,修炼天赋最高的就要数德安公主了。
德安公主是南渊帝先皇后宋氏所出的嫡女,因为宋氏早亡,南渊帝又没有另立皇后的缘故,时至如今德安公主都是南渊帝唯一的嫡出子女。
这些年里,德安公主一直没有回过南渊,但毕竟是南渊皇室里南渊帝资质最出众的子嗣,因此德安公主的地位自然也就不言而喻。
月半夏一边在心里猜度着接下来的事情,一边慢吞吞的走了进去。”
是你!”
谁知在德安公主看到月半夏的一瞬间,顿时就疯狂了起来,拼了命的想要从床上起身去抓月半夏,场面一度混乱起来。
而因为德安公主才刚刚苏醒,身体虚弱,为了德安公主着想,在场的宫人都是竭力的拦着德安公主。
但是因为德安公主这样的反应,不得不让所有人的目光再次落到月半夏身上。
月青璃也赶忙说道:”陛下,当时臣女与太子亲眼所见,就是月半夏行凶伤人,如今公主殿下也同样指认凶手是月半夏,这件事便也该有个结论了吧?”
”月半夏,你还有什么话说?”
南渊帝皱着眉头看向月半夏。
闻言,月半夏无奈的耸了耸肩,说道:”启禀陛下,可否让臣女询问公主殿下几个问题?”
南渊帝刚要说话,月青璃便唯恐月半夏还有什么说辞推脱,连忙说道:”陛下,月半夏一向都是伶牙俐齿,更何况公主殿下也说了,凶手就是月半夏,月半夏如此分明就是想要狡辩!”
月青璃虽然蠢,但也毕竟是京城世家大族里长大的,就算是有甄氏那么一个上不得台面的母亲,可也未必就真的蠢到无可救药的地步。
因此在摸清楚了月半夏的性子之后,月青璃便明白,想要将这份罪名扣在月半夏头上,就一定不能让月半夏有开口说话的机会。
只是可惜,月青璃忽略了月半夏身边云疏寒的存在。
月半夏一直等到月青璃一番话说完,才慢悠悠的开口,说道:”我竟是不知道……二妹这还没有嫁入太子府呢,这宫里的事情,竟然就已经轮得到二妹做主了?”
”月半夏你胡说什么?
!”
在南渊帝面前被月半夏噎了一下子,月青璃霎时间面红耳赤起来。
月半夏没有继续再理会月青璃,而是对南渊帝说道:”德安公主是受害者,必然是不可能会说谎的,但是臣女方才的确是与云宫主在一起,这一点云宫主可以作证,云宫主也总不能说谎吧?”
听到月半夏的话,南渊帝皱起了眉头来。

上一篇 2022年9月2日 am10:42
下一篇 2022年9月2日 am10:4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