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怦然心动:少女的第 15 次初恋)张曜夏春雨_(张曜夏春雨)全章节阅读

现代言情类型《怦然心动:少女的第 15 次初恋》,现已上架,主角是张曜夏春雨,作者“游三”大大创作的一部优秀著作,无错版精彩剧情描述:对于少女来说,每一场恋爱都是第一次恋爱再普通的我们,也会变成别人眼里闪闪发光的宝贝,总有一天,会有一个人穿越人海,走到你面前,对你说出那句「我愿意」

小说:怦然心动:少女的第 15 次初恋

类型:现代言情

作者:游三

角色:张曜夏春雨

现代言情小说《怦然心动:少女的第 15 次初恋》的作者是“游三”。其中精彩内容是:喝酒的时候,我们玩起了国王游戏,他就坐在我对面,我抽到国王,看着他,说:”脱。”他挑了下眉,在大家的起哄声中,向上伸长双臂,一捞,扒下来卫衣,我吹了声口哨,又赢了一把,朝他伸出手,说:”摸一下。”他倒是大方,也对,他常年在海边,估计早就习惯了被人吃豆腐,我摸了下,他问我:”手感如何?””还凑合。”当然不是还凑合,很紧致,一丝多余的赘肉都没有

评论专区

恶魔超正义:魅力超高的死幼女控主角魅魔的正义冒险团祸乱整个多元宇宙的故事。因为属性是混乱善良,所以脑袋秀逗一点完全不是问题。

诸天金手指:每去一个新世界就清空猪脚的力量,到一个新世界就忘了以前学的武功,由金手指提供新武功。9102年了,居然还有人写这种沙雕书。

大明王侯:过于无厘头了

怦然心动:少女的第 15 次初恋

第 6 节 高端玩家

我和别人约会,被闻则发现了。
他追着我到了洗手间,亲我,我推开他,说:”再不回去,你女朋友该着急了。”
”吃醋了?”
他笑了下,眼睛微眯,很有蛊惑性,”她不是我女朋友。”
我笑笑,伸出大拇指,抹去他嘴角残留的口红,”走了,明天见。”
01年前我去冲浪,认识了一个小奶狗,他长得帅,身材好,扎了个小辫,一脸痞相。
他在抖音上有不少小迷妹,有粉丝认出他来找他合影,他不拒绝,但也没多热情。
其他小姑娘找他学冲浪,他有的拒绝了,有的答应了,标准很直白:看脸。
喝酒的时候,我们玩起了国王游戏,他就坐在我对面,我抽到国王,看着他,说:”脱。”
他挑了下眉,在大家的起哄声中,向上伸长双臂,一捞,扒下来卫衣,我吹了声口哨,又赢了一把,朝他伸出手,说:”摸一下。”
他倒是大方,也对,他常年在海边,估计早就习惯了被人吃豆腐,我摸了下,他问我:”手感如何?”
”还凑合。”
当然不是还凑合,很紧致,一丝多余的赘肉都没有。
风水轮流转,他赢了。
他把牌往桌上一扔,笑着看我,灯光照在他脸上,打得他鼻梁更挺,他薄唇轻启,吐出一个字:”脱。”
起哄声是刚才的两倍,我笑笑,说愿赌服输,接着就开始解扣子,解到一半,他突然拦住我,说:”改主意了,喝酒吧。”
大家说没意思,不过都看出来了我俩有意思,我旁边的人起身去放水,他顺势坐了过来,说:”姐姐,终于能坐你旁边了。”
他嘴甜,一口一个姐姐地叫,我知道他没走心。
他说不能喝,但是喝了好几杯都没有一点醉的意思,他不醉我就只能装醉了,其实我当时特清醒,只是想撩他,喝多了方便嘛,我倒进他的怀里,摸到了腹肌。
我说站不住了让他抱,他很干脆,直接公主抱,突然腾空,给我吓一跳。
他朋友们起哄说晚上不给他留门了,他让他们别闹,送我回房间。
我说你经常送姑娘回房间吧,他说你猜呢,又说这么好看的是第一个。
我笑得很大声,说你跟每一个都是这么说的吧。
他不说话,只笑,大概这就是帅哥的魅力,他只是看着我,我就觉得脸部发烫,有一种被人剥去衣服的错觉。
我装醉想亲他,他却推开我,笑着说:”姐姐,我知道你没醉。”
他这么说,我也不好意思再装了,他问我为什么装醉,我说他这不是明知故问吗,挑起他的下巴,说:”为了泡你啊。”
他又看着我笑,我发现他不知道说什么的时候就会笑。
我问找他上课贵吗,他说分人,我说我想学,他说不要钱,我说那你想要什么,他不答反问:”你说呢?”
我说我不知道,他离我越来越近,捏着我的下巴亲我,他挺会接吻的,被他亲的时候,会有一种他很爱你的错觉,不过这都是错觉,后来我推着他出门,把他赶了出去。
他也没再敲门,而是给我发微信说明天见,我回了句:”好好教,姐姐高兴了有奖励。”
02结果他第二天就装不认识我。
我到海边的时候,看到他正在教一个漂亮妹妹,那姑娘扎了个丸子头,穿的粉红色泳衣,抓着他的手,快倒他身上了。
我闺蜜李露和我一起来的海边,见到他们,碰了下我的肩膀,问:”不是拿下了?”
”急什么。”
我压根没把这事儿放心上,这里帅哥太多了,让谁教不是教,正好有人过来搭讪,我就跟他走了。
但我实在不是冲浪的料,连站都站不稳,我在岸边试了一会儿就想放弃,差点摔下来。
实际上我也真的摔了,摔进一个温热的怀里,摸到一手肌肉,我抬起眼,看到他臭着一张脸,说:”不是说好了等我吗?”
装的,一点怒气都没有,他这招吃醋骗骗别人还行,但我不吃这套啊,又没确定关系,装什么占有欲,我抓着他的手,从板子上下来,问他:”忙完了?”
他问我还学吗,我说不了,这玩意和我八字不合,他说陪你散散步吧,我说好啊,给我拍照吧,接着散开了头发,指挥他拍照,自始至终,我俩都没聊那个小女孩。
这一下午过来不少他的小粉丝,又是合影,又是签名,还有找他约课的。
他说不约,这几天都被人占满了,说着说着还朝我看过来,如果眼神能杀人,估计我现在已经被他的小迷妹们弄死了。
我在一旁站着,觉得挺好玩的,我问他能不能给我签个名,他说你也是我粉丝吗。”
不是,我就是想扔到闲鱼上赚钱。”
他佯装惊讶,说姐姐你就这么对我,我说是啊,他捏了捏我的下巴,说:”真是小没良心。”
不过他还是给我签了,还签了十张,字迹很好看,一看就是练过的:闻则。
名字很好听,就是不像真名,我问他是真名吗,他直接把身份证扔给我,我说谁会随身带身份证啊,他说带身份证方便,方便干什么他没说,我也没多嘴问。
他的证件照还是寸头,看着比现在年轻,有一丝青涩,但他的骨相极其好看,浓眉大眼,他扎头发有点邪气,寸头的时候就一身正气,我盯着看了一会儿,直到头顶传来他的声音。”
真人就在这儿,你盯着身份证看什么?”
我把身份证扔给他,说:”有什么区别?”
”区别大了。”
他突然俯身,凑到我脸前,鼻尖碰了碰我的鼻尖,说:”真人是热的。”
我伸手揽过来他的脖子,主动亲他,说:”不但热,还能亲。”
03后来,他就和别人走了,是个男的,说蔷姐回来了。
闻则临走前,还把我头发扎了起来,他动作娴熟,双手绕过我的脖子,给我扎了个松散的马尾,我俩离得很近,像是在拥抱,我也顺势搂住了他的腰。”
姐姐,不要找别人,乖一点,等我回来。”
姐姐如果乖,那就不是姐姐了,我笑着答应,晚上就和李露出去玩了,她带着新认识的帅哥,挺巧,那个帅哥的好朋友,正是我下午的教练。
我问他下午怎么跑了,他说是则哥让他走的,我说你这么听他话,他说君子不夺人所好,我和他碰了下杯,说:”还好我不是君子。”
不远处,我看到闻则在抽烟,旁边坐了个姑娘,不认识,正和他说着什么,说着说着,就有人给他们敬酒,那架势,和在婚礼上祝人早生贵子百年好合一样。
我收回了视线,发微信问闻则在哪儿。
他说在吃饭,我拿出手机,对着他拍了段视频,发过去,问:”也请我吃点?”
他朝我看过来,发了条语音过来:”姐姐,你不乖。”
声音有点哑,和白天不一样。
我说去个洗手间,没人理我,李露正和帅哥亲得难舍难分。
我故意没关门,等了十几秒,有人推开门进来了,我回过头,是闻则,他掐着我的腰,把我搂了过去,呼出的气体喷到我脸上,他嗓音低沉,说:”姐姐不乖,该罚。”
说着,就用脚踹上门,亲了上来,还咬我舌头,我推开他,说:”再不回去,你女朋友该着急了。”
”吃醋了?”
他笑了下,眼睛微眯,很有蛊惑性,”她不是我女朋友。”
我笑笑,伸出大拇指,抹去他嘴角残留的口红,”走了,明天见。”
04第二天,我睡到日上三竿,醒来收到好多条消息,都是李露发我的照片,闻则和他身旁的姑娘们,一上午就十来个,不过有一个始终在镜头里,昨晚那个蔷姐。
我能发现的事,李露当然也能发现,她圈出来蔷姐,问:”名草有主了?”
我没回她,退出对话框,往下拉,看到周沐宇问我:”在哪儿?
我妈说晚上一起吃个饭。”
我发他一个定位,告诉他没空,接着对李露说,我马上过去。
远远地,我就看到了闻则,有些人可能天生就是这样,自带光环,无论在哪儿都是人群中的焦点,我径直朝他走去,迎着一群或诧异或看戏的目光。”
不是说时间都归我了?”
他倒是很淡定,没有一点被抓包的窘迫,还笑着帮我顺了顺头发,说:”醒了?
想吃什么,我带你去。”
我提步就想走,身后,蔷姐按耐不住,问:”阿则,也不介绍一下,新学员吗?”
多会说话,新学员,一句话就听出了亲疏远近。
都叫她蔷姐,其实就是个小姑娘,她穿得很成熟,只是她的气场撑不起她的装扮,她上下打量的表情让我有些不爽,我问闻则:”走不走?
不走我走了。”
”阿则,K 哥说中午一起吃个饭,聊聊续约的事。”
我问闻则中午有事吗,他说没有,给蔷姐说他晚上自己联系 K 哥,多巧,李露刚认识的帅哥自称老 K,我给李露发消息:”中午一起吃饭,对了,叫上你的 K 哥。”
K 哥是老板,闻则和他的合同快到期了,我这才知道闻则是明星教练,抢手得很,有不少俱乐部看中了他,疯狂抬价,希望他能跳槽。
李露看了我一眼,那意思我眼光真不错,我回她一个笑,意思再厉害还不是在你男人手底下打工。
他们没往深里聊,大概是顾及还有外人在,我也没细听,只是不能再白嫖他了,吃完饭后,我转给闻则 2000,他问我什么意思,我说不明显吗,学费啊。”
我不是说不要钱吗?”
”我说的不是冲浪。”
闻则突然笑了,说:”那姐姐说说,想让我教点什么?”
我的答案,就是把他带回了房间。
05年轻人的体力就是好。
我出了好多汗,有些粘腻,想去洗澡,闻则搂着我的腰,躺在我肩窝处,玩我的头发,我手机响了,我拿过来看,是周沐宇,我接起来,问他有事吗。”
你住哪个房间?”
是我听错了吗,我没说话,他又重复了一遍,我坐起来,问他在说什么。”
我在酒店大堂。”
他这么说我就清晰多了,我问他怎么过来了,他说坐飞机,又问了遍房间号。
我不想告诉他,直接把电话挂了,撑起身子,看到李露一小时前问我在哪儿,说周沐宇过来了,我回句知道了,揉了揉眉心,对闻则说:”你走吧。”
闻则应该听到了我和周沐宇打电话,冷笑了下,问我:”男朋友查岗?”
我摇摇头,他坐直了,问:”爽完了就赶人?”
刚才还温情甜蜜的气氛,一下子全都没了,我这才发现闻则不笑的时候,其实很唬人的。
他这会儿散开了头发,看上去更邪性,他眼里有怒意,嘴抿成了一条线。
这时,我的微信又来了条消息,周沐宇发来的:”不说我就一个个房间敲门问。”
我还没反应过来,闻则就把手机夺走了,给那头发了条语音:”她在洗澡。”
”0212,我等你。”
闻则说完这句,就把手机扔到了床上,很快,就有人敲门,闻则站起来,把头发扎起来,迈过我去开门,我听到周沐宇问:”她呢?”
我也披了件衣服出去,见到我,周沐宇咧嘴笑了下,指着一言不发的闻则,问:”这就是你小男友?”
”未婚妻,你眼光越来越差了。”
06周沐宇说完这句话,屋里的温度又降了几分,闻则冷着脸问我:”老婆,我衣服扔哪了?”
这该死的攀比心。
还有,谁答应做他老婆了。
周沐宇饶有兴味地看着我,一脸看热闹的表情,我问他:”你来干嘛,不用哄你的宝贝了?”
”宝贝你在说什么,我这不是正在哄我的宝贝吗?”
闻则套上上衣,从后面搂住我,手臂搭在我肩膀上,问周沐宇:”说完了吗,说完了可以滚了。”
周沐宇一脸无辜,半笑不笑地看着我,说:”脾气还挺大。”
我问他到底来干嘛,不用陪他女朋友吗,周沐宇问哪个女朋友,我说就那个小网红,你俩不是被拍了吗,他笑起来,露出极浅的梨涡,笑问:”未婚妻吃醋了?”
这个称呼实在出现了太多次,闻则总算是忍不住,偏头问我:”你是他未婚妻?”
我还没回答,他就揉了下我的脸,说:”算了,不重要,反正现在是我老婆。”
结果就是,他俩都被我赶了出去,在我关门前,闻则搂着我的后脖颈,把我拉了过去,在我眉心印下一个吻,说:”晚安,早点睡,我明天来接你吃早饭。”
我扫向周沐宇,他也看着我,眼神有些难辨,半小时后,有人敲门,我打开门,看到周沐宇抱胸站在门口,说:”你的小男友真难缠。”
我没搭腔,侧身让他进来,周沐宇也没继续这个话题,说请我帮个忙,我问他什么,他说这不是被拍了吗,家里老太太不乐意了,想让我帮忙安抚安抚。”
有什么好处?”
”作为补偿,我也不把你谈恋爱的消息告诉阿姨。”

上一篇 2022年9月2日 am9:35
下一篇 2022年9月2日 am9:3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