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逸韬徐敬然(不被定义的失乐园)_《不被定义的失乐园》全集免费阅读

主角是张逸韬徐敬然的精选小说推荐小说《不被定义的失乐园》,小说作者是“砚水”,书中精彩内容是:末日、后剧情时代与不被定义的新奇热烈

小说:不被定义的失乐园

类型:小说推荐

作者:砚水

角色:张逸韬徐敬然

如果你喜欢看小说推荐小说,一定不要错过“砚水”的一本书《不被定义的失乐园》。简要概述:他像被人遗弃了的满身补丁的破旧玩偶,任由额发被风吹乱,茸茸地掠过额头。”滚,不然咬死你。”他连威胁都是软绵绵的。致命的颓丧感和厌世感在他身上结合得异常完美,卫衣下能看到因为丧尸化而异变扭曲的骨骼,不算白皙,但隐隐能感受到无限张力

评论专区

万国之门:太监,所以只给4星

重型装甲龙要做憎恶:人的传龙233

重生美国当大师:云里雾里,不知所云,装B装成SB的标准书,玩梗玩成脑残,可惜了这个作者

不被定义的失乐园

第 1 节 丧尸只咬甜妹

末日,我和一只得了厌食症的丧尸小哥相依为命。
他完全不吃不喝不咬人,彻底在这个末世摆大烂。
我无数次把手伸过去:”呐,你饿了就咬我吧,我不怕疼。”
他嫌弃地看了我一眼:”不,我只咬甜妹,不咬拽姐。”
1世界末日了,我捡了只丧尸。
收留他的原因很简单,他长相过得去,且不咬人。
见到他的第一眼,他就坐在一堆枯枝落叶旁,身边躺着几个**倒的丧尸。
他像被人遗弃了的满身补丁的破旧玩偶,任由额发被风吹乱,茸茸地掠过额头。”
滚,不然咬死你。”
他连威胁都是软绵绵的。
致命的颓丧感和厌世感在他身上结合得异常完美,卫衣下能看到因为丧尸化而异变扭曲的骨骼,不算白皙,但隐隐能感受到无限张力。
不过他这种丧,很大程度上跟他的厌食症相关。
不然,应该没有人能抵挡住炎炎夏日一柜子免费的雪糕刺客摆在面前而不动手。
2第二次见他,是前天趁天黑上街倒垃圾的时候。
那时,他被一只硕大的丧尸抓住,丧尸的手紧紧扼住了他的脖颈,似乎要将他的头一下扭断。
但他虽然看着瘦弱,却在关键时候掏出了热武器——呯,一声枪响。
可是射偏了。
那硕大的丧尸也只是失去了一条右臂,左手撑着笨拙的身体站起来,脚步凌乱地追着。
但他早已体力不支,脚步一踉跄,狠狠从天楼顶跌了下来。
不巧,砸到我家超市的顶棚上了。
我家是开百货超市的,丧尸异变最厉害的那几天,我把家里改造成了铁桶。
整整两个月,我全靠滞销物资精打细算地活着。
眼看着自己焊的铁棚要被砸坏了,我怒从心头起,恶向胆边生,抡起个大铁墩子趁那个硕大丧尸跳下来的时候,一下子砸掉他的脑袋。
硕大的一只丧尸脑袋滚落脚边,表情扭曲中还带着点喜感。
他抬眼看我,面无表情,语速缓慢:”怎么……又……是你?”
我气不打一处来:”救了你,你连谢谢都没有?”
”哦,谢,谢。”
他给我扯了一个非常难看的笑,”不过,你完了。”
啊?
我怎么就完了!
他四十五度抬头看天,活脱脱像英国黑暗料理”仰望星空”中插满的其中一条沙丁鱼。”
那是丧尸小王。”
他自封,双汇王中王。”
我:……啥玩意?
其实家里超市的双汇王中王自从出事之后就没卖出去过。
我咽了咽口水:”那丧尸大王是谁?”
小哥抬手拭去鼻尖上的血,”当然是……大名鼎鼎的内卷之王,简称卷王。”
3很震撼,真的。
可能是丧尸病毒入侵了他的脑子,跟他交流格外地费劲缓慢。
凉爽的晚风吹过,带来一阵又一阵过重的血腥味。
嘶——丧尸小哥倒抽一口凉气。
不知怎地,这个时候他突地翻身而起,一手扣着我的肩膀将我抵住,另一只手握住我的手腕,将我整个人按在了门上,压得死死的。
他的瞳孔有点失焦,因为眼白占比较多的原因,整个人看起来表情狰狞。
狂躁和不安的气息开始扑面而来。
我慌了:”卧槽,我忘了你也是丧尸!

瞎眼了!”
一边说着我还一边疯狂挣扎,一脚往他的小腿上踹,但无济于事。
这人似乎是体内有种无法控制的冲动,这股冲动在他体内奔腾,瞬间胀满了他的每块肌肉和每条血脉,而且这种冲动还在不断加重,不断乱撞,以至于这个身体要承受不住了。
手上的力道越来越紧,我觉得手腕都要被握碎了。
他低头,似乎马上就要咬到我的脖颈。
我头一偏,怒喝一句:”给个痛快吧,我要成了丧尸,天天冲业绩卷死你们!”
老子就像洗衣机里的纸巾,把我卷进去了,谁都别想好过!
!”
威胁的话语,似乎也无济于事。
正当我准备彻底放弃的时候,他却突然松开了手。
然后,他笑了。
眼底的锋利瞬间褪去,他淡淡一句:”算了,我早确诊了厌食症,逗你玩的。”
说完,他翻身远离了我几步,在口袋摸出了烟叼着。
对,也只是叼着,不点火。
侧面一看,黯淡夜色中不仅丧,还夹杂几分哀。
我隐隐觉得,刚才他好像要被不知名的病毒夺取理智,但不知怎么地,最后又清醒了。
看他有点可怜,我主动把手递过去:”呐,咬吧,我不怕疼。”
他嫌弃地看了我一眼:”不,我只咬甜妹,不咬拽姐。”
我:……4都这样还挑食,活该他厌食。
丧尸小哥叫张逸韬,他口中的丧尸大王确实真的叫卷王。
据说卷王出征,寸草不生。
但是……别家丧尸为冲业绩卷成麻花,张逸韬丧得干脆也躺得利落。”
你不去抢晶核吗?”
我问。”
不去,累。”
他丢掉了烟,倒抽一口晚风带来的血腥气息,”天下大势,合久必分,分久必合;现在也一样,平久必卷,卷久必平。”
虽然不敢苟同,但似乎很有道理。
不对,我怎么能被这货的负面情绪传染了。
我指着他,没好气:”我看你就是大脑不好使才这么丧。”
他若有所思,”对,他们都说我……大脑发育不完全,小脑完全不发育。”
我:……行吧,我跟一个自嘲的人争什么。
后巷一阵窸窸窣窣的声音响起,我连忙拉着他进了我的百货超市,又加固了几道锁。
但是那东西似乎开始扒门了,尖锐的指甲抓着铁闸门,声音尖锐得让人耳膜欲裂。
我的心不自觉绞着疼,但也只能警惕地盯着门,如果真有非人类冲进来,我也只能给它来个分头行动。
每个夜晚都是如此,极大的精神压力下,我也开始憔悴了。
他见我脸色有点沉重,随手从商品七倒八歪的货架上抽出一罐百威,笨拙地递给我。
我摇摇头:”工作很压抑,我不想醉,也喝不了酒。”
张逸韬怔了:”你活不了多久?”
我梗了梗:”我说我工作很压抑!”
他又反问:”你在工地捡垃圾?”
我怒了,一掌拍在他的脑袋上:”你能不能脑袋开窍一点?”
他摸了摸脑袋:”你想我脑袋开瓢?
!”
空耳大师就是你?

丧尸病毒会影响听力,鉴定完毕。
5一直到了半夜,那个尖锐且带着敌意的声音才消失。
可能是我这次出去倒垃圾闹得动静太大,吸引来了一些不怀好意的人和东西。
而且,我发现张逸韬比我想象中的要虚弱,他几乎处于不吃不喝不休息的状态。
说好听点是彻底摆大烂,说难听点就是直接等死。
但人直接等死就很好理解,都沦落到丧尸了还不卷起来,这算什么事嘛。
我踢了踢躺在躺椅上的张逸韬:”你怎么这么丧?
是不是经历过什么?”
他抬眼看了看我,声音里带了疲倦:”没有,只是觉得,这个世界不是很值得。”
”你……网易云看多了?”
我不解,只当他是个奇怪的文青。
他没有说话,又陷入了沉默,安静得没有一点生机。
第二天一早,我清点了一下超市里的物资,纯净水明显是不够了。
我暗暗叹气,拿着早已没有信号的手机,找出了那个地址对张逸韬说:”我要去海滨基地了。”
听到”海滨基地”四个字,张逸韬原本黯淡无光的表情一下子重燃了。
我一直以为病毒让他逐渐失去对身体的控制能力,但没想到眼睛还是能睁这么大。
眼睛水灵灵的帅哥,如果正常了也不错。
他动作缓慢地站起来,语速也慢得让人抓狂:”为什么……要去那?”
我开始收拾东西,”因为我想活下去,而且我的未婚夫在那里。”
两个月了,未婚夫徐敬然半点消息都没有,我很担心。
还没等语速缓慢的张逸韬问出为什么,我已经率先开始解释了:”当时出城的军用车里只剩下一个位置,他留给了那个觉醒了异能的姑娘。”
如果没有这场意外,不久后就是我们的好日子,他说过他会安然无恙地回来找我的。”
其实我能理解,在这个末日,有特殊异能的人总会率先得到保护。
张逸韬眼角缓慢地抽了抽,”你居然……真的……信了他?”
七年前我上大一,徐敬然是帮我提行李的师兄,他很优秀,站得也很高,神情中仿佛总带着几分旁若无人的味道。
但我近水楼台先得月,率先追了他一个学期,之后成功追到手。
因为徐敬然太优秀的原因,读大学那几年我也顶了不少流言蜚语。
无非都是些我配不上他,他值得更好的原因。
他也没有公开澄清,我也装作不在乎,这七年倒也无波无澜地走过来了。”
我们在一起快七年了,”我抬了抬眼皮,将干粮塞进包里,”我没有理由不去相信他。”
张逸韬的语气听起来不骄不躁,但很扎心:”千万不要考验人性,这玩意……其实是……最经不起考验的。”
横竖都要走,我在思考要不要把这个半只脚踏入坟墓的丧尸带走。”
我们是朋友么?”
他有点迷茫,也许是思考比较缓慢,半晌后才点了点头。
我秉持破罐破摔的态度,拉起他骨感十足的手:”那跟我走。”
他立马摇了摇头:”那我们不是了。”
不是,他反悔得这么快,良心不会痛吗?
还没等我发火,张逸韬又缓缓开口:”不要把友谊或别的关系看得太高尚,因为那样容易破碎……”允许一些功利的关系存在……”我知道他的话意有所指,但我偏偏不想思考其中深意:”不,你跟我一起走,就你现在的状态,指定活不过半个月。”
但他依旧不从,又躺了回去。
我来气了,一把将他拽起来。
啊……完了,太用力,他的手被我拽掉了……6我傻眼了:”对对……对不起!”
跟这位丧尸相处久了,话都说不利索了。
张逸韬缓慢转头看了看自己的胳膊,那张厌世的脸上难得有了茫然的表情。
好吧,其实我也很茫然。
我试探问:”是不是很疼?”
他摇了摇头:”我已经死了,不是……血肉之躯。”
我戳了戳他的胳膊,跟晾起来的腊肉一样,似乎下一秒就可以随风飘扬。
他的半条胳膊,从手肘往下到手掌这部分无力地垂着,如果没有他的长袖衬衫,那这半条胳膊随时能掉下地。”
帮我……好像不止脱臼。”
张逸韬指了指自己包里的绷带,然后自己利落地自己处理伤口和接胳膊。
我翻了翻他的斜挎包,笑出声:”你不是摆烂吗?
怎么还带着这些药品。”
他动作缓慢,回答也慢:”当时逃跑的时候,随手拿的。”
这么一通操作,好像花光了他所有力气,他整个人显得更颓废了。
聊到这,我于心不忍:”我们离开这吧,我去给你找血浆。”
张逸韬幽深的眼睛闭上,疲惫地倚在墙边:”明天吧。”
我反驳:”明日复明日,明日何其多。”
他很认同:”既然这么多,不妨再拖拖。”
”你!”
我指着他,手都在抖。
恶劣,真的是太恶劣了!
这丧尸小哥不仅颓废,还有拖延症!
既然如此,就别怪我了。
我将所有跑路物资装到车上后,就去仓库找平时卸货的小推车。
环顾整个仓库,灰尘铺满了废弃的工具、剪裁和垃圾,放货物的架子已经空了不少,食物和纯净水已经消耗得差不多。
不过能撑到今天,已经是祖坟冒青烟了。
而小推车正被胡乱塞在角落里,上面还躺着几只小强的尸体。
我握着小推车手柄站在张逸韬的不远处,不怀好意地看着他。
但凡我把肌肉练成跟金刚芭比一样,也不至于使这种损招。
张逸韬好不容易扶着墙站起来,看到我的笑容,脸色一变:”你……想……干吗?
!”
”我想干吗?
当然是撞死你!”
7张逸韬明显想逃,但他的动作太慢了。
我推着小推车一撞他的膝盖,直接把他整个人铲起来。
果然不出我所料,他整个人重心不稳倒在了我的小推车上,原本消沉的表情骤变惊恐。
咳,动作太利落,我仿佛听到清脆的咔嚓声……但我也来不及在意这些细节,跟卸货似的把他推进地库的车里。”
对不起了,下手有点狠了。”
我笑了笑,随便把他的包也丢到他怀里。
张逸韬原本发青的脸更青了:”顾、子、苒!
算你狠——”一声怒吼,饱含情绪。
第一次发现原来颓废的丧尸小哥,也可以这么有生机。
我给他系了安全带:”谢谢夸奖,咱们出城吧。”
他见我看着他油盐不进,脸色变了又变:”你这是……什么眼神?”
我讪讪地笑了笑:”没有,就是第一次在你脸上看到那么精彩的表情。”
自从把这只异类丧尸带回家,他整日都处于颓废消沉且生无可恋的状态。
而就在刚短短几分钟,张逸韬的脸上浮现出了包括但不仅限于惊恐、愤怒、无奈等表情,变脸异常精彩。
这至少证明他不是个面瘫,只是纯粹地麻木了。
张逸韬瘫在座位上:”顾子苒,我会咬死你的概率很小,但……绝不为零!”
哦,这威胁依旧不痛不痒。
我伸出手给他:”咬吧,下辈子我努力投胎当个甜妹,然后天天直播卖萌骗打赏。”
他别过头:”拒绝,你这辈子的血肯定是……辣的,下辈子再说。”
切,我瞥了他一眼,不屑收回手。
检修后,我终于时隔两月重新启动这辆老车。
虽不如徐敬然离开时的军用车这么厉害,但勉强还能应付。
张逸韬也调整过来:”你确定要去那个基地吗?”
我点了点头:”对,在此之前,你知道这透明的、像水晶一样的玩意是什么吗?”

上一篇 2022年9月2日 am8:35
下一篇 2022年9月2日 am8:3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