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峰张兰《皆为利来:罪与罚的交响曲》_(张峰张兰)最新章节在线阅读

悬疑惊悚小说《皆为利来:罪与罚的交响曲》是作者“戎安鸽”诚意出品的一部燃情之作,张峰张兰两位主角之间故事值得细细品读,主要讲述的是:天下熙熙皆为利来,天下攘攘皆为利往

小说:皆为利来:罪与罚的交响曲

类型:悬疑惊悚

作者:戎安鸽

角色:张峰张兰

小说《皆为利来:罪与罚的交响曲》是一本非常好看的悬疑惊悚文,它的作者是“戎安鸽”。详情概述:也有些出手阔绰的单身男,老板能掏出更多的钞票,酒托也相应有更丰富的服务,懂得都懂。而我向来洁身自好,从来没有碰过这根黄线,直到我遇上了他……白天不懂夜的黑,自称老黑,一个头像四个字【天道酬勤】的40岁中年凯子,是我在附近的人里翻到的。果然,随便套了点近乎,他就主动提出约出去玩,第一次见面按照惯例,我当然不会一上来就拉他进酒吧消费,那样目的太明显了。我会装作清纯可爱,并且还对他很感兴趣的样子,再制造偶然的肢体接触,陪他逛逛街,给他制造一种能和我有进一步关系的错觉,好感度上来了,也就方便他之后买单

评论专区

日月永在:从军改那里就开始扯淡了,麻烦作者仔细读一下近现代史,看看设置政委这个职务所需要的必要条件有哪些。

虐杀原形之无限进化:小粉红写的什么J8宅文? 笑死我了

河川之主:玩游戏就玩游戏嘛,玩个游戏都深仇大恨,性命相关,不玩游戏就没出路的设定。

皆为利来:罪与罚的交响曲

第 9 节 为爱买单

我是一个有职业操守的酒托,但酒吧老板总想拖我下水,让我搞点有颜色的。
01我叫小晓,身份证上当然不叫这个,但是比起那个爹娘给的,我更喜欢大家称呼这个,毕竟我们这个职业,没有人会用真名做自己的微信昵称。
我的工作说起来也简单,酒吧销售,通俗点就是酒托,每天通过微信摇一摇、陌陌等各类同城**,找到那些春心难耐的大龄单身男。
聊天内容由浅入深,确认对方手头上能有点小钱,并且不是钓鱼的海王,就约出来见面。
然后顺理成章地拉他进合作的酒吧里,陪他喝酒,最后让他花远高于市场价格的钱结账。
我就从他结账的钱里拿提成,靠这提成维持生计。
当然了,干咱这一行的,常在河边走哪能不湿鞋。
也有些出手阔绰的单身男,老板能掏出更多的钞票,酒托也相应有更丰富的服务,懂得都懂。
而我向来洁身自好,从来没有碰过这根黄线,直到我遇上了他……白天不懂夜的黑,自称老黑,一个头像四个字【天道酬勤】的 40 岁中年凯子,是我在附近的人里翻到的。
果然,随便套了点近乎,他就主动提出约出去玩,第一次见面按照惯例,我当然不会一上来就拉他进酒吧消费,那样目的太明显了。
我会装作清纯可爱,并且还对他很感兴趣的样子,再制造偶然的肢体接触,陪他逛逛街,给他制造一种能和我有进一步关系的错觉,好感度上来了,也就方便他之后买单。
上回店里有个过于急功近利的小妹,好像是急着花钱换手机,就硬拉男人消费一通。
结果一看到账单,男人不干了,当场发作不掏钱,表示自己什么都没吃,还闹得报警,被新闻报道,真的蠢到家了。
那天正值夏至,我穿了一身雪白色的连衣裙,下身搭上半透的白色长筒过膝薄袜,没办法男人就好这口,按他们的话说,这叫又纯又欲。
我坐在路边的长椅上,等着老黑赴约。”
你,你是小晓?”
一个青涩的男生出现在我跟前。
原来,老黑的微信年龄也是假的,真人看着也就二十五六的样子,顶多算个小黑吧。
我点点头,用略带惊讶的语气道”真没想到,你看起来比照片上更年轻帅气。”
”是吗……”小黑脸一红,挠了挠头,才补充道”你本人也比照片漂亮呀。”
”谢谢。”
我摆出自然的职业假笑,露出了甜甜的小酒窝,心里不禁盘算起来,二十五六岁,看着也就是普通的小白领,估计没多少油水可以榨,本以为是条大鱼,可惜了。
我和小黑一块逛街,过程中很愉快,竟然让我有种放松的感觉。
通常我陪男人逛街,都是我努力找各种话题,想尽各种办法拉近关系,照顾男人的感受。
而小黑一看就提前准备过不少,一路上叽叽喳喳的聊天根本没停下来过。
我能感觉到,小黑对我的好感度很高,为了早些结束这次性价比极低的约会,于是我加快了进度,还没相处一刻钟,我表示饿了,并且向他推荐蓝天酒吧。
他很爽快的抬手拦了辆出租车,绅士的为我打开车门,进车时还抬手挡在了我的头上,丝毫没有即将被宰的觉悟,呵呵真是个单纯的小男生。
到了蓝天酒吧,我们找了个昏暗的小角落,面对面坐。
喝着小酒吃着小菜,也陆陆续续聊了很多兴趣爱好、星座血型、明星八卦等等,各种有的没的都聊到了。
我感觉和他还挺聊得来的,只可惜我不是来相亲的。
在他的眼里,我可能是个难得的有情人。
可我只当他是莫得感情的买单工具人。
所以差不多过了两小时,我们也吃好了,账单结出来三千五百六十块。
可他眉头都没皱一下,直接刷卡付钱了。
我有些惊讶,看样子是我看走了眼,他还是个小富二代呢。
想到这我还有点惋惜,没有再多宰宰这只肥羊。
但惋惜也没办法,这就只能是一锤子买卖。
结完账出了酒吧,我按照惯例接了通电话,表示家里有急事遁走了。
本以为他应该和其他男人一样,事后回过味来发现自己被套路,然后顶多骂我一顿,发泄完后再拉黑我。
然而。
令我万万没有想到的是,他似乎完全没把今晚高价买单当回事,还是正常来找我聊天,甚至想要跟我再来一次约会。
我觉得他好像脑子不太好使。
02我承认,怀疑他脑子不太好使的同时,我还挺沾沾自喜。
他想要继续约我,也就证明我的人格魅力一点也没落下,稍稍摆摆手就能把男人迷得神魂颠倒。
当我和好闺蜜娜娜分享喜悦后,她的话却让我警惕了起来。”
晓晓,你不能把别人想象得太单纯啊,干咱们这一行,凡是不得往最坏的方向去考虑。
很可能他是反应过来被骗了,但装作没事一样再来约你,要伺机报复呢!”
闺蜜这句话点醒了我。
对啊,哪来这么多人傻钱多的铁憨憨啊!
于是乎,我以工作忙为由,婉拒了他的约会邀请。
但他也没有中断和我的联系。
而我确实感觉和他能聊得来,所以一边在物色新目标,一边和他有一搭没一搭的聊着天。
他回我秒回,我回他轮回。
尽管这样,他还是一点没有死心,还是从早到晚给我发消息,分享生活的点点滴滴。
不知不觉,我和他聊了有一个月了。
而这一个月里,由于附近新开了一家特殊服务会所,加上新来了五个很放得开的小妹,导致我的业绩一直是垫底。
酒吧薛老板是个油腻的中年男人,他还特地找我谈话,一直给我说一个同事是怎么从拓展陪睡业务,和大老板发展成夫妻,逆袭过上了富婆的好日子。
话里话外的意思,就是让我搞点颜色,把业绩给提上来。
但我知道不仅仅是业绩这么简单,其实这个死胖子觊觎我很久了。
从我刚到酒吧当酒托开始,他就有对我动手动脚的苗头,但及时被我严肃拒绝了,明确表示我只陪喝酒,不陪其它。
经营这不大不小的酒吧,还是要面儿的,没有强行对我下手。
但每次在酒吧里,他的目光都会有意无意的聚焦到我的大腿上,这些我都是看在眼里的。
我清楚他心里打的算盘,想让整个环境慢慢腐蚀我的内心,让我也变成只要给些钱什么都干,他再顺理成章的和我干些什么。
但我没挑明,也一直没有离开酒吧,因为我需要赚钱,赚钱替我父亲偿还赌债,还有供我弟弟读大学……可能见我在酒吧这么久,还是软硬不吃的样子,薛胖子也不耐烦了,直接下了最后通牒”如果下个月你的业绩还是垫底的话,咱们这可就养不下闲人了。”
”哦。”
我懒得跟他废话,扭头离开了。
正好这时,小黑又来找我聊天,并且又一次发出约会邀请。
急缺业绩的我动摇了。
好闺蜜娜娜一开始还是劝我真别约回头客,但当我提到让她给我介绍几个业绩,她劝我一定注意人身安全。
呵呵,还真是塑料姐妹情。
不过好在,她还有点良心,没那么塑料。
那天下午她特地放下了手中的活儿,在暗处看着我和刘浩的约会,表示一旦发生什么情况,肯定第一时间报警,并且来替我解围。
事实上,她没有完全对我说出真实意图,当然这些都是后话。
就这样,时隔五天,我和小黑又见面了。
还是朝阳公园正门口。
当他捧着一束鲜艳的玫瑰花递到我跟前时,我是真的感到猝不及防。
长这么大,这还是第一次有人给我送花。”
谢谢你,小黑。”
其实那次约会之后,他就告诉我了他的真名叫刘昊,还特意强调是日天昊,不是水告浩,说以后可以叫他日天哥哥。
愚蠢的男人,真以为我会被他无聊的黄段子撩的脸红心跳。
我偏不随他的愿。
接下来,我和他一块逛了商场,看了场电影。
一切就像正常的小情侣约会一样,十分正常,根本没有娜娜脑补的狗血报复桥段。
可能,真是我运气好碰上铁憨憨了吧。
我渐渐的放松了警惕,享受着和他在一起的过程。
虽然同样目的明确,但这一次我真的感觉十分舒适,就像真的有一个很照顾我感受的男朋友一样。
说没心动过,肯定是假的。
但是没办法,我需要业绩,需要钱,于是我又一次把他带到了蓝天酒吧。
有了上次他爽快结账的经历,这次我直接来了个超级加倍,账单一万一千三百零九块。
死胖子老板摆出一副笑脸,还很客气的表示给小黑抹零一千三百零九块。
事实上之前就说好了,一万以上的大单,超出一万的部分都是白送我们的超额**。
看着这个笑的比哭更难看的猪头,如果不是小黑在场,我一定狠狠抽他两耳光。
小黑还是爽快的从钱包里拿卡就刷,但是银行卡却付款失败了。
他换了第二张卡,还是失败。
死胖子瞬间板起了脸,酒吧的服务员也默默围聚了过来。
当第三张卡,还是付款失败时,我看出了小黑眼神里流露出的一丝慌张。
我这才恍然,他可能就是那种在喜欢的女生面前打肿脸充胖子,但实际上也没几个钱的那种人吧。
没钱你早说啊!
这么虚伪干嘛,有意思吗?
在心里数落了几句后,我忽然又觉得,我好像压根没资格这么说他……当我看到小黑在我面前陷入窘境时,我心中五味杂陈,很难回想起当时究竟是怎么样一种滋味了,反正,很不是滋味。

上一篇 2022年9月2日 am7:35
下一篇 2022年9月2日 am7:3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