偏执试剂:男主为何会这样(李怀莳容妃)_《偏执试剂:男主为何会这样》全集阅读

无删减版本的古代言情《偏执试剂:男主为何会这样》,成功收获了一大批的读者们关注,故事的原创作者叫做空空,非常的具有实力,主角李怀莳容妃。简要概述:甜虐得当的古现言,脑筋不大对劲儿的男主大合集一会是病娇,一会是霸总,一会说我可爱,一会又要「鲨」了我?水逆水逆快走开,我只想好好谈恋爱

小说:偏执试剂:男主为何会这样

类型:古代言情

作者:西红柿炒鸡蛋

角色:李怀莳容妃

热门网络作者“西红柿炒鸡蛋”的热门书《偏执试剂:男主为何会这样》推荐大家阅读。故事精彩剧情为:长公主母亲方年至三十,就因为操心我的事眼角已经多了几道细纹,然而她还是很美丽,许多人都说我继承了她的美貌,她便会很开心地同我说其实我更像父亲。可这些竟全是我偷来的,这整整十数年的恩宠,是我偷来的。认亲的那日,我还在御书房里给舅舅磨墨,长公主母亲闯了进来,这个在我面前一向和煦的女子,满脸泪痕地看着我,直对着我的手指还在微微颤抖,”你,出来。”皇帝有些不解:”长公主,何事惊慌?”长公主母亲带着哭腔对皇帝说:”错了,都错了,她根本不是我的女儿

评论专区

英灵变身系统[综英美]:男主cos众英灵混迹在各个世界中的故事,全程不掉马,型月世界观与美漫世界观的碰撞。我还挺喜欢这个设定的,基本可以忽视男主本身视作有点轻微ooc的fgo角**穿同人

重生之拳台杀手:标准的爽文,最好一口气看完,不适合追看,因为情节无起伏,结果已注定,没有追下去的理由。

西游之妖神白龙:无疑是毒草,浪费1小时

偏执试剂:男主为何会这样

第 5 节 假千金

尊贵如长公主,也有天塌下来的时候——我这个她疼爱多年的女儿,竟然是假的。
她的亲生血脉沦落到在商户中长大,十五岁才被寻回,而寻回她的那一刻,我成了弃子。
——我的母亲是麗朝长公主,是皇帝一母同胞的妹妹,荣宠之盛众人皆知。
她和皇帝感情极好,虽然被冷落过一段时间,但皇帝到底也没有生气太久。
被冷落是因为长公主突然怀孕了。
听闻皇帝知道她和质子珠胎暗结时一度怒不可遏,然而在我的记忆中,皇帝舅舅是待我极好的,会抱着我去御花园玩,还会学着嬷嬷来给我喂粥,教我习字。
长公主母亲对我的照顾更是事无巨细,事事迁就,如果我用着的东西不是最好的,先生气的还是她。
长公主母亲方年至三十,就因为操心我的事眼角已经多了几道细纹,然而她还是很美丽,许多人都说我继承了她的美貌,她便会很开心地同我说其实我更像父亲。
可这些竟全是我偷来的,这整整十数年的恩宠,是我偷来的。
认亲的那日,我还在御书房里给舅舅磨墨,长公主母亲闯了进来,这个在我面前一向和煦的女子,满脸泪痕地看着我,直对着我的手指还在微微颤抖,”你,出来。”
皇帝有些不解:”长公主,何事惊慌?”
长公主母亲带着哭腔对皇帝说:”错了,都错了,她根本不是我的女儿。”
我手中的东西哐当一声掉落地,有如五雷轰顶。
我自小长在宫中,养在母亲身边,以至于我反应不过来这句话是什么意思。
我看着皇帝的神色先是变得凝固,深沉的目光扎到我身上,一言不发。”
你吓着她了。”
良久,皇帝缓缓地对长公主说。
长公主哭着笑了,语无伦次道:”怎么会呢?
你知道吗?
我竟然……爱护了她这么久,我竟然把一个野孩子当做是我的骨肉疼了十余年!
!”
我从来没见过母亲这副模样,我战战兢兢地走近她时,她抬手掐住我的下巴端详着我的脸庞,咬牙道:”你不是我的孩子。”
我的眼泪止不住地流下来,”母亲……”长公主下意识松开手,眼里浮现出心疼,然而迅速就被恨意取代。”
好了,映月。”
皇帝出声制止长公主。
接下来的发生的事情像是梦一场,有些虚幻。
真正的郡主被迎入长公主宫中,戴金珠着华衣,习礼仪。
我一连数日躲着不出门,以为这样就不会有人来奚落我。
后来我发现自己想错了。
无人顾得上奚落我,因为丧家犬的存在感实在低得让人很难察觉。
原先伺候我的人悉数被撤走,而我的包袱,全部被扔去了另一座偏远的宫殿,连带着两个随手指派的新人。
这宫殿许多年没人住了,平日也没什么人会过来这边。
所以我的奶娘偷偷过来找我,也没人知道。
奶娘一五一十地跟我说了事情原委。
当年长公主产子时,突逢宫变,她让自己的贴身婢女带着刚刚出生的女儿从密道出去避难,但婢女被箭击伤,无法再行,慌乱中将孩子托付给赶着从京城出郊外的商贾,同他约定好明日将孩子抱回原地,然而婢女醒来时,男人并没有把孩子抱回来。
婢女在绝望中又等了一日,却在四处游荡寻找自杀的途径时,发现了一个同样是刚出生的遗弃女婴。
出现被遗弃的女婴,不是件奇怪的事。
刚出生的孩子,都皱皱的,看不太清面貌。
婢女心一横,将弃婴抱回了已经风平浪静的皇宫。
那晚的稳婆因为惊慌逃窜,基本死在了无眼的刀剑下。
仅有一个成功逃出皇宫,可是精神却不大好了。
那日长公主的凤驾出宫,稳婆不知怎的倒在驾前,见稳婆说话都不伶俐,长公主便没有计较,只叫人将她挪到一边。
怎知那稳婆对长公主直笑:”小公主多大啦?
身上的胎记有随她一起长大吗?”
婢女被拷着去到郊外,一家家地认人。
稳婆跟着,一个个地认胎记。
最终,悬念落下,皆大欢喜。
奶娘说罢,叹着气同我说:”清禾郡主,以后要学着照顾自己了。”
郡主?
没有清禾郡主了,褫夺封号是早晚的事。
我要做的,就是在一个月黑风高的夜晚连滚带爬地离开皇宫。
我本来会在乱葬岗和死人抢衣服穿的,却在宫里过了十五年荣华富贵的日子,说起来真像长公主说的那样可笑又可恨。
我用仅剩下的三支簪子让运菜人同意将我带出宫里,可是那天晚上我等不来运菜人,先等来了皇帝。
明明失去的只是假身份,可我习得的礼数规矩似乎通通随身份而去了,我见到皇帝竟然在抖,连话都说不出来。
原来当天子不再是舅舅时,会有这样盛的压迫感。”
清禾?”
皇帝一步步地走近,语气平静,”怎么了?”
无论我怎么吃力,嗓子里都蹦不出一个字来。”
回去休息吧,”皇帝伸手轻抚我的后脑勺,温和道,”明早还要过来请安。”
鬼使神差地:”我不……””你是朕的义女,是清禾公主,为何敢不来请安?”
数日来的接连惊吓,让我变得有些麻木,即使在听到皇帝这样说后,我也还愣着。”
萧淮,过来。”
皇帝唤了个名字。
萧……本朝唯一的异性王萧远山的儿子。
我这才看到原来皇帝的身后一直站着一个男人。
男人走过来时,我看清了他。
姿态矜贵,五官有种出格的锐意俊美,身上透出掩不住的倨傲。”
萧淮,”皇帝对他说,”小公主现在不喜欢留在宫里,把她托付给你可好?”
”陛下,”萧淮没有看我一眼,直截了当地对皇帝道,”恕臣不能遵旨。”
皇帝的脸冷了下来。
我小心翼翼地抓住他的龙袍的一角,”舅……皇上,皇上我哪儿都不去。”
皇帝没有回我,他缓缓地把手搭上萧淮的肩膀,”为什么不愿意?”
玉白的月光下,皇帝手上的玉扳指映出幽微的暗光。”
因为公主十分厌恶臣。”
萧淮居高临下地瞥了我一眼。
我不得不想起一些事来,下意识低了低头。
长公主不喜欢萧家,因为她心爱的质子,我的”父亲”死于萧远山的三支冷箭下。
虽知家国为重,可是她总是过不去心里的那道坎。
或许是受她的影响,我从小就觉得萧家生得一副篡位相。
原先只是在心里想想,直至在一年前,萧淮代父赴京,前来出席皇帝的三十三岁生辰宴。
我同他本来是井水不犯河水的。
但是我发现了一件事——萧淮在我的鲤鱼池边站了小半个时辰,我的鲤鱼就死光了。
皇帝告诉我查出来是有个太监因为受了宫里娘娘的委屈在借机泄怒,不关萧淮的事。
我觉得舅舅是在袒护他。
等到萧淮不小心在御花园踩了我一脚时,我让他给我擦鞋。
这事不是小事了,对于同样是天之骄子的萧淮来说。
萧淮当时一言不发,然而这梁子算是结得十分显然而见。
如今再见是这副情形,是我太过跋扈的报应。
皇帝接过萧淮的话:”清禾性子最好了,怎么会无故憎恶你?
罢了,勉强无益。”
皇帝示意我跟他一起走。
一路寂静无声。
或许是可以听到我的心跳声。
借着月色,我无意间瞥见转角处有一抹熟悉的裙摆,可是它很快滑走了。
皇帝停下来,回头问我:”你要去看看你的母亲吗?”
我连想都不带想就摇头:”不必,不必的。”
”你也不必怕她,”皇帝说,”是她让我来找你的。”
善意的谎言我还是能辨别得出来的。
我回到自己的宫殿时,就听到后面传来细微的脚步声。
我回头,看到了长公主。
我双膝跪下,给她行大礼:”长公主殿下万安。”
长公主双目有些无神,她慢慢地打量我居住的宫殿,轻声道:”让他们给你先找个地方迁出去,怎么让你住这来了?”
因为离长公主殿越远越好。
如要顾及新郡主寻珠的感受,就最好让她看不见我。
寻珠,是长公主给新郡主的封号。”
住这儿好,清静。”
我小心翼翼地说。
长公主点了点头,想伸手拉我起来,却又缩回了手,道:”你好生照顾自己。”
长公主转身离开时,我突然很想攥住她的裙摆向她撒娇打滚不让她走。
不过我也只是想想。
我不是不敢,是不能。
册封我为清禾公主的圣旨下来时,合宫哗然。
按理说到了耀武扬威的时候,可是我依旧躲在殿里不出去,唯一不同的是,这座冷宫多了些伺候的人,每日送来的衣食也和从前做郡主时一样好。
但前呼后拥倒不至于,毕竟谁都知道我是个空心公主,徒有名号罢了。
别说让世子萧淮擦鞋了,我连见到他都要先低头。
我还真是这么做的。
萧淮不是领不领情的问题,而是他根本就当没看见我。
挺好的,我这时很适合当透明人。
但见到萧淮,我忽然想起他的来意,随之想起皇帝的生辰宴我是不得不去的。
生辰宴上,萧淮坐得离长公主很远,而我理所当然地也远离了她们母女。
我起先坐得端正,姿态如常。
但是后来吃东西时糕点没夹稳,掉地时鞋子被蹭到了一点。
我正在找帕子时,鞋面上传来轻微的触感。”
公主殿下,小心些罢。”
话音一落,一只执着白帕的手从鞋面上迅速离开。
我看向手的主人,他恰好直起身来,脸色平静,眼神无澜,细看之下藏匿着一缕深意。”
对不起。”
我对萧淮说。”
你该道谢,为何道歉?”
萧淮冷淡地说。
我正要说话,掌事公公就过来俯身问道:”公主,陛下问您给他备了什么礼物?”
皇帝还年轻,怎么也老糊涂了?
我明明昨夜就送过去生辰礼了,是我躲起来这么些天绣好的鲤鱼图,他还夸我绣得活灵活现,要挂在御书房,不过他看见我伤痕累累的手指时,又转口说他觉得这礼物乏味了些。
就因为手还疼着,所以我今日连筷子都拿不太稳。
我怔愣间,公公突然直起身,正经地对皇帝说:”陛下,清禾公主说给您的礼已经备好在外头,还请陛下移步前往。”
若不是十数年来的教养束着我,我能在这一瞬间吓趴在大殿上。
皇帝面带笑意道:”那就去看看。”
我每一步都走得很僵硬。
我不明白公公为何要让我出洋相。
走到殿外的那一刻,我的眼睛被满天的流光溢彩给闪得好一会才睁得开。
我顿悟。
我悄悄地对身旁的皇帝说:”陛下要给自己送礼,怎么还借我的手?”
皇帝低声问:”烟火好看吗?”
”绝顶漂亮,上次放这个还是因为母……长公主生辰,我记了好久,如今能再看一次真是好得不得了。”
”下次你生辰时也可以再来一次这样的。”
”谢陛下好意,不过就不必大费周章了。”
皇帝没有说话,反是四周称赞声不绝,在热闹中,我不动声色地回过头去找长公主的身影。
她们母女站在一起看,模样都很开心。”
朕先回去,折子没看完。”
皇帝忽然说。
我转回来,看着皇帝把萧淮一同带走,然后就仰起头来看满空烟火,直至眼睛酸了才静悄悄地离开这喧闹之地。
皇帝在过生辰时还在想着折子的事。
而我在他的生辰宴上想的是,我要如何开口说我依旧想走。
我不知不觉就踱到了御书房外。
御书房内挺立的身影穿过透光的窗纸映入眼睛里时,我停下脚步。
等身影移动,我立即躲在一旁。
我看着萧淮出来,走远。
我一边盘算着哪个借口没那么拙劣,一边走向御书房。
刹那间,一阵风在我身后掠过,御书房离越我越来越远。
萧淮的气息如人一样清冷,裹挟着我的时候一度让我窒息了片刻。”
你干什么!”
我握住他的玄袖,用力想挣开钳制,却依旧在远离御书房。
萧淮攥我走到动作没有任何松动,”你皇舅舅刚才下的全是杀人的命令,戾气正重,公主觉得这时进去撒娇买乖合适吗?”
”你也还记得叫我公主,那还敢这么放肆?”
萧淮蓦地松开手,”臣冒犯了。”
话音一落,萧淮转身就走。”
你刚才说,圣上心情不好。”
萧淮嗯了一声。”
多谢。”
萧淮停下步伐,回头的时候流露出一丝惊讶。
很惊讶吗?
可我以后必须不能像开始那样还大摆公主郡主的郡主,免得被人心里笑话。”
你明日再去陪圣上吧。”
萧淮说。”
我只是找他说点要事,既然心情不好,那我过几天再来。”
我低着头,匆匆地从萧淮身边走过。
确实是走得匆忙,途中我还磕碰了一下。
宫婢替我更完寝衣的时候,见我一直揉膝盖,细心地帮我把裤子挽上去,后小小地皱了皱眉:”公主是磕到什么地方了?
膝盖都出血了。”
”摔了一下。”
宫婢起身:”奴婢去传太医。”
”不用,”我叫住她,”小事,拿些药粉来。”
”如果怠慢了,长公主殿下可是……”宫婢缓了缓,转口道,”万一伤口发炎了怎么办。”
”太医来了也是洒药粉。”
宫婢拗不过我,只能依我的做。
夜已经很深了,但我睡不着。
脑海里时而映现那场惊艳的烟花,有时是寻珠郡主的笑颜,又有时是萧淮问话的情景。
静寂中,有人坐到了我的床榻上。
我最察觉到有人在是因为一阵我熟悉无比的香气。
反应过来时,我笔直地从床上挺起来。
我错愕地看着长公主。
心跳得快而乱,甚至忘记了要开口问安。
长公主抬起手,似乎想碰我,我不由自主地忆起那日她绝望地掐着我的脸庞分辨我的面貌的时刻,害怕得往角落缩了一下。

上一篇 2022年9月2日 am7:35
下一篇 2022年9月2日 am7:3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