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小斐刘哥)非典型辣妹:爱你,是我做过最好的事_(张小斐刘哥)最新章节免费在线阅读

高口碑小说《非典型辣妹:爱你,是我做过最好的事》是作者“一只五丁包”的精选作品之一,主人公张小斐刘哥身边发生的故事迎来尾声,想要一睹为快的广大网友快快上车:辣妹的野心在膨胀,她们永远不屈服

小说:非典型辣妹:爱你,是我做过最好的事

类型:现代言情

作者:一只五丁包

角色:张小斐刘哥

网络作者“一只五丁包”的经典佳作《非典型辣妹:爱你,是我做过最好的事》火爆上线,是一本现代言情分类的小说。文章精彩内容为:我记得大一那年,我和我的富二代男友在湖边散步时,比我大三岁的他,却被我几句话撩到脸红,气不过,捏着我的脸咬牙切齿审我:”淼淼,你这么会,到底谈过几个男朋友?””一次都没有。你信不信?”我抬了眸子看他,慢悠悠的,小指头有一下没一下刮着他的手,坦然又深情:”黄昊,这么多年,我只为了等你。” 我很诚实——备胎们不过是拿来练手,我的过往情史空白。谁叫年轻男孩都喜欢做处女地上的第一个征服者?黄昊也不例外

评论专区

蒸汽时代的道士:这作者是一贯的,故事背景比较不错,但经常主角吹破天,能力弱如狗,完成了大半本,还是琐琐碎碎写了一堆,主角始终是弱渣,所以看着有60w了,但我还是不太敢翻,先马克一个,以后再说。

绿茵表演家:穿越回去不去紧着赚钱…所以看不下去。唉

业余教练:yang nan jian

非典型辣妹:爱你,是我做过最好的事

第 5 节 捞女的自白

 一我叫孙淼,在我 18 岁生日的前一天,我拿到了 P 大的录取通知书。
高考出分的那天,家里的电话与手机就被打爆。
我一个人在没开灯的卧室里坐了 3 个小时。
然后我打开手机,拉黑了通讯录分组里所有的人。
分组的名字直白,叫”备胎”。
 嗯,长到 18 岁,我没谈过恋爱,时间与精力除了花在课本,就是用来与备胎们学习周旋与推拉。
以及,学着怎么样嫁给有钱人。
我记得大一那年,我和我的富二代男友在湖边散步时,比我大三岁的他,却被我几句话撩到脸红,气不过,捏着我的脸咬牙切齿审我:”淼淼,你这么会,到底谈过几个男朋友?”
”一次都没有。
你信不信?”
我抬了眸子看他,慢悠悠的,小指头有一下没一下刮着他的手,坦然又深情:”黄昊,这么多年,我只为了等你。”
 我很诚实——备胎们不过是拿来练手,我的过往情史空白。
谁叫年轻男孩都喜欢做处女地上的第一个征服者?
黄昊也不例外。
黄昊果然被我的话语感动,将我拉到怀里,捧起我的脸,闭眼深深吻我,承诺一辈子对我好。
 他是我费尽心机撩来的男朋友,也是在一年后出轨对我提出分手的所谓”渣男”。
可他却不知道,这段关系从开始到结束,我才是唯一的掌控者。
甚至,就连他的出轨,都是我移情别恋后的精心安排。
 二在我小时候,我妈总对我说,女人可以穷,但一定要美;当然也不能只有皮囊,还要有脑子与野心。
我的妈妈就是一个有野心的女人。
从小,她就逼我好好读书,考上名校。
而上名校,不是为了做白领,而是为了攀到一个有钱的男人。
 在她看来,这个社会残酷,固化的阶级就是一场接力赛,那些跑得快的祖辈、父辈,也给后代赢得了更优越的起跑线——全国最好的学校里,也聚集了全国最有钱有背景有地位的人后代。
 最低等的捞女才会幻想着从夜总会里邂逅爱情。
我不一样,她给我订制的战场,在全中国最好的大学。
 在校的学生衣着打扮都差不多,越富反而越低调。
加上大家同吃同住。
因而刚刚入学的我,筛选富二代的标准只有一个——看爱好。
爱好越烧钱,必然家里越不差钱。
而我要做的,就是混入那个拥有烧钱爱好的圈子。
其实很容易,混社团就行了。
 我的第一个目标,就是当时身为摄影社的社长黄昊。
第一次见到黄昊是在摄影协会的入会面试,我特意穿了露肩上衣,刚刚洗过的头发长长披在腰上,打造纯欲风。
面试地点在摄影社的教室里,他和好几个师兄作为面试官,会问新人几个问题。
别人问我的时候,我对答如流,面带微笑。
可偏偏轮到他时,我便装作紧张,忍不住卡壳。”
你不一样”的信息传递太明显,让好几个师兄都忍不住打趣黄昊:昊哥,你是不是盯着人家的时候太凶了?
黄昊抬了抬眉毛,眼神有一点无辜,问我,”我有很凶吗?”
我只眨着眼歪头看他,不答。
倒叫他先不自在转移了眸光。
面试结束后,他站在**对大家说话,等到散场,我故意落在后面,等新生陆续走光,我抱着笔记本问他问题。
笔记里工工整整记录了他说过的每一句话,而我垂着头凑近,刚刚洗过的长发,湿淋淋,散发着的柚子清香扑面袭来—— 我用一个晚上的时间翻了他全部微博,甚至找到了他的知乎账号,看到他曾提到自己最喜欢的水果是柚子。
以及,他参与的问答里,最喜欢无法抗拒的异性诱惑,是女生若有若无的发香。
 我对症下药。
 大一新生是自带光环的,学长总是对学妹充满了好奇。
所以那时候,哪怕我的手段只能起到 70 分的效果,新生 buff 会给我加上 20 分。
走的时候,我特意告诉他,”黄昊师兄,我叫孙淼。
你要记得哦。”
喜欢的意思表达地直白又热切,聪明一点的男生就该懂得下一步:果然,第二天醒来,我就看到黄昊发来的好友申请。
一切顺利。
我差点从床上跳起尖叫,而我对那条好友申请的回应却是——晾着,不通过。
 三对男人,我认为最有效的方案应该是: 一颗糖加一根棍棒。
女人的主动可以安抚男人的虚荣心,但任何的满足只能适度。
一旦他尝到了甜头,就应该让他饿一饿。
谁叫他们天生热爱追逐?
挑衅完再逃跑是最大的勾引。
 黄昊的好友申请我迟迟没有通过,第三天的时候,我收到摄影系秘书发来的通知消息,要求参加第一次社团活动。
 活动是去颐和园拍照。
我又认真打扮了一番,穿了现在最流行的 jk 制服,短上衣搭配百褶裙,白色长袜露出绝对领域,系着双马尾。
分明是甜妹装扮,我却偏偏不背微单,而是背着巨重无比的长枪大炮。
 毕竟反差才能制造惊艳。
这样的装扮混在一群男生堆里,必然成为焦点。
唯一对我有些冷漠的是黄昊。
我好几次看向他,他都不愿意看我一眼。
那时,我以为他是生闷气,光想着再加一把火。
甚至开始当着他的面和别的男生打闹。
拍完了照片,是成员交流时间。
作为社长,他原则上应该要对新社员一一指点。
黄昊走到我身边时,我赶紧乖乖将相机递给他,让他看各种参数。
他却一动不动,只用探究的眼神看着我,过了会儿,脸上浮起一丝嘲讽的笑。


什么情况?
不应该是吃醋吗?

这个眼神让我有些心慌。
只好低着头装作若无其事操作相机,相机是社团的,我才学会使用,却一个不小心摁错了地方,屏幕一下子跳到了全部照片预览,只见画面里除了几张风景之外,剩下的,全部是黄昊。
 我一愣,一下羞红了脸。
嗯,是的,为了后续撩他,我一早上都在偷拍他。
可万万没想到会现在曝光。
事出意外,我真的超级窘迫。
黄昊也愣住了,脸上嘲讽的笑容僵在那里,变成了错愕,再然后,变成了羞涩。
一上午我都在和别的男生说话,看似没留意他一眼,可摄影的男生都相信:镜头才是一个人最诚实的眼睛——原来我念着的那个人,只有他。
  两个人这么盯着相机呆了十秒。
我深深吸气才敢偷偷瞄他一眼,只见他唇抿很紧,耳根的红晕才退下一半,他便一脸冷漠熟练调回原界面,然后一本正经对我指点起来。
等他和我说完,我的脸还是烫着的,样子又呆又傻。
黄昊瞥了我一眼,冷冷说了声,”手机。”
我乖乖掏出。
只见他沉着脸夺过,然后输入了自己的号码,扔回我怀里,又推了推我的脑袋,命令:”回去加我。”
哦。
我傻乎乎揉着他手指戳过的地方,心里知道:我已经成功了一大半。
 关于没有第一时间加他微信的事情,我后来特意打电话认真解释是因为入学新认识的同学太多,所以才没有看到他的好友申请。
那时黄昊只淡淡嗯了一声。
又过了会儿才慢条斯理补了一句:哦,那时候,我还以为你和我玩推拉呢?
还琢磨这小姑娘是不是有点心术不正?
 听了这话,我当时猫尾巴都要炸了,慌慌着急如何狡辩。
 好在他接着叹了口气:”但你这么傻,偷拍人都能被现场抓包…”我这才反应过来他是逗我,反应速度快,赶紧委屈起来:”师兄,你竟然误会我很心机?
这个指摘对女生好严重的。
我要补偿!”
他有些懵,没想到这个转折:”你想补偿什么?”
我歪了歪头,甜丝丝的声音从电话那头吻到他的耳朵里:”就,补偿你…和我说一个月的晚安,好不好?”
他笑了笑,声音温柔,没有拒绝。
 接下来很多事情都顺理成章了。
黄昊每天会和我发微信,睡前会给我打十分钟的电话,说晚安。
而通话时间,也不自觉增加。
他读大三,北京本地人,人大附中毕业,无论是见识还是眼界都比我领先太多。
而我能掌控他的,不过是色字头上的那把刀。
他对我也好,家境优异,在北京三环拥有一套复式。
周末他的爸妈会让司机开车来接他,我留意过车型,悄悄检索,大概一百多万。
这串 7 位的数字,比他的拥抱还温暖,也比他的吻还令我心动。
 而我们也的确经历过一些特别好的时光。
可惜,上天很快给我泼了一盆冷水。
我才发现,我所相信的终点,不过是万里长征的第一步。
且不说黄昊只是想随便谈个女朋友,未必有长远打算。
而更重要的是,渐渐增长的阅历与段位告诉我:若想改变阶层,黄昊这样的家庭,小富则安,只配做我的踏板——在交往三个月后,热恋的甜蜜过去,我遇见了陈尔。
黄昊叫他尔神。
 那天我和黄昊一起手拉着手散步,迎面走来一个尤其好看的男生。
我正忍不住多看一眼,就见黄昊站住,有些惊喜地和他打了一个招呼:”尔神!”
陈尔对我们笑了笑,眸光在我脸上轻轻扫了扫,又看向黄昊,”昊哥。”
目光转动,擦肩而过,但我能感觉得出来这个尔神很不一般。
果然,下一秒,黄昊抬了抬下巴,对着陈尔仿佛在发光的背影,用从未有过的崇拜语气赞叹了一句:”尔神那才叫作天之骄子。
和他比起来啊,我们都是普通人家。”
四黄昊那句话像一片乌云,遮住了我世界里飘满的粉色泡泡。
我忽然清醒:读书、上 P 大,费尽心思,最后就为了和一个普通人家的男孩交往?
这就是我所谓的出息?
我不甘心起来。
在那个失眠的夜晚,我在宿舍里打开电脑,紧紧抿着唇,盯着陈尔的微博主页看。
 陈尔是登山社的社长,今年大四,金融系。
斯文,气质很冷。
皮肤白,眉目可以直接做艺人,典型小女生的梦中情人长相。
这样的男人,用脚想都知道有一大堆人追。
我后来才知道,我校的登山社非常有名,能在登山社里混出名头的,都是非富即贵的青年才俊。
之前怪我天真——真正懂行的姑娘绝不会在摄影社里找富二代,而懂得去登山社攀高枝。
 但陈尔应该有一个女朋友。
叫肖纤纤,是管理学院的女神。
据说是生于高官家庭的白富美,鬼都看出他们天生一对。
也对,生活不是玛丽苏小说,我不是女主角,肖纤纤也不是恶毒女配。
如果我是他,我也只会选择门当户对的女朋友。
我清醒又沮丧地关了电脑,劝自己不要痴心妄想。
可那天晚上,我却梦到了陈尔,也梦到了自己真的变成了小说里的灰姑娘,如愿嫁给了王子。
 再次见到陈尔是一个周末。
黄昊大清早拉我一起去京郊爬山。
我没精打采答应,只草草打扮了一番,甚至没有化妆。
打着哈欠来到校门口,看到一辆 SUV 旁站着的几个人时,就地清醒了——什么?
陈尔在?

所以是和陈尔他们爬山?

我当即嗔了黄昊一眼,小声焦急抱怨:”你怎么不说还有别人啊?
我好打扮打扮。”
”都是朋友嘛,再说了,你不打扮也好看。”
黄昊低头温柔对着我笑,手指勾我的发梢。
姿态亲昵,我不自在起来,偷偷瞥了陈尔一眼。
却见他的目光停留在黄昊的手指与我的发梢,意味深长地笑了笑。
下一秒,他移开目光,拉开车门,坐上副驾驶,轻声说了一句:”人齐了,走吧。”
 肖纤纤她们在另一部车。
比我们晚十分钟到,我先是看到了一辆奔驰大 G,然后才是看到从驾驶座上跳下的长腿美女,胸口霎时搅翻了柠檬水——我知道肖纤纤的照片很美,但没想到本人更美。
气质上佳,尤其是说话的样子,温柔到要死。
往那一站就是女神。
我后来才知道,黄昊他们的宿舍里,只要提到肖纤纤,男生们无一不面露憧憬。
甚至谁的朋友圈被肖纤纤点赞了,都恨不得截图吹牛。
 我不得不承认,她绝对不是小说里的恶毒又颐指气使的女配。
她是真正的小说女主,很大方地对我笑,亲昵握住我的手对我说:”淼淼是吧?
我叫肖纤纤。”
在她面前,我自卑地想要缩到地缝里去。
我在学校里成绩不好,朋友也很少,大一整年,把大多数的时间与精力都放在了找有钱男朋友这件事情上。
励志做一个附庸。
而我今天站在这里的唯一理由,也不过因为,我是黄昊的新女友。
 肖纤纤在哪里都是话题的中心,所有人都围绕着她。
与她聊天、打趣,问她看法。
哪怕众星拱月,她也会在几句话的间隙里,不自觉寻找陈尔的目光,彼此对视后,她会抿着嘴角,再和他人接着话题。
我一边试着能加入谈话,另一边忍不住,偷偷拿手机录下肖纤纤说话的语调和语气——一个人的出生是可以从谈吐里看出来的,我没法拥有她的出生,但我可以模仿她的谈吐。
 仿佛离她近一点,也能离那样的生活近一点,也离陈尔,近一点。
也就是在这时候,我留意到了一道视线——陈尔。
我僵了僵,只见他似笑非笑地看着我,忽然拿出手机,指了指屏幕上”录音”的图标。
他发现了我在录音?

我脸刷得一下发烫了。
可他若无其事又转了目光。
直到那天回家,我都心不在焉的。
黄昊没有察觉出我的异样。
我匆匆告别了他,回到宿舍立即把头埋进被子里。
 耳边心跳咚咚,这才敢再细细回想起今天搭帐篷时,陈尔似乎特意从避开众人,与我的对话:”我发现你看纤纤的时间,怎么比看自己男朋友的时间还多呢?”
他忽然凑到我耳朵边,开启了话茬。
我这才发现周遭只有我们二人,忍不住直了脊背,捏着帐篷布的指腹用力,垂眸不看他:”好小气,你女朋友都不让人看?”
”她不是我女朋友。”
顿了顿,他又低了嗓子,带了气音,悄悄说:”我才不喜欢她这样的。
我喜欢的是…是……”他忽然不说了。
而我的耳根也发红了。

上一篇 2022年9月1日 pm10:36
下一篇 2022年9月1日 pm10:3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