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家常理不短:又暖又痛的亲情故事)妞妞妞妞完结版免费阅读_(妞妞妞妞)热门小说

《家常理不短:又暖又痛的亲情故事》内容精彩,“喵喵喜欢星星拌饭”写作功底很厉害,很多故事情节充满惊喜,妞妞妞妞更是拥有超高的人气,总之这是一本很棒的作品,《家常理不短:又暖又痛的亲情故事》内容概括:闹剧生活中一系列又痛又暖的亲情故事!

小说:家常理不短:又暖又痛的亲情故事

类型:现代言情

作者:喵喵喜欢星星拌饭

角色:妞妞妞妞

热门网络小说《家常理不短:又暖又痛的亲情故事》是著名作者“喵喵喜欢星星拌饭”的最新佳作。小说中具体讲述了:距离太远,我无法听清他的声音。几分钟后,**电话挂断,我手机响了。接通就听见院系辅导员疾风暴雨般地责骂,”江心你长本事了,要不是你爸给我打电话,我都不知道你还翘课了。现在赶紧回来,不然给你算旷课处理

评论专区

降临诸天世界:3星,西游副本弃的,说实话,如果作者直接说是洪荒副本我都能看下去,然而打着西游的招牌卖的洪荒的设定就很违和了,也就瞄准那一堆没看过西游记原著的人

(修真)破戒:前面有点搞笑,女主成为这界域唯一的佛修。后面脑洞很大,有点沉重伤感,来回穿梭时间,为了满足历史的进程而在填窟窿的同时挖窟窿。故事尚可,不过人物不怎么讨喜。

百度宅男当崇祯:历史向,不算详实,一样贵在爽,战争描写有点意思,完本小说可惜没怎么向外扩展。这个作者后来不知道哪去了,其实贫道挺想看人追书的。

家常理不短:又暖又痛的亲情故事

第 5 节 一江春水向东流:撞见老爸约会

救命,我去相亲公园撞见我爸约会了!
我爸,一位不苟言笑、一心扑在量子力学事业上的大学教授,此时居然正对着位风韵犹存俏阿姨大献殷勤,笑得像个舔狗。
别问,问就是接受不了!
01”心心,你看那个是不是江教授啊?”
相亲公园,我被朋友拉过来凑热闹,突然对方戳了戳我肩膀,指着公园大树下面的一对男女神色古怪。
我顺着望过去,不看不知道,一看吓一跳。
在公园角落缩着的,不是我爸江东是谁!
**身上仍旧穿着那件洗到泛白的黑色中山装,就那么两三根头发居然还打了发蜡,平均分布在头顶的每一个角落,透过屈指可数的头发丝隐约可见发光的头皮。
整个人瞧着精神抖擞,朝人家阿姨乐得能看见后槽牙。
连我朋友都惊呆了,”这还是你爸么,这也、也看着有点太高兴了吧?”
我拿出手机立刻给江东发了条信息:爸,在哪儿?
然后我眼睁睁看着**从兜里掏出手机,瞄了眼屏幕又放回去了。

咋滴,现在我的微信就假装看不见了呗!
我咔嚓拍了张照片,一键发送:这女的是谁?
这回**没放下手机,按了个号码开始打电话。
距离太远,我无法听清他的声音。
几分钟后,**电话挂断,我手机响了。
接通就听见院系辅导员疾风暴雨般地责骂,”江心你长本事了,要不是你爸给我打电话,我都不知道你还翘课了。
现在赶紧回来,不然给你算旷课处理。”
我:……算他狠!
要说我爸江东这个人,也算奇葩。
跟我妈共同生活了 18 年,有一半以上的时间都泡在实验室里,按我妈的话说就是他这样的学术狂魔,压根就不该结婚祸害别人。
当年我妈走了也有不少人要给**介绍对象,结果都被这人严词拒绝了。
如今怎么就变成了舔狗?
这不正常,铁定有事儿!
我再也等不了,晚上直接冲到**的实验室,”爸,该不会是你们实验室新接的项目出了啥事儿吧?”
我脑洞大开,”难不成今天那阿姨是个富婆?
你需要用美男计接近他,然后借此机会让她注资?”
转念一想,”那也不能啊,刘教授长得可比您帅多了,再派也不能派您啊……难不成,您有什么把柄让人家抓到了?”
**终于忍不住从一堆复杂的符号里头抬起头,”有心情操心我,不如多操心操心自己的雅思成绩。
学校那边的申请资料都准备好了没,把精力都用在正事儿上。
还有,今天你翘课是什么情况?
教授的孩子都翘课,传出去你让老师们还怎么教育学生,影响恶劣。”
说完**眉一垂,重新戴上眼镜,”出去的时候把我门关上,下回没事儿别来我实验室找我,再把我实验器械碰坏了。”
我:?
当谁乐意来似的!
这件事梗在心里,我晚上翻来覆去睡不着。
我把存在手机里的我妈照片翻出来看了又看,近百张照片没有一张有她和**的合影。
我妈活着的时候他天天不着家,丝毫感受不到他对我们娘儿俩的在意。
现在可好,我妈死了,开始对别的阿姨大献殷勤,凭什么啊?
隔天我下了课,溜到物理院办公楼,准备找**的同事刘教授打探打探情况。
没想到我刚敲门进了办公室,刘教授一脸奇怪,”心心,你咋没去医院?”
”啊?”
刘教授皱眉,”大二有个孩子翘课,你爸跑出去追人家的时候摔到了,右脚骨折刚被送到医院了,你不知道啊?”
追阿姨就算了,现在居然还开始跟个小伙子赛跑了,他咋不上天呢!
毕竟是我亲爸,我急愁白脸跑到医院,刚到急诊科室就被**雄厚的笑声震撼到。
定眼一瞧,给**看脚的大夫正是昨天**献媚的对象。”
爸?”
**听到我的声音回头,立马止住笑脸,”你咋来了?”
我看了眼那位挂着和蔼可亲笑容的阿姨,又看了眼带着嫌弃眼神的**。
呵呵,是我打扰了。
02从摆台上的名牌上,我得知这位阿姨名叫莫春兰。
她带着无框眼镜,说话轻声细语,看上去一副知书达理的样子。
讲良心说,我对她本人没有任何意见。
不过就是我爸,此时的表现实在是让我觉得有点一言难尽了。”
莫医生,我这个骨头缝还是疼,你说是不是得办个住院手续啊?”
这话让我忍不住冷笑,当年**的实验室因为学生错误操作发生爆炸,**右臂被烧焦了一块他都没吭一声,现在不过就是个骨折,他倒是矫情起来了。
不过莫春兰听了这话,倒是一点脸没给,”我刚就跟您解释过了,您这个情况连石膏都不用打,养养就行了。
补充一句,现在浪费医疗资源是要入刑的。”
听完我没忍住,”噗”乐了出来。
合着半天,**这属于单相思。
说舔狗还真没冤枉他。
听到我的笑声,**瞪了我一眼,还想说什么,莫春兰的手机就响了起来。
**吭吭哧哧不肯挪屁股,听着莫春兰在那边说,”袁老师,啊,明天去趟南大?”
说着皱起为难的眉毛,”明天可能不行,我安排了两台手术。
能在电话里说一下这回笠笠又出了什么情况吗?”
那边也不知道说了什么,莫春兰脸涨得通红,在电话里连连道歉。
电话挂断,**仿佛终于找到了机会,忙不迭地问道,”莫大夫,您家小孩也是南大的?
我就是南大的教授,或许可以帮帮忙。”
原本对我爸赖着不走颇有微词的莫春兰听到这话眼睛一亮,”他是物理院的,不知道江教授能不能说上话?”
这回**得意了,跟车上放的点头狗似的,”当然当然,我就是物院的老师,没准我还认识你儿子,他叫什么?”
”颂笠。”
我能明显感觉到,当**听到这个名字之后,热情消退了。
莫春兰大概也感受到了,神色带了几分羞赧,”笠笠是不是给你们添了很多麻烦?
我跟他爸离婚之后我就总觉得亏待了他,想着能弥补就弥补,结果反倒是被我惯坏了。”
”没有,没有。”
**反应过来,赶紧找补,”颂笠这孩子虽然皮是皮了点,但是心眼不坏,也知道分寸。
人聪明得很,一点就通。”
我诧异地看了眼**,不知道这家伙什么时候还会说这些好话。
出来之后,**愁眉不展。
往外长叹一口气,”心心,你可能得帮我个忙。”
**说道,”我记得物院辅导员袁磊是你高中学长吧?
回去你就跟他联系一下,就说颂笠的事儿就算了,不用写检查了。”
这里外讲法不一样啊,”爸,颂笠真是你学生?”
”嗯。”
”那你自己去得了呗。”
”我一个教授,帮学生打这种招呼不合适。”
江东皱眉,”还有你,不敢问的别瞎打听,让你干啥就干啥得了。”
这事儿必有蹊跷!
我感觉这个颂笠,绝对没有他说的那么简单。
出来之后我就给袁磊打了个电话,”哥,问你给情况呗,颂笠是谁啊?”
”就把你爸折腾骨折那小子。”
提到颂笠,袁磊声音都变高亢了起来,”这孩子真是气死我了,翘课、包夜只要是犯错误的事儿哪都少不了他,保证书都写了一摞了屁事不管。
你放心,这回性质不一样,我已经找了颂笠家长,这次肯定给江教授个说法。”
好家伙,我终于知道**古怪的表情从何而来了。
还心眼不坏、知分寸,现在江东为了追姑娘还会撒谎了!
我对着电话冷笑,”张教授要不要说法,还真不一定呢。”
03颂笠外貌随了莫春兰,眼睛又圆又大,皮肤贼白,头发卷卷趴在头顶,看上去就像个移动的娃娃。
唯一美中不足的,就是这满口的大碴子味。”
你就是我妈说的**?
长得这也忒年轻啊,咋保养的?”
这人还挺自来熟,右手插兜凑过来盯着我的脸,”她说你是我们院系老师?
我咋没见过你,新来的吧?
哪儿学校毕业的?
这片儿我熟,到时候带你逛逛。”
就这一套操作下来,让我一时间根本分辨不清他是真傻,还是真瞎。
我还没说话,袁磊听不下去了,碳素笔敲了敲桌子,”别扯那没用的,喊你过来是跟你谈张教授受伤的事儿。
你这件事情性质恶劣,按照规定是可以给你警告处分的知道么?”
”凭啥给我警告?”
颂笠立刻竖起了小卷毛,”别吓唬我啊,我这充其量就算是翘个课。
你看全校哪个没翘过课,你们都给处分?”
”怎么的,你觉得江教授受伤跟你没关系呗?”
”那肯定跟我没关系啊。”
颂笠吊儿郎当,”我让他追我了?
是他自己多事,非要跑出去,摔倒了还要我负责,咋地,想讹我啊?”
听听,说得这是人话?
我虽然跟**关系一般,但那也属于我们内部矛盾,他个外人凭什么这么说。
我实在忍不下去,”就你这样的学生,要是不处理你,都对不起我们学校『诚朴雄伟,励学敦行』的校训。
袁老师,这事儿该怎么办就怎么办,一点脸别给!”
袁磊也被气坏了,皱了皱眉,”你爸那边……””到时候我会跟他解释的。”
”你爸?”
颂笠倒是个机灵人,听到这话转了转眼珠子,”**,江教授,这俩该不会是一个人吧?”
然后盯着我仔细端详半天,”你该不会是江教授的女儿吧?”
”就是我,怎么地?”
颂笠摸了摸下巴,”所以我妈之前的相亲对象其实就是……江教授?”
这话,我没法回答。
但显然我的反应证实了他的猜测,颂笠立马表现得更嚣张了,”得咧,那就处理我呗,到时候我就拦着我妈跟江教授处对象。”
”这事儿还真劳烦不到你,我现在就给你妈打电话,直接告诉她,她儿子把他教授,同时也是他的相亲对象腿弄瘸了,我倒要看看她怎么回答。”
说着我要掏出手机,被颂笠一把拦住,”多大人了,还玩告家长那套。”
哟,刚不还挺拽,现在怎么提到他妈就怂了呢。
我不理会,从通讯里翻到袁磊给我的电话号码,刚要拨通,颂笠咬了咬牙,”我道歉。”
”你说什么?”
”我说,我道歉。”
然后不自然地揪了揪裤子,”别打扰我妈工作。”
稀奇了,校霸也怕找家长!
最后这件事以颂笠写了检讨书作为结束。
回到家,我把白天发生的事儿跟**说了一遍,”能教出这么个混账儿子的,能是什么好家长。
爸,要我说就算了吧,以后你俩要真成了,指不定这孩子得给你穿多少小鞋、惹多少事端呢。”
我说完**沉默片刻,适才说道,”写了检讨就结束了,以后这事儿就到此为止,你也别提了。”
我怀疑自己听错了,”江东,你现在为了跟莫春兰搞对象已经不能明辨是非了?”
”跟那没关系。”
**皱眉,”她一个人带着孩子不容易,医院工作又忙,知道了指不定怎么糟心呢。”
还真是色令智昏。
不过对于这件事,颂笠跟江东态度倒是出奇一致。
都不让我说是吧?
那我就偏要抖擞出去。
我当天就打通了莫春兰的电话,直接把**跟颂笠的关系挑明了,末了还很茶地说了句,”颂笠在学校表现确实不怎么好,这次学校原本是想给他个警告处分的,最后是我父亲给拦了下来。
他不太好意思跟您当面说,委托我转达给您,当然他的初衷也是希望颂笠能变得更好。”
挂断电话,我已经开始期待**气急败坏的嘴脸了。
可疑的是一直等到下午,我都没接到**的电话。
最后还是我忍不住又去实验室刺探情况,一进门果不其然又遭到了江东的嫌弃,”让你别来我实验室,怎么又过来了?”
要不是有事儿,我还不稀得来呢。”
我过来就是问问您,今天您就没接到什么电话?”
”什么什么电话?”
难道莫春兰没找江东?
话正说着,江东的电话响了起来。
江东眼神一亮,立刻挺直了腰板,”春兰?
怎么这时候给我打电话了。”
是莫春兰!
我的心瞬间提到嗓子眼,就听江东说道,”不是,你可别听那孩子瞎说……哎呀不用不用,怎么也得我请你啊。
哎?
好好好,那我去医院接你下班,咱晚上七点不见不散。”
电话一挂,就跟川剧变脸似的**的笑容立刻不见了,”江心,是你给莫阿姨打的电话?”
”是我,没错。”
我挺直了腰板准备战斗,”我这人跟某些人可不一样,我不会撒谎。”
江东瞪了我眼说了句,”下不为例。”
就这?
紧接着江东开始轰我走,”没啥事你赶紧回去自习吧,今天晚上你莫阿姨要请我吃个晚饭,当面跟我赔礼道歉。”
说着还叹了口气,”上次我约她没约到,结果这次反过来还得让人家破费,这事儿闹得。”

所以我还帮忙牵了个线呗。
这件事之后,**彻底放飞自我,再也不藏着掖着自己喜欢莫春兰的心了。
那天我居然撞见没几根毛的老男人在洗手间对着镜子梳头发,”爸,就您这个发量梳头就没必要了吧?”
**慌里慌张把梳子放下,”我就是头皮痒挠挠。”
”那您这发蜡是什么情况?
看这刘海的曲线,是研究正态分布呢?”
”这些词儿都在哪儿学得,以后少跟不着调的同学在一块玩。”
说完估计是怕我又说什么,拎着那件洗到发白的黑色夹克匆忙走出去。
我盯着**略显荡漾的背影,有种不好的预感。
看这样子,他是要陷进去啊。
我妈守了他一辈子,他都没带给个好脸色的,凭什么这么快就拥抱第二春?
这可不行。
04我不想让江东谈恋爱,但也迟迟没能想到法子阻止他。
三月我雅思考试,赶上外头瓢泼大雨打车死活打不到。
原本就够糟心了,结果还在路边碰见了颂笠。”
哟,这不告状包么?”
小屁孩,屁话就是多。
我看他就烦,瞪了他一眼撑着伞继续往前走,结果颂笠这人不屈不挠,”两面三刀,明明答应我道歉就不找我妈,扭头就告我阴状,打我小汇报。”

上一篇 2022年9月1日 pm9:30
下一篇 2022年9月1日 pm9:3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