燕生小曲儿(红颜悴:意难平的反套路古言小说)全章节免费在线阅读_(红颜悴:意难平的反套路古言小说)全章节免费在线阅读

小说《红颜悴:意难平的反套路古言小说》,是作者“爱咬玫瑰”笔下的一部​古代言情,文中的主要角色有燕生小曲儿,小说详细内容介绍:集合穿越、沙雕、虐恋的古言短篇

小说:红颜悴:意难平的反套路古言小说

类型:古代言情

作者:爱咬玫瑰

角色:燕生小曲儿

《红颜悴:意难平的反套路古言小说》这本小说的作者是网络作者“爱咬玫瑰”。小说详细内容介绍:元元,你怎么了?我拼命张开嘴,想叫出她的名字,却只能无声地与她冷眼相看,像是相隔了千百年。这双眼中忽然滚出两行血泪来。我慌极了,伸出手去擦拭,却像永远也擦不净一般——她轻轻开口,问了我一句话:”擦得净吗,景晏?”她满脸血泪,讥笑着看我,”你这双手能擦得净什么?你这双手,本来就沾满了血。”我将颤抖的双手伸到眼前,四周漆黑,我却看得清楚,这手上是洗不净的血污,有鲜红的,尚热,还在流淌,还有褐色的,干涸,却还清晰

评论专区

穿越方式崩坏的鲁路修:对我来说这就是仙草啊,把原作那屎味的原料熬成了这么一锅咖喱已经尽力了好吧。而且作者不停的给神展开,更新也很给力。

诸天降临:逻辑漏洞太多,看着没什么意思。

西游之妖神白龙:西游同人黑悟空黑哪吒黑黑黑,后宫数位,总体可看,太监但是也有180w字了

红颜悴:意难平的反套路古言小说

第 6 节 见鹿番外:雨打风吹去

我向来浅眠,此刻夜半醒了,是因为一阵女子低低的哭声。
这哭声十分隐忍,听得出来,是极力克制,但又极其悲恸,极其怆然。
伸手一摸,身侧无人,被衾尚有余温——元元却不在我的身边。
今夜雾重霾深,无风无月,屋里没有一点光,我没有出声,哭声也未停止,半晌,待我的双目适应了这漆黑的一片,才影影绰绰地在床尾角落看见她——双手环膝,瑟缩成小小的一团,脸埋在臂弯里,断断续续地发出咬着唇啜泣的声音。
我本是想出言安慰的,我本是想说,元元,不哭,怎么了宝贝儿?
话一出口,却变成了:”哭什么,你?”
我的语气生硬冷漠,不带半点温度,更别说是爱意。
我这是怎么了?
挪到床尾,我伸出手去,想像平常一样,摸摸她的头,就像在摸猫儿。
手伸出去了,却僵在了半空——她从胳膊里抬起头,看着我,那双眼睛空洞无神,如同一潭幽深的死水,苍老而枯萎,仿佛灵魂已经湮灭在无尽的悲哀之中,蒙上了岁月的灰。
元元,你怎么了?
我拼命张开嘴,想叫出她的名字,却只能无声地与她冷眼相看,像是相隔了千百年。
这双眼中忽然滚出两行血泪来。
我慌极了,伸出手去擦拭,却像永远也擦不净一般——她轻轻开口,问了我一句话:”擦得净吗,景晏?”
她满脸血泪,讥笑着看我,”你这双手能擦得净什么?
你这双手,本来就沾满了血。”
我将颤抖的双手伸到眼前,四周漆黑,我却看得清楚,这手上是洗不净的血污,有鲜红的,尚热,还在流淌,还有褐色的,干涸,却还清晰。”
元元……”终于出了声,我却又怔住——她不是元元,她是凌宜。”
景晏,你骗得我好苦!
你害得我好苦!”
她掩面而泣,血泪渗出指缝,流满了苍白清瘦的指缝。
放下手,却又不是凌宜,她是晚芍。”
小景哥哥,你答应芍儿的一辈子呢?
你赔我的一辈子!
你害得我好苦!”
他们说,被我害得好苦。
太后说她千古大计毁于一旦,是我害她好苦。
莫候说他雄图霸业付之一炬,是我害他好苦。
连织欢那两个未成形的孩子都化作孤魂,围着我,说本来能活的,是我害他们好苦。
他们围着我,控诉我的罪责,人人都说,是我害人,害得人人都苦,我都承认。
虽然我自己的苦,只和那一个人说过。
那一个人,她去了哪里?
我站起身来,四处寻找,没有她的影子,没有风,没有月,也没有哭声。
偌大的房间里,只有我形单影只,一个人。
掌了灯,一切都云烟消散,我看清了周遭,没有孤魂野鬼,只有富丽堂皇——不!
这不是我的家!
不是我和元元的小院子!
这是……这是帝城,是雕梁画栋的牢笼,是鲜血白骨的宫殿。
我为何又会回到这里?
伸出手,我拂过汗湿的绫罗被面,顺延着,摸到了床头漆了金的游龙浮雕——这龙栩栩如生,长须利爪,玉角金鳞。
只有那一双眼,空洞无神,了无生气。”
小九。”
忽然有人叫了我一声,这声音我认得,于是一下子转过头去,无声地看着说话的人,额间又重新泛出汗来。”
小九,”他又叫了我一声,却笑着改口,”不,现在你是皇帝了。”
他的笑声又低,又沉,一点不像人间的声音。”
做皇帝的滋味儿如何?
是不是如同你想象一般,夙愿得偿?”
他问。
我低下头才发现,自己一身的明黄寝衣,上头龙纹暗绣,若隐若现——我竟做了皇帝?
那元元呢?”
元元呢?”
我这样问了,他却不说话,只笑,笑得我心里发毛,于是冲上去揪住他的领子,”我问你元元呢?
元元在哪里?”
他依旧笑,双眼空洞无神:”你已做了皇帝,却还不知,她的结局吗?”
我的心仿佛被一把钝锤用力地敲。
敲一下,是情不逢时,敲两下,是兰因絮果,敲三下,是痛失所爱,敲四下,是万般皆空。
我做了皇帝,还会不知她的结局吗?”
你把元元还给我!”
我冲着他喊,歇斯底里,他却纹丝不动,那副表情,像是在嘲笑我,笑我的一生,多么荒唐。”
我把她还你?
小九,是我夺走了她吗?”
他十分讽刺地看着我,”你人生唯一的一点光亮,一点情爱,是我夺走了吗?”
”是我让你当皇帝吗,小九,是我让你选择了权力吗?”
我最擅长蛊弄人心,如今,竟被他问得哑口无言。
我做了皇帝,那么,便是我亲手将元元推远,是我亲自掐灭了我人生的光亮,断送了这一丝温情。
我能给她许多东西,几乎是这世间的所有东西,但我给不了她,我给不了她唯一想要的自由。
面前的人哂笑着,盯着我,对我说:”小九,你的元元,我还给你。”
话音刚落,天旋地转,世间一片混沌,只有我,和一身凤袍的元元站在我的面前。”
元元!”
我发狂一样地抱住她,捏响了她的骨骼,勒紧她的身体,不准她与我有一丝间隙,”好了,元元,没事了,没事了……”我不停地拍抚着她单薄瘦弱的背,对她说没事,抑或是在安慰自己——她僵硬而沉默,没有给我丝毫回应,就像是……

上一篇 2022年9月1日 pm8:36
下一篇 2022年9月1日 pm9:3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