冯疆大鹏(姐姐也疯狂:迈过少女,重返纯真)全章节免费在线阅读_(姐姐也疯狂:迈过少女,重返纯真)全章节免费在线阅读

现代言情小说《姐姐也疯狂:迈过少女,重返纯真》是作者““小呀小猫咪”诚意出品的一部燃情之作,冯疆大鹏两位主角之间虐恋情深的爱情故事值得细细品读,主要讲述的是:姐姐们的世界

小说:姐姐也疯狂:迈过少女,重返纯真

类型:现代言情

作者:小呀小猫咪

角色:冯疆大鹏

《姐姐也疯狂:迈过少女,重返纯真》这本小说的作者是网络作者“小呀小猫咪”。小说详细内容介绍:那股莫名起伏的心潮还没来得及压下,褚峋已经走到了近前。——”看起来你在外面过得还不错。”——”你眼睛怎么了?”两个人同时说出口,褚峋比邱悦高出一个头,在他俯身探究的目光之下,邱悦那句开场白显得无关紧要。”有吗?”她掩饰一般抚上自己的眼睛,想必现在还有些发红,”大概是风吹的

评论专区

活在诸天:这算抄袭么

大明1937:三观不正,智力堪忧,不过设定是我想要的。如果被毒到纯属自找,勿谓言之不预

我真的不是富二代:写得还行,读起来很有感觉。但强塞的关于经商和记忆英语单词的知识,都以对话的形式在两三人间展开,我觉得没必要,加了这些反而我对情节的观感会受到一些影响。18·12·31 I 09:00

姐姐也疯狂:迈过少女,重返纯真

第 3 节 还债

褚峋走出航站楼,一眼便望到在人群中举目张望的邱悦,人生得白皙秀气,无疑是好看的,可往人群中一站,并没有那么扎眼,偏偏褚峋一眼就望见了她。
褚峋下意识地勾起嘴角。
四目相对,邱悦冲他招手,露出浅浅一笑,褚峋凭着口型判断,她说的是”小峋,这边”。
那招呼人的架势,这么些年真是一点都没变,褚峋先前总觉得哪里不对,直到有次见到邻居陈阿姨也是这样招呼她家的宠物狗……1褚峋绷直了唇部线条。
他的身高足以让他在人海中脱颖而出,在国外的三年,似乎又长高了些,身材修长矫健,本就俊秀的面孔,轮廓被时光刻磨得更加深刻分明,引得经过的女孩频频侧目。
邱悦看着他单肩斜斜背着个黑色书包,一手提着行李箱的拉杆,朝着她的方向步步趋近,她的心绪没来由的一阵紊乱。
大概是到机场的一路还没来得及调整好心情,邱悦想。
那股莫名起伏的心潮还没来得及压下,褚峋已经走到了近前。
——”看起来你在外面过得还不错。”
——”你眼睛怎么了?”
两个人同时说出口,褚峋比邱悦高出一个头,在他俯身探究的目光之下,邱悦那句开场白显得无关紧要。”
有吗?”
她掩饰一般抚上自己的眼睛,想必现在还有些发红,”大概是风吹的。”
褚峋将信将疑,他随着邱悦来到一辆小 Polo 前,邱悦两年前买的代步工具,先前俩人视频时提起过。
因为各怀心思,谁都没有主动起话头,车内气氛沉闷,丝毫没有久别重逢应有的热络。
褚峋凝视窗外熟悉的风景一路倒退,在离住处还有两条街的时候,他终于开了口。”
姐——”一个字在舌尖上反复翻滚试探,终于艰涩地出了口。
邱悦颇感意外,她看向后视镜中的褚峋,怀里抱着个书包,岔开两条长腿,后座的空间显得局促,大概坐得不是很舒服,眉间郁郁寡欢。
这是褚峋第一次以这个称谓唤她,先前都是直呼其名,简直有些没大没小,可这么些年,不也是纵容着吗?
接下去褚峋说的话,让邱悦再没心思纠结于这个称谓的改变。”
我还没有祝贺你,新婚愉快。”
他说。
这么紧赶慢赶地回来,甚至放弃参加毕业典礼,就是为了参加几天后邱悦的婚礼,这么做多少有点自虐,但是褚峋决定亲眼见证她步入婚姻。”
婚礼取消了,我不结婚了。”
邱悦只平静地陈述。”
为什么?
他欺负你了?
!”
褚峋瞬间绷直了脊背,下意识地紧了紧拳头。”
小峋,这是大人的事,你不要管,总之,我和鸣远就这样了。”
怎么会有人将一个二十多的成年男人当成小孩?
褚峋心情复杂地看着前边那个背影,却也不再追问。
邱悦并不是不想谈,只是她自己也不知从何说起,事情的走向简直有些莫名其妙。
就在她来机场接机之前,钟鸣远让她陪着参加一场朋友间的聚会。”
聚会什么时候都可以,可是小峋已经三年没回来了。”
邱悦已经做出了选择。”
这么说在陪我去参加聚会和接机之间,你选择后者?”
钟鸣远耸了耸肩,好像早有预料一般,”我就知道会是这样,我算是知道了,在你眼里,就他的事情要紧,其他事情都要统统靠后!”
邱悦皱了皱眉,她无法理解钟鸣远突然的执拗,”你知道我不可能不去,小峋在这边没有别的家人。”
”行,”钟鸣远点了点头,”这确实是你的选择,那我们之间的关系就到这了。”
邱悦怔了怔,她想要从他的神色中分辨出这话中的含义,可钟鸣远偏过了头去,并不看她。
那个瞬间,邱悦明白再多的追问也无意义。
钟鸣远是她同校的同事,虽然不在一个年级组,但是一些风言风语轻易便会传到她耳中,比如最近有个条件优秀的女孩对钟鸣远穷追不舍,钟鸣远没有果断的拒绝,似乎也在给对方机会。
邱悦没有拆穿,她等着钟鸣远做出选择,而现在,答案已经显而易见。
邱悦显示出超乎自己意料的平静,她甚至只是红了眼眶。
钟鸣远看着那个离开时挺直的背影,终于忍不住轻吼:”什么家人?

你俩明明一点关系都没有!
你不觉得你对他的关心有些太过了吗?
!”
嫉妒,不甘,又似乎积怨已久,有些话说出口真是风度尽失,钟鸣远看着那个背影顿了顿,又脚步微乱地向前跑去,他颓然地垂下双肩。
邱悦将那一出归结于钟鸣远的借题发挥,他不过是找个分手的理由罢了。
而褚峋,自始至终她都将他当成弟弟对待,邱悦这样告诉自己。
可她自己都无法解释,现下内心理不清的烦乱因何而来。
2褚峋回国之后便被拉着参加了几场聚会,即将入职的公司在邻省,估摸着之后回来的机会不多,他也乐得和老同学们联络感情。
一群人坐在餐馆的大厅,褚峋抬眼便见一对刚进门的情侣,那俩人交握着双手,男的微侧着头,听身边人耳语,表情甚是宠溺。
褚峋不动声色地微垂下眼睑,眸光瞬间冷凝了几分。
钟鸣远从洗手间走出,肩膀被人从后面拍了两下,他下意识地回头,冷不防迎面一击。”
褚峋?
!”
那一拳并不重,钟鸣远揉了揉脸颊,惊诧过后,他回归了冷静,倒也不气恼,”所以这是为了邱悦,还是为你自己?”
”有区别吗?”
褚峋沉着脸,冷冷回他。
钟鸣远:”如果是为邱悦,那大可不必,我们分手还挺和平。”
”是你先对不起她的?”
这确实是句疑问句。
这几天邱悦忙着期中考的事情,他们住同一屋檐下,却很少碰面,邱悦对于分手的事情更是绝口不提,褚峋摸不清状况,但显然钟鸣远早就有了新欢。”
我们之间算不上谁不起谁,不过是成年人之间权衡之下的选择罢了,三年前邱悦选择和我试一试,也是她权衡之后的结果,现在我同样有选择的权利。”
褚峋皱了皱眉,似乎听不懂钟鸣远的话。
钟鸣远理了理衣袖,自顾自道:”以前我也觉得跟邱悦在一起很合适,不用怀疑她会是个贤妻良母,可后来我遇见了小嘉,才发现之前那段感情毫无激情可言……”所以他就在权衡之下选择了热情如火的新人?
褚峋咬了咬后牙槽,想到那天邱悦发红的眼眶,眉间的戾气加重了几分,没能控制住自己的拳头,伸出手又是重重一击。
这一次确实是为他自己。
……褚峋斜跨在单车上,一条长腿点地,微风掀起衬衣的一角,他冲邱悦挥手,明眸皓齿,阳光透过树叶罅隙洒在身上,整个人透出浓浓的少年感。
有那么一瞬间,邱悦呼吸滞了滞。
前几天褚峋嘴角带着淤青回家,也不肯说是怎么弄的,邱悦拿出碘伏给他擦拭消毒。”
你是不是跟人打架了?”
邱悦忍不住斥责,”你以前不这样,在外边还学坏了?”
”以后不这样了。”
褚峋看着邱悦认真地承诺,眼尾微微下压,明明一米八几的大男生,却让人忍不住想到”乖巧”俩字。
之后他就变得有些……粘人?
邱悦不知如何去形容,总之他执意接送她上下班,单车载着她,说是吹吹风,看看沿途风景,就当散心。
褚峋还报了一个驾校,他说:”等我学会开车,刮风下雨也能天天接送你,你就不用这么辛苦了。”
邱悦想说她并没有觉得辛苦,而且什么叫天天接送?
难道他不用去公司报到了?
邱悦给他嘴角上药,褚峋黏糊的视线便近距离地落在她脸上,温热的气息喷薄在她手上,他的双目纯澈,带了点孩子气的认真,让邱悦不忍出口反驳。
现下褚峋站在微风中,自然地将她被风吹乱的发丝理到耳后,邱悦却觉得脸上被触及的肌肤滚烫起来,并且这种滚烫并没有消散的趋势,逐渐漫延至全身。
邱悦是真病了。
工作的时候尚且能够强撑,精神一松懈便觉浑身乏力、头脑钝痛,眼皮渐渐下沉,她坐在后座,身子的重心缓缓倒向前面那个倚靠……邱悦迷迷糊糊地躺着,只觉有人在房间不时走动,干燥温热的双手探到她额上,之后又换了条冰凉的毛巾敷在上面。
再次睁开双目外面已经黑透,墙角的落地灯调到最暗,光线暖黄暧昧,让人有种不知时日的错觉。
褚峋坐在床头的沙发上,刚洗过的头发潮湿,凌乱地搭在前额,腿上架着一台笔记本电脑,屏幕的光映得皮肤发白,也将他脸部分明的棱角调得柔和。
不知是因为隔开了三年的时空,还是生病时的感受有异于平常,褚峋身上那股介于男孩和男人之间的青涩,让邱悦感到一丝陌生。
这种陌生感让邱悦从这一刻开始,无法再单纯地将他当做印象中那个少年。
她很少追忆从前,但在这个头脑钝重的夜晚,在再次昏睡过去之前,眼前掠过那双漆黑明澈的眼睛。
3就读师范学院第三年的暑假,邱悦随着学生会参加了加了一次扶贫志愿者活动。
所到的山清县就如它的名字一般山清水秀,但也因为群山围绕而贫穷闭塞,年轻人都出去打工求生存,留下的多是老年人和小孩。
他们带着物资捐赠给当地唯一的一所学校,小学、初中、高中混在一块也就几个班级,虽然是暑假,志愿者的到来还是吸引了一帮学生围观。
一群孩子围在一起吵吵嚷嚷,接受分发的零食,只有一个瘦高的少年,独自站在人群外围,枯黄的头发长及耳廓,肤色黝黑而干瘦。”
你怎么不跟他们一起玩?”
邱悦走到近前,看着跟她一样高的少年,递给他一罐可乐,零食被哄抢一空,可乐是她自己随身带的。
少年沉默地接过红色的罐子,抬起眼看着邱悦,脸上没有那个年纪的孩子应有的生动表情,唯有那双眼睛,像是镶嵌在夜空中的玛瑙,直到邱悦离开之后,仍无数次出现在她的脑海。
邱悦已经不记得那个少年有没有跟她说什么,她冲他浅浅一笑,那个少年牵了牵嘴角,算是回应。
离开的前一晚,邱悦跟另一个同学留在学校图书馆整理捐赠的书籍,那同学接了个电话便先行离去,邱悦完成工作才独自走回招待所。
她哼着不成调的曲子行走在夜光下,放慢了脚步去感受山间清凉的夜风,后知后觉身后传来窸窣的响动。
邱悦还没反应过来,便被掼摔在身后一颗大树的树干上,一阵眩晕之后,感受到脖颈间温热黏腻的鼻息,伴随着浓重的酒味和口臭。
邱悦不敢相信眼前发生的一切,周遭昏暗,她想大声呼救,可嘴巴被紧紧捂住,被禁锢着全身上下使不上一点力气,只剩绝望感普天卷地而来。
就在她即将被绝望灭顶之前,邱悦突然感到身前一轻。
那个醉汉被扯开,像垃圾一样被扔在地上,复又起身,把来人扑倒,两个人在地上扭打成一块。
邱悦稳了稳心神,捡起地上的砖块,看清之后朝醉汉砸去,也不知砸到了哪,醉汉吃痛地缩了缩身子。
那个瘦高的身影便趁机占了上风,他一拳一拳重重砸过去。
那醉汉起先还能用当地方言求饶,渐渐地声音含糊不清,变成一声声痛苦的闷哼。
邱悦回复了理智,颤着声音制止:”好了,再打要出事了!”
可是那人像是听不见般,丝毫没有停下来的趋势,最后邱悦上前抓住了他的双手,才勉强拉回他的理智。
邱悦对上一双漆黑的眼眸,不知是不是错觉,那双眼里浸着些微水光,在夜色中一闪而逝。

上一篇 2022年9月1日 pm8:36
下一篇 2022年9月1日 pm8:3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