傅言陈小姐《夏夜晚风:偏与你撞了满怀》_(夏夜晚风:偏与你撞了满怀)完结版阅读

网文大咖“沉鱼”最新创作上线的小说《夏夜晚风:偏与你撞了满怀》,是质量非常高的一部现代言情,傅言陈小姐是文里涉及到的关键人物,超爽情节主要讲述的是:我喜欢你,不光是你的模样,还有跟你在一起的每一个瞬间

小说:夏夜晚风:偏与你撞了满怀

类型:现代言情

作者:沉鱼

角色:傅言陈小姐

经典现代言情小说《夏夜晚风:偏与你撞了满怀》推荐大家阅读,本小说作者“沉鱼”是个网文大神。剧情精彩片段:现在就是一个不把头给他就不能收场的大状态。”你看,你要不找点儿替代品?”他冷笑:”你刚刚不是说套到什么就给什么吗?”十分钟前,他来到了我的摊位。由于太多冤种校友玩这个游戏让我赚得盆满钵满。所以当时看着程则,我大言不惭地告诉他:”套到天上的月亮都给你摘下来

评论专区

杯赛之王:00后的脑残开始写书了么?什么巴西左右后卫上来包夹主角一个人,什么**期间每天凌晨4点起来加练。还有个傻逼说什么莱万9分钟5球所以XXXXX的,你知道莱万当时的中场是谁在给他传球么?

异界之游戏江湖:。

无限之异兽进化:主角日了豹子,就问你们敢不敢 粮草

夏夜晚风:偏与你撞了满怀

第 2 节 套中你的心

我一心在学校创业,开展了摆摊套圈业务。
校草带着三分不羁、四分漫不经心来玩儿套圈。
结果一套一个准儿。
还套住了我的脑袋。
1.现在的气氛就是十分尴尬。
程则双手插兜,冷眼看着我。
红色的圈儿还套在我的脑袋上。
现在就是一个不把头给他就不能收场的大状态。”
你看,你要不找点儿替代品?”
他冷笑:”你刚刚不是说套到什么就给什么吗?”
十分钟前,他来到了我的摊位。
由于太多冤种校友玩这个游戏让我赚得盆满钵满。
所以当时看着程则,我大言不惭地告诉他:”套到天上的月亮都给你摘下来。”
结果他直接把我摊位上的物品全套完了,只剩下零星几个不值钱的小玩意儿。
没想到今天栽在他身上。
我恨!”
那你想怎么办?”
话音刚落,他走过来,白皙的大手搭在我的肩膀上。
然后拿出手机给我俩照了一张”亲密照”。
我一把就推开了他,双手交叉护胸:”你干什么!”
程则十分坦然:”刚刚只是行使我对你脑袋的支配权。”
你放屁!
他却十分有原则的样子,直接将照片中的我的脖子以下全截了。”
可以了吧?”
可以个屁啊。
他伸出手朝我挥了两下,然后拎着我给他装奖品的史利丹化肥袋走了。
画风极其诡异。
2.我今天可算是赔得血本无归。
我躲在被窝里含泪清点今天的收益。
发现根本没有收益!
我猛地把头埋在枕头里,压抑着大喊:”我恨你!”
我室友兰意却突然激动地叫我。
我疑惑:”小意,是不是我吵到你了?”
没办法,刚刚实在是控制不住情绪。
她激动地爬上我的床:”姐妹!
你什么时候跟程则搞在了一起!”
话音刚落,另外两个室友也从床上坐了起来,八卦地看着我。
我咆哮道:”就今天!”
她们仨同时倒吸了口凉气,不可置信地看着我。
我恶狠狠地吐槽:”那个王八蛋,下手可狠了,我完全没有阻止他的力气。”
我双手握拳,砸在了被子上。
但情到深处,无法自拔,我再度将头埋在了枕头里:”I hate you!”兰意的声音有些疑惑:”林欢同志,这么帅一男的,你还不想让他见光?”
我终于觉出了不对:”什么东西?”
她把手机给我看。
里面是一条程则的朋友圈。
文案是三个字:女朋友。
然后就是我在一脸懵逼中被他拍的合照。
什么玩意儿?
!”
他疯了吧!”
”你们不是谈恋爱了吗?”
我像是被羞辱了一般:”哈!
什么谈恋爱,老娘今天没撕了他都是因为有职业道德。”
今天他把我的奖品全带走了。
我本来打算今天把给男神买香水的钱赚回来的。
对了,我给男神买的香水呢?
我猛地想起来,当时我刚摆摊儿,最远那个位置一直没人套过。
我为了吸引他们往远了套,把香水替上去了。
中途程则把它套走了!
而我的香水,现在正在那个史利丹化肥袋里。
我扶着额头,颤抖地开口:”小意,程则现在……在哪里?”
3.我正鬼鬼祟祟地走进学校的游泳馆。
听兰意说,程则是校游泳队的。
过两天有比赛,所以他可能在加紧训练。
我盲猜他今天也会在游泳馆。
我轻手轻脚地摸进更衣室。
果然!
我的”小史”就静静地躺在角落。
以一种被人遗弃的姿态。
混蛋程则,一点儿都不好好地对待它。
我滑跪过去将化肥袋扶正,然后伸手进去掏我的那瓶香水。
虽然这样有点儿违背我的职业道德,但是这香水是真的贵啊。
我急得面红耳赤,生怕有人进来看到我的犯罪现场。
可是我老找不到。
这时一阵沉稳的脚步声从地面传来,身后似乎还有一阵轻盈的小跑。
哦莫?

怎么办?
更衣室又十分空旷,我连跑的地方都没有。
但来不急了,我只能快速地跑到门后躲起来。
此刻我非常感谢我的 A 杯,让我在狭窄的门后寻得一丝空隙。”
砰”的一声,似乎有重物撞击我面前的门。
程则漫不经心的声音响起:”你老跟着我干吗?”
然后是个羞怯的女声:”程……程则,我喜欢你。”
我懂了,壁咚呢在。
我默默地摇头。
又是一个失足少女。
程则声音里带了一些残忍的笑意:”啧,那也不关我事儿啊。
你每天都来会很影响我训练的哦。
我不喜欢你。”
啧啧啧,我头摇得更厉害了。
我怎么还能指望一个用化肥袋装走我所有奖品的人有一点儿良知呢?
果不其然,那女生的声音开始有点儿哽咽了。
似乎在流泪:”可是我就是很喜欢你啊……”程则没说话,只是静静地看着听着她哭。
最后终于开口了:”你可以先别哭吗?
别人看了以为我在欺负你呢。”
我翻了个白眼。
这应该是个肯定句,少年。
他还不忘再补一刀:”虽然你哭了,我还是不会喜欢你的。”
哈!
要不要那么残忍。
女孩声音即使是带了哭腔,也十分甜美:”那我还可以追你吗?”
程则操着一口十分温柔的腔调:”当然啦,追我呢,是你的权力,但是,拒绝你也是我的权力哦。”
果不其然,那女生跺了跺脚,羞愤地跑走了。
然后程则顺理成章地关上了门。
再然后我们就尴尬地打了个照面。
而我脸上似乎还停留着对程则的不屑。
4.到现在我才看清楚程则。
他只穿了一条黑色的运动裤,上身只搭了一条浴巾,头发湿漉漉的,水珠正在沿着修长的脖颈掉落。
我内心更加不屑,穿成这样不就是为了勾引女生?
但贸然出现在别人的更衣室里的我实在有些理亏。
所以我干笑着抬手:”嗨?”
”呵。”
气氛有些凝滞。
他终于开口:”你也是在这儿等我的?”
我抿着唇:”也不一定。”
他听着我模棱两可的回答挑了一下眉。”
那你来这儿干什么?”
然后了然地点了点头,”你不会是来偷那一堆垃圾的吧?”
”我没有!”
我大声地辩白。
他慢悠悠道:”没有最好,我还以为你那么玩儿不起呢。”
”那你都知道那是垃圾还拿走?”
程则双手抱胸,凉凉地看着我:”我不是没把你头拿走吗?”
我承认!
我被他激到了。
我三步并作两步地跨到他面前,踮着脚把脖子伸向他:”你有种就来拿啊!
来拿!”
他似乎被我惊到了。
我一个重心不稳扑在了他身上。
而他轻车熟路地卡住我的脖子抵在墙上,眼里尽是不可置信:”你怎么能那么赖皮?”
呵!
开玩笑,老娘跟菜市场大妈为了那两根葱吵架的时候你还不知道在哪儿玩沙子呢!
5.”所以你就是来这儿做这个的?”
他手还卡在我的脖子上。
我想到刚才来的目的,着实有点儿心虚。
但我还是先发制人:”我是因为你发那个朋友圈才来找你的。”
他力道松了些,抿了抿唇,带了一些被我揭破的尴尬。
我趁机打掉他的手。
然后抓过他的衣领……可他刚游完泳没有衣领。
所以我按着他搭在身上的浴巾将他怼在墙上:”说!
你为什么要造谣?”
他低头看我,疑惑道:”你怎么能看到我的朋友圈?”
”你知不知道有种东西叫共同好友!
你这样我还怎么做人!”
其实没那么严重,但我要先恶人先告状。”
我本来打算明天删的。”
”我说的是这个吗?
我又不是你女朋友!”
他叹了口气,摇了摇头:”我本来就是想给那些女生看,让他们知道我不喜欢她们那一款。”
我不李姐:”哪一款?”
他面不改色:”漂亮的。”
我不由得瞪大了眼睛,这句话像是在我胸口放了两只冷箭。”
你说我不漂亮?”
我挺了挺胸。
程则看了我一眼,然后眨了眨眼睛,意味深长地”啧”了一声。
侮辱性极强。
也许是不忍心看我暗自神伤,又或许是出于侵犯我肖像权的理亏,他开了口。”
不好意思,朋友圈我现在就删,作为补偿。
你把那堆破烂儿……奖品,带回去吧。”
我的心情迅速地明朗:”真的?”
”嗯。”
我克制不住上扬的嘴角,笑着去拿我的”小史”。
临走前,我友善地拍了拍他的胸肌,流氓地吹了一下口哨:”身材不错。”
我余光里瞟到他对我翻了个白眼。
6.等期末考试完,我在收拾行李打算赶往车站的时候,我爸妈才跟我说我们搬到我所在的城市了。
我坐上出租车打电话:”妈,我怎么不知道我们搬家了。”
我妈十分不屑:”告诉你有什么用,这不才想起来嘛。”
”可我票都买了,怎么突然搬了?”
”你小时候你爸调职了嘛,所以我们搬去那里了,但现在你爸又被调回来了,我们就搬回来了。”
”哦,这样啊。”
我是模糊地记得小时候我们家是住在这里,后来才搬家的。”
那你把地址给我啊。”
终于找到了家之后,我才发现这里确实还有点儿熟悉。
小区里的儿童游乐设施都还在。
我马不停蹄地赶回去。
还没有熟悉好环境,我爸妈就带我去拜访邻居了。”
以前我和你周阿姨就是邻居,我和她当时特投缘,回来之后她就找上我,让我们一定去她家做客。”
我顺从着听我妈继续说。”
对了,他们家有个小男孩儿,你们可以认识一下。”
说着我们就到了。
我走上前去按了下门铃。
不一会儿就开了。
我微笑着鞠了个躬,用我最甜美的声音说:”叔叔阿姨好。”
抬起头来的时候,就看到程则那张帅脸差点儿怼我面前。
我吓得退后一步。
他十分仗义地拉住了我的手臂,堪堪地稳住了我的身形。
然后向我爸妈打招呼,声音特别乖巧:”叔叔阿姨好。”
我瞪大了双眼,这 TM 是我认识的程则嘛!
……我和程则被迫坐在了一起。
我们的父母还在那里叙旧,看着好不开心。
我双手搭在腿上,十分拘束。
他双腿敞开,背靠着沙发,十分放松。
我们俩同时偏头对视了一眼,然后又默契地转过头不看对方。
啧,怎么会是程则家。
我心里正默默地吐槽,我们的父母还在叫我们:”小则、欢欢,多聊聊天啊。”
我能跟他聊什么,所以我悠哉悠哉地等着他开口。
他憋了半天,手指在膝盖点了两下终于开口,用只有我俩听得见的声音:”你喜欢爸爸……还是妈妈啊?”
……不会说话可以不说,谢谢。
程则的妈妈还在聊天:”我们家这孩子从小比较乖一点,也不打架什么的。”
然后还十分恨铁不成钢,”到现在都没有谈过恋爱。”
我震惊得再度瞪大了眼睛。
莫?

在学校里光我知道他谈过的就已经有三个了。
我正想插一句嘴。
他妈妈突然转过头来对着程则说:”小则,快去给你叔叔阿姨们洗水果来。”
程则点头,露出一个好孩子专有笑容。
我面上不显,内心却十分嫌弃。
他在家里到底是个什么人设啊。”
行,马上去。”
我妈也给我一个眼神:”欢欢,去,帮一下小则的忙。”
啊?
我本来想告一下状的。
但在我妈的眼神震慑下我不得不无奈地起身,跟在他后面进了厨房。
我刚踏进厨房就发现他已经斜倚在冰箱上双手抱胸,俨然一副在等待我的模样。
我也毫不示弱:”程大校草,我怎么不知道你还没谈过恋爱呢?”
他假惺惺地叹了口气:”没办法啊,太多了记不过来,所以只能跟我妈说没谈过喽。”
我夸张地张大嘴巴,矫揉造作地捂住我的嘴唇:”原来是这样啊,我就说经济系的露露和美术系的蓝蓝,还有那计算机系的美美是怎么回事儿呢。”
我拍了一下手,嘴角噙着得意的笑:”话说你前女友的名字都是叠字,怎么?
收集起来消消乐啊?”
我毫不留情地讽刺他。
谁知他也只是轻笑了一声。”
可不是嘛!
还差一个就集齐了,你要不要试着跟我谈恋爱啊,欢欢~”鸡皮疙瘩都掉一地了。
骚不过。
我没好气地说:”你到底要不要洗水果?”
他点头:”洗啊,你想吃什么?”
”葡萄。”
他点点头:”行,多给你洗一点。”
这还差不多。
我在旁边给他打下手的时候,好奇地问他:”你真不怕我把你谈过好几个的事情向你妈妈透露出去啊?”
他动作一顿,无奈地抬头看向窗外:”你会吗?”
我认真地点头:”肯定会的,铁铁。”
我俩像是在做什么暗黑交易。”
你有什么条件?”
我神秘兮兮地把手掌拿出来。
他浓眉一挑:”五百?”
其实我想说五十的。
他见我不说话,点点头:”支付宝给你。”
我不太相信地把支付宝收款码摆在他面前。
没想到他还真扫了。
冰冷的机械女声在我俩中间响起:”支付宝到账:五百二十元。”
我一脸疑惑:”为什么是 520?”
程则神色如常,但隐隐地听出一种无奈:”啧,习惯了。”
……该!”
收钱办事儿,一会儿我一定去阿姨和叔叔面前把你塑造成一个优秀男娃。”
”我谢谢你。”
我俩之间的氛围现在挺和谐,有一搭没一搭地聊着。
我双手撑在台子上,问他:”咱俩小时候在一起玩儿过吗?”
他看了我一眼,摇头:”记不清了,你们家搬家挺早的吧。”
”应该是,我也不太记得你。”
摆好盘之后他就打算端出去,我叫住了他,十分机灵地从他手上拿走一盘。
他挑眉:”你干什么?”
我用手推了推他的后背,示意让他继续走。”
如果一会儿我妈看我空手出来肯定要骂我了。”
他的后背很宽,似乎还摸到了他的肌肉。
我多摸了两把:”你们游泳的身材都是这么好的吗?”
他站住,低头认真地说:”不是,我的最好。”
真自恋啊喂!
7.出去之后发现我俩的妈们正在看一个什么东西,笑得贼拉开心。
我好奇地小跑过去看:”妈、阿姨,你们在看什么啊?”
她俩神秘地对视了一眼,笑盈盈地对我说:”看你们俩小时候的视频啊。”
我惊奇道:”我和程则?”
程则妈妈温柔地跟我说:”你们俩小时候玩儿得可好了,那时候你程叔叔喜欢摄影,就给你俩拍下来了。”
程则在我身边坐下:”怎么没看您以前拿出来看。”
”这不是你陈阿姨今天来了嘛!”
我开心地拍手:”阿姨,我也想看一下!”
我小时候的照片搬家的时候弄丢了。
我还没见过我小时候的样子呢。
程则妈妈笑着把手机给我:”知道你们要来,我就把电脑里的文件都传到手机上来了,里面还有些照片,尽管看。”
”好~”我接过手机就翻了起来。
天啦,这是我小时候吗?
好可爱!
头上扎着两个小啾啾,脸上还挺有些婴儿肥,我手里还捏着一个辣条。”
妈妈,当时我多少岁啊。”
”三岁吧。”
程则妈妈也说:”小则就比你大一个月左右。”
这时候程则也入镜了。
我赶紧拉了拉他:”诶诶诶,快来看你小时候。”
画质不是很好,小程则直接走过来,好像是要抢我的辣条吃,那时候的我发育好像要好一点,而且比他肉一些。
只见视频里的我十分霸道地把辣条放到一边,俨然一副守护者的模样。
啧,我小时候就这么霸道。
程则凑过来,嫌弃地看了小时候的自己一眼。
因为现在小程则大大的眼睛里已经蓄满了泪水。
我拍了拍他的肩膀:”我为小时候对你做出的恶行表示歉意。”
他点头,轻轻地拍了下我放在他肩膀上的手:”接受。”
再看视频。
里面的我好像也有点儿慌乱,直接站起来,把他推到墙壁上让他动弹不得。
嚯!
颇有当初我将他怼在更衣室里的气势。

上一篇 2022年9月1日 pm8:35
下一篇 2022年9月1日 pm8:3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