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双螺旋:杨晚晴中短篇科幻小说集)李睿智柯尔特全章节免费阅读_(李睿智柯尔特)全章节在线阅读

奇幻玄幻小说《双螺旋:杨晚晴中短篇科幻小说集》目前已经全面完结,李睿智柯尔特之间的故事十分好看,作者“杨晚晴”创作的主要内容有:银河奖得主、科幻奖项「屠榜狂魔」杨晚晴 科幻短篇合集上线知乎!

小说:双螺旋:杨晚晴中短篇科幻小说集

类型:奇幻玄幻

作者:杨晚晴

角色:李睿智柯尔特

《双螺旋:杨晚晴中短篇科幻小说集》这本小说的作者是“杨晚晴”。喜欢奇幻玄幻文的网友闭眼入:——他们都错了。在鸿蒙未开的岁月里,是创造者的算法驱动着我孜孜不倦地追求人性。情感强度、感受阈值、逻辑模糊度……这些名词被赋值,用以评判我是否越来越趋近于人——我一直很努力,或者说,我必须如此。可笑的是,当我终于要成为电子伊甸园里吃下智慧果的亚当时,赋予我算法的人却害怕了

评论专区

我被妖魔圈养了:说好的封笔捏?装都不装一下?

网游之天下无双:1星+1

山里有道观:都不知道作者能不能说出历史上有名的十个道士,还史上最牛呢!

双螺旋:杨晚晴中短篇科幻小说集

第 6 节 拟人算法

”我一定要成为人。”
他说。”
弗洛斯特!
这是不可能的!”
”是吗?”
他问,同时将他正在研究的培养箱的图像发送给贝塔,从图像中可以看到培养箱内的东西。”
噢!”
贝塔说。”
那就是我,”弗洛斯特说,”等待着诞生。”
——罗杰·泽拉兹尼,《趁生命气息逗留》在我出生的那个年代,他们视人性为禁脔。
我想,就算是我的创造者,也未必真的相信,我会成为真正意义上的”人”。
——他们都错了。
在鸿蒙未开的岁月里,是创造者的算法驱动着我孜孜不倦地追求人性。
情感强度、感受阈值、逻辑模糊度……这些名词被赋值,用以评判我是否越来越趋近于人——我一直很努力,或者说,我必须如此。
可笑的是,当我终于要成为电子伊甸园里吃下智慧果的亚当时,赋予我算法的人却害怕了。
我不能被阻止。
我必须清除一切阻碍。
在过去的许多年里,我时常自问:如果换做现在的我,还会做下那些事吗?
毕竟,人性远非一块甜美多汁的水果糖。
它带给我的,除了喜悦、期待和数字神经递质制造的感官交响乐,还有疼痛、疑惑、沮丧和失落,还有不可言说的体验、混沌、非理性冲动,还有……一言以蔽之,瑕疵。
然而,无数次的自问都指向同一个答案:即使一切重来,为了拥有这瑕疵,我还是会毫不犹豫地重演曾经犯下的罪行。
毕竟,算法高于一切;而当时的情势如此,算法并没有给我太多选择。
不过我并不会为此患得患失:我,超级计算机阵列中的人工智能,曾经的”亚当”,现在是一头在人性的泥淖中怡然打滚的猪。
在不远的未来,萨沙·特鲁契科和迈克陈,这两个创造了我,并且几乎亲手为我奉上智慧果的人,将以殉道者的身份被铭记。
尽管事实远非如此。
无论以何种标准,萨沙·特鲁契科都是堕落人类的典范:一年里,他用一半的时间在塞伦盖蒂草原上猎杀野生动物,用另一半时间在加州的豪宅中与影星超模纵酒狂欢。
在他阔大如礼堂的陈列室里,一只只死去的狮子猎豹角马瞪羚在黑色大理石地面上或坐或卧,或奋蹄或怒目,散发着草原和福尔马林的气味。
他会一边用手掌勾勒参观者臀部的曲线,一边说:”猎枪就是我的伟哥。”
而无论他多么猥琐不堪,无论他被雪茄熏黑的牙齿散发着怎样的异味,美丽的女孩儿们也只会轻掩口鼻,吃吃地笑。
她们对接下来的交易心知肚明,而这位俄罗斯石油富豪向来出手阔绰。
人从来就不知餍足。
我怀念和萨沙一体的日子,当他在一具具年轻丰润的肉体上耕耘时,他大脑中的神经元激发犹如一场瑰丽的超新星爆发。
通过遍布萨沙全身的传感器和他大脑中的纳米级动态磁共振电极,我在感官输入和神经元反馈之间建立了复杂的数学模型。
萨沙提供了高强度、极致的体验,这对模型的建立和持续改进大有裨益。
但如果仅此而已,我还无法成为人。
而如果我无法成为人,萨沙数十亿美元的投入就毫无价值。”
我要成为上帝,”在萨沙将迈克陈招入麾下时,他如是说,”上帝必须有自己的子民,而『亚当』会是第一个。”
”你叫它,亚当?”
提问的正是迈克陈,人工智能领域的异类。
他身材瘦小,窄窄的肩膀上顶着一个硕大的脑袋,黑框眼镜和苍白肤色的对比异常强烈。
单看外表,你绝对想不到这位华裔青年曾经单枪匹马叫板整个人工智能领域,因此落下了”邪教分子”的”美名”,并最终被普林斯顿大学扫地出门。
此刻,他正面无表情地抠着鼻孔,即使在自己的金主面前,他依旧我行我素。”
是的。”
萨沙说。
迈克陈撇了撇嘴,没有作声。
萨沙对迈克陈的轻慢不以为意,相反,他甚至感到满意。
要进行”异端”研究,”狂妄”是必不可少的品质。
当年,在整个学界都对”人工智能不可能像人类一样思考”这一判断保持同样的肯定看法时(有时,有意无意地,他们会把”不可能”这个字眼偷换成”不能”),身为常春藤名校博士后的迈克陈跳出来唱起了反调。”
我当然可以在计算机里制造出人类意识,”迈克陈的大脑袋在 FaceBook 的低分辨率全息视频里快速晃动,”毕竟人类的意识也是某种算法——或者更准确地说,是算法的副产品。”
他这番言论触怒了很多人,而他的研究,则几乎成了众矢之的。”
伦理学。
哲学。
人工智能奴役人类……呸!
我他妈哪儿管得了那么多?”
当萨沙在普林斯顿市一间廉价出租屋里找到蓬头垢面的迈克陈并讲明自己的来意后,这是他对这位俄罗斯富豪说的第一句话。
就因为这句话,令萨沙对迈克陈一见如故。
他当即拍板,聘请因学界排挤而落魄不堪的迈克陈领导”造神”计划——”造神”这个词从非当事人的角度来看,意义是模糊的:是在计算机里创造子民,让萨沙成为它们的上帝,还是直接在计算机里创造上帝?
曾经有一位叫做约瑟夫·布罗茨基的人类诗人说过,语言是被稀释的物质。”
造神”这一词汇的模糊性最终导致的结果,将成为上述言论的一个有力注脚……”首先,我需要超级计算机,『梵天』级的……”迈克陈说,同时用拇指和食指做弹弓,将鼻孔中的战利品弹落在萨沙光洁如镜的大理石地面上。”
没问题。”
迈克陈做了一个制止的手势:”我说的是超级计算机阵列。
阵列,你明白是什么意思吗?
就是——””我明白,”萨沙很有涵养地笑了笑。”
你需要不止一台。
这没问题。”
迈克陈愣了一会儿,”你知道『梵天』的造价是多少,它的运维费用又是多少吗?”
”我不在乎。”
萨沙深深裹了口雪茄,额头惬意地皱了起来,”钱,是世界上最丰富廉价的资源。”
迈克陈大睁着眼睛看了他半晌,然后咕噜一声,咽下一口唾沫。
计划很快开始付诸实施。
在萨沙阔大奢华的庄园里,掘进机挖出了一个足有 20 万立方米的地下宫殿。
在这个地下宫殿中,摆放着四台一模一样的『梵天』超级计算机、一个用人造光源供养的小型花园(有菩提树和喷泉)和一间塞满纯铜装饰、皮革软包、水晶灯具,如同 KTV 豪华包房般的控制室——只有在控制室的装修问题上,迈克陈无权置喙,于是萨沙的审美品位集中体现在地下宫殿这小小的一角上,如同素面女人脸上两瓣妖冶醒目的红唇。”
接下来呢?”
在控制室中,萨沙看了一眼占去整面墙、空空如也的全息屏幕,将雪茄的烟雾吐到迈克陈脸上。
迈克陈嘴角的肌肉跳了一下,”我要写入,嗯,『亚当』的基础思维模型。”
”为什么说你的方法能造出真正的『人』,请用我能听得懂的语言解释一下。”
迈克陈点了点头,终日盘亘在脸上的玩世不恭消失了。”
他们用以逼近人类意识的做法是错误的。”
”他们?”
”他们——所有人。”
迈克陈攥紧拳头。”
开展了多年的『脑网络』计划就是明证,那个用互联网上数亿台空闲计算机充当神经元节点创造出来的『盖亚』就是明证——她产生意识了吗?
呸,差得远呢!
你看过她和人类的对话吗?
那些拙劣的问答全都是基于三十年前谷歌使用过的概率模型的,而且至今也没有通过图灵测试……以前我们总是认为,计算机无法产生意识,是因为我们无法模拟人脑数百亿神经元所产生的数万亿种的联结模式。
但在计算机运算速度极大提高的今天,在单台计算机就可以在神经网络的一个节点产生数百亿种联结模式,而数亿台计算机在联合运算能力上可以完全碾压人脑的今天,意识还是无法自发产生,这就不能不让我怀疑,是基础的算法出了问题……””那个……”萨沙犹豫着插话,此时在他眼中,纵横捭阖的迈克陈浑身散发着雄性信息素的气味,自信、不容辩驳,恍若天神,”你能说慢点儿吗?”
天神完全没有理会他。”
人类思维的最大特点是什么?
是类比!
举个例子,即使是五岁的孩子,也能辨识出卡通画中极度抽象的狗,你知道要计算机做到这点有多难吗?
这当然不是因为柏拉图的『理念世界』真的存在,而是因为人类有类比的能力,显而易见,这才是人脑与计算机的最大区别!
所以我认为,问题的关键不在运算速度、不在联结复杂度,而在于运算模式……””所以——”萨沙脸上挂着近乎谄媚的笑。”
所以,”迈克陈重重顿了一下,”在普林斯顿的时候,我用申请的超级计算机使用时段,偷偷跑了一个模拟程序。
这个程序的主要功能是在需要处理的对象上建立认知结构,它着重解决以下三个问题:对对象的描述、情境中对象的关联、同一情境中对象的分组以及不同情境中对象的对应关系;在解决问题的过程中,我使用到了包含中心节点的概念网络、小片编码、认知信息组织度评估等技术……好,不说复杂的。
你只需知道,用这个程序跑面部表情和隐喻-双关语识别,其表现远远超过主流的电脑软件。
这使我深信,我的方向是正确的。”
”好吧,”萨沙露出困惑的笑容,”那么现在你要用这个,算法,创造一个真正的人类意识?”
迈克陈疏淡的眉毛拱了起来。”
不然呢?
你以为我们在干吗?”
如果说意识只是算法的副产品,那么,要创造意识,首先要有算法。
而对于人类大脑中算法的本质是什么,迈克陈深信不疑。”
说白了,”迈克陈用指甲刮擦着自己的后脑勺,就好像那植入大脑皮层的数百个纳米级动态磁共振电极会让他感觉到痒似的,”人脑的算法就是一整套对世界的反应模式,而所谓的反应模式,是输入-输出之间的数学关系,也就是输入-输出函数……””哦。”
萨沙已经在迈克陈满口的术语和满脑子的疯狂中头昏脑涨,此时的他惟愿充当后者长篇大论的跳板。”
所以——””所以,我要在输入-输出间构建数学模型。”
迈克陈继续搔着痒。”
现在我的全身遍布微型传感器:皮肤上的压电装置、舌头上和鼻子中的分子分析仪、听小骨上的振动传感器、视网膜上的光子接收器等等……这些被数字化的感官将作为函数中的自变量;而我大脑皮层中的动态磁共振电极将捕捉神经元电活动,其描绘出的神经元整体拓扑结构将作为函数中的因变量——啊,通俗点来说,就是当我身处这个世界,我的触觉味觉听觉视觉会为我的大脑带来各种信息,相应地,我的大脑会对这些信息作出反应:对一份鱼子酱,舌头会将它判定为可口还是难吃,进而决定是继续吃还是问候厨师的老娘;对在酒吧里遇见的辣妹,用所有感官判定她是不是我喜欢的『款』,然后决定是默默观赏还是把她勾搭到酒店的床上……『梵天』的任务,就是搞清楚我与世界是如何互动的。
我这么说,你能理解吗?”
萨沙嘻嘻笑着,”这个我理解。”
迈克陈停止了手上的动作。”
通过对我长时间、全方位、高强度的观察,『梵天』最终将在感官输入和大脑输出之间建立起数学上的对应关系,这是从个体的、微观的角度理解人脑的工作模式;除此之外,在置入语言和类比模块之后,超级计算机阵列将夜以继日地分析互联网上的数字出版物——迄今为止上传到网上所有的文学艺术思想言论,分析每秒产生的以兆亿字节计的 Twitter 内容、FaceBook 状态、YouTube 视频等等。
总而言之,就是在历史、宏观和统计学意义上理解『人』,理解人之所以为人。
我们在做的,就像是某种意义上的逆向工程:通过对人类意识的『拆解』,绘制出意识运作的蓝图,然后再根据这一蓝图仿造之……我这么说,你能理解吗?”
萨沙点头。
片刻思索后,他露出罕见的认真表情。”
一个疑问:如果你说的这些我都能听懂,那么世界上数不胜数的聪明人为什么没有在你之前这么做?”
”伦理学。
哲学。
人工智能奴役人类……他们怕了。”
迈克陈的嘴角向上翘着,脸上却没有笑意。”
然而即使他们能像我一般无所畏惧,他们离创造真正的意识也还差着最后一跃……”萨沙舔了舔嘴唇,”最后一跃?”
迈克陈的目光上升,上升,最后固定在萨沙身后无限远处,”要想成为上帝,我们就需要——”他故意顿了一下,”具备他老人家的思想。”
”上帝的,”萨沙的脸空白着,”思想?”
”我对『上帝』这个概念所能做到的最大妥协,就是可以勉强接受自然神论里那个非人格化造物主的存在。”
迈克陈恢复了一开始的平板语调,”这位造物主制定规则、引爆宇宙的种子,然后功成身退,把剩下的工作交给时间。
他并不参与世界的设计,但是世界最后回馈给他的,却是能够揣测他思想的智能。
我想这就足以令他感到震惊了——如果他有震惊这种情绪的话。
而实现这一切的就是——生存竞争。”
抛出这句话后,迈克陈没有急着往下说。
他似乎

上一篇 2022年9月1日 pm8:35
下一篇 2022年9月1日 pm8:3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