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冬夜孤村祭》赵金彪董飞全本免费在线阅读_(冬夜孤村祭)最新章节阅读

《冬夜孤村祭》这本书大家都在找,其实这是一本给力小说,小说的主人公是赵金彪董飞,讲述了​二十年前,与世隔绝的来生村,每隔三年都要在腊八之夜举行祭祀饿鬼的仪式

小说:冬夜孤村祭

类型:悬疑惊悚

作者:矜语

角色:赵金彪董飞

看悬疑惊悚文,千万不要错过“矜语”的《冬夜孤村祭》。概述为:”韩熙阳说:”不要轻信你和叶蕾之间的友谊,你俩已经很久没见过面了。”我说:”那020309的含义呢?总不会代表房间门牌号吧?凶手躲在无人居住的某个楼层的二号、三号和九号房间?””我想它不是这个意思,”韩熙阳说,”凶手说,这六个数字只是密码的一部分。如果他想把所有人都杀了,再给你完整的密码,而每次都留六位数的话……他到底要在多少个无人居住的房间里流窜?”我说:”换个思路吧!我不能寄希望于密码,要得到相对完整的密码,意味着死更多的人。”一个声音打断了我们:”洛如,韩先生,你们在吗?”伴随着敲门声,叶蕾的声音在门外响起

评论专区

星媒舵手:今天刚看了快本,林允儿可真是美如画美如画。这本又是大名鼎鼎。希望不会失望。ps.跟徐公子文风特点一样,再如何跌宕起伏的剧情都会写得平淡无趣。又总是腻味在儿女痴情上。怀疑作者是妹子。跳着看了一个钟,弃掉。

地狱app:好看!!!!吓得我闭眼洗脸都觉得背后有东西。非斗智无限流,主角的三观不正属性和剧情正搭,鬼怪覆盖的世界太恐怖了,每个副本脑洞都很大,甚至背景设定都很恐怖,气氛渲染很棒。仙草

头号偶像:小白脑残文,剧毒

冬夜孤村祭

第 6 节 般若

27.我和韩熙阳四目相对。
我们俩同时开口——”这封信是谁留下的?”
”020309 是什么意思?”
”好吧,”韩熙阳深吸一口气,”让我们一个一个解决这些问题。”
我说:”留下信的人,一定是进过我房间的人。
那么,吴香含无疑是重大嫌疑人。
张小北也进来过,对我施催眠术,我看他也怪怪的。”
”你还没说叶蕾和顾行舟呢,”看我有点没反应过来,韩熙阳补充道,”刘介失踪的那个晚上,他俩进来给你送安眠药。”
我说:”额……那好吧,现在除了死了的刘介之外,所有人都进过我们的房间了。”
韩熙阳说:”不要轻信你和叶蕾之间的友谊,你俩已经很久没见过面了。”
我说:”那 020309 的含义呢?
总不会代表房间门牌号吧?
凶手躲在无人居住的某个楼层的二号、三号和九号房间?”
”我想它不是这个意思,”韩熙阳说,”凶手说,这六个数字只是密码的一部分。
如果他想把所有人都杀了,再给你完整的密码,而每次都留六位数的话……他到底要在多少个无人居住的房间里流窜?”
我说:”换个思路吧!
我不能寄希望于密码,要得到相对完整的密码,意味着死更多的人。”
一个声音打断了我们:”洛如,韩先生,你们在吗?”
伴随着敲门声,叶蕾的声音在门外响起。
我去开了门。
叶蕾一见我就说:”洛如,下去吃晚饭吧——我们所有人一起。”
韩熙阳说:”叶小姐,我想让白小姐在房间里单独吃晚饭。”
叶蕾咬着嘴唇说:”可是谁送饭呢?
房间里的电话都是不能用了的,而且那个服务生……还没有从早上的事情里缓过来呢,他现在恐怕不适合继续工作。”
韩熙阳说:”总会有人顶替他的。
而且我也可以下楼拿晚餐上来。”
”算了吧,”叶蕾说,”就是因为你昨晚不在洛如身边,才发生了吴香含诬陷她的那件事,不是吗?
而且我觉得现在大家应该尽量在一起行动!
这样凶手想再动手,就不方便了。”
我说:”韩熙阳,你别为难小蕾了,我们还是去牡丹厅用餐吧。”
韩熙阳或许觉得叶蕾说得有道理,就同意下楼吃晚餐了。
牡丹厅里,除了叶蕾、我和韩熙阳以外,所有人都已经围着餐桌坐下了。
除了沈云看上去还算平和,其他人要么阴沉着脸,要么一脸的惶恐不安,吴香含也不例外——她把十个手指尖,交叉着紧紧扣在一起。
我惊讶地发现,餐桌上每个人的面前,都放着一杯红酒。
叶蕾有点尴尬地说:”酒是我准备的。
我觉得我们应该放松放松,嗯,以及……互相信任。
但是好像没人有兴趣。”
吴香含说:”谁敢喝别人准备的东西?
万一你就是凶手呢?
你在酒里下毒怎么办?”
顾行舟说:”吴香含,我还以为经过今天上午的事,你能少说点话呢。”
叶蕾张了张嘴,然后说:”这怎么可能呢?
你们是亲眼看着我给红酒开瓶,再依次把酒倒进你们的杯子里的啊。”
而且我再说一遍,现在这个时候,我们大家应该互相信任!
我们还要尽量在一起,彼此照应,也是互相监督!
这样才最安全。”
吴香含说:”我认为这个想法很愚蠢。
听着,从明天开始,我就不会再下楼和你们一起吃饭了!”
我刚才已经跟工作人员说过了,他们以后会每天把食物给我送上楼的。
我不会和杀人凶手待在一块儿的。
我一个人呆在房间里,这样最安全!”
叶蕾好像还想再劝劝她,却被顾行舟制止了。
顾行舟说:”随便你吧。
你尽管用『胆小』给自己打掩护吧——从你对洛如做出的事情看,我一点都不觉得你胆小,相反,你特别『敢干』。”
你一个人呆着,然后偷偷溜出来做什么都行了。”
吴香含讽刺地说:”是啊,顾行舟,你一点嫌疑都没有呢。
你是我们这里唯一一个医生。”
罗疯子是失去了意识,才被人放到缆车里的。
而你,是我们当中唯一懂得如何将人麻醉的人。”
叶蕾说:”够了。
吴香含,你随意吧。
你想把自己关在房间里,关上两三个月,那你就尽管这么做吧。”
我只觉不堪其扰:”都别吵了,先吃饭吧。”
吴香含轻蔑地说:”别想转移话题。
说不定凶手是白洛如或者韩熙阳呢!”
嗯?
怎么又说到我身上来了?
吴香含好像要解答我的困惑似的:”张小北告诉我,刘介失踪的那天晚上,白洛如和韩熙阳曾经离开大家的视线,到外面看雪去了。”
我瞥了一眼张小北,他什么时候成了一个多嘴多舌的人了?
顾行舟反驳道:”洛如不可能是凶手,这点我和小蕾都可以担保!
韩熙阳……我就不知道了。”
我赶在顾行舟把韩熙阳惹怒以前说:”我可以担保韩熙阳!
那天晚上,我们一直呆在一起,没有分开过。”
吴香含说:”你们两个互相作证,有可信度吗?”
”我觉得白小姐说得对,”沈云忽然说,”我们应该先吃饭!”
说着,沈云率先举起酒杯,将杯子里的红酒一饮而尽,以示他对叶蕾的支持。
我一边假装对一盘椒盐豆芽感兴趣,一边暗中观察沈云,确定他没有任何异常之后,也喝下了自己的杯中酒……随着叶蕾跟着我们一起举杯,有晶莹而耀眼的光芒,在灯光下一闪。
我看向叶蕾的无名指,吃惊地说:”小蕾,你和顾行舟的关系……有新的进展啦?”
叶蕾的脸一红,似乎有点责怪我当着这么多人面说这个问题:”嗯……是的,他向我求婚。
而我……也答应了。
在这里发生了这么多事,我不知道明天我们都还在不在……”叶蕾的声音越来越低,她有点悲伤地望着自己的钻戒。
牡丹厅里的气氛,沉闷如窒。
最后,所有人都安静地喝下了自己面前的那杯酒,吴香含也不例外。
叶蕾左顾右盼,好像是不想让大家都这么沮丧,她试探着问道:”要不要我再去叫服务生拿一瓶?”
张小北说:”好的,你去吧。”
叶蕾起身离开。
过了一会儿,一个新面孔的服务生端着一瓶红酒进来,打开之后给我们每个人又倒了一杯。
张小北又喝了两杯,酒量不错的样子。
吴香含还是一脸的愁云惨雾。
这次的酒是服务生亲自拿来的,她大概是真正放心了,也给自己添了不少。
喝过酒之后的顾行舟,真的放松了起来,就连他调侃吴香含的语气,都温和了不少:”喂,你干嘛把杯子倒得这么满?
你应该像我这样……”这时候,叶蕾回来了。
她摇摇欲坠地回到自己的座位上:”糟糕,我刚才在大厅里吹了穿堂风,好像把酒劲给勾上来了,现在有点头疼。”
忽然,只听”咚”的一声,吴香含一头栽倒在桌子上了。
顾行舟说:”啊,我就知道她没怎么喝过红酒。
看她倒酒的样子……既然没喝过,就不应该喝得这么急。
喝这个,醉得很快呢。”
沈云说:”那现在怎么办?
把她送回房间里?”
张小北说:”谁送?
如果恰好是凶手去送,吴香含不就危险了?
如果吴香含就是凶手,那么送她的人和她单独在一起,岂不是也很危险?”
顾行舟说:”我得在这里照顾小蕾,不能送她。”
韩熙阳说:”我要保护白小姐。”
沈云说:”那好吧!
我和张小北一起送,这样我们可以保证对方不会……呃,杀人。”
沈云说这话时的语气,温和得就像在和一个老朋友约定一起戒掉某种恶习一样。
此情此景,真的非常……怪异。
张小北貌似不太情愿,但是他心知现在唯有这么办了,不得不和沈云一同搀扶起吴香含。
就在吴香含被他们两个人架起来的时候,梦呓般咕哝了一声:”般若……”随着这两个莫名其妙的字从吴香含嘴里吐出,沈云的表情变得无比震惊,甚至忘了自己应该扶她——他手上的动作一滞,吴香含差点斜着摔倒。
沈云赶紧用力,再次将吴香含扶稳。
张小北则眼皮明显地一跳,抓着吴香含手臂的那只手狠狠收紧,手指都快堑进吴香含的肉里了,双眼”噌噌”冒着寒气。
他们这是怎么了?
我的酒,一下子醒了。
我又看了看其他人,顾行舟一心放在叶蕾身上,叶蕾在喝顾行舟给她倒的温水。
韩熙阳心不在焉地把玩着一个叉子。
我又把目光投向沈云和张小北,他们的神色已经恢复如初。
是我眼花了吗?
难道沈云和张小北,刚才并没有什么异样?
不,我只是喝了点酒,但我没醉。
我更加不是个近视。
他们听到”般若”这两个字以后,那不同寻常的反应,分明是真实的!”
般若”是什么?
我还在沉思,沈云和张小北已经合力把吴香含拽出牡丹厅。
可能是张小北动作有点大吧,一个手电筒从他身上掉了下来。
张小北手忙脚乱地捡起手电筒收好,继续扶着吴香含离开。”
那么……”顾行舟轻揽着叶蕾,”我们也回去休息吧?”
韩熙阳无声地拉着我上楼。
顾行舟和叶蕾在我们身后,缓缓离开牡丹厅。
到了四楼的走廊里,我问韩熙阳:”吴香含说的『般若』是什么?”
韩熙阳说:”不知道。
可能只是一句梦话。
般若是佛家的说法,意思是大智慧,终极的智慧。”
我不解地说:”啊?
那沈云和张小北怎么会……”韩熙粗暴地打断我:”别想这个了!”
我有点诧异。
韩熙阳为什么要阻止我问下去呢?
28.第二天,张小北见到我们的时候抱怨着,昨晚因为送吴香含,错过了酒店供热的时间,回房间后不得不洗个冷水澡。
顾行舟惊讶地说:”酒店是 24 小时提供热水的,肯定是你的淋浴喷头出毛病了。
不过,我明白你的感受。
如果让我一个晚上不洗澡,我会睡不着觉的。”
韩熙阳问我:”我说……我们真的要尽量和这帮家伙呆在一起吗?”
我低声说:”和他们呆在一起,都不知道他们要做什么。
不和他们呆在一起,就更不知道了。”
沈云说:”吴香含真的再也不打算下楼了吗?”
顾行舟说:”听服务生说是这样的。
她现在一步也不肯离开房间,取餐的时候也只把门开一条缝,生怕有人忽然冲过去袭击她。”
我见沈云一个人坐着发呆,就走过去悄悄说:”沈警官,我能和你单独谈一谈吗?”
沈云有些意外:”啊?
哦,当然可以。”
韩熙阳对我们这边的动静一直留着神,他面色阴沉地紧跟在我和沈云的后面,来到酒店大堂外的一处楼梯拐角。
我问:”沈警官,你听没听说过『般若』?”
沈云这下更吃惊了:”你怎么也知道?”
我说:”我什么都不知道。
我只是昨天看吴香含一说出这个词,你和张小北的反应都有点激烈……”沈云奇怪道:”张小北?
他和这事儿有什么关系?”
我说:”那么,『般若』到底是什么呢?
韩熙阳说,那是佛家所说的『大智慧』。”
沈云说:”韩熙阳说的,只是其中之一。
般若还有别的意思。
日本的一种非常凶残的妖怪,就叫般若。”
以前海宁市有个以『般若』为代号的黑社会组织。”
它比一般的黑社会组织势力更广,成员和首领无不是不择手段的亡命之徒。”
最近几年,『般若』在警方的打击下逐渐销声匿迹。
然而,从前『般若』最猖獗的时候,总是有一股异常恐怖的力量,笼罩在海宁市的上空。”
我问:”异常恐怖?”
沈云叹道:”『般若』的渗透力量非常强。”
那时候,人们没法相信自己身边的人,不知道可以和谁交朋友,甚至在酒吧里不敢和陌生人说一句话。”
因为你不知道谁会是『般若』的成员……可能是短途列车上,一个推着一车零食的售货员。”
也可能是你身边的同事,哪怕你在**部门工作,都有这个可能。”
他们什么都干,只要能赚到钱。”
贩毒、走私、贩卖人口,还有,他们可以为任何人行凶杀人。”
他们甚至不需要做客户筛选——委托人可以是富人,也可以是穷人。
总之,客户出多少钱,他们就办多少事。”
如果负责执行任务的成员被**抓住了,他们有自己的办法让那个人独自承担罪责。”
他们会在犯罪现场留下属于自己的标记,就是那个名为般若的日本妖怪的头像。”
不管你有没有惹到他们,都有可能遭到他们的毒手。”
你可以想象一下,有一天你回到家,在你

上一篇 2022年9月1日 pm7:36
下一篇 2022年9月1日 pm7:3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