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谋杀启事4:恐怖凶案侦查手记》库里库里_《谋杀启事4:恐怖凶案侦查手记》全文阅读

《谋杀启事4:恐怖凶案侦查手记》中的人物库里库里拥有超高的人气,收获不少粉丝。作为一部悬疑惊悚小说,“喵喵喜欢星星拌饭”创作的内容还是有趣的,不做作,以下是《谋杀启事4:恐怖凶案侦查手记》内容概括:《罪恶无声》系列专栏作者黑眼圈悬疑力作

小说:谋杀启事4:恐怖凶案侦查手记

类型:悬疑惊悚

作者:喵喵喜欢星星拌饭

角色:库里库里

《谋杀启事4:恐怖凶案侦查手记》小说是作者“喵喵喜欢星星拌饭”的倾心力作。以下是《谋杀启事4:恐怖凶案侦查手记》内容介绍:在许多个烦闷的日子里,多亏了许哲的陪伴,她才得以有一天没一天地打发时间。因此,她十分喜爱许哲。”快点!”潘英彤催促。”潘院长,我那事……”来人支支吾吾地说

评论专区

我在茶楼酒肆说书的那些年:主角言出法随,说啥故事,出啥人物,好处都被主角拿了,反派也因主角挂了…貌似挺好,但是原本没有的反派被主角弄了出来,被他们害死的人有点冤

诸天玩家在线:招募了一堆精英草草训练了几天直接丢到死亡率最高的异位面战场,上级估计这帮精英一个都活不下来。笑哭

天国王朝:卧槽,有没有人人肉作者的,我要去谢谢它治好了我多年的近视眼,因为我TM直接瞎了!!!

谋杀启事4:恐怖凶案侦查手记

第 5 节 交易,通感

一年前的中秋节,潘英彤倚在床上,透过窗子呆呆地看着昏黄的云朵。
天就快要黑了,楼下的嬉戏声很热闹,她知道,晚宴就要开始了。
本是团圆的节日,她却一个人待在冷冷清清的屋子里,心里难免悲凉。
潘英彤的年纪越来越大了,行动起来也不方便,从许多年前开始,院里的事务就都被葛康接管,与她无关,不知道的人,恐怕会以为葛康才是天使孤儿院的院长。
潘英彤瞥了一眼桌上的月饼,叹了口气,忽地听见几道惶恐的尖叫声从楼下传上来。
没过多久,便有一个人匆匆忙忙地跑了上来,惊呼道:”潘院长,不好了,许哲吞玻璃了!”
”什么!”
潘英彤全身一颤,掀开被子,想要下床,但腿脚无力,险些跌倒,”院里哪来的玻璃!”
来人及时搀住潘英彤:”不知道,您快下去看看吧!”
潘英彤在来人的搀扶下,疾步出了房间,向楼道走去。
许哲的性子孤僻,来到天使孤儿院后,只喜欢与她亲密。
在许多个烦闷的日子里,多亏了许哲的陪伴,她才得以有一天没一天地打发时间。
因此,她十分喜爱许哲。”
快点!”
潘英彤催促。”
潘院长,我那事……”来人支支吾吾地说。
潘英彤心急如焚:”我说了,这是你最后的机会。”
来人停下了脚步:”您真的想逼死我吗?”
潘英彤一心想去查看许哲的伤势,见来人不愿扶她,探着脚,抓着扶手,自行下楼。
来人的肩膀颤抖着,望着潘英彤蹒跚的背影,恨意从心头涌了上来。”
去死吧!”
  翌日,朱晓推开酒店房门,正打算继续调查时,酒店的服务员恰好给他送来了一个信封。
朱晓捏着信封,疑惑道:”这是什么?”
”有您的信件。”
朱晓愣了愣:”谁送来的?”
”不知道,是邮递员送来的。”
朱晓见服务员不知情,询问了两句便让他走了。
此时,范雨希和孔末也从房间里出来了。
他们仔细端详信封,信封上没有写寄信人的地址和联系方式,收件人一栏填着朱晓的名字,地址写着他们下榻的酒店。
朱晓轻轻地拆开信封,从里面取出了一张纸条。”
这是什么?”
范雨希问。
朱晓往信封里瞄了一眼,发现除了纸条,没有其他东西了:”这是银行通过网络汇款的电子凭证打印件。”
汇款凭证上的金额不小,汇算后,足足高达两百万人民币,汇款时间是一年半之前。”
看来,她真的是凶手。
但是,这起案子有猫腻。”
范雨希隐隐地猜测到了这张汇款凭证的来源,问,”接下来怎么办?”
朱晓来回踱了两步,吩咐了行动:”丫头,你去天使孤儿院好好查一查刁琪,孔末,你在外面待命,听我吩咐。”
”你呢?”
孔末问。”
去找一个澳区的**朋友,有人给咱们送了这么一份大礼,我总得知道对方是谁吧?”
  半个小时后,范雨希来到了天使孤儿院,打听之后得知,刁琪是两年前入职孤儿院的,当时面试她的人是姚娜和任慧。
于是,范雨希又来到账房,找到了正在做账的姚娜。”
是我面试的,怎么了?”
姚娜忙着核清账目,听说范雨希的来意后,头也没抬,继续忙活着。
范雨希找了条凳子坐下:”我听说,刁琪小时候也差点进天使孤儿院?”
”不错。
当时来应聘的还有另外一个保育员,三十多岁,更有经验,比她更合适。
后来,听在院里待得久的保育员说起她和孤儿院的这一层关系,我和任慧才最终选择了她。”
姚娜微微一抬眼,”你问这个干什么?”
天使孤儿院里的常住工作人员不多,因此,每个保育员除了照顾孩子、清洁,还会被分配了一些特殊任务。
例如,已经被逮捕的任慧主要负责联系有收养意愿的抚养人,姚娜负责孤儿院里的账务往来,刁琪则跟着葛康与观察员对接。
两年前,刁琪来应聘时,面试的任务被临时地分配到了任慧和姚娜两人的身上。”
她被孤儿院拒收,你们还敢用她?”
范雨希反问。
饶是后知后觉的姚娜也听明白了范雨希话里的意思,放下手里的笔,捂嘴道:”你的意思是,院里怪事频发,是她干的?”
”我想去收了刁琪的那家孤儿院打听打听,你能带我去吗?”
范雨希请求道。
姚娜与那家孤儿院有联系,想了想之后,同意了。
她们出门时,毛毛跑过来拉住了姚娜的手:”姚阿姨,我想起了,潘奶奶摔倒的那天,我就坐在那儿!”
范雨希顺着毛毛手指的方向望去,那是大厅入口的台阶。
范雨希蹲下身,笑着问毛毛:”你怎么会坐在那里?”
”我听到有人说许哲要死了,心里害怕,就一个人跑到这里了。”
毛毛用稚嫩的语气回答。”
那你看到谁上楼了吗?”
毛毛摇头。”
那你有看到谁下来了吗?”
范雨希又问。”
没有。”
毛毛回答。
范雨希详细地问过之后才知道,毛毛在台阶上坐了一会之后,又看见许多孩子都被吓哭了,又凑了上去。
范雨希推算了一番,假如毛毛说的是真的,那凶手是在骚乱一发生就上楼了,毛毛是在凶手上楼之后坐到大房入口处的,凶手作案的时间不长,不过短短数分钟,下楼时,毛毛已经不再坐在大房门口了。”
那你有没有听到什么动静?”
范雨希耐着性子继续问。”
有一只大象!”
”你这孩子!
还以为你能提供什么线索呢!”
姚娜觉得又气又好笑,无奈地抚了抚毛毛的脑袋,”你去找葛爷爷,姚阿姨出去一趟。”
  路上。
姚娜告诉范雨希,孤儿院当年不同意接收刁琪,并不是针对刁琪,而是因为孤儿院已经专收残障和患病的孩子了,而且,潘英彤还亲自联系了另外一家福利院,妥善地安置了刁琪。
当时,任慧和姚娜面试刁琪时,曾问过刁琪年纪轻轻,又被富贵人家收养,还受过高等教育,为什么要来应聘这样劳累的工作。
刁琪回答,自己得益于福利院,因此想做一些事作为回报。”
我和任慧当时就觉得奇怪,就算她要回报,也该去接受她的那家孤儿院应聘,怎么会来我们这呢?”
姚娜说话间发现范雨希心不在焉,好似没听见她说的话,”你怎么了?”
”她是怎么回答的?”
范雨希回过神来。”
她说她理解潘院长不收她的原因,而且,她认同潘院长的想法,觉得虽然都是可怜的孩子,但生理和心理残缺的孩子更急需帮助,毕竟,像天使孤儿院这样的福利院太少了。”
姚娜指着前方,”到了,进去吧。”
”你先进去,我打个电话。”
范雨希拿出手机,走到了一边。
姚娜没有放在心上,先进了福利院。
  几分钟后,范雨希在姚娜的引荐下,见到了这家孤儿院的院长。
据院长和院内的保育员回忆,当年的确是潘英彤亲自打电话联系了他们。
刁琪长得白净,又聪明,进了福利院后一年之后,便被一户富贵人家看上,带走了。
刁琪在福利院里生活的一年间,和其他孩子关系和睦,对保育员和教师十分有礼貌,没有表现出任何奇怪的举动。
刁琪被收养之后,养父养母时常带她回福利院看望院长、保育员和孩子们,还时常给福利院捐款。
这些年来,她总是隔三差五地到孤儿院里帮着干活,除非因为学业太忙,实在走不开。
直到两年前,她去了天使孤儿院,才因工作的原因,找不到空暇时间,但仍然经常打电话回来慰问。
刁琪去应聘天使孤儿院的保育员,这家福利院的院长是知情的。
她去应聘前,曾经咨询过院长的建议。
当时,院长并不同意她去当保育员,认为她应该好好工作,以其他方式回报社会。”
只不过,这孩子执拗,出身福利院,最终还是想亲自去照顾与她一样身世可怜的孩子。”
”她从您这儿走出去,却去了天使孤儿院,您不觉得奇怪吗?”
范雨希问。”
她觉得,比起我们这里,天使孤儿院里的孩子,更加可怜。”
  朱晓在澳区银行外等了许久,一名澳区**终于走了出来。”
陈 sir,查到了吗?”
朱晓急忙问,见陈 sir 沉默不语,失落道,”又没查到?”
陈 sir 是朱晓的朋友,两人几年前在京市举办的”警运会”上相识。
今天一大早,朱晓联系他帮忙,他们先去了邮局,调查那封信的寄信人信息。
但是,寄信人是通过街角邮箱投递的信件,附近没有监控探头,无法查询寄信人信息。
临近中午,他们又来到澳区银行,调查信封内装的那张汇款凭证。”
查到了。”
陈 sir 语气凝重,”汇款人在三年前就死了。”
”三年前?”
朱晓疑惑道,”汇款时间不是一年半之前吗?”
”所以我才觉得奇怪。”
陈 sir 通过银行查到了汇款人身份之后,让警署里的同事调出了那个人的信息,结果发现,那人在三年前就因为意外丧生了,只不过银行一直没有销户而已。

上一篇 2022年9月1日 pm7:35
下一篇 2022年9月1日 pm7:3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