袁秋张婆婆(丧尸爆发:大佬逃生我躺平)全章节免费在线阅读_(丧尸爆发:大佬逃生我躺平)全章节免费在线阅读

由小编给各位带来小说《丧尸爆发:大佬逃生我躺平》,不少小伙伴都非常喜欢这部小说,下面就给各位介绍一下。简介:末日来临,丧尸病毒爆发,重活一世,主角们开始了躺平囤货的快乐生活

小说:丧尸爆发:大佬逃生我躺平

类型:现代言情

作者:风竹

角色:袁秋张婆婆

现代言情小说《丧尸爆发:大佬逃生我躺平》的作者是“风竹”。梗概:”美女,我刚要回你,这朋友圈咋就没了,我也妹删啊?””不知道是不是确诊,有特警,瞅着挺唬人啊。你房子是不马上到期了,要续不?”我皱了下眉,续租的事儿我确实还没想好。天通院的房子架构好,周边设施齐全,也便宜,可是居住的人实在太多了,每天早8的地铁挤的我身心俱疲。只是真的要搬走,从找房子,搬家再到后期押一付三,还是挺麻烦的

评论专区

综漫:无尽穿梭:克苏鲁神话+替身,文笔一般,干草

大侠饶命:老套,烂俗,浪费时间。

九项全能:慢热型,挺不错的,慢慢看有种田文的感觉,就是结尾太急了

丧尸爆发:大佬逃生我躺平

第 7 节 末日丧尸:全家一起苟吃鸡

我从没想过丧尸会爆发。
事情最开始不对劲,是我加的租房中介朋友圈更新了一条视频。
天通院地铁站旁边的长庚医院拉起了长长的警戒线。
第一章   警觉视频点开,能听到他带着浓烈的东北口音:”好家伙,长庚医院不知道咋了,**来了,大白也来了。”
我在地铁上刚评论了一句:有确诊?
再一刷,朋友圈被删了。
紧跟着中介的消息就过来了。
他发了一条语音,我刚戴上耳机,第二条消息紧跟着来了。”
美女,我刚要回你,这朋友圈咋就没了,我也妹删啊?”
”不知道是不是确诊,有特警,瞅着挺唬人啊。
你房子是不马上到期了,要续不?”
我皱了下眉,续租的事儿我确实还没想好。
天通院的房子架构好,周边设施齐全,也便宜,可是居住的人实在太多了,每天早 8 的地铁挤的我身心俱疲。
只是真的要搬走,从找房子,搬家再到后期押一付三,还是挺麻烦的。
在我犹豫间,中介的第三条语音就发过来了,这次是个 59 秒的长语音,我顿时感觉头疼。
前半段,他就是说现在 7 月大学生都毕业了房子不好租,要续约得抓紧有优惠。
后半段,听着就有点不对了。
没有任何预兆,语音里模糊的传来一声惨叫。
中介”卧槽”一声,紧跟着嘟囔”什么玩意”,紧接着就是嘈杂的声音,滋滋啦啦听不清,直到最后一声巨响。
我耳机声音没有开很大,还是被最后那一声巨响震的耳朵一痛。
我摘掉耳机,从人堆里挤到地铁窗口往医院的方向望去,可是地铁已经快到下一站了,什么都看不到。
给中介发的”还要考虑考虑”,也再没收到他的消息,我心里隐隐有些不安。
到了公司,今天来的人只有一半。
大家的话题是昨天四字发的声明,好像谁也不知道天通院附近疑似有确诊的消息。
早上听到的惨叫和巨响让我直到现在还心有余悸。
我没忍住给一起住天通院的同事发了消息,她几乎秒回:”抓紧离开 B 市。”
我心头一紧,心里的不安感越发强烈,嫌打字太慢,直接电话拨了过去。
电话响了一声就接起来,那头机场正通知登机,我还没开口,她明显拉低声音,语速飞快:”明天八点封城,能走就走,往死里囤物资。”
紧接着,电话挂了。
然后是她发来的一段视频。
视频里录制的正是长庚医院,镜头从急诊部上一扫而过,转而放大到了急诊室里面。
一个穿着病号服的男人在四个人的压制下还是挣脱了一刹那又恢复控制,就是那刹那,其中一个人的手臂被撕咬掉大块肉,鲜血直流。
30 秒后,被抓的男子抽搐倒地,视频戛然而止。
一种难以言喻的恐慌仿佛几计铁拳砸在我心口。
我从前不是那种轻信网上视频的人。
可是此刻,我大脑不受控制的想到一个词。
猛得站起来,在同事们诧异的眼神中,我低着头说家里出事了,要请假。
老板被我吓了一跳,估计是想到了什么,让我赶紧回家吧,给了足足一周假。
抛开脑子里那个不切实际的词,我用滴滴叫了个车,等车间隙给我爸打了个电话。
电话里,我让他现在马上开车回 Q 市,我今天就回家。
我爸是公司在距离 Q 市 400 公里的 H 市上班,虽然今天才周一,但是他宝贝女儿回家,我爸这个女儿奴是二话不说就能立马赶机场的。
不过电话里,他还是对我突然回家有点迷糊。
滴滴的车快到了,我实在没时间和他多说,只能约定等我下了车立马和他打电话解释原因。
今天的二环比平时堵,就连司机都”嘿”了好几声。
我则因为视频的事,焦虑的几次回头看车,格外没有安全感。
可是我也知道干着急没用,深呼吸了几下,抖着手点开携程搜直达 Q 市的机票。
最早出发的航班,下午两点四十从首都机场出发,现在就剩一张票,售价 2000 多,我眼睛都没眨直接订票付款一气呵成。
紧接着我拨通了我妈的电话。
我们家去年 10 月在 Q 市买了套三室一厅两卫的新房,因为是新楼盘,下房子慢,一直到今年 4 月房子才装修完。
4 月以来我这边一直有疫情,回去就要隔离 14 天,去看我们家新房的事情就耽搁下来。
电话接通,我妈还没说话,我先要了新家的地址,然后就让她现在就下班,我今天下午到家。
电话里我妈果断拒绝,她是一名非常理性的化学工作者,如果我一言不合就扰乱她的工作,还给不出理由,她很难信服我。
然而谁让我是她女儿,当我说我买了一大堆食材今晚上让她做给我吃,其中排骨半天不回去就化了,其他的食材还容易丢,她立马就一边骂我浪费钱,一边请假回家。
挂了电话,车总算驶出了堵成红色的路段,改上了京承高速。
高速上车也很多,几乎像到晚高峰的程度,不知道这些人是不是也听说了什么,和我一样抓紧一切时间逃出去….时不待我,我打开手机的外卖软件,输入新家地址,打算从离家最近的超市下订单。
Q 市是个十八线小城市,市里的大型超市只有盒马、大润发和沃尔玛。
这些超市在全市通常都只有 2 家,还分布在不同区。
我想直接在外面软件上下单,这才发现我家周边根本就没有大型超市!
我心里顿时一沉,点开饿了么搜索超市,这才看到一家还算正规的小卖店。
加载中…加载中…我在外常年不做饭,一直是吃外卖,家里常用哪个油炒菜还真不知道,今天这么一加购,才生出一种不当家不知柴米油盐贵。
至于肉类没敢在这买,小卖店的价格太暴力,肉也不一定好,不如等到了家和爸妈去批发市场买。
付款一下就花了我 2w 多,这还是因为不知不觉车就到小区了,我想着赶紧付款先敲定一批物资。
刚下车,下单超市的老板电话就打了个过来。
他再三和我确认我下单没下错后,狐疑的挂了电话。
我看着订单的地址:金镶玉小区,12 号楼 1 单元 B1 层,没忍住为自己的机智点赞。
我知道这次大批量订单势必会引起老板的注意,所以特意避开了我住的 3 单元 16 层,宁可自己辛苦点拉物资,也不能给未来带来这种隐患。
看着订购完满满当当的物资,我心里总算舒坦了些。
虽然还不知道我们将面临什么,可是我丝毫没有因为我今天下午逃出这里而松懈,反而越发让自己严阵以待。
视频里咬人的病号到底什么情况?
几千万人口的超级大都市,交通要塞,说封就封?
为什么最重要的经济文化中心,反而要逃,难道不可控了?
这个世界到底怎么了?
到家进了我自己租的主卧后,我拨通了家里 3 人群的视频电话。
我爸是秒接,他连电脑都装好了,就等我这个电话,接完就走。
我妈是响了两三声才接,她在厨房洗菜,手还是湿的。
看见他们两个人的脸,我情绪一下没绷住,刚开口嗓音就抖得说不出来话。
我从来不是个坚强的人,但那个另人崩溃的真相几乎压垮我。
我不敢开口,我怕说完,他们当个笑话,我爸眉头一下就皱起来了:”怎么了大宝?
这是出啥事儿了!”
我妈也是一下就关了水龙头,沉默了两三秒开口:”宝宝,是不是和你突然回来有关?”
我点了点头,知道不是耽误时间的时候,极力压抑着生理性颤抖的嗓音,才发出了自己的声音。”
我不知道出了什么事情,但是我知道很严重。”
”明天八点要封城,有人提醒我赶紧跑,还要多囤物资。”
”我真的很害怕,爸妈你们要相信我,真的要买最起码可以支撑一年的物资。”
我爸突然开口:”别怕,爸爸妈妈是你最坚实的后盾。”
我妈也努力的想表现成没事人,但是紧锁的眉头还是出卖了她:”我们不信你还能信谁?”
她深吸了一口气,摘下了身上的围裙:”囤货是吧?
今天别等我手艺了,我先去批发市场买东西,宝宝,你把你下单的东西发给我,我看看你什么没买,查缺补漏。”
我爸也站起了身,点燃了一根烟:”爸爸从 H 市也买点物资回去,你放心,咱们家肯定没事,别害怕啊,你好好收拾东西,去机场吧,别耽误了。”
被家人信任,我心里涌过一阵暖流,赶忙道:”我已经下单一批物资了,这批东西我怕引人注目,特意放在 B1 层车库,晚上八点多送到,咱们搬上楼的时候千万注意别撞上别人。”
我妈拿着车钥匙就准备出门:”行,放心吧。
你忘了你小时候每年冬天之前,家里都囤几百斤大白菜的事儿了?
你把心放肚子里,妈妈肯定不能让你受到伤害。”
我点点头,挂了电话,努力平复生理性抖动的胳膊和大腿,开始整理出租屋的东西。
我在出租屋里真正要带走的东西还挺少的。
算下来,锅具被褥家里都有,最后整理下来只有两大箱衣服,电脑,我自己囤的药品,至于吃的,我就没再拿了。
虽说是两点四十的飞机,我还是十一点就出了门。
从天通院开到机场就半小时,但是看今天这样,我提前拿高德看了机场高速,都堵成黑红色,连忙提着两个箱子奔赴地铁站。
第二章   逃离地铁上的人比往常早高峰还多,我拎着两个箱子使劲往里挤才挤了上去,一上去就被浓烈的汗味差点熏吐。
我有种强烈的预感,或许知道封城消息的人比我想象的要多。
事实果然如此,这架钢铁长龙行驶到第 3 站”立水乔南”,就再也挤不上去一个人了。
车上的人身体贴着身体,脚后跟贴着脚后跟。
我努力透过地铁的窗户向桥下望去,马路上的车从一端一直堵到我看不见的另一端,他们就像案板上待宰的鱼,进退不能,已经有人弃车往回走了。
我心也渐渐悬起来。
此时,地铁每行驶一站,我心就强烈跳动一下,生怕它行驶到一半就停在无边的黑暗里。
到了”北新乔”站时,我拎着两个箱子几乎是撒腿就跑。
浩浩荡荡的人群从地铁里倾泻而出,我快速占据了扶梯的三个台阶。
剩下一部分人,则你争我赶抢占远处的直梯。
只是抢直梯的人实在太多,转眼间人一满就升上去,这些抢不过的人犹豫过后又往我这边跑。
我一咬牙,胳膊一使劲,提起两个箱子就一步一步往上走。
等到了机场专线的时候,地铁已经滴滴滴显示要关门了。
我一个箱子就甩进地铁,第二个箱子直接扔在原地,全力奔跑,终于在关门的最后一刻,夹着一片衣服,冲进地铁。
机场专线的冷气开的比 5 号线还足,我一进来就被浇了一身冷汗。
箱子被我甩在扶手上,这么一砸,面上直接凹进去一块。
有个好心大哥把我甩进来的箱子递给我,我道了声谢,手心后知后觉的开始疼。
我低头一看,两只手都被箱子磨的肿了起来,暗红从手心一直蔓延到指尖,我赶紧握住地铁里冰冷的扶手,借着凉意达到消肿的目的。
机场专线没有人说话,却不安静。
急促的敲击屏幕的声音铺天盖地。
每个人都在发消息。
我也赶紧在我们家三口群里简述了情况,然后点开微博。
3 秒开屏广告后,我刚准备先搜关键词看看最新消息,但是关注自动刷新出了我关注的地铁官方账号。
新微博一分钟前刚刚更新。
#温馨提示卡#为配合高速交通管制,2022 年 7 月 18 日,11:40 起至末班车,首都机场线将暂停运营….高速行驶的列车因空气挤压发出尖锐的哭嚎声,我在这啸声中头皮发麻。
在鸡皮疙瘩爆起,和不断跳动的神经中,我清晰意识到,这是去机场的最后一班列车。
接下来是更不好的消息。
我打起精神开始搜”封城””长庚医院””天通院”这几个关键词,微博词条全部被炸掉了。
这种此地无银三百两的做法被夹总是玩的明明白白。
紧接着,我只是犹豫了一秒,就输入了我最想搜的词。”
丧尸”在列车到站的提示音中,我号炸了。
我用手臂擦了下额头留下的冷汗,抓起箱子站起身随着人群向车外狂奔。
我们所有乘客保持默契的沉默,拎箱子的手火辣辣的在疼,我却没空管它。
此刻,我内心的震撼远比疼痛来的更剧烈,肾上腺素分泌的动荡让我耳鼓震颤。
真相太过让人毛骨悚然。
进入机场后,安检开始严格起来。
除了要健康宝绿码,48 小时内阴性证明,还需要由机场工作人员带去一边将自己到过的地方全部写下来。
我的眼睛因为汗水流进去开始火辣辣的,监督我的小姐姐递给我一张纸,我擦脸间隙看到她手臂下压着的纸上隐约看见长庚两个字。
我心一下悬起来。
先是老老实实填写了公司的地址、回家后的住址、近期去过的公共场所。
最后,我的笔尖重新回到了我的现住址这一栏。
下一刻,我将写好的填报表交了上去。
小姐姐仔细看了遍我的报表,又看了看我手里仅提着的一个行李箱,简单问了我几个问题就放我走了。
只是其他人好像没有那么顺利,我身后的几个人都因为不清楚的原因被禁止登机,甚至还有武警和大白跑过来压制着拖走…接下来的安检一切都很顺利,甚至排队的人也不多。
坐到了 43 号登机口的座位上,我悬着的心终于放下了半个。
因为我提前 2 个小时到了机场,这会儿人只是零星几个。
我找了个偏僻的位置直接拨通了我妈的电话,我爸现在应该在开车, 不能让他分心。
电话响了好一会,我妈才接。
电话那头闹闹哄哄的,她语速极快的说着什么,隐隐约约听见什么”半扇””母鸡””冻肉”。
她那边忙完才转头和我说话:”大宝,妈妈这边忙,刚订了 200 斤猪肉、100 斤牛肉、100 斤羊肉、4 只鸡、还差什么鸡翅鸡腿没买,你还想吃啥不?”
我被赵女士的行动力震惊了,原本我是提醒她多买点肉囤着,现在只能改口嘱咐她记得买太阳能发电机、电池、再多买几个冰箱,其他的我先去百度搜搜,因为时间匆忙,再加上一直保持高度紧张,我此刻的大脑也宕机。
挂了电话,我从百度、知乎、h5 各种平台,才整理出一份 list:加载中…加载中…整理好两份 list,我总算舒了口气,将清单甩到三口群后,群里很快收到了我妈的回复。
转了转僵硬了的脖子,我抬头看向窗外,天空湛蓝,今天是这座城市难得的好天气。
希望一切顺利。”
乘坐中国国际航空 CA1111 航班,前往 Q 市的乘客请注意,您乘坐的航班将于 15 分钟后开始登机,请您拿好随身物品,从 43 号登机口登机。”
身边零零散散的乘客陆续开始排队,我注意到,这班航班的乘客是真的少。
只是不知道是因为没得到消息,还是因为突然的交通管制…飞机起飞的瞬间,我看到停机坪的一个死角有一个人跪地撕咬着什么。
在彻底看不见他之前,他抬起了头。
我们短暂对视了一瞬,那是一双腐烂的眼睛。
第三章   堡垒飞机平稳飞行,我胃里却翻江倒海。
起飞时那个丧尸高度腐烂的脸在我脑海里不断回放。
我把座椅前排小桌板放了下来,趴着极力控制想要吐的冲动。”
坚持住,现在吐会引起别人注意。”
折磨人的 2 小时的飞行就在这种不断给自己加油和警告中度过。
一下飞机,呼吸到 Q 市的新鲜空气,我绞痛的胃总算好了一些。
没想到竟然还有和我一样难受的,那是个上了年纪的男人,他下了飞机就在停机坪上剧烈呕吐起来。
我看见赶忙离他远点,毕竟除了可怕的丧尸,某冠、某痘、霍乱也是我们要面临的危机。
在进航空楼之前我最后回头看了一眼他,几个工作人员和热心乘客正围着他。
他好像还没吐完,腰弓得像个字母 n,嗓子像漏了洞的风琴,发出”嗬——嗬——”的怪音。
他的情况看起来不太妙。
出了机场,我立马就看见我帅气的老爸。
他几步迎上来接过我手里的行李箱,在这个人人本该自危的时候,我们却都如释重负的笑了。
末日来临,我庆幸我能陪在家人身边。
上了车,我立马注意到后座被塞得满满当当,全都是一些我不认识的五金店产品,我的安全感再度被提升。
有家的孩子像块宝。
我爸把我的行李箱随手塞进后备箱后,也上了车。”
大宝,咱们还不能回家。
我们先把东西都采购完,从明天开始就不要出门了。”
我连忙点头,觉得这个提议好的不能再好。
今天累点把物资都买完,够我们一家三口在家里富裕的过上一年,明天生存的希望才会大大提高。
在这一年内,我们可以在家锻炼,强身健体,等待上面派人救援。
我如果是自己一个人还好,一想到我爸妈一把年纪还要在末日里找物资,我就恨不得自己有三头六臂,把他们牢牢护在我的羽翼下。
接着,我和我爸就开启了扫荡模式。
我也被我爸的购买力也再次震惊到。
一些我想都想不到的钢丝,铁链,复核锁,消音棉等等全被我们扫荡,到最后,我都觉得有点夸张!
赶在一家装修市场下班前,我爸订购了最高强度的防爆玻璃和防爆门。
对方本来说没货,要三天后才能安。
我爸直接大手一挥加钱,老板顿时眉开眼笑,表示现在就能跟着我家上门安装。
全程我都没插上什么话,跟在我爸的后面负责推运输小车。
眼见着东西越堆越高,我爸终于满意了,开着自己的 SUV 带着老板和工人一起去我们家。
金镶玉小区因为是新楼盘,下房慢,入住率极低,现在能搬进来的也就 10 多家。
小区总共东南西北四个大门,因为还没什么人住,目前开的只有北边的正门,北边的道宽,紧挨着的就是我们 12 号楼,搬家公司开进来非常方便。
我们花了半小时就把买的东西全都运上来了,工人们干活麻利,不一会就先把门换好了。
我抽空给我妈打了个电话,看看她什么时候回来。
她正和百货商场卖衣服的砍价砍到**,我一个电话,她立马说:”行,那我先回家吧,这衣服砍不下来价,明天我再去地下商场看看衣服。”
”诶哟!”
卖家那边立马败下阵来,”我服了你了,这价你拿走吧!”
我妈顿时眉开眼笑,我这边趁着卖家装衣服,赶忙问:”妈,你今天买的肉啊,太阳能发电机那些,什么时候送到?”
我妈声音顿时压低了:”批发市场那边说把肉直接帮咱们装冰箱里送过来,冰箱和那卖肉的是一家的。”
”太阳能发电机已经到了,我让放在 1502 的门口。
那家我知道,房子还没装修,没人能看见。”
”其他的,我让搁在 20 楼楼梯间了,那么高楼层,没人上去,而且 20 楼以上也都没人住。”
挂了电话,我先是去 15 楼看了遍太阳能发电机,然后拿着手机悄咪咪爬楼到 20 层,拿着我做的 list 对照送货送来的东西。
矿泉水、卷纸、自热火锅、石灰、蓄水桶、雨水收集器、酒精什么的都到了。
只是这些物资实在太多了,从 20 层的楼梯一直浩浩荡荡摆放到了 24 层。
因为领了外人进来,我对物资就这么放楼梯间,还是有点担心。
索性安玻璃也没我什么事儿,我就坐在楼梯间一直等到工人们施工完都撤了,才下楼喊上我爸一起搬物资。
囤货的过程爽,搬货的过程很酸爽。
我和我爸大包小裹搬了四分之一,我妈才回来。
她也是一手拎仨袋子,没空帮我和我爸的忙。
一直搬到九点,我们物资才搬了一大半,这时候我在网上小卖店订购的物资也到了。
配送员把东西一股脑堆到一单元 B1 层门口,我们一合计,楼上的物资一会再搬就行,楼下的物资可是实打实挡道了,还引人注意。
于是一人又推了个拿快递的手推车,坐电梯下到 B1 开始整理 1 单元门口的货。
这期间,我几次头昏眼花,但是把货运到家里,又实打实的满足。
最后我们累的不行,一人炫了一根巧克力棒,又继续投入战斗。
到了晚上十一点多的时候,我妈订的肉和冰箱终于送来了。
我们家电梯是一梯一户,一层两户,中间有个结实的防火门隔着。
本来为了省事儿,想让他们送到隔壁的。
但是我妈觉得这家大半夜送肉挺奇怪的,而我们家门口和屋里堆的全是物资,也绝对不能让他们看见。
于是,我妈留了个心眼,让他们送到对面 10 号楼 2 单元楼门口就行。
送货的老板看起来没什么异样,很爽快的就答应了。
我爸和我妈则从 11 号楼 B1 层绕到了 10 号楼 2 单元,从 2 单元里面出来,用大推车把冰箱一趟一趟运回家。
这期间我也没闲着,知道这一趟下来他们俩腰得休息几天,一个人从 B1 把剩下来的物资运了回来。
最后全家折腾到凌晨两点,才把今天下单的所有物资运到家里。
算下来,距离 B 市封城还有不到 6 小时。
夜晚的小区安静的可怕,我没心情睡觉,家里因为物资也是乱七八糟的,没处落脚,一堆东西等着我们整理。
我趁着爸妈还在捣鼓太阳能发电机,去厨房煮了三碗面。
我不在家这两年,自己虽然不太做饭,视频教学却学了不少。
 俗话说,上车饺子下车面。
我抽出三人量的挂面,等到水烧的咕噜咕噜的沸腾,快速将面条撒了进去。
然后,我从橱柜里拿出三个大碗,一碗舀了一勺猪油,撒了少量葱花,加了一勺生抽,一勺香油,少量鸡精和盐。
等到面条在滚水里翻滚起来,我拿起汤勺在沸水里盛了一大碗汤,淋在碗里的调料中。
蒸汽混着鲜香铺天盖地的侵入我的味蕾,肚子咕噜一声,等到碗里的调料已经和面汤融合在一起,我关火,捞面,一气呵成。
三碗自制阳春面出锅~我把三碗面端到大厅的茶几上,我爸我妈这时候也饿了,放下手中已经拼装的差不多的太阳能发电机,三个人就这么坐在地板上,几口就把一碗热乎乎的汤面下肚。
我爸还把汤喝了个底朝天,舒坦得冒了热汗。
人一出热汗,身体里的寒气也逼了出来,精气神也足了。
我们又稍微休息了片刻,继续投入到物资当中。
5KW 太阳能发电机已经研究的差不多了,剩下的大件:雨水收集器、雨水过滤器都暂时用不到。
虽然到了 7 月,Q 市这几天的天气预报却显示要降温,没什么雨,我们决定先把用不上的搁置在阳台,等用得上的时候再拿出来安装。
接下来,我妈就制定了干活计划。
我和我妈负责食品归类,我爸负责工具类归类,其余不着急的,明天再说。
还好我们家这是新房,书房除了一个大书柜,连电脑桌都还没置办,省了家里很多空间。
不仅如此,一直没人住的次卧也只有一个双人床,本来其余的次卧定制家具下个月就到,不耽误我十一回家住,现在看来,根本就用不上了。
就这样,因为不太需要倒腾家具,我们整理物资到早上五点多,就全都归置完了,超额完成任务。
只是家里只有 180 平,放了这么多物资,除了客厅我预留出的休息区,其余地方基本没什么下脚的地方,整栋房子就像个大仓库。
还有两个多小时 B 市封城,谁都没有睡意,我爸拖地,我妈开始拿种子发芽,我则喂了我妈昨晚上从菜市场带回来的四只母鸡。
四只母鸡被养在厨房那边带门的阳台里,阳台只放了鸡,剩下的就是各处都堆了隔音棉,还煞有其事的放了个空气净化器。
喂完鸡,门一关,公鸡打鸣都听不见。
天已经大亮了。
我得空拿蓄水桶开始接水,然后点开了朋友圈。
我以为点开会有一些什么小道消息,结果刷下来,昨天一天,大家都岁月静好。
只有几个人的朋友圈定位在了国外,发出一些不知情人就看不懂的感慨。
在一片岁月静好中,我们一家正吃着我妈做的三明治。
三明治中间夹了一片西红柿、一个煎鸡蛋、还加了培根。
一口咬下去,汁水在嘴里爆开,香得我开始犯困。”
砰———!


!”
一声巨响。
我本来在打架的眼皮被吓得直接张开到最大。
在我迟钝的大脑还没回反应过来怎么回事儿的时候,一声凄厉的尖叫又在小区内响起。

上一篇 2022年9月1日 pm5:38
下一篇 2022年9月1日 pm5:4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