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公爷小桃儿《离离原上谱:奇妙恋爱打开方式》_小公爷小桃儿全本免费在线阅读

现代言情小说《离离原上谱:奇妙恋爱打开方式》,男女主角分别是小公爷小桃儿,作者“糊糊的兔牙”创作的一部优秀男频作品,纯净无弹窗版阅读体验极佳,剧情简介:这是糊糊的兔牙主打离谱恋爱故事的言情专栏
一觉醒来和陌生男大学生互换身体,还被对方的室友疯狂表白,可我的芯子是直女啊
卷入随时可能丧生的乙女游戏,是攻略还是被攻略?
故事主角经历一系列离谱事件,开启不一样的恋爱之旅

小说:离离原上谱:奇妙恋爱打开方式

类型:现代言情

作者:糊糊的兔牙

角色:小公爷小桃儿

如果你喜欢看现代言情小说,一定不要错过“糊糊的兔牙”的一本书《离离原上谱:奇妙恋爱打开方式》。讲述了​床很大很软,但是帷幔拉下,遮挡得严严实实,我看不清外面的情形。挣扎了几下,却挣脱不开。 不对啊,我上一秒还在摸鱼刷知乎,怎么下一秒就被捆成粽子扔到一个陌生的床上呢。外面一阵窸窸窣窣的声音后,归为安静

评论专区

文贼:文坛之贼、文坛败类! 他是赵砚! 他的梦境可以照进现实,且看这小贼如何搅乱这大好文坛!

金融霸主:粮草。非常好看的商战文,主角重生大力发展家族企业,最後入股美联储。另外,此书某些情节可以当黄书看了,巳404。

就决定是你了,皮卡丘!:难得比较清爽用心的书 现实化的pm世界 金手指是锻炼就会变强 希望控制住御龙渡的影响力 不然剧情会很容易崩

离离原上谱:奇妙恋爱打开方式

第 1 节 离谱穿越:通房娇宠

被灌下避子汤后,我才知,自己不过是个通房,给公子的未婚妻提鞋都不配。
可后来,公子的手却落在我小腹,语带卑微:”桃初,给我个孩子。”
1”今天可是小公爷的大日子,都给我仔细点。”
”多燃些香,炭火也要充足。”
我闻着腻人的香味,迷迷糊糊睁开了眼睛,就听到如此惊世骇俗的对话,顿时睁大了双眼。
身上只穿着藕粉色的寝衣,且薄如蝉翼。
手脚被软绸缚住,就连嘴里也被塞上手绢。
床很大很软,但是帷幔拉下,遮挡得严严实实,我看不清外面的情形。
挣扎了几下,却挣脱不开。
 不对啊,我上一秒还在摸鱼刷知乎,怎么下一秒就被捆成粽子扔到一个陌生的床上呢。
外面一阵窸窸窣窣的声音后,归为安静。
而后房门被打开,吱嘎一声。
然后是脚步声,一步一步接近我,踏得我心尖直颤。
帷幔拉开,暖色的烛火并不刺眼,少年身上带着凛冽的寒气,弓着身子与我对视。
我们的距离近到几乎是鼻尖对鼻尖。
少年对我眨了眨眼睛,澄澈的眼神却没有抚慰到我受惊的心脏。
我登时身体紧绷,又往后蛄蛹了几下,直到身体贴上了墙壁,冰凉的墙壁激得我差点骂人。
少年一愣,抬眉浅笑道:”你不愿意?”
我点了点头,简直快哭了。
他坐在床沿边叹了口气:”我也说了不要的,只是母亲非说我已经十六,该通人事,没想到孙婆子会寻你来。”
他抬手将我口中的帕子取出,又俯下身为我解四肢上的软绸。”
我不会强迫你,若现在送你回去,恐母亲会为难你,你且在我房中宿上一晚吧。”
我被解了束缚之后,立刻退到床角缩成一团警惕地看着眼前的少年。
少年见我如此防备,细致地将帷幔拉好,独自坐到桌前去了。
我从帷幔中钻出脑袋偷看少年,却见他也撑着下巴笑意盈盈地望着我。
我连忙缩回了身体。
稍作思考之后,我知道了自己此刻的境遇。
我穿越成富家小少爷的通房丫头了,好在这位小少爷比较通情达理,没有硬来,不然就惨了。
方才还被小少爷带来的寒气激起一片鸡皮疙瘩,此刻却觉得胸腔似有一团火焰,灼得我仿若置身荒漠的旅人。
淦,忘了这里点了香料啊!
我有些烦躁地扯了扯身上的寝衣,意识也开始涣散。
恍惚中只听到一人哑着嗓子道:”你呀。”
 第二日一早,我迷迷糊糊醒来,只觉得自己躺在一处温暖又舒服的怀抱里,腰部被勾住,也没有力气往外挣,甚至还没出息地往那胸口钻了钻。
头顶传来一声轻笑。
我突然惊醒,这不是演习,也不是梦境,这是现实啊!
一个鲤鱼打挺坐了起来,我扯着被子挡住自己身体,才发现自己的衣服都穿得好好的。
少爷支起手臂饶有兴致地看着我:”醒了倒是矜持,与昨晚……”我伸手去捂他的嘴,堵住了他将要说出口的话。
不用照镜子我也知道自己的脸此刻红成了猴屁股。
少爷垂目看着我的手,示意我将手挪开。
我威胁道:”你不许再说那话。”
他朝我眨了眨眼,算是同意了我的提议,我这才松了手。
我背过身跳下床时,竟然瞥到床上一抹刺眼的红色!
我指着那抹红色磕巴道:”你……你……”少爷煞有介事地点了点头:”小桃儿很是缠人,抱着我不肯撒手。”
我后退一步:”趁人之危!
禽兽不如!
垃圾!
败类!
大冤种!”
我把自己知道的骂人的词汇都搬了上来。
少爷并未打断我,见我脸红脖子粗一通发泄之后,才问道:”骂完了?”
我撇着嘴点了点头。
他慵懒的眼神中带着一丝玩味:”解气了?”
我梗着脖子不说话。
他这才坐起身,摊开自己的右手,食指上有一道伤痕。
我看着那伤痕,若有所思道:”是我咬的吗?
那……那对不起。”
”你呀。”
小少爷又感慨了一句,笑意不减,好脾气地解释道,”这血迹是我自己的。”
我想着自己人生地不熟,好不容易遇到一个大腿子,还是应该抱紧一点,便又坐回了床上。”
少爷。”
”嗯?”
少爷目光跟随着我,挑起的桃花眼却不含风流之态。”
昨晚发生什么了吗?”
我环顾四周,乱丢的衣衫,倒在地上的瓷瓶,流出瓶口的精油,任谁看了不会浮想联翩?”
你不想,我便不会强迫你的。”
他给我留下这个保证后,便起身梳洗去书房了,临走前还把我按在床上盖好被子嘱咐我多睡一会儿。
只是少爷刚走没多久,孙婆子就带着一群丫头如土匪一般风风火火地破门而入,先是揪住我的胳膊把我薅下床,找到那块血迹后,才满意地拍了拍我的肩:”桃初啊,你的好日子在后头呢。”
说完这话后,她又拍了拍手,一个丫头手捧一碗黑黢黢的汤药进屋。”
把避子汤喂给桃初。”
孙婆子命令道。
我十分抗拒,避子汤肯定就和现代的避孕药类似,极为伤身,我干吗平白无故糟践自己的身体。
孙婆子许是没想到我会抗拒,对身旁的丫头冰冷地发号施令道:”摁住她,灌进去。”
纵使我再不情愿,也架不住对方人多势众,苦涩的药汁灌进嘴里,我心中只剩屈辱。
亲眼看着我将所有汤药都喝进去后,孙婆子心情大好,转身找夫人去复命,留了几个小丫鬟收拾满室狼藉。
临走之前,孙婆子不屑道:”别以为过了昨晚你就飞上枝头变凤凰了,今后还是为奴为婢的命,掂量好自己。”
与方才和颜悦色说我好日子在后头的仿若两个人一般。
趁着小丫鬟收拾房间的工夫,我也问出了一些这个府上的基本情况。
小少爷名叫喻泊舟,是喻国公家的嫡子。
好有钱,得想办法讹上他。
我揽镜自照,镜中女子虽然年少 ,一双杏眼却如含了三江春水一般潋滟动人,怪不得国公夫人会给自己儿子挑这样的通房了。
房间收拾好了,我独自坐在镜前思考自己可能面临的结局。
貌美却身份低微,在古代实在算不上什么好事。
也许等到小公爷娶了正房夫人,然后夫人对我重拳出击。
也许小公爷进入仕途,将我当作官场社交的礼物。
或者小公爷厌弃了,还有其他悲惨的结局等着我解锁。
我低下头,看到自己仍穿着寝衣赤着脚,赶紧翻箱倒柜找出一套日常衣物。
穿戴整齐后,我又想到了喻泊舟,他这个人虽然有些恶劣,但也不至于让人讨厌。
想要在这里活下去,绕不开他呀。
2穿越来的时机不巧,我身份又尴尬,还是要先了解一番原主的习性,免得日后露馅。
思及此处,我寻了个丫鬟带我去了从前的住所。
虽然原主曾经不是做粗活的丫鬟,但仍没有独立的房间,我推开房门后,便闻到一股浓重的血水味,还有些难闻的药渣子味。
伸出手在鼻子前扇了扇后,我踏进了屋子。
一位穿丫鬟服饰的小丫头正气息奄奄地趴在床上,一条薄被折了三折盖在她的后背上,露出她血肉模糊的大腿处。
听到门口的动静,她吃力地掀开眼皮,看到是我,艰难地扯出了一个笑:”桃初,你怎么来了。”
我被吓了一跳,难以置信地小跑至她眼前,问道:”这是怎么了?”
她的声音有些苦涩:”还不就是那些事,夫人贪凉吃了冰,再加上近日降温,便病了,公爷就处罚了所有近身伺候的婢子。”
”夫人贪凉饮冰也要怪你们?”
我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主子当然不会错,千错万错都是我们这些下人的错。”
她像是想到什么似的,抬手勾了勾我的手,”还好夫人把你选去做了通房,你也能去过人上人的生活了。”
人上人?
我想到今早被人按住强行灌避子汤的样子,摇了摇头。
看眼前人面善又可怜,我将手上的镯子取下递给她:”你且好好养伤,我以后得空了再来看你,这个镯子你去换些钱买些好药。”
出了那间屋子,我为自己的未来感到悲哀。
不行,我不能让自己沦落到被他人掌控命运那一步。
回过神时,我已经站在喻泊舟门前,我心中有些紧张,努力进行心理建设。
主动出击,才能有一线生机,再探一探小公爷的虚实吧。
推开书房的门时,正对上喻泊舟的眼眸,他似乎已经盯着门口许久了。”
不进来吗?”
喻泊舟眼睛眯起,伸了个懒腰。
我这才如梦初醒一般,跨进书房关紧了门。
 我深吸一口气,抬腿走到喻泊舟身侧:”奴婢伺候小公爷读书。”
说着,我装模作样拿起墨条开始研墨。”
我并未写字。”
这人,铁了心要为难我似的。”
那奴婢给小公爷捏肩。”
我双手就要触到喻泊舟肩膀时,他忽然捉住了我的手腕:”你若这样,我可读不进去书了。”
我老脸一红,低着头抽回了自己的手。”
帮我将《虎钤经》拿来吧。”
”是。”
这本书居然还被放到最高的书架上,我踮着脚好不容易将书取出,恭恭敬敬双手奉上交予喻泊舟。
喻泊舟捧着书端详许久,而后抬头看向我:”你认字?”
难道原身是文盲人设吗?
小事,我面不改色心不跳:”奴婢为了小公爷自学的,小公爷可喜?”
小公爷笑了笑,手指点了点我的额头 :”你找一本喜欢的书,去榻上吃糕饮茶吧。”
我得了令,去书架翻找了起来,笑死,一本我爱看的都没有。
取了一本《花间集》后,我又折回书桌处拿纸笔,还是学一学写毛笔字吧,反正技多不压身。”
你想学写字?”
我点了点头。
喻泊舟大手一捞,一阵天旋地转,我便坐在了他的腿上。”
我来教你。”
不等我反驳些什么,他的手已经握住了我的手。
他的手掌宽大却纤瘦,骨节分明,还透着一丝凉意。
他随意翻开一页书,开始带着我的手在纸上誊抄。
玉楼春望晴烟灭,舞衫斜卷金条脱。
黄鹂娇啭声初歇,杏花飘尽龙山雪。
我意识到不对劲,虽然不太理解这首诗的意思,但怎么看都有点特殊含义在里面,不像正经诗。
许是察觉到我的不自然,喻泊舟伏在我颈窝边,轻声道:”小桃儿怎么了?”
我缩了缩脖子,那一瞬间,我都感觉到自己血液的蒸腾。
也对,我就是个通房丫头。
可我这种口嗨王者,行动矮子自然还是接受不了与陌生异性过于亲密,只能用讨好的语气道:”小公爷,奴婢害怕。”
再回过头看喻泊舟时,他的一双眼已经变得清明,将我从腿上放下来后,他咳了两声,沉着嗓子让我去榻上自己玩。
我逃一般跑回榻上,看到桌子上的糕饼,才想起来自己从穿越至今还没吃饭,便挑了块最好看的点心吃了起来。
过了许久,喻泊舟才来到我对面坐下。
他一边打量着我,一边问:”小桃儿,你不怕我?”
我将口中的食物匆忙咽下,连连摇头摆手道:”怕的怕的,奴婢绝无任何不敬之心。”
喻泊舟却不回话了,只是歪着头看着我温和地笑,给我看出了满身的鸡皮疙瘩,眼见他嘴角越勾越大,我随手抄起一块糕点就塞进他的口中。”
小公爷吃糕。”
喻泊舟的眼神却一直落在我身上,我扭转身子背对着他:”小公爷一直看奴婢作甚。”
”小桃儿好看。”
说罢,他又补充道,”小桃儿今后不必自称奴婢,显得生分。”
我扭过身嫌弃地看了他一眼,表面是个谦谦公子,背地里是个痴汉。
但我很快换了副神情,双手捧脸,虔诚地望着喻泊舟:”小公爷喜欢小桃儿吗?”
”那是自然。”
”那小公爷能保小桃儿性命无虞吗?”
”长归与小桃自是生同衾、死同穴。”
”不要说死这种不吉利的话。”
不过我有些想笑,喻泊舟字长归,实在是太像乡村爱情里的长贵了吧,气质都变了啊。
我从袖口中掏出帕子,将喻泊舟唇边的糕饼碎屑擦净,假装忧郁道:”我听闻小公爷马上要回白马书院读书,半月才归府一次,小桃以后就不能总是见到小公爷了。”
喻泊舟亦是满脸可惜:”那怎么办呢?”
我附和道:”对呀,那怎么办呢,不如——””不如我把小桃儿养在外室。”
我还未说出口的”不如就把我也带去书院”就这么被他噎了回去。
捏妈,怎么还插翅难逃了呢。”
小公爷不考虑将我带去书院吗?”
我主动提议道。
喻泊舟很是惆怅地喃喃:”小桃儿是女子,自古何有女子去书院的先例呢?”
我不死心地接着提议:”若是小桃儿扮成小公爷的书童呢?”
见他若有所思,像是听进去我的话,我乘胜追击:”小桃儿自知身份低微,又是女子,进入书院多有不便,恐惊扰了贵人。
成为书童,又能照顾公子,又免去其他烦恼。”
若是独自留在喻府,免不了时时被位高权重又闲得没事干的贵妇人叫去立规矩,自然要抓住一切机会离开宅院。
喻泊舟粲然一笑:”小桃儿竟是个胆大的。”
还没等到去白马书院之时,我就被国公夫人叫去问话了,即使在心里跟自己说了一百遍我叫不紧张,我还是觉得有些头重脚轻。
喻泊舟被国公府保护得很好,就连初尝情事都是国公夫人亲自寻的身世干净的清白女子,我听说原身被抬上喻泊舟的床上之前被培训了好久的琴棋书画,与一般公子哥的通房只要求狐媚勾人不同。
不过他们没想到我来了,这也不行那也不行的笨蛋美女来了,之前培训的东西一概不会,也就勉强识字,写字却跟狗爬一般。
也正是喻泊舟被保护得很好,他身上既带着君子的清雅纯正,又带着少年的意气风发。
他从不为难我,顶多逗逗我,我心中也很是感激。
谁知道国公夫人难不难缠啊,不能见面就给我上老虎凳吧。
带着这种顾虑,我刚到国公夫人的房间腿一软就跪了下去。
我给您拜个早年,提前祝全球华人新春快乐。”
奴婢见过国公夫人。”
”桃初,把头抬起来。”
我战战兢兢抬起了头,国公夫人不似我想象那般珠光宝气,头上钗环不多,却不失端庄。
脸上虽然能看出岁月的痕迹,却依然有美人余韵。
看她面上带笑,很是慈爱,我心中的紧张也消解了一些。”
长归要带你去书院了?”
我应了一声。
完犊子了,要被截胡了,书院是去不成了,直接进鬼门关吧。”
那你到了书院可要好生照顾长归,我一直觉得阿生不够体贴,你陪着自然更周到细致一些。”
”是,奴婢会好生照顾少爷。”
”吾儿终于开窍,也知享红袖添香之乐了。”
国公夫人品了口茶,心情很是愉悦,”你好生伺候着长归,待他成亲后,自会抬你为妾。”
我满脸受宠若惊,而后跪拜谢恩,其实心里已经骂出了一篇小作文,让我给你儿做妾,呸!
3没想到这件事会如此顺利,我已经换上书童的衣服梳好发髻坐在了前往城东白马书院的马车上。
喻泊舟闭目养神,我撩开帘子的一角好奇地打量着街上的热闹。
为了这次出门我没少做准备,除了裹胸之外,我学了正太夹子音,昨日还托人上街给我捎了美黑粉。
马车外的景象逐渐荒芜,白马书院建在城东梵鹿山脚下,山上就是梵鹿寺,很是清静。
到达目的地后,我抱着喻泊舟的箱笼跳下了马车,喻泊舟见状欲将箱笼拎走。
我死死抱紧箱笼:”这是书童分内的工作,少爷快进书院吧。”
喻泊舟却仍不松手。
我俩僵持之际,阿生叹了口气,先是背上了喻泊舟沉重的书箱,又抢走了我手中的箱笼。”
还是我来拿吧。”
我看阿生的眼神有些同情,好可怜一小男孩。
喻泊舟却顺势牵起了我的手,大步跨进了书院。
书院里种满了松柏翠竹,很有意境。
不像城中的建筑那般艳丽,这里是白墙乌瓦,走进书院,只觉得清雅通透。
进了厢房,我趴在床上帮喻泊舟铺被子,却被他一把拉起。”
小桃儿陪我一起整理书籍,阿正去铺床。”
阿正得了令,放下手中的活计一溜烟跑了。
我将书箱中的书籍往书柜上挪,书很多,又要按照喻泊舟的阅读偏好给排列好。
阿正手脚麻利,已经出去帮车夫卸其他行李了。
喻泊舟看着我排列好的书籍,欣喜道:”还是小桃儿最懂我。”
类似这样的夸赞他一天能说出八百遍,我也能做到面不改色心不跳地”嗯”一声便不再回应。
我们两人终于将书籍都摆上书架后,喻泊舟问我:”小桃儿可知我为什么要将你带来书院。”
我晃了晃桌上的水壶,确定了里面空空如也,看来等会儿要出去烧水了。
我敷衍喻泊舟道:”因为小公爷也想时时看到小桃儿。”
他却没了平时的吊儿郎当,正色道:”小桃儿,我知道从来没人教你识字,你能自学至此,叫人惊叹。
我实在不忍你困于后宅,既然你想念书识字,我便带你来书院。”
我还在跟空水壶较劲的手忽然顿住,喻泊舟又补充道:”小桃儿,你和她们不同,连眼神都不同。”
喻泊舟向来没正行,我也常跟他插科打诨,突如其来的走心打得我猝不及防。
脑海中斟酌了十几次,也不知该如何回他。”
那……那我一定好好学习,报效家国。”
喻泊舟扁了扁嘴,欲言又止。
我看他满脸恨铁不成钢的眼神,补充道:”小公爷因为我识字而觉得我不同,可你看看这书院里,一个女眷的影子都没有,若是天下女子们都有来书院读书的权利就好了。”
 ”你竟有这种想法,倒是有趣。”
我双手捧脸满眼期待地看向喻泊舟:”小公爷是否认同小桃儿的想法。”
若是人人都有受教育的权利,是不是就有多些人能掌控自己的命运了。
喻泊舟挑着眉,露出我从未见过的表情:”小桃儿的想法固然好,只是皇上未必会同意。”
我叹了口气,确实如此啊。
他看我叹气,握住了我的手,目光热切:”他不同意的话——””小公爷,我都搬完啦!”
阿生十分不巧地在这个时间跑了回来,吃了我和喻泊舟两记眼刀。
晚上我和阿生要一起去书童住的厢房时,喻泊舟留住了我,说要我与他同吃同住,这样他才能看着我学习。
我虽不信这种说辞,但书童的厢房是大通铺,这里是单间,我当然选更舒服的卧室。
我踮起脚亲了亲少爷的下巴,他也顺势将我环抱住。
门开了,站在门口的不是阿生,是一个陌生男子。
只是我还没看清那人的长相,喻泊舟已经转身将我藏在身前,只留给门外的人一个背影。
那人十分不解风情且欠揍:”长归,我没看错吧,你抱了个男人?”
喻泊舟几乎咬着牙根道:”出去。”
门外那人却像没察觉到喻泊舟的愤怒似的,抬脚就要往里走,还好阿生回来得及时。”
元少爷,小公爷要睡了。”
那人不甘心,还要往里闯,嘴里也念念有词。
好在阿生足够给力,将他推了出去。
听到关门声,我才松了口气。
喻泊舟的下巴垫在我头顶上:”小桃儿,我后悔了,要你与这么多男子在一起学习。”
我生怕他下一秒就要把我打包送回喻府,连忙抱住他的腰,脸埋进他的胸口边蹭边撒娇道:”小桃儿不想走,小桃儿一刻都离不开小公爷,眼中也容不下别人。”
他揉了揉我的头发:”小马屁精。”
我通过他的语气判断,最近应该不会把我送回喻府了。
危机解除。
因为有两床被子,我们两人各自占领一个被子卷,床足够大,再加上我心里不再有求生的压力,睡得反而比在喻府时更沉。
第二日喻泊舟叫我起床时,我紧紧抱着被子卷不撒手。
我不起我不起,东方神起我也不起。
我不动我不动,中国移动我也不动。
喻泊舟干脆就掀开被子钻进我的被窝,冰凉清润的手掌隔着单薄的寝衣贴在我小腹处,我一个激灵就清醒了过来。
好在第一天上课没有迟到,山长简单讲话之后就匆匆离开,堂长负责学生的生活起居,讲书负责学生的课业。
魏堂长拿着宿斋簿记录上大家的出勤情况后把课堂交给了林讲书。
林讲书看起来年岁也不大,但是板着脸冷冰冰的,还挺有老师的威严。
我悄悄环顾了一圈,整个书院只有小几十个学生,且都能看出家世显赫。
尤其坐在喻泊舟前面的这位小公子,一看就是个集万千宠爱于一身的公子哥,一身红衣绣着金线,腰间佩玉,头戴莲花冠,见谁都带着不设防的笑意,眼中自带万种情思。
不过这穿得也太浮夸了吧。”
长归兄居然换新书童了。”
喻泊舟翻开书籍,没有理他。
他见喻泊舟不理他,转而与我说话:”你可比阿生俊俏多了,我也要写信给家里,叫我母亲给我送来个白面小书童。”
我总算听出他就是昨天那个讨厌鬼,金玉养出他的贵气,却没养出他的情商。
我还没怼他,林讲书掏出德业簿:”元恩。”
元恩身子一僵,五官痛苦地皱在一起,不情愿地转了回去。
林讲书已经拿着戒尺走过来了。
我一看别人倒霉就高兴,要不是猛掐大腿,差点笑出声。”
德业簿上扣一分。”
元恩哪还有方才的神气,小鸡啄米一般点头。
到了下学的时间我还意犹未尽,林讲书授课并不枯燥,反而引经据典引人入胜。
我帮着喻泊舟一起收拾箱笼时,林讲书来到我面前问我可不可以帮他个忙,我连忙答应,哪敢说不啊。
下午的课程原本是画美人图,之前约好的姑娘因生病而爽约,林讲书便请我来做这个模特。
一行人走到了院子里,我坐在一个石凳上,尽力挺直背部,希望大家把我画得好看一点。

上一篇 2022年9月1日 pm4:37
下一篇 2022年9月1日 pm4:3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