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梦辰安》李辰安未见皓月_《一梦辰安》全文阅读

今天安利的一篇小说叫做《一梦辰安》,是以李辰安未见皓月为主要角色的,原创作者“未见皓月”,精彩无弹窗版本简述:【非快节奏爽文】【江湖风雨】【朝堂阴谋】【佳人相伴】
李辰安因为一个梦,穿越到了南唐皇子身上
随后他发现,无数的阴谋,权谋,都以自己为棋子
幸运的是他遇到了一个被誉为当代剑圣的仙子师傅
……
李辰安从开局被人追杀一路逃亡,一步步揭真相
最终他打破命运的枷锁,从棋子成了对弈的棋手
以天下为棋成纵横之约,以云梦为书绘红颜相伴

此书为穿越文,架空五代十国末期历史,主角无金手指,节奏偏慢,非快节奏爽文
前期所有的线索,到后期都会一一对应
新人新书,多多指教!

小说:一梦辰安

类型:军事历史

作者:未见皓月

角色:李辰安未见皓月

热门网文大神“未见皓月”的新书《一梦辰安》墙裂推荐给大家阅读。精彩无弹窗版本简述:南唐重光三年,应天府皇城“殿下,皇后娘娘又派人来催了。”御膳房外传来杨公公的公鸭嗓。“知道啦,知道啦。”小仲宣一边嘟囔着,一边夹起最后一块春卷塞进嘴里。因为昨天玉佩的事一夜没睡,此时眼上还留着黑眼圈,让人一看就知道昨天没睡好觉……

评论专区

霹雳江湖之青衣:最优秀的布袋戏同人,文笔一流、人物还原度极高。就好像正剧中真的有一位青衣剑痞。

真名之神:开头还凑合,写着写着那股弱者气息就出来了,一看作者前几本书,好吧,明明能写大开大合的厮杀搞一本爽文,非要秀脑洞秀智商写阴谋,越看越像过家家,我也是醉了, 不是我的菜。

第九次西游:是洪荒封神脉络下的西游,然后西游阴谋论。虽然设定有点老套,不过目前看到40章,没发现什么毒点。

一梦辰安

《一梦辰安》在线阅读

第三章 赤猫金盏

南唐重光三年,应天府皇城

“殿下,皇后娘娘又派人来催了。”御膳房外传来杨公公的公鸭嗓。

“知道啦,知道啦。”

小仲宣一边嘟囔着,一边夹起最后一块春卷塞进嘴里。因为昨天玉佩的事一夜没睡,此时眼上还留着黑眼圈,让人一看就知道昨天没睡好觉。

“今天殿下还要陪着皇后娘娘出宫礼佛为您请退梦魇,我的小祖宗呀,您可快一些吧。”声音由远及近来到了殿前。

小仲宣无精打采的看着正走进殿里的杨公公,肥硕的身体就像是一只大鹅。

“啊!殿下,您这眼睛是怎么了?”

“昨天夜里蝉儿在窗前叫了一晚上,吵得睡不着。”

”哦?“听到这杨公公眯起了眼睛,打量了一下坐在面前的皇子殿下笑了笑说道:“看来老奴养的那几只野狸又偷懒了。”

小仲宣放下玉箸,小手在嘴上胡乱抹了抹。接着跳下座椅,走到了杨公公面前说道:“走吧,再迟一些说不定真的要被母后责罚了。”

“殿下稍等,老奴看今天万里无云,估摸到了正午暑气一定很足。”说着从怀中掏出了一个白玉小盒子“抹些清凉软膏吧,以防殿下中了暑气。”

小仲宣急着出发,便随手用食指沾了一点玉盒中的透明软膏抹在眉心,顿时灵台清明,仿佛清风徐来般没有一丝气味。

“哼,公公有这宝贝早些不拿出来。。走啦走啦。”说完就迈开小步向宫外跑,后方杨公公领着几个太监急忙跟上。

“喵~”应天府城门口的宫墙上,一只通体乌黑的狸猫,懒洋洋的趴在那里,幽绿色的猫眼打量着下方整齐的队列。

队列的正中心,皇后的鸾驾静静的停立着,周后端坐车内,时不时的掀开遮帘向后探首,直到一个小小的影子印在甬道拐角的青石板上时,才停下了动作。

“母后,孩儿来迟了。”小仲宣来到车边深深一揖,正准备踩着车凳上车,忽然车帘一挑。

“宣儿!你昨晚是不是又偷偷看书了!”周后看着小儿子眼眶的黑色,略带严厉的问了起来。

“不是的母后,昨夜蝉儿叫声太大,吵得孩儿睡不着觉,然后。。。”

“嘿,杨公公豢养了那么多只野狸,岂会让夏虫飞到你的窗外。”

“真的,刚才杨公公还说,猫儿偷懒呢。”

“喵~”宫墙上那只通体乌黑的狸猫很合时宜的叫了一声,仿佛在说自己不背这个锅。

“快上来吧,下次若是再犯”周后说着让开了身位,小仲宣连忙钻进了凤辇。

“下次若是再犯任凭母后责罚!”

看着小皇子钻了进去,杨公公缓缓的走到鸾驾旁,清了清嗓子。

“起驾~”

随着声音落地,一小队人马走出了皇宫大门,向着城北栖霞寺进发。

宫城外玄武大街,此时正是热闹的时候,路边摆满了草席摊子,行人拥挤的街道上,叫卖声不绝于耳。直到一声公鸭嗓打破了这幅画面。

“皇后驾到!”

鸾驾上,此时小仲宣正侧着身透过珠帘的缝隙看着路边跪伏在地,山呼万岁的百姓们。

“母后,在梦中的世界,街道比玄武街还要宽敞几分呢。”

周后一直觉得自己孩子是梦魇缠身,听到此满眼心疼的看着自己的孩子。

“仲儿,一会到了庙里,你去大雄宝殿把你所梦之事说与佛祖听。”

“啊?为什么呀母后?”

“既然是去礼佛,那么心诚则灵。把你烦心事说与佛祖,求个平安。”周后本不信佛,不过此时只想着若佛祖能使小儿子摆脱梦魇,从此以后自己便吃斋念佛。

“可是母后,我没有烦心事呀。”

“梦中虚幻岂不是烦心之事,瞧你眼睛熬的,先休息会吧。”

小仲宣一听母亲的话,便激动起来。

“不是虚幻的,我昨天的玉佩。。。”

说到一半,又想到若是再说下去母亲会更心痛的,便不再言语。

此时跪伏在路边的人群中,随着车队的靠近几名汉子微微抬起了头,互相看了一眼后便一齐望向了凤辇。其中一个应是带头之人,此时正伸出右手缓缓探入怀中,如果有心人看到一定会认出来,此人正是江湖六奇射之一的曲秀,乔装成了百姓模样。

就在这时跟着凤鸾慢悠悠行走的杨公公,微微侧了一下头,瞥了一眼跪伏在地的曲秀。

“哼~”

放在怀中伺机待发的手,又慢慢的抽了出来,接着曲秀低下了头跟着旁边百姓山呼万岁。

一切都在转瞬之间发生。

。。。。。。

随着马车缓缓的停止,当今南唐国母穿着百鸟朝凤霓裳牵着四岁大的小皇子,护卫中走下了车撵。

“阿弥陀佛,恭迎圣驾。”

栖霞寺的主持方丈带着院内僧众早已经在门外等候多时,此时见皇后下车,连忙迎了上去。

“大师无需多礼,您只当我是平常信徒即可。”

“寺中迎客得知施主要来,已提前准备好了禅房,施主可先去歇息。”

周后心中满是小儿子的问题,此时只想请教禅师解惑。

“有劳了,正好我心中有些障事,想要请教大师。”

“既是如此,请~”说着众僧让开两边。

周后牵着小仲宣踏过门槛,进入栖霞寺中,身后跟着杨公公以及一队带刀侍卫。“大师,不知寺中今日香客多吗?”

“哦,今日寺中得知施主要来,便没接香客。全寺上下除了后方柴院有一迷路樵夫借住便再无他人。”周后听完微微皱眉,觉得因一己私利就清场的行为有些不妥,不过考虑到清净安全也就释然了。

“谢过大师了。我家幼子喜闻佛道,便让他去正殿中参悟吧。”说着便松开了仲宣的小手,俯身整理了一下幼子的衣襟,满眼的慈爱温柔。

“宣儿,记得路上我交代的话,去吧。”

“是,母后。”

仲宣抱了抱母亲的脖子,便向着大殿走去,杨公公紧随其后跟上。周后望着小儿子的背影,不知为何心中一痛,直到身影消失在视野里才收回目光。

“施主,请~”

方丈说着,便带着周后走向了侧殿禅房。

。。。。。。

此时在栖霞寺院的后山,一队汉子正疾步前行着,为首是乔装过后的六奇弩之一曲秀。

“头,咱们为什么跟着个畜牲赶路?”

曲秀后方一个背刀客沉声问道。

只见众人前方一只通体乌黑四爪雪白的狸猫正在树木灌丛中腾转挪移,速度极快。

曲秀看着前方的花狸开口说道:

“此兽名唤踏雪寻梅,追踪能力天下无双,是那阉人的宝贝。”

“刚才正欲动手,那厮为何制止?莫非他要反水?”

“先静观其变,先生只要我们来南唐挑起事由,至于过程都无所谓。”说着便都不再多言,继续赶路。

。。。。。。

吱扭~古朴的正殿大门被一双小手推开

小仲宣探着头向内望去。只见殿内两侧布着朱红擎柱,大门正对一尊十余米高的金身佛像,高大巍峨的形象让小仲宣看着心里有些害怕。

佛像顶端直达殿顶,仿佛整个大雄宝殿装不下这尊巨佛。顺着大殿房梁再往**看去,在整个大殿的正中间,纵横交错的支架组合成了一座莲台形状的吊盏,在每片“莲瓣”的顶端都亮着一盏长明灯。

不过此时这些都不是最吸引人的地方。因为在“莲台”的正**,树立着一个足球那么大散发金色光芒的琉璃金盏,仿佛太阳一般普渡众生,灼灼生辉。

“哇,好漂亮!”第一次来寺庙的小仲宣已经看呆了。

“殿下,快进去吧,老奴在外替您守着。”

“好!”说着小仲宣跨步走进大殿,背后传来了吱扭~声,杨公公缓缓的关上了殿门。

“唉!~”小仲宣看着巨大的佛像其实心里很害怕,没想到杨公公还把门关上了,不过既来之则安之,君子行正气没什么好怕的,一边想着小仲宣一边走向大殿**的蒲团跪下,不过跪在佛前的小仲宣却愣了起来。

讲什么烦心事啊?母亲让我给佛祖说我梦魇缠身,可是我觉得梦里挺快乐的呀。咦,要说烦心事还真有一件。

“佛祖保佑,佛祖保佑,让大哥哥快来梦里把玉佩还我”

“对了,还要请教一下社畜是什么职位。”

“还有让太子哥哥快些回家。”

emmmm。。。

“喵~”一声猫叫打断了他的自言自语,小仲宣仰起了头向声源看去,只见头顶正上方一只遍体赤红色的狸猫踩在莲台吊盏上,低着头望着自己,金色的瞳孔就像两颗发光的宝石一般。

小仲宣连忙站了起来,这傻野猫若是碰掉灯盏可就危险了。

只可惜太迟了。狸猫如同赤练一般,扑向了莲台吊盏的正中。电光火石之间让人来不及反应,不过因为提前警觉,小仲宣还是偏离了之前的站位,只见琉璃金盏如同流星一般划落坠地。

“嘭~~”金盏在仲宣刚才跪坐的蒲团旁炸开,四散开来的琉璃碎片飞射。仲宣连忙以袖拂面挡住了溅射的碎片。

“呼~好险!”仲宣看着地上一片狼藉,心里松了口气。继而又恼怒起来,“这野猫怎么上去的,差点害死我。”说着抬起了头,不过空荡荡的莲台吊盏什么也没有。

此时没有人注意的是,一只拇指大小的漆黑甲虫,从琉璃金盏的残骸中钻了出来,两个前肢抹了抹头,仿佛摔迷糊了一般。接着伸着头四处探寻,仿佛在闻着气味寻找什么。直到面向站在一边,仰头找猫的小仲宣。

“嗡嗡嗡~”漆黑如墨的甲虫展开双翅,悬停到半空,随着翅膀的挥动一抹浅灰色烟雾聚集在虫身周围。此时小仲宣也寻声看了过来,人虫对视了一眼。

“咻~”看起来笨拙的甲虫如同离弦之箭一般,射向了小仲宣的眉心。刚才还相隔数米的小黑点,瞬间就到了眼前这次小仲宣根本就反应不过来!但是,有人能反应过来。

“锵~”只听后方一声剑鸣,接着便是响彻整个大殿的破风声。

小仲宣只觉得眼前一道青光闪过,随后劲风扑面而来,一柄散发青玉色的长剑将面前的漆黑甲虫钉死在身侧朱红擎柱上,剑柄此时伴着大殿内余下的破风声,微微颤动。可想这一剑有多快。

小仲宣此时已经吓傻了,双腿一边不由自主的后退,一边打着颤。不过仍努力回头看向了身后。只见大殿西南角房梁上一个蓑衣老叟背着一个竹筐如剑一般伫立在那里。

“你,,你是什……”话还未说完,只见老叟布满皱纹的脸上,眉头紧紧的皱了起来。

“快,屏住呼吸!”

说完脚踩房梁,如利剑一般向小仲宣飞来。只见在刚才漆黑甲虫飞过的路径上,一团灰黑色的烟雾弥散在小仲宣面前。

此时的小仲宣早已经懵了,一瞬间经历这么多,现在连老叟说的话都反应不过来。

“砰砰,砰砰,砰砰”

随着呼吸,仲宣的心脏跳的奇快,忽然一阵刺痛袭来仿佛利刃刺入胸口。

“砰砰~砰砰”

小仲宣张大了嘴巴想要叫喊,却发不出来声音,只觉得身体沉重,根本支撑不住,倒在了大殿地面。

“砰~砰”

眼睛已经睁不开了,仿佛看了一整夜的书,累的只想合上,呼吸也变得沉重起来。

“砰~~砰”

大门被推开,杨公公臃肿的身影,此时如炮弹一般射向飞奔来救的蓑衣老叟。

小仲宣看着这一切,慢慢合上了双眼。

一瞬间,全部清净了下来。没有利剑破风声,没有打斗声,没有心跳声。身上的疼痛也全部消失不见。

小仲宣随着自己意识消失,以为接下来迎接自己的将是死亡,没想到意识重又回来。只是想着自己闭眼前蓑衣老人和杨公公即将打起来了,现在怎么没声音了。

一边想着小仲宣一边睁开了双眼。映入眼帘是黑,白,灰的世界。黑色的大殿穹顶,灰色的大佛像,以及身边两个一触即发的小灰人,原来灰色的杨公公看起来真的好像大鹅。

可是现在是什么情况?我在梦里吗?可是梦到的怎么是这栖霞寺?难道我已经死了?这里是地府?小仲宣慢慢站了起来,低头看着失去了色彩的衣裳,,以及躺在地上的小灰人。等等,躺在地上的是自己?

“啊!!!”小仲宣的尖叫声打破了这个静止的世界

“啊!!卧槽”大殿门口同时响起了一声尖叫,交相呼应。

李普站在大殿门口看着殿内,只见一个身穿蓑衣的干瘦老头定格在半空,依旧保持着俯冲的身影。老头的身下一个身材臃肿的宫服太监手持尖刺仰首欲刺,两个灰人呈龙虎斗,比拍电影还刺激。

在两人旁边,地上正躺着个梦中出现过的小不点,此时像是睡着了一般,而自己面前又站着个一模一样的小不点正扯着嗓子嗷嗷叫。

“什么情况,喂!别叫了”

“哇~呜呜~~~”此时的小仲宣哭的根本接不上话

李普看小仲宣回答不上来也就不再问了,转而像个好奇宝宝似的打量起了的周围的环境,过了一会开口问道

“我是不是进你梦里了?”

“我不知道。。。我现在是不是已经死了?”小仲宣也不知道现在是什么情况,只是看着地上的自己喃喃自语

李普心里一惊,按历史来说李仲宣是在四岁时去世的。此刻再看看躺在地上以及站在面前的两个小不点,无来由的一阵心痛。当初一直以为这个小不点是自己的梦,但没想到却是鲜活的一个人,这么可爱有趣的小孩子,此刻已经死了吗?

“不会的,不会的,你跟我说说现在是什么情况。”

“就是有个猫,然后金盏掉了,然后来个虫子,然后这个停在天上的人帮我杀掉了虫子,然后我就死掉了就。”

李普听完小仲宣的复述,仿佛在听天书。

“你说详细一些,我没听。。。”忽然一股强大吸力将李普吸往地上的仲宣,身体不受控制的飘了过去。喉咙里也发不出声音来了

卧槽什么情况?这是第一次在梦里出现不能控制身体。这小屁孩不会死后变成鬼来害我的吧?我也没欺负过他啊,对了,难道是玉佩!

李普艰难的将手放进裤子口袋中,想往外掏玉佩

小仲宣看着他的一举一动愣住了“大哥哥,你怎么了?”

只见李普额头青筋暴起,仿佛承受着巨大的空气阻力,艰难的将手抬起来。手中抓着的正是幼龙玉佩。

小仲宣眼前一亮,也同时伸出了手,探向了前方,可是就在接触的一瞬间。

“母后孩儿知错了,再也不会调皮了。”

“父王您看孩儿画的江南烟雨图。”

“母后孩儿不愿做烂柯人。”

“父王孩儿也想学写诗。”

“太子哥哥你为什么不开心呢?”

……

无数的记忆仿佛潮水一般涌向了李普的脑中。此时李普脑眦欲裂,无数的信息强加在自己的记忆中,太痛苦了。好在小仲宣年岁小,记忆也仅有两年多,所以几秒钟就完成了灌输,但是在李普看来仿佛过了一个世纪。若是换成成年人的记忆,李普此刻应该已经疯了。

无心回想脑中新鲜的记忆,李普急忙睁开双眼。只见面前的小仲宣仍然保持着刚才伸手接玉佩的姿势,只是全身的颜色正在迅速变淡。此时的小仲宣正在一脸茫然的低头看着自己身体的变化。

“呃啊~~呃”李普拼命挣扎着,用尽全身力气想要摆脱束缚。不过一切都是徒劳,地上小仲宣的身体仿佛黑洞般吸引着李普。

小仲宣看着自己的身体慢慢的变淡,直至接近于透明。眼睛也从最初的茫然,到疑惑,最终恍然大悟般的抬起了头。看着李普不受控制飘向自己地上的躯体,在那里徒劳挣扎着。

“大哥哥虽然不知道你叫什么,但是谢谢你告诉我那么多。”

“砰~~砰”

一声心跳从李普的胸口传来,李普的意识也开始模糊起来。

“大哥哥帮我照顾好,母后。不要让她知道。”

“砰~砰”

李普想要睁大双眼看看小不点,但是眼神仿佛对不上焦一般,只能看到模糊的灰影。

“大哥哥,我有青史留名吗?对了,这个重担现在在你头上。”

“砰砰~砰砰”

李普想要开口说话但是脑子仿佛沉于虚无之中,思想如同静止了一般。

“母后~孩儿不孝”说着一滴眼泪从小仲宣的眼角滑落。

“嘀嗒”,泪珠落在地上,仿若落在水面一般泛起了彩色涟漪。

“砰砰,砰砰,砰砰”

                       

点击阅读全文

上一篇 2022年8月1日 am6:08
下一篇 2022年8月1日 am6:0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