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浪漫的定义,玫瑰和见你)薛衍乔嫣全本阅读_(浪漫的定义,玫瑰和见你)完整版阅读

经典力作《浪漫的定义,玫瑰和见你》,目前爆火中!主要人物有薛衍乔嫣,由作者“是玉子耶”独家倾力创作,故事简介如下:是玉子耶言情个人专栏来啦!围观反差萌男主和精分女主的大型粉红泡泡现场~

小说:浪漫的定义,玫瑰和见你

类型:现代言情

作者:是玉子耶

角色:薛衍乔嫣

经典现代言情小说《浪漫的定义,玫瑰和见你》推荐大家阅读,本小说作者“是玉子耶”是个网文大神。主要讲的是:​”看着室友没出息的样子,我不禁想到我当年刚认识他的时候好像也这么没出息。后来,纪云野三个字霸占了学校的贴吧首页足足三天!2即使到了大学,这厮依旧改不了喜欢跟在我屁股后的习惯,计算机系比我们早下课十分钟,他下课后会穿过操场来我教室走廊边等我一起去吃饭。”你们看呀,外面那个帅哥,是不是那天那个新生代表!””纪云野,计算机系的。””天哪,有点好看,但是他来这里干什么?他们系现在不是已经下课了?””不管了,我等会儿一定要去要微信!”听完了四周的窃窃私语,我抬眼望向教室外

评论专区

重生之乡路漫长:@jxlzbxx : 这本我觉得不错啊个人对重生问不是特别感冒~~~~

诡神冢:为了诡而诡,强行悬疑,想挖个大坑让读者大吃一惊,结果坑太大,没来得及填就把大部分读者毒死了。看看其他评论的吧,我是看到17章那个神马鬼母被毒死的,据说作者后来把这事圆过去了,但我已经毒死了,看不到了。

穿越七零做知青:很喜欢的作者,但新文的开头意外地不对胃口。虽然知道做这些对女主当官有用,但不喜欢女主没脾气似地让极品得到好处,还美名其为“双赢”。极品都该爬好吗。

浪漫的定义,玫瑰和见你

第 2 节 我的竹马太腹黑

从小一起长大的小哭包摇身一变成了叱咤风云的大哥大!
可真是纱纸擦屁股,给我露了一手啊!
扮猪吃老虎墙都不服,就服他!
1认识纪云野的第七年,我们一起考上了阳大。
他成绩好,懂事又乖巧,从小到大都是老师眼中的好好学生,大人口中别人家的孩子,不仅如此,他还长了一张帅绝人寰的脸。
纪云野也是靠着他那张脸和优异的成绩,理所应当地成为了这一届新生代表,上台致辞。
他站在台上,身姿颀长纤细,鼻梁上架了一副金丝眼镜,细碎的刘海盖下来,遮住了眉目,在灯光的照耀下,头顶映着一层儿很漂亮的光圈。
他的声音平缓而清晰,如同春天的朝阳一样和煦温暖。
他眉目本就生得好看,靠着这一波亮相,瞬间就吸引了一众小迷妹。
新认识的室友一把抓住我的手:”真帅啊,是真帅啊!”
我扒开她,有些无语:”擦擦口水,滴我裤子上了。”
看着室友没出息的样子,我不禁想到我当年刚认识他的时候好像也这么没出息。
后来,纪云野三个字霸占了学校的贴吧首页足足三天!
2即使到了大学,这厮依旧改不了喜欢跟在我屁股后的习惯,计算机系比我们早下课十分钟,他下课后会穿过操场来我教室走廊边等我一起去吃饭。”
你们看呀,外面那个帅哥,是不是那天那个新生代表!”
”纪云野,计算机系的。”
”天哪,有点好看,但是他来这里干什么?
他们系现在不是已经下课了?”
”不管了,我等会儿一定要去要微信!”
听完了四周的窃窃私语,我抬眼望向教室外。
在午后的阳光下,他脸上没有丝毫红晕,反而是一种透明的白皙,修长的大长腿格外引人瞩目,他微微倚靠在栏杆上,即使眉头微微蹙着,也好看得像幅画。
突然就想起一位作家说的话:你在哪儿,哪儿就是风景。
下课后,老师前脚走出教室,后脚纪云野身边就围满了人,我靠着课桌慢慢数着秒数,第三秒,他果然抬起了头,准确无误地向我投来求救的目光。
我啧了一声,拿起书本走过去。”
让一让,让一让,让一让啊姐妹们。”
众人纷纷让开,落在我身上的视线非常不满,我笑眯眯地把手搭在纪云野肩上,连拉带扯地把他扯出了那堆女生圈:”今天去吃火锅吧?
食堂人好多。”
纪云野点了点头,自然地接过我手上的书。
不用回头看,我都知道落在我们背上的目光有多千变万化,各种各样。
或许是因为刚开学,附近的火锅店人也很多,我们排了二十分钟的队才落座,这期间,我已经迎接了无数女生目光的洗礼,刷着朋友圈,我一点也不在乎,毕竟这厮从小就长了一张好皮囊。
纪云野是我上初一那年搬来小区的,我妈是个自来熟,两三天就跟纪云野她妈混熟了,一听两小孩一个学校,眉开眼笑地叫我带着他。”
星云,你要照顾好云野,他比你小,是弟弟。”
这话说到后来我的耳朵都快听起茧了。
我上学晚了一年,也因此比他大了一岁,从初中开始,我的屁股后面就跟了一个跟屁虫。
我从来没见过像纪云野这样弱的男孩子,被欺负了只会红着眼哭,不敢大声说话,不敢骂人,更别说打人了。
十几岁的孩子,已经可以初步分辨美与丑了,他长了一张好看的脸,自然有很多小女生愿意跟他玩,当然也引发了其他小男孩的不满。
他们人多,把纪云野堵在厕所不让他出来,我正从办公室出来,一听这事,从讲台上拿着数学老师画画的大三角尺就冲去了厕所。
两三下把那些男生拉开,老母鸡似的护在纪云野身前,张牙舞爪地喊道:”你们欺负谁呢?
信不信我马上就去告老师?”
他们骂骂咧咧地走了,我刚转身要教训纪云野一番,不要被人欺负!
要会反抗!
结果看见他浑身脏兮兮的,眼睛也红红的,又觉得他格外可怜。
本来要戳他脑门的手变成揉了揉他的头发。”
有我在,谁也不敢欺负你。”
火锅上齐,纪云野帮我调好了蘸料,看着碗里一点辣椒也没有,我皱起眉,纪云野把涮好的牛肉放进我碗里,声音不大不小,让我刚好听得清:”快来姨妈了,别吃辣。”
”不是还有一天!”
我不满地辩解。
纪云点了点头:”那你吃吧,反正疼得死去活来哭爹喊娘的人又不是我。”
……算了,我扒拉碗里的牛肉,不再跟他理论。
一顿火锅吃得格外的饱,期间有三四个女生来要纪云野的微信,他微笑着有礼貌地拒绝了。”
抱歉,微信昨天刚被盗了。”
看着她们一脸茫然和怀疑的模样,我努力憋着笑。
这不是借口,这是真的。
昨晚上,纪云野莫名其妙地让我给他转钱。
纪云野:星云,微信里有钱吗?
转 200 给我急用,等会儿就还你。
我一个电话打过去,当事人表示不知情,再看微信,被盗用,我暗暗佩服自己,可真是绝顶聪明。
纪云野这厮,从来都是连名带姓地喊我,什么时候喊过星云?
女生走了,我憋笑憋到捶桌。”
纪云野,你可以稍微说一下别的借口,比如手机没电,或者你的微信不怎么加人,都比你说号被盗了好。”
”吃饭都堵不住你的嘴。”
他默默地往我碗里舀了一勺肉。
3因为跟纪云野走得太近,贴吧上已经有了很多我和他的绯闻,更有甚者直接把我堵在了去图书馆的路上,三四个把我围成一个圈,逼问我和纪云野的关系。
我笑了笑,道:”他是我弟。”
众人态度一下大转变,刚才还在横眉冷对的,突然一下笑颜如花:”原来是姐姐啊~姐你看起来可真年轻啊!”
”我读书晚了一年,所以比他大一岁。”
我继续道。”
原来是这样啊姐,你不说,我们都以为你比我们还小呢””就是就是,姐你平常怎么保养的啊?
这皮肤也太好了!”
”哎,姐你这口红,是阿玛尼新出的烂网站吧?
可太好看了,我的天啊!”
我捂着嘴笑:”是吗?
其实 ysl 有一款口红更好看……”金发妹子马上掏出了手机:”哪个色号啊姐?
我最近也在看 ysl 的口红,我送你!”
”这怎么好意思呢……要不然……我把纪云野的微信推给你?”
从纪云野手里得不到微信的人,纷纷找上了我,看着桌上越来越多的口红,面膜,神仙水,室友们羡慕得不行:”我也好想有一个长得帅的弟弟!

!”
我长叹一声:”做姐姐的心酸,你们又懂多少。”
几个人纷纷看不惯我装逼,冲上来打我,我一边求饶一边抱头鼠窜。
手机响起她们才终于停手,我接起,那边是纪云野清冷的嗓音:”下楼。”
穿着拖鞋就冲了下去,纪云野正靠着树边,低头滑着手机,黄昏时分,晚霞像火焰一般燃烧,照亮了半边天,他静静站在那里,身上落满了余晖。
纪云野就在此刻突然抬起头,跟我的视线撞了个正着。
虽然那张脸我都快看厌了,但是不得不说,真的很帅。
他迈开长腿走来,扬起了手里的手机,把屏幕朝向我,原来是来兴师问罪的。
我看了看,新朋友 99+。
……我好像没给这么多人?
人传人?

?”
宋星云,你又开始了?”
纪云野的语气很不好,我伸出手,想像以前那样拍拍他的肩膀,突然发现,我够不到了。
他皱起好看的眉头,然后默默地,微微地弯了腰。
我笑眯眯地拍了拍:”你已经是大学生了,是时候找个女朋友谈谈恋爱了。”
纪云野看着我,没说话。
我语重心长地叹了一口气:”以前不让你早恋,那是还没成年嘛,现在你都成年了,可以……”他打断我说话:”以后别给了,我不想谈恋爱。”
”为什么?”
”我对她们没兴趣。”
听到这句,我退开一步,上下打量了他几眼。
难不成,他对男生有兴趣?
这个想法刚冒出来,就被纪云野扼杀了。
他叹了一口气,有些无奈:”我对男的也没兴趣,你别自己 yy 了,洗洗睡觉吧。”
我觉得他一定是我肚子里的蛔虫,要不然他怎么知道我在想什么!
4因为纪云野的不配合,我忍痛拒绝了剩下那些要微信的女生,为了躲避她们的围堵,我天天跑去图书馆装模作样地看书。
也不知道是谁说了我在图书馆,门外来了好一些人,吵吵嚷嚷的,一个女生走了过来,她模样温柔恬静,穿着白色长裙,优雅大方。”
学妹们,这里是图书馆,如果不是有必要的事,请不要大声喧哗,打扰别人哦。”
她的声音不大不小,却足够让在场的每一个人听见,她们最后一步三回头地走了。
我跟她道谢,她微微弯着嘴角:”没关系的,我叫向清,是大二中文系的,兼学生会副主席,图书馆的秩序在我的管辖范围之内,你以后如果有什么事,可以来这里。”
在图书馆意外结识,然后我就跟学姐成为了朋友。
学姐是那种温柔到骨子里的女生,吃饭不发出一点声音,裙子都是过膝长裙,留着一头黑长直,讲话也是温言细语。
我一直嚷着要把学姐介绍给纪云野认识,操场草坪上,他伸手摘掉了落在我头发上的树叶,对于这件事没同意也没拒绝,又或者是懒得搭理我。
我最终还是介绍两个人认识了……也不算是我介绍的,是我跟纪云野在外面吃饭,刚好碰到学姐和她朋友一起,没位置了,就拼了个桌。
学姐她们正在说学生会招人的事,学姐问我要不要加入,我摆手:”我上个课都费劲,学生会那都是人精才进得去的地方,我不适合。”
学姐抿唇一笑,伸手摸了摸我的头发:”你这么可爱,怎么会不合适?”
纪云野默默地把碗里剔好了刺的鱼肉夹到我碗里,学姐羡慕道:”有个弟弟可真好,我也想有一个。”
我美滋滋把鱼肉送进嘴里,刚想跟学姐打趣道:把我弟给你。
学姐那朋友突然开口:”你把他变成你男朋友不就行了?”
气氛一瞬间变得尴尬,学姐适时地打圆场:”她开玩笑的,别当真。”
纪云野慢条斯理擦了擦嘴,也不顾还没吃完的学姐两人,站起身对我道:”我吃饱了,走吧。”
”学姐还没吃完呢,你……”学姐打断我说话:”没事星云,你们先走吧,刚好我等会儿有点事,就不跟你们一起回学校了。”
纪云野瞥了她一眼,拿过我椅子上的包就走了,跟学姐说了不好意思后出了门几大步追了上去,我抢过包,语气很不友好:”纪云野,你干嘛对学姐那样?”
纪云野眉头微微蹙了起来。
刚想给他科普学姐有多好多温柔,他仿佛能预知似的先堵住了我:”我对她没兴趣,不想听。”
算了,孺子不可教也。
也不知道学生会从哪里打听到了纪云野以前一直是校级干部,一群人浩浩荡荡地堵在了他教室的门口,让他加入学生会。
我听到这消息,从教室后门溜了出来赶过去。
纪云野被围在走廊,外面是一圈学生会的人,再外面是一堆看热闹的人,周围一堆人七嘴八舌地跟他说学生会有多好,加入学生会可以怎样怎样,他也是好脾气地站着,不回应也不拒绝,他向来不会拒绝别人。
初中的时候,他的作业在星期一的大早上经常被人借去到处抄,老师找过他,让他保管好自己的作业,可下个星期一,他的作业依旧被到处借。
我深吸一口气,费了九牛二虎之力挤进人群,站在纪云野前面:”他不加,你们别费心思了。”
”你谁啊?
你凭什么替他决定?”
说话的是一个女生,长得漂漂亮亮的,就是那妆化得实在惨不忍睹。
我回头看了纪云野一眼,抬起头昂首挺胸:”我是他姐!
他跟我穿一条裤子长大的,我就是可以替他做决定!”
一堆人笑了起来,纪云野垂着眼睛,耳朵红到滴血。
5纪云野最终没有加入学生会,不过他进了一个社团,是搞乐队的,他从小就喜欢吉他,我知道的。
我们升大二那年,大一迎新会,纪云野代表他们社团表演独唱。
开始前我偷偷溜进了后台,纪云野坐在椅子上,调音,试麦,忙得一塌糊涂。”
纪云野!”
我偷摸地走到他身边。
他转头:”你怎么进来了?”
”我来给你加油打气,免得你像高一那时候一样,临阵脱逃!”
高一那年的元旦晚会,纪云野原本报了唱歌,快到他上场时他跑了,我翻了半个学校才找到蹲在操场的他,他说他害怕,不敢唱了。
而那时晚会都快要结束了,我索性一屁股坐在他身边,跟他说起了我小时候的趣事,他最后被逗得破涕为笑,那天晚上原本没有星星,可纪云野一笑,眼里就泛了光。
纪云野借着手长的优势,就算坐着也轻而易举地摸到了我的头,他弯着唇:”这次不会了。”
我打掉他的手:”准备唱什么?”
他眯起眼,做了个嘘的手势:”秘密。”
毕竟是迎新,场内少说也来了几千人,纪云野是作为压轴出场的。
全场熄灯后,慢慢亮起一束光缓缓打在舞台上。
纪云野坐在高脚椅上,垂着眸,他安静地抱着吉他,黑发在灯光的照耀下愈发柔和,指尖缓缓波动,旋律便如潺潺流水一般泻出。

上一篇 2022年9月1日 pm3:17
下一篇 2022年9月1日 pm3: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