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晓林涛(深渊:洞穿现实的惊悚异事)热门小说_《深渊:洞穿现实的惊悚异事》最新章节在线阅读

现代言情小说《深渊:洞穿现实的惊悚异事》,现已完结,主要人物是林晓林涛,文章的原创作者叫做“封尘”,非常的有看点,小说精彩剧情讲述的是:贪嗔痴,是每个人都有的欲念

小说:深渊:洞穿现实的惊悚异事

类型:现代言情

作者:封尘

角色:林晓林涛

热门新书《深渊:洞穿现实的惊悚异事》是由著名网文作者“封尘”所著的现代言情分类小说。文章简述:我心里本来有一些高兴的,认为我们的关系更近了一步,但马上就高兴不起来了。”我都有男朋友了还相什么亲?!”随着林晓的一句咆哮,我心里也有点惴惴不安:这未来的岳父母是完全拿我当空气呀。”我说了,我不回去相亲,我真有男朋友了!””你们能不能别来来回回就这一句话!”那天林晓把手机摔在了地上,情绪极其崩溃。正当我走神的时候,被旁边同事悄悄踢了一下,才回过神来

评论专区

俗世地仙:老作者,只能说能看。。。

九项全能:主角有外挂,本身也有魅力。这本书其实并不是很白,女人方面也有独到之处。

好莱坞绘制:猪脚精神分裂,重生二十年都不知道干了些什么,先说讨厌黑人,结果先是拍黑人主演电影,在找黑人女朋友就为炒作,有病吧

深渊:洞穿现实的惊悚异事

第 1 节 寄生家族

一场意外,让我亲眼目睹寄生在女友家人身上的怪物,它将宿主吞食殆尽后开始产卵。
我和女友落入重重陷阱,即将成为它子孙后代的新猎物…… 1周五的工作总结会议上,女友林晓给我发来一条消息:这周末,去我老家一趟吧。
这个消息来得有点突然,我们之前从来没有讨论过这件事。
我在桌下给她打字:是家里有什么事情吗?
然后我把字一个一个删掉,重新输入:我在开会,晚上我们商量一下吧。
上周林晓接到家里来的电话,她父母给她安排了一场相亲,让她尽快回家一趟。
她一直没有将我们的事情告诉她父母,具体原因我也不知道。
但是这一次,为了拒绝相亲,她还是忍不住将我们谈恋爱的事情说出来了。
我心里本来有一些高兴的,认为我们的关系更近了一步,但马上就高兴不起来了。”
我都有男朋友了还相什么亲?
!”
随着林晓的一句咆哮,我心里也有点惴惴不安:这未来的岳父母是完全拿我当空气呀。”
我说了,我不回去相亲,我真有男朋友了!”
”你们能不能别来来回回就这一句话!”
那天林晓把手机摔在了地上,情绪极其崩溃。
正当我走神的时候,被旁边同事悄悄踢了一下,才回过神来。
老板语气不善:”你发什么愣呢?”
我赶紧汇报了工作进展,并且对前两天官方账号被封的事情做了自我检讨。
自然被老板当着全公司的面一顿批评。
我心里是不服气的。
账号被封是因为老板要求虚假抽奖,把奖励安排给公司的小号,没通过官方抽奖渠道,才被用户举报到了平台。
老板肯定是不会承认错误的,这口锅只能我来背。
我收拾好心情下班,回到租住的老小区,这里建筑破旧,楼梯狭窄,室内空间逼仄。
电线老化,经常短路跳闸。
卫生间返味严重,总有一股生蒜放久了的味道。
这些问题房东一概不管,我自己处理过很多次,但撑不了多久又是老样子。
我进门的时候,林晓坐在窗边,房间里只开着一盏不太明亮的灯。”
我回来啦。”
我尽量让自己的声音欢快一点。”
嗯。”
她显然没有什么精神,淡淡回应。
她平常不是这个样子,只有和她父母相关,才会变成这样。
我尽量让自己的声音自然一点:”我们今晚就出发吗?”
”嗯。
路很远。”
她犹豫了一会儿,”其实我不想让你去。”
”为什么?”
”我不希望你去那个地方。”
在我的再三追问下,她告诉我,她总是感觉自己的父母和别人的父母不太一样。
但是当我问到具体怎么不一样时,她又吞吞吐吐,只说感觉他们比较奇怪,很难沟通。
我安慰她:”我老家也是农村,我爸妈也很难沟通。
可能我们说的很多东西他们一时理解不了,但是多给一些耐心总会好起来的。
我会和你一起努力的。”
”嗯。”
看得出来,林晓依然有些犹豫。
接下来我们开始订票、收拾东西。
由于只回去一个周末,我们带的东西不多,一人背了一个包,楼下超市买的两瓶酒、两条烟跟其他东西一起装进了一个拉杆箱。
出发前,我偷偷把上周买的一枚金戒指装进了裤子口袋里,拉紧了拉锁。
这是我准备向她求婚用的,一直没找到合适的机会。
这次去她老家,如果时机合适,我就准备向她求婚。
火车到站换乘客车,最后搭摩托车,翻山越岭,第二天临近中午才总算来到位于山间的村子。
一路上的折腾让我们身心俱疲,只想赶紧到地方洗漱一下好好睡一觉。
村子通路、通电,但是不知道为什么,这里还是给我一种上世纪农村的感觉。
林晓家在村子的最边上,位于一座小山的半山腰,离水泥路有一段距离,我只能提着箱子爬上去。
林晓家是一座土木结合砖瓦结构的老房子,土墙紧靠着一片崖壁,砖墙和垮塌了一部分的土墙衔接在一起。
整体看起来有一些怪异,然而一时半会儿又说不出具体是哪里有问题。
林晓的父母和弟弟都在家里,我尽量把脸上的疲惫和心中的不快都隐藏起来,笑呵呵地和他们打招呼,送上礼物。
但不知道为什么,林晓父母全程冷着脸,没什么表情,气氛显得非常尴尬。”
我们坐了一天的车,先休息一会儿。”
林晓看出了我的窘迫,连忙打圆场将我拉到了她曾经住的房间。
这是间土屋,房顶有两片半透明的玻璃瓦,墙上很高的位置有一扇小小的窗户。
房间里几乎没什么自然光,全靠一盏橘黄色的电灯照明。
房间里乱七八糟地堆了许多杂物,我们将杂物归置整齐后,一张坑坑洼洼的小木桌显露出来,上面还有曾经使用过的痕迹。
旁边是一只破旧的柜子,柜门已经损坏,里面躺着几本教材和练习册,已经严重发黄卷曲,覆盖着厚厚的尘埃。
林晓看着这些东西发愣。
还没来得及休息,林晓母亲推门进来,说:”去做饭。”
林晓起身,我自然也是跟着一起到厨房帮忙。
别的东西用不习惯,但烧火这活儿还是能干的。
林晓去菜地里挖菜,厨房里剩下我和林晓的弟弟林涛。
之前听林晓说,林涛今年 19 岁,去年高考分数不理想,于是复读了一年。
算时间,没多久又该高考了。
林涛看起来年纪比我还大,皮肤黝黑粗糙,一点精气神也没有,身上几乎没一点学生气。
我想着,和未来岳父母搞好关系难度比较大,那就和小舅子搞好关系吧。”
下个月就要考试了吧?”
”嗯?
哦……对。”
”明天下午回学校吗?”
林涛茫然地看了我一会儿,迟疑道:”嗯。”
”我和你姐明天中午走,我们先把你送到学校再回去。”
”你们要走?”
林涛十分诧异。”
当然要走啦,我们都没请假,还要回去上班呢。”
我有些好笑。”
我爸说你们要留在这里,他还给我姐安排了相亲。”
我听得头冒青筋:”我是你姐的男朋友。”
”嗯。”
林涛声音小了一些,”我知道,但是晚上就要相亲了。”
我强忍住摔东西的冲动,这时候林晓也回来了,听到最后一句话,怒气冲冲地把菜篮子往地上一扔,看样子是要去找她父母吵架。
我急忙拦着她劝慰一番,虽然我也很想吵架,但这时候吵了,该怎么收场呢?
我俩生着闷气做好饭端上桌,我强忍住心中的反感,给未来的岳父敬了一杯酒。
我嘴上说着感谢老两口培养出了林晓这么优秀的姑娘,实际上是在讽刺他们千方百计要把自己的女儿留在这片烂泥沼泽里。
他们对我的话无动于衷,让我觉得蓄力一击打在了空气上。
于是我改用更直白的语言说道:”我理解你们不舍得自己的女儿,希望她陪在你们身边。
但是她已经成年了,有自己的人生和想法,有权决定在什么地方以什么样的方式生活,也有权决定跟谁在一起。”
林父总算说话了:”你们不能走。”
林晓把筷子一摔:”腿长在我身上,我想走就走!”
”你们走不了。”
林父非常笃定。
林晓干脆不吃了:”我昨天听你们说病得严重,才回来看看的。
你看你们的样子,哪点像生病了?”
”我知道你们就是想把我骗回来相亲。
我这趟回来就是和你们摊牌:我不同意,不同意相亲,不同意你们决定我的人生,不同意你们限制我的自由。”
”钱我会往家里寄,但不会再像以前那样全部寄给你们,我只会寄够你们生活的钱。”
”弟弟今年如果考上了,我会帮他付学费。
如果没考上,他也该选择自己的人生了。
我希望他能离开这里到外面去,但我不会替他做决定。”
林晓连珠炮似的说完这段话,我也立刻表明了我的态度和立场,坚决和林晓站在一条战线上。”
你们要留在这里。”
林父又重复了一遍。”
你要再这样,我们现在就走!”
我几乎没见过这种状态的林晓。
林父总算不说话,但也不搭理我们,埋头吃饭喝酒,就像刚才什么也没发生。
我叹了口气,看来这个问题真不是一时半会儿能够解决的,甚至根本就解决不了。
以后估计会有没完没了的矛盾。
 2我和林晓是一年前玩剧本杀认识的。
我和朋友们一开始计划玩六人本,但是主持人说新开了一个十人的实景沉浸式本子,正好有四个女生在犹豫,希望我们能凑一起玩。
我们听说能组到女生一起玩,当场同意。
四个人能玩的本子实在不多,她们犹豫了一会儿,也答应了。
是一个披着悬疑推理外衣的言情本子。
剧情其实挺烂的,为了悬疑而悬疑,为了反转而反转,推理部分一点也不严谨。
我甚至为了其中的逻辑错误和主持人争论起来。
朋友都劝我算了,一个游戏而已,那么较真干什么。
只有林晓说:”我也觉得这个剧情跟前后都接不上,自相矛盾了。”
玩游戏的时候林晓不怎么喜欢发言,这时候却愿意为我帮腔。
主持人打哈哈:”这个本子也是刚到我们店里,可能有不完善的地方,我回头跟公司反映一下,咱们先按剧本玩下去。”
我们从下午一直玩到晚上六点多,准备离开的时候,这家店的老板听主持人说了剧本漏洞的问题。”
不好意思,这个本子还在内测完善当中,我们同事不小心弄错了,今天的费用给大家免单。
如果可以的话,我们也想听听各位对剧本的意见和建议,帮助我们改进。”
游戏免单,我们突然省下来一大笔钱,决定十个人一起吃顿晚餐。
朋友们和另外三个女生先去餐厅等位点餐,我和林晓留下来帮老板梳理本子里出现的问题。
直到八点,被朋友们电话催了好几次,我和林晓才打车去餐厅。
车上,我和林晓从刚才的剧本杀聊到我的工作,接着又聊到她的研究生论文答辩,很快变得熟络起来,加了好友。
饭桌上我们俩没有聊太多话题,但是回家后又在网上聊了很久。
慢慢地,就在一起了。
很快,林晓从学校毕业,搬到了我租的小单间里。
她在一家互联网公司找到了一份大数据分析的工作,初始工资就和已经做了两年新媒体编辑的我持平。
林晓工作能力很强,很快就得到上司的赏识。
这让我感受到巨大的压力,为了不被甩下太多,我也拼命加班,但总是收效甚微,不仅一篇爆文也没写出来,在其中一个平台上的官方账号还被封了。
虽然收入上逐渐拉开的差距没有影响到感情,但一线城市的生活和工作压力还是让我们有些喘不过气来。
尤其是她家里打电话来的时候。
林晓每周和家里通一次电话,几乎每次都会吵架,所以她接电话的时候总是习惯去卫生间。
有时候吵得很厉害,几乎是歇斯底里地发泄着情绪。
有时候要稍微好一些,但我依然能隐约听到她的啜泣声。
打完电话,她经常一个人冷静大半个小时,才愿意从卫生间里出来。
林晓不愿意和我谈论她的父母。
我能明显感觉到,每次她都像是被抽干了全部精气神,需要两三天才能慢慢恢复过来。
好不了几天,电话又来了。
周而复始,泥足深陷。
除了安慰她的情绪之外,我不知道应该怎么做才能帮到她。
经过刚刚这一顿午饭,我总算明白为什么林晓每次和家里打电话都会情绪崩溃。
我小心翼翼地问林晓:”叔叔阿姨是对我有什么意见吗?”
我其实自己心里也没底。
林晓是重点大学的硕士,我只是个普通学校的本科生。
林晓在互联网公司做大数据分析,深受领导重视。
我在传统企业做新媒体运营,老板总幻想靠几个账号就能把垂死挣扎的公司盘活,因此总是扔给我一堆根本不现实的任务。
站在林晓父母的位置上,不管谁都会觉得我配不上他们女儿吧?”
不是你想的那样。”
林晓的声音十分无奈,”你别多问了。”
”林晓,不管是什么事情,我们都可以一起面对的。
而且,我们早晚要面对的呀。”
林晓说带我出去走走,散散心。
小山村的风景倒是挺好,我们走到一条小溪边,脱了鞋把脚放进水里玩耍。
林晓说:”我小时候受了气,就喜欢一个人跑到这里来。”
林晓给我讲起了她的成长经历。
林晓家所在的这个山村非常偏僻,那时候还没有修路,村里也没有学校,去最近的

上一篇 2022年9月1日 pm2:17
下一篇 2022年9月1日 pm2: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