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重春:古代令人上头的小姐姐)格桑沈义全章节免费阅读_(格桑沈义)全章节在线阅读

古代言情类型《九重春:古代令人上头的小姐姐》,现已上架,主角是格桑沈义,作者“糖巴”大大创作的一部优秀著作,无错版精彩剧情描述:古代背景欢萌古言专栏,女主搞事业,男主搞爱情,你追我赶,甜宠不断

小说:九重春:古代令人上头的小姐姐

类型:古代言情

作者:糖巴

角色:格桑沈义

强烈推荐热门古代言情小说《九重春:古代令人上头的小姐姐》,这本小说的作者是“糖巴”。小说无错版梗概:师尊脸黑了三分,淡淡扫了我们一眼,坐回主位,抿了口茶,徐徐判罪道:”灵墟弟子许恬恬,违背门规,该当何罪?”他非常生气,吓得周围正吃瓜的众弟子谁都不敢吭声。我也挺怕的,拉着女儿跪在地上:”请师尊责罚。”跪得膝盖泛酸时,师尊才道:”罚抄心法五千遍,可有异议?”异议大了去了。我纠正:”师尊明鉴,门规不是这么说的,我在修仙期间生了娃,你应赶我走

评论专区

燕返:对**情有独钟,负防勿看。主角该果决的地方不果决,描述的心理活动更是显得优柔寡断,读起来忒不爽利。

暴风法神:这是一本既不魔兽,也不世界,充斥了作者下本身白浊,没有逻辑,没有剧情,到处都是尴尬煽情段子和无聊冷笑话的文字大便

道门法则:主角对一个金大腿说我觉得你像我姐,这个金大腿就认主角为弟弟罩着他了,这也太儿戏了吧,真该打一星的

九重春:古代令人上头的小姐姐

第 6 节 师尊喜当爹

1我捂脸准备遁逃,被师尊提住衣领。
他面无表情,向来平静的眼中却卷起惊涛骇浪。”
我去凡间游历,偶遇这位女子,与你七分相似。
她说她娘名唤许恬恬,姓名长相与你如出一辙,做何解释?”
师尊坐在大殿主位,面无表情看向我。”
俗话说,无巧不成书嘛。”
我边讪笑边暗示女子快跑路。
女子懵懂地扑闪着水灵灵的大眼睛,疑惑地问:”娘,我好想你,你说找爹,都这么久了,爹爹在哪里呀?”
不打自招,我深吸一口气,不敢吭声。
师尊脸黑了三分,淡淡扫了我们一眼,坐回主位,抿了口茶,徐徐判罪道:”灵墟弟子许恬恬,违背门规,该当何罪?”
他非常生气,吓得周围正吃瓜的众弟子谁都不敢吭声。
我也挺怕的,拉着女儿跪在地上:”请师尊责罚。”
跪得膝盖泛酸时,师尊才道:”罚抄心法五千遍,可有异议?”
异议大了去了。
我纠正:”师尊明鉴,门规不是这么说的,我在修仙期间生了娃,你应赶我走。”
他气势骤冷:”将你逐出师门,放你成全情缘,岂不是便宜你?”
”……”一时间无法反驳。”
你来我派修行已有五百年,鲜少下山,这位女子今十三岁,”师尊非常严肃正经地八卦了番,”她的父亲,八成是我派中人。
男子汉大丈夫,应顶天立地,此罪,他也当罚!”
冷汗哗啦哗啦往下掉,我匆忙擦了把脸,往地上趴得更低,”大可不必啊师尊,这事儿是我一厢情愿,与孩子他爹无关。”
手中的茶杯瞬间粉碎,师尊眯起眼睛:”事到如今,你还要护他?”
我颤颤点头。”
是谁?
!”
”我不能说。”
”好,本尊便找出他来。”
师尊捏了个诀,催动灵力探查女儿的气息。”
等等!”
我甩出一道术法,挡住他的手。
灵墟大殿,众目睽睽,我不想让师尊太难做,看他坚定无比,我痛心疾首道,”师尊当真想知道?”
他颔首。
豁出去了,我揽住女儿,往师尊面前一推,”闺女,叫爹。”
2师尊眯起眼睛打量我:”这是我们的孩子?”
我猜不透他,试探问:”是的吧?”
眼中闪过一丝算计,他稍作思索,肃着一张脸,稳稳抱起女儿,道:”恬恬,我们的孩子,鼻子像你,眼睛像我。”
这幅父慈女乖的场景,真是让人动容。
莫名多了个女儿,师尊不应该生气吗?
不应该说我违反门规,诬陷他,将我逐出师门吗?

他无视我惊愕的眼神,语气冷然:”你瞒得我好苦,若非偶遇,怕不是此生都无法与女儿相认。”
”怪我怪我我的错……”我擦了把汗,完全看不透师尊的骚操作。”
不,怪我。”
他自责道,”怪我不懂体贴,让你患得患失。”
他放下女儿,往前一步,打开双臂似是有什么大动作。”
师尊,有话好好说,莫动手!”
我连连后退,谁知他想怎么阴我呢,我特么打不过他啊。”
恬恬,”师尊唤我,与平日严加管教我们的他完全不同,”且过来让我好生看看,莫害羞。”
他的衣袖在空中摇荡,宛如一只要捕猎成功的老鹰。
害羞个鬼!
脑子瓦特了?
我噗通跪在地上:”师尊,弟子知错,弟子认罚,什么罚我都认,求求你恢复正常,千万别过来!
我打不过你,也跑不过你。”
师尊叹道:”你我之间何须如此客气?”
”您是师尊,应、应该的……”他半蹲身子将抖成筛子的我扶起,一副我与你做了什么我还不清楚吗的表情,”我们早已坦诚相见,怎还如此见外?”
周围的师兄同门都不敢吭声,生怕一眨眼错过这出好戏。”
你不怀疑孩子的来历?”
我忍不住提醒,我和他清清白白,他接盘如此迅速,我很慌。”
生米已成熟饭,再怀疑,岂不是伤了你一片真心?”
”熟饭!
?”
”那晚,月色下的你很美,我一时把持不住,让你受累了,”他说完还捏了捏我的手,以示关怀,”抱歉,我亦没经验,以后定会注意。”
我挣开他的手,”什么以后?”
”自是成亲之后,恬恬,我会一心待你,天高海阔,你我比翼双飞。”
”额,不必了……”他看向不远处迷茫的女儿,用恳求和愧疚的语气哄道,”总不能让孩子没有爹,择日不如撞日,我们今晚成婚,好不好?”
一道惊雷平地起,师尊的话搞得我脑瓜子疼。
我曾设想无数种他会做出的反应,实在没想到他不仅不怀疑生气,还欣然接受?
莫非师尊原本无情又严肃的外表下,有一颗炙热滚烫的老实人之心?
还没来得及回复,几位长老终于从这出好戏里回过神来,咚咚咚跪在地上。
大长老先道:”师尊三思啊,今日一事,真实性有待推敲,还请做好师门表率!”
”孩子都能打酱油了,再推敲,我该抱孙子了。”
师尊不悦蹙眉,又换上之前那副冷冰冰的表情,郑重道:”我身为师尊,与弟子暗生情愫,着实不该;身为父亲,未尽责任,亦是不该;冷落爱人,险些让她蒙羞,更是不该。
我德不配位,今日请辞。”
”使不得啊!
如今妖魔鬼怪横行,灵墟不可没有师尊!”
大长老跪地恳求,众师门见状也跟着下跪。
眼里蕴含起浓重的怒意,他淡漠道:”我心意已决,谁若多言,犹如此门。”
一道寒气自他袖中飞出,直击殿门,霎时间,厚重的大殿石门尸骨无存,化为空气中飘扬的白烟。
我知道师尊厉害,没想到他这么厉害,腿不听使唤一软,直接跪了。
师尊失望地问我:”你竟赞同他们所言?”
我重重点头,慷慨激昂地表示:”师尊,请不要在乎我,正义永不缺席,正义终将胜利!
天下苍生需要您!
牺牲一个我,又算的了什么!”
”我不要苍生,只要你。
当师尊有什么好,”他指了指大长老,”就由你执掌灵墟,几位长老辅助,我以后便和妻女游山玩水,好不惬意。”
怪不得心甘情愿要接盘,他分明是当师尊当烦了,想找个理由辞职跑路。
好巧不巧,我给了他机会,他顺势而为,立了个爱妻女负责任好父亲的伟光正形象,当真是高。
平日高不可攀,没想到老东西还有两幅面孔。
趁众人伏在地上,我对他竖起大拇指,凑近他耳语道:”要知您不想当师尊,我该早些拉女儿来找你。”
听罢他微皱眉头,晦暗不明的情绪一闪而过,”那晚后,就当说的。”
瞧瞧,入戏了吧,仙法一流,演技一流,还长得仙风道骨、一表人才,不靠颜值靠实力,绝了。
我正暗地里夸他,又听他深情款款道:”所以,娘子,我们今晚成婚,如何?”
演上瘾了?
3我,许恬恬,诬陷师尊与我有娃,以图被逐出师门,可我万万没想到,师尊真的想娶我?

看着这合身的喜服,我慌了,他不会早就觊觎我的美色了吧!


我入门时便天赋异禀,背诵口诀术法时,一目十行,过目不忘,灵墟山第三十八代弟子中,我的笔试成绩次次第一,修行不过几年就超过了入门百年的师兄们。
可我除了能背书一无是处,啥都不会,心法剑法学的是云里雾里。
下个月,便是第三十八代弟子最重要的时刻——天玄池测验。
天玄池在灵墟山山顶正上方,顺利通过检验的人,可引来天雷,修成仙身。
我没啥本事,天天浑水摸鱼,此刻真怕了。
师尊屋里有面窥天镜,能预测未来,我曾悄悄潜进去探查我的命数。
那天我很走运,扛过了毒瘴,又依靠聪明机智躲过了池底怪物的武力攻击,甚至还通过了幻术测试,误打误撞进入最后一道关卡,引来了天雷。
然后我被雷劈死了,整整九九八十一道天雷,我都成渣渣了,它还在劈我,好特么惨。
那日后,我心惊胆战,想了很多办法……我悄悄跑路,无奈身上有灵墟的印记,师尊启动追踪术,不论天南海北,一抓一个准。
我努力自杀,只要死得快,雷就追不上我——可师尊非要秉持生命诚可贵的教育理念,次次相救。
我还想废掉修为,与新入学的弟子重新学起,师尊淡淡表示:天玄池测验按入学年份进行,与修为无关,我无修为护体,只会死的更惨。
最后,我选了鱼死网破的办法:师尊人狠话不多,我若诬陷和他有孩子,他肯定气急败坏,只要我被他逐出师门,就不用检测了!
喜大普奔有没有!
我为骗过师门,跑遍千山万水,终于寻到一株有五百年光景,但还未修成妖精的人参。
我给它捏出一张与我有几分相似的容貌,赋上一缕仙气,它幻化人形,有了神识,与常人无异,更带着我的气息,十分逼真,活脱脱像是我的亲生闺女。
谁成想,师尊有当接盘侠的不良嗜好,不惜抛弃师尊之位也要当我相公?
4”你别过来!”
我死死捏住衣领,”我知道我风华绝代,美艳动人,巧笑倩兮,倾国倾城,可你千万要把持住啊师尊!
我们在一起是不会有好结果的!
强扭的瓜不甜!”
”强扭的瓜甜不甜我不管,可你甜。”
师尊边向我走来,边脱下外袍,”恬恬,你身着红衣的样子,我期待了很久。”
我本想用灵力抵抗师尊的接近,可他稍稍挥袖,我的阵法就碎了。
正惊讶着,他已俯身靠近我,冰凉的唇贴上我的耳垂,惹得我一激灵。

上一篇 2022年9月1日 pm2:17
下一篇 2022年9月1日 pm2: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