池樾钱小宁(午夜情话:不如我们重新来过)完结版在线阅读_《午夜情话:不如我们重新来过》完结版阅读

池樾钱小宁是现代言情《午夜情话:不如我们重新来过》中的主要人物,梗概:有没有一个人,你想到就想死

小说:午夜情话:不如我们重新来过

类型:现代言情

作者:小呀小猫咪

角色:池樾钱小宁

看现代言情文,千万不要错过“小呀小猫咪”的《午夜情话:不如我们重新来过》。概述为:”阿姨,我工作很忙,走不开,实在不好意思,帮不了您的忙。不然,你再联系他别的朋友试试?他不是谈恋爱了吗?您怎么不联系他现在的女朋友?””他们早就分手了!”顾妈妈哀求道,”深深,我也知道,你们俩分了手,再让你去照顾他不合适。可我们实在没办法了,要不然不会麻烦你。我知道你是个好孩子,你就帮帮阿姨,就十四天,我们今天就去北京,隔离结束了,我们就不麻烦你了

评论专区

无光主宰:设定文笔人物智商都不错,金手指小助手幽默不尬,好久没看到这么优秀的西幻了。

我真没想当训练家啊:书名和内容严重不相符,不想还踏马当?贱不贱?一看这种什么这不想 那不是的名字 然后做着相反的事 就恶心 。

旅法师之我的位面战争:读书之人四个字就是五星保证。开头好评,有茨威格的味道。奇幻版三代史真是太棒了。化用了好多先秦元素,令中国人很有奇妙的亲切感。

午夜情话:不如我们重新来过

第 2 节 我爱不起你了

1收到顾云亭自杀消息的时候,我们已经分手三年了。
是他妈妈打视频电话告诉我的。
恋爱的时候,我曾加过他妈妈的微信,但我们没怎么说过话,分手后,我也忘记删她了。”
深深,你能不能帮我去医院看看他?”
顾妈妈抹着眼泪恳求我。
他们接到顾云亭自杀的消息,立即买票来北京,但最近疫情严重,他们进北京要隔离十四天。
顾云亭现在身边不能没有人,他们想到了我。
我在北京,不需要隔离,能直接去看顾云亭。”
阿姨,我工作很忙,走不开,实在不好意思,帮不了您的忙。
不然,你再联系他别的朋友试试?
他不是谈恋爱了吗?
您怎么不联系他现在的女朋友?”
”他们早就分手了!”
顾妈妈哀求道,”深深,我也知道,你们俩分了手,再让你去照顾他不合适。
可我们实在没办法了,要不然不会麻烦你。
我知道你是个好孩子,你就帮帮阿姨,就十四天,我们今天就去北京,隔离结束了,我们就不麻烦你了。
求求你了,你帮帮阿姨吧,我就这么一个孩子,他要是出了事,我可怎么活啊?”
顾妈妈说着说着,竟然在视频里给我跪下了。
对着屏幕,她在那头给我磕起头来。
看到一个跟我妈同龄的长辈给我磕头,我内心受到了极大的冲击。
如果我要是也出了事,我妈会不会也跟她一样,走投无路,四处求人?
推己及人,我还是心一软,答应了下来。
我早就知道顾云亭的心理很脆弱,以前他也自残过,但我没想到能闹到自杀的程度。
分开的这三年,他到底发生过什么?
虽然我现在已经不爱他了,但他却是我最刻骨铭心的初恋。
从高中开学第一天见到他,我就被他惊艳。
那时候的他高高的个子,穿着简单的白 T 恤,穿着打扮跟普通的男生没啥两样,但他在人群里,就是有种鹤立鸡群的气质,能让人一眼就从人群里把他认出来。
最让人惊艳的当然是他的脸,高鼻深目,五官立体,简直像是从偶像剧里走出来的男主。
我像个花痴一样,跟在他身后走了一段路,他的头发厚而浓密,微微有点蜷曲,在眼光的照耀下发出柔和的棕红色的光泽,不知道是不是染过。”
如果他是新生,跟我分到一个班里就好了。”
我在心里默默祈求。
也不知道是不是所谓的心诚则灵,我们果然分到了一个班里。
虽然是同学,我却没有近水楼台的机会。
顾云亭实在是太受欢迎了,到哪里都有女生献殷勤。
我只能默默关注着他。
我们只同班了一年。
后来,他转去了艺术班,听说是想学表演,还报了艺术类的培训班。
艺术生不跟我们一起上课,他们有专门的艺术楼,渐渐的,我就失去了他的消息。
没想到,有一天晚上,他会忽然找到我。
他告诉我,他心情不好,可是不知道跟谁说,看到我 QQ 在线,就尝试着给我发了一条消息。”
为什么心情不好?”
我问他。
他叹了口气,轻声说:”下个月就要艺考了。”
我这才意识到,顾云亭跟我不一样,他是要参加艺考的。”
你是打算考北京的学校吗?”
我记得他当初就是去了北京的培训班。”
当然是奔着五大院去的,北电、中戏……”他说了几个表演专业学生梦想的殿堂级学校。
我对这些学校没什么概念,只知道娱乐圈的很多明星是这些学校毕业的。”
那你加油,我相信你一定能考上的。”
”竞争很激烈。
这些学校,每年都有上万人报名,可是录取的人数却不到一百个。”
我听出了他极力压抑的焦虑,安慰他:”你这么优秀,肯定是被录取的那一百个。”
”我没有那么优秀。”
他自嘲地笑道,”以前在咱们学校,我觉得自己好像挺了不起的。
可到了现在的培训班才发现,自己泯然众人矣,都是有才艺的帅哥美女,我在这里一点不突出,非常压抑。”
我没想到许久不见的男神,第一次主动来找我,是来诉苦的。”
怎么办呢?”
他像是在跟我诉苦,又像在喃喃自语,”压力太大了,紧张到有时候连呼吸都困难。”
但我不了解他的情况,也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只能用一些不痛不痒的话安慰他。
艺考成绩出来了,顾云亭果然考得不理想,想考的五大院校,一个都没过。
我问他,接下来打算怎么办。”
还能怎么办呢?
从头再来呗。”
他打算复读一年,再考一次。
我在学业上的压力没有顾云亭那么大,他的遭遇反而更激励了我,成了鞭策我的动力。
那一年高考,我算是超常发挥了,考出了比前几次模拟考更好的成绩。
连平日里严肃刻板的班主任也破天荒地夸奖了我:”吕意深是属弹簧的,给她施加的压力越大,她就能爆发出越大的潜力。”
同学们有考得好的,也有考得不好的,但没人知道顾云亭的消息。
顾云亭是个十分要强的人,没转到艺术班之前,他的成绩就非常好,在班里能排前三。
他把艺考落榜视为人生耻辱,不愿意让别人看到他的失败落魄,因此没有跟任何同学联系,除了我。
从某种意义上来说,我也成了唯一知道他的秘密,可以让他倾诉压力和心里话的”树洞”。
暑假里,我们见过一次面,为了怕被别人撞见,我们约在了城西,我们高中学校在城东。
这算是我们第一次以朋友的身份见面,在我看来,跟网友奔现差不多,又紧张又害羞。
顾云亭剪短了头发,短短的圆寸,越发衬出棱角分明的脸。
我见过一些男生,平日里看着挺帅的,一旦剪了头发,颜值立即打了折扣,这就不算真正的好看。
顾云亭的好看跟他们不同,他的颜值经得起短发的无情考验。
走在大街上,我能感受到路人有意无意落在他身上的目光。
顾云亭却不在意这些,他的表情始终很忧郁。”
我跟我爸闹翻了。”
为了方便谈话,我们找了一家人少的饮品店,刚找到座位坐下,他就跟我说了一个重磅消息,我才注意到,他还带了一个黑色的双肩包,”我买了晚上的车票,今晚就回北京。”
我明白了他为什么要选在城西见面,城西有火车站,从这里走很方便。”
为什么?”
我问他。”
过去我成绩很好,如果不去学表演,考个一本学校,问题不大。”
顾云亭回答,”从我打算学艺术的那天,我爸爸就不同意。
我们一直因为这件事在争吵。
后来我要报艺术培训班,他不肯给我钱。
还是我妈偷偷给我的。”
”我爸爸认为做演员是不务正业,他想让我考一些务正业的工作,最好是考个好一点的大学,以后考公务员,找一个铁饭碗,好给家里增光长脸。
可我不想被他安排,我想要按照自己的方式过,我喜欢演戏。
他就骂我胸无大志,看不起我,说了很多难听的话。”
”本来我是憋着一口气的,想要考一个好学校来证明我自己,可是我艺考没过。”
顾云亭笑得很苦涩,”我爸快被我气死。
他同事朋友家的孩子考得都不错,有几个以前成绩还不如我,这次高考成绩也不错,至少是个一本院校。
可是我却什么都不是。
我爸觉得是我妈害了我,天天在家里跟她吵。
我受不了,就跟他顶嘴,他动手打了我,就这样闹翻了。”
至于闹翻的过程,他一笔带过,他把最屈辱的那部分隐瞒了。”
那你打算怎么办?”
我问他。”
还能怎么办呢?”
他咬牙切齿地说,”回北京,继续接受培训。
在考上之前,我都不会回家了。”
他拿出了破釜沉舟的决心,我却心惊肉跳,被他这种孤注一掷吓到了。”
其实……考不上……也没什么的。”
我试图帮他放松紧绷的神经。
他却生气了,狠狠地瞪了我一眼:”我一定会考上的!”
我被他的眼神吓到了,生怕他再继续发火,连忙安抚道:”没错!
以你的实力,绝对没问题。”
那天晚上,我去火车站送他。
熙熙攘攘的火车站,灯火通明,但顾云亭的背影倔强萧瑟,有着”风萧萧兮易水寒”的决绝。
2填报志愿时,我选了一所北京的 211 学校,虽然在高校云集的北京,这所学校算不上第一梯队,但人家好歹是 211,还是在北京。
还有一个更隐秘的原因,我不好宣之于口:顾云亭在北京。
我顺利被学校录取,去了北京。
开学后,我曾联系过顾云亭。
他回消息很不及时,有时候会拖三四天才回我,有时候干脆不回。
我知道他在忙着备考,就不再打扰他了。
然而一个多月后,我突然接到了一个陌生的电话,是顾云亭培训班的老师打来的。”
你是顾云亭的朋友吧?
他现在心情不太好,你能过来陪陪他吗?”
我一愣,顾云亭心情不好,为什么他自己不跟我说,要让培训班的老师打给我呢?
能惊动他的老师,我意识到顾云亭的情况,也许真的很严重了。”
请你把地址发给我,我马上就过去。
在我到之前,请您先陪他一会儿。”
我顾不得还要上课,立刻跑去找顾云亭。
顾云亭在培训班附近租了房子,那个老师给我的就是顾云亭租房的地址。
我按照地址找过去,见到顾云亭,我差点认不出来了。
自从上次在火车站分别,算起来不过才三四个月不见面,他简直跟变了一个人一样。
他看起来不太好,脸色发青,眼底下有两道黑色的黑眼圈,整个人显得很憔悴。
更让我吃惊的是,他的左手手臂被纱布包裹着。
陪着他的,是给我打过电话的培训班老师。”
老师,顾云亭他怎么了?”
培训班老师给我大体说了一下情况,最近顾云亭的状态一直不是很好,平时早就练过很多次的表演片段,他总是忘词卡壳。
老师们觉得不可思议,都排练了这么多遍,几乎形成肌肉记忆的东西了,怎么还能忘呢?
距离艺考都不到一百天了,再这样下去,能行吗?
有老师就批评了他几句。
谁知道顾云亭就跟疯了一样,大吼大叫,还从口袋里拿出了一把折叠刀,对着自己的左臂就划了下去,当场就把同学们吓哭了。
老师们害怕真出事,几个男老师大着胆子上前,把刀子夺了下来。
他们把顾云亭送去医院处理了伤口,但顾云亭的状态始终不是很好,他们担心他会出事,可他们又不能一直照看他,就尝试联系他的朋友或者家人。
他在北京的朋友就只有我一个人。
他们就把我叫过来了,希望我能帮忙照看他一下。
交代完了这些,培训班的老师离开了。
看着那人急匆匆离开,就怕惹麻烦上身的态度,我心中感慨:如果不是怕顾云亭真的出事,会影响他们培训班的名声,也许他们根本不会关心他吧?
毕竟他们不是真正的师生关系,更确切来说,顾云亭不过是他们的客户,还是一个有潜在麻烦的客户。
那一刻,我忽然觉得顾云亭有些可怜。
我知道,他情绪失控是因为复读压力太大了。
从上次见面时,我就能很明显得感受得到,他整个人的神经紧绷着,像是时刻准备冲刺的战士。
这样整天紧张兮兮的,精神不出问题才怪。”
云亭,你渴吗?”
我看着他干燥起皮了的嘴唇,环顾他的出租屋,想找点水给他。
他租的是某个中介公司改造的房子,原本的户型是两室一厅,客厅也被他们隔断改造成了单间,变成了三室。
顾云亭就住在客厅的单间里,房间里的家具很少,只有一张床,一个衣橱,一张桌子,一张椅子,床脚放着一把吉他,椅子上堆着一堆衣服,不知道是洗过的,还是没洗的。
桌子上放着好多喝空的瓶子,还有吃剩的外卖盒子,屋子里也弥漫着一股味道。
找了半天,我没找到尚未开封的水,只能拿起手机:”我看看附近有没有超市可以送货上门,你吃饭了吗?
我一起给你点的吃的吧?”
他低声咕哝了一句,我没有听清楚,追问道:”你说什么?”
”我说,你给我滚!”
他情绪又激动起来了,”谁他妈的让你来的!
你来做什么?”
”我是怕你出事。”
我解释道。”
怕我出事?”
他的眼神凶狠,像要吃人,”我是死是活跟你有什么关系?”
我是出于一片好心,没想到他发起疯来,连我都骂上了,我气得一肚子委屈,真想一走了之。”
你到底走不走?”
他站起来,朝我走过来,猩红的眼睛瞪着我。
我被他的样子吓到了,后背紧紧贴在门上,眼泪不受控制地滚了出来。”
我这才刚上大学一个多月,就因为你逃课。
我把你当成朋友,听说你出事来,才赶过来。
从我们校区到你这里,将近五十公里,我换乘四次地铁,花了两个多小时,就为了听你骂我的?
我大老远来一趟不容易,既然你这么喜欢骂,不然你多骂一会儿,骂到过瘾好了。”
他见我被他骂哭了,心情稍微平静了些,放缓了口气:”我不是针对你。”
”那你针对谁?”
我抹着眼泪,不依不饶。”
我自己。”
他像个溺水的人,眼神里充满了绝望,”深深,我完了。
明年的艺考,我肯定考不上。”
”还没考,你怎么就知道自己考不上呢?
你已经准备了一年了,这一年,不过是查缺补漏——””不,不是的。
你不懂那种感觉。”
他打断了我的话,呼吸变得急促起来,”今天老师们又组织了一次』模拟考』,等我上台的时候,大脑里一片空白,我什么都想不起来了。
更可怕的是,我控制不了我的身体,我的身体在不受控制地颤抖,就像这样。”
他举起他缠着绷带的左手,那只果然像得了帕金森一样,颤抖个不停。
我轻轻扶住他的手臂,安抚他:”没你想的那么严重,云亭,你就是太紧张了。”
”我怎么能不紧张呢?
我没有退路了!”
他绝望地说。”
怎么可能没有退路呢?
就算考不上心仪的学校,考一个稍微差一些,应该没问题吧?
国内艺术类院校这么多,你为什么不多考几所呢?
再说了,就算真的考不上,只要你想学表演,做演员,实在不行,还可以去做群演呢。
有很多明星,人家也没考上大学,也没经过正儿八经地训练,最后不还是成了家喻户晓的明星了?
条条大道通罗马,怎么就没退路了?”
我知道顾云亭是一个非常要强,极度自律,又极其爱钻牛角尖的人,这样的人的确有着非常强的内核,很容易成功。
可长期生活在这种高压状态下的人,一旦他们达不到所制定的目标,就非常容易出问题,就像顾云亭这样。

上一篇 2022年9月1日 pm1:17
下一篇 2022年9月1日 pm1: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