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莫比乌斯大逃亡)刘爸爸刘瑞熙_莫比乌斯大逃亡完结版在线阅读

《莫比乌斯大逃亡》中的人物刘爸爸刘瑞熙拥有超高的人气,收获不少粉丝。作为一部悬疑惊悚小说,“陶球霸”创作的内容还是有趣的,不做作,以下是《莫比乌斯大逃亡》内容概括:无限循环与逃生悬疑

小说:莫比乌斯大逃亡

类型:悬疑惊悚

作者:陶球霸

角色:刘爸爸刘瑞熙

悬疑惊悚小说《莫比乌斯大逃亡》强烈推荐大家阅读,作者“陶球霸”十分给力。讲述了:进门之前,我回头望了一下,三岁的刘瑞熙正跑向前台那边。前台那边有圆子姐,旁边还有我们教艺术的张老师。张老师虽然没教刘瑞熙,但我想他们也不至于不管他吧。然而等我们躲进母婴室时,我从门槽窗户发现,刘瑞熙竟一个人又回到了活动大厅,找了个玩具小房子躲了起来!这怎么得了啊,我赶紧冲出去,想把他抱过来

评论专区

博德大世界:伪DND小说中算是仙草了,写正统DND是要版权的,支持国产伪DND。文笔仙草,爽文仙草。

网游之修罗传说:火星引力的三本小黄文都挺好看的,就加一本吧。除了一 车女主,单刷JP。

大宋的智慧:毒草。 装X 的态度+ 流水账的进程 + 文青婊的内涵

莫比乌斯大逃亡

第 1 节 莫比乌斯大逃亡

我叫粱筝,在托育班当老师。
快下班时,我突然收到一条短信:”刘爸爸要整你!”
完了!
他来真的!
刘爸爸是我学生刘瑞熙的家长,一个月前,刘瑞熙惨死在了来学校闹事的暴徒刀下。
我当时在场,却没有救下刘瑞熙……1. 救或不救刘瑞熙出事当天,也是快放学时,我带着他跟一个小女孩在大厅活动区等家长。
一个鸭舌帽男毫无征兆地冲进我们校区,拉下并锁上了卷帘门。
接着他抽出一把小臂长的匕首,在大厅里绕了一圈,然后猛地劈烂一花瓶,向前台吼道:”黄诗胜呢?
(我们校区校长)”校长刚出去不久,大厅里就前台圆子姐和我们两个女老师,大家全吓懵了。
按理说,鸭舌帽一开始找的是前台,我有足够的时间带俩孩子逃跑。
可我还没来得及招呼,他俩竟直接往两个相反的方向跑了!
我当时又急又怕,脑袋一片浆糊,直接就追上那个两岁的小妹妹,把她抱去了母婴室。
进门之前,我回头望了一下,三岁的刘瑞熙正跑向前台那边。
前台那边有圆子姐,旁边还有我们教艺术的张老师。
张老师虽然没教刘瑞熙,但我想他们也不至于不管他吧。
然而等我们躲进母婴室时,我从门槽窗户发现,刘瑞熙竟一个人又回到了活动大厅,找了个玩具小房子躲了起来!
这怎么得了啊,我赶紧冲出去,想把他抱过来。
可刚走出两步,就看到鸭舌帽杀气腾腾地望向了我这边。
那眼神怒火难消,意思就是找不到校长,就要拿我们出气!
我一下就怂了,赶紧跑回母婴室跟小妹妹抱成一团,害怕得头也不敢伸起来看外面,生怕把他惹来。
不多时,外面就传来刘瑞熙一阵一阵的哭喊声。
鸭舌帽在大厅里疯狂咆哮,叫嚣校长不出来就要砍人!
我想起还没报警,可一掏出手机,刘爸爸就打来了电话。
他刚赶到校区要来接刘瑞熙,但被卷帘门拦在了外面。
我也没想许多,直接把刘瑞熙的情况告诉了他。
刘爸爸在外面心急如焚,带着哭腔哀求我,要我无论如何把刘瑞熙救出来。
可是我也只是一介弱质女流啊,身边带着的小妹妹也不能不管啊,哎……旁边大办公室倒是还剩几个同事,但他们既不带课管孩子,又没有武器,怎么会去救人?
一番激烈的思想斗争,我觉得自己还是无能为力,出去就是送死。
我只是报了警,让**来解决。
过了一会儿,我突然听我们市场主管在门外喊了一声:”停手啊,我正在找校长!”
声音很心痛,我站起来望向窗外,看到的那一幕让我永生难忘:刘瑞熙身子软软地躺在血泊之中,就像小时候我提去屠宰场割了喉的鸡一样,头颤颤地抖,两只脚蔫蔫地刨地……我抱着小妹妹躲到沙发底下,连哭都不敢哭出声音。
过了三四分钟,大门才被撬开。
**,保安,家长们一拥而上,制服了鸭舌帽。
但是,刘瑞熙已经救不活了。
事后我才知道,这个暴徒是我们校区行政魏主管的老公汤恩隆。
十多天前,行政魏主管突然从一间教室的滑梯边缘摔下来,脑袋着地,当场就口吐白沫,不省人事,听说是折断了脖子。
因为只有她一个人在教室,而且出事的益能厅正在维护教学设备,停了监控,所以没人知道她是怎么摔下来的。
出事后,我们同事,医生,一堆人在现场进进出出,最后**也没有提取到多少有价值的线索。
她出事的时候已经怀了三个月身孕。
公司里一直有传言,说她和校长关系暧昧,胎儿可能是校长的。
她老公汤恩隆坚决不信她出轨,但一直怀疑是校长欺负了她。
魏主管的死一直也没有结论,所以,汤恩隆最终选择了用这种方式来报复发泄。
刘瑞熙出事后,我休息了两周,才从这段阴影中慢慢走出来。
这是我第一次看见尸体,而且还是我可爱的学生,是我亲眼看着他被人杀死的。
我无数次在回想,假设:如果时间重新回到我带着小女孩逃走的那刹那,有没有机会把刘瑞熙也救走?
不过事发的监控传到了网上,出乎我的意料,多数网友并未责备我。
他们觉得,面对混乱危局,能保住一个小孩子已经不错了,何况我后面还试图冲出去救人。
警方和学校也没有追究我的责任,这让我放下包袱,回到学校继续工作。
但是,刘爸爸跟他们想的不一样。
他认为鸭舌帽虽然是罪魁,但横下了心要杀人,是个不可变量。
而我呢,如果逃走的时候多花一二十秒,可能就能救回刘瑞熙。
是我的自私与懦弱,他儿子才失去了存活的机会。
事发后一阵子,他不时来学校骂我。
我刚开始还会道歉,到后来就越来越烦了,甚至会和他据理力争。
上周听说他老婆因为精神恍惚,在马路上被撞身亡。
自那之后他就再无动静了。
可是此后校区接连发生了两件怪事。
有一次,我们前台值夜班到 9 点刚过,突然听到消防步梯那边发出巨响,像是猛烈锤击消防门的声音,把她吓得够呛。
还有一次是我值夜班,下班后我正在按密码锁门时,忽然身后一阵咔嚓咔嚓的声音。
那是一只玩具跳蛙,从门厅一跳一跳地消失在厕所方向。
2. 谁是内鬼门口刘爸爸给人的压迫感,简直和当初的鸭舌帽一模一样。
以前看见他,心里满是歉意怜悯,也有一些被滋扰的心烦;今天一看见他,顿时感觉末日即将来临!
报警,那肯定来不及了,**赶来最少要十分钟;也不可能把大门关上,那卷帘门拉下来至少 20 秒,可能刚到门口他就杀进来了;除我之外,校区里现在还剩下二男三女五个同事,活动大厅则有三个小孩在等家长。
可我觉得那群同事靠不住——平时跨部门搞一个活动,问题来了你推我,我推他,这样的同事能舍命救你?
想来想去,只能寄希望于物业保安了。
上次出事后,物业加强了安保力量,从保卫室来我们十五层,最多也就三四分钟。
只要拖三四分钟,我就安全了!
我急忙溜到厕所里,给物业打了电话。
他们倒是高度重视,立即表示安排保安来解决。
不过,要是刘爸爸也像鸭舌帽一样,进来就把卷帘门锁上,那保安就指望不上了。
所以我得两手准备,把同事们也发动起来。
我回到大办公室,悄悄跟我上司课程主管杨玉珏说了刘爸爸的情况。
我们杨主管精明能干,是储备校长人才。
我最佩服她的一点是,不管有什么棘手的难题,扔到她面前,她脑袋一转很快就会有解决方案。
上司喜欢这样的下属,下属也喜欢这样的上司。
以她在校区的权威,只要一出面号召,大家应该会帮我。
然而听我讲完,她只是不痛不痒地回了句:”你想多了吧,先礼后兵,要闹事马上叫保安。”
我从脸庞到心口一下子凉了半截,心里暗自骂道:刀都快架脖子上了,你让暴徒坐下来听你哔哔大道理?
没工夫跟她辩论了,我直接轻声轻语地对其他人说:”刘爸爸要来闹事,就在门口,大家快准备好!”
我们每天都会有一些同事外勤或者错班,现在除了我以外,还有四个人在大办公室:课程杨主管,市场主管陈知练(男),财务肖宇轩(男),艺术课老师张清如(女)。
按我想象,大家既然都经历过刘瑞熙那样的暴恐,反应应该很紧张,拿刀的拿刀,报警的报警。
但是跟课程杨一样,他们的反应竟都比较迟钝。
一个个抬头望着我,愣在那里。”
他包里可能有刀。”
我又补充了一句。
这句话立即紧张了气氛,几个人不自觉地站了起来。
张老师说:”联系物业了吗?
赶紧让保安上来。”
”联系了,他们已经安排。”
大伙儿都坐不住了,唯独财务肖还在那稳坐钓鱼台不当回事,自顾自地发微信,发完才问我:”你是不是想多了,刚我就看到他在门口,要闹事他咋还不进来?”
”我去看看。”
市场陈去走了一圈,回来后脸都吓垮了,”真要出事了,那家伙拿砖头截住了两部电梯!
(我们这四部电梯分单双层)”这明显是为了阻止保安上来,是即将发动攻击的实锤信号,这下所有人真慌了。
最慌的当然还是我,刘爸爸既然拦了电梯,肯定也把楼梯防火门锁上了,保安这条我寄望最大的线指望不上了!
我正手刨脚刨地找刀子,市场陈突然一拍桌子,喊道:”我知道他在门口等什么了,现在 6 点 24,刘瑞熙好像是六点半左右出事的,他可能要到那个点行动!”
刘瑞熙是 6 点 31 被刺的,这个时间点我记得很清楚。
果然如他所说,我还有 7 分钟寻找活路!
我找到了 4 把工笔刀和水果刀,自己留了一把,其他的分给了同事们。
看着他们慌张无措的眼神,我感觉像是拉了一群溃兵去刚虎狼之师,可不靠他们又靠谁呢?
幸好市场陈马上表了个态,稳定军心:”待会你就在那后面,拿个椅子挡着。”
市场陈这人平时工作挺尽责,也爱生活,一张桌子收拾得比女生还精致。
他长了一张神似王凯的脸,虽然比王凯本凯还是差了一大截,但每次去总部开会都会招蜂引蝶,我们校区张老师也挺喜欢他。
要说缺点,就是性格好谋乏断,市场专员跟他汇报事,往往要催问好几次才能得到一个指示。
我比较喜欢果敢坚决的大男人,所以对这种阳光小哥哥无感。
不过,上次刘瑞熙出事儿,他也曾冲出去想救人,我对他还是有些佩服。
刘瑞熙遇害后,他多次对我们说后悔没去救人。
也许这种愧疚之心,让他这次要为我出头。
但是其他人就没那个担当了。
课程杨说:”糟了,外面还有俩小朋友,我赶紧把他们叫去教室。”
财务肖说:”你这刀也忒短了,不顶用啊,我去找根棍子也好。”
说罢,他就想追着课程杨的屁股出办公室。
张老师也是身子不自觉一扭,想跟他们一起溜走。
时间只有不到三分钟了,一个个当官的都丢下我不管,我一下火了:”怂就怂,哪那么多屁话!”
这些人可能觉得保命要紧,没工夫跟我骂战,还是想走。
我不得已恐吓道:”你们以为他就整我一个?
他早就说过,我们一校区给他儿子陪葬都不够!”
我这一咋呼,果然镇住了场面,他们可能也觉得分散躲藏还不如聚在一起安全。
课程杨眼珠滴溜一转,拿出了一个主意:”不是怂,对付暴徒要讲策略。
我看你赶紧找一个小房间躲起来,他要是进来,我们就说你去小区摆点去了。”
然后我说打电话找你回来,反正把他拖在办公室,陈主管你就发微信让小圆子趁机开电梯,接应保安。”
这法子可行,还是杨主管脑子转得快。
我们校区的房门上虽然都开有一槽玻璃窗,但房间众多,刘爸爸不一定能及时找到我。
就算他从窗口发现了我,他要破门,我们的人就可以从后面袭击他。
总之,大办公室里 5V1,优势在我,形势并不悲观。
时间只剩下一分钟了,我赶紧钻进大办公室内部的一个小杂物间。
6 点 31 一到,大厅那边突然一阵哗啦哗啦,刘爸爸肯定是把卷帘门拉了下来,他要行动了!
一阵霹雳般的脚步声飙到大办公室,他就像鸭舌帽刚进来时那样吼道:”梁铮呢?”
没人回话,隔着一道门我都能听见办公室里阵阵心跳。
等待生死宣判太难熬了,我忍不住站起来透过玻璃窗往外看了一眼。
他那刀起码三十厘米,比鸭舌帽的还长;而我们手里的小铁片不到 10 厘米。
5V1?
我怕是想多了,应该是 10V30!
这种手提长刀要杀你的压迫感,没有事到临头是绝对想象不到的。
换我是课程杨他们,我也是真的想跑啊。
僵持了十几秒,市场陈才想起我们的计划,赶紧催课程杨:”她是不是去天府半岛摆点去了,你给她打个电话啊。”
岂料课程杨刚拿起手机,刘爸爸就一刀劈到了她桌上:”她就在学校,我就找她算账,找不到她就找你们!”
现场没人再说话,但不知道是谁给了刘爸爸一个暗示,他突然就朝我这边疾驰过来!
哗啦一声,长刀劈碎了玻璃,一只大手伸进来打开了门锁。
面对我的瑟瑟发抖,他冷冷地扔下一句话:”没人救你了,你该死!”
我呆若木鸡,手里的小刀完全不听使唤。
他背后几步杵着的一个市场陈,也成了一根木桩子。
眼前这个大黑影一刀刺过来,我都分不清刺到了哪,也没有很痛。
抽出来后又是几刀,我这才感觉到肚子上一阵阵钻心痛。
看着他转身离去,我就像是被鬼压床一样,似乎能模模糊糊看到眼前的情形,但又动弹不了。
濒死之际,我心中尽是不甘。
如果没人给他指路,或许能坚持到保安来的时刻,到底是谁出卖了我?
3. 恶人夺门在迷迷蒙蒙中挣扎了好一会,旁边的手机突然响起一声清脆的铃声。
就好像在鬼压床中被人推醒一般,我竟突然获得了一股充沛的能量,一下子把手机抓了过来。
那是一条无名短信:”刘爸爸在门口走来走去,样子很凶,可能要整你。”
这不就是出事前我收到的那条短信吗?
当时我只顾着应付刘爸爸,压根没来得及考虑是谁发的短信。
再一看时间,6 点 18 分,和之前一样!
我很轻松地就爬了起来,走出杂物间到大办公室一看:课程杨还是在那聊微信,市场陈还是在填报表。
一切都是正常的下班节奏,稳如死狗。
我下班后喜欢写些乱七八糟的小说,喜欢散步瞎想。
难道刚才被刺死,只是我脑海里对危险的一次预演?
再跑到大厅口子那一瞧,刘爸爸确实还在那里,那条短信是真的!
活着,让我松了口气;但死亡,还是摆在面前。
我来不及想太多,赶紧找了物业,告诉他们刘爸爸已经封住了电梯和楼梯,让他们带好撬门工具上楼梯。
保安找到工具,电梯到 14 楼再转楼梯上来,撬开消防门,再撬开我们卷帘门,20 分钟差不多吧。
但是现在距离攻击发起的时间,只有 9 分钟了,现在咋办?
我有两个选择:第一,不跟那群同事讲,自己偷偷溜到一个房间去躲着;这样刘爸爸杀进来就没人能出卖我,找到我要多花点时间。
第二,跟他们讲,发挥极限口才,说服他们尽心尽力帮我拖住刘爸爸。
对第一个办法,我粗算了下,我们校区大小房间有 11 间,刘爸爸来一一找完,最多花七八分钟的时间。
如果运气再差点,两三下就能把我找出来。
但是从攻击开始到保安破门而入,应该要十几分钟的时间,这还是在撬门顺利的情况下。
这么一算,第一个办法必败无疑。
我别无他法,只能再一次把宝押在那群同事身上。
然而从厕所打完电话出来,我竟看见课程杨领着市场陈、财务肖到会议室开会。
这是搞什么毛线,两个男的全被课程杨带走了,大办公室就剩下张老师一个女生了!
大厅里还有前台的圆子姐和几个小孩,可她们根本指望不上啊!
尤其是那个圆子姐,上次刘瑞熙出事就看得出来,这人只适合当花瓶,毫无胆识和应变力,全校区就她离刘瑞熙最近,却一直在柜台下当缩头乌龟。
我赶紧回办公室,问张老师:”他们几个当官儿的怎么突然跑去开会了?”
”他们不是明天有周会吗,杨主管说校长明天不来,让她今天先主持开了。”
这会开得有点蹊跷:一般他们开周会至少要大半个小时,现在快下班了,他们舍得占用下班时间?
我来不及想太多,想先把刀子找到再说。
可四处一看,水果刀居然都不见了。
刀子没了,那就先赶紧挤到会议室去。
我算计了下,之前我被刺那一段记忆里,我预先把刘爸爸的危险告诉了他们,他们知道刘爸爸就针对我,所以心里已经拿定主意只求自保了。
要是刘爸爸在他们不知情时发动突袭,情况不明,他们或许能跟我一起对付他。
可尝试打开会议室门时,我才发现已经被反锁了,只好敲门问道:”你们有看见工笔刀吗,我给学生裁纸。”
”没看见,你再找一下。”
课程杨立马在里面回道。”
我下午还用过,三把全不见了。”
”我们开周会,你去找小圆子啊。”
课程杨始终堵住我的话,不给我开门。
心急如焚之下,我突然想到市场陈人还不错,便向他喊话:”陈主管,陈主管……”情况太危急了,平时跟他没啥交集,一时我也想不到拿什么理由找他,反正先把门叫开了再说!
陈主管在里面跟课程杨叽里呱啦一阵,门还是开了。
他客气地问我:”我也没看见刀子,有什么事吗?”
我杵在门口抓耳挠腮地望着他,想到满脸通红,还是想不到一个能留我在里面的理由。
老爱开玩笑的财务肖突然窜出来神助攻:”你什么事不好说,不是要对老陈表白吧!”
嗐,你他娘的真是个人才!”
你有没有女朋友?
我做你的女朋友!”
我话一说完,就抓住他的手,想顺势挤进去。
没想到,课程杨突然从后面蹦出来,推开我的手,厉声喝道:”谈情说爱不分场合,我们开会!”
说罢,她就要关上大门。
只有不到两分钟了啊!
这贱婢子脑袋开出病了么,这么针对我?
不能让这唯一的生门关上,我卡在门缝里,死死地抵住大门。
他们俩男的在旁边一脸懵逼,也不知道该帮谁。
财务肖看热闹不嫌事大,戏谑杨主管说:”我记得你不是跟万达校区那谁好吗,你这……口味换滴挺快。”
课程杨没工夫理他,我看到她扭曲的脸不断地往大门那边瞟,然后突然睁圆了眼睛,做出一副很惊恐的样子。
刘爸爸来了?
我往身后的大厅大门方向一看,然后力气就被卸了下来,被她猛地一下关在门外。
那边什么都没发生!
我被这个贱人骗了,她绝对知道刘爸爸要来报仇,为求自保,她把男同事都拉去开会了,还把刀子也收走了!
时间来不及了,我在大厅里一圈跑,最后找到了男厕所躲进去。
6 点 31,刘爸爸准点发动进攻。
拉卷帘门,然后冲到办公室。
他在办公室咆哮些什么我听不清楚,只听到张老师一声尖叫,然后他似乎又冲到了活动大厅里。”
梁铮在哪!”
很快,刘爸爸冲了过来,我知道肯定是圆子给他指了路。
他先往女厕寻找未果,然后一脚踢开了男厕的门。
在杀我之前,他还是那句话:”没人救你了,你该死!”
上次临死我是不甘,这次我是气愤。
那女人怎么突然就知道了刘爸爸的事,怎么能自私地把男同事全带走保护自己?
4. 祸水东引我在男厕小便池旁边挣扎了好一会儿,那条匿名短信又把我从梦魇拉回了现实。
上一回在杂物间,我还怀疑是不是自己发神经;这一回,我确信刚发生的是真事了。
因为我不可能没事儿躺在男厕所里!
老天爷嘞,电视剧里循环这种没边际的脑洞,竟发生在了我头上?
对于这事的迷惑,现在完全盖过了我对刘爸爸的担忧。
直到财务肖来到男厕,汪的一声被地上蠕动的我吓一跳。”
你干吗,生病了?”
”没病。”
我赶紧爬起来,灰溜溜地蹿进女厕。
如果不能从刘爸爸刀下逃脱,我可能会永远在这个讨厌的地方循环,身子就算死不透,脑子也要疯掉。
而且我感觉,两次循环后,我的记忆力衰退了不少。
一些基本的事,还有最近的事倒是记得清楚,但是一些平时低频使用的事就记不清了。
比如,我记得我们校区是在高新区孵化园,但我们这是什么楼我就死活也想不起了。
不管怎样,保命为先。
我还是给物业打了电话,然后出来想找同事们。
如上一回一样,课程杨还是带着俩男同事去了会议室。
我不打算挤进去了,人心不齐,再多也是送人头。
我要搞清楚上一回遇到的怪事:课程杨她怎么会知道刘爸爸要杀进来?
第一回,她肯定是不知道的;第二回,按张老师的说法,她似乎也没去过门口,直接就召集众人去了会议室。
即便那个神秘人物也短信了她,她的反应也不会如此迅速坚决吧。
我打了那个神秘的号码,也没人接。
那这可能性就一个,她也保留了前一轮循环的记忆!
可是从俩男同事到大厅里的前台小孩们,看起来都不知情啊。
我是因为被刺死才进入循环,杨主管又是因为啥,她应该不是刘爸爸的目标吧。
我想不明白,稀里糊涂地回到大办公室。
现在就剩下不到六分钟了,可我脑袋里完全没有对付刘爸爸的策略。
大办公室里空无一人,上一回留在这的张老师竟然也不见了!
我清楚地记得课程杨没带她去会议室,可厕所、大厅也不见她。
难道她也知道刘爸爸马上要杀进来,偷偷躲起来了?
我仔细回想了上一回的状况:刘爸爸是先杀进大办公室,一阵咆哮输出,然后就听到张老师一声叫唤。
对了,那绝不是受惊的尖叫,是痛苦的惨叫。
很可能刘爸爸没找到我,就先杀她出气!
那这样就说得通了,她也死了一回,所以保留了上一回的记忆,躲开了。
在第一回里,课程杨的座位最靠近那个杂物间。
可能刘爸爸刺杀我后,回头就把她杀翻在地,让她也保留了死前的记忆。
想到这,我突然有了一个绝好的主意。
我发微信,找了个借口把前台的圆子姐叫到了大办公室。
我跟她说明了刘爸爸的状况,她自己也注意到了他的可疑。”
待会他冲进来,肯定会跟汤恩隆一样,先关卷帘门,再杀人。”
”那怎么办?
报警来不及了啊。”
我知道圆子姐要比其他同事对这种事更敏感,上次鸭舌帽来,她没有及时躲到屋子里,刘瑞熙就死在她面前,把她吓得不轻。”
我已经叫了保安,要紧的是待会他关门后,我们怎么放保安进来。
他这次来肯定是冲我来的,所以只要利用我为目标,把他引开,然后你就可以去开门了。”
”好,你怎么引开?”
”这要靠你,他进来后,肯定就要问我在哪儿,然后你就指会议室。
他们门反锁着,他要破门,找人,肯定要花一两分钟时间,你就可以去开门了。”
”那不是当官的在开会吗,这样不太好吧。”
”你不把他往人多的地方引,怎么能拖住他?”
”那你去哪呢?”
”我把他们几个孩子带去教室。”
圆子姐纠结了一下,不情愿地说:”要不你去开门,我把他们带去教室,我心里一慌,开门就不利索。”
”你要在前台给他指路,指完了才能带着孩子们跑,我怕来不及啊。”
”没事,放心吧,我这回有准备,绝对把他们带到安全的地方。”
开门是个危险的差事,一旦被刘爸爸发现,很快就会转头过来对付,所以她不愿去很正常。
时间不多了,我只能答应她对换角色。
她回到了前台,我也悄悄溜到柜台下去。
6 点 31 分一到,刘爸爸立即冲了进来。
我在柜台下听得真切,哗啦一声关门,接着又是啪的一声不知道什么声音。
他一进大厅并没有说话,而是直奔大办公室,没看到人,然后才回大厅厉声问道:”梁铮在哪?”
圆子姐这回没有拉垮,朝会议室那边指了一下。
刘爸爸立即冲过去,拍门又踹门。
趁此机会,圆子姐拔腿就跑,我也赶紧从柜台下钻出来,跑向大门那里。
跑到大门口时,我回望了一眼大厅,那仨大人和小孩吓得到处乱窜,而圆子姐早已没影儿了!
与此同时,我听到外面似有锤木门的声音,保安肯定已经赶到了楼梯口正在破消防门。
距离逃出生天,我就差两道门了!
然而我高兴得太早了,当我伸手去按控制卷帘门的密码锁时,才发现已经被刘爸爸锤烂了!
卷帘门开关都需要密码,我不知道他咋拿到密码的,但锁已坏了,我知道密码也开不了了。
还好此时保安已冲到卷帘门外,他们尝试提门无果,立即开始撬门。
外面铁锹、铁锤并用,疯狂地砸。
我在那心急如焚,却只能干瞪眼,生与死就在这最后的十几二十秒了!
这巨大的声音很快引起刘爸爸注意,他三步并作两步,飞快地冲过来,把我逼到了角落里。”
没人救你了,你该死!”

上一篇 2022年9月1日 pm1:17
下一篇 2022年9月1日 pm1: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