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因你心动:你与月亮,皆是浪漫)秦楚周奕然全文在线阅读_(因你心动:你与月亮,皆是浪漫)全章节在线阅读

现代言情小说《因你心动:你与月亮,皆是浪漫》,由网络作家“大年”近期更新完结,主角秦楚周奕然,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少女的心事,藏在夏夜的晚风里

小说:因你心动:你与月亮,皆是浪漫

类型:现代言情

作者:大年

角色:秦楚周奕然

小说《因你心动:你与月亮,皆是浪漫》是一本非常好看的现代言情文,它的作者是“大年”。环环相扣的剧情主要讲述的是:结果楼谨行刚好经过,我就把给他砸了。”说来我也是倒霉,本来好端端的在天庭月老部当我的司剪仙子,一百年到头也难得需要我工作一次。对比每天忙到头秃的同事司牵,我这个岗位简直是梦中情岗。可就在一天前,我被瑶顺公主给坑了

评论专区

上帝们的那些事儿:很好看,作者很用心,仙草

创造游戏世界:这是老作者的书?水平真的差,这推荐数把我骗进去两次,每次五章败退

我的魔物娘军团:节操掉尽,霸天虎加汽车人都拯救不了世界呀(大雾

因你心动:你与月亮,皆是浪漫

第 3 节 下凡套路财团太子爷

”姓名?”
”司剪。”
”说吧,为什么要以跳楼的方式袭击楼谨行先生?”
怎么说呢,从云上不慎跌落,一屁股将环宇集团太子爷砸晕过去,这件事实在出乎我的意料。
1环宇集团董事长的孙子今天第一天来公司上班。
结果刚走到门口,就被从天而降的我给砸晕了过去。
此时此刻,他在医院,我在局里。
我看着眼前**认真严肃的脸,决定实话实说。
我开口:”我不是故意的,我就是今天驾驶祥云的时候没刹住车,一不小心就从上面摔下来了。
结果楼谨行刚好经过,我就把给他砸了。”
说来我也是倒霉,本来好端端的在天庭月老部当我的司剪仙子,一百年到头也难得需要我工作一次。
对比每天忙到头秃的同事司牵,我这个岗位简直是梦中情岗。
可就在一天前,我被瑶顺公主给坑了。
那天,瑶顺公主火急火燎找到我,威胁我去剪断在凡间历劫的太子殿下的红线。
月老座下有两位仙子,一位是负责牵红绳的司牵,一位是负责剪红绳的我本人。
可 bug 的是,红绳其实谁都可以牵,但剪红绳却只有我的姻缘剪可以剪。
所以瑶顺公主想破坏太子殿下的姻缘,就只能来找我。
官大一级都能压死人,更何况她还是公主。
于是我被迫,不得不剪断了太子殿下的红绳。
这一剪刀下去,坏事了。
月老赶来后,气得吹胡子瞪眼,差点给我现场表演一个原地升天。
他告诉我,太子殿下这次下凡历劫,情劫是重要一环,如果不完整,太子殿下只怕是回不来了。
我当时不以为意,说道:”那你重新给他再牵一个。
旧的不去新的不来,拜拜就拜拜,下一个更乖……”话还没说完,就被月老一巴掌拍在我脑门上。
他骂道:”晚了!
太子殿下这次人间姻缘只有一条红线!
剪断了就没了!”
我大惊:”那怎么办?”
”只有一个办法。”
月老突然盯着我,看得我心里发毛,他嘿嘿一笑,”既然红线没了,那就只能你顶上了。”
于是我就这样被派了出公差,公差任务就是成为太子殿下的姻缘,成功让他经历情劫。
而太子此次在人间的身份,就是环宇集团董事长的孙子楼谨行。
只可惜出师不利,刚一下凡我就被抓了。
2**听我说完,像是看到了神经病。
我忙解释:”警官,我真不是深井冰!”
警官冲我笑了笑:”我懂,我懂。”
不,你不懂!
你的眼神出卖了你!
这时有另外一个人进来,在**耳边低语了几句,我感觉**看我的眼神更一言难尽了。
几分钟后,我被**送到了派出所门口。
他语重心长的对我说:”小姑娘,不要再轻生了。
你从二楼跳下来大概率是不会死的,但是可能会断手断脚,落个终身残疾就不好了。
凡事想开点。”
我这才知道,原来我从祥云跌落时被人看到,那人却误以为我是从二楼窗户跳下来,还替我作证我是想自杀,不是想袭击。
环宇集团那边得知我的情况,决定不追究我的责任。
据说,楼谨行已经在医院醒过来了,没什么大事,就是有些轻微脑震荡。
我本来今天计划要和楼谨行来一场永生难忘的浪漫相遇。
但现在,难忘是挺难忘的,但跟浪漫一毛钱关系都没有。
以他锱铢必较的性格,没准已经将我挂上了黑名单。
如此一来,要想成为太子的姻缘将会比登天还难。
不行,我必须要扭转劣势。
我决定去医院。
3我来到楼谨行病房时,他并不在。
我看了眼这间 vip 病房,觉得不愧是太子殿下,到了人间历劫也是金尊玉贵,连病房也如总统套房。
这时我接到了月老的紧急天庭电话。
月老的声音传入我的耳朵里:”你出差走得太急,忘了告诉你了。
太子这次历劫与寻常不同。
他情劫断了,会让他遭遇一些别的危险。
情劫一日没续上,就多一日的危险。
你到太子身边,要想办法保护太子,尽快让太子历情劫。
记住,只要他动了凡心,就代表情劫达成,到时候你就能回来了。”
我不以为意:”就这?
放心吧,我肯定会成功的。”
”成功什么?”
有声音传来。
我顺嘴接了句:”成功让太子对我动心啊。”
这时我反应过来,这声音来自我身后。
我僵硬转身,就看到楼谨行正双手环抱,倚靠在墙边,面露不善看着我。”
那个……”我试图解释什么。
楼谨行却打断了我:”你准备怎么让我对你动心?”
我狡辩:”……我说的是太子,你怎么就对号入座了?”
”别以为我不知道你们私下都叫我环宇的太子。”
楼谨行倒是很自信,他走回病床坐下,一脸桀骜,”说吧,你又是哪个老总的女儿。”
什么老?
什么总?
我是一棵菩提树,由一口至纯精气度化而成的仙,哪里会是别人的女儿。
也许我表情表现得太明显,楼谨行微眯了下眼睛:”你不是我家老头叫来的?
那这个时间点你是怎么进来的?”
这里是高级私家医院,现在不是探病的时间,外人一律不许进住院部。
我当然也进不来,所以我另辟蹊径。
我手指一伸,指向了窗户。
此刻,原本关着的窗户,被人打开了。
楼谨行瞪大了眼睛:”你爬上来的?
我这里可是二十楼!”
我颇为得意:”二十楼算什么,再多二十楼我也能上来。”
他嘴角一抽:”重点是这个吗?”
他突然起身,朝我逼近,我被他强大的气场压得连连后退,脚下绊到椅子,一屁股坐了下来。
楼谨行两只手撑在我的两侧,将我整个人圈了起来。
他眼里有危险的气息散发出来,问我:”你究竟是什么人?”
与他眼神相对,我的心脏突然加速,有些呼吸不过来,脑子一抽回答:”仙女。”
他冷笑一声,拿出手机拨了个电话出去:”歪?
妖妖灵吗?
我这里有个深井冰。”
4万万没想到,下凡的第一天,我差点二次进局子。
此时此刻,我与楼谨行面对面坐着,他双手环抱靠在椅背上,微昂着下巴露出目中无人的表情。
很是欠揍,可我不敢。
就在十五分钟前,我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一把抱住了他的腿,言辞诚恳阻止他道:”我可以解释的,相信我!”
可是现在……”签啊。”
他伸手敲了敲桌面,示意我签署面前的”丧权辱国”的不平等条约。
我看了眼上面的条款。
第一:24 小时贴身保护,当牛做马不许有怨言。
第二:除非甲方同意,否则乙方不允许单方面解除合约。
第三:合同执行到甲方提出结束的那一天为止。
而造成这副局面,全都是因为我在他报警之时急中生智,告诉他我是因为爱慕他,偷偷在二楼看他时不慎跌落,这才砸中了他。
又因为担心他,所以才不顾危险爬楼来看望他。
我在天庭时看过凡间的一些电视剧和言情小说,一般这种时候,对方都会感动于你的深情。
不料,楼谨行却怒了:”原来你就是砸晕我的那个王八蛋!”
他怎么不按常理出牌呢?

但很快,他又冷静下来:”你真的是徒手爬上来的?”
我点头如捣蒜。”
看不出来,你身手不错。”
楼谨行打量了一下我,”会打架吗?”
跟天庭的猫猫打架应该算会吧?
我继续点头:”会,打得还特别好!”
他一拍手:”很好!
那就是你了。”
于是,他以我非法入室为由,逼我签下一份保镖合约。
这可真是……打瞌睡就有人送枕头,正合我意呐!
俗话说近水楼台先得月,我要让他动心,当然是天天出现在他身边成功率更高。
二十四小时贴身保护诶,以我多年丰富的理论知识,我应该明天就成功了吧?

想到这里,我提笔刷刷在乙方处签下了我的大名。
5次日,我看着楼谨行一脸萎靡,眼下两个乌青的黑眼圈,很是感慨:”唉,这又是何必呢?”
昨天晚上,我在病房替他守夜。
他为了折腾我,一晚上故意起夜数次。
每一次不是叫我给他开灯,就是给他开洗手间的门。
要不是上厕所不能替代,我都怀疑他会让我替他上。
为了报复我将他砸晕,他还真是够能折腾的。
我是仙身,熬夜对我来说算个屁。
可对楼谨行这样的娇贵公子哥来说,那就不一样了。
楼谨行显然也看我精神奕奕很不爽,于是又指使我干活:”我现在要出院,还不来拎包?”
我忙往他身边走,去提他的包。
结果走得有些急,竟被病床绊了脚。
我踉跄之际,余光瞥见楼谨行朝我伸出手。
我怀疑他想暗算我。
我条件反射一个擒拿手抓住他的手臂,然后转身想将他压倒。
不料,这地方实在是不好发挥,导致我俩双双跌倒在病床上。
我整个人趴在了他身上,嘴好死不死正好在他喉结处。
这时,我听到门口有东西掉落的声音。
抬头看去,只见一个戴眼镜的男人正张大了嘴看着我们,一个文件夹正静静地躺在他的脚边。”
对不起,打扰了!”
男人一边蹲下捡文件夹,一边一只手捂着眼睛,想要掩耳盗铃。
我立马说道:”别害怕,都是误会!”
那人却不听,拔腿就溜了。
楼谨行一只手推了推我:”喂,还不起来吗?”
我这才想起来我的任务,可不敢得罪他,连忙爬起来。
我伏小做低,正准备好好致歉一番,没想到他却拍了拍我的肩膀,一脸欣慰:”不错,干得好。”
我缓缓打出一个?
6和楼谨行回到他家,我了解到出现在医院病房的人总裁办的刘秘书。
楼谨行之前一直在国外学习生活,几天前才刚回国。
而他的爷爷因为身体原因,早就从一线退下来,现在环宇的暂代掌舵人是他的堂叔。
刘秘书这些年都是跟在他堂叔身边做事的。
我先前的举动误打误撞”赶跑”了刘秘书,这令楼谨行对我很满意。
楼谨行哼哼道:”刘秘书肯定是替我堂叔来刺探敌情的,毕竟我才是环宇集团唯一继承人,他代掌管了这么多年,肯定不甘心就这么拱手让给我。
还不知道憋着什么坏呢。”
”可我看刘秘书是带着文件夹来的,应该是来找你签文件的吧?”
想着刘秘书被我孟浪的动作吓得落荒而逃,我不由替他说了句公道话。
楼谨行却是一摆手:”不可能!
文件夹只是个幌子,就是个来刺探情况的道具。
那里面肯定都是白纸而已。”
我嘴角蠕动了几下,很想告诉他,我看到了文件夹里露出了几张纸,上面可是实实在在有字的。
但见楼谨行这副岔岔不平的模样,我决定暂时还是别说了。
毕竟获取男人好感度第一步,就是要和他站在同一战线。
于是我点头:”没错!
你说得对。”
说完,我看了眼楼谨行的手腕。
他的手腕光洁无暇,上面什么红绳也没有,我不免有些失望。
月老交代过,如果楼谨行手腕上出现红绳,那代表情劫有重新续上的可能。
如果红绳与我的手腕绑到一起,就说明他对我动了心,那我的任务也就完成了。
楼谨行突然看着我,认真道:”为了防止堂叔暗算我,你必须要打起十二分的精神保护我,明白吗?”
我这才知道,原来楼谨行之所以让我做保镖,是因为害怕自己的堂叔为了利益对他下手。
他小时候听说过许多豪门内斗的负面消息,担心会轮到自己。
我看了眼空无一人的别墅,不解问:”如果是这样,你为什么不多请点保安来这里保护你?”
楼谨行瞥了我一眼:”你不懂,请太多人,谁知道里面会不会有堂叔派来的啊?
我的贴身保镖当然要没有一丝风险,必须我自己挑。”
”那为什么是我?”
 ”当然是因为你身手好,适合贴身保护。
还有,你爱慕我,肯定不会害我。”
说到后面一句,他有些不自然地撇头避开我的目光,却让我看到了他微红的耳尖。
 

上一篇 2022年9月1日 pm1:16
下一篇 2022年9月1日 pm1: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