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陆放温月初)覆流年全文_覆流年全文完结版在线阅读

小说《覆流年全文》,现已完本,主角是陆放温月初,由作者“陆安然穆川”书写完成,文章简述:《覆流年》是一部十分受读者欢迎的小说,最近更是异常火热《覆流年》主要讲述了陆安然穆川的故事,同时,陆安然穆川也就是这部小说里面的男主角和女主角他们之间的关系并不是一直亲密,而是有跌跌宕宕的起伏,甚至一度陷入冷战之中不过一起经过许多的故事,最终还是得到了甜蜜的结局…

小说:覆流年全文

类型:古代言情

作者:陆安然穆川

角色:陆放温月初

小说《覆流年全文》是一本非常好看的古代言情文,它的作者是“陆安然穆川”。详情概述:郑成仁尽兴耸动了一阵,觉得面对这样一个哭哭啼啼的女人实在索然无味,索性给了她一巴掌,道:“贱女人,被你丈夫上,你就这么生不如死吗?今晚你最好学会讨好伺候我,否则我明早就去侯府找陆家二公子!”此刻的郑成仁,就像小人得志一般。之前他隐忍不发,是不知道那件事会对温月初造成什么后果,现在他知道了,还指望他像之前一样忍耐着她吗?郑成仁又用力拍了一下温月初的腿,她吃痛一紧,却僵着身体如挺尸一般。郑成仁舒坦道:“我让你伺候我!你不肯动是不是,那好,我也不用等明天了,我现在就去侯府!”说罢他便要抽身出来。温月初见状,最终把心一横,又曲腿缠上他的腰,把他勾了回来

评论专区

胜券在手:dleer的足球文三部曲《球在脚下》、《步步为赢》也是值得一读!

打死那个挖坑的:本来这本书可以叫做《如何正确的规避太监作者》,但我追更的时候由于对这些太监作者很好奇,特意找来看,于是……值得深思的是,这本书也太监了。

混在美剧的金装律师:喜欢看美剧的应该会喜欢。我是接受不了那种动不动滚床单,只打炮不恋爱的三观。主角起点太高,与十几家类型脸书的互联网企业创始人是莫逆之交,每家公司都有百分之一的股份,与律师剧情过于割裂。

覆流年全文

覆流年全文第12章  

起初郑成仁对她还算看得起,可渐渐越发厌烦她那股在自己面前高人一等的感觉。
嫁都嫁到他这里来了,还摆什么谱儿?
温月初抗争不过,几下便被扯了衣裙。
她一用力,就痛得浑身抽搐。
温月初红着眼大骂:“混账!
混蛋!”
郑成仁掰开她的腿,便胡乱往上凑,道:“骂吧,骂完了以后还不是得乖乖从我。
你要是不想我说出去,往后你就看着办吧。”
郑成仁一举钻到了她身体里去,温月初顿时觉得体内体外都撕裂般疼。
她觉得屈辱至极,眼眶里的泪往下掉个不停。
郑成仁尽兴耸动了一阵,觉得面对这样一个哭哭啼啼的女人实在索然无味,索性给了她一巴掌,道:“贱女人,被你丈夫上,你就这么生不如死吗?
今晚你最好学会讨好伺候我,否则我明早就去侯府找陆家二公子!”
此刻的郑成仁,就像小人得志一般。
之前他隐忍不发,是不知道那件事会对温月初造成什么后果,现在他知道了,还指望他像之前一样忍耐着她吗?
郑成仁又用力拍了一下温月初的腿,她吃痛一紧,却僵着身体如挺尸一般。
郑成仁舒坦道:“我让你伺候我!
你不肯动是不是,那好,我也不用等明天了,我现在就去侯府!”
说罢他便要抽身出来。
温月初见状,最终把心一横,又曲腿缠上他的腰,把他勾了回来。
郑成仁十分满意,温月初紧紧裹着他,把自己的身子往他身下凑,一边婉转哭泣。
她人事经得少,可身子也算成熟了。
没多久,那股痛意消去,取而代之的是鱼水之欢。
从她嘴里溢出来的哭声也慢慢变了腔调。
第二日陆安然也还记得,请了大夫去看看温月初的伤。
只不过才一进门,便被温月初赶出来了。
※※※当晚温朗回去以后,越想白天发生的事越觉得窝火。
他现在才开始觉得,自己有些冲动过头了,为了护温月初,而彻底得罪了陆放。
陆放是个什么人温朗清楚得很,他将你当朋友时你可以没上没下,可他若不将你当朋友了,你便什么都不是。
温朗的以后会怎么样,他自己实在不知道。
而且陆放今天的所作所为绝对不是一时冲动。
他不会捕风捉影,而是分明是很早就想收拾温月初了。
至于温月初到底有没有做过那些事,温朗一时也很不确定。
温朗一宿没睡,第二天还是不知怎么的就去到了侯府,撞上正好从大门里出来的陆放。
彼时门前的马已备好,陆放径直从他身边走过,全当他不存在。
正当陆放准备上马时,温朗才心里很不是滋味地出声道:“陆二。”
陆放骑在马背上,手里接过家仆递上来的鞭子,低下头看了温朗一眼,道:“今日你没事做?”
温朗斟酌了一下,道:“昨天的事有些突然,我表现得有些冲动,可月初始终是我亲妹妹,我希望你能谅解。”
陆放手里拨弄着马鞭,道:“我都让你把人带走了,你还嫌我不够谅解?”
温朗道:“我不是那个意思,昨天我说话比较冲,希望你不要往心里去。
至于月初,如若她真与别人勾结,这件事让我弄个水落石出,到时候我定不会姑息,定亲自送上门给你发落。”
陆放道:“不必你费心,这件事我自会查清楚。”
话说到这里已经没什么好再说的了。
昨日温朗以兄弟之情相要挟,就算他事后后悔过来道歉,也于事无补。
这回温朗没能沉住气,他若不来还好,还会让人觉得有两分硬气。
可他来了,非但没有得到他想要的结果,陆放是什么人,岂会看不清他来此的意图。
他无非就是怕自己的前程葬送在了陆放的手里,所以弯下脊梁骨过来赔礼道歉。
最终陆放没再理他,打马离开侯府。
到了军营里,他才想起来吩咐手下将领一声:“把温朗给我调去徽州城内做巡守领兵。”
陆放带的兵,是陆家四十万大军中最精锐的傲家军,一直是由他在训兵养兵。
镇守徽州城本来是威远侯的兵,但陆放想往城里指派几个人也易如反掌。
那巡守领兵虽然是个职位官衔,可对于有抱负的男儿来讲,差别甚大。
在城里做了巡守,便断去了往上爬的空间,哪有在军营里建功立业的机会大。
温朗接到指派以后,怔了半晌。
他最担心最窝火的事还是来了,不由想起早上贸然去侯府堵陆放一事,懊悔自己行事冲动,沉不住气。
若不是那一去,陆放可能还不会这般处置他,顶多是冷落他一阵子。
他着急一去,反倒叫陆放看清了他的本质。
平日里走得近的兄弟们见温朗一脸郁闷,也不好多说什么,只劝道:“温朗,你也不要泄气。
说不定将军只是一时之怒,才把你往外调派几天,等气消了,自然就叫你回来了。”
温朗苦笑两声,不语。
他们跟了陆放这么久,难道会认为陆放是个为了一时之气就冲动做出决定的人吗?
这话说来也只不过是为了安慰他罢了。
最终温朗收拾了一下,从军营里回到徽州城,做了一支巡守队伍的领兵。
当日郑成仁喝得醉醺醺地回来,往温月初跟前一凑,笑嘻嘻道:“你猜,今儿我又见着谁了?”
温月初一阵恶心,不语。
郑成仁道:“我看见你哥了,带着一队士-兵,在城里巡逻。”
温月初一惊。
郑成仁又道:“听说他被调到城里来做了个巡守领兵。”
温月初脸色发白。
她哥还真的从陆放身边被调开了。
以后得少了多少扬名立万的机会,难不成一辈子当个巡守领兵?
郑成仁搂着她的脸亲了两口,道:“你这副鬼脸色做什么,这不是好事儿吗,咱哥有了官职,手底下又带着士-兵,这多好啊!”
温月初用力推开他,厌恶道:“往后再难有出头之日,好什么好!”
可郑成仁有一番自己的计较,一扑过去就把温月初压倒,不顾她反抗直接伸进她裙底脱她裤子,一边涎笑道:“怎么不好,他在城里可不就能罩着我俩了么,如此想干什么事还干不成……”

上一篇 2022年9月1日 pm12:17
下一篇 2022年9月1日 pm12: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