破红尘:女主她单枪匹马闯天下(柳菁菁宫玉)最新章节免费在线阅读_《破红尘:女主她单枪匹马闯天下》完结版免费在线阅读

热门小说《破红尘:女主她单枪匹马闯天下》近期在网络上掀起一阵追捧热潮,很多网友沉浸在主人公柳菁菁宫玉演绎的精彩剧情中,作者是享誉全网的大神“小林”,喜欢古代言情文的网友闭眼入:酷飒女主素手破樊笼

小说:破红尘:女主她单枪匹马闯天下

类型:古代言情

作者:小林

角色:柳菁菁宫玉

如果你喜欢看古代言情小说,一定不要错过“小林”的一本书《破红尘:女主她单枪匹马闯天下》。讲述了​帘子落下一刹那,我的指甲深深嵌入了掌心。这是我第二次嫁给傅洛玉。第一次他是权倾朝野的摄政王,而我是丞相爹爹视为掌上明珠的独女。傅洛玉为了吞并势力,逼着那老皇帝将我嫁给他

评论专区

从支教到巨星:支教镀金身,情怀很动人,开头的设定很好,可惜不在藏区的剧情差点意思

不败战神:如果是以图片为载体的漫画,非常好,但问题是这是本小说。

篮球之黄金时代:好

破红尘:女主她单枪匹马闯天下

第 6 节 折娇

小皇帝抱着我的腰,闹着让我谋杀亲夫再给他当皇后。
一国之君竟然要一哭二闹三上吊,我只能哄着他先放开那可怜的三尺白绫。”
别急别急,我肯定会杀了摄政王!”
1我的迎亲队伍挤满了丞相府外的三条街。
府外锣鼓喧嚣,府内却死气沉沉,爹爹命所有人紧闭房门,不得送我一步。
我着凤冠霞帔独自走到门外,隔着扇子远远瞧见了那马上坐着的傅洛玉。
玉面薄唇,眼中依旧是瞧不见半点情。”
新娘入轿!”
喜婆尖着嗓子,将我扶着踏入那八抬大轿中。
帘子落下一刹那,我的指甲深深嵌入了掌心。
这是我第二次嫁给傅洛玉。
第一次他是权倾朝野的摄政王,而我是丞相爹爹视为掌上明珠的独女。
傅洛玉为了吞并势力,逼着那老皇帝将我嫁给他。
成为摄政王妃后,我犹如他养的笼中金雀,生死大权在他一念之间。
爹爹疼我,不忍我受苦,只得辞去丞相之位告老还乡。
可爹爹在回乡之路上遇伏,最终万箭穿心而死。
楚家人血染黄土时,我正依偎在傅洛玉怀中,听他为我编造着采菊东篱下的美梦。
满门被灭的消息传来,我猜到一切都是傅洛玉所为。
我疯了一般与他争辩,可他哪会承认,于是我买来毒药想要亲手杀了他。
但我失败了,我疏忽了傅洛玉是踩着尸山当上摄政王的。
我被囚禁,直至他夺下皇权。
他终于坐拥天下,可我却死在了那冷寂的宫中。
好在老天爷开恩,让我重生一次。
这一次,我会拿傅洛玉的血,祭我楚家满门。
摄政王的喜宴格外奢华,我坐在房中等到昏昏欲睡,才等到外面的喧闹散去。
傅洛玉满身酒气推开门,妆台前点着的龙凤烛台微微跳动,似要被风扑灭。
他身形一顿,小心翼翼关上门,像极了柔情郎君。”
霜儿,日后我会好好待你。”
傅洛玉来到床边,语气不再像前世那般凉薄。
我沉默不语,等着他举起合卺酒。
那里边被我放了剧毒。
傅洛玉确实拿起了酒,可他只是晃了晃便将酒壶狠狠砸碎。
再回头时,傅洛玉双眼通红,似那满地碎瓷。”
上辈子你要杀我,如今你还要杀我?”
傅洛玉快步至我面前,抬头将我脖子狠狠抓住。
顿时我明白过来,重生的不止我,还有他!
可笑这世的我苦心设计,将自己一切都往傅洛玉的喜好上靠,为的就是今日。
可他却跟我一样,记得所有的事,等着我如傻子般往这牢中跳。
我闭上了眼,还是逃不掉。
脖子上的力道却慢慢变小,最后我落入了他的怀中。
酒气扑鼻,呛得我眼睛疼。”
霜儿,我从未害过你爹爹。
上世逼他退位,是因为太上皇忌惮,我若不出手,或许连你都……”傅洛玉突然停下,脸上布满了愧疚。
我只觉好笑,如今先帝已让位三年有余,那小皇帝不过是傅洛玉的傀儡。
杀进宫中都能大言不惭喊清君侧的人,居然告诉我他害怕皇权?
傅洛玉知道我不信,急忙继续说他查到上世我爹惨死都是那老皇帝干的,所以他才会去推翻皇权,想让老皇帝当着我的面谢罪。
可他拿到皇权我却死了,所以他也跟着我来了。
这种话,上一世我不知道听了多少回,次次都是情真意切。
就在我准备反驳时,门外传来一声尖细嗓音。”
太后有旨,召摄政王与王妃进宫赴宴。”
2前世的我大门不出二门不迈,只从旁人口中听到过太后仁慈端庄。
如今我坐在轿子里,摇晃得脑袋疼,只觉这太后也非善类。
傅洛玉见我脸色不佳,有些心疼地握住了我的手:”草草吃几口,我就带你回去休息。”
我报之一笑,乖巧得很。
既然傅洛玉记得一切,那么这一次我便不能着急,只能哄着他。
先保住我爹爹,至于复仇,往后的日子多得很。
来到宫中后,还未入殿,太后的銮驾便被我们撞上了。
太后是位绝色佳人,冰肌玉骨看不出年龄。
她先是扫了眼傅洛玉,最后将视线落在了我身上。”
宴席尚未开始,还望王爷移步,哀家有要事商讨。”
太后偏了偏头,发间戴着的步摇微微晃动。
这步摇上金丝缧的凤生动灵巧,手艺全皇城只有一家。
我记得清楚,那家店归傅洛玉独有。
傅洛玉向来目中无人,更别提拿首饰讨太后欢心,我沉了沉身子,自觉退到了一旁。
等走到拐角处,我又从暗处折了回去,躲在了他们瞧不见的地方。
这两人既是商谈国事,必然会涉及百官之首的爹爹。
夜风微凉,四下静谧,太后那略带怒意的声音响了起来。”
你曾对我许诺,不再娶妻。”
”年少不经事,太后切莫当真。”
傅洛玉的嗓音冷得像块冰。
我心下一惊,万没料想,这两人还有着这么一层关系。
难不成,上一世杀害爹爹,是两人联手?
我还想继续往下听,却发现一阵脚步朝着我的方向而来。
还未来得及逃走,傅洛玉已然出现在面前。
他依旧是那副波澜不惊的表情,一双眸子紧紧盯着,似乎能将我看透。
我不自觉往后退了一步,手心满是汗。
正当我还在想借口时,傅洛玉忽然牵住我的手,一改方才那冷冽。”
饿了吧?”
他语气含情,似乎并不在意我听到了什么。
也对,他何必在意,毕竟这天下没人斗得过他。
入殿后,我坐在傅洛玉身边,安静拨弄着面前的螃蟹。”
听闻王妃才貌双绝,今日一见果然名不虚传。”
太后嘴角带笑,却不见善意。
果然,下一刻她便提起了霓裳羽衣舞,还当着满座宾客的面点名让我跳。
在座之人都知我是楚相之女,如今又是摄政王妃。
跳了就是自降身位,不跳便是无视君臣之礼。
前后都不能走,太后这招真是狠毒。
这一回,我可真是要出丑了。
正当我绞尽脑汁想着如何应对时。
一直作壁上观的小皇帝突然开了口:”儿臣记得母后前日立愿要吃斋三月,以求神明保佑。
既立了愿,那么歌舞一类也先禁了吧。”
语毕,太后被呛得无法反驳只得作罢。
我偷偷看了眼那小皇帝,记忆中他比我还小了两岁,却跟我一样,都是傅洛玉的傀儡。
小皇帝长得粉雕玉琢,眉宇之间带着少年独有的俊逸。
他恰好也看向我,那如月似勾的眸子里含着笑意。
这一举动被傅洛玉看在眼里,桌底握着我的那只手微微用了力。
之后的宴席安安稳稳,我也确实是饿了,直接吃了整整三只大螃蟹。”
饱了我们便回去。”
傅洛玉将我扶起,告别了众人就要走。
才出门没几步,小太监的声音便传来,说是太后乏了,要提早退席。
我心里明白,这太后哪里是乏了,是想念老情郎了。
果不其然,不过一会,太后便追了上来,又是以国事为由,约着傅洛玉去御花园。
我识趣地松开手,借口刚好想去看鱼,于是目送两人离开。
看鱼,黑灯瞎火我看得见就怪了。
等待两人走远,我便绕到假山后,悄悄跟着两人。
打小我就爱看话本子和听戏,这遇上了真事不得看个清楚?
说不定还能抓个把柄。
思至此,我心中雀跃,可走了两步就撞上了一个人。
3那人穿着金丝龙纹,正是方才替我解围的小皇帝沈瑞青。
宴席上坐着看不出来,如今站在我面前才发现,这小皇帝居然高了我半个多脑袋。
他看了我一眼后又看了不远处停下步子的两人,随后一把将我拽到了假山后边。
沈瑞青对我比了个噤声的手势,紧接着,太后的声音便传了过来。
原以为会是情深意切的诉真心,却没想到格外俗气。”
傅郎,这些年来我夜夜都在想你,我对你的爱就如这漫天繁星。”
太后的声音柔得能掐出水来。
我不知道傅洛玉是怎么想的,反正我快憋出了内伤。
转头一看,沈瑞青的脸也紧紧绷住,嘴角微微抽搐暴露了他在憋笑。
我俩对视一眼后,偷偷离开了假山,跑到远处才开口大笑起来。
好歹是太后,费尽心思的情话居然还不如外面话本。”
傅洛玉可是你的夫君,他在这见老相好,你还笑得出来?”
沈瑞青啧啧两声,看我的眼神如同瞧傻子。”
太后好歹也是你名义上的母妃,她这般勾搭朝臣,你不也瞧得起劲?”
我也回瞧他。
或许是同为傀儡,我对他毫无畏惧,反而多了丝相惜。
其实我心里明白,太后怎会真心喜欢傅洛玉。
她虽居高位,但手中无权,这一切不过是讨好傅洛玉的手段罢了。
沈瑞青能这般放任太后,也全因他斗不过,甚至还指望太后这层关系让自己帝王当久一些。
无趣。
我笑意散尽,沈瑞青也沉默起来。
过了片刻,他突然朝我走近,那高悬的鼻尖都快碰到我额头。”
楚寒霜,你恨他?”
沈瑞青的眸子微微眯起,像头苏醒的幼兽。
我并未回答沈瑞青,在这世上,我谁也不信。
傅洛玉回来时,我正在和沈瑞青一起喂鱼。
他的脸色暗了不少,但牵起我手时,眼中还是扬起了层爱意。”
更深露珠,别着凉了。”
傅洛玉将我拥入怀中,身上的淡淡酒意混着花香。
回到王府后,傅洛玉命下人烧了热水,他则蹲在我面前,细细为我擦脚。
是的,傅洛玉待我极好。
上一世他从未对我说过重话,恨不得拿天下珠宝来博我一笑。
可就是这么好的人,杀了我爹爹。
所以哪怕这一世他对我再好,我也要杀了他。”
你既然猜到我会杀你,为什么还要娶我?”
我居高临下看着他。”
我想娶你。”
傅洛玉猛然抬头,点点烛光映在他眼底。
我没再追问,反正这人吐不出一句真话。
这夜傅洛玉像发了疯一样,恨不得将我揉进他体内,却在我筋疲力尽时穿衣离去。
第二日回门,傅洛玉知道爹爹的喜好,备了两车的字画。
上一世爹爹被逼无奈将我嫁给了傅洛玉,可这一世是我不顾爹爹阻拦自己要嫁。
爹爹与傅洛玉是死对头,所以我成了不孝女,还被断绝关系。
人人都说楚相心高重风骨,所以我和傅洛玉毫不意外吃了次闭门羹。
隔着厚厚的门,我听见了娘那断断续续的哭声。
4我让傅洛玉打道回府。
回家早点杀了他。
我的复仇之心,傅洛玉比谁都清楚。
平日里他对我百般呵护,但又处处提防。
为了讨好他,我冒着烈日去河边待了半天才钓上条肥鱼,又请教酒楼师傅,费了几个时辰熬成羹。
等到傅洛玉下朝,我带着丫鬟端着鱼羹就去门口堵他。
结果傅洛玉怕我下毒,自己从酒楼里定了余下一年的饭菜。
佳肴诱惑失败,我又改变策略。
皇城里来了批上好的香料,我买了不少,日日洒在衣上,恨不得将自己腌入味。
五日后,我趁着傅洛玉还未回府爬上了他的床。
软塌温玉,就不信傅洛玉这块冰我捂不化。
结果,确实捂不化。
傅洛玉从宫中回来,掀开被子只是瞧了我一眼,就转身要去书房。”
床都给你暖好了,还要走?”
我换了个姿势,歪着头看他。
傅洛玉停下了步子,两步朝我而来。
他用食指轻轻挑起我的下巴,脸上露出一丝玩味:”你又想杀我。”
啧,这人城府实在太深。
好在我没打算夜里行刺,所以傅洛玉搜遍我全身也找不出一个带尖的东西。
但他也没打算放我走,而是喊下人温了碗安神茶看着我喝下。
等到睡醒,他早离开了,只剩下我肩头那刺眼的牙印。
傅洛玉越发防着我,就连婢女都被他换了一批又一批。
我掰着手指,一点点算日子。
这世的傅洛玉加快了步伐,老皇帝已在去年驾崩,我爹爹也不过空有个丞相之位。
如今只剩太后的娘家还能分上一杯羹,但也敌不过傅洛玉。
按照这样下去,离傅洛玉登上皇位只剩不到两月。
我有些着急,却想不出一个好办法,正是烦躁时,宫中那尖嗓子太监又来了。”
传太后懿旨,召王妃入宫。”
眼下傅洛玉上朝未归,太后是掐好了时间来的。
我虽不知道她意欲何为,但也清楚,她不会疯到在宫中杀了我。
接旨后,我被太监们送到了太后寝宫外。
入殿时,太后正细细挑着灯油,脱去华服的她竟有些雪中寒梅的清冷之意。
我站在一旁静静等着,直到双腿发酸时,她才将目光扫了过来。”
都说这宫中美人易折,哀家倒觉着那摄政王府更像猛兽穴。”
太后缓步而至,眸中是猜不透的暗光。
我低下头来,不置可否。

上一篇 2022年9月1日 pm12:17
下一篇 2022年9月1日 pm12: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