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覆流年》陆安然楚氏最新热门小说_《覆流年》完整版免费在线阅读

网文大咖“陆安然穆川”大大的完结小说《覆流年》,是很多网友加入书单的一部古代言情,反转不断的剧情,以及主角陆安然楚氏讨喜的人设是本文成功的关键,详情:《覆流年》是一部十分受读者欢迎的小说,最近更是异常火热《覆流年》主要讲述了陆安然穆川的故事,同时,陆安然穆川也就是这部小说里面的男主角和女主角他们之间的关系并不是一直亲密,而是有跌跌宕宕的起伏,甚至一度陷入冷战之中不过一起经过许多的故事,最终还是得到了甜蜜的结局…

小说:覆流年

类型:古代言情

作者:陆安然穆川

角色:陆安然楚氏

《覆流年》这本小说的作者是“陆安然穆川”。《覆流年》内容概括:实在是憋不住了,其中一个便开口道:“将军,方才三小姐是在对您吹口哨吗?”他站在一棵树边,低头看着面前一具强盗的尸体,随口说道:“你们也听到了?我还以为是我听错了。”“可不就是么,我们全都听到了。她这是……在调戏您?”说着,一群人就有些兴起,又道,“她还说什么‘这位兄台’……”毕竟很难遇到这种机会可以嘲笑他们头儿的,于是一个个都不地道地笑了起来。他侧目淡淡瞥了他们一眼,这群人才有所收敛

评论专区

我姐姐叫妲己:呜呼哀哉(笑)

史上第一密探:沙雕人设还是配武力强比较好,配智力强显得不伦不类。

独闯天涯:武侠网游,再看一遍还是我之仙草。前30万字偏小白,之后渐入佳境,风萧萧花式虐反派是我的最爱,后期开始走古龙风以及悬疑推理。

覆流年

覆流年第2章  

陆安然顿时感觉有些不妙,她寡不敌众,还是快走为妙。
于是乎打马就撒开马蹄儿往前狂奔,并道:“这位兄台,借你马一用,有缘再见必有重谢!”
陆安然草草回头再看他一眼,见他没有要追上来的样子,他身边的士兵也都没追来,那群人的身影越来越远,她不由暗暗舒了一口气。
哪知才跑一小段距离,面前就出现了一个岔路口。
陆安然又不识路,扶渠还晕着就更别指望她了,正左右摇摆时,身后那人传来一道枯井无波的声音:“往左。”
陆安然也不知怎么的就信任了他的话,下意识驱马往左一路狂奔。
等她的马蹄声渐远,人影也在树林间消失不见,这片尸横遍布的林子里有种诡异的安静。
片刻,那队士兵回过神,或掩饰或憋着笑地轻咳,若无其事地收拾残局。
实在是憋不住了,其中一个便开口道:“将军,方才三小姐是在对您吹口哨吗?”
他站在一棵树边,低头看着面前一具强盗的尸体,随口说道:“你们也听到了?
我还以为是我听错了。”
“可不就是么,我们全都听到了。
她这是……在调戏您?”
说着,一群人就有些兴起,又道,“她还说什么‘这位兄台’……”毕竟很难遇到这种机会可以嘲笑他们头儿的,于是一个个都不地道地笑了起来。
他侧目淡淡瞥了他们一眼,这群人才有所收敛。
眼下他脚边的这个强盗身中刀伤,不是他带来的人所为。
再想想陆安然手里始终握着一把长刀,袖摆和衣襟上都是血色,也不难猜测。
她不仅学会骑马,现在还学会杀人了。
陆安然明明还是个连身子骨都还没完全长开的小姑娘,但事实证明人的潜力是无限的,她此刻竟能一边驱使快马,一边驮着扶渠防止被抛下马背,然后打起精神一跑几十里,终于到了徽州城内。
半路上扶渠就给颠醒了,七晕八素的。
陆安然身上血污太过显眼,一进城就被拦了下来。
幸好守城的将领识得她,主动把她护送回威远侯府。
想来也是,这徽州上上下下的兵,全是她爹的。
穆家历代都是将门,不如世家那般规矩严谨。
偶尔威远侯会带一些武将到家里来做客,一来二去就得以见过陆安然这位侯爷嫡女也不奇怪。
陆安然抬脚跨进那朱门漆槛时,闻讯从内院出来的楚氏和琬儿,匆匆一至前院,正好看见陆安然不紧不慢、步态悠悠地走了进来。
她那一身血衣,衬得那肤色白皙,眼神枯寂无波,直勾勾地盯在琬儿的身上,让琬儿瞬时面色发白,直往楚氏身后躲。
楚氏见到这样形容的陆安然,亦是一脸惊骇之色。
可只需一眼,陆安然便能看得清清楚楚。
那对面站着的就是琬儿呢。
还是少女时便楚楚动人,后来进了大魏皇宫,更是妩媚多姿。
她的这副皮囊之下,保藏着怎样一颗祸心,陆安然怎么能够忘呢。
陆安然觉得这冬日里十分素寒,却偏偏骨子里的血,怒昂沸腾。
陆安然深吁了一口气,让自己平静下来,掸了掸衣角,看着自己身上的血,换上一副和善的笑容,道:“我又不是鬼,婉儿妹妹不用怕。”
琬儿小心翼翼道:“姐姐身上好多血……”“这是别人的。”
楚氏这才开口勉力笑问:“月儿不是在寺里养病么,怎么一声不吭就回来了?”
“我病养好了,当然要回来了。”
陆安然一边命人把扶渠带回院里去安顿,一边请送她回来的将领进堂喝茶,将领道了一声不用,又有公务在身,就先告辞离开了。
威远侯来信说这两日就会回来。
这个时候陆安然也回来了,楚氏也无可奈何,只能先叫人小心伺候着。
母女俩一直心神不宁。
她们以为陆安然不会这么容易回来的。
等见了威远侯,若要是陆安然说起这些事,定会惹得侯爷不快。
只不过有守城的将领亲自送陆安然回来,这事儿也铁定瞒不过威远侯。
陆安然居住在宴春苑,院子里下人无几,十分简单。
但比山中寺庙里要好得多。
扶渠不敢相信,她们竟然真的回到侯府里来了。
等她缓过劲儿来了,就开始照穆陆安然的起居,一个劲地抹泪自责自己没用。
陆安然不听她絮絮叨叨,便让她讲一讲自己之前在侯府里的生活。
家中主持中馈的是楚氏,楚氏和琬儿生活过得当然滋润。
但这宴春苑里却是相当冷清的,以前陆安然不在意这些,和她爹威远侯一样,也不怎么讲究排场。
陆安然不由想起了威远侯,想着还有两日他便归家了,她便能再看见他了。
她坐在铜镜前,不知不觉已是眼眶通红。
她知道她爹不拘小节,但自是疼爱她的。
前世她进了皇宫做了大魏皇后,便再难见她爹一面。
她爹手握重兵,明知当时形势,根本就不应该归顺大魏朝廷,否则一开始他又怎么会拒绝大魏朝廷的联姻呢。
可后来为了保全她,他爹还是选择了归顺。
父女俩虽然极少见面,父亲却一直在为她奔波,直到最后战死沙场,不得善终。
这日一早,府里便颇有些热闹。
有人来传话说,侯爷回来了。
他这一外出整军,已经两三月不曾回家了。

上一篇 2022年9月1日 am11:21
下一篇 2022年9月1日 am11:2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