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光祖齐小白《史记密码:地铁追秘》_(史记密码:地铁追秘)完结版阅读

很多朋友很喜欢《史记密码:地铁追秘》这部军事历史风格作品,它其实是“谪狂”所创作的,内容真实不注水,情感真挚不虚伪,增加了很多精彩的成分,《史记密码:地铁追秘》内容概括:大部分历史是猜的,剩下那小部分是偏见
——威尔·杜兰特

小说:史记密码:地铁追秘

类型:军事历史

作者:谪狂

角色:陈光祖齐小白

网络作者“谪狂”的经典佳作《史记密码:地铁追秘》火爆上线,是一本军事历史分类的小说。文章精彩内容为:”看这冰山一角的装修风格,要么是富豪会所,要么是长安街上哪家全国人民都知道名字但一辈子都不可能进得去的饭店,不过老蔡,这椅子虽然是欧式的,但材质,是黄花梨吧?”齐小白好歹是老北京文化圈里的一员卒,多多少少是认得点东西的。老蔡点了点头,这方面他尽管算不上行家,古树名木多多少少跟历史也沾点边,所以也算是半个识货的。”这就蹊跷了,那些有头有脸的饭店基本上不可能这么剑走偏锋地用黄花梨木做这种欧式椅的,虽然两者的『贵气』在一个层面上,可毕竟名分不搭,他们的客户群只有精英阶层不假,但毕竟还是面向公众的,装逼也得考虑文化普适性,搞创意不会作到那份儿上。所以我觉得富豪会所的几率可能大一点,而且得是顶级富豪会所

评论专区

全职炼金师:好书好书

驭兽斋:我看的第一本网文是邪神传说,第二本就是这本驭兽斋了。到现在过去多少年了我都还记得里面的一些情节。很经典,非常经典。

偶像之道:署名权还给原创者,主角花钱买版权翻唱歌曲,版权处理恰当,难得见到作者愿意尊重作者,点赞!

史记密码:地铁追秘

第 6 节 图

”好像没啥意思啊。”
老蔡把手机还给齐小白。
齐小白接过来,又盯着看了会儿,真没什么玄机。
短短两分钟里,他已经跟老蔡把那张新照片传了好几遍,用力之深都快把手机屏幕瞪裂了。
董袭人在一旁也是将相关页面来回浏览,并无斩获。”
你不知道这是哪?”
齐小白转过头问道。
董袭人满脸疑惑地摇摇头,凭目前这点信息,她真的很难确定这是什么地方。”
看这冰山一角的装修风格,要么是富豪会所,要么是长安街上哪家全国人民都知道名字但一辈子都不可能进得去的饭店,不过老蔡,这椅子虽然是欧式的,但材质,是黄花梨吧?”
齐小白好歹是老北京文化圈里的一员卒,多多少少是认得点东西的。
老蔡点了点头,这方面他尽管算不上行家,古树名木多多少少跟历史也沾点边,所以也算是半个识货的。”
这就蹊跷了,那些有头有脸的饭店基本上不可能这么剑走偏锋地用黄花梨木做这种欧式椅的,虽然两者的『贵气』在一个层面上,可毕竟名分不搭,他们的客户群只有精英阶层不假,但毕竟还是面向公众的,装逼也得考虑文化普适性,搞创意不会作到那份儿上。
所以我觉得富豪会所的几率可能大一点,而且得是顶级富豪会所。”
齐小白分析过后又玩笑了一句,”不能是长安俱乐部吧?”
老蔡对这些东西不太感兴趣,董袭人倒是对齐小白的评论很赞同,微微点头。”
那这里面的水可就深了,万一要是抖出什么惊天大新闻来,只怕不仅仅是丢人的事了,陈光祖能不能活得过今晚都成问题。”
齐小白道。
董袭人也早就有了这种预感,只是没法说罢了,齐小白这种耸人听闻的言论,在她看来,还真算不上夸张。
这时候等在燕京东门地铁口的助理徐成又打来了电话,常年跟随在陈光祖左右的行政阅历也让他感觉到了此中暗藏的危机,想向董袭人求证一下,可董袭人真的记不起来曾经跟着陈光祖去过相片里的地方,相似的很多,无一能准确挂钩。
挂掉电话,她想再问问此时跟在陈光祖身边的那两个男助理相关情况,可闷了半天的老蔡发话了:”这事既然连你们这些陈光祖身边最近的人都不知道,可见非同小可,按保密程度算,得是特级了。
其实我挺有兴趣知道背后究竟是怎么回事的,但是,咱们要是再不抓紧时间解题,恐怕下一个小时,还是不够用。”
齐小白和董袭人都打住了想要寻根问底的举动,全听老蔡的。
老蔡回归主题,问道:”假如与宝藏相关的人有六个,那么,跟那六样东西,怎么能联系起来?”
”跟宝藏相关的事没多少,首当其冲的,当然是宝藏藏在哪了。”
齐小白很有逻辑性,”所以,这六个人与宝藏相关,最有可能的,当然是与藏宝地相关。”
老蔡点头:”不错。”
齐小白继续道:”我现在突然觉得,你那张南北朝地图可能会管用。”
”为什么?”
老蔡问。”
因为藏宝地肯定是在中国。
毕竟刘邦如果有东西留给如意,总不可能藏到拜占庭去。
既然是要给他用的,当然得是他能取到的。
而微博给出的第二个提示『地图』,按照最常规的思路去推,必定是中国地图了,甚至我觉得再准确点,该是西汉初的地图。”
齐小白道。”
有理。”
老蔡给予肯定。
这让齐小白信心倍增。
董袭人却问道:”那地铁又该怎么联系?
汉朝时候,没有地铁吧。”
汉朝当然没有地铁,甚至五十年前都没有地铁,中国历史上下五千年,有地铁的日子屈指可数,董袭人这后缀加的,更像是个玩笑。
玩笑却让齐小白若有所思,他道:”刘邦的宝藏,可能跟中国地图相关,京城里的六样东西么,如果对方给的每一个提示都确实是有直接的解题价值的话,那么只能跟地铁相关了。
也就是说,现在理出了两条线,第一,刘邦的宝藏跟地图相关,第二,六样东西跟地铁相关,而我们应该做的,就是想办法把这两条线并成一条。”
老蔡这回看待齐小白的眼光里又多了几分不愧是我关门弟子的得意之色,无论怎么说,这套路子总结得算是有板有眼。
董袭人虽然一时半会儿并不能完全揣摩清楚齐小白的思考过程,却也知道他这种步步为营胜利法的可贵。
但也就到此中止了,前面又是一片黑暗。
齐小白摸索得苦啊。
又耗了半天,老蔡道:”咱们去趟北师大吧。”
”去北师大?”
董袭人不解。
齐小白不太敢确定老蔡的意图。
老蔡道:”找钱外庐。”
”钱外庐?”
董袭人乍听这名字好怪。
齐小白懂了,笑道:”怎么,得跟五岳联盟了么?”
”倒也不是,考校下他们罢了。”
老蔡说完也没多解释,直接起身离开候车座,走到闸门口等下一趟地铁。
齐小白没等董袭人问便给她解释道:”钱外庐是北师大历史系的学科带头人,老蔡的师弟。
其实在北京史学圈子里,论个人能力,没谁比老蔡更强,但如果论整体素质,当年老蔡牵头的燕京,是干不过北师大的。
老蔡是那种几十年才出一个的怪才,这类独领风骚的角色虽然强得让人没话说,但也往往最容易自高自大,醉心于学术的同时,根本就无心带团队和教书,总觉得那是浪费时间,所以么,开个玩笑,你从我跟老蔡的差距就应该看得出来我可能根本没学到老蔡身上最精髓的东西吧。
这个钱外庐跟老蔡不太一样,他的学术水平比老蔡差一点,不过跟其余人相比也仍然能甩几条街,这么说吧,北京学术圈老蔡敢称第一这是绝对没人跟他抢的,而实际上,在老蔡之后,敢自称第二的,也只有钱外庐一人罢了。
钱外庐个人能力虽然不及老蔡,但论起带队作战来,绝对是不世出的高手,近十年来,他带的那个团队里,连同他本人在内,有五个教授都发表了在国际上具有相当份量的论文,与国内原本难分高下的燕京、复旦、南开、南大等几所学校立马拉开了距离,被外界传为美谈,并私下里给钱外庐他们送了个『五岳长老』的称号,大江南北的学术圈子里,传得挺广。”
董袭人听后小声问:”那老蔡的风头不是被盖下去了?”
齐小白摇摇头:”五岳虽强,但老蔡是归来不看岳的黄山,不管什么时候,水平和姿态都是遗世独立的,这么说吧,钱外庐他们五个一起上,能不能跟老蔡打个平手都是个悬念,至于超越,没谁敢想。”
董袭人越听越感慨,抬头看看不远处等车的老蔡,背影何其伟岸。
完全是一副老蔡脑残粉样子的齐小白又拖了把下巴,喃喃道:”不过这回老蔡竟然能想起五岳长老,也真算很拿这事当盘菜了,有点反常。”
通道里渐渐有了亮光,接着就听到轰隆隆的声音由远及近,浑身贴满了”Lee”的广告商标的地铁慢慢停下,车门打开。
老蔡沉浸在一骑绝尘的思索中,头都没回,直接上了车。
齐小白和董袭人起身跟了过去,现在是晚高峰,车厢里人满为患,有人给老蔡让了个座。
齐小白拨开人群挤到他旁边,老蔡抬头道:”去看看怎么走。”
齐小白常年坐地铁,对路线图不陌生,印象中北师大附近没有地铁站,让他凭空想还真不太敢确定哪条路线离得最近。
他走到门边有地铁路线图的位置,盯着看了会儿,跟董袭人连说带比划道:”咱们现在是在菜市口,坐四号线往北走,到西直门倒二号线,往东坐到积水潭下来,算是最近的路线了,出了地铁打个车,估计十几分钟就能到。”
”倒车是不是很麻烦?”
董袭人是真的从来都没坐过地铁。
齐小白道:”西直门那里正好是北京北站,有点大,倒车可能得走个十分钟?
我也不太确定。”
董袭人考虑道:”这样吧,咱们不用倒车,直接在西直门出地铁,我打个电话给徐成,让他和司机过去接咱们,下了地铁直接去北师大,能省不少时间。”
”对哈,屌丝惯了,我都差点忘了还给咱配了辆车。”
齐小白拍了拍脑袋,笑道,”那就按你说的办。”
董袭人拿出手机直接打给了徐成。
齐小白继续盯着地铁图,自言自语道:”从这里到西直门共 8 站,正常的话,咱们用不上二十分钟,下了车去北师大的路我不太熟,得提前打开地图开个导航,免得多费时间,路上最好别堵……”说着说着,他忽然停了。
旁边正打电话的董袭人并没察觉到异样。
齐小白静静地盯着那张地铁图,眉心蹙起,似有计上心头。
直到董袭人打完了电话,他仍旧一动不动,看出了神。
地铁到了宣武门站停下,上下车的人朝着门口挤过去,齐小白站在门边上挡着路。
这时候董袭人才发现他好像不太对劲,轻轻拉了他一把。
齐小白摇了摇头,又点了点头。
董袭人无奈只能看看坐在位子上的老蔡,老蔡也在沉思,师徒俩就像是双双中了魔咒。
那些好不容易挤进来的人用看神经病一样的眼神瞥着齐小白。
齐小白却出其不意地笑了,笑得满脸菊花绽开,他头也不转,用一种命令的口吻大声道:”老蔡,过来。”
不知道的还以为唤狗呢。
全车厢的人都开始把注意力转移到了等着看谁是老蔡上。
显然懒得计较这些小节的老蔡反应了一段时间,大概是判断了会儿齐小白话里的味道,听着挺志得意满的,遂站起身拨开人群走了过来。”
发现什么了?”
老蔡问道。
齐小白没理他,接着看了一会儿,猛地转过头,一脸激动,同时笑容诡异:”你猜我看见什么了?”
”什么?”
不光是老蔡和董袭人,全车厢的人都竖着耳朵在听。
齐小白转过脸,伸出一根手指点在地铁路线图上,幽幽道:”北京地图。”
全车厢的人差点晕死,更加确定这是个神经病。
但是老蔡没晕,那一脸郑重的神态,显然是秒懂了什么。
没悟透禅机的董袭人仍然只能眼看高僧打机锋。
师徒两人谁也没说话,一齐盯着那张地铁路线图看。
眼前的确是一张北京地图,因为全北京二十条已经开通的地铁线全都在上面列着。
从南到北从东到西,这张图覆盖了几乎所有大小地标建筑,每一站都是地名,每一站都代表着一个区域,所有的区域加起来,基本上就算是整个北京城了。
很多年前齐小白刚来此地上学的时候,就是从地铁路线图入手才熟悉了这座城市的主要结构。
其实不光是北京,毫不夸张地说,在中国任何一个陌生的城市里,如果想要直观快速地了解它,最简单的方法就是去查交通路线图,有地铁的查地铁,没地铁的查公交,只要不是弱智,都足以达到一个能满足基本生活需求的了解程度。
所以说齐小白把眼前这张地铁线路图说成是北京地图,恰如其分。

上一篇 2022年9月1日 am11:16
下一篇 2022年9月1日 am11: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