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谋杀博弈:差之毫厘的完美犯罪》樊栎卫芸_樊栎卫芸全集免费在线阅读

热门小说《谋杀博弈:差之毫厘的完美犯罪》是作者“赵华宇”倾心创作,一部非常好看的小说。这本小说的主角是樊栎卫芸,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神秘事件、平行时空、脑力与良知的角力,为您献上一幕幕精彩剧情

小说:谋杀博弈:差之毫厘的完美犯罪

类型:小说推荐

作者:赵华宇

角色:樊栎卫芸

热门新书《谋杀博弈:差之毫厘的完美犯罪》上线啦,它是网文大神“赵华宇”的又一力作。在这里提供精彩章节节选:樊栎低着头,缓缓出口:”那件事发生之后,到现在,我已经有近十天时间没合过眼,也可能是半个月,我记不清了。一闭眼就是那些闪烁的画面,像是电影一样一帧帧刻在我脑子里。有时候我都想把脑子挖出来放进水池清洗一遍。””我试过吃安眠类的药物,或者在睡前喝很多酒

评论专区

驻马太行侧:五十八章。看**,看你麻痹,剧毒

我有超体U盘:看到71对本书的印象急转直下,吃了n48的主角努力学习研究,好不容易赚取财富爬到高位然后还要立于危墙?任你计算过人我只知道子弹无眼

我不是大魔头:先飞卖肉轻小说的巅峰之作。骑女学生大赞。可惜后面真的成功开了后宫,就让人感觉一切都索然无味。

谋杀博弈:差之毫厘的完美犯罪

第 1 节 双缝

被杀的人一次次复活,我本以为是精神病人的胡言乱语,但随之而来的证据却似乎印证着这一切正在发生……1.病因”我杀人了。”
”什么?”
”我杀人了。”
男人再次重复,一本正经地说着荒诞的话。”
樊栎是吧?”
我移开病患资料上的视线,打量着眼前的男人,二十四五岁上下,身穿一件棕色外套,凌乱的长发掩着浓重的黑眼圈和一双布满血丝的眼睛。”
为什么会这么说,最近是遇到什么问题了?”
我微微笑着,丝毫没有因为其话语泛起半点涟漪,在我的就诊生涯,面对过无数病人,有觉得自己会飞的,有觉得自己是古埃及法老的,还有的甚至觉得自己捉过外星人。
事实证明,在确诊他们的病情之前,一切话语皆不可信。
而面对一个病人,最重要的就是了解。
樊栎低着头,缓缓出口:”那件事发生之后,到现在,我已经有近十天时间没合过眼,也可能是半个月,我记不清了。
一闭眼就是那些闪烁的画面,像是电影一样一帧帧刻在我脑子里。
有时候我都想把脑子挖出来放进水池清洗一遍。”
”我试过吃安眠类的药物,或者在睡前喝很多酒。
但,每一次,每一次都没用!
即便有幸睡着,也很快会被噩梦惊醒。”
”因为长时间睡眠不足,我的精神越来越差,情绪也难以控制,工作频频出错,后来与老板大吵一架后就辞职在家。
只是没想到情况不仅没有好转,反而愈发糟糕了,这也是我来这里的原因。”
樊栎抬起头,露出头发遮掩下的脸:那张面容枯槁、脸颊消瘦的脸,深陷的眼窝中一双血色的眼睛盯过来,让我心头发瘆。
我静静听完,没有急于下结论,反而问道:”你说的画面是杀人的画面吗?”
樊栎顿了一下,重重点头。”
明白了,你先去隔壁做个量表,等会结果出来我们再聊。”
我说。
20 分钟后,我收到樊栎的测试结果,与我所想没有太大出入:重度的焦虑症和强迫症。
只是没有妄想症,但医学上量表只作为一种参考,与真实情况存在些许误差也算正常。
向樊栎解释过这些病症,开了药,又说了一些注意事项。
最后我直接点明:”你有想过如果你杀了人,**为什么没有来找你吗?
你真的确认这一切不是自己脑海中的幻想吗?
仔细想想就能明白其中的漏洞。
你回去后按时吃药,有什么问题也可以随时找我沟通。”
樊栎接过病历,欲言又止,但还是安静起身。”
楚医生。”
樊栎停在门前,转身向我看来,”你相信我吗?”
我点了点头。”
其实不是我没法回答,只是没有人会相信,我想说的事情,太像是精神病人的胡言乱语了。”
”我会相信你的。”
他沉默着,许久才开口:”之所以没有报警的缘故……是他没有死。”
”你没杀人?”
”不,我杀了。”
”那你的意思是?”
”他复活了。”
这句话如同一颗石头将我平静的心境砸出涟漪,我还想说些什么,可樊栎却已告辞:”楚医生,就不多打扰了,我去拿药。”
”砰!”
房门紧紧关上,我久久没有回神。
2.复诊”复活,真有可能吗?”
开完报导会,已是晚间,吃饭时想起此事,便隐去姓名后与卫芸说起。”
亲爱的,你不是看病把自己看出问题来了吧?”
卫芸伸手摸了摸我的额头。”
不是,只是想聊一下这个话题而已,人死真能复生吗?”
卫芸放下碗筷,想了想才说道:”虽然觉得不可能,但很多事确实没办法用常理解释,你听说过柳镇中学的『复活事件』吗?”
我摇头。
柳镇是卫芸的老家,也是附近有名的旅游景区,从市区驱车只需 40 分钟,每年夏天,柳镇都会举办盛大的烟火晚会,被附近的人称为柳镇烟火节。
柳镇中学,就在烟火广场不远,位于柳镇偏南的位置,是修建于 1986 年的老校舍,共有两栋四层高的小楼,经历了几十年的风雨却依旧屹立不倒。
我曾路过几次,在我记忆里,爬山虎爬满了校舍的墙壁,风吹过的时候仿佛巨大的动物在呼吸。”
好像是 2008 年发生的事情,当时柳镇中学有个初二的女生惨遭校园霸凌,在女厕所被扒光衣服,被要求去舔马桶,不然就用棍子抽。
女孩在逃跑时不小心踩空楼梯去世,死的时候楼梯上全是血,她倒在一片黏稠的血液里,**的身体上是数不清的瘀青和伤口。
当时学校紧急让学生待在教室里,整整一个晚上才处理完。
后来有相当一部分人说曾经看到过那个女生,甚至还和她一起上晚自习,一起讨论过课堂问题,一起去食堂吃饭、回寝室楼。
说来也怪,那段时间他们明明知道那个女生已经死了,却在和她相处时全然忘记了这件事,包括老师也是,事后反应过来才觉得毛骨悚然。
也是因为这件事,后来学校取消了初中部的晚自习,一直到现在。
因为柳镇中学的初中部和高中部分属两栋楼,加上当时我又临近高考,所以这些事情也是后来听身边同学说的,真假并不清楚。”
卫芸说,”如果为真的话,那个女孩也算是复活过?
当然我个人不信这些,只是随便聊聊罢了,听你说复活,就想起了这个传闻。”
我沉默着,觉得自己有些好笑,在一个科学和物理的世界,竟对复活这样的传闻产生了兴趣。
只是,如果世间真存在复活的话,那过往的遗憾是不是也能重新弥补?
那记忆中的人是不是也能重新回来?
我脑海中闪过无数名字,最后定格在一个名字上:陈情。
……再见樊栎已是周三,距离上次见面足足过去一周。
说实话,如果不是这次复诊,我都快忘记这回事。
这次他的气色明显好了许多,眼中血丝也变得极为浅淡,甚至头发也打理了一番,看得出之前精心收拾过。”
精神不错,最近怎么样,有好些吗?”
我笑着问道。”
确实好了很多,谢谢楚医生。”
樊栎回道,”虽然仍旧会失眠,但入睡时间比之前长了很多,一天能睡四五个小时左右。”
我点头:”药有按时吃吗?”
”有按时吃。”
”生物反馈每天都做?”
”嗯嗯。”
”强迫症呢,还是会感觉有人在暗中窥探你吗?”
樊栎沉默了一下,继而露出一丝难以理解的诡异笑容:”有,但我已经找到办法解决这个问题了,所以现在好了很多。
这次来就是想让楚医生开点药,因为最近有些事,可能有段时间不能过来。”
”还是之前那些药,一个月的量够吗?”
我问。”
够了,可能用不了那么久。”
我一边在电脑上开药,一边继续问道:”你刚刚说找到了办法?”
”嗯……我把所经历的一切都发在了论坛上,因为写出来会让我好受很多,当我把所经历的事情一个字一个字地写出来后,好像心中的压抑和焦虑也随之被写了出来。
当然除了写作,还有一些别的方法,说起来太麻烦,有时间楚医生可以去看看论坛,我都写在里面。”
想起之前樊栎说过的”复活”,我还想问些什么,樊栎却已起身告辞,似乎有什么急事不能久留。
如同骤雨般来去匆匆。
一直到晚间,我微信收到好友申请,灰色的乌鸦头像,备注是樊栎。
通过后一条信息很快出现在对话框。
樊栎:【楚医生,冒昧打扰,这是我白天说的论坛帖子,您有时间可以看看。
】一条链接跟在后面。
我回复:【好,会看的。
/微笑】点开链接,我发现这个帖子已经有一定热度,甚至还有上百条评论留言,我看了眼时间,发布时间正是樊栎上次回去之后。
3.复生我杀人了。
我很恐惧。
倒不是恐惧杀人这件事,毕竟这个计划我预谋已久,杀死他也是我一直的夙愿,甚至杀人之后的痕迹处理得也很干净,不会留下马脚,不会有人起疑。
我所恐惧的是杀人之后的事情。
因为,一个死人复活了。
如果有认识的人形容我和双树的关系,肯定会用最好的朋友或者基友之类的词,在他们眼中我们几乎整日形影不离,不仅同读中学、大学,甚至毕业工作后都加入了同一家公司,即便后来双树有了女朋友,我们也常三人一起出行,没有任何不适。
就连媛也总打趣”要不然我们三个结婚得了。”
在外人眼中我们就是这样好的关系,但可能只有我们两个自己清楚,我们巴不得对方赶紧去死,只有这样,那个秘密才会永远地成为秘密。
本来我们维持着这样的关系也不错,我们互相提防,互相维持着虚假的和谐关系,直到那件事被所有人忘记,或者以我们其中一个人的死亡画上句点,终结在世上。
但千不该万不该,他产生了那样的想法,也对,毕竟和媛在一起后,他就变了,变得越来越让我陌生,有次喝酒时,他甚至说出了”我们不能这样下去了””找个机会自首吧””还有重新做人的机会”。
我问他为什么会这么想,是因为媛吗?
你把这件事告诉了媛?
我没有等来想要的回答,只有沉默。
我至今都记得他说出那些话时是怎样一张可恶的嘴脸:”她告诉我,她会等我。”
哈哈哈,她会等他,可真是好笑,我们曾经被欺骗得还不够吗?
如果不是……算了。
坠入黑暗的人再想回头真的那么容易?
有人在等着他,谁又会等我呢?
我知道,我必须下手了。
与我想象中有所不同,整个杀人过程中我很少有情绪波动,那些在我心中彩排过千百遍的步骤有条不紊地进行,唯一不不同的是,需要多杀一个人。
没关系,只是多费点力气而已。
我还记得那是一个晴天,空气中充斥着青草和泥腥味,我心里却有些可惜不是雨天。
把他们约出来很简单,毕竟我们三个经常一起出去,看着他们恩爱的样子,我有些作呕。
想必他们在车上碎成一块块的时候,互相交融,会永远这样恩爱下去吧。
事情完成得比我预想的简单,甚至我在刹车系统上动的那点手脚也被烈火焚了个干净。
看着那黑灰色的残骸,我彻底放下了心,终于,终于那个秘密只属于我了。
我会让它一辈子烂在肚子里,直到被我带进坟墓。
那可能是我这些年来睡过最安稳的一个觉了,我完全放下了那些虚与委蛇和提心吊胆的防备,好好做回自己,那一夜似乎连梦也格外香甜。
直到第二天睡过头,被一个电话吵醒,当我看到来电人的时候瞬间完全清醒,如坠冰窖,上面的来电是:双树。
我已经忘记当时接通电话时的心情,只觉得恍惚,是真的吗?
还是说这一切只是个梦?
当活生生的双树站在我面前时,我不得不接受这个事实,天方夜谭般的事实:一个死人复活了。
之后的时间我旁敲侧击,确定了这个人就是我认识的双树,而非他人假扮,同时更奇怪的事情发生了,双树告诉我她从不认识一个叫媛的姑娘。
也来不及思考上班时间摸鱼会不会被领导发现了,我慌忙上网搜索着同城的车祸信息,一无所获,就好像一切没发生过一样。
我手机上媛的联系方式也消失得一干二净,凭借记忆拨通电话后,我确认了对方的身份,但对方语气中的陌生让我意识到她并不认识我,我只能假装保险人员挂断了电话。
这一切到底是真是假,我又想起多年前那个下午。
我知道如果非要有个答案的话,只能和那个秘密有关了。
【蹲】【等着揭示秘密,好奇心上来了】【楼上+1】抱歉引起大家好奇心,关于那个秘密我不会说,只希望永久埋葬在心里。
本身发这个帖子也只是想把发生过的事情记录下来,缓解我焦虑的情绪,不为别的,仅此而已。
我继续说。
那几天,我时常陷入恍惚的状态,甚至开始怀疑自己是不是出现了精神问题,一度觉得此前发生的种种都是幻象,或者现在才是幻象。
我处于真实和幻觉中,分不清方向。
我很想挣脱这种状态,于是,在一个停电的雨夜,我再次动手了,没有彩排几百遍的计划,只做了简单的防护,防止刀子插入心口的瞬间血溅在我衣服上。
当时,他脸上没有惊恐,只有强忍痛苦的平静,他似乎还想说些什么,我却并不想听那些废话,无非是求饶或者说些老套的感人话语,可笑,我紧握刀柄**,捅进去,他终于发出痛呼,很快所有声音都消失下去。
外面雨声渐大,闪电如粗壮的树干划破夜空,照亮了他那张苍白的脸。
我难得度过了几个平静日子,早九晚六似乎也变得惬意无比,直到第四天,美好的幻象崩塌了,双树,他就像一个幽灵一样,再次出现了。
为什么?
为什么?
为什么不能乖乖消失?
……我再次见到的双树依旧和上次一样,似乎对那晚发生过的事情一无所知,在他的叙述中,和往常并无不同,也没发生什么特别的事情。
趁周末,我买了一张前往沧江的车票,打算远离此地冷静冷静。
我实在不想再看到那张脸了,那张每天都带着虚伪的恶心的笑容的脸。
为了放松身心,我特意在沧江边的露营地租了帐篷,因为远离市区,晚上还可以看到漫天星星,躺在帐篷里睡觉时,耳边是江水流动的声音,仿佛自然的呼吸声,有种特别的轻松感。
我很快睡去,直到凌晨两点四十分,我被一阵奇怪的声音唤醒,似乎有什么动物在我帐篷前走来走去,出于害怕,一直等到声音消失我才从帐篷出来,远处林间有微弱的灯光一闪而逝,很快消失在黑夜里。
回帐篷后,我怎么也睡不着了,脑海中一遍遍回放着那辆烧焦的汽车,回放着那把刀在双树身体里**时血液喷溅的画面,最后所有的画面定格成了那张被雷光照亮的苍白的脸。
我瞬间惊醒,原来不知不觉中我又睡了过去。
很奇怪,那之后我再闭眼,那些画面就不停地在我眼前反复,也是那之后,我再没睡过一个好觉。
我的精神也越来越差,总疑神疑鬼有人跟踪我,总是觉得黑暗中有双无时无刻不在盯着我的眼睛。
是双树吗?
我不知道。
人总是喜欢逃避,我也在所难免。
也是那段时间,我和老板大吵一架后离职,顺势重租了一个房间,暂时远离了双树,远离了让我不适的一切。
很可惜,并没有好转,我模糊地预感到即便我采取任何措施,也无法避免事情朝着最糟糕的方向崩塌。
我生出了一个念头:或许,我该去看看医生了。
【预测一波剧情,主角被确诊精神病,然后发现一切都是自己的幻想结局。
】【不是吧,楼上说的,这跟国产恐怖片有啥区别,太俗套了】【有个猜测,不知道对不对,每次主角杀人后是进入了平行宇宙,比如第一次杀人之后,主角进入了新的平行宇宙,这个宇宙里双树不认识媛,所以也没发生后面的杀人事件,因此双树才会活着。
】【继续蹲】确诊了重度焦虑和强迫症,开了些药,希望管用。
吃三天了,有些效用,但也仅止于此。
再吃几天,如果还不行的话,就只能采取其他手段了。
只要杀死双树,一次次杀死,总有一次会消失的吧,只要杀到他消失就好了!
兄弟们,我又去了趟医院,备足了一个月药量。
我现在搬进了双树家里,那个不死的怪物,我一定要杀死他。
这个月,我要一次次,一次次杀到他再也不能复活,杀到他彻底消失,兄弟们,祝我好运吧。
4.故人帖子到此为止。
下面是大量评论,有些在蹲更新,有些在讨论剧情走向,还有些在挑故事中的漏洞。
吵得不可开交。
看完最后一行字,我久久不能平静。
虽然评论留言中都在说这是小说,但从我接触樊栎,包括两次接诊来看,这些叙述有可能是真的,至少樊栎认为是真的。
但,死人真的能复活吗,还是如评论中所言一样,真有平行世界?

上一篇 2022年9月1日 am10:17
下一篇 2022年9月1日 am1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