冯家仑谢馨倩《刑侦笔记2:身边人心最难明》_刑侦笔记2:身边人心最难明精彩小说

热门小说《刑侦笔记2:身边人心最难明》近期在网络上掀起一阵追捧热潮,很多网友沉浸在主人公冯家仑谢馨倩演绎的精彩剧情中,作者是享誉全网的大神“叶俊成”,喜欢悬疑惊悚文的网友闭眼入:一名从业 20 年的老刑警,口述 10 件身边人作案的案件

小说:刑侦笔记2:身边人心最难明

类型:悬疑惊悚

作者:叶俊成

角色:冯家仑谢馨倩

经典小说《刑侦笔记2:身边人心最难明》是网络作者“叶俊成”的代表作。以下是内容概括:我脸拉得老长,大队长也看出我不情愿,又说:”自杀现场,你去压个场面,回来了你就休息去。”我就是信了这糟老头子的这句鬼话,遭遇了从警生涯以来最大的挑战。一走进现场,我一眼看到客厅窗台边吊着一个小女孩。瘦弱的身子踮着脚尖,眼睛半闭着,脖子伸长,被套着的塑料绳提起来,绳子另一端夹在窗扇中,又在把手上打了个死结

评论专区

苍翠时空:如果按照自然秘语的写法,我估计这书还是凉凉。网文是快餐作者可能听过但是并不明白意思,快餐就是你在原先热干面的早餐点,那就做快餐,上班族们不会为你停下来不上班等三个小时看你煲汤就为了喝一口尝尝鲜。

我才不要恋爱游戏:这是一个伪装成gal系统的除魔系统吧 看上去是gal game 其实是悬疑解密rpg 但是行文太流水账 跟游戏攻略一样

天生郭奉孝:貌似之前看过同样名字的

刑侦笔记2:身边人心最难明

第 2 节 她杀死丈夫和女儿,只差15分钟就能和情人远走高飞

她从容地毒死了丈夫,又把女儿吊在了窗台边。
她把自己伪装成了受害者,疯狂转移丈夫家产。
就差 15 分钟,她就和情人逃出了布控,奔向了自由。
一2015 年,刚刚入夏,某天我刚交接完一个案子,队长在走廊里就把我给堵住了。”
正好你空着,去个现场看看吧。”
大队长的语气没得商量。
我连轴转了半个多月,刚抓了几个小毛贼,这案子赶趟往我身上靠。
我脸拉得老长,大队长也看出我不情愿,又说:”自杀现场,你去压个场面,回来了你就休息去。”
我就是信了这糟老头子的这句鬼话,遭遇了从警生涯以来最大的挑战。
一走进现场,我一眼看到客厅窗台边吊着一个小女孩。
瘦弱的身子踮着脚尖,眼睛半闭着,脖子伸长,被套着的塑料绳提起来,绳子另一端夹在窗扇中,又在把手上打了个死结。
卧室里躺着另一名死者林浩军,法医初步检测是酒后服毒,床边还摆着一封打印的遗书,遗书上按着他的手印。
看样子是林浩军先杀了女儿林琪薇,然后服毒自杀。
可一个刑警的直觉却告诉我,这个现场透着诡异。
报警人是清洁工陆阿姨,她每周会来这里打扫一次房间,有家里的钥匙。
陆阿姨通常提前一天打电话通知户主确认要不要打扫,昨晚她给林浩军打了好几次电话,都是没人接听,今天她正好在附近做钟点工,顺路过来看一看。
没想到开门走进客厅就看到林琪薇吊死在窗台边,陆阿姨吓得惊叫着跑了出去。
陆阿姨能提供的线索不多,附近走访也没发现什么异常情况。
法医和勘验大队提取了痕迹和物证之后,先把尸体带走,等候进一步的检验。
辖区派出所也很快联系到了女户主,她叫陈幸娟,正在外地出差。
在法医室外面,我头一次看到了陈幸娟,她穿着白色的职业套裙,化了点淡妆,脸上没有一点悲伤,见到我的时候还带着几分冷漠。
好像她要认的不是丈夫和女儿的尸体,倒像是来例行公事一般。”
陈女士,待会请您有一些心理准备。”
我提醒她一句。”
能快点吗?
警官,我还有事。”
她绷紧着脸说。
按照程序,我掀开了尸体上的白布,她眉头一皱,略显厌恶地往后退了一步,伸手捂着鼻子。”
这是林……”我话还没说完,她点了点头:”是林浩军,我老公。”
我一愣,捏着白布的手停在半空。
我头一次见认尸如此淡定的亲属,没等我说话,她瞟了一眼隔壁床上那白布下瘦弱的尸体,说:”警官,那个不用认了吧,我想你们也不会把父女俩分开放的。”
”还是看看吧。”
我有些无奈。
我都不确认,她是不是认真看了尸体,就草草点头说:”是。”
签了字,我先带她去留置室,打算了解一些情况。
走在走廊上,林浩军在外地的母亲正好也赶来认尸,她看到陈幸娟,先是一愣,接着毫无预兆地扑过来。
我还没反应过来,老太太已经扑到了面前,嘴上大骂着:”狐狸精……”话才骂了半截,一声响亮的耳光”啪”的一下,老太太踉跄着,一头撞到了走廊边的门框上。
陈幸娟杏眼圆瞪,指着老太太骂道:”告诉过你,不要在我面前狂。”
老太太被打蒙了,我和几个同事赶紧拦在中间,陈幸娟淡淡地对我说:”警官,见笑了,贱骨头不打又想给我泼脏水。”
”你个狐狸精,你害死了我儿子,害死我孙女,我有证据……”老太太气势上完全被陈幸娟碾压,只能泄愤般喊了一句。
 二留置室里,陈幸娟从 LV 小提包里掏出了一包女士香烟,看了我一眼问:”可以抽吗?”
我点了点头,她用一枚精巧的女士打火机,”叮”地点燃了烟,抬眼看了看天花板,吐出烟圈,开口说:”林浩军你可以啊,死了一了百了,让我他么的给你擦屁股。”
”你们夫妻最近感情怎么样?”
我问。”
呵……”她冷笑了一下,瞟了我一眼。
抽了两口烟,把半截烟摁进烟灰缸,陈幸娟又说:”警官,那老妖婆怎么说我的你也听到了,我也不装,我和林浩军没什么感情,起码这两年是这样。”
”我是后妈,大家对后妈都没好脸色,我何苦还要装作一脸苦情样去讨好他们?”
我也就想趁着还年轻,多挣点钱,可林浩军这王八蛋,把我拖下水,我去当鸡,这个债都得还一辈子!”
她愤愤地说道。
好像躺在停尸间里的不是她丈夫,而是她仇人。
林琪薇八岁了,但陈幸娟是 6 年前嫁给林浩军的,当时她 23 岁,刚刚大学毕业。”
我不否认看上他有些钱,但他也不过看上我年轻漂亮,给林琪薇找个妈。”
陈幸娟又冷笑着说,”我还曾经以为,我们还是有爱情的,呵呵,狗屁!”
”警官,你也看到了吧,他们是怎么对我的,那老妖婆说我为了钱谋杀亲夫,我特么的也得拿到钱啊……”陈幸娟冷笑着,吐了口烟圈,”我为了欠一屁股债杀人,我有病啊?”
林琪薇的亲生母亲生下她之后不久,因病去世了,陈幸娟嫁到林家之后,一边扮演母亲的角色,一边帮林浩军打理生意。
但老太太一直对她不待见,还经常在林琪薇面前说”世间后妈心最毒”之类挑拨离间的话。
陈幸娟觉得无所谓,她和林琪薇的关系还算可以,林浩军也说,不要搭理老太太就好了。
大概半年前,林浩军听信了一个金融公司的鬼话,跑去加杠杆炒股票,刚开始还赚了一些钱,但不久之后,就被套牢了。
当时金融监管还不到位,社会上很多这种加杠杆炒股的金融公司。
1 万块加 10 倍杠杆,能买 10 万的股票,赚了便 10 倍地赚,若是股票跌了 10%,公司会强行平仓,本金亏个精光。
林浩军为了解套,把公司的流动资金都搭进去了,还借了一些高利贷。”
昨天晚上,你没有在家,去了哪里?”
我问。
陈幸娟瞟了我一眼:”他借了道上大哥 200 万,大哥说让我陪一晚,活要是好,可以宽限一个月,你说我去了哪?”
陈幸娟倒也不忌讳,说昨晚和别的男人一起睡了,她把大哥伺候得服服帖帖,大哥还答应免一个月利息。”
我在外面为了这个家,累死累活伺候别人,他倒好啊。”
陈幸娟冷笑道,”要自杀早说啊,人死账烂,我也乐得清闲。”
我一愣,我从来没有提过林浩军的死因,陈幸娟怎么知道是自杀?
她大概把情况说完了,又点了一根烟,瞟了一眼开口问我:”警官,我知道的都说完了,可以走了吗?
我想休息一下。”
这时候,窗外又传来老太太的吵闹声,陈幸娟皱了皱眉头,脸上又显出厌恶的神情:”警官,你听到了吧,这都什么家庭?
难道还要我感恩戴德吗?”
出门的时候,老太太看到她却不闹了。
 ”有证据赶紧提供给**抓我,没有你就闭嘴!”
陈幸娟声音不大,却吓得老太太往后退了两步。”
对了,你儿子的财产都他妈没了,还要不要我跟抢债务?”
陈幸娟又说道。
陈幸娟走后,老太太一下瘫软在走廊里,挥舞着手哭嚎:”天杀的呀,我就说你不要娶个狐狸精啊,命都没有了啊……” 三法医对现场带回的空酒瓶和杯子做了检测,在杯子遗留的酒里,检测到了一种神经毒素,和林浩军体内检测到的是同一种。
这种毒素无色无味,很少的量就会造成神经中枢麻痹,最后窒息而死。
这种死法并不痛苦,可林琪薇体内,却没检测到这个毒素。
按陈幸娟的说法,林浩军最近一直很颓废,生意也不怎么管,都靠她一人勉力支撑,林浩军则几乎每天都借酒浇愁。
从现场推演的情况来看,林浩军先勒死了女儿,服毒后走进卧室里,拿出打印好的遗书,摁了手印,然后躺在床上等死。
遗书只有短短几行字,内容是不堪债务负担,所以要带着女儿共赴黄泉。
如果林浩军钻牛角尖自寻死路我可以理解,但我不理解他为什么要搞这么复杂。
林老太太提供的证据,只是一周前林浩军发的一句短信:”我要是出事了,肯定和她有关系。”
在老太太看来,儿子死了是大事,这个”她”一定是指陈幸娟。
可从证据的角度上来说,这是一条没有意义的短信。
这短信缺乏证据链的逻辑,首先”出事”不能等同于死亡,”她”也没法确认一定是陈幸娟。
我转而先从外围开始调查,先查了小区的案发当天从早晨 9 点到凌晨 3 点的监控。
监控里没有出现陈幸娟的身影,也没有任何可疑的人物出现。
按陈幸娟提供的线索,我又到距离邕城 100 多公里外的 L 城找到了那个所谓的大哥。
那晚上陈幸娟的确和他在一起,他们在一家夜总会里从晚上 9 点多喝到了凌晨 2 点多,借着酒劲开了个房,直到第二天**通知她,她才驱车赶回来认尸。”
啧啧,她那小腰扭得……够劲!”
大哥对那晚**意犹未尽,一脸色眯眯的模样说道,”少妇果然比少女有味道。”
”你们什么时候约的?”
我打断他不三不四的话语。
大哥掏出手机,给我看了她和陈幸娟的微信通讯记录,还有语音聊天内容。
案发前一两天,陈幸娟就一直在求大哥宽限一阵子,大哥的言语刚开始还很强硬,但案发当天,大哥口风就开始软了。
因为陈幸娟暗示说,只要宽限一段时间,她可以多”陪陪”大哥。
自古英雄难过美人关,大哥就说要不试试,活好就再说。
我划着大哥的通讯记录,看到其中有一条下午 6 点 37 分的信息:”X 哥,我已经到 XX 酒店了,你在哪里嘛?”
大哥回了条语音短信,说自己还在忙,说晚点见,接着陈幸娟用暧昧的语气回了条语音:”大哥喜欢护士还是空姐,不要让娟娟等太久哦。”
在 XX 酒店,我也查到了陈幸娟的入住记录,她的身份证显示,她是下午 4 点多入住的,第二天中午退的房。
换言之,陈幸娟有相当扎实的不在场的证据。
其他的同事在调查的时候也不太顺利,案件基本朝着自杀的方向去靠了。
可我刚回到邕城,屁股还没坐热,林家老太太又找上门来了,她问我干吗不抓陈幸娟。
我两手一摊:”老人家,**抓人要有证据啊。”
”我有证据。”
老太太说,”那个狐狸精在外面养野男人,你看,你看,我有证据……”她拿出几张照片,照片的日期是一年前的 6 月 26 号,背景好像是个商务宴请,陈幸娟和一个帅气的男子手挽着手,举着酒杯在作势喝交杯酒。
旁边站着的林浩军,脸上分明挂着尴尬,眼神瞟到了另一边。
可这也不能证明什么啊。”
他叫张喆,公司的经理,他和狐狸精搞在一起了!”
老太太又说,”这不都是证据吗?”
我有些挠头,不知道该怎么和老太太解释。
 四虽然一切都指向是自杀,可我却不同意这个推论。
因为好几个疑点,我们还没搞清楚。
首先,从调查的情况来看,林浩军对女儿一直很好,就算和陈幸娟感情不和,他也不该用这么残忍的方式杀害女儿。
第二,林浩军的毒是从哪儿来的,这点一直没搞清楚。
第三,小区的物业和邻居都反应,林浩军最近和平常一样,并没有发现任何异常。
第四,在房间里找到一张体检预约单,林浩军第二天要去体检,怎么会头天晚上突然决定带着女儿自杀?
林浩军死后一个星期,陈幸娟就着手关闭公司,遣散了大部分员工。
接着她带着律师,找到了婆婆,要求对林浩军名下的财产进行分割。
照理说,陈幸娟是林浩军的财产和债务继承人,但林浩军生前立有一份遗嘱,把财产分成了三份,母亲和女儿占了 90%,只给陈幸娟留下 10%。
陈幸娟把遗嘱和新的财产分割协议往婆婆面前一放,冷冰冰地说:”权利和义务对等,你全拿走我都不反对,但债务你也全部负担。”
老太太一辈子都没跟律师打过交道,哪里见过这种阵势,正想哭闹,陈幸娟一句话,又把老太太的眼泪生生给憋了回去:”你儿子现在欠下 2000 多万债务,你还得起吗?”
就这样,在陈幸娟的连哄带吓之下,老太太在新的财产分割协议书下签了名,摁了手印。
老太太”自愿”放弃了所有的财产继承权,但同时也不担负任何债务。
然后陈幸娟把房子挂到了中介公司名下,比市场价低了 50 万,打算卖掉。
我第三次见她的时候,她正在公司里,原本偌大的公司空空荡荡,还剩下几个有气无力的员工在做善后工作。”
警官,你看到了,都是我在收拾林浩军留下的烂摊子。”
陈幸娟略显疲惫地坐在办公桌后,开口对我说。
她把公司也都给卖了,说以此来还掉一些债务。”
林林总总全算上,勉强补上窟窿吧。”
她话语显出几分凄凉。
短短半个月时间,她快刀斩乱麻般处理了林浩军的公司和债务,这速度令人咋舌,甚至没有时间悲伤。”
我想问一下,你们什么时候可以结案?”
陈幸娟又问。
我把话题扯到一边,说命案侦破程序比较复杂,只要还有疑点,就继续得往下查。
我说话的时候,还特别注意观察她脸上的表情。
她有些愠怒,但很快恢复了平静,语气很冷淡地问:”哦,那我倒是可以给你提供一条线索?”
我这次来带了好几个问题,但陈幸娟好像预料到了一般,说:”案发前一周,林浩军让我去物业录了一个车牌,是他相好的。”
”为什么?”
我问。
这件事我已经在调查物业的时候调查到了,那是一台黑色的本田雅阁,车主叫魏芳,是林浩军的一个经销商。”
我怎么知道,可能觉得在外面偷情不够刺激,想登堂入室吧。”
陈幸娟无所谓地说。
她咯咯地笑,好像并没有把这当回事儿。
林浩军娶陈幸娟,一方面是为了让孩子有个母亲;另一方面,看中了她的能力,结婚之后,就把不少公司业务交给了她打理。
夫妻双方的感情,谈不上很好,但也不坏,林浩军偶尔在外面沾花惹草,她也不怎么在意。
虽说不在意,可老公和一个女人靠得太近,两人也因此吵过架,林浩军说魏芳愿意帮他渡过难关,录车牌方便她进出。”
这种鬼话,警官你信不信?
反正我是不信的。”
陈幸娟说道。”
对了,你公司原来有个叫张喆的经理对吗?”
我装作随口提起的样子。
她的眉毛不经意间挑动了一下,又是冷笑了一声:”警官,又是谁告诉你们这事儿的?”
 五新的嫌疑对象名叫魏芳,她开一辆雅阁轿车,小区的监控显示,在案发当天傍晚 5 点 56 分,这台车从东门开进了小区地下停车库,6 点 47 分又从东门离开。
录入了车牌的车辆闸杆自动放行,保安基本也不管,门口的监控的确照到了驾驶室里坐着一个女人。
可遮阳板放下,没有拍到脸,傍晚光线不足,图像很模糊。
这个时间段,恰好是林浩军父女俩死亡的时间。
魏芳有重大嫌疑,可找她却颇费了一番周折。
她不在家,也不在公司,在调查中发现,林浩军的公司还欠了魏芳 50 万。
一周之后,在郊区的一片小树林里,发现了一台雅阁车,车里发臭的尸体正是魏芳。
在车里找到了一个用过的小药瓶,残留的药物,就是毒死林浩军和魏芳的神经毒剂。
案子走到这一步,形成了一个闭环。
动机、毒药、监控、时间,都套得上,也形成了证据链。
魏芳因为钱的问题,先杀了林浩军父女,然后又自杀。
可问题又来了,魏芳的生意一直很好,她犯得着为了 50 万,煞费周折地杀了两个人,然后自杀?
可我隐隐地感觉,我的方向搞错了,有没有一种可能,那天出现在小区里的,并不是魏芳?

上一篇 2022年9月1日 am10:17
下一篇 2022年9月1日 am1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