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和我的独幕剧:蛰伏、不眠、而后成为异类)肖扬扬郑玲珑全章节免费阅读_(肖扬扬郑玲珑)全章节在线阅读

小说《我和我的独幕剧:蛰伏、不眠、而后成为异类》是作者“露辛达达哒哒”的精选作品之一,剧情围绕主人公肖扬扬郑玲珑的经历展开,完结内容主要讲述的是:每个人都是钢铁丛林里的异类!每个异类心里都有一只蛰伏的巨兽……

小说:我和我的独幕剧:蛰伏不眠而后成为异类

类型:悬疑惊悚

作者:露辛达达哒哒

角色:肖扬扬郑玲珑

强推一本网文大神“露辛达达哒哒”的新作《我和我的独幕剧:蛰伏、不眠、而后成为异类》,这是一本悬疑惊悚分类的书。内容详情为:一抬头,是辛陆那张焦灼的脸,他黑着眼圈,估计找了我一夜,声音也哑了。”玲珑,别做傻事。””傻不傻的,我自己知道。”我挣开他的手,目光跃过他的肩头

评论专区

湾区之王:看看起点体育区,告诉我们一个道理,中国人不作弊,什么运动项目都是垃圾。你这个开系统和吃药有什么区别。

十方帝尊:为数几个写了十几年书,没有一点长进的。

大猿王:主角是猴子,也是个小屁孩!完结向,东方玄幻向吧,内容虽然记不清楚了,只感觉当时追着很HAPPY,粮草

我和我的独幕剧:蛰伏、不眠、而后成为异类

第 3 节 一球定情

我去派出所自首,在街口拦我的两个男人。
一个是我撩了半年的年下弟弟。
一个是知道我全部秘密的一夜对象。
你看,连老天爷都看不过眼。
 01头发打了结,脸上没化妆,身上穿着最简单的卫衣和牛仔裤。
我低头看了看鞋,鞋子很脏,像刚踩过冬天化雪的泥地。
我这个样子,丑得很。
一抬头,是辛陆那张焦灼的脸,他黑着眼圈,估计找了我一夜,声音也哑了。”
玲珑,别做傻事。”
”傻不傻的,我自己知道。”
我挣开他的手,目光跃过他的肩头。
邢宇冷着脸站在几步开外,风衣衬衫牛仔裤,衬得他清隽冷俊,好看得要命。
那一身的牌子还是我送的。
不愧是我一眼就看中的人。
知道我喜欢他这样穿。
 02半年前,我第一次见邢宇。
他穿着套廉价不合身的西装配马甲,被我盯着看久了,红了脸,轻轻叫了我一声:”客户。”
 我顿时起了坏心:”叫什么客户呀,叫姐姐。”
他没说话,趴在台球桌上开球,撞击声圆润清脆,就像他弯腰的曲线。”
这身西装不衬你,明天我送你套好的。”
第二次见,他穿着我送的 maison margiela,靠在我身后扶着我的手。
耳边的声音令人**,他说:”姐姐,入位。”
我转头去看他,鼻间只闻到淡淡的洗发水香气。
他笑了:”姐姐别看我,看球。”
我愣了一下,突然手里的球杆一紧,被他牵引着往前一送,白球撞黑 8,径直入袋。
邢宇直起腰,冲我点了个赞:”还不错。”
”是你教得好。”
我趁机捏了把他瘦削的腰。
他身材极好,又长着张干净的初恋脸,此刻红晕从脖子到耳根,更好看了。
可那又怎么样呢?
刚纠缠了不到半年,大年初二。
我疼得死去活来,躺在医院急诊室里给他打电话,一通又一通,都被他拒接。
直到今天,派出所门口,我才见到他。
他眼里的冷漠刺进我眼里,我像是正午在太阳底下被人猛地浇了一头凉水。
恍惚间,我的下腹部似乎又开始隐痛。
 03我扯开嘴角想挤出一个笑容让辛陆宽心,但脸上的肌肉被风吹得僵硬,笑比苦还难看。
我转身继续往派出所走,辛陆跟上来。”
你那天在医院,叫我去找的人就是他?”
”嗯。”
辛陆突然紧紧拉住我的手。
我转过头去看他,他脸上表情微妙。”
好啊……郑玲珑,那你把我当什么?”
我刚要说话,就被辛陆拉进怀里。”
我知道你在演戏,你的演技一直很拙劣。”
我愣住了。
身后邢宇终于开口,声音冷冷的。”
你欠我姐的债还清了,别发疯,好好活着。”
说完,他转身离开,没再看我一眼。
 04邢宇是邢嫣弟弟这件事,撩了他两个月,我才发现。
那阵子,我老板不知道为什么,迷上了打斯诺克。
不仅团建招呼全公司去轰趴馆陪他老人家打球,还买了张赛台放公司茶水间,平时一有闲暇就要找人 PK。
老板带头摸鱼,长期下去,公司业绩还得了?
底下人想了个办法,选出一个员工代表专门去学球,要在技术上打败老板,好让他认识到自己的水平有多么粗浅,从此甘拜下风,放弃这项不赚钱的爱好。
于是,我,郑玲珑,全公司酒量最好但摇骰子点数最小的大冤种,连摇了六个一,被神明眷顾了。
而邢宇,恰好是我在北京最顶尖的台球俱乐部里,随手一指挑的挂牌教练。
见到他的第一眼,我就在心里默默感叹,有人天生就是衣架子。
不管身上穿的什么,往那儿一站,仪态气质就不是普通人。
正所谓,人不好色 how are you!
一定要拿下!

两个月,三十节课。
学费不提,吃饭购物,送衣服送鞋,砸了小几万,铁树也能开花。
终于,第二十八次课后——”吃完饭,去看看小七吧?”
他收好球杆,去更衣室换了套便服。
脱下西装的邢宇少了那股子少年老成的职业气,多了些少年意气。
小七是我家养的一只小豹猫,闲聊时,我跟他提过。
好家伙,我趁上课手摸了百多回,腰撩了几十次,搂搂抱抱不知多少,终于等来他松口点头。
有一次就有一百次!
今晚一定得狠狠给他办了!
我收起两眼的精光,挽着他的胳膊:”还吃什么饭呀,直接去看小七吧,叫外卖好不好?”
邢宇像是看穿了我的心思,伸手摸了摸我的头发:”想吃火锅了,点外卖太麻烦,还是在外面吃吧。”
也是,吃火锅有味儿,那等回家不得洗香香啊……香氛沐浴,鸳鸯戏水,嘿嘿安排!
 05进商场到火锅店现场拿了号,前面还有两桌,问题不大。
实习生突然要跟我电话沟通公司参展项目的介绍资料,而我一向的习惯是不在约会对象面前聊工作,太扫兴。”
我去接个电话?”
我凑到邢宇耳边,头发蹭了蹭了他的脖子。
他似乎有点痒,忍不住笑了出来:”去吧,我等着号。”
”嗯,到了就先进去,我找得到你。”
我起了坏心,对着他的耳廓轻轻吹了一口气,看他的耳朵根瞬间变红,得逞地笑着走开了。
可等我再回来的时候,邢宇却不见了。
难道已经进去了?
我拉住门口的服务员:”刚才有没有一个穿浅蓝色衬衫,身高很高,长得挺好看的小哥哥进去?”
服务员想了一秒,掏出一张小票:”啊,他没进去,他把号留在我这里了,说如果有个**姐来问就给她,然后走了。”
”走了?”
我有点吃惊。
怎么回事……我点开微信准备给他打个语音。”
有问题吗?”
关切的男声就从背后传来。
我转头看着眼前戴着黑框眼镜的男人,他是我的表哥郑则。
我刚才打完电话在扶梯拐角遇到他,他正和一个看上去面相很凶的男人在交谈,互相打了个招呼,只听表哥称呼他为”林老板”。
他们正好也要来这家火锅店。
我接过小票,塞进表哥手里:”这是我的号,马上就到。
我先走了,下次有空出来喝酒啊!”
不等他答话,我快步离开,在下行的扶梯上给邢宇打语音电话。
反常,太反常了。
邢宇从来不会不告而别,我不在的这几分钟发生了什么?
 06语音电话一遍遍断掉。
商场五层楼,我上上下下找了三遍,没找到半点人影。
我给台球俱乐部每个分店都打了电话,没人见到邢宇。
他到底去哪儿了?
报警。
这个念头在我的脑海里一出现,就挥之不去了。
我:你在哪里?
是不是出事了?
我:需要我帮你报警吗?
我:十分钟内回复我。
我给邢宇发了微信,站在路边艰难地等待着。
终于,手机响了。
邢宇很行:你家在哪儿?
我松了口气,马上发了一个定位过去。
邢宇很行:等我。
我:好。
发完消息,我立马打车往家里赶,到家的时候邢宇还没到。
想着他还没吃饭,我从冰箱里拿了两块牛排出来解冻,又开了一瓶红酒提前醒着。
我刚换好睡衣,小七蹦蹦跶跶地准备黏我身上,门铃被人按响。
打开门,就被人拥进一个带着些微凉意的怀抱。
我闻到了烟味,在他颈窝里蹭了两下:”你抽烟了?”
”嗯。”
邢宇的声音闷闷的。”
怎么?
谁欺负你了?”
我轻轻拍着他的背。
邢宇不说话了。
看来是真被人欺负了。
我咬牙一横,使劲儿把他抱起来,转了个身让他进屋,小腿一勾把门关上。
邢宇好像被我硌着痒痒肉了,咯咯笑了起来:”你干嘛。”
”别待在门口,我做饭给你吃吧。
如果你想说,可以慢慢说给我听。”
我松开他,往厨房走去,却被人勾住了睡衣带子。
我有些好笑地转身:”怎么……”话刚到嘴边,声音就被突如其来的唇压了下去。
他的唇很薄,和预想中一样凉。
 07之后就是成年人的战场了。
翻覆多次之后,我俩双双睡去。
半夜我被枕边的呓语惊醒,邢宇眉头紧皱,嘴里喃喃地念着”姐姐”。
姐姐?
我之前确实听他提过,他有一个亲姐姐,只不过后来读大学时出意外去世了。
是想姐姐了吗?
我突然有点心疼,俯下身在他耳边轻声安慰:”没事了,睡吧。”
看他眉头有些舒展,我才起来洗了个澡。
时间已是凌晨 2 点,没顾得上吃晚饭,此刻我饿得前胸贴后背,想着还是吃点夜宵垫一下。
随便煮了碗小馄饨,我准备叫邢宇起来吃一点。
穿过客厅往卧室走去,地上衣物散乱,我愣了一下,想起几小时前的旖旎,脸忽地就红了,弯腰去捡。”
啪。”
一个钱包,从邢宇的口袋里掉了出来。
一个粉紫色、印着一对白色兔耳的钱包。
 08钱包是女朋友送的吗?
还是喜欢的女生?
要说心里没有一点感觉,那是假话。
但心酸归心酸,成年人的感情,给就大方给,收就果断收。
如果他真有女朋友,我不会继续纠缠。
我弯腰捡起钱包,发现没合,心里默念了几遍”对不起”,我悄悄打开钱包。
包里除了几张卡,一点零钱,最显眼的位置,放了一张照片。
我瞄了眼照片,整个人就愣住了。
照片上的邢宇看上去十二三岁的样子,笑得格外灿烂。
旁边挽着他的女孩,看上去比邢宇稍大一些,约莫十七八的年纪,比他矮一个头,眉眼有几分像他,但鼻头上有一颗显眼的痣,非常特别。
这颗痣我曾经在一个人的脸上见过。
我发誓,我永远永远不会忘记她的样子——邢嫣,我的大学室友。
邢宇……邢嫣……他说过他有个姐姐……邢宇,是邢嫣的弟弟?

我早该想到的,可怎么会那么巧?
北京那么大,有 16410 平方公里,偏偏我就遇到了她弟弟。
我慢慢坐到沙发上,突然感到有些窒息,脑海深处的回忆像潮水般涌来。
八年前的事影响了太多人以后的人生,也包括我自己。
邢宇,你遇见我、认识我,到底是偶然还是早有预谋?
 09我从钱包里掏出照片,准备用手机拍下来,刚点开手机屏幕,一张更小的纸片掉了出来,它应该是被故意藏在了照片后面。
我捡起来,那是一张大头贴,花里胡哨的边框一看就有些年头了。
画面里的人是一男一女,两个人一起比了个大大的爱心。
那女孩正是邢嫣,她身上还穿着大学校服,男孩应该是她上大学时候的男朋友。
我一直都知道邢嫣有一个男朋友,但从没见过,后来邢嫣从学校废弃的仓库楼顶跳了下来,她走的时候,这个神秘男友也没来见她最后一面。
我举起大头贴仔细看着,灯光透亮,大头贴的背后好像有字。
翻过来,男孩背后用黑色签字笔写着”林柯”,然后被人用红色的水性笔画了一个大大的叉,看墨迹,写了有些年头了。
林柯,应该就是邢嫣男朋友的名字。
而这个笔迹……我认得,那是邢宇的笔迹。
我曾经求他给我写过一本台球撞击的路线示意图,里面他的批注就是这样端正清秀的字迹。
笔画的长度、勾笔的角度,一模一样。
可他为什么会对亲姐姐的男朋友有着那么大的恶意?
 ”呜~~呜~~”小七蜷在客厅的猫爬架上,嗷呜了两声。
我回过神来,仔细听着卧室里的动静。
邢宇应该还没醒。
来不及细想,我给两张照片都仔仔细细地拍了照,特别是林柯的脸,我放大拍了细节。
照片放回原处,合上钱包,放回口袋。
我坐在餐桌边,等待邢宇醒来。
 10”给你做了碗馄饨,还温着,赶紧吃吧。”
见邢宇推门出来,我把馄饨碗往前一推。
他穿着一件丝绸的男士睡袍,衣带勾勒出他紧实的肌肉曲线。
邢宇绕到我身后,双手环住我:”姐姐喂我。”
”坐吧。”
我轻轻推开他。”
怎么了?”
邢宇发现我表情不对劲,连忙跟我解释,”我开玩笑的。
你不喜欢,我以后不这样了。”
眼泪突然就控制不住地砸到手背上,啪嗒啪嗒地掉个不停。
邢宇慌了神,一脸慌张地往我眼前凑。”
玲珑,玲珑你怎么哭了?
是不是我说错话惹你不高兴了?”
”你说你姐姐在大学里意外过世了,她是哪一级?
读的什么学校?”
”2012 级,信息科技大学。”
邢宇表情疑惑。”
你姐姐……叫什么名字?”
”邢嫣,嫣然一笑的嫣。”
果然,果然是她。
我突然就冷静下来:”你穿上衣服走吧。”
”你什么意思?”
邢宇声音里也似乎带了哭腔。
我定定地看进他眼里,他的慌乱和失落不像是假的。
我想告诉他,我见过他姐姐,不只见过,我和他姐姐曾经是很好很好的朋友。
可我做不到。
我害怕,我害怕他问我,当年到底发生了什么?
为什么在他姐姐跳楼的时候,我没有拦住她?
我擦掉眼泪,转头不再看他。”
我有点累了,左边衣柜的抽屉里有现金,想要多少自己拿,拿完就走吧。”

上一篇 2022年9月1日 am9:16
下一篇 2022年9月1日 am9: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