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重奏:十分钟年华老去》白祁珠珠_白祁珠珠全集免费在线阅读

小说叫做《四重奏:十分钟年华老去》是“戎安鸽”的小说。内容精选:关于爱的治愈系专栏

小说:四重奏:十分钟年华老去

类型:现代言情

作者:戎安鸽

角色:白祁珠珠

经典小说《四重奏:十分钟年华老去》是网络作者“戎安鸽”的代表作。以下是内容概括:我静坐一晚,后悔当初骂他,后悔和他吵架,后悔没有好好爱他。我越是后悔,心头上的自责就越重,压得我几乎喘不上气。”亲亲珠珠宝贝,宠爱你不累不累……”我恍惚回神,怔愣地听着。那是男友唱的,是我为他设置的专属铃声

评论专区

一品丹仙:低配宅臭版教主。还是走进设定后出不来的版本的教主。

大叛贼:昨天才看康熙年间朱三太子频繁造反那篇文,今天就在签约榜发现这本书。噢,不,是分类强推。曾经路过,依然路过。

官途:太幼稚了

四重奏:十分钟年华老去

第 1 节 平行线

我的男友在我最爱他的时候死了。
我好后悔,他生前我跟他说的最后一句话,竟然是:”你去死吧!”
01他死于疾病。
得知这个噩耗,我还在隔离期。
偌大的套房里,我捧着手机,从指尖凉到了心底。
电话那边,我听着他们的哭声,自己却哭不出声。
我想起我们的争吵,我跟他说的最后一句话竟是”你去死吧”。
他不过就是担心国外疫情严重想让我早点回去,我为什么要说这么狠的话呢?
如果早猜到这个结局,我宁愿自己从未出国。
我静坐一晚,后悔当初骂他,后悔和他吵架,后悔没有好好爱他。
我越是后悔,心头上的自责就越重,压得我几乎喘不上气。”
亲亲珠珠宝贝,宠爱你不累不累……”我恍惚回神,怔愣地听着。
那是男友唱的,是我为他设置的专属铃声。
终于,我哭出了声。
02我的男友叫白祁,是名医生。
我大学学的是小语种,毕业后入了旅游业,是名导游。
疫情两年,我几乎面临失业,如果不是白祁,我想我也不会坚持下来。
春节过后,我好不容易接了一个团,是去夏威夷的七日游,准备出国前,我曾在知乎的姨妈帖里翻到他的留言:为我的小宝贝求姨妈。
我的姨妈这个月的确推迟了,但他的评论时间却是上个月。
我猜他玩真心话大冒险输了才会如此。
他却敷衍我,”你说是就是咯。”
他的态度让我生气,我和他大吵了一架。
后面出国的事也没告诉他。
没想到人在国外了,他却打电话过来,让我赶快回去。
我觉得他很可笑,”工作诶,大哥?”
而且他难道不记得我们正在冷战吗。
他依旧吵着让我回去。
我屏蔽了他。
几天过后,朋友来告诉我,我再不接他电话,他就要飞过来找我。
我忍无可忍,第一次给他打过去,用自己所学的八国语言跟他吵架。
这是我最喜欢用的伎俩,他因为听不懂总是会先认输。
但这一次,他气到冲我喊:”你特么是不是中国人,会不会说中国话!”
于是,我用字正腔圆的中国话骂他:”你去死吧。”
我回国后,白祁死了。
03然而此刻,空荡冰冷的隔离套房里,我听到专属于白祁的来电铃声。
我踉跄起身,准备拿手机。
一阵急促地敲门声突然响起,等我回神,铃声已经不见了。
我自嘲的笑了,”怕是幻听吧。”
转身开门,看见门口穿着防护服的医护人员。
白祁是医生,20 年全民隔离的时候,他也穿过这衣服。
我又忍不住了,开口想说话,喉咙却火辣辣的疼,脚底也仿佛踩了棉花一样,意识离开我身体的前一秒,目光所致全是白色。
04我没有死,只是发烧。
我没有感染,只是感冒。
一个女志愿者跟我说,如果不是她伙伴机智,我会被拉进 ICU 了。
隔离出来后,白祁变成了骨灰盒上的黑白照片。
我妈说,早就应该下葬了,就是为了等我出来。
我守了他一天一夜,法师的经文抄了三遍,不能再等了。
下葬那天,白祁他妈病倒了。
我去看她,她抓过我的手,就开始落泪,”小白年前就在说,今年一定要娶你过门,他答应的这么好,怎么就……”我想起年前,自己还在为知乎上的那点破事跟他吵架,他想着的,却是我们的婚礼。
心,又不可抑制的疼。
想安慰话的,没说出口,自己先哭得一塌糊涂。
反倒让白祁他妈来安慰我,”珠珠,阿姨知道你是好女孩,阿姨不应该惹你哭。”
她在我手心里放上一把钥匙。”
婚房小白早就准备好了,他一直没告诉你,就想给你惊喜。
这是钥匙,你去看看。”
05白祁准备的婚房是一套远离闹市的复式楼,地处幽静。
我心里温暖,他果然懂我。
我和他从小做邻居,知根知底,两小无猜。
我从小喜静怕闹,他爱闹静不下来。
没想到在房子这件事,他竟迁就了我。
心里被一股暖流滋养,钥匙**钥匙孔。
啪嗒一声,门开了,一丝光亮挤出门缝。
这个被白祁藏起来的房子,此刻竟亮着灯。
婚房的事只告诉了两位老人,可刚刚在医院,我就见过白祁父亲。
那这会儿在婚房里的人会是谁呢?
心提到嗓子眼——”珠珠!”
回头,白祁父亲忽然出现,”我没想到他妈这么快就把这事告诉你了,我本来打算装修一下,再给你一个惊喜呢。”
他有些气喘吁吁,看样子是跑过来的。
看见屋里有灯亮,又笑着跟我解释,”你看我,人老了记性不好,都忘关灯了。”
白祁买的是一个毛坯房,除了窗户装上了,其他地方都是水泥。”
这房子房本上写的是你的名字,小白其实早就想告诉你,和你一起装修婚房。”
白祁父亲告诉我。
我心里隐隐刺痛,”白叔,这是白祁的房子。”
亮灯的是楼上卧室,我和白祁父亲一起上了楼梯。
卧室里摆了一张床,一个凳子和一个桌子,东西杂乱,床上的被单也很凌乱。
我心想,难道白祁还在这里住过?
白祁父亲关灯的时候,我情不自禁摸上床上的被子,吓得抽回手。
被子竟然是热的。
06白祁父亲发现我的异样,忙问道:”怎么了?”
我心里想着可能是白祁父亲住过,所以也就一笑而过”没事。”
我又四处看了看,在枕头边看到白祁的电脑。
难怪我在他家里没找到,原来在这里。
我拿起电脑,心里又惊了一下——电脑也是烫的。
我有种预感,白祁就在这个房间里。
即使在白天,我刚刚参加完他的葬礼。”
珠珠,”白祁的父亲叫醒我,”也不晚了该回去了。”
”白叔,白祁在这里住过对吗?”
”傻珠珠,这样的房子怎么住人啊!”
”那我可不可以住在这里?”
我求他,”白叔,这房子太贵重了,我不能要。
但是你能让我现在住几天吗?”
白祁父亲看向我一脸担忧,”珠珠,这房子你什么时候住都行,但你现在这状态我不放心啊!”
回家的路上,朋友告诉我一件我没发现的秘密。
今天是 4 月 1 号,白祁的葬礼安排在 4 月 1 号。
朋友说:他人都没了,还愿意逗我笑。
我哭了,我好希望,他只是在骗我。
07我去了一趟西藏。
那是我幻想的,与他结婚的地方。
开着车,从家里出发,谁也没告诉,我就想一个人去赴当年与他的约定。
但没想到,车开到半路我就不行了。
高原反应严重,我一路呕吐不已、晕眩难受。
但为了完成约定,我强忍不适,依然不断地登高。
终于,在布达拉宫的夕阳下,我眼睛一抹黑,倒在寒风中。
我以为我会摔下阶梯,却跌进一个温暖的怀抱。”
珠珠、珠珠、何珠!”
他叫我的声音,好听的就像白祁。
我强迫自己睁开眼睛,那抱着我的人就是白祁。
我想我可能在天堂,因为我和白祁团聚了。
我还想再多看一眼,但眼皮已不听使唤地闭上,我失去了意识。
等我再次醒来,人已身处家中,眼前是四个老人。
他们看向我,难过的、心疼的、担忧的、不安的,见我苏醒,马上都变开心。
他们告诉我,我怀孕了。
08我无数次询问,我被救的整个过程,四位老人只说是一通电话。
我顺着那通电话找到在西藏救我的人,可那个人只是说他是受人之托,真正见义勇为的人不是他。
我给他发白祁的照片,问他是不是这个人。
可对方回我,那男人戴着口罩,他也没看清楚,不过他断定,没那么年轻。
我想我是疯了,白祁明明已经死了,我却一直觉得他还活着。
可是,我昏迷之前看到的那张脸,听到的声音明明就是他。
我妈劝我:说可能是孩子想父亲了,才让我出现这种幻觉。
我现在是个妈妈,不能只想着白祁了。
我突然觉得自己做妈妈好不称职,怀孕了不知道,还跑去西藏,现在只能住在医院里养胎。
我听我妈的话,不再想白祁,好好安胎。
可命运就是这么折磨人,几天过后,孩子没了。
我妈又来劝我,说这是时常有的事情,以后还会有孩子的。
以后还会有白祁的孩子吗?
白祁的妈妈也劝我,让我不要伤心,养好身体最重要。
手术之后,朋友来看我,她笑着说,恐怕是父亲更想孩子,所以就先带去天堂了。
她原是想逗我笑,我却哭得一发不可收拾。
他最应该带走的,是我。
于是我趁我妈去打水的空隙,爬上了阳台的栏杆。
突然,我听到一阵熟悉的铃声:”亲亲猪猪宝贝,宠爱你不累不累……”09我魔怔一般地走下栏杆,走向手机,还没拿起来,铃声断了。
我看向病房门口,并无他人。
我承认,白祁走后,我一直很糊涂,糊涂到有时候分不清现实还是梦境。
我不想再这么糊涂下去。
拿起手机,打开通讯录,最新的号码是白祁拨进来的。
同样的号码在上个月我得知白祁出事那天也出现过。
原来那根本就不是我的错觉。
摁住那号码,我回拨了过去。”
小白、小——”属于我的模仿蜡笔小新那段定制铃声在病房门外想起。
他,就在那里。
我放下手机,走向阳台。
既然他躲着不想见我,那我只好逼他出来。”
白祁,我来见你了。”
我大喊。
夜风真凉,好想有人抱抱我。
就在我倾倒的瞬间,一个人从背后抱住我。
10”啊——”我用力的尖叫,使劲地挣脱。
慌乱中,一串绿色翡翠项链落地。
清脆的一声,翡翠碎了。
我和他滚到地板,在那碎声中怔愣了片刻,我回头,对上他的眼睛。

上一篇 2022年9月1日 am9:16
下一篇 2022年9月1日 am9: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