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掌舵之道)郑晓光陈枫_掌舵之道完结版在线阅读

《掌舵之道》是网络作者“龙在宇”创作的悬疑惊悚小说,这部小说中的关键人物是郑晓光陈枫,详情概述:悟透大智慧,方能掌全局

小说:掌舵之道

类型:悬疑惊悚

作者:龙在宇

角色:郑晓光陈枫

火爆悬疑惊悚小说《掌舵之道》安利给各位书虫阅读,这本小说的作者“龙在宇”是著名的网文作者哦。小说精彩片段如下:郑晓光猜想,打来电话的应该是位美丽的女性,没准就是杨柳怡?快到12点的时候,贺之军与马晓波走出大楼。午饭在驻京办解决的,昨晚酒喝得不少,陈枫专门叮嘱驻京办,中午炒几个清淡可口的家常菜,给大家养养胃。饭桌上,贺之军心情不错,对马晓波说:”没想到这么顺利就拿到了尚方宝剑。”马晓波说:”我以前在部委工作,整天应付那些跑部进京的地方官员,久而久之有一个感触,能把地方实践同**思路结合起来,跑部要项目、要政策,就能事半功倍

评论专区

现代修仙警告手册:。

我被系统坑在了六零:这个算是女主事业文,很可以。男主也很可,一心向女主学习,奋发向上。

灭世魔帝:毒草。大量背叛又洗白,男主杀伐无情戳中我的毒点。

掌舵之道

第 4 节 关键之年

第二天一早,贺之军与马晓波便前往组织部门,他们此行的目的,就是与领导沟通洪西干部换届的相关事宜。
来到这种地方,贺之军不想后面跟一大班随从,因此,陈枫、郑晓光以及马晓波的秘书都没有进入办公楼,只是坐在车里等候。
整整一个上午,他们要么枯坐在座椅上,要么就用手机上网。
中途,陈枫接到一个电话,听声音是个女人。
陈枫赶紧下车,抱着手机在外面聊了十多分钟。
元旦后的京城,气温降至零下十度。
这样的天气在户外站个十多分钟,可不是件好玩的事。
郑晓光猜想,打来电话的应该是位美丽的女性,没准就是杨柳怡?
快到 12 点的时候,贺之军与马晓波走出大楼。
午饭在驻京办解决的,昨晚酒喝得不少,陈枫专门叮嘱驻京办,中午炒几个清淡可口的家常菜,给大家养养胃。
饭桌上,贺之军心情不错,对马晓波说:”没想到这么顺利就拿到了尚方宝剑。”
马晓波说:”我以前在部委工作,整天应付那些跑部进京的地方官员,久而久之有一个感触,能把地方实践同**思路结合起来,跑部要项目、要政策,就能事半功倍。
反之,则会事倍功半,甚至竹篮打水一场空。
这次咱们的想法,想必同上级的精神相契合,因此才这么顺利。”
贺之军让驻京办订机票,当天就要赶回河州。
他又让陈枫打电话给省委办主任林刚森,通知在家的常委,明天上午召开常委会。
对于贺之军与马晓波的谈话,郑晓光云里雾里,却哪敢多问。
他有一种预感,明天的常委会,将对今年的换届工作产生至关重要的影响,许多人的政治生命,也会因此改变。
常委会准时召开。
贺之军第一个讲话:”不好意思,临时把大家召集起来。
昨天,我同晓波去组织部门汇报工作时,领受了一项新任务,具体的情况,请晓波说一下吧。”
贺之军的话与昨天在驻京办所说的,有些不同。
当时他说拿到了尚方宝剑,既然是拿,就是一种主动状态。
今天说的是领受任务,放佛是一种被动状态。
只听马晓波说:”近年来,党内民主不断发展。
沿海一些兄弟省市,探索全委会差额票决重要干部,取得很好效果。
这次上级领导与贺书记交流后,希望在洪西开展相关的探索。”
马晓波说的是”上级领导与贺书记交流”,既没说主动,也没说被动。
接下来,马晓波又介绍了全委会差额票决重要干部的具体做法。
在座的常委都清楚,选举分等额选举与差额选举,至于两者的区别,可以举个简单例子:有五个职位的空缺,提出五个候任人选,在全委会上,委员们投票表示同意还是反对,这样的选举就是等额选举。
如果有五个职位空缺,提出了七个候选人,让委员投票选定其中的五个人,就是差额选举。
过去洪西任免干部,一般常委会上达成一致就行。
如果实行全委会差额票决,就意味着所有候选人还得去省委全委会上过一道,而且有被差额选掉的风险。
贺之军说:”昨天我就给领导说了,回来立即召开常委会,讨论出个具体方案后,再汇报上去。
下面,大家可以各抒己见。”
姜菊人说:”党内民主是好事,我就是担心,这步子会不会迈得太大,有些事我们还缺乏经验呀。
心急吃不了热豆腐。”
姜菊人既赞成发扬民主,又说担心步子迈太大,前后矛盾的语言正反映出内心的焦灼。
此刻,他的大脑在飞速运转,游戏规则的改变,对自己究竟有何利弊?
姜菊人思忖,如果实行全委会差额票选,对自己并非完全不利。
当年于永辉在台上时如果搞这一套,绝不会有那么多外地干部进入洪西,瓜分自己地盘。
由省委委员组成的全委会,本土干部占大多数。
姜菊人甚至想,利用这次机会,大可以把于永辉安插在永隆的眼中钉,市长王昊差额选掉。
姜菊人又看了看围坐在一起的常委们。
贺之军是一把手,这是他无论如何左右不了的。
徐万里是自己劲敌,朱明宇是于永辉的心腹,这两人都是自家死对头。
还有林皓与李一丁,典型的墙头草,哪边势力大就滑向哪边。
也就是说,在常委会里讨论干部人选,自己并不能完全占据上风。
要是把范围扩大到全委会层面,那些省委委员们,许多是自己门生故吏,以姜菊人在洪西多年的经营,局面应该不会比现在差。
同样的盘算,也在余晖脑海中进行。
作为在洪西深耕多年的省委副书记,他心中的想法与姜菊人相似。
但姜菊人与余晖也不敢轻易表态,他们不清楚,贺之军葫芦里到底卖的什么药?
会不会使出什么瞒天过海的诡计?
贺之军不疾不徐地说:”经验不足嘛,可以慢慢摸索。
另外,我也向领导表示,如果实行全委会差额票选,这次换届就暂时不从外地交流干部过来了。
毕竟是第一次,有个摸索经验的问题,全是省内干部,情况相对简单,如果再加上一些交流过来的干部,局面不容易把握。”
贺之军看似漫不经心的一句话,在姜菊人、余晖看来无疑是颗定心丸。
如果确定暂不交流外地干部来洪西,那么这次换届,就将成为本土势力的盛宴。
作为洪西本土势力的代表,姜菊人与余晖,还有什么理由反对?
有了贺、姜、余三人同意,常委会上就不会有人唱反调了。
决议顺利通过,马晓波让组织部梳理出一份详细的工作计划,并上报上级组织部门。
官场如同棋局。
事情的发展将证明,姜菊人、余晖顶多看到了接下来的一、二步,而贺之军看到了四步之外。
方案获得批复后,正式对外公布,立刻在官场却掀起巨浪。
原本信心满满,认为十拿九稳的,开始变得心怀忐忑,原本自觉前途无望,意志消沉的,又重新摩拳擦掌。
下面的动静,贺之军全看在眼里,可他从不表态。
倒是在许多场合,他都说过同一句话:”当省委书记以前,我同洪西的干部都不熟悉,毫无恩怨瓜葛。
因此,谁上谁下,我决不偏袒任何一个人。
只要你得到群众拥护,有工作实绩,就上!
反之就下!”
差额票选的消息公布一个月后,贺之军忽然接到京城打来的电话。
对方是贺之军的老朋友,目前任央企的一把手。
这位老朋友告诉贺之军,企业不久前面向全球招聘一家总裁助理,在众多的报名者中,洪西省永隆市市长王昊颇具竞争力。
经过几轮淘汰,王昊综合成绩名列第一。”
老贺,今天给你打电话,就是透透风,别到时候我们这边都敲定了,你还蒙在鼓里。
以你的个性,又要责怪我不够朋友。
另一方面,也想听听你对王昊的看法。”
对方在电话里说。
贺之军先是愣了一下,然后斩钉截铁地说:”王昊同志综合能力很强,名牌大学高材生,又有基层岗位的锻炼经验。
不过我要郑重表态,这个人我不打算放。
你们那个什么总裁助理,还是另请高明吧。”
”老贺,这就蛮不讲理了。
我们这次招聘,可是组织部门与国资部门联合搞的,不能因为你一句话,说不行就不行吧。”
贺之军说:”都是老朋友,别拿这些大机关来吓唬我。
这事闹到**那去,我也坚持自己的看法。”
放下电话,贺之军脸色很不好。
他叫陈枫打电话给王昊,让王昊立刻到自己办公室。
碰巧王昊就在省城,一个小时后,他来到陈枫的办公室:”贺书记急着找我什么事?”
陈枫说:”我也不知道。
你就在这坐一下,我进去通报。”
王昊又问了一句:”书记今天心情如何?”
陈枫笑了笑:”一会儿进去你就知道了。”
走进办公室后,贺之军正在低头看文件,冷冷地说了一句:”小王来了。”
之后便没再说话。
贺之军没叫王昊坐下,王昊只好尴尬地站在那里,显得很不自在。
过来二分钟,贺之军放下文件,说:”小王,听说你想走?”
王昊回答说:”前段时间,央企招聘总裁助理,我去试了一下。”
”哦!”
贺之军说,”你这试一试,结果如何呢?”
王昊的脸上红一阵白一阵:”最后结果还没出来,我也不知道。”
贺之军提高了声调:”我告诉你吧,你的综合成绩名列第一。
但是,你这个总裁助理还是当不成。”
王昊呆站在那里,一时不知说什么。
贺之军接着说:”我已经表态,洪西这边坚决不放人。”
王昊的心中很不爽。
但在贺之军面前,强压住怒火:”您是书记,您怎么说,我们就怎么做。”
贺之军敲着桌子:”王昊同志,今天我要严肃地批评你。
你这个市长,不仅是省委任命的,也是几百万永隆人民选出来的。
你一拍屁股走人,怎么对得起永隆的父老乡亲?
退一步说,人往高处走,也算无可厚非。
可你要去的那家企业,董事长不过副部级,一个排名末尾的总裁助理,算什么级别?
洪西经济大市的市长,去企业只能当个掉尾巴的助理。
你丢得起这人,洪西省委丢不起,我贺之军丢不起!”
王昊私自应聘的事,看来惹火贺之军了。
王昊只好说:”我很惭愧。”
贺之军说:”你真的自觉惭愧吗?
不要骗自己,心里怎么想的就怎么说。
你是永辉同志的爱将,我与永辉也是多年的朋友。”
说了这句话,办公室的气氛略微缓和一些。
贺之军指了指沙发,叫王昊坐下。
王昊坐在沙发上,整理了一下思绪后说:”贺书记,上次您来永隆视察,有些情况应该知道。
我放着几百万人口的经济大市市长不当,跑去当一个助理,也是没有办法啊。
我在永隆被某些人视为眼中钉肉中刺,必欲除之而后快。”
贺之军说:”到了我这,不要说某些人,直接点名道姓。”
”那好吧!
今天当着贺书记,我不藏着掖着。”
王昊说,”在永隆,市委书记杨文山处处针对我,弄的我左支右绌,根本没法开展工作。
两个月前我去下面乡镇调研,看到一座小学的校舍已是危房,现场办公要求拨 20 万修葺。
教育局把报告送到财政局,杨文山硬是打招呼不让拨这笔钱。”
王昊继续说:”又过了一个月,杨文山指示财政局拨 200 万,在当地新建一座学校。
他当着几个亲信说,不是我杨某人不体察民间疾苦,老百姓的问题,该解决的一定解决,而是要教训下王昊,让他明白自作主张的后果。
贺书记,一个市长连 20 万都调拨不动,还怎么当?”
”一起搭班子,工作中出现一些分歧很正常。
但杨文山的许多做法,太卑鄙龌蹉。”
王昊说,”我一个人到永隆工作,家人在京城。
正好前段时间**办有位女同志,因为感情问题和老公闹离婚。
于是,各种传言铺天盖地,说我把这个女同志睡了,还逼迫她与丈夫离婚。
所有这些,幕后黑手都是杨文山。”
贺之军说:”小王,你就这么脆弱,别人一使劲,马上缴械投降?”
王昊摇头说:”杨文山在永隆已经到了一手遮天,为所欲为的地步。
再说了,省委决定在今年换届中实行差额票选,我最后一点希望也破灭了。
在全委会上,本地干部占大多数,像我这样的人,只能算异类。
听说杨文山已经在下面串联,要在选举时,把我差额掉。
与其这样,不如主动走人。”
王昊继续倾述:”杨文山背后是有人撑腰的,至于是谁,我想贺书记很清楚。
他们总以为我是永辉书记安插在永隆的钉子,所以不惜使出下作手段整人。”
王昊烟瘾很大,说这番话时,一口气抽了三根烟。
不难想见,这股怒火已在心中积压多时。
贺之军泯了一口茶:”你和杨文山之间的那点事,我不感兴趣。
都是正厅级干部,相信你们有能力去化解这些矛盾。
不过你刚才说,今年换届中实行差额票选,你最后一点希望也破灭了。
我倒想问一句,不实行差额票选,你就有机会吗?”
王昊又点燃一根烟。
他没有急着回答,而是陷入沉思。
是啊,现在的洪西已不是于永辉时代,姜菊人、余晖把自己视为前朝余孽,不会有一丝心慈手软。
贺之军同自己,并没有多深的交情,他会为了一个小市长,去得罪姜、余二人?
剩下的常委,王昊翻来覆去数个遍,也想不出谁会为自己仗义之言。
想到这些,王昊下意识地摇了摇头。
哎,不管有没有差额票选,自己都注定要被抛弃。
贺之军的脸色比刚才要和缓一些:”看来你王昊,还有些自知之明!”
王昊心灰意冷地说:”贺书记,既然已经这样,反正没有什么出路,您干嘛不放我走?”
贺之军没有回答王昊的问题,而是说:”小王,你是有能力的干部,善于抓经济工作。
像你这样的人,可是洪西的一笔财富。”
贺之军的话,像是对王昊承诺着什么,又像答非所问,什么都没说。
到了贺之军这样的位置,是不会轻易做出承诺的。
因此,他的话往往模棱两可,却让听的人想入非非。
王昊问:”贺书记是说,我还有希望?”
”小王,你个人前途的问题,组织会考虑,你还是多把心思用到工作上面。”
这又是一句让人捉摸不定的话。
贺之军又说:”小王,应聘总裁助理的事,就不要出去说了,我也当没这事。”
王昊忐忑却又有些激动地说:”我听贺书记的。”
贺之军习惯性地敲着桌子:”杨文山毕竟是一把手,你要摆正位置。
回去安心工作,再等等看,情况或许会有变化。”
最后几个字,贺之军说得很小声。
王昊不知贺之军是在告诫他,还是自言自语?
贺之军说”情况或许会有变化”,完全出于一种政治家的直觉。
究竟哪有变化,怎么变化,自己也说不上来。
这种直觉,只有那些极具政治敏感,又经历过宦海沉浮的人才会有。
总之,它是一种天赋,后天努力是学不来的。
事实证明,贺之军的直觉出奇精准。
变化,在一周后就到来。
而掀起洪西政坛惊天巨浪的,最初只是几张照片。
有人在网上贴了两张照片,是永隆市委书记杨文山慰问困难群众时拍的。
照片上的杨文山,拉着困难群众的手嘘寒问暖,一副”衙斋卧听箫箫竹,疑是民间疾苦声”的样子。
然而,网友更关心杨文山腰间的皮带。
有网友发现,杨文山在几天的慰问中,分别系了两条皮带,一条 LV,一条爱马仕。
两条皮带的价值,合起来一万多。
有网友调侃:”杨书记送给困难户的那些大米、食用油,恐怕装上一卡车,都抵不上腰间皮带。”
这些照片曝光后,被网友疯狂转发。
很快,”腰带哥”的名头响彻网络。
宣传部负责搜集网络舆情的部门,很快把消息汇报给了贺之军。
贺之军很感兴趣,有时还自己上网搜索相关信息。
郑晓光记得,刚到贺之军身边时,贺之军是不会用电脑的,好几次,贺之军还让郑晓光教自己一些上网的基本知识。
如今,尽管依旧不会打字,但贺之军已能自己浏览网页。
郑晓光帮贺之军开通了微博,还在几个热门论坛注册了账号。
当然,贺之军是典型的潜水员,或者叫僵尸账户,他只是看,从不评论,也不转发。
看着这个话题越炒越热,贺之军问郑晓光:”像这种东西,怎么管控?”
郑晓光说:”要是在事件还没发酵的时候,应该有办法,可以通过技术手段进行屏蔽,甚至删帖。
但现在这种局面,再想管控已经很难了。”
贺之军说:”我看到你们汇报的情况,发觉它和罢运事件不一样,关于杨文山的第一个帖子,在网上放了好几天才被炒热的。”
郑晓光点了一下头:”是的。
可惜当初错过了黄金时间,现在再想灭火就难了。”
贺之军笑了笑:”杨文山是个人精,活动能力也蛮强。
他为何没有抓住灭火的黄金时间?
你通过私人的关系,去问一下宣传部的同事,还有京城媒体圈的朋友,看一下杨文山为何大意失荆州?
记住,是私下的!”
郑晓光不太明白,贺之军何为再三强调以私下名义去做这件事。
他不敢多问,离开办公室后,赶紧给以往的朋友、同事打电话。
郑晓光表示,自己也很八卦,对这种热点新闻,想多知道些内幕而已。
从宣传部反馈的信息来看,杨文山很早就给党校的老同学,宣传部常务副部长刘忠打电话求援。
刘忠请示杜焕林后,回复说这事只是一个市委书记的个人问题,由省委宣传部出面不太合适。
如果在京城有什么关系,可以介绍给杨文山,但具体出面办事,还是叫永隆的人去。
京城几家网站的编辑告诉郑晓光,永隆宣传部的人,的确第一时间就进京了。
但发帖的显然不是一般网民,他们也在公关,希望把话题炒热。
一位编辑还说,通过技术手段分析,见开头几天这个话题没被炒起来,发帖一方估计花钱雇佣了水军,在疯狂转发。
就在”腰带哥”话题被炒热后三天,又有人在网上贴出杨文山的手表,以及他开会时抽的天价香烟。
据京城的网站编辑分析,对方是精心策划的,一步一步跟进,就像电视连续剧,目的就是把杨文山扳倒。
郑晓光将这些情况汇报后,贺之军笑眯眯地说:”看来这事有来头啊!”
很快,报纸、电视等传统媒体也跟进报道,并呼吁洪西省纪委介入调查。
对所有信息,贺之军都十分关注,但在外人面前从不发一言。
直到杜焕林打电话:”贺书记,这几天媒体都在炒永隆市委书记杨文山的事,您看我们宣传部这边,怎么应付?”
贺之军明知故问:”这件事我也才知道。
焕林,你什么时候了解到这个情况的?”
杜焕林说:”我比您早不了多少,也就一天前吧。
说实话,一开始还没太重视,心想一个市委书记的事,永隆自己就能解决,没想到现在闹这么大。”
贺之军与杜焕林都没说实话,其实他们都在第一时间掌握了相关信息。
贺之军说:”焕林,要尽快将舆情平息下来,尽量保护干部。
另外,对网民反应的情况,也要展开调查,这既是回应外界关切,也是为了杨文山个人的清白。”
杜焕林叫苦:”书记啊,我也想尽快平息舆情,可这个议题这么火,全国媒体都跟进了,宣传部也有心无力。
另外说到展开调查的事,那是纪委的职权。”
贺之军停顿了一阵,说:”你看这事怎么处理?”杜焕林说:”我想是不是召开一次常委扩大会,大家聚拢在一起,商量出一个解决方案。
到时,纪检部门、宣传部门以及其它单位,也好各司其责。”
”我同意!”
贺之军说,”这个常委扩大会明天就开。
既然是扩大会,除了在家的常委,还请相关部门的负责人出席。
具体通知哪些部门,你同余晖同志商量之后决定。”
杜焕林与余晖商量后,确定了参会人员。
尽管外面的媒体穷追猛打,但与会人员看上去心情大多不错。
余晖走进会议室后,还同邻座的几位常委,聊了会儿近来练习太极拳的感悟。
唯独姜菊人,始终阴沉着脸。
杨文山是自己爱将,出了这种事,心中自然不是滋味。
贺之军首先讲话:”昨天,焕林给我打电话,汇报近期在网上被热炒的杨文山同志的几张照片。
这件事在网上酝酿时,我还没有注意到。
直到昨天焕林打来电话,才意识到洪西正面临一场舆情危机。”
贺之军接着说:”昨天我跟焕林说,让他与余晖同志商量一下,看今天的会议要扩大到哪一级,具体通知哪些部门的同志参加?
今天一看,纪检、公安的负责同志,还有宣传部分管新闻外宣的副部长都来了。
老余和焕林考虑得很周全!”
贺之军的开场白,可谓滴水不漏。
他既撇清了自己同这件事的关系,也隐约传达出一个信息,鼓捣着要开常委扩大会,又搞出大阵仗,把纪检、公安的负责人通知来的,是余晖与杜焕林。
余晖第一个发言:”这几天,媒体一直呼吁纪检机关介入调查,我们承受的压力很大。
网友搜索出的杨文山的手表、皮带,据说价值已经上百万。
这一情况如果属实,显然与一名市委书记的正常收入不相符。
但是,事件涉及市委书记,没有省委的统一部署,纪委不能擅自行动。”
杜焕林接着说:”如今舆情沸腾,宣传部有些招架不住。
每天几十个媒体打来电话,询问官方对于杨文山的事有什么态度?”
这时,姜菊人说话了:”近来我也在关注网上动态,许多网友的留言义正言辞,任谁也无法反驳。
不过,在座的都是高级领导干部,应该有透过现象看本质的能力。
在网上掀起这么大的风浪,真就是几个普通网民吗?
有人告诉我,有一股势力在暗中操纵此事。”
姜菊人点燃一杆烟,接着说:”用这种手段整一个市委书记,可不高明啊。
那些市委书记、县委书记,还有厅长、局长,哪个的形象没上过报纸?
这些人戴的手表、系的腰带,全是几十块钱的地摊货吗?
如果因此把一个市委书记拉下马,会不会带来连锁反应。”
姜菊人的话,既是分析问题,也像发出威胁。
如果杨文山因为这事落马,那么肯定不会善罢甘休,谁也甭想安生。
余晖说:”菊人的话不无道理,但对于网友反映的问题,总不能不闻不问。
如果我们一直不做出回应,各方面是交待不过去的。”
姜菊人笑了笑:”对于腐败,我们党的态度历来是零容忍。
对于这一点,任何人都不会怀疑。
我刚才只是针对事件的后续发展,提出自己的担心,绝没有包庇谁的意思。
对于杨文山的问题,我的态度很明确,一查到底。”
姜菊人的话已经很明白,他不会因为和杨文山的特殊关系,干出违背原则的事情。
但是,那些背后使阴招的人,在查杨文山时最好考虑清楚后果。
出来混,都不是好惹的!
贺之军问道:”杨文山本人对这件事是什么态度?”

上一篇 2022年9月1日 am8:16
下一篇 2022年9月1日 am9: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