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灯入梦:你是我最灿烂的秘密》许知胖子全集免费阅读_(许知胖子)全本阅读

完整版古代言情小说《提灯入梦:你是我最灿烂的秘密》,此文也受到了多方面的关注,可见网络热度颇高!主角有许知胖子,由作者“张若妤”精心编写完成,简介如下:万千世界,总有一人披荆斩棘,为你而来

小说:提灯入梦:你是我最灿烂的秘密

类型:古代言情

作者:张若妤

角色:许知胖子

古代言情小说《提灯入梦:你是我最灿烂的秘密》的作者是“张若妤”。故事梗概:每次完成任务,我都会奖励自己一顿大餐。比如今晚,我奖励了自己一顿火锅。片刻后。陌生的城市街头,我抹了把眼泪

评论专区

头号偶像:特意来给个评价,真的是毒草,罗里吧嗦没有爽点,螺丝壳里做道场

梦想为王:看到一个脑残粉啊 2333

封神问道行:觉得下面评论说的可以基本口水话,吹牛打屁像是把一副神话故事给你变为了菜市场买菜特别是人物之间的对话像是一群江湖骗子全是那种很普通的的语言像是去网吧开黑,食堂吃饭这样的对话我是真的服了

提灯入梦:你是我最灿烂的秘密

第 3 节 这个杀手心太软

老男人将肥厚手掌搭在我腰上,”能把到这么极品的妞,死也值了。”
我成全他,让他死在了旖旎的幻想中。
而我,是一名没有感情的杀手。
1深夜。
我从某别墅后院翻出,避开所有摄像能照到的地方,飞快离开。
第二天,电视上播报了一则新闻:本市著名企业家在家中被人杀害……我是一名杀手。
杀手圈子里,我不一定是最厉害的,但绝对是最能吃的。
每次完成任务,我都会奖励自己一顿大餐。
比如今晚,我奖励了自己一顿火锅。
片刻后。
陌生的城市街头,我抹了把眼泪。
这家火锅,真他妈辣。
下一刻,面前递来一张纸。
视线中,那只手骨节分明,从我的角度,甚至能看见他掌心的薄茧。
真是把摸刀摸枪的好手。
抬头。
是一张陌生的,好看的脸。
他自来熟般在我对面坐下,”第一次来重庆?”
”嗯。”
我喝了口冰啤酒,不太想应声。
职业缘故,我性子冷淡,没有朋友,更不善交际。
可他非但不走,还喊来老板加了菜,末了,又让加了几瓶冰啤酒。
我埋头吃着,不忘说一句,”后点的部分,aa。”
头顶是他的轻笑声,”这顿算我的。”
我沉默了一下,又加了三盘麻辣牛肉。
2这顿饭还算愉快,因为他和我一样,是个闷葫芦。
我们埋头猛吃,桌上空碟垒了一摞。
最后,我打了个饱嗝,抬头看他。
他很上道,抬手叫来老板结账。
街边小店,我们俩吃了近五百块,我掀起眼皮看他,”谢了。”
说完,我起身离开。
我很缺钱,还需要再接新的任务。
身后始终一阵沉默。
离开前,我勾勾唇,心想,真是一个十分契合的路人甲。
离开小街,我寻了个角落翻看任务。
刚巧,有个本地的刺杀任务,是一个富婆重金请人刺杀她那抛妻弃子的老公。
接了任务,我将任务信息清空。
我们是有职业操守的,即便有一日被抓,也绝不能泄露一点雇主的信息。
 唐朝酒吧。
我换了身火辣着装,深 v 吊带,下身裙子短得几乎不蔽体。
推杯换盏间,一双大掌搭在我腰侧,温度滚烫。
低头。
入眼是一只肥厚手掌。
心头有着一闪而过的恶心,可我不怒反笑,主动迎合上去,贴在他耳边轻笑。”
去你家?”
他笑得油腻,”我家有个黄脸婆,没意思,哥带你去个新鲜地方。”
”好啊。”
我喝了一口酒,勾着唇笑。
如我所料,他带我去了远郊的别墅。
任务资料里说得很清楚,这个老色胚经常会带女人去他那栋偏得不能再偏的别墅。
毕竟,他是知名商人,还要保存他对外的成功人士形象。
而且,资料显示,这人独爱那种**的夜场女。
3远郊别墅,卧室内。
灯还没开,我便被那老男人压在房门上。
我冷冷看他,仿佛在看一具尸体。
然而,下一刻,他不知从哪掏出一副手铐,飞快地铐住我双手,动作娴熟。
我愣住。
第一反应是,身份暴露了。
然而下一秒,油腻笑声响起在我耳边,甚至,肥厚湿腻的舌尖在我耳垂扫过。
我一阵恶心。”
宝贝,玩点刺激的?”
我怔了两秒,才算后知后觉,这人还浑然不知自己死到临头,还在这寻刺激。
我笑了笑。
拦下他准备开灯的举动,我于黑暗中摸出匕首,冷漠地盯着他的身影。”
这把年纪还想找刺激,就不怕死在我身上?”
他笑。”
能跟你在一起,死了也值。”
好啊。
那只能成全你了。
黑暗中,我手起刀落,匕首悄无声息地划过他脖颈。
温热的血溅了我一身。
真恶心。
他倒在地上,发出一记沉闷的撞击声。
我弯下身,两手并着去他身上翻找钥匙。
蓦地,我停下动作。
有人进来了?
那人动作很轻,若不是多年职业生涯造就的敏锐洞察力,我恐怕很难发现。
我藏在卧室的衣柜中,然而,却在里面意外发现了一具尸体。
一具大概死去一天,长发的年轻女尸。
她以一个奇怪且诡异的姿势被塞进衣柜,几乎占了半边空间。
我将她推开些,闪身进柜,并悄悄阖上了柜门。
屏息听着,外面一片寂静。
正因着这份静,我愈发不安,匕首握在掌心,谨慎戒备。
倏地。
房间内响起一阵脚步声,那人并未再掩饰,听声音,反倒走去了床边坐下。
几秒后,轻笑声响起。”
都是同行,出来吧。”
我皱眉,推开柜门出去。
对方知道我藏身处,再藏也没意思。
借着窗外月光,我看清了那人的脸。
是他?
那个街边与我一同吃火锅的路人甲。
他也是一名杀手,而他的任务,也是杀死那个肥得流油的老男人。
他坐在床边打量我,眼底有着一闪而过的讶然,却又很快化为笑意。
他笑。”
这么有缘,不如以后做个伴?”
我扫他一眼,走去老男人的尸体旁,翻出了钥匙,”新手?
这一行有规矩,别和同行谈恋爱。”
”为什么?”
他走过来,弯身看我。
房间里面没开灯,那双眼却粲然有神。”
因为,杀手是不能动心的。”
”更不能对自己人动心。”
我有一个师傅。
婴儿时期的我在一个雨夜被丢弃在垃圾桶旁,是师傅将我捡回去的。
师傅叫惠,具体名字我不知晓。
我知道,她有一段藏在心底的伤心往事,她曾经有一个很相爱的恋人。
但是,有一次她和恋人碰巧一同接到了任务,前往某场邮轮派对,并在上面寻找猎杀目标。
到最后,两人才知道,他们的目标是彼此。
箭在弦上,无法回头。
最终,她杀了对方。
自此以后,师傅便金盆洗手,彻底隐退。
动了心的杀手,会很惨的。
比如师傅的前男友。
4他笑,而后握住我的手。
掌心很凉。”
做我们这行的,有什么不敢的?”
我沉默片刻,提出要求:”可以,但是,以后你的任务酬劳,归我。”
他愣了两秒,然后笑了。”
好,都给你。”
语气竟有些宠溺。
我不是喜欢拖泥带水之人,应便应了,立马便进行下一步——清理现场。
他同我一起。
他很专业,并不是什么新手菜鸟。
毁灭所有痕迹后,我们出了院门,一把火烧了那栋别墅。
至于别墅里那具女尸,只能希望她下辈子投胎个好人家。
我们这种人,永远不会去多管闲事。
他叫温衡。
那么温柔的名字,那么出尘的长相,偏偏选了最冷血的职业。
我不知道他的代号是什么。
杀手圈,永远不会有人以真名示人。
就像我,我的名字叫周绮,代号小九。
我没有问过温衡的代号。
但我猜,他绝不是无名之辈。
那晚,他带我回了家。
三室两厅的房子,空的离谱,几乎没什么家具,小物件更是少的可怜。
我们窝在沙发上喝酒,看电影。
他选了部很经典的片子,《这个杀手不太冷》。
我看了半晌,蹙着眉转头。”
我不是萝莉。”
”嗯。”
他被逗笑,”放心,我不好那口。”
说着,他抿了一口酒,声音里带了几分酒后的喑哑。”
睡吗?”
他直白得可怕。
我也转头,其实我酒量不好,喝了两罐啤酒,脑袋便晕得厉害。
揉了下眉心,我抬眼看他,”想死的话,可以睡。”
”那就是可以。”
他笑着将我圈进怀里,是从未有人对我做过的大胆且亲密的举动。
灼热呼吸落在我耳畔,痒得不得了。
我有些不适,想推开他,他的吻却适时地落了下来。
这是我的初吻。
我从记事起,便被师傅精心培养,她一直教诲我,要当一名合格的杀手。
要做最厉害的杀手。
我没有朋友,更没谈过恋爱。
我想,我应该杀死他的。
可是,去摸刀的手被他攥住,明明他也没怎么用力,可我还是没能挣脱。
氤氲的酒气中,我们接了吻。
我出神时,他忽然抽身,静静地盯着我眼,低声问了一个问题。”
你就不害怕,我是来杀你的?”
5我盯了他许久,然后推开他,伸手摸向口袋。
余光里,温衡瞳孔微微收缩。
他在戒备。
我有点想笑,故意放缓动作,缓缓从口袋里掏出一盒烟。
摸出一根,点燃。
袅袅烟雾中,我转头看他。
温衡在打量着我,目光缥缈而深邃,像是在看我,又像是在想些什么。”
怕什么?”
”做我们这一行的,谁不是把脑袋别在腰带上,早就做好了随时丧命的准备。”
我摇摇头,呵出的烟雾模糊了他的脸。”
反正过的都是有今天没明天的日子,怕个屁。”
话落,我将烟摁灭,吻上了他的唇。
我们从沙发滚落到地毯,衣衫扔了一地。
不知谁碰倒了一瓶原本放在地上的酒,满屋子酒气缭绕,覆盖了原本的旖旎气息。
……第二天。
我在温衡起床前离开了。
门关的那一刻,我从房门缝隙里看见了他的脸,那双好看的眼,是睁开的。
昨晚很刺激。
于我而言也是全然不同的人生体验,有酒意加成,也是我心甘情愿。
我和普通姑娘不同,做我们这行的,能不能看见明天的太阳都说不清,管它今朝明日呢。
6从温衡家里离开,我去了本市的精神病院。
我很久没有来过了。
但这里的工作人员竟都还记得我,一路上,经常有人朝我微微点头。
熟悉的病房。
我停在门口几秒钟,情绪难得的有了些起伏。
良久,我推开门进去。
里面很安静,我关上房门,静静地看着房间里侧。
穿了病号服的女人站在窗前,背对着我,她清减了很多,两鬓也多了许多白发。
明明是已过古稀之年的人,背脊却依旧挺的笔直。
以她的洞察力,早就知道有人进来了,可她始终没有转过身来,而是始终望着窗外,一言不发。
停在门口片刻,她忽然笑了。”
今天怎么有时间来看我这个老婆子?”
我在脑海中将这道声音与记忆中的对比了一下,声线多了几分苍老感,却仍旧熟悉。”
嗯。”
我空着手走上前,”来看看你。”
直到她转过身,我才看见她手里还端了一杯水。
熟悉的面容应入视线,比起往昔,少了几分凌厉与狠戾。
她笑容温和,看起来竟像是这世上再普通不过的老太太。
任谁都看不出,她会是一个精神病患者,更看不出——她年轻时,会是杀手圈叱咤风云的人物。
是的,她也是一名杀手。
她就是我师父,老一辈的金牌杀手,代号惠。
我们许久未见,她不曾问一句我为什么这么久没来,也没问我现在过得如何,有没有成为最顶尖的杀手。
她只是扫了我一眼,便一目了然。
我师父,是我见过最聪明的女人。
我们之间没有寒暄,只有沉默。
无尽的沉默过后,我缓缓开口,”师父,我看见他了。”
师父的笑僵在唇角。
半晌,她才回过神来,状似随意地笑了笑,”看见谁来?”
她在明知故问。
我静静打量,见她端着水杯的手指抑制不住地轻轻颤抖着。”
冽的儿子。”
冽,是师父年轻时的爱人。
那个死在她手上的,杀手爱人。
但是,对方那时已有家室,有一个儿子。
我从看见温衡的第一面就知道,他是冽的儿子。
7第一次见温衡,应该是在我八岁那年。
师父与冽在分开多年后重逢。
师父带着我,冽带着一个面容精致的男孩子。
他说,他成家了,那是他的亲生儿子。
看得出来。
他们父子俩生得很像,男孩子不过十岁左右,五官尚未长开,却已足够惊艳。
多年后,我仍旧记得,那天,师父和冽在公园里偏僻的小河边聊了一下午。
而我跟在温衡身后转悠了几个小时。
我性子寡淡,他则更冷漠。
于是,记忆中的那一天,他看天,我看他,时至今日,我还能记起小时候初见他时的那份惊艳感。
再后来,我还见过他几次。
听闻,冽有次任务失手,被仇家寻上门,杀了他的妻子。
再那之后,我就只见过温衡一次。
那年,我大抵是十三岁。
那时的我还有点婴儿肥,面貌与现在截然不同,而温衡却已经生得很好看。
但是,那时的他性子变得更为淡漠,一言不发地站在角落里,看人的目光尤为冷戾。
后来,我便再没见过他。
其实。
我知道,那晚温衡问我的那句话,其实是真的。
他问我,就不怕他是来杀我的吗。
他其实就是来杀我的。
只是,我不知道他最终为什么没有动手。
……病房内,冗长的沉默过后,师父终于开口。
她轻声问我,”他……好吗?”
声音颤得不像话。
她知道,我说的人是冽的儿子。”
嗯。”
我点头,”他是一个很优秀的杀手,比起你们当年也不遑多让。”
”他一个人住在城中心的房子里,性子孤僻,生活清冷。”
半晌。
师父忽然轻声笑了起来。
她问我,”他为什么没有杀了你?”
我摇头,很诚实地应道:”不知道。”
”他该杀了你的。”
她笑,眼底渐渐染上几分疯狂,”他知道的,死在我手里的不只是冽,还有冽的妻子!”
我愣住。
冽的妻子……不是死于仇家报复吗?
可对上师父疯狂的目光,我就都明白了。
这个疯子!
她的爱就像是令人窒息的毒药,对我是,对冽也是。
师父对我很好,她养我多年,甚至用身体替我挡过刀尖和子弹,我从未怀疑她爱我。
但她也同样让我窒息。
8从医院出来,我浑身衣服已经湿透。
双脚犹如灌铅,怎么也抬不动。
从小,我就被教导,作为一名职业杀手,我要冷静。
要随时随刻,要比任何人都冷静。
无论遇见什么事。
可是,刚刚师父告诉了我一个秘密。
一个,她埋藏多年的秘密。
……当晚,本市新闻报道,精神病院内,某位女病人自杀了。
小道消息频传,听说,这是位女魔头,年轻时杀人无数…… 夜风吹得我头疼,刚好路过一家酒吧,我缓缓走了进去。
却看见了温衡。
迷离灯光中,他搂着一个身材妖娆的姑娘,笑容轻佻。
我隔了几米远的距离看他,依稀间,似乎又看见了当年那个眉眼冷戾的少年。
出神的片刻里,温衡已经看了过来。
再回神,他朝我招招手。
我竟真的走了过去。
他搂着那姑娘的手始终未松,仰着头看我,那张脸匿在灯光下,好看得不像话。”
一起?”
他直白地问我,就像昨晚,他挑着眉开门见山,问我”睡吗”。
我一言不发,走过去,推开了他怀里的女人。
许是我神色太冷漠,那女人竟也没和我争执,骂了两句,便愤愤地走入舞池,开始寻找新目标。
我坐在温衡身边,从他手里拿起酒,仰头咕嘟嘟地喝了一瓶。
放下酒瓶,他俯身过来,在我耳边笑着问了一句话。”
她死了?”
我身子僵住,然后点头。
我终于明白,为什么昨晚他没有对我动手。
因为他知道,我会去见师父。
他也早就知道,师父会在我走后自杀。
正出神,他的声音再度响起在耳边,低沉清冷的声线,却又夹杂了几分蛊惑感。

上一篇 2022年9月1日 am7:17
下一篇 2022年9月1日 am7: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