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靳燃田思思)不限时热恋:为你心动万万遍_《不限时热恋:为你心动万万遍》全本免费在线阅读

小说《不限时热恋:为你心动万万遍,新书正在积极地更新中,作者为“温酒斩竹马”,主要人物有靳燃田思思,本文精彩内容主要讲述了:爱你这件事,我永远心怀滚烫

小说:不限时热恋:为你心动万万遍

类型:现代言情

作者:温酒斩竹马

角色:靳燃田思思

火爆新书《不限时热恋:为你心动万万遍》是由网络作者“温酒斩竹马”所编写的现代言情小说。作者“温酒斩竹马”创作的主要内容有:其实我和戚野不在一个圈子,他是赛车圈里的一枝花,顶着世界级赛车手的荣耀,疯狂收割各个领域的男男女女。沉溺于他的颜值和恣意气质的女粉,仰慕他飞扬高超的技术的男粉,一样疯狂。我在娱乐圈浮沉多年,人狠话不多,也算是在冷艳系这一挂杀出圈,明目张胆地恃靓行凶,老婆粉数目庞大。两头的粉丝战斗力都属于sss级别的,多年如一日试图干掉对方

评论专区

全能大歌王:这弱智剧情看得我想骂人,傻逼玩意儿。女朋友跟最好的朋友结婚了,这种恶心到经典的弱智剧情作者还真敢写恶心到一定境界。

纳米崛起:垃圾回收,黑科技

姬的时代:变百,感觉有些模仿《银英》

不限时热恋:为你心动万万遍

第 5 节 好野

和冤种前任在恋综碰头,主持人让我们打招呼,我没忍住说:”天凉了,你多盖点土。”
戚野勾唇痞笑:”嘴儿抹了蜜似的,是不是想被亲?”
 1知道要和戚野上同一档恋综那晚,我从黑名单里把他的尸体拉了出来。
我一行字没打完,他的消息就跳了出来:我就知道今晚是我重见天日的日子。”
……”我隔着屏幕都能看到他嘴角勾着的那一抹不羁的得意笑容。
我咬牙切齿问:棺材你是要双开门的,还是要滑盖的?
戚野也是没有含糊:爸爸要双人的!
我盯着屏幕,目光要是有实质,肯定早就烧穿屏幕,把戚野那张桀骜不驯的嘴脸给烧个大洞了。
说起我和戚野,那真是实至名归的孽缘!
我俩恋爱谈得天雷勾地火,轰轰烈烈,分开也很惨烈。
近三年过去了,至今我们的粉丝都还在互掐,势不两立的架势。
其实我和戚野不在一个圈子,他是赛车圈里的一枝花,顶着世界级赛车手的荣耀,疯狂收割各个领域的男男女女。
沉溺于他的颜值和恣意气质的女粉,仰慕他飞扬高超的技术的男粉,一样疯狂。
我在娱乐圈浮沉多年,人狠话不多,也算是在冷艳系这一挂杀出圈,明目张胆地恃靓行凶,老婆粉数目庞大。
两头的粉丝战斗力都属于 sss 级别的,多年如一日试图干掉对方。
无论什么场合,碰上就是一场激战。
粉丝疯狂对线,我处理得十分果断,本着前任就该火化的态度,一分手,迅速就把他的所有痕迹都给清理干净。
誓要老死不相往来。
万万没想到,我和这个冤种,搁这儿碰上了。
这晚短暂的问候后,我和戚野谁都没搭理谁,互相躺尸对方的微信。
直到我到达节目录制的酒店,大半夜地,戚野又出来溜尸了。
他提醒我:明天记得戴口罩。
我:?


戚野慢悠悠丢来一段:当年哭着喊着非我不嫁,人尽皆知,现在你还有脸面对观众?
我一口气差点没上来。
是,那会儿我一头栽进去,被爱情冲昏头脑,不止一次公开说过非他不嫁。
可我也记得,他也说过非我不娶!
他是忘了吗?
我冷笑一声:那你呢?
这回,他没马上吭声,聊天框静止了好一会儿。
一分钟后,戚野:我也戴。
 2我和戚野私底下恨不得咬死对方,真到了见面,一个比一个高冷。
节目正式录制第一天,就是安排嘉宾走个互相认识的流程。
在我和一通嘉宾假惺惺笑吟吟地互报家门后,戚野姗姗来迟。
很低沉的男声:”戚野,赛车手。”
我耳边传来女嘉宾略不矜持的惊呼:”哇,好帅~”本来我是不想看的,手臂被激动的女嘉宾摇晃个不停,我蹙眉看过去。
这几年,我有意无意避开他的任何消息,眼下算是分手后我第一次见他。
光影绰绰,逼近一米九的男人腿长肩宽,穿着随意,松松垮垮的毛衣遮不住优越的身材肌理线,微敞的领口处锁骨轮廓立体,向上的喉结尖尖凸出。
这么慵懒的打扮,硬生生就让他穿出了张扬性感的恣意。
我不自觉地抿了抿唇,不可否认,这几年他沉敛了许多,藏起了几分桀骜难驯的锋芒,多了几分漫不经心的慵懒。
切,都是装的!
我不屑一顾,正想不动声色移开目光,不经意就对上了他漆黑的眼眸。
短暂碰撞,我们心照不宣,一个友好的眼神都没给对方,齐齐移开。
哼,谁理他啊。
新嘉宾到来,每个先到的嘉宾都要简单自我介绍。
其他人介绍完,把目光递到我身上。
我抿了抿唇,冷淡地蹦出两个字:”乔好。”
戚野表情酷拽,不搭我的线,找了位置落座,旁边的男嘉宾和他搭话,他侧着脸听,眉目惫懒。
我极力克制翻白眼的冲动,狗东西还真装上了!”
乔老师。”
盛今月的身体凑过来,”快和我说说,戚野人怎么样?”
盛今月是娱乐圈里典型的胸大无脑代表,她前头和我拍过一部戏,时不时有些联系,保持着塑料姐妹情。
她的至理名言:谈不谈恋爱不重要,好睡就行!
我毫不怀疑,就算是我的前任,她照捡无误,毫无负担。”
你想知道哪方面?”
我一语点破她的心思。
盛今月娇滴滴地挪了挪身体:”讨厌,你知道的。”
”哦。”
我弯了弯嘴角,笑道,”你猜,我为什么和他分手?”
”为什么?”
”中看不中用。”
我的声音不大,奈何旁边的几个女嘉宾本来就竖着耳朵偷听,这会儿都听到了。
场面一度十分寂静,几个女嘉宾不约而同把目光看向戚野。
那眼神,惋惜又同情。
戚野意识到她们在看他,抬起眼。
女嘉宾尴尬地收回目光找话题聊天,我抿了一口果汁,瞥见戚野脑门上三个大问号。
我的唇抵在杯口,极痛快地笑了声。
分手了不诋毁前任是优秀的品质,但我和戚野之间,不存在这种礼貌。
不弄死对方,已经是念旧情。
 3晚上,录制完我刚回到酒店,微信就响了。
戚野:什么叫中看不中用,你解释解释。
我丝毫没有背后说人坏话的羞耻感,十分硬气地回:字面意思。
戚野:我送你一句话,你摊上事了。
还送我一句话,吓唬谁?
我不屑冷笑:我送你入土。
合格的前任,就应该跟死了一样,连诈尸都不行。
戚野这厮就不知道避嫌。
我和导演组确认过,戚野在明知道我已经签了这档综艺合约的前提下,他还是接了。
他不缺钱不缺名不缺资源,偏和我上同一档恋综,不是存心膈应我能是什么?
我这人向来就有毛病,一点亏都不可能吃的。
惯着他,不可能。
戚野还挺硬气:送爸爸入土那得有身份,你谁?
这狗玩意谈恋爱时就喜欢占我便宜,现在还是这德行。
我用力戳着屏幕:乖孙,我是你祖宗。
消息发送出去,我闷得不行,手机丢一边,去泡了一个澡。
门铃响起的时候,我刚从浴室出来,顺手就开了门。
戚野抱着手臂站在外头,薄唇边勾着邪肆的淡笑。
我想都没想就要关门,他同样一眼就看穿我的意图,手臂撑在门上,轻轻松松就把我的路堵死了。
仗着绝对性的身高和力量,他悠然自得地顶开我,进了房间。
人单手插兜站在阴影处,嘚瑟地扯唇:”你尾巴一翘,爷就知道你想干吗。”
一股气血直冲脑门,我疯狂克制想要撕了他的冲动,指着门口厉声:”马上滚!”
看我炸毛,戚野越发淡定。
半点不带理我的,晃到床边,眸光扫了一圈,像是确定了什么,满意地笑道:”还行。”
还行?
我胸口快炸裂了,深吸了口气才稳住情绪:”你再不走,我就叫保安了。”
什么玩意儿,还整得他和我很熟一样。
戚野侧过头,有恃无恐地挑眉:”你叫个试试。”
我心口一堵,人快没了。
他笃定我不会这么干,除非我想和他齐齐登上微博热搜,来个旧情复燃的爆炸新闻!
见鬼去吧,谁要和他闹绯闻,想都别想。
就在我这会儿短短的沉吟时间,戚野已经大肆坐到我的床边。
两条又长又直的腿,十分嚣张地占据人的视线。”
过来。”
他曲起修长指骨敲了敲床边位置,低磁的声线暗暗惑人。
我的身体僵硬地立在原地,说不清为什么,心尖就冒起了苦味。
那几年恋爱,他只要站在原地朝我招手,我就会不顾一切地冲过去。
他习惯了向我发出命令般的邀请,情好时,是情趣。
现在……我死死抓紧裙边,克制低吼:”你是不是有病,到底要干吗?”
戚野生怕我不够气一般,恣意地扬唇:”我有病,你有药吗?”
”……”我毒死你个狗东西。
戚野不疾不徐地笑开:”瞧瞧你这副想弄死爸爸的样,来,给你一个机会。”
 4戚野起身,站在光亮处,身体笔挺地绷成一条直线,做好承受狂风骤雨的准备,朝我扬了扬下巴:”打吧,不还手。”
我的眉心抽了抽,跟看个神经病一样。”
舍不得?”
见我不肯动,他嘴角噙着笑,痞坏痞坏的,”换个弄死我的方式也行,床上?”
话落进我耳中,就像是忽然在心头按下了某个开关,山崩海啸的,都是关于那几年的情事。
往事如同循环播放的电影,不断在脑海中呼啸,那股子酸苦的味儿弥漫开来,我竟逐渐平静了下来。
我偏着头看着自己素白的指尖,冷声讥讽:”你以为你是谁啊?”
从三年前那一晚开始,我就当你死了。”
一个在我心里死了的人,有什么值得我浪费力气的?”
连连几句话,轻而淡地敲在戚野的脑门上,他眸色微暗,倒也算淡定。”
这不都是你一副要弄死我的姿态惹出来的吗?”
他唇角勾着,依旧是不着调的调子,”怎么,恶人先告状啊?”
我被他怼得一口气卡在嗓子眼,强迫自己冷静:”对不起哦。”
道歉没那么真诚,和他撇清干系却是真的。”
半个月,节目录制期间,我们互不干扰,谁都别给谁找不痛快。”
戚野眉梢一扬,漫不经心地牵唇:”我是没关系,谁炸毛谁知道。”
听似满不在乎的言语,在我听来,就有种嘲笑的意思。
他过于自信,且有恃无恐。
笃定了先忍不住的那个人,一定是我。”
滚出去。”
我真怕自己忍不下去,一巴掌甩到他的脸上。
戚野的目光越过灯火,落在虚无处。
半晌,才有离开的动作。
经过我时,停顿了一下,笑意荡在话尾:”到时别哭了,我不哄的。”
我硬气地呛回去:”给你哭坟我倒是可以考虑考虑。”
耳中落入他胸腔里低低的闷笑,门开门合,人走了。
四周归为寂静,我的胸口噎着一团难以纾解的气,人脱力地窝进沙发。
一闭上眼,戚野那张永远张扬难驯的俊脸疯狂地在眼前闪烁,甩都甩不掉。
意识浮沉间,我恍惚又回到了多年前的一天。
高中毕业聚会,一群少年少女就跟脱了笼子的飞鸟一般,玩疯了。
第一次碰到酒精,我们大多都有些不太清醒,有人提议玩真心话大冒险,我晕晕乎乎就参加了。
几圈下来,我输了。
大家起哄着让我找个男同学告白,在一众嬉笑看好戏的人群里,我看向了戚野。
 5KTV 包厢里灯影昏昏,浮沉的夜色掠在他的眼角眉梢,慵懒恣意的人,皮囊极致好看,勾魂夺魄。
那会儿的戚野,已经和我们一群书呆子格格不入。
他玩赛车,出入酒吧,身上有坏孩子的标签,奈何家世好,他的成绩也一点没落下,周边没一个人能管得住他。
在我埋头书海,奔走在舞蹈室钢琴班的岁月,他的名气就已经人尽皆知,张扬、桀骜难驯、恣野。
在一群嬉笑冒着傻气的男同学的衬托下,戚野的坏,反而更能让人接受。
所以,我选了他。”
我喜欢你。”
周围是一阵阵哄笑声,我细细的声音显得局促没底。
戚野反应淡淡,慵懒地掀着眼皮瞧我,不搭腔。
我狂跳如雷的心脏几乎冲破胸腔,顶着他肆意难懂的目光,咬着唇说:”我选的是大冒险。”
在一帮看热闹的同学失落的唏嘘声里,戚野懒洋洋地”哦”了声。
我以为事情到这儿也就结束了,低着头坐回自己的位置。
游戏还在继续,本来置身之外的戚野竟然也参加了进来。
第一圈,他的手转了转酒瓶子,从容散漫,”我输了。”
众人纷纷侧目,这特么就是故意输的吧,连装都不装一下吗?
戚野表情淡淡,站起身单手插在兜里,一双眼尾上翘着痞笑的眸子在二十多个女同学中间扫过去。
女生里头,多半都对戚野有过荡漾的心思。
他这一眼过去,红了很多人的脸。
我安分地坐在角落里,也没想过他能看到我。
只是,神明悄悄给了我眷顾,我一抬眸,视线里戚野的脸近在咫尺。
他半弯腰,眸底熠熠星光潋滟,唇上掠着浅笑:”乔同学,谈恋爱吗?”
灯影被他挡在身后,我藏在他的阴影里,怔怔看他,有点傻。”
我选的是真心话。”
他弯唇。
男生在起哄,女生在哀嚎,此起彼伏的声音里,我却沉溺进他灼灼的眸海里,胸腔在震荡,呼吸都不自觉屏住了。
明知道对面是一团火,我却还是做了那扑火的飞蛾。
点头那瞬间,就已经置身在烫人的火光中。
一场梦醒,窗前晨曦渡入,我缩在沙发上睡了一夜,眯着眼睛抵抗光亮。
心里头,空落落的,少了一块的痛感,依旧时常叫嚣。
助理领着化妆师到房间给我化妆的时间里,节目组的任务卡也到了。
第一季总共有七个单元,第一期是节目组综合各个嘉宾的性格和择偶观之后,把十四个男女嘉宾进行两两配对。
在进行两天一夜的单独约会后,双方可决定继续约会,或者重新挑选约会对象。
就相当于,今天我拿到的任务卡里,有我这两天的约会对象。
我坐在镜子前打开信封,心里不断祈祷着:千万不要是戚野,除了他,是谁都可以!
当”戚野”两个字出现在视线里,我没忍住,爆了一句粗口:”靠。”
什么狗玩意,我递给节目组的择偶观,每一条都避开了戚野这个雷点。
这还能给我俩整一起了?
黑幕,绝对是黑幕!


 6其他的嘉宾成双成对上车去往节目组规定的约会地点,就剩下我和戚野站在门口大眼瞪小眼。”
不走?”
他往商务车抬了抬下颌。
被摄影师怼着拍,我有再多不满也撒不出来,保持着得体的微笑,心里暗骂狗东西。
戚野的目光从我脸上掠过去,眼尾微微上扬了一些弧度,把我看得透透的,大步上车。
然后坐在了车门边的位置,挑眉:”站着不动,要我抱?”
心头一阵恶寒,我轻咬着唇提起裙摆,弯着腰猫儿似的钻上车。
黑色的薄纱裙摆摩擦着他的腿过去,发出沙沙的声响。
戚野垂眸看着,薄唇轻勾了一丝笑意,玩味极了。”
你笑个鬼啊?”
避开机位,我直呼晦气。
他若有深意地瞥了我一眼:”以后别穿这种裙子了。”
”你管得着吗?”
我在靠窗的位置坐下,甩给他一个脸色,就把脸转向窗外。
别看了,看多一眼我都怕自己忍不住,扑过去咬人。
耳边落入他低低的讪笑,很轻很低,在封闭的空间里,却显得格外清冽。
我不明所以,实在不想理他。
一路上,两个多小时的车程,我愣是一个眼神都没给他,窗外的风景看累了,就窝在椅背上睡觉。
直到车子停下,我被随行的摄影组工作人员叫醒。
双脚一落地,我人就懵了。
说好的浪漫度假酒店呢?
为什么成了一处农庄?
一眼看过去,几间木屋,连着一大片果园,旁边还有刚耕耘好、没有播种的湿地。
我终于明白上车时戚野让我别穿裙子是怎么一回事了。”
为什么是这样?”
我怒目向他。
戚野风轻云淡地扬唇:”抱歉,手气不好,抓阄抓到最次的。”
我的眉心疯狂抽搐,骂人的话卡在喉咙里,他的道歉一点诚意都没有,我敢打赌,他肯定是故意的!

想整我?
镜头面前,我敢怒不敢言。
戚野乐了:”不怪我,你自己半天不下来,只好我上了。”
呵,还是我的错了。”
行了,别生气。”
他弯了弯唇,忽地流露出一丝耐心哄人的温柔。
我刚有些诧异,就见他抬了抬下颌,指向我身后的方向,唇边荡着邪笑:”渴了吧,站这儿别动,我去给你买橘子。”
我一时没反应过来,还傻了吧唧地回头看向身后。
乡道旁边竟然真有一个卖橘子的摊位,应该是附近的果农在做过路客人的生意。
我瞥见摄影师极力憋笑,特么才反应过来。
戚野这狗玩意,在占我便宜!”
尼玛……”粗口几乎就要蹦出来了,我紧急刹住,撩起脸颊上的碎发放到耳后,十分巧妙地藏好了情绪。
我朝他微微一笑,红唇微动:”不了,倒是你,体格这么差,天凉,你记得多盖点土。”
也不知道我话里哪一点戳到戚野,他微微敛眸,寒光凛凛睨着我,森森然,不说话。
还别说,他严肃起来,我还真有点心虚。
记忆里闪过以前一些片段。
有一次我和他打游戏,眼看着要输,我情急之下问他:”你行不行啊?”
就这么一句话,他游戏也不打了,手机一丢。
他沉着眸子训我:”你可以说一个男人坏,但不能说他不行。”
 7空气安静了半晌,戚野没事人似的迈开腿:”过去吧。”
我暗暗感慨,难得啊,竟没有怼我。
通往小屋的田埂不算宽,我踩着细跟高跟鞋,提着裙摆小心翼翼地走,目光不自觉看向落在前头的背影上。
天气不算晴朗,云层漏出薄薄的金光,他白色的衬衫上染上一圈光晕,走动时肩上似披着金色羽翼。
他向来就是光芒万丈的天之骄子,骄傲张扬。
就是当初分手的时候,我闹得撕心裂肺,他仍旧可以高傲冷漠地看着我,不置一词。
好像,不体面的只有我自己。
心底装了事,我一时分神,脚下被什么绊了一下。
鞋跟又高又细,我根本稳不住,身体歪歪扭扭在半空乱晃,然后往一旁倒去。”
戚野——”我几乎是下意识地,慌乱中尖声叫出他的名字。
戚野脚步一顿,我慌乱的视线里看见他回头,没什么停顿,他飞快折返伸手要拉我。”
噗”。
我摔在泥泞的田里,污浊的水花飞溅,身上,脸上,头发丝都在往下滴着水。
短短一两秒的时间,我从光鲜亮丽的漂亮女明星,变成了坐在田里浑身脏兮兮的泥人儿。
风穿梭而过,荒野树影婆娑,世界明明喧嚣,我却觉得安静极了。”
……”戚野先是看着自己横在半空的手,极其僵硬地低头看向我。
对上我呆滞的眼神,他又是一愣。
接着,人往下跳。
又是一阵水花飞溅,我再一次被浇了满头满脸,眼睛都睁不开。”
戚野。”
我从社死中缓过劲,崩溃地骂人,”你王八蛋。”
我认为他是故意的!
戚野蹲下身和我对视,没好气地说:”你又不是现在才知道我王八蛋,瞧你这傻样,不看路?”
我胸口剧烈起伏,说不出话。
他伸手要扶我,皱眉问:”伤着哪儿了?”
”我伤着心了。”
我崩溃了,这绝壁会成为我演艺生涯绕不开的黑点。
戚野被我气笑,却还是压着声音哄人:”我的错,怪我没拉住你,咱先起来行不?”
我快哭出来了:”现在说什么都没用了,丢人。”
他耐着性子:”咱俩一起丢人,你不是一个人。”
”谁要跟你一起丢人。”
什么鬼逻辑,我侧开脸不想理他。”
矫情。”
脸刚转过去,就被一道力量托起,我慌乱中挣了挣,还是被他稳稳地抱在怀中。
戚野垂眼,嗓音裹着笑警告:”再动试试,我这个王八蛋不一定能做出来什么事。”
我不服,但我不敢动。
以我对他的了解,他还真能干出让我消受不起的事。
见我瞪他,他扬了下眉:”乖。”
”闭嘴。”
我眼不见为净,直接闭上眼睛。”
手放哪儿?”
我:”?

?”
”抱着我。”
他的语气挺正经,”待会儿掉下去,又该哭了。”
”……”想得美!
 8我闭着眼故意装没听见。
有泥水滴滴答答落下的声音,戚野的脚步逐渐快了起来,几次我都差点从他的怀里滑出去。
这贱人……再一次剧烈地抖动,我吓得本能地往他的怀里钻。
双手勾上他的脖子那一瞬间,我瞧见那厮眼底得逞的笑。
我咬着后槽牙,缠在他脖颈上的手指收紧,指甲划过他的皮肉。
戚野不痛不痒,却哑了声音:”欠收拾?”
他这种太明朗的情绪,我熟得很,某种事发前兆。
我抿紧唇,彻底老实下来了。
一进屋子,我立马从他的怀里挣脱下来,跟无头苍蝇似的满屋子找洗手间。
简陋的两间房子,洗手间也小得可怜,更别提洗漱工具了。
我扒拉了一个多小时,才把自己拾掇干净。
没有吹风筒,我披着一头湿哒哒的头发出门。
戚野站在门前的空地上打电话,语气慵懒轻松,衣服上的水被风干,剩下干结的泥,明明一身脏乱,姿态依旧从容,无半点狼狈。
我悄悄撇了撇嘴,挪到摄影师旁边。”
大哥,那一段能不能别剪进去?”
机器后面探出来一张方脸,嘿嘿笑道:”乔老师,合约上有写,所见即所得。”
”……”我黑着脸,扭头就走,”行,你们就播那一段吧,没得拍了。”
我连等头发干的**都没有了,扭头进了房间。
总不能我睡觉他们也要拍吧。
抱着躲避镜头的想法,虽然房间过分阴暗简陋,我还是铺了床、缩进被子准备一觉睡到第二天。
理想太丰满,现实就显得很骨感了。
我被人从被窝里捞出来的时候,人是懵的。
温热的气息掠过耳廓,响起一道揶揄的低沉笑声:”还要我抱你才去吃饭?”
我登时浑身激灵,人彻底清醒。”
你怎么进来的?”
我手脚并用爬到床里边,睁大眼睛看着黑暗里的人影。
戚野直起身站在床边:”我敲门了。”
”所以呢?”
戚野:”我有钥匙。”
这是我万万没想到的,睡之前我还十分谨慎地检查过门窗,确定都锁好了,才安心上床睡觉。”
我不吃,出去。”
戚野抱着手臂,居高临下看了我一会儿。
黑暗遮掩,我无声和他僵持。”
行。”
他出声。
我刚诧异他竟然这么好说话,他人就坐到了床上。”
一个人吃饭也没意思。”
他上半身躺下,勾着被子往自己的身上拉了一点,”两个人睡觉更有趣点。”
”戚野!”
我克制不住颤了声音。
黑暗中,他的语气散漫:”嗯,我在,你说。”
我提了一口气:”我们已经分手了,请你注意分寸。”
”哦。”
轻飘飘的。
他这满不在乎的态度,和以前没两样,着实激怒我了。
指甲深深嵌进皮肤,逼着自己控制情绪,冷声问:”你什么意思?”
远离城市的郊野,疏星隐现,月光从窗棂钻入,清清明明照亮一隅。
戚野的声音似这月色,轻轻温柔洒落:”乔乔,你再管管我好不好?”
 9类似于服软的求和,我不是没有被触动。
但更多的,是好笑,其中夹杂着过往无数的心酸。
我从一开始就知道,戚野这人,年少轻纵桀骜难驯,他的世界过于灯红酒绿。
他玩赛车,有股刻入骨子的疯狂劲,觊觎他的姑娘人来人往,虽不见他对谁动心,却也沾上了那么一些旖旎风月的放纵。
这样打着风云人物标签的人,远远看着,兴许能津津乐道当个热闹事。
真给他交了心,注定万劫不复。
那晚 KTV 真心话大冒险,我明知往前一步,可能是深渊,还是点了头。
自此,我平静的生活就被撕开了一道巨大的口子,再也难以平复。
我在所有人眼中,都是乖巧温和的孩子,从小到大,叛逆的事没干过一件,和戚野在一起这件事,颠覆了所有人对我的印象。
那几年,我疯狂努力融入他的生活,坐上他的副驾驶座,染头发,偷偷在胸前纹上他的名字缩写字母,一度沉溺得不像话。
戚野皱皱眉头,说喜欢我原来的样子。
我便又收心,乖乖当他娇滴滴的温柔淑女。
他无数次夜不归宿,无数次传来与谁谁的花边绯闻,他不记得我们的恋爱日,甚至我的生日,他都能让我一个人守着蛋糕独坐一夜。
说他不上心吧,他的朋友圈里只有我一个姑娘,他的手机屏保是我,他胸前有我的名字缩写。
错过的纪念日生日,他一遍一遍给我补上,低眉顺眼哄我开心。
曾有朋友打趣这不像他公子哥的作风,他不屑轻笑着说出那句经典语录:人生两大理想,玩赛车,爱乔乔。
朋友哄笑,话传到我耳中,便有了别样的滋味。
许是矫情吧,赛车在他心里,永远第一位。
时间长了,我便生出了一种,自己是他锁在笼子里的金丝雀,在他缺席的时间里,无怨无悔等着,在他倦怠而归时,投入他热烈的怀中。
委屈是逐渐积累起来的,和他吵,他一贯有耐心,等我闹完,再哄。
他总是很肆意的,在我们的这段关系里,占据着主导权,从容且散漫。
爱意不会消失,但终会破碎成无数个碎片,一片片散落各处。
最终的结局,就是一拍两散。
在很长的时间里,就是再崩溃,我都还抱着浪子回头的希冀,想着他终有一天会泊岸。
后来啊,我的心先支离破碎。
我唯一一次提出分手,也是最后一次,头也没回。
这几年,我的生活除了工作就是工作,忙得天昏地暗,但偶尔停下来,就是空想起,眼睛都要红透。
是遗憾吗?
不,只是我想起他时,总有一个十分强烈的感受。
好像,我付诸所有爱意,而戚野,只是抽空爱了我一下。
没意思啊。
窗外田野间虫鸣声声,我从不算久远的记忆中回神,只觉心头也似这凄白的月色,苍凉无力。
我讥诮地扬了扬唇:”戚野,我就觉着特没劲儿。”
 10这晚到最后,我们谁也没力气闹出来一个结果。
到底是年岁增长了,戚野性子沉了,心思也多了几分难测。
他在想什么我不知道,但我相信,他能听得懂我话里深层的意思。
或许他真明白了,第二天我们再见,两个人都挺正常,昨晚的事就像没发生一样,该干吗干吗,看不对眼就怼,两个人的气氛轻松了上来。
中午启程回酒店,我暗吁了口气。
接下来几期,只要我不选他,我们就不用碰头了。
所以当晚,我毫不犹豫地,在选择卡上填了一个相识的男星名字,还暗戳戳给他发了条消息,求配合。
周一安爽快答应,末了戏谑道:你就不怕我假戏真做?
我漫不经心敲出一句:请记住我们的革命友谊,不为爱情流一滴泪,只为爆红夜不能寐。
对,我和周一安自入道就认识,从小破角色一起到一番男女主,我俩达成的默契就是:傻逼才谈恋爱。
这些年也被传绯闻,都被我俩的粉丝一一击碎。
别 cue,哥哥姐姐一心搞事业。
早上醒来,我拿到任务卡,和周一安成功组成 cp,我松了一口气。

上一篇 2022年9月1日 am6:17
下一篇 2022年9月1日 am6: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