姜淘淘张慧梅《女子追踪组:崖底残尸》_(姜淘淘张慧梅)最新章节在线阅读

今天安利的一篇小说叫做《女子追踪组:崖底残尸》,是以姜淘淘张慧梅为主要角色的,原创作者“星星拌饭”,精彩无弹窗版本简述:女子追踪组:崖底残尸

小说:女子追踪组:崖底残尸

类型:悬疑惊悚

作者:星星拌饭

角色:姜淘淘张慧梅

最近比较火的一本小说《女子追踪组:崖底残尸》,作者是“星星拌饭”。本书精彩片段:出事地点就是台阳市。而田柳妹生前最后的打工处便是台阳市。这不由地让我想到,两个人之间是否有关联?针对李晓敏是否为残尸案受害者这个问题,专案组展开了激烈的讨论。有些人认为,既然尸体出现在同一区域,就应该有所关联;还有人认为,尸骨的死亡时间是在十年以上,这与残尸案现有发现的尸骨死亡时间、受害者年龄不符,而且尸骨附近并没有发现类似金属片的残物,所以李晓敏的被害应该和残尸案无关,说不定是另一桩悬案

评论专区

主宰之王:比较满意,毒点少。最恨小白文玩亲情梗,一会是爹残废了一会是妈被抓走了,身负血海深仇主角还在那里装逼打脸。

福艳记:粮草,直到剧情的95%人物刻画和剧情都没啥太大毒点,看着挺舒服,直到最后主角和他妈的闺蜜搞上了……….

重生之大科学家:作者政治课不合格,鉴定完毕。智商急需充值

女子追踪组:崖底残尸

第 4 节 抢劫致死案

在她死后十年,她妹妹也死了……1.到达台阳市,是沈诚亲自过来接的机,用邓晓蕾的一句话,那就是”缘分啊,人生何处不相逢”。
是啊,太巧了。
我这次调查的受害者居然和那个田柳妹一样,曾经都和台阳市有关。
李晓敏,1986 年 5 月 8 日出生,于 2006 年 5 月份失联,其妹李晓旭报了警,却始终没有音讯。
然而在十三年后的今天,被发现在大越山附近,当然,是尸骨。
因为李晓旭曾经在公安机关留下过 DNA,以及当事人的详细信息,所以很快就被确定了身份。
只是当我们试图通知其唯一的家属——妹妹李晓旭,来确认情况时,却被告知,李晓旭早在两年前就被人杀害。
出事地点就是台阳市。
而田柳妹生前最后的打工处便是台阳市。
这不由地让我想到,两个人之间是否有关联?
针对李晓敏是否为残尸案受害者这个问题,专案组展开了激烈的讨论。
有些人认为,既然尸体出现在同一区域,就应该有所关联;还有人认为,尸骨的死亡时间是在十年以上,这与残尸案现有发现的尸骨死亡时间、受害者年龄不符,而且尸骨附近并没有发现类似金属片的残物,所以李晓敏的被害应该和残尸案无关,说不定是另一桩悬案。
除此之外,还有一件事打破了我们对于残尸案受害人的初步构思,那就是男性尸骨的发现。
在距离李晓敏尸骨不到百米的地方,我们发现了一具男性尸骨,并在尸骨残损的衣服下面找到了金属片。
经确认,和在其他受害人身旁发现的金属片属于同一来源。
根据拼凑的结果,我们估计,还有一到两名的受害人。
男性尸体暂时无法确定尸源,李晓敏又暂时无法确定是否有残尸案有关,但鉴于尸源已经确认,并且对方是无故失踪,极有可能是人命案,何况报案人又死于非命,我们不得不重视起来,试图排除另一桩连环杀人案的可能性。
就这样,在和沈诚交换意见后,我和邓晓蕾便坐上了飞往台阳市的飞机。
接机的除了沈诚,还有台阳市公安局的刑侦队队长,刘玉坤。”
你们真的是多虑了,李晓旭的死,只是个意外。”
路上的时候,刘玉坤如此对我们说。”
这话怎么说?”
邓晓蕾问。”
这个案子是我负责的,前年四月份发生的,尸体是一个早上在河边锻炼的村民发现的。
经过法医判断,死亡时间应该是在前一天晚上的 11 点到 1 点左右,我们也问过她的男朋友,确认她就是在这个点离开的饭店。
后来我们通过附近的监控,很快确认了嫌疑人,一个叫卢家宝的惯偷,而且受害人身上值钱的东西都没有了,并且在距离受害人不远的地方,我们发现了一块带血的鹅卵石,并且在上面发现了嫌疑人的指纹……””那个卢家宝抓到了吗?”
”跑了,还在通缉。”
沈诚说道:”我看过那个卷宗,卷宗上写,尸体的腹部可能被匕首所刺……””的确是有这么回事,我们也很快找到了那把水果刀,在垃圾箱里,破坏特别严重,提取不到任何指纹信息,甚至连血迹都被污染了。
虽然经过法医的分析,这把水果刀有可能才是致命物,但我们也没办法就此认定凶手。
这把水果刀是李晓旭自带用来防身的。
目前,卢家宝盗窃行凶,那是一定的。
我们还没有处理尸体,其实也是为了在卢家宝归案后,确认事情的经过。”
刘玉坤解释道。
沈诚点点头没有说话,然后看向我。
我也点点头,附和他。
在这件事情上,我们的看法是一致的,既然卢家宝已经用石块砸死了死者,为何还要再给她一刀,这岂不是多此一举?
如果不是卢家宝捅的,那么这第二个凶手又是谁?
问题一个接着一个,眼前迷雾重重,我们只能顺着感觉亦步亦趋。
2.”你怎么又来了?”
眼前这个中年男子身材微胖,穿着一件连体围裙,头上的厨师帽有点歪歪斜斜,脸上也是油光发亮。
听见声音,从厨房里出来,看见沈诚,就皱起了眉头,一副不耐烦的表情。”
老邢,你别误会,沈队长这次来不是为了田柳妹,哦,就是那个柳三妹。
是为了李晓旭,你那个女朋友。”
刘玉坤急忙解释。
邢成亮,李晓旭的男朋友,也是这家”农家小炒”的老板。
沈诚之前因为田柳妹来找过他,田柳妹曾经改名柳三妹,在这个饭店里打过工,之前的情况还不清楚,反正这个农家小炒,是田柳妹最后一个打工处。
再出现,就是大越山底的一具残尸。”
怎么,那家伙找到了?”
邢成亮两眼放光。”
这个……”刘队长有些尴尬,转过头来,向沈诚求救。
沈诚把目光转向了我,也是,我才是为了李晓敏来到台阳市的那个人,于是我走过去,伸出手,自我介绍:”你好,我是嘉元市重案队追踪组组长,我叫景蓝。”
他似乎有点难为情,不停地在围裙上擦着手,却没有勇气伸出来。
我并不在意,干脆把手放下,非常直接地问他:”听说,你是李晓旭的男朋友,想必对她的情况非常了解吧?”
他皱起眉头:”了解?
你是指……””她有一个姐姐,你知道吗?”
”她和我说过,好像失踪很长时间了……怎么,有消息了?”
”她已经死了,死了十几年。”
”难道……””在李晓旭十三年前报案的时候,李晓敏就已经死了,只不过尸骨落在荒无人烟的山间,无人知晓。”
我简单地解释了一遍,看着他眉头微蹙、露出不忍之色,我接着问他,”你是她的男朋友,对于她这个姐姐,你有没有什么印象?”
”没有,我没见过她……”他摇头否定,”晓旭是四年前来的,最开始是在我这里打工,时间长了,我们就……互生好感。
只是没想到,缘分刚开始,她就……”邢成亮话未说完,便唏嘘不已。
刘玉坤在一旁拍拍他的肩膀,看样子,二人关系不错。”
李晓旭和你谈恋爱的时候,对于她的家庭,有没有和你说过些什么?”
我等着他冷静下来,又问。”
不太多,可能是想忘记过去,重新开始吧。
她和我说,她姐姐失踪后,父母以泪洗面,身体也越来越不好,很快就相继去世了。
把父母送走,她孤苦无依一个人,每次一进家门,就特别难过。
未免一直触景生情,她很快就辞了工作、卖了房子,跑到这里来。
按她的说法,换一个环境,换一个活法。”
这个解释也说得过去。”
她和柳三妹见过面吗?”
沈诚突然问道。
邢成亮脸色微变,看来是有些不乐意,最后冷冷地说:”见过,当时我们还没有恋爱,三妹也在这里工作,不过一个月后,三妹就辞职走了……””为什么要辞职?”
”那段时间生意不好,她还要求涨工资,我没答应,她就走了。”
”来三瓶啤酒,五个小炒,这顿饭在这里吃了。”
沈诚找了个位置,大大咧咧的坐了下来。
一听生意来了,邢成亮顿时笑逐颜开:”好好好,你们稍等,很快就来。”
”老邢,再拿两瓶果汁给两位女同志。”
刘玉坤考虑周到。”
好咧,等着吧。”
3.吃饭的时候,我们并没有讨论案情,只是说着一些无关紧要的笑话。
等到刘玉坤将我们送回招待所、并且离开之后,我们三个才重新聚在一起,分析着已知的情况。”
田柳妹是在五年前来的台阳市,一来这里,就在邢成亮的饭店里打工,并且自称柳三妹,改名换姓了。”
沈诚首先说起他了解的情况,”根据邢成亮的说法,当时招工时,他看过对方的身份证,确实是柳三妹。
但实际上,这个身份证是假的。
邢成亮并非专业人士,当然看不出来。
不过有一点,邢成亮觉得很奇怪,现在的单位也好,公司也罢,发工资基本上都是打在银行卡或者是存折本上,而这个柳三妹每次都是要的现金。”
”打银行卡或者存折本都需要核对姓名,所以……”我脱口而出。
沈诚点点头。”
有没有什么联络方式?”
邓晓蕾问。”
有。
据邢成亮反应,这女孩微信、qq 一个不少,他也说过,希望工资采用微信转账,可柳三妹死活不愿意。
邢成亮提供的电话号码,号码已经停机了,而且也不是她的名字,估计是在小摊上买的号,我们也联络上了机主,对方的身份证失窃过……””那微信、QQ……””邢成亮只有她的微信,没有 QQ。
我已经拜托刘队长让人看过,被处理过了,没有任何有价值的线索。”
”那岂不是线索又断了?”
我正思索着沈诚刚才的话,感到异样时抬起头,才发现对面二人都看着我,我这才意识到自己已经很长时间没有开口了,顿时有些尴尬。
我轻咳几声:”李晓敏的死到底和残尸案有没有关系?”
”我觉得是无关的,毕竟差别太大,而且没有相似的证物。”
邓晓蕾这样说。
我看向沈诚,希望他给我一个提示。”
你还记不记得,彭一楠 QQ 空间里,那空白的半个月。
恰好是李晓敏失踪的时间。”
沈诚想到了。
我也想到了。
所以我一直是关联派。
但很快,邓晓蕾提出了异议:”李晓旭是五月份才报的警,而且是接近月底;而彭一楠 QQ 空间缺失的那部分,是三月中旬到四月初……”这的确是个疑点,不过经历了彭一楠的事,我倒是见怪不怪了,毕竟彭一楠当初可是失踪了大半年,何建伟才报的警。
那可是现代化通讯手段如此便捷的今天,更何况是十几年前……”要是李晓旭还活着就好了。”
邓晓蕾托着下巴,哀怨道。
是啊,如果李晓旭还在,关于李晓敏的一切,说不定就迎刃而解。
哪怕是破不了残尸案,李晓旭这个受害者家属,也能给我们提供一些至关重要的信息。”
你们觉得李晓旭的死,到底和残尸案有没有关系?”
邓晓蕾看看我,又看看沈诚。
我摇摇头:”有没有关系我不清楚,但肯定不是简单的谋财害命。”
沈诚也赞同了我的说法:”这是肯定的,但现在我们没有任何证据,事发两年前,又是晚上,还是人烟稀少的河边,再加上早上有人散步,本身就很难提取到关键证据,嫌疑人也连夜逃走了。
我们只能寄希望于这个嫌疑人早日归案,以便问清楚当时的具体情况。”
”那难道我们就在这里干等着?”
”那可不行。”
我说,毕竟我们的任务是残尸案,”来之前,我查过了,李晓敏、李晓旭姐妹俩是陵县人,距此两百多公里。
李晓敏失踪后,李晓旭也是在当地公安机关报的案。
既然这边还没有消息,我明天准备去陵县看一看。”
说完以后,我抬头看着沈诚,等着他的回应。”
那好吧,明天你们去陵县,我继续留在这里,关注田柳妹的情况和李晓旭的被害案。
我们电话联系,保持沟通。”
虽然没有沈诚的陪伴,让我心中略略有些失落;但不过一刹那,这种不适感就消失了。
毕竟,作为**,我们彼此都清楚最重要的是什么。
4.第二天一早,我和邓晓蕾就坐上了去往陵县的长途公交。
到了那里,已经是中午了,因为提前打了招呼,也有人接站,是一个派出所的副所长。
据她所说,李晓敏一家人就住在他们辖区,李晓旭当年的报案,也是他们派出所负责的。”
李晓敏他们家当初就住在这个楼。”
这个叫王一曼的女派出所副所长指着前方的一栋一梯四户的旧式点式楼,这样对我说,并指了指上面的一个窗户,”就是那个,503。”
我抬头一看,果然是新封的阳台:”现在这家人和李晓敏家有关系吗?”
”应该没什么关系,当初李晓旭卖房子的时候是委托的中介;现在这一家是我们菜市场一个开商铺的夫妻,外地人,在这里赚了钱,就想着定居。
他们的买卖应该是通过中介的,彼此没什么交流吧。”
这个王副所长主观臆断,”关于李晓敏失踪的情况,我也不太清楚,我是五年前才进的派出所,具体的我不了解。
我带你去见一个人吧,当初的事都是他在负责。”
这个王副所长带我们去见的人叫温英平,是原来的派出所所长,如今已是退休,恰好也在这个小区居住,和李家关系也不错,我们一说明来意,对方就打开了话匣子:”他们家我认识,我和她爸,李旬,还是牌友,经常在一起玩。
所以那丫头一失联,他们就马上找到我了。”
”是怎么失联,如何发现失联的?”
我问。”
你让我想想。”
老头子皱起了眉头。
问过王副所长,这个温英平老人已经退休七八年了。
快七十岁的人,难免记忆力不济。
只是在如今对残尸案两眼一抹黑的情形下,他是我唯一的指望。
大概是想了五六分钟,老人终于开了口:”那丫头当初上的是中专,还有一年,马上就要毕业了。
我印象中,她爸和我说,当时她在实习,所以刚开始是经常回家的。
好像是三月份吧,她回来过一次,之后就再也没有回来……””那为什么李晓旭五月底才报警?”
”按他们的说法,那丫头是学校的安排,去到外地打工,好像是要去一个多月;那丫头临走前,和他们说,那地方偏僻,没有信号,让他们尽量不要和她打电话;等实习完了,她会第一时间通知家里的。
刚好那个时候,他们的老二,就是那个李晓旭,中考。
那丫头学习不错,夫妻俩就一门心思扑在二丫头身上。
到了五月份了,老大还没有联系他们,夫妻俩这才意识到事情的严重性,赶忙过来和我说……””那你们去学校了解了吗?”
”了解了,才知道学校组织的毕业实习,李晓敏根本就没去;而且那地方也不是什么通讯不便的地方……””既然李晓敏没去,学校为什么不联系家长?”
”因为这丫头是两头骗。”
”啊?”
我和邓晓蕾好不吃惊。”
李晓敏上的那个学校是私立中专,本身管得也不是特别严,学生懒懒散散的,我去过,简直是一塌糊涂。”
温老所长一摆手,摇摇头,”学校里的毕业实习,那也是自愿的,想去就去,不去拉倒。
所以李晓敏这丫头当初就骗他们老师,说父母在这里给她找了个实习单位。
他们老师也没多想,所以就没管她。
直到我去他们学校走访,他们才知道人已经失踪差不多两个月了。”
”当初的调查走访,有没有什么线索?”
”倒是有一个,那个女孩是她的室友,和我说,李晓敏在失踪前好像结识了几个网友,他们好像是要组团去探险……”听了这话,我心里”咯噔”一下:”那些网友是什么人,他们要去哪里探险?”
温老所长摇摇头:”那女孩也说不清楚,只是听李晓敏说了一嘴,是真是假,她也不知道。”
”那你有没有查验过她的手机、网络软件?”
”当然查过,我老头子虽然不怎么懂,可所里当时也有年轻的技术人员,他们会啊。
只可惜,他们破解了半天,还是一无所获,她的 QQ 吧,好像是被人处理过,什么都没有了。
手机号码这一块,我们的确是查到了一个可疑号码。
只可惜对方并不是实名制。
你们也知道,当初这种卖号码的,满大街都是……”我调出田柳妹的手机号码:”是不是这个?”
他戴上眼镜,拿过我的手机,看了半天,摇摇头:”好像不是,我记不清了,你们去单位查查吧。
不过我印象中尾数是个『3』。”
这么一来,彭一楠也不是。
难道李晓敏的死,和残尸案无关?”
我听说李晓旭后来也搬走了……””说起这事,也是我对不起他们。
他们寄希望于我,而到头来,我也是一无所获。”
温老所长叹了口气,有些自责,随即抬起头,又陷入了回忆,”晓旭是个懂事的孩子,比她姐强,她姐有点叛逆,学习也不好,高中没考上,只能上中专。
晓旭就不一样了,聪明懂事,初中成绩一直是名列前茅,除此之外,还帮着家里做家务,当初报警,就是她陪她妈来的。
包括后来的几次登记……因为她姐一直没消息,夫妻俩承受不住,身体越来越差。
我听说,晓旭当年大学毕业,本来是要留在大城市的;为了照顾父母,才回到这个小地方,在超市里做了个销售员。”

上一篇 2022年9月1日 am6:16
下一篇 2022年9月1日 am6: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