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球灾变:吃饭睡觉打丧尸)周藤王寅_《全球灾变:吃饭睡觉打丧尸》热门小说

《全球灾变:吃饭睡觉打丧尸》这部小说的主角是周藤王寅,《全球灾变:吃饭睡觉打丧尸》故事整的经典荡气回肠,属于小说推荐小说下面是章节试读。主要讲的是:如果末日来临,全球灾变,你怎么活?

小说:全球灾变:吃饭睡觉打丧尸

类型:小说推荐

作者:景鲤

角色:周藤王寅

小说《全球灾变:吃饭睡觉打丧尸》是由网文作者“景鲤”所著。本文精彩内容主要讲述了:1我是一只小丧尸。却在人类基地里醒来。把我捡回来的大姐姐说:”我看你在丧尸群里晕倒,就顺手把你捡回来了。”嗯,有没有一种可能,我是一只在丧尸群里睡觉的丧尸?大姐姐当着我的面一枪爆头了一只拖着腐烂身躯的丧尸

评论专区

口袋之数据大师:这书要不是宝可梦的加成,就凭那跟女角色傻逼的互动情节和智障原创情节根本评不到六分以上。

凡女仙葫:女主(忘了有没有穿越)修仙文,前期还好,后期无法忍,写的还好然而并没有什么情节和人物让人记住,看完就忘了。

文娱救世主:开头还挺有意思,后来主角演流星花园,加入F4,作者还好意思嘲讽其他书low。

全球灾变:吃饭睡觉打丧尸

第 2 节 捂紧丧尸小马甲

我是一只小丧尸。
却误入了人类基地。
为了活下去,我只能捂紧马甲装一个哑巴。
直到有一天他们带我出去嘎嘎乱杀。
队友:”杀呀!”
我:”嗷呜呜呜——”所有人的目光顿时聚集在我身上。
后来某队友回忆那一天:”那一战真是激烈,吓得哑巴都开口说话了。”
好险,每天都在担心掉马。
1我是一只小丧尸。
却在人类基地里醒来。
把我捡回来的大姐姐说:”我看你在丧尸群里晕倒,就顺手把你捡回来了。”
嗯,有没有一种可能,我是一只在丧尸群里睡觉的丧尸?
大姐姐当着我的面一枪爆头了一只拖着腐烂身躯的丧尸。
我吓得一哆嗦,什么也不敢说了。
在人类基地里出现的丧尸,会死得很惨烈。
2因为热情大姐姐,我在基地里备受关照。
她逢人就说:”新捡来的妹妹是个小哑巴,脑子不好还不会说话,大家都不要欺负她。”
还挺押韵。
我张嘴想要解释,却只能发出阿巴阿巴的声音。
这可真是急死哑巴了。
呸,我不是哑巴啊!
3我对着镜子骂骂咧咧了半天。
话倒是会说,但是没一句人话。
或许我说的应该是丧尸特有的语言,哔哔哔嗷呜呜呜,听起来跟发电报一样。
大姐姐正好拖着半具丧尸经过,惨绝人寰,杀尸敬尸。
着急,上火,给我吓得眼睛都红了。
大姐姐更怜悯了,逢人就说:”小哑巴哭得眼睛红,看起来呆萌萌,胆小如鼠可怜虫。”
skr,skr~谢谢大姐姐嘴替,我腥红的丧尸眼不用解释了。
4基地不养闲人啊。
大姐姐问我会什么,我徒手掰断了一根狼牙棒。
她没夸我,还追着我跑了两条街。
全基地的人都看着她揍我:”死孩子,这是我冒着生命危险才找到的武器!”
一根狼牙棒而已,至于吗?
我心里吐槽,但我不敢说。
5她把我介绍给基地领主。
领主大佬,26 岁,硕士毕业于**农业大学。
领主方脸糙汉,扛着锄头,一张脸上只有牙齿是白的。
我们仨蹲在田埂边。
挖机夯吃夯吃正在田里耕作。
大姐姐递了根口香糖,指着我:”领主,我妹子,力大无穷,申请加入物资搜寻队。”
领主小心翼翼剥开口香糖,放进嘴里咀嚼,片刻之后满意点头:”草莓味的,好东西。
去吧。”
我指着领主阿巴阿巴了半天。
大姐姐一巴掌拍在我后脑勺上:”口香糖是你能吃的?
那可是稀缺物资。”
我满脸委屈,我只是想说领主屁股后面有条蛇。
4”啊啊啊——”领主被蛇咬了屁股。
大姐姐吓得一蹦三尺高。
我把蛇打了个结,缠在手上邀功般递给大姐姐。
大姐姐吓得差点上树:”快丢了!
你这孩子怎么什么都玩?”
我把蛇丢了。
领主大佬瘫倒在田埂上,流下泪水:”我硕士毕业于**农业大学,读书时候就在田里挖地耕作。
毕业以后去了**农科院。
发了工资后我连股票都只买种业的。
如今死在田埂上,也算是死得其所了……”大姐姐大哭:”领主!”
我挠挠头。
其实想说,这蛇没毒的。
5我扛着他去看医生。
领主嚎了半天。
医生指着他屁股上的两个血洞告诉他蛇没毒。
可是领主路上交代遗言,连自己的金条埋在哪里都告诉我了。
他的脸由红转绿。
我眨巴眨巴无辜的红色眼睛。
大姐姐匆匆赶到,告诉领主我脑子不太好。
我咧嘴笑得挑衅。
领主眼皮狂跳:”小哑巴这么可怜,要不我就认她做个妹妹吧。”
大姐姐目瞪口呆。
怎么找后门求个工作,还能被领主看上了?
6我成了领主妹妹。
搜寻队的人不敢怠慢我。
于是我成了搜寻队老弱病残组的小组长。
老弱病残组顾名思义,老的、弱的、病得剩口气、缺胳膊少腿聋哑的都在这里。
末日之后,能活下来就不容易,缺胳膊少腿太常见了。
还有本来就不会说话的组员,教会了我手语。
后来大姐姐骂我的时候。
我就在旁边疯狂手语解释。
那场面简直像我在结魔法印反击一样。
嗐,可她不怎么看得懂。
7在基地的生活有点枯燥。
不过很快就有人来找我玩。
是隔壁搜寻队一组的组长。
我躲在树上咬着不知名的红果子乘凉,他在树下跟人密谋。
一组组长对人说:”就那个傻子。
齐刘海、黑发、红眼,一米五。”
我躲在树上阿巴阿巴痛骂,说谁一米五?
他对面的壮实汉子:”组长你说的是领主的哑巴妹妹啊?”
一组组长:”对!
他们一堆老弱病残,凭什么分那么多物资,找机会干掉她!”
壮实汉子倒吸一口气:”可是那是领主妹妹啊!”
一组组长:”咱们只要做得神不知鬼不觉,没人会知道的。
难道你不想要更多物资吗?”
壮实汉子思索片刻,沉沉点头。
8刚开始他们派人来暗杀我。
可我半夜不睡觉,跑去瓜田看金黄的月亮。
因为有领主,我们基地的农产品是种得最好的。
我去瓜田看月亮,领主也在瓜田看月亮。
他看到我眼神颤抖了一下,似乎是想起了什么不好的回忆。
我兴奋地抬手打招呼:”阿巴阿巴!”
领主点点头,继续坐在瓜田里思考人生。
9我俩蹲了半天。
领主终于忍不住开口说话:”你来干嘛?”
我艳羡地看着瓜田,差点流下哈喇子。
这里的大部分东西我都不能吃,但是红色汁液的东西我都喜欢。
他对我指指点点:”果然是来偷瓜的!
不可以!”
我没理他,继续看瓜田。
他继续生气:”你知道我为什么大晚上不睡觉来这里吗?”
啊,我管你大晚上不睡觉来这里干嘛。
他长叹一口气:”就是防你们这些偷瓜贼!”
你们?
他说的是不是田里那几个偷偷摸摸的黑影子?
10我帮领主抓住了那些偷瓜的贼。
其中一个有点眼熟。
我一看,这不是跟一组组长密谋的那个壮实汉子吗?
领主对着他们大声痛骂。
声音大得全基地的狗都醒了开始共鸣。
领主:”你们这么做对得起基地、对得起我、对得起其他人吗?”
狗:”汪汪汪——”我没忍住,跟着痛骂:”阿巴阿巴——”壮实汉子转头看我,眼神凶狠,跟我杀了他组长一样。
我挠头,看我干嘛,又不是我让你偷瓜的。
难不成你还是跟着我来的?
11因为我抓贼有功,领主赏了我一个瓜。
于是我就吃着瓜看领主骂。
领主中气十足,一句话几十个字都不带停顿的。
那几个偷瓜贼被骂得脖子都快低到地里了。
我吃瓜:”咔哧咔哧。”
声音大了一些,他回头对我也是一顿骂。
干什么,路过的丧尸都要骂吗?
这时一只睡醒了的黄狗经过,也被领主骂了几句。
我举瓜惊恐。
后来大姐姐告诉我,他是因为原来晚上打游戏习惯了晚睡。
末日之后,没游戏打,只能看金黄的月亮。
好不容易抓到个偷瓜贼,光明正大地开喷,那可不来精神了嘛。
12一组组长和壮实汉子好像有点喜欢我。
那天之后我经常看见他们。
先是听到他们又在树下密谋。
一组组长:”怎么一个傻子都搞不定?”
壮实汉子:”傻子好像有点气运。”
我在树上骄傲昂起头。
可不是嘛,天不生我小哑巴,末日万古如长夜。
一组组长气得跳脚。
一组组长:”再给你个机会,这次不能再失手了!”
壮实汉子点头:”嗨!”
13再次遇见是在基地某偏僻处。
我正偷偷摸摸地去领主大佬的埋宝地。
他说他藏了好多黄金、书籍还有珍贵种子。
别的我不感兴趣,我就想搞点西瓜种子自己种。
我想拥有属于自己的瓜田。
斯哈,徜徉在绿色的瓜田,想想都幸福诶。
14我像只鼬鼠一样疯狂钻地。
把暗地里的壮实汉子都看傻了。
我的双手刨到一个硬物,心中大喜。
是一个大箱子!
就是有点重,我得再钻深一点才能把箱子拖出来。
壮实汉子这时突然跳出来。”
傻子!
与其让你用土埋了自己,不如让我结果了你,这样也少一些痛苦!”
汉子的刀光闪过我的眼睛,可他似乎看到了什么,又挽了个刀花,把刀收了回去。
随即他笑得和蔼可亲,从土里拔出我:”哑巴组长,你怎么能在这里刨土玩呢,这样会让领主担心的。”
哦吼,我一回头,看到领主大佬脸色沉沉。
15壮实汉子借机跑了。
留下我独自面对怒气冲冲的领主。
我连忙狡辩:”阿巴阿巴——”可他听不懂。
他看了我许久,然后突然笑了。
他带着我继续刨土,把那个大箱子刨出来。
他当着我的面打开了箱子,里面竟然是——石头!
满满一箱的石头!
我灰头土脸瘫坐在地,目光呆滞。
领主大笑:”天真!
哼!”
没想到他临死说的埋宝地都是假的,领主可真八百个心眼子。
16我再次在树上听到一组组长的密谋。
壮实汉子:”就差一点!
谁知道领主突然出现!”
一组组长:”看来只能用最后的方法了……”什么方法?
我竖起耳朵偷听。
一组组长恶狠狠:”把她推进丧尸群!
让她变成丧尸!”
啊?
我惊得差点从树上掉下去。
这可真是个好主意啊。
17我来基地一个月,终于要跟搜寻队一起出任务了。
大姐姐把她唯一的枪送给了我。
她千叮万嘱:”外面很危险,要注意一点,只要你安全!”
这可真是对我没什么要求啊。
我点点头,带着几个瘦弱的组员一起出了门。
一组组长带着几个人高马大的组员走了过来,还挑衅似的撞击了一下我瘦弱的组员。
嘿,有点嚣张哦。
18一组开路,带领大家前往 A 区。
A 区在末日前是繁华大都市,这里有很多物资,也有很多丧尸。
我们的皮卡车队停在一个破旧的超市前。
一组组长下车,走过来敲了敲我的车窗:”小哑巴,不能吃白食吧,这次你去开个路。”
我顺从地点点头下车。
我已经闻到了同类的味道。
这让我有点兴奋。
20一组组长剪开超市门口的铁链,一把把我推了进去。
我反应快,顺手拉住他推我的手,于是他被我带得摔倒在地。
他还没骂出口,我已经踩着他脸走进超市了。”
组长,怎么样了组长!”
”哇,组长你脸上好大的脚印子!”
踩脸嘛,我最在行了。
21超市里面很黑。
我的瘦弱组员们有些担心地喊我,并且想要跟进来。
我用手语告诉他们在外面等待。
一层货架后面躲着几个丧尸,我要去跟他们打个招呼。
这里的丧尸都很新,刚做丧尸没多久,身体僵硬攻击性弱。
我给他们塞了几个红果子。
他们看到人比人看到丧尸还害怕,叼着果子就跑远了。
其实刚做丧尸的时候都这样,只是普通人好像不知道。
我满意地看着丧尸走远,招呼着其他人进来。
22一组组长见里面安全,带领其他队员进来搜寻物资。
但是突然有一股危险的气息在靠近。
我拽着其他人:”阿巴阿巴!”
旁边的队员一脸疑惑:”这哑巴说啥呢?”
我疯狂手语结印。
组员看懂了,在我的指示下先行撤退。
然后组员告诉其他人:”有丧尸过来了,我们快跑!”
一组组长撒腿就跑,我仗着自己的丧尸身份断后。
可谁知道,一组组长看其他人都出去了,直接用铁链把我锁里面了。
我疯狂挠门。
身后的高级丧尸群也赶到了,他们闻到了门外生人气息,在旁边跟我一起挠门。
我听见一组组长在门外说:”哑巴组长为基地牺牲,我们都很悲痛。”
我从小缝里看到他拼命捂着嘴,似乎就要压抑不住笑出声。
我没忍住踹了几脚门表示愤怒。
剧烈的响动吓得其他人赶紧上车跑路。
23我和突然出现的丧尸群还在疯狂挠门。
身后一股危险的气息突然靠了过来。
我一蹦三尺高,跳上了最近的空货架,然后直视了一双跟我一样的红色眼睛。
他贴了过来,在我的脖颈处嗅着,然后开口:”阿巴阿巴——”咦,还有跟我一样的奇行种呢,他也会说丧尸语。
他的红色眼睛有些忧郁。
他说他是丧尸王,名叫阿祖,他还说我闻起来很香。
我以示礼貌也嗅了嗅他,似乎有一丝熟悉的味道,但是不怎么香。
24阿祖是个话痨。
我是第一个能听懂他说话的丧尸。
于是他拉着我阿巴阿巴了好久。
我说我要回基地。
他有些意犹未尽,并且问我能不能经常出来陪他聊天。
我想了想基地特别特别高的城墙,摇了摇头。
他一脸恨铁不成钢,然后号召了普通丧尸给我表演了一下如何翻墙。
一个高度腐烂的丧尸从二楼窗户做自由落体。
啪叽一声,惨不忍睹。
但是那只丧尸还是挣扎地爬了起来,用僵硬的身躯跳了段舞讨好阿祖。
我接受无能,疯狂摇头拒绝这种见面方式。
25眼看天要黑了。
再不回去今天就回不去了。
晚上丧尸更活跃,所以基地一般是不开门的。
我跟阿祖说我要走。
阿祖叹了口气,让我坐在他脖子上,然后干净利落地带着我从二楼窗户跳下来。

上一篇 2022年9月1日 am6:16
下一篇 2022年9月1日 am6: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