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无此证:无痕迹犯罪实录(老赵张本华)_查无此证:无痕迹犯罪实录完整版阅读

主角是老赵张本华的精选悬疑惊悚小说《查无此证:无痕迹犯罪实录》,小说作者是“微语”,书中精彩内容是:被杀的人正直播,杀人凶手却消失了!老刑警记忆中真实又诡异的案件

小说:查无此证:无痕迹犯罪实录

类型:悬疑惊悚

作者:微语

角色:老赵张本华

你喜欢看悬疑惊悚分类的小说吗?一定不要错过“微语”的一本新书《查无此证:无痕迹犯罪实录》。故事精彩片段如下:扑灭明火后发现客厅里躺着一具焦尸,尸体胸口还插着一把水果刀。这是小伙子第一次出现场,看到死人吓得一屁股坐在地上,大喊大叫着跑了出去。我向屋里看了一眼,满地混着黑灰的水渍,纷杂的脚印。再加上救火时暴力开门,原本室内物品和门锁上可能留下的痕迹或者物证都被破坏的干干净净

评论专区

重生日本做游戏:莫名其妙的不想看了

我穿越成一个国:咦。这作者是换画风了吗。。先给五星好评

机械神皇:杜兰朵次大陆费恩德罗公国的男爵继承人叫赵江

查无此证:无痕迹犯罪实录

第 9 节 诡异的纵火杀人案

干**这么多年,我始终坚持一点,在任何情况下都不要低估人性的丑陋。
一具焦尸被胸口的尖刀和诡异的大火杀死两次,这可能是我遇到过的最颠覆三观的案子之一,后来我才发现杀死她的,其实是人对金钱的**。
012013 年 2 月 14 日晚上 11 点,110 接到报警电话称丽川城区丽都花园小区 A 区 1 单元 302 室发生火灾,现场发现一具死尸,报警人是一名消防员。
等我赶到现场时,片警正在疏散群众,明火已经被扑灭,房间里还带有一股浓浓的焦糊味道。
报案的消防员是一个年轻的小伙子,脸被熏的黢黑,眼睛却炯炯有神。
据他供述,他们接到报警电话抵达时,火势刚刚有向外蔓延的趋势。
门被上了锁,同事用安全锤砸坏门锁才进的现场。
扑灭明火后发现客厅里躺着一具焦尸,尸体胸口还插着一把水果刀。
这是小伙子第一次出现场,看到死人吓得一屁股坐在地上,大喊大叫着跑了出去。
我向屋里看了一眼,满地混着黑灰的水渍,纷杂的脚印。
再加上救火时暴力开门,原本室内物品和门锁上可能留下的痕迹或者物证都被破坏的干干净净。”
火灾原因查到了吗?”
小伙子说:”着火区域主要集中在玄关和客厅,初步调查火灾原因是燃气泄漏,我们在厨房发现锅有残留的肉渣。
怀疑是长时间无人照看,溢出的汤汁压灭明火导致燃气泄漏,之后遇到明火爆燃。”
我又问:”起火点确定了没,有几个?”
小伙子支支吾吾答不上来,另一个消防员接过话,说:”从现场残骸情况以及燃烧后烟气走向分析,起火点在玄关柜附近。
报警人出来倒垃圾时,看到门缝中的烟雾和火光才拨打的 119。
我们在玄关柜处发现了打火机残骸和破碎的香炉。”
”当然这只是我们的初步推测,具体情况还需要对起火位置灰烬理化分析后才能确定。”
我点头表示感谢,让江皓继续去了解情况。
穿好鞋套手套,走进房间,这是一个三居室。
进门左边是玄关柜,右手边就是厨房。
走廊很短,两三步就到了客厅。
客厅里已经被烧得面目全非,沙发电视柜只剩下焦黑的骨架,光秃秃的茶几没有桌面,不锈钢玻璃碎片散落一地。
死者正平躺在走廊尽头,身体近乎与走廊通道垂直,脚朝向玄关柜子位置。
衣服和皮肤黏连在一起烧成了焦炭,嘴唇萎缩露出白森森的假牙,指甲基本被烧光,勘探灯的照射下,只有胸口的匕首还闪着金属光泽。
我观察了一下四周,墙壁基本被熏黑,厨房一片狼藉,燃气灶上的锅倒在一边,里面的食物淌了一地。
客厅的防盗窗被暴力破坏,窗户外沿有明显的摩擦痕迹,防盗窗螺丝钉锈迹斑斑地漏在外边,应该是经受了重力击打,窗下的花坛黑漆漆的看不清楚。
主卧门大开,火势已经蔓延至此,烧掉一半的被褥、衣物湿哒哒地堆在地上,衣柜所有抽屉和门全被打开,里面凌乱不堪。
次卧和老人房关着门倒是没有受到多大影响。
02我把江皓叫过来让他先带人去花坛仔细搜查,看是否有线索,然后再询问在场的群众有没有异常的情况发生,明天再做全面调查。
法医到后,我简单的把现场情况解释一下,老王紧锁眉头嘀咕一句:”我们法医最怕这种火灾现场,尸体本来留下的证据都被高温和焚烧破坏了。”
”由于灭火及时,尸体呈半焦炭化,有明显的拳斗姿势……”老王分别捏了捏死者的左右臂,继续在尸体检验记录表上写着:”尸体右侧体表皮肤碳化程度明显超过左侧,说明右侧有助燃物。”
”不对啊,老王。
消防人员说起火点在玄关处,尸体左侧离玄关更近,应该左侧碳化严重吧。”
老王看我一眼回答道:”哪边严重你自己摸摸就知道了。
你看看沙发和茶几的烧毁程度,这甚至比厨房里还要严重。”
老王蹲下身子,用探照灯在那边区域找来找去,然后指着茶几下方位置说:”老余你看,这一块地板炭化程度明显比其他地方严重,我建议让痕迹科的同事提取残渣送去做理化检验。”
”你是怀疑这起火灾并不只有一个起火点?”
”我可没说,不过即使不是另一个起火点也可能有助燃剂,还是查查吧。”
老王的意思我明白,通常情况下,一般火灾事故只有一个起火点。
有两个及以上起火点,人为纵火的可能性更大。
老王边说边翻动尸体:”死者胸口水果刀位于心脏位置,但目测伤口不深,但是否能定性为致命伤还需要解剖才证实。
背部有小部分区域烧伤较轻,暂未发现有生活反应。”
”这是不是说明起火时死者已经死了,或者说是杀完人后纵火。”
老王看了我一眼说道:”通过背部烧伤情况分析是这样,可能当时失血过多或者其他原因导致死亡,目前能观察到的就这样。
等你们拍完照,帮派人把尸体送到我那尸检吧。”
03法医走后,我跟片警了解住户情况,片警说这是一个老小区,基础设施陈旧,去年就发生过一次火灾,好在没死人,而且那家人买了失火险损失也不大……这一户住的是一家三口,男主人叫宋承,曾是沈氏集团丽川分公司销售部部长,只是没干多久,沈氏就黄了。
女主人叫高惠,是宋承的第二任妻子,以前做过主播,结婚后待业在家。
最后一个是宋承的母亲张翠云,乡下老太太,前年刚搬来跟儿子儿媳一起住。”
他们婆媳关系怎么样?
有什么冲突争吵吗?”
”关系挺好的,邻居们说经常看到俩人一起出门买菜,有说有笑的。”
说到这,江皓风风火火地跑了过来:”余队,我带人查了,窗下留下一个砸坑,没找到鞋印。
我在附近水池里找到一个厚被子,应该是凶手抱着被子跳下来的。
小区物业前两天刚对所有花坛松过土,打算种绿植,要是那种硬板路,够那小子喝一壶了。”
”没有脚印?
等天亮了再仔细搜一遍,物业那边有监控吗?”
”大门口有个监控,不过画质太差,晚上跟摆设差不多了多少。
我已经把这一周的视频全拷贝了。”
”报案人和附近住群众有没有发现异常情况?”
”还真有,当时四楼住户正在看 NBA 比赛回放,先听到一声砸墙的声音,然后是一个人的闷哼,他还趴在窗台往外看了一眼,因为太黑什么都没看到。”
”他还记得当时几点吗?”
”10 点 15 分,因为当时刚好播放到乔丹双手扣篮,他印象比较深。”
我点点头,回忆着刚才看到听到的所有信息,门锁没有被破坏,但凶手却选择破窗而逃。
凶手 10 点 15 分离开,11 点发现的火灾。
这半个多小时里发生了什么?
如果是凶手发现门外有人才选择破窗而逃,砸窗的声音一样会招来人,而且三楼往下跳这个风险远比直接拉门出去要大。
退一步说即使门外有人,他完全可以等到人走了再出去,除非是有不能不跑的理由。
百思不得其解。
带着疑问,我们将现场封锁后回到分局,现在能做的有两件事。
一是通知家属,从案发至今,宋承和高惠的手机一直无人接听,已经有同事回分局查二人身份证使用信息。
从邻居口中得到的信息,张翠云身高 158cm 左右,平时带假牙这点和死者情况吻合。
而如今宋承夫妻联系不上,加上门锁没被破坏符合熟人作案的特性,他俩有作案嫌疑。
第二就是查堪比马赛克画质的监控视频。
小区住的多数是老年人和上班族,晚上出入小区的人并不多,一开始并没有什么异常。
直到 10 点 21 分,发现有个人走路好像有点瘸,而且步伐很急,时不时四下张望。
江皓反应挺快,指着屏幕说:”这个人有问题。”
我把时间往后调,虽然看不清楚,但穿着、衣服颜色还是能看到的。
找到了,晚上 9 点 56 分一个穿着同样衣服的人出现在视频中。
深色连帽卫衣,黑色长裤和灰黑色的运动鞋。
此刻的他走路正常,这更能证明跳楼逃跑的应该就是这个人。
从视频上看,此人出了小区径直往左跑去,而那里个方向只有一条小路,路尽头是一个还未建成的森林公园。
我和江皓对视一眼,心底一沉,那个方向无论是小路还是公园都不可能有摄像头,而且这个时间点几乎不会有路人。
04局里同事来消息称,宋承和高惠昨天凌晨 1 点半,在智水路红月亮快捷酒店登记入住,目前还未退房。
江皓带队赶到时,辖区民警正在调取前台监控记录。
视频中二人脚步虚浮地拿着房卡,进了电梯。
江皓等人到他们房间敲了半天门没人应,最后让服务员用备用钥匙开了门。
宋承趴在床边,高惠裹着被子躺在床上,地面全是臭烘烘的呕吐物。
一夜忙碌后,技术部对茶几下灰烬做理化检验查出含有汽油成分。
法医那边也传来了消息,经比对,死者 DNA 和张翠云平时所用牙刷上的 DNA 相吻合,确认死者系张翠云。
死者气管、大支气管内有微量可见烟灰,存在热灼伤特征点,血液中碳氧血红蛋白超标。
后脑有磕碰伤,伤口平整,颅骨凹陷性骨折,疑似后脑着地导致昏迷。
匕首深度足够刺破心脏,但是死者是比较罕见的镜面人,心脏偏右,避开了致命一刀,这也是没有立刻死亡的原因。
胃内容和心血中检测出氯胺酮成分,俗称 K 粉。
**擦拭物仅检出受害人本人的生物成分。
推论是死者与凶手发生争执,凶手拿水果刀捅了死者,致使死者后仰倒地。
死者后脑受伤昏迷。
凶手认为死者已死亡,在屋内翻找一番后破窗逃走。
原本火上炖着的汤汁溢出浇灭明火,导致煤气泄漏,达到一定浓度后被香炉上燃烧的香点燃,发生火灾。
原来的疑点依旧没有解决,反而增添几个疑问,从法医对死者胃内容化验分析,死者死亡前三个小时已经吃过饭,为何十一点了火上还炖着肉食。
一个年近 70 的乡下老太太,胃里居然还检测出毒品,怎么看都有点匪夷所思。
05第二天早上 6 点,我接到江皓的电话,宋承二人已被带到了分局会见室。
我正准备过去见见二人,江皓拦住我说:”余队,这个宋承有点问题。”
”怎么了,先说说看你发现了什么?”
我停下脚步,看着江皓。
他挠挠头说:”就是一种直觉……”宋承夫妇醒酒后,见到穿着警服的江皓,两人表现很不一样。
高惠表情很诧异,宋承表面上看起来很淡定,但见到江皓的瞬间眼睛突然眯了一下,而且眼神有点躲闪。
宋承没有说话,倒是高惠大声质问为什么要带他们去派出所。
江皓留了个心眼并没有说明,只是含糊地说有一起命案需要他们协助调查。”
当时我说命案时,看到宋承左手的拇指不自觉地掐着食指,我觉得他反应有点奇怪。”
”见过二人之后再说吧,先查查案发时间点他俩在哪。”
宋承年逾四十,国字脸,身材微胖,虽然身上依然带着酒气,但人倒是挺清醒。
他见到我们并没有表现出过于紧张的表情,坐在椅子上不动如山,倒是有些派头。
高惠看起来二十多岁,面容姣好,想法几乎全写在脸上,涉世不深的模样,一看到我们进来就急匆匆地辩解:”**叔叔,什么人命案子,跟我们有什么关系,你们是不是抓错人了?”
我说:”别紧张,我们就是例行调查。
你们也是受害者,配合警方工作可以更快抓住凶手,高女士你先跟我同事去另一间会见室。”

上一篇 2022年8月31日 pm10:16
下一篇 2022年8月31日 pm1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