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寸相思:此情绵绵无绝期》张尚书司命星君最新热门小说_《一寸相思:此情绵绵无绝期》完整版免费在线阅读

古代言情小说《一寸相思:此情绵绵无绝期》,是作者“呜啦啦啦”独家出品的,主要人物有张尚书司命星君,故事节奏紧凑非常耐读,小说简介如下:一寸相思千万绪,人间没个安排处

小说:一寸相思:此情绵绵无绝期

类型:古代言情

作者:呜啦啦啦

角色:张尚书司命星君

作者是“呜啦啦啦”的热门新书《一寸相思:此情绵绵无绝期》火爆上线,是一本古代言情分类的小说。其中内容精彩片段:”他是天命之子,你不可动他!”我举着杀猪刀,气极:”那我阉了他!”司命星君掐指一算:”三年后再阉吧,他得有个青史留名的儿子才行。”三年时间,都够沧澜公主抱俩了!我一脚踹开司命星君。司命星君挣扎着爬起来,捋着自己的长须:”这事也不是没有解决办法。”3在司命星君的帮助下,我成了天耀国的国师

评论专区

道术达人:这本书都看得下去一定都是小学毕业。不是我歧视,我小学都不会这么分段。

漫威世界混日子:漫威世界混 漫威同人里的精品 至少带脑子可以看 已经恨不戳了 别吓批评 好看的漫威同人没记本 一个最强防御还要充钱才能看 某美漫的一方 还有图书管理员 好像还有一本女诸太监文也挺好看 正义路人

猩红崛起:很简单,书不行就吹设定呗,什么?你说设定不合理?那一定是你没看书。

一寸相思:此情绵绵无绝期

第 1 节 姻缘神黑化之后

我是姻缘神,有一天我突然黑化了。
我把所有的姻缘线胡乱牵扯:残暴皇帝喜欢上了敌国公主、寡居多年的俏寡妇有了七个心动的追求者、栏里只知道哼唧的猪都喜欢上了耕地的牛。
帝君一脚将我踢入凡间:”不把你自己惹出的破烂事情解决就别回来了!”
1我在沧澜国杀了十天的猪,我的心已经变得跟我的刀一样冰冷。
沧澜国人心惶惶。”
隔壁的皇帝老儿转性了,不折腾他那些大臣和国民了,据说要来沧澜国了!”
”敌国的铁骑很快就要踏平沧澜国了!”
”那残暴的皇帝老儿看上了我国公主,据说不给公主就要开战!”
”快收拾东西跑路吧。
敌国军队进城必然生灵涂炭啊!”
我解决完最后一头发情的猪,又在磨刀石上霍霍地磨。
隔壁的皇帝老儿是吧,就先拿这个下手吧!
2司命星君跳出来阻止我。”
他是天命之子,你不可动他!”
我举着杀猪刀,气极:”那我阉了他!”
司命星君掐指一算:”三年后再阉吧,他得有个青史留名的儿子才行。”
三年时间,都够沧澜公主抱俩了!
我一脚踹开司命星君。
司命星君挣扎着爬起来,捋着自己的长须:”这事也不是没有解决办法。”
3在司命星君的帮助下,我成了天耀国的国师。
我算国事准,算姻缘更准。
在我的掐指一算下,许多被我搭错的姻缘线又被硬生生地扯断。
我很开心,一切都在重回正轨。
姻缘线一经牵上,外力不可扯断,除非当事人有极其强大的意志力反抗。
只要我让这人全心全意地厌恶上姻缘线另一端的人,这门亲事就算黄了。
我乐此不疲地拆散一对又一对。
据说天耀国的手帕都贵了好几倍,都是被我棒打的鸳鸯们流的泪。
4今日皇帝老儿又在早朝发了火。
众大臣劝诫帝王不可沉迷美色,引起两国争端。
言官的唾沫星子喷了皇帝满脸。”
皇上不可啊!
此女乃沧澜国国主最爱的女儿,我们两国相安无事刚十年,万不可因此再掀起战争啊!”
我趁机上奏。”
臣有本奏!
此女乃转世妖姬,若入我国门,必魅惑我国君,届时国将不国,民将焉附啊!”
这话吓到了众大臣。”
望皇上三思啊!”
5皇帝老儿其实一点也不老。
不仅不老,当他还是东宫太子的时候,他的俊朗清逸就已经天下闻名。
传言这个皇帝老儿喜欢撩冕旒,冕旒本来是皇冠前的珠帘,用来遮挡皇帝的表情神色的,主要是为了防止群臣察言观色看透皇帝。
这皇帝却不走寻常路,就爱撩冕旒。
据说他用右手把冕旒从左边撩到右边是高兴,用左手把冕旒从右边撩到左边是不高兴,可这次皇帝竟然双手并用直接把冕旒撩到脑袋后面了。
乖乖,这是高兴还是不高兴?
没法想皇帝撩冕旒高不高兴了,我现在面对这一张惊天动地的盛世美颜,颇有些下不去手了。
我现在终于懂他为什么喜欢掀冕旒了,我要长这样我也天天掀啊!
随即我又想,长得好看,那哭起来应该也好看,我还没看过这样一张漂亮脸蛋是怎么哭的呢,那当然是要继续成就我的棒打鸳鸯大业啊,妙啊!
皇帝老儿怒视着我:”国师,这是你的意思?
!”
周围刚才闹得像菜市场一样的朝堂,顿时安静得如同清修多年的佛堂。
我收敛了笑容,被迫走上前:”这……算出来的,卦象怎么样,臣便怎么说。”
皇帝老儿:”朕向来不信命,若真因为一个女子便能让天下倾覆,我自当自裁谢罪!”
6皇帝老儿的心很坚决。
这让我很是难办。
我又找到司命星君:”这皇帝能否换个人?”
司命星君一算:”这天耀国国君命格贵不可言,红中带紫,紫里夹红。
就因为你这乱绑姻缘线,给人家硬生生加了一道姻缘劫。
这事要是解决不了,不仅帝君得罚你,怕是天道也饶不过你!”
我吓得往后一跳,这皇帝老儿好大的官威啊!
司命星君又大喘气,捋着自己的长须道:”这事也不是没有解决办法。”
我瞪着他,等着他喘完气。
司命星君终于又继续道:”只要他完成统一天下的伟业,再有个继承人,这姻缘线就可以该怎么解,就怎么解了。”
我悟了,先助他江山一统,我再废了他,这事就圆满解决了。
司命星君临走前对我露出一个奇怪的笑容:”万般皆是命,半点不由人啊!”
我看这司命星君一肚子坏水,我黑化后也就是从喜欢拉郎配到喜欢拆鸳鸯,这老头儿整天躲在小黑屋写小本子,都不知道给那些凡人安排了一些什么狗血人生。
上一个去凡间渡劫的仙君,回来第一件事就是把他给揍了。
说到渡劫,我心里又一阵抽痛,那个拒绝我姻缘线的人也去渡劫了呢。
也不知道这次下凡,能不能遇见他。
7作为天耀国炙手可热的国师,皇帝谈国事我也是必须要到场的。
今日不算朝会,皇帝穿着常服,不像个皇帝,倒像个出门游玩的贵公子。
王丞相忧心忡忡:”陛下,如今崎岖国潜图问鼎、泉崖国狼子野心、沧澜国虎视眈眈,形势如此危机之下,怎可为了一己私欲而置天下安危于不顾啊!”
张尚书老神在在:”沧澜国和泉崖国都不足为惧,唯有崎岖国近日连番挑事,怕是我等之间必有一战。”
李侍郎煽风点火:”崎岖国听闻陛下对沧澜国公主有意,也请婚于沧澜国国君。”
”岂有此理!”
皇帝站了起来。”
这崎岖国看来是活腻了。
取我狼头战戟来!
我必要让崎岖国国君了解什么是人生崎岖!”
这玉面薄唇的小皇帝,没想到还是个暴脾气。
我乐了,这对我脾气。
我上前请战:”臣愿随陛下征战。”
王丞相、张尚书、李侍郎齐齐下跪:”望皇上三思啊!”
8小皇帝领着兵马带我上路。
声势浩大,浩浩荡荡。
我望着龟爬一般的军队,问出声:”陛下,以咱们的速度去崎岖国,到了怕是应该已经深冬了吧?”
小皇帝抱着冰凉的杨枝甘露吃得痛快:”嗯,这个舟车劳顿容易水土不服,到时候崎岖国兵强马壮,我军疲惫不堪,还打什么?
不好,不好,得慢慢来。”
我有些着急,以他这个速度统一天下得到什么时候啊?
那我还怎么废了他,了结他和沧澜国公主的孽缘?
好好的皇帝,怎么还是个昏君!
小皇帝递给我一碗杨枝甘露:”国师消消火,看你这个坐立不安的样子,莫不是痔疮犯了吧?”
9实在是看不下去这昏君的模样,蹭了几天他的龙驾,我就换了别的车驾。
张尚书也在这车驾上。”
挤挤,挤挤,张尚书!”
张尚书正闭目养神,闻言半掀起一只眼看我:”国师不是陪着圣驾嘛,怎么有心情来我这里?”
瞧他这阴阳怪气的模样,准是气我情愿随小皇帝征战呢。
我一说要去,三人见拦不住,只能屁颠屁颠也都跟上了。
我扯出个大笑脸:”张尚书说笑了,您这里地大宽敞风景好,我超喜欢的。”
张尚书:”滚滚滚,地方好跟你有什么关系?”
我从怀里掏出个大宝贝,张尚书一看顿时变了脸色。”
国师这里坐,瞅瞅我这里也没什么好东西,这个崎岖山第一茬的明前茶您尝尝吧。”
我掏出一对红玉核桃,张尚书没什么别的爱好,平常就是喜欢盘核桃,一天不盘浑身难受。
我手上的这对红玉核桃是仙品,色泽鲜亮,上手更是如玉一般清凉顺滑。
张尚书爱不释手:”国师好品位啊,今后你的事情就是我的事情,有什么能帮得上的您只管提。”
10王丞相爱玉,我奉上一块上古血玉。
李侍郎爱书,我奉上几本传世的孤本。
这些凡人视若珍宝的东西,对于我来说都是小意思,要是连这些都弄不到,我这几千年的神仙算是白当了。
今日小皇帝坐不住了,把我叫了过去。
我到龙驾的时候,这昏君又在吃冰冰凉凉的果饮,我暗骂了一句,昏君着实会享受。
昏君递给我一盏果饮:”国师消消火,看你这面色黑沉的,看来是痔疮还没有好吧?”
我咬牙接过果饮:”不劳陛下费心!”
昏君问道:”国师能掐会算,那能否算算此战吉凶?”
我吃下一大口荔枝冰,果然舒爽:”陛下放心,此战必大吉!”
我都跟着去了,这仗还能不胜?
司命星君都说了,这昏君命格极贵,那我保护他天下一统就是在顺势而为。
昏君露出个志在必得的笑来:”国师大能,那国师可否助我一臂之力?”
11昏君让我给他算个雷雨时辰。
崎岖国夏季多雷雨,而且常有风云突变的大雷雨。”
国师算卦向来准,此战全仰仗国师了。”
小皇帝竟然对我行了一礼。
我跳着躲开了这一礼,小皇帝虽然是个凡人,可是个命格极重的凡人,这种人搞不好是要封神的,不能随便受礼。
更何况,我现在的身份是国师,不能受国君的礼。
我正色道:”陛下放心,这等小事臣还是能办成的。”
我不仅能办成,还能办得漂漂亮亮的。
这下雨的时辰不仅能精确到哪一天,连哪个时辰哪一刻我都清清楚楚。
12小皇帝领着全军在崎岖国前叫阵。
一国之君站在城墙之下叫战,这让天耀国的将士们士气大振。
小皇帝狼头战戟直指墙头:”崎岖国的孬种们,可敢出来与我大军一战!”
天耀国的将士们在他身后嗷嗷直叫,我也穿着小兵衣裳跟着嗷嗷直叫。
别说,跟着国家最尊贵的人身后打仗是真刺激,连我都热血沸腾。
旁边的小兵更是热泪盈眶:”我第一次见皇帝,没想到皇帝也跟我一样来打仗。
别人都说打仗是为皇帝送死,可将军说我们是为了守护自己脚下的土地,我现在觉得将军说得对!”
我凑过去提醒小皇帝时辰要到了。
小皇帝大喊一声:”天佑天耀,踏平崎岖!”
”天佑天耀,踏平崎岖!”
”天佑天耀,踏平崎岖!”
……一道闪电自天空徒然劈在城门之前,沙地被灼烧起青烟,天色阴沉下来,无数闪电照亮他威武的身影,战马立起前蹄将这位少年君王高高举起,在众将士的嚎叫声中崎岖国城门应声而开,在敌军的目光中,他宛若神祇!
13开城门的崎岖国小兵被杀死,鲜血飞溅在城门上。
可他们再也来不及关门,天耀国的将士们已经冲进了城门。
崎岖国将军一巴掌扇在千夫长的大脸上:”这门怎么会被打开?
!”
千夫长不敢隐瞒:”守门的一人是天耀国派来的细作!
已经被斩了!”
崎岖国将军颓然坐下:”完了,都完了!
入了城,还怎么和天耀国打!
崎岖国危矣!”
14我跟在小皇帝旁边,寸步不敢离开。
皇帝亲自披挂上阵就算了,竟然还冲在最前面杀敌,这小皇帝是真敢!
虽然心惊胆战,可我观察了片刻便放下心来,这小皇帝确实有几分本事。
旁边的亲卫对我夸道:”我们陛下天生神力,我们这些亲卫当年都没有一个打得过他!”
可双拳难敌四手,明枪难躲暗箭。
小皇帝在战场上就跟一个活靶子一样,那些杀红了眼的敌军将士都在往这边冲,不说亲卫,就连我一个临场被拉来的国师都被迫加入了战斗。
小皇帝还有心情回过头笑我:”没想到咱们国师不仅算卦准,功夫也不错啊!”
我不能杀生,只一掌推开一个小兵,再转头对小皇帝龇牙:”咱们都被包围了,先想想怎么出去吧,陛下!”
15我怎么也没想到,最后我带着小皇帝竟然跟大军冲散了。
小皇帝腹部中了一箭,仰面躺倒,吓得我赶紧背着他跑出战局**。
刚才说话的亲卫还推了我一把:”照顾好陛下,离开这里!”
我感觉事情有些棘手了。
到凡间我只能算算卦,别的仙法是一点都不能动用的,用了那就是逆天而行,要被天兵天将抓回去问罪的。
我只能背着小皇帝撒腿就跑。
哪条路没有人我还是知道的。
扒了小皇帝鲜艳的战袍,我背着他往荒野跑。
16我把小皇帝拖入一个无人的山洞之中。
我从怀里掏出一颗大仙丹就往小皇帝嘴巴里塞。
小皇帝被噎醒,直翻白眼:”何方……刁民……想要害朕!”
我狂拍小皇帝胸膛顺下丹药:”陛下,我,国师!”
小皇帝还在翻白眼,抓住我的衣领不肯放,我整个衣领都皱成了咸菜:”国师……你为何要害朕!”
我一边拍小皇帝胸膛,一边顺手摸了一把胸肌轮廓,手感着实不错。
我暗暗心喜,嘴上大喊冤枉:”陛下,我是在救您!
这可是我祖上传下百年的仙丹,一颗药到病除。”
我摸着小皇帝的胸膛,小皇帝乱扯着我的衣领,场面一度无法控制。

上一篇 2022年8月31日 pm8:17
下一篇 2022年8月31日 pm9: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