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暮云汐萧彦小说》侯夫人萧彦全集免费阅读_(侯夫人萧彦)全本阅读

看过很多现代言情小说,但在这里还是要提一下《暮云汐萧彦小说》,这是“萧彦”写的,人物侯夫人萧彦身上充满魅力,叫人喜欢,小说精彩内容概括:

小说:暮云汐萧彦小说

类型:现代言情

作者:萧彦

角色:侯夫人萧彦

如果你喜欢看现代言情小说,一定不要错过“萧彦”的一本书《暮云汐萧彦小说》。简要概述:“母亲近日为家中事务繁忙所劳累,一时有些糊涂,错将郡主认错,一时口无遮拦,在太后面前失仪,还请太后息怒。”太后闻言,沉呼出口气,正想着怎么教训教训这个无知臣妇。暮云汐上前拉住了太后的手臂,语气轻柔,撒娇说道。“皇祖母,今日赏花宴,应当开开心心的才是,何必为了这些无关琐事之人扰了自己的兴致呢

评论专区

武侠之无敌王座:虽然没主线,沙发果断好评。主角杀出来调停的武林名宿前辈,爽。杀不清楚前因后果就来行侠仗义的少侠更爽。

疯狂逃亡游戏:上架后的情节只能打一星不能再多了。希望大家不要和我一样被作者坑钱。这个作者拉黑了。

飞升失败:知男而上啊老哥,鸡儿掏出来抽他的脸

暮云汐萧彦小说

暮云汐萧彦小说第15章  

侯夫人立马噤声,不敢再说话,一旁的宋云清脸色都白了,将视线放在了萧彦身上。
萧彦也顿住了身子,震惊地看着暮云汐,显然他也并不知晓暮云汐的身份。
“哀家的宝贝孙女一直在寺庙静养身体,何时就成了你萧侯爷家的逃妾了?”
太后威严,一字一句都让侯夫人的冷汗直流。
侯夫人连忙摇头否认:“不敢…不敢……是臣妇眼拙,认错了人,还请太后息怒!”
宋云清看着侯夫人,此时也不敢出声,萧彦的目光还放在暮云汐身上,她只能愤恨地看着暮云汐。
“早就听闻,萧侯爷正妻,跋扈泼辣,如今看来,传言并非空穴来风!”
太后沉声说道。
侯夫人连忙跪在地上求太后息怒。
萧彦上前也跪在地上,向太后求情。
“母亲近日为家中事务繁忙所劳累,一时有些糊涂,错将郡主认错,一时口无遮拦,在太后面前失仪,还请太后息怒。”
太后闻言,沉呼出口气,正想着怎么教训教训这个无知臣妇。
暮云汐上前拉住了太后的手臂,语气轻柔,撒娇说道。
“皇祖母,今日赏花宴,应当开开心心的才是,何必为了这些无关琐事之人扰了自己的兴致呢。”
太后被暮云汐这样一安抚,倒是消气了许多,拍了拍暮云汐的手,轻声说道。
“你啊,就是心太软了些,才纵容这样的人往自己身上泼脏水。”
太后说完,还看了眼跪在地上的侯夫人。
侯夫人感受到太后的目光,吓得哆嗦了一下。
“行了,今日在这丢脸也丢够了,滚回你的萧侯爷府去反省反省吧!”
说罢,便要赶那侯夫人出宫。
宋云清闻言,脸色都变了,自己今日便是以萧家未来媳妇的身份一道来的,若是侯夫人被赶了出去,自己又怎能留下来呢。
正思索着,宋云清便听那暮云汐开了口。
“皇祖母,既然这位夫人已经认了错,便也就罢了,更何况,我听闻那萧府的萧公子不日便要与太守府的宋小姐成婚。”
暮云汐抬眼看了看不远处的宋云清,唇瓣一开一合,继续说道。
“这样大喜的日子,又恰逢皇祖母设宴,不如就让他们留下来,沾沾皇祖母的福气。”
萧彦皱着眉头看向暮云汐,不明白她为何要在太后面前提起此事。
“太守家的女儿?
罢了,就看在宋太守的面子上,留下他们吧。”
宋云清刚松了口气,便听到跪在地上的侯夫人大喊一声。
“没有!
我萧府没有与宋小姐结亲,我儿还未婚配!”
第十二章宋云清闻言,瞪大了眼睛,看向侯夫人。
太后斜眼看着宋云清,又低头垂眼看着侯夫人:“哦?
这么说你萧家与太守府并无婚约?”
暮云汐闻言也皱起了眉头,不知道侯夫人在耍什么把戏。
“回太后!
我儿至今尚未婚配,倾慕郡主已久!
听闻郡主今日来赏花宴赴宴,方才是臣妇一时糊涂,错认了郡主!”
宋云清连忙站起,看向侯夫人,手握成拳垂在两侧,大声质问道。
“侯夫人!
您在说什么啊!”
此言一出,连萧彦都被侯夫人震惊到了。
一旁看热闹的大臣看出了端倪,小声向周围议论着。
“这萧候夫人啊,是想借郡主攀附皇家呢,连婚约都能当场反悔,这太守大人也是倒霉,遇到这样的亲家!”
“哎?
这今日赏花宴,怎么不见太守大人啊?”
“这太守大人的母亲重病,去青州求医去了,若是回来知道婚约被毁,还不气糊涂了。”
太后听着身旁的议论声,实在觉得这侯夫人太丢脸面。
暮云汐也不愿再听侯夫人胡言乱语下去,挽住太后的手臂,扶着太后入席。
“今日赏花宴,皇祖母不宜动肝火,清霜前阵子从寺庙带回来一些降气散寒的沉香,回头啊给您送过来。”
太后终究是疼爱这个孙女,拍了拍她的手,不再计较那侯夫人的罪过。
萧彦拉着侯夫人落座,一旁的宋云清早已阴沉着脸,不愿在宴席上继续丢脸,向太后告病先行离开了。
“母亲刚才为何那么说?”
萧彦低声对侯夫人说道。
侯夫人瞥了瞥太后身边的暮云汐,对萧彦说道。
“没听到方才那暮云汐向太后为你我求情吗?
这说明她终究是对你有情,那宋云清再好,也比不过汝南王的郡主啊!”
侯夫人眯起了眼睛,看着萧彦继续说。
“只是没想到啊,那暮云汐嫁进来三年,竟只字不提郡主之事,她要是早说了,还能有这么多事吗?”
萧彦皱紧了眉头,向暮云汐看去。
赏花宴上,暮云汐露足了脸面,众臣们纷纷向太后夸奖汝南郡主,附和着拍马屁,哄得太后十分开心。
这下谁都知道,这太后对暮云汐的喜爱非同一般。
赏花宴一事早在朝中上下传开来,萧候夫人在太后面前当众与太守府悔婚,攀附郡主一事也传的沸沸扬扬。
宋云清丢了脸面,闹了好一阵,在太守府不愿踏出门一步。
倒是那侯夫人,丝毫没有为悔婚一事感到愧疚和不妥,还命人一早就做了点心,放在鸳鸯锦盒中,催着萧彦送去顾家。
这几日来,侯夫人费劲了心思,让萧彦去顾家献殷勤。
可顾家从来都是闭门不见,萧彦吃了几次闭门羹,也不好再去。
侯夫人不肯罢休,准备亲自登门,赔个不是。
只是这萧府大门还未踏出,门外的下人便急匆匆跑进来通报。
嘴里还大喊着:“夫人……夫人!
太守家的人来了!”
第十三章宋太守推开萧府的大门,直直地冲了进去。
他气势汹汹,面露凶色,直接走到了萧府的大堂。
还没等侯夫人做出反应,便已来到了侯夫人的面前,大喝道。
“侯夫人!
你赏花宴上当着太后的面当中悔婚,可是欺我太守府无人?
!”
言语间满是对侯夫人的不满与气愤。
侯夫人见来人,往椅子上一坐,还悠哉悠哉的让下人给宋太守看茶。
“这男未婚,女未嫁,不过是定了亲,又不是拜了堂,我萧府自知配不上你宋家女儿,尽早另寻婚配吧!”
侯夫人端着茶盏,语气中皆是对宋太守的敷衍。
“你当真以为我什么都不知道?

这朝中上下都传遍了,你当众攀附汝南郡主,不就是想让萧彦娶郡主吗?
我告诉你,做梦!”
宋太守气得拍案而起,吹胡子瞪眼的对侯夫人破口大骂道。
“清儿都跟我说了!
那汝南郡主,正是你之前所说的逃妾,如今人家摇身一变成了郡主,现在你想巴结人家?
我呸!”
侯夫人被宋太守啐了一口,怒火也上来,反驳道。
“我儿是世子,怎会配不上那郡主!
那郡主已经嫁过我家一次,便有第二次!
我告诉你,这汝南郡主,我儿是娶定了!”
宋太守听闻此言,反倒大笑起来,对着侯夫人嘲讽起来。
“就你萧家也配?
你当着太后面是怎么讥讽郡主的可曾忘了?
就算你萧家不娶我家清儿,这郡主,你们也娶不上!”
宋太守一拍桌子,气得转身离去。
侯夫人也被那宋太守气得不轻,即便走了,扔咒骂着宋太守。
“一个太守家的女儿,有什么了不起的!
把自己的位置端得太高了!
我儿别说是郡主,就算是公主也娶得!”
侯夫人提着礼盒去了汝南王府。
看门的下人见不是萧彦便开了门,开口询问道:“夫人找谁?”
侯夫人见下人开了门,便开口说道:“我找你们家郡主。”
那下人闻言,微微皱眉:“找郡主,我们家郡主不在,你是什么人?”
“麻烦你通报一声,让我进去等郡主回来,就说我是萧候王府的夫人。”
那下人一听是萧府的人,立马关上了大门,大喊着:“不见!
我们家公子说了,萧府与狗不得入内!”
侯夫人吃了闭门羹,又被下人辱骂,气得将锦盒摔在了地上,转身离去。
另一边,皇庭内院暮云汐刚从太后寝宫出来,皇上突然来了太后处,暮云汐不好久留,走时手里还拿着一盒从太后宫内打包好的桂花糕。
顾凌秋抓起一个就往嘴里塞,嘟囔着说道:“要我说,你就跟我去训兵场走走,让那帮小子看看,我小妹是何等的天姿国色!”
两人正走着,前面一身着飞鱼服,手执佩刀的男人步履飞快,向两人走来。
暮云汐正低着头挑着桂花糕递给顾凌秋,身边突然一阵凌风闪过。
随后低声一句:“借过。”
便匆匆绕过二人向太后寝宫方向走去。
暮云汐手提着食盒本就沉重,只是轻轻一碰,便一个不稳险些摔倒。
顾凌秋眼疾手快,一把揽住暮云汐,随后回头对那男子高声喊一句:“那么着急做什么!
撞到人了!”
暮云汐看着那男子离去的背影,对顾凌秋问道:“那是谁啊?”
“哦,那是镇国大将军的嫡长子,从前在御前做侍卫总督,皇上觉得实在大材小用,就将他调去了锦衣卫做总指挥。”
顾凌秋向暮云汐解释道。
“对了,他叫齐易南。”
第十四章齐易南去了太后寝宫。
他刚从浔州回来,将浔州刺史贪赃枉法一案告知了皇上。
“现已将浔州刺史押回,关押诏狱,等候定夺。”
皇上点了点头:“你办事朕一向放心,没什么事你便先回去吧。”
齐易南行过礼后,走出了太后寝宫。
太后看着齐易南挺直的背影,眯着眼睛打量了一会,才对皇帝说道。
“皇帝啊,我看这个齐易南,行事稳重又一表人才,可曾有婚配啊?”
皇帝端着茶,看向齐易南离去的方向说道。
“这齐易南是镇国大将军之子,确实与他父亲风骨极为相似,样貌也是俊易南非凡,却也未曾有过婚配。”
说罢,皇帝转过头对太后笑说道:“这大将军啊,也是愁的很,常跟朕念叨着呢。”
太后笑了笑:“我倒是觉得,他跟小荷倒是十分相配。”
皇帝一听,将茶盏放下:“你说郡主啊?
郡主才多大啊,朕可不舍得这么早就将她嫁出去。”
汝南王府外,顾凌秋驾着马车将暮云汐送了回来。
两人刚走到门口,便看到地上散落了一地的点心和食盒。
暮云汐低头看了看,那食盒上还刻着锦绣鸳鸯的图样。
舊shíguāng獨伽顾凌秋看着地上的东西,将下人叫了出来,问道。
“这些东西都是哪来的?”
那下人一看,门口散落了一地点心不说,还被踩上了几脚,碎了一地的点心渣子。
“回公子,今天萧府的人又来了,这次来的是个女的,说是萧候夫人,让我给打发走了。”
顾凌秋看着地上那堆东西便觉得心烦,踢了一脚后,不耐烦地说道。
“赶紧收拾走,看着就觉得恶心,这萧家还真是块狗皮膏药,晦气得很,可别沾上我顾家的门楣!”
暮云汐笑了笑,又从是食盒里拿出一块桂花糕递给顾凌秋。
顾凌秋接过点心咬了一口,冷笑说道:“要他萧府的东西作甚,这太后宫里的东西难道比他侯爷府的差?”
说完便揽着暮云汐进了顾府内院。
地上那些点心渣子,顾凌秋一点都没浪费,趁着天没黑,让下人将东西收起来,全泼在了他萧家大门上。
用顾凌秋的话便是:“自家的东西就留在自家,扔在别人家门口做什么?”
侯夫人听闻此事,竟气得一蹶不起,大病了三天,连带着也没再催萧彦再去顾府。
暮云汐落了几日的清净,顾家弟兄变着法的带她到处游玩散心。
眼看着快要元宵灯会,暮云汐想着这三年来都未回家,好好陪陪家人过过元宵节。
今年定要同家里人好好热闹一番。
黄昏时分,暮云汐独自一人上了集市,挑选着花灯。
往年都是萧府的下人置办,更轮不到她插手选什么花样,如今自己挑选起来,倒是别一番心境。
正想着,一旁立着的花灯架子便开始摇摇晃晃,似是要倾倒下来。
暮云汐见状连忙躲闪开来,却见架子下还站着一名孩童,正呆愣愣地站在原地。
暮云汐来不及多想,连忙上前将孩童抱在怀里。
花灯架子瞬间倾倒下来,眼看就要将两人压住。

上一篇 2022年8月31日 pm7:17
下一篇 2022年8月31日 pm7: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