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狐不归:妖帝有个小作精)王义女王选最新章节免费在线阅读_狐不归:妖帝有个小作精完结版免费在线阅读

古代言情类型《狐不归:妖帝有个小作精》,现已上架,主角是王义女王选,作者“洛未央”大大创作的一部优秀著作,无错版精彩剧情描述:天残狐妖与仇人之子的旷世奇恋

小说:狐不归:妖帝有个小作精

类型:古代言情

作者:洛未央

角色:王义女王选

看古代言情分类的小说,一定不要错过“洛未央”写的《狐不归:妖帝有个小作精》。精彩片段:”恋尘不乐意了。他一刀劈开蜘蛛精,退出战斗。”呸!原来是几只修仙狗在这里乱吠,想打架尽管来,小爷不怕你们。”眼看着就要吵起来,一人出来拦住了众人

评论专区

<家有喜事>:留着待看

剑卒过河:文青作者标记一下,等一波99世轮回情节定女主,这本书的“殇”字章节不写上99章女主配不上男主

源赋世界:朕的江山,然后配上卡德里城,瞬间没什么**了。

狐不归:妖帝有个小作精

第 6 节 替嫁新娘

我身形一闪,跟了过去。
便看到恋尘在和一个蜘蛛精对峙。
那蜘蛛精妖力冲天,一针朝着恋尘扎去,恋尘险而又险地躲开,一鞭子抽到蜘蛛妖的身上。
我见恋尘能对付,便在侧旁观。
谁料,过了片刻,天边传来破空之声,几个仙门弟子破开冲天的妖气,缓缓落下。”
这里有三只妖!”
为首之人道。”
他们怎么自己打起来了?
我们在这里看好戏,等他们自相残杀后再收拾他们。”
恋尘不乐意了。
他一刀劈开蜘蛛精,退出战斗。”
呸!
原来是几只修仙狗在这里乱吠,想打架尽管来,小爷不怕你们。”
眼看着就要吵起来,一人出来拦住了众人。
我一看,这人是熟人——林火。
林火面色苍白,他眸色复杂地看一眼我,向自己的同门劝说道:”他们和这蜘蛛精不是一伙儿的,这两位一心向善,你们不得出言不逊。”
恋尘冷笑:”你骂谁一心向善?
你简直放屁。”
林火:”……”我:”……”众人纷纷喝骂,而恋尘舌战群雄分豪不让,连旁边的蜘蛛妖都看呆了。
我听不下去,一拉恋尘,破空而去。
我不想和仙门的人待在一起,也不想听恋尘骂人脏话,和那些人说什么呢?
大青牛冲着众人喷了一鼻子,一道青烟一般跟在我们身后。
我拉着恋尘飞了许久才停下。
恋尘刚一落地,便揉着被罡风吹疼的脸跳脚:”我的脸!”
”漂亮着呢!”
我仔细看了下安慰道。
恋尘愣了一下,旋即炸毛。”
好哇,我就知道你觊觎我的美色才收养我,你刚才为什么不让我和他们吵?
你怕我吵赢了林火,你个见色忘义的妖精,那小白脸长得有我好看吗?
你说!”
我:”……”我可真是太难了,我就该让他被对方群殴。
因着林火出现在兰如镇旁边的村子,我便拐了个道儿去了兰如镇附近的靖城游玩。
打算等林火走了,再去兰如镇,免得这些修仙之人碍事。
恋尘讽刺我怕了。
我:”……”这蛇孩子,说真话太讨人厌了。
我在靖城逛了逛。
恋尘仗着身上有昭月给的钱,见什么买什么。
这让我很是后悔,我不应该来城里,我应该找个荒郊野外待着的……我估算着林火那边处理得差不多了,便骑着大青牛往兰如镇去。
城门口的必经之路,一个血人砰然倒在我面前。
我当即就蒙了,那是……林火?
恋尘一把捂住我的眼睛,催促大青牛:”快走,快走,我们什么都没看见。”
大青牛难得沉思了一下,扬起蹄子从血人身上飞过,一路狂奔。
我拉开恋尘捂着我眼睛的手。”
松开!”
恋尘愣了愣,旋即嫌弃地甩甩手,扭头看向一边,高傲极了。
我不和孩子置气,我拍了拍大青牛。”
你是一只成熟的妖,该自己做决定,怎么能听孩子的话呢?”
大青牛臊眉耷眼的停下,大大的眼眸中一抹愧疚神色,不安地刨动着蹄子。
恋尘气道:”你说谁孩子呢?”
”你啊!”
”我十六了。”
”哦!”
我淡淡道,”我一千多岁,大青牛五百多岁。”
恋尘想啊想,憋出来一句:”我父亲说过,我们这一族孕育艰难,我在胎中足足待了五百年才孵化,论年龄,大青牛才是弟弟。”
莫名躺枪的大青牛:”……”它生气了。
它甩动牛尾,重重地给恋尘的后脑勺来了一下。
恋尘”啊”的一声,抱着后脑勺,眸中含泪,嘴里嘀嘀咕咕。
我侧耳细听,听出来他说的是,”迟早有一天,我要杀牛宰狐狸。”
我:”……”真是贼心不死。
我还是回去靖州救了林火。
彼时的林火,被人拖在路旁,几个大夫围着给他看病。
我将人一抓,放在了牛背上,扬长而去。
等到了城外三十里处,我停下来查看林火的情况,旋即眉头皱了。”
他快死了吗?”
恋尘学着我的样子,装模作样地搭了手指在林火的手腕上。
他咦了一下,很是稀奇,反复地翻看着林火。
林火的身上没有伤口,人却醒不过来,很是蹊跷。
我道:”他神魂受损,外面看不出来的。”
”那该怎么办?”
恋尘没好气道,”你就不该管他,那些仙门的人看见了,定然会说你杀了无上宗的弟子,到时候你满身是嘴都说不清。”
我沉默着,没有反驳恋尘。
有时候,的确如此!
当年,因为这种事情发生的误会不少。
归根结底,是偏见!
那位神将世道变好了,可是人心却没有变好。
出身为妖,便是我的原罪。
即便我捧了一颗七窍玲珑心,许多人也依然会不屑一顾。
我平静道:”我只做自己该做的,是非曲直,旁人随意。”
我驱赶大青牛朝着发现蜘蛛妖的村子去了。
恋尘气得跺脚,”喂,你为什么要多管闲事?”
我回眸深深看了他一眼,”可能我闲得?”
恋尘面色一滞,”狐烟,你迟早有一天闲死。”
我胡思乱想着,我不一定会闲死,但一定会被蛇孩子气死。
……此时的村子透着一股死气。
这里的村民早就已经被蜘蛛妖杀光了。
无上宗的弟子前来降妖,却全部折损在里面。
我进去转了一圈,发现了十几个无上宗弟子的尸体,这些人的腹部蠢蠢欲动,已被蜘蛛在腹中产了卵。
在他们的周围有一只死了的巨大蛛母,已是元婴境。
看来是这只蛛母让他们团灭了。
除了林火。
不过,林火离死也不远了。
他的神魂被蛛母的噬魂丝穿透,若不能治好,迟早魂飞魄散。
我取了蛛母的涎液喂给林火,这涎液可以修复神魂,若伤得不严重,都能治好。
没多久,林火醒了过来,一双眸子透着迷茫,很是懵懂。
恋尘故意道:”这家伙不会傻了吧?”
林火眼神一震,目光不善地盯着恋尘。
恋尘抱臂而立,一脸冷笑,”都是傻子了,还凶得很。”
林火捂着胸口吐了一口血,怒道:”你才是傻子。”
”你骂谁呢?”
”骂你!”
”傻子还会骂人?”
”我就骂。”
恋尘愣了一下,旋即哈哈大笑。
我:”……”看来林火的智商有点不够用了。
恋尘凑过来,一脸促狭,”他不会真变成傻子了吧?”
我平静道:”有一个地方倒是能救……不过,我不太想去。”
恋尘眼睛一亮。”
什么地方,你在那里又干了什么坏事?”
我:”……”忍不住了,我想打孩子了。
……我终究还是掉转了方向,朝着离火宫去了。
离火宫里有一个洗魄池。
专门用来清洗被妖物污染的魂魄。
不过,进入洗魄池的要求极高:作恶者不入,心不净者不入。
这两条就把大多数的修仙者卡住了。
我也不知道林火有没有资格进入,只能去试试。
林火用了涎液,延缓了魂魄被腐蚀的速度,只不过,这不是长久之计,若不能及时治疗,总有一日,他会昏迷不醒,身陨道消。
林火不能御剑,大青牛也不想让他坐。
我只好花钱给他买了一匹马,这让我很肉疼。
恋尘看林火的目光好像看一个败家子。”
喂,记得以后回仙门把钱还给我们,知不知道。”
林火虽然智商不够,却是知道羞恼的,”我知道了,你说话不必如此难听。”
恋尘冷笑,”看来不傻了。”
林火气得不想说话。
三日后,我们到了离火宫。
离火宫的人一眼就认出来我们是三只妖,目中存了鄙夷,连带着对林火也不待见。”
洗魄池不接待妖,这位道友请回吧。”
林火面色灰白,虚弱道:”在下无上宗林火,降妖之时被污染魂魄,这位狐烟姑娘好心救了我,请道友行个方便,让在下到洗魄池中试一试,在下感激不尽。”
离火宫弟子上下打量,目光不屑,”如何证明你的身份?”
”在下的玉牌被蜘蛛妖毁了,道友若方便,可以发函询问无上宗。”
”每年冒充名门大派的弟子的人不计其数,你这种人我见多了,没有腰牌一律当妖邪论处,你们速速离去,离火宫不追究你们的责任。”
恋尘本来冷眼旁观,看两个仙门弟子狗咬狗,没想到战火竟然烧到了他的身上。
太气人了。”
妖怎么了?
刨你家祖坟了?
吃你家灵米了?
你们修仙狗相互对骂,关小爷什么事?”
我轻咳一声。”
你可通禀贵派掌门,向无上宗确认此事。”
那离火宫弟子恼羞成怒,”我离火宫如何行事还不用你指教,你们速速离去,否则休怪我不客气,还不滚下山去!”
”且慢!”
一道白光从离火宫里疾驰而来。
一个一身白衣的中年男子身子洒脱地停下,他目光轻飘飘地从狐烟和林火的身上闪过,就落到了恋尘的身上。”
想让这位道友入洗魄池可以,不过,将他留下。”
他的手指向恋尘。
恋尘:”?”
我眸色骤冷,”为何?”
中年男子意味深长道:”此乃玉鼎火龙蛇的幼崽,野性难驯,天生便适合做镇山神兽,姑娘将他带在身边想来也是这样的打算,不过,看你将他驯化得并不好,姑娘将他交给在下,在下自然有法子让他服服帖帖。”
恋尘气得鼻子大出气,”小爷给你做神兽,你放什么厥词?
你配吗?”
我一把捂住他的嘴,看向中年男子,”你如何得知他是玉鼎火龙蛇?”
中年男子笑得笃定,看一眼林火,威慑道:”你身旁的这位道友被蜘蛛妖的噬魂丝所伤,若是不能及时进入洗魄池,七日后会变得痴傻,一个月后便会身陨道消,姑娘,这笔买卖你做不做?
若你答允,我即刻便能令贵友进入洗魄池。”
恋尘掰开我的手,狠狠咬了一口,破口大骂:”你放屁!
小爷堂堂大妖,岂会做你这狗屁门派的镇山神兽?
看小爷不放火烧了你这破山。”
说罢,他张口就要喷火。

上一篇 2022年8月31日 pm7:16
下一篇 2022年8月31日 pm7: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