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川刑警口述日记)陶心媛田金花全本免费在线阅读_陶心媛田金花完整版免费在线阅读

陶心媛田金花是《图川刑警口述日记》中的主要人物,在这个故事中“写故事的摩西”充分发挥想象,将每一个人物描绘的都很成功,而且故事精彩有创意,以下是内容概括:真实刑警口述系列

小说:图川刑警口述日记

类型:小说推荐

作者:写故事的摩西

角色:陶心媛田金花

推荐一本网络作者“写故事的摩西”的新书《图川刑警口述日记》,这是一本小说推荐小说。本书的精彩内容:人的恶,你无法想象。我们能做的,仅仅只是谨言慎行。而下面我要讲的案件,并不是我遇到过最凶狠的凶杀案。却是,我这些年最难以忘怀的案件

评论专区

陆地键仙:但凡你带一点点脑子看书,就会被毒翻,情节尬到你想死,这真的是老作者?这文笔,这剧情,发生了什么,堕落至此

庶女攻略:宅斗经典,文笔和人物塑造确实不错,我的粮草。

王者时刻:全职5星,所以这本1星

图川刑警口述日记

第 1 节 真实刑警口述系列:分尸快递

当罪恶和**对等,人终将不再是人。
警校毕业之后,我遇到过种种挑战人性的案件。
89 年人皮灯笼案,93 年的人体盛宴,直播扒皮案……这一桩桩一件件,似乎在警示世人,人性就像是一个无限扩张的黑洞,当**膨胀,恶将永堕人间。
1人性就像是一个无限扩张的黑洞,当**膨胀,恶将永堕人间。
在山城这些年,我遇到过最为惨绝人寰的凶杀案,更对峙过那些穷凶极恶的凶杀犯。
如 89 年人皮灯笼案,十八岁无知少女竟将还未出生的弟弟,徒手从母亲体内拉出,制成幼时母亲答应却未给的中秋灯笼。
又如 93 年的人体盛宴,一位 8888 的五星级 VIP 私密套餐,活体美女身上,竟摆满了琳琅满目的人体残肢。
人的恶,你无法想象。
我们能做的,仅仅只是谨言慎行。
而下面我要讲的案件,并不是我遇到过最凶狠的凶杀案。
却是,我这些年最难以忘怀的案件。
只是谁都想不到,当年的这桩案件,起因仅仅只是因为一封来自同城的快递。
2那天下午,我正在办公室内应接不暇的处理文件,搭档老黑却突然冲进我的办公室,并拿出手机,问我有没有看到我表弟的朋友圈。
我被他问蒙了,随即接过手机看了一眼。”
现出快递盲盒,55.5 一个,内含生活用品,手机配件,彩妆美装等,物超所值,先到先得”这些文字下方,更是配上了一组我表弟和身后那些快递的合照。
只是,就在我朝那些快递上扫去时,竟在我表弟身后的快递盒的”透气孔”处,看到了一些暗红色的液体。
我和老黑对视了一眼。
可能是职业警觉,从警十年,我和老黑自然不放过这些细微末节的东西。”
像不像血?”
我默默的点了点头,拿起手机就带着老黑冲到了我表弟家。
可就在我们刚走出电梯,这人还没到他家门口时,一阵惊悚的尖叫瞬间便从屋内传了出来。
我连忙伸手按了密码,当门打开,眼前的一幕,瞬间让我和老黑头皮发麻。
只见那些原本堆积如山的快递,早已被他拆开。
而这些快递的中间,一颗人头顿然耸立。
而我表弟,则直接瘫坐在了地上。
那裤裆之下,温热的液体更是顺着地板流淌到了我和老黑的脚下。
我立马上前将表弟搀扶至门外。
而老黑则带上了塑胶手套,缓慢的拿起了那颗人头,仔细的端详了起来。”
头颅表面没有任何挫伤,也没有任何腐烂的痕迹。
双眼眼球充满血丝,瞳孔扩张,嘴角有撕裂痕。
致命伤不会是头部,却不排除是被吓死的。
剩下的东西……小川,我们要不要等支援到了,再去拆?”
老黑本名叫张常,是市法医院主任,也是我自小到大的邻居。
或许也正因这一层关系,自我从警起,老黑帮了我很多,和我的默契自然也不用说。
因为我姓图,而他的肤色有些黑,我们顺其自然的,就得了一个黑图无常的称号。
我自然明白老黑的意思。
我们今天来,不等于出警。
虽说我已经报警,但在警方的记录员正式到来之前,我们所作的一切,到时候还要重新去做一遍,方便记录。”
死亡时间!”
”两个小时到三个小时左右!”
在老黑说完这些话后,他似乎也意识到了什么,当即蹲下了身子,将那一个又一个的快递快速的拆开。”
你小子,你又干嘛了?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惊魂未定的表弟,看到我就像是抓了一根救命稻草一般,直拉着我的衣袖。
说他什么都不知道,他只是看了那些开快递盲盒的视频,觉得非常有趣,也是个商机,所以就从快递网点买来了这些盲盒。
但这也就只是其中一小部分。
有一大部分,他都是从某鱼上面淘来的一些别人不要的二手物件,便宜的很。
想着就算不能大富,也能小小的暴富一把。
可谁知道,这钱刚刚花出去,就他妈开到了一个人头。”
你小子,开的可不光光只是人头,小川!”
老黑从一个一米多长的快递盒中,拿出了一双女人的手臂。
只见原本就躲在我身后瑟瑟发抖的表弟,突然就吓哭了。
3”十分钟后”警方赶到现场的同时,老黑又从那些快递中翻出了各种人体残肢。
并在记录员的记录之下,当场将这些残肢,拼凑成一具完整的尸体。”
女,二十二岁左右,鼻梁、颧骨还有眉骨处,几乎都动过刀子。
双眼皮也是割的,还有其胸口处,发现一处长度大约在十厘米左右的伤口。
初步观察,应是隆胸之后产生的伤口。
除去上述我说的这些,这具尸体,几乎没有任何外部伤痕。
也就是说,她是吓死的。”
紧接着,老黑又给我展示了这具尸体的脖颈处经脉,几乎全部呈扩张状态。
甚至有好几处红黑色的裂痕状的经脉,从这具女尸的皮下表层展现。
老黑说,这是人体受到极度次刺激之后,血脉喷张的表现。
但是具体细节,还是需要等他将尸体带回去,做一个详细检验之后才知道。
表弟的这些快递,都是他亲自去快递网点拉回来的。
据网点的工作人员叙述,表弟是两天之前打电话询问网点,有没有一些别人不要的快递,他愿意批量购入。
而快递网点虽没有明文规定,这些快递禁止买卖,但为了防止收件人到时候来闹事,所以也没有人敢这么做。
但在表弟的百般纠缠之下,那个快递网点的工作人员也略显无奈,只得将上一年已经明确了收件人不要的快递,批量卖给了表弟。”
那快递是从哪里出来的?”
”基本上都是东郊的仓库出来的,那里一直堆放着一些联系不到的,或者寄件人明确不要的快递。
其实我们一般来说,平日里是不对外出售的。
但是一旦仓库没有办法放下,才会选择上网进行销售或者快递销毁。”
”图队,我现在就带人去东郊仓库。”
说话的叫韩凛,跟了我两年,身手不错,蝉联三届山城市散打冠军。
我摇了摇头,当即否决了韩凛的提议。
在表弟家里,的确堆积了很多快递,而这些快递问题其实也非常多。
比如,这些快递大多都是一些布满灰尘的,而另外一批,包装不一,包装外部也没有一点儿灰尘。
也就是说,这是出自两个乃至更多地方的快递。
就在这时,老黑的一个电话,却打破了我办公室的寂静。”
那个女人的确是被吓死的,而且,刚刚打过胎,这是我现在能明确给你的信息。”
”别跟我打哑谜,我要的不是这个。”
我慵懒的坐在座位上,脑中全都是那个女人的脑袋。”
怎么这么没耐心了呢?
我查了几家大的美容医院,她们近期并没有接收过类似于被害者这样的患者,不过……””不过?”
”不过,我有个朋友,是开美容院的。
据他所说,他接过一个类似于被害者的隆胸案例,两分钟之后,我在门口等你”说完这句话之后,老黑一下就把电话给挂了。
4”下午四点三十分”我和老黑按照约定时间,来到了那家美容医院,接待我们的就是老黑的朋友。
按照他朋友的叙述,一个多月之前,她们的确收治了一位需要隆胸的女士。
而这个女人,也的的确确在这里完成了隆胸手术。
当时他还在诧异,这个女人看上去不像是没钱的,她的脸上的刀子手笔,不管从双眼皮,颧骨还是其他的地方,动的几乎都可以说是精益求精。
像是这么一个女人,又怎么会来她们这一家名不见经传的小美容院来隆胸呢。
只是,当老黑这个朋友的思绪还没有消下去的时候,原本应该躺在病床上安心修养的女人,竟突然之间就消失了。”
你们就这样让他走了?”
”她的医药费在手术前就已经全部付了,其他的休养、照料费用,也都是充卡的。
所以当时我们也觉得,是这个女人临时有事没通知我们。
对了,这是你们要的资料。”
我伸手接过了那个女人的资料,低头看了一眼。”
陶心媛,女,二十三岁,山城市本地人,2010 年 10 月 25 日签订于梦白美容医院进行隆胸手术的文件,离开时间,11 月 4 日”我抬头看着那名美容医生,直询问道:”在治疗期间,她就没有什么朋友过来陪护的吗?”
在看到那张大头照的时候,我其实就已经确定那就是被害人。
医生摇了摇头,说从进医院到离开,这个女人几乎都是一个人。
她们有时候也会在她背后窃窃私语,寻思这到底是不是谁包养的小三之类的。
毕竟光她脸上动的刀子,换算成钱的话,那都快高达七位数了。
在回去的路上,韩凛将陶心媛的住址发给了我,并将这个陶心媛的情况,都跟我说了一下。
陶心媛的父亲曾是某上市集团的老板,后因公司破产,欠下巨额外债后坠楼身亡。
至此,她的母亲就带着她和她弟弟改嫁了一个酒鬼。
陶心媛十六岁那年,因被继父猥亵而报案,但后又被其母带到派出所消案。
这是韩凛能在公安系统内调查到的所有有关于这个叫做陶心媛的资料。
5”下午五点四十五分”我们来到了陶心媛母亲家中。
这是一个看上去十分古老的老式居民楼,周边住着的几乎都是一些七八十岁的老人。
然而,就在门口,我就能闻到一股子酒精味。
陶心媛的母亲叫田金花,我们去的时候,她母亲正好在家。
当然,我们并没有将我们的来意告诉她,只是说我们是户籍警,今天过来,不过就是查询一下她家的户口。
我按照户籍信息,询问了她户籍册上的所有人,唯独将陶心媛留到了最后。
一开始我们你一句我一句的问答还好,只是,等我问到陶心媛的时候,田金花的态度却给我来了一个一百八十度的大转变。”
我们家没有这个人!”
田金花脸色微变,但态度却直转急下的说道。”
没有这个人?
但是户籍本上,这个叫做陶心媛的女孩,却是你的女儿。
我再重申一遍,我们是户籍调查处的,有权调查居民户籍,请您配合。”
从田金花的口中,我得知陶心媛从十八岁开始就没有在这个家里呆过,这个家就好像从来没有这个女儿过。”
那她最近回来过吗?”
我问道。”
偶尔回来几趟,但是每次都变了个样子。
听邻居说,她身上穿的都是一些大牌,街坊四邻说什么的都有,我们家老头子又是一个暴躁脾气,为了这些凹糟话,和别人打了都不知道几次了。
**同志,您说说,这个要是你女儿,你还能承认她吗?”

上一篇 2022年8月31日 pm5:16
下一篇 2022年8月31日 pm5: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