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爸爸顾千禧)小胖顾千禧_(小胖顾千禧)全章节阅读

无删减版本的现代言情《我的爸爸顾千禧》,成功收获了一大批的读者们关注,故事的原创作者叫做空空,非常的具有实力,主角小胖顾千禧。简要概述:一对青梅竹马,从年少到成熟,共享生命欢乐,共面命运不公

小说:我的爸爸顾千禧

类型:现代言情

作者:一颗大柚子

角色:小胖顾千禧

热门小说《我的爸爸顾千禧》已上新,它是著名网络作者“一颗大柚子”的又一力作。剧情主要讲述的是:顾千禧没说接受,也没说不接受,反正每次他爸过来他就扯着我在那里听三五分钟,时间一到就说饿了硬拉着我去吃饭。有时候我觉得我就像是个饭托儿。英语测验那天格外正式,全校同学都切换了教室作为考场,考生与考生前后左右的距离每个都有两米远,我们考场一共有20个考生,也不知道怎么分的,居然把我跟顾雪儿分到了一个考场。顾雪儿就在我左边,进考场的时候我们两个一起进来,彼此朝对方翻了个白眼后才找到座位坐下来

评论专区

大亨传说:前些时候重温了一遍,比起现在的娱乐文来,黯然**的这本书虽然简单了很多,也谈不上多专业的知识,但是作者并不完全是抄袭,而是写出了自己的一些想法和创意,确实很赞

暗影圣贤:此站唯一跟读的一本,粮草+,另外头一次看见拿自家作品玩二周目的

诡秘武林:侠客挥犀录:干草+,待看挺有趣味的克苏鲁综明清武侠小说

我的爸爸顾千禧

第 5 节 顾千禧被欺负了

50.顾雪儿没让我们等多久,就传来了准备英语测验的消息。
这次是英语测验是全校范围的,据说是择优参赛,也就是说不管先前有没有报过名,只要在这次考试中取得前三名的成绩,就可以代替京北附中去参加英语竞赛。
夏雨晴压力最大,原本她就觉得自己不够聪明,隔三差五取得的好名次她总觉得是她运气好,这次全校性质的测验搞得她心态都险些崩了。
她怕万一考不好,自己失去了参加英语竞赛的名额不打紧,但是肯定会有人说她一开始是通过关系获得的名额。
为此,夏雨晴还偷偷地掉了几次泪。
我于是又不得不发挥了自己知心小姐姐的魅力,开导了她好几次,甚至还偷了小胖好几块法(四声)国进口的巧克力给她,她这才破涕为笑。
顾千禧他爸一天内找过他两次,第一次是质问顾千禧为什么要抢顾雪儿的英语竞赛名额,害她在班级里出丑,第二次是来跟顾千禧道歉,上午他不分清红皂把顾千禧骂了一顿,后来去跟班主任沟通才知道是自己误会了顾千禧,这又马不停蹄地过来道歉了。
顾千禧没说接受,也没说不接受,反正每次他爸过来他就扯着我在那里听三五分钟,时间一到就说饿了硬拉着我去吃饭。
有时候我觉得我就像是个饭托儿。
英语测验那天格外正式,全校同学都切换了教室作为考场,考生与考生前后左右的距离每个都有两米远,我们考场一共有 20 个考生,也不知道怎么分的,居然把我跟顾雪儿分到了一个考场。
顾雪儿就在我左边,进考场的时候我们两个一起进来,彼此朝对方翻了个白眼后才找到座位坐下来。
好巧不巧,我们这个考场的主监考官是胡常胜。
我本来想跟老胡表一下我好好考试的决心,可他就像是耳鸣了一般,对我的声音视若无睹,这样就算了,他甚至还朝顾雪儿笑了一下。
虽然这一下有点儿转瞬即逝的感觉,可还是被敏锐的我捕捉到了。
这个胡常胜,真的是不给自己班学生长脸。
我一边涂答题卡一边又幽怨地看胡常胜,答题卡被我涂的刷刷响,他都没有偏过头来看我一眼。
真是避嫌都避到姥姥家了,他至于的吗?
考试结束,我交了卷子怒气冲冲地想去找顾千禧诉苦,忽然听到身后有人喊我的名字。”
顾喜宝。”
我转过头,看到顾雪儿抱着胳膊面无表情地站在我身后。”
干嘛。”
我有些语气不善。”
听说你是被捡回来的?
你也姓顾?
你配?”
我原本就被胡常胜闹的不痛快,听到顾雪儿的话火气蹭蹭蹭地往上冒,眼看着她走过来,我一把薅过她的头发,顺势把她往地上一推。
顾雪儿摔了个大屁股墩儿,她坐在地上,瞪着眼睛有些不可置信地看着我。”
你打人?
你居然敢打我?”
我面无表情地往前走,经过她身边的时候冷冷地看了她一眼。”
以后嘴巴给我放干净点儿。”
说完我就往前走,不想去理会顾雪儿了。
可兴许顾雪儿真的是天才型学霸选手,我只在她面前露了这么一套招式,就被她迅速学了个九成九,还没等我走出几步路的时候,就感觉身后突然有人使出一股蛮力推了我一把,我没有防备,直接在地上摔了个狗啃泥。
紧接着,顾雪儿几步走到我面前,伸出手扯了扯我的头发,恶狠狠的说道。”
这种粗俗的方式别以为我不会,一个在烂泥堆里生活的底层人,居然还妄想贴上我们顾家,真是可笑。”
我被摔得回不过神来,半晌才从地上爬起来坐下,两只手手心被蹭破了皮,脸也不容乐观,右脸先着的地,现在整个右脸火辣辣地疼,大概得肿个好几天。
周围的同学们来来往往,约莫是怕我碰瓷,没一个人对我伸出友好的双手,真是世风日下。
啧。
正想着,胡常胜的声音从我身后传过来,他的声音里带着些不确定和疑惑,以至于喊我名字的时候声音都有点虚。”
喜、喜宝?”
我一下子悲从中来,从刚刚在考场里被胡常胜忽视的委屈,再到刚刚顾雪儿羞辱我,说我是捡来的,还学我的招式把我推一个大马趴,我感觉我现在比窦娥还要冤。”
你你你,”胡常胜看的目瞪口呆,都有些结巴了,指着我的脸问我,”这是被打的,还是摔的啊?”
”摔的,”我没好气的说了一声,又忍不住问他,”老师您刚在考场干嘛不理人啊,我可是您亲学生啊,我还是班长,别的不说,您就说说,我从一开学到现在,给您参加过多少场教师培训会啊……”胡常胜把东西夹到自己胳肢窝底下,蹲下身把我扶起来,我疼的哎呦哎呦叫,胡常胜就在那耸着肩笑,也不知道是有什么恶趣味。”
老师您不想帮忙就直说,别笑话人行吗?”
胡常胜”扑哧”一声又笑喷了,意识到自己现在有点儿不太能担得起”为人师表”这四个字,他才极力忍着笑,一字一句地说道。”
不是,喜宝你别误会,实在是……噗哈哈,不是,你那个万能公式口诀太好笑了,我一看到你我就想背三短一长选一长,噗哈哈哈,我们办公室的老师快笑疯了。”
什么嘛。
万能口诀而已,有这么好笑?
我看着胡常胜一脸没见过世面的表情,忍不住对他又有些心疼。”
……谁把我的万能口诀外传的,这个是我的私人总结,不可以外传的。”
胡常胜有些一言难尽地看着我,说,”殷恒之天天早读在那背,我估计现在整个三班,甚至整个高一年级都倒背如流了呢。”
真的是,这些人一点儿版权意识都没有。
51.胡常胜好心地把我送到医务室去,又嘱咐大夫给我检查细致点儿,叮嘱完出门的时候,他又问我。”
你这看起来不像自己摔的啊,有什么事儿跟老师说,不要自己憋着。”
”嗯,”我点点头,”我跟顾雪儿互殴闹的,我先薅了她头发,又把她拽倒了,她又趁我不注意,把我推倒,又薅了两把我的头发。
当然,虽然是我先动的手,但是她先言语侮辱我,而且她也没有受伤。
老师你觉得我是和解还是告到校长室?”
胡常胜大概是没想到我会直截了当地说出实情,他大概原本就是想客气一下,烘托一下感人的气氛,这下氛围是起来了,胡常胜却接也不是,不接也不是。”
嗯,我觉得就这样吧,吃亏是福,更何况是你先动的手。”
我点了点头表示理解。
胡常胜说的比较客观,说到底是我先动的手,再加上如顾雪儿所说,我如今拥有的一切确实是通过依附顾家得来的,我没必要委屈,倘若没有顾千禧,我现在能不能存活于世都不知道。
我在医务室上了药,给顾千禧发了信息说不舒服就回家了,顾千禧打过来电话,想了想我现在的猪头脸也瞒不住,就说自己摔了一跤,被胡常胜送回来了。
顾千禧就说好,说他下了课马上就回家。
下午有针对他们三个人的英语补习,虽然现在重新测验挑选竞赛选手,可顾千禧他们的补习一直没有落下,足以证明胡常胜夫妻俩对他们的重视。
从学校到家里坐公交车有八站路,兴许是我的模样委实有点儿凄惨,我刚上车刷完卡,公交车上的叔叔阿姨哥哥妹妹就开始争先恐后地给我让座,更夸张的是,就连一个拄拐的老大爷都颤颤巍巍地站起来,说,丫头来坐,我们都比你健康。
是,你们都没我脸大,我脸又肿又大。
下车的时候,我大概是被摔的有些精神恍惚,提前一站下了车,等公交车走远了我才后知后觉。
索性一站路并不远,我姑且有点儿身残志坚的想法,一瘸一拐地走出了新时代青年的自豪感。
直到——我意识到从我下公交车,就有一个身影一直在跟着我。
我走的快身后那人就走的快,我慢一些那人也慢一些,手里的书包被我攥地紧了又紧,那里面有顾千禧特意放在我书包里的防身工具,幸亏我没有把他们扔掉。
经过一家便利店的时候,我忍着腿上的疼痛快步走了进去,紧接着没过几秒钟,身后那人也进来了。
隔着货架,我看到那人穿着黑色的休闲装,运动鞋,头上戴着黑色的鸭舌帽,因为戴着口罩一直看不清脸,个子不高,看走路姿势似乎是个中年人。
可是为什么会跟着我呢。
难不成看我独身一个人回家,觉得我家里没人,还是已经踩点踩过了?
正琢磨着,身后突然有人拍了拍我的肩膀——”啊——”我吓了一跳,回过头就撞进吕维仁的眼睛里,”吕院长,是您啊。”
我拍了拍胸口,长舒了一口气。
再往对面看了看,那个黑色的身影已经消息了。
吕维仁看到我的脸吃了一惊,忙问道,”你脸怎么了,有人欺负你吗,上药了吗?”
和胡常胜的反应不太一样,吕维仁看到我的脸第一反应是我有没有被人欺负。
说不委屈是假的。
可能站在旁观者的角度,理性的劝诫比不合时宜地关心出气要适用的多,可是,至少在事情发生后的某个时间段,我也需要有人安慰我,说我受委屈了,说我受欺负了。
这个是没办法替代的。
胡常胜是老师,他的责任是教书育人,在他的职责范围内,他会尽量公平公正的去处理同学之间的纠纷,可是当下的那一刹那,我最需要的是公平公正吗?
顾千禧也会给我出气,他会安慰我,也会劝诫我,他是我身边接触的所有的角色里,我无法去单独拿出来分析的人,他是我的全部。
只是他太年轻了,我奢望的渴求的来自长辈的关爱,他给不了。

上一篇 2022年8月31日 pm4:17
下一篇 2022年8月31日 pm4: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