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男绿女:真爱没有结局)韩雪姚婧涵_红男绿女:真爱没有结局完结版在线阅读

小说《红男绿女:真爱没有结局》,此书充满了励志精神,主要人物分别是韩雪姚婧涵,也是实力派作者“月满西楼”执笔书写的。简介如下:记录那些刻骨铭心,却没有在一起的爱情

小说:红男绿女:真爱没有结局

类型:小说推荐

作者:月满西楼

角色:韩雪姚婧涵

最近非常热门的一本书《红男绿女:真爱没有结局》,它的作者是“月满西楼”。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现在她突然这么开房,是什么意思?想到家里的老婆和女儿,我婉言拒绝:老同学,我家里有急事,需要赶回去,改天我请你吃饭。苏小薇:咱们的儿子已经七岁大了,你不想了解一下他现在的情况吗?1轰!我的血液一下都冲到头顶,而后我一惊而起,瞬间酒醒。儿子?七岁大了?我和苏小薇只是恋爱半个月,我承认当时我很主动地拥有了她,可是她怎么就怀孕了,怎么就生下一个儿子呢?我深表怀疑。我给她发消息:你开什么玩笑?苏小薇:那么多男同学,我为什么偏偏约你过来?儿子是白血病,需要骨髓移植,我不找你我找谁?轰!我的脑袋要炸了

评论专区

模拟修仙:从长春不老神功开始: 【相貌:5】 【悟性:6】 【体质:5】 【福缘:8】 【根骨:3(泯然众人)】 【参属:无(泥古不化)】最恶心反向开挂的了

土佐之梦:日本战国文前三之作,对战国盘根错节各势力的纵深描写是前所未有的,具有真正的历史深度。

红叛军:很棒的一本书,在足球方面我觉得还是不错的

红男绿女:真爱没有结局

第 5 节 致命谎言

张峰,我在 18 楼 1816 房间,你过来一趟。
同学会结束了,大家陆陆续续走出饭店包间,我刚站起,收到上面一条消息。
是大学初恋苏小薇发来的。
开房?
我皱起眉头。
大学毕业之后,我和苏小薇只是恋爱半个月,而后便匆匆分手,各奔东西。
到现在,我们已经有八年没有联系了。
就在同学会上,我们也是离得很远,甚至都没有交流一下眼神。
现在她突然这么开房,是什么意思?
想到家里的老婆和女儿,我婉言拒绝:老同学,我家里有急事,需要赶回去,改天我请你吃饭。
苏小薇:咱们的儿子已经七岁大了,你不想了解一下他现在的情况吗?
1轰!
我的血液一下都冲到头顶,而后我一惊而起,瞬间酒醒。
儿子?
七岁大了?
我和苏小薇只是恋爱半个月,我承认当时我很主动地拥有了她,可是她怎么就怀孕了,怎么就生下一个儿子呢?
我深表怀疑。
我给她发消息:你开什么玩笑?
苏小薇:那么多男同学,我为什么偏偏约你过来?
儿子是白血病,需要骨髓移植,我不找你我找谁?
轰!
我的脑袋要炸了。
看来苏小薇没有在开玩笑,她有一个患上白血病的孩子,而这孩子很有可能就是我的骨肉!
这事儿搞得!
一时间,我非常后悔。
要不是当时年轻冲动,现在会有这结果?
那个孩子会遭这份罪?
现在想不了那么多,我来到 18 楼 1816 房间,敲了敲房门。
房门打开了,她就站在门口边等着,用一种多情而又克制的复杂眼神望着我。
现在我近距离地看到她,她仍是那么漂亮,就是眼神中有些沧桑。
想到这几年她一定没少受累,我心情沉重,不知道该怎么做。
拥抱她,而后安慰她?
可是想到家里的老婆和女儿,我又感觉到不合适,只有扭过头去。
苏小薇轻轻地从我身边走过,关上房门:”张峰,过来坐,我泡了茶。”
我点点头,走到床边坐下来。
现在我想确认一下那孩子是不是我儿子,可看到苏小薇表情苦楚,就不好意思开口了。
她像是看出我的想法,拿起手机:”儿子在我妈身边,我跟他视频吧,你不要说话。”
我往旁边坐一坐,伸长脖子看着她视频。
我还真想看一看那个男孩子,要是长得尖嘴猴腮,或是长得黑不溜秋的,那绝对不是我儿子。
一直以来,我对我的相貌还是充满自信的。
打开视频之后,苏小薇先跟一个中年妇女说几句,而后便跟一个小男孩视频通话。
这个小男孩有六七岁,眉清目秀,身材瘦小,脑袋光光的,穿着病号服,半躺在病床上,显得非常虚弱。
头皮都是光的,这说明他经受过痛苦的化疗,看来白血病是真的!
不知道为什么,我心中一疼,很不是滋味。
现在我也无法确信他是不是我儿子,但给我的感觉,他应该是。”
儿子,妈妈马上就回去了。”
苏小薇强作笑颜。
儿子懂事地点点头:”妈妈,别求人借钱了,我吃中药就会好的。”
”妈妈没有,妈妈就是出来应酬而已,好了,快睡吧宝,妈妈马上回去。
拜拜!”
苏小薇挂掉视频,泪水突然一涌而出。
我想着她接下来应该向我哭诉她的遭遇,像丈夫发现儿子的真实身份后非常愤怒啊,像丈夫虐待他们啊等等,可是她什么苦都没诉说。
过了一会儿,她使用手背擦去泪水,拿出一个小袋子,放在我身边:”这是儿子的头发和指甲,你拿去做个亲子鉴定吧。
要是你儿子,我们就谈一下骨髓移植的事情。
要不是你儿子,你所花的钱我来出。”
2我接过小袋子,随手扔到垃圾篓里。
这一刻,我不再有丝毫的怀疑,问道:”儿子什么时候需要骨髓移植?”
”时间还没有定下来,医院需要先检查一下你的血,做个血型检查,再做个凝血功能检查。
如果匹配成功,医院才会决定什么时候做骨髓移植。”
苏小薇打开手提包,取出一个一次性针管,取出消毒的棉签,又取出一根压脉带:”我给你抽个血,而后带到医院检查,那样你就不用再跑一趟。”
她是护士,专业性很强。
我点点头,脱下外套,又脱下毛衣,捋了捋衬衣。
她动作熟练地给我抽血,而后使用棉签按住针口:”后天就会有结果,到时候我通知你。”
正说着,她的手机突然响起。”
我老公打来的。”
她接听电话,冷冷问,”你想干什么?”
”你老是叫我妈守在医院干嘛?

那是你生的野种,我妈凭啥照顾他?
!”
电话里吼。
苏小薇气道:”我叫她回去,她不回去,这能怪我吗?”
”你跟她实话实说,她不就走了?”
”你别说了,我这就叫她回去。”
苏小薇挂掉电话,捂住脸哭。
我心里更是难受,觉得都是自己把她害成这样。
我要是再袖手旁观,那就不是一个男人,不是一个父亲了!
我打开手机银行,查看一个我老婆不知道的银行账号,而后要苏小薇的银行账号,她不给,我就不让她走。
当她把银行账号发给我之后,我毫不犹豫地转过去三十万。
我在一家电脑公司上班,是个工程师,一个月有三四万的收入,最近几年下来也有一些私房钱。
这些钱我本打算给农村的爸妈养老的,现在只能先用在儿子身上。
毕竟是白血病,需要的钱太多了,我又跟两个同事借了二十万,也转给苏小薇。”
小薇,我已经给你转过去五十万,你先用着,要是不够,我再想办法。”
苏小薇摇摇头:”我一会儿还给你转回去。”
我生气了:”你怎么这样固执?
这是我给儿子的,不是给你的!”
苏小薇扭过头去,低声啜泣。”
白血病花钱多,你先拿着。”
我想到儿子还在等她,就催促道:”你赶紧回去吧,别让儿子等急了,有消息第一时间给我打电话!”
当我把她送出酒店的时候,她还在擦着眼泪。
一阵风刮来,把我的头发刮得一片凌乱。
外边有个身患白血病的儿子,家里有我的老婆女儿,我以后该怎么办?
3家里安静无声。
现在是夜里的十一点钟,老婆和女儿早已进入到梦乡中。
平常回家,不管身体多么疲惫,我都会感觉到踏实,感觉到温馨。
但是现在,我心里乱糟糟的,同时心中有着一种浓厚的负罪感。
要是老婆和女儿知道我在外面还有个儿子,她们会怎么想?
我在她们面前的形象是不是轰然倒塌?
而后我的家庭是不是会变得支离破碎?
我不敢往下想,非常颓废地躺在沙发上。
跟苏小薇分手后不久,我就在朋友的介绍下认识了林茵。
我们一见钟情,可是她父母不同意。
当时我还不是首都户口,而林茵是白富美。
不过在她的坚持下,我们还是走到一起。
结婚的时候,她爸妈送她一套房,还送她一辆奔驰大 G。
而后我们就有了一个可爱的女儿,我们的生活简单、快乐、幸福。
可是现在,我突然多出一个儿子!
被老婆和女儿知道,我害怕。
被岳父岳母知道,我更害怕。
到时候,他们还不戳我的脊梁骨,把我骂个体无完肤?
到时候,他们逼着林茵跟我离婚,那么我会成为一个孤家寡人,会再一次成为一个可怕的北漂。
我后悔至极,后悔当时不该冲动,更不该推倒苏小薇。
可是这一切都已经无法更改了。
为了还拥有老婆和女儿,为了拥有这个家,我必须伪装。
老婆,女儿,对不起,我也不想这样,可是现实逼着我这么做!
我深呼一口气,站起来走向洗澡间洗澡。
我身上可能有苏小薇的气息,现在必须全部冲刷掉。
当接近尾声的时候,外面有人敲门。”
茵儿,我在洗澡。”
”怎么回来这么晚?
要不要我给你做点夜宵?”
老婆的声音温柔体贴,我听得鼻子一酸,眼泪都要掉下来。
茵儿,对不起,请你不要对我这么好,好吗?
我洗洗脸,擦擦身上的水滴,披上睡衣走出去,挤出一丝微笑:”茵儿,我不饿,你赶紧睡吧。”
林茵笑呵呵问:”今天同学会,跟哪个漂亮女同学聊上了?”
我随着她开玩笑:”好几个呢,拉都拉不开,谁叫你老公玉树临风呢?”
”怪不得一回来就洗澡,害怕露出马脚吧?”
林茵呵呵一笑,推着我走向床铺。
躺下来之后,她拥着我睡去,而我睁着眼睛,盯着天花板,一直都毫无睡意。
不知道这样的夜晚,要持续到什么时候。
4做电脑工程师的工作,每天朝九晚五,剩余的时间我都会钓鱼和健身,业余生活可以说是悠闲自得。
但是现在我不敢再过这种日子了。
我问了苏小薇验血结果,她说我的血液凝血功能比较差,不适合给儿子做骨髓移植的手术,接下来儿子还要进行花费昂贵的化疗,最终儿子要想痊愈需要一百多万,所以我必须赚到足够多的钱。
说起来,我老婆很有钱,但是她的钱我能碰吗?
我通过一个朋友联系到一份送外卖的工作,从下午六点到晚上十点,节假日不休,一个月保底五千,还有分成。
为了儿子,我毫不犹豫地答应了。
下午下班后,我就开始从事这份工作。
为了不让别人看出来,我不但会戴上头盔,而且还会戴上茶色眼镜和口罩。
害怕老婆起疑心,我就告诉她加班,因为公司处于快速发展期,所以要加班很长时间。
她相信了,要我注意休息,要是不想做,她可以帮我换一家公司。
干送外卖这份工作,刚开始我很不适应,因为是三月份,天气还比较冷,戴着手套,还冻得双手麻木。
因为我对路线不熟悉,有很多单子会拖延时间,惹得顾客很不满意,碰到脾气暴躁的,我还会挨上一顿骂。
干了一个多月,我才轻车熟路,指哪打哪。
这天,有人点了两份黄焖鸡,叫我送到第一人民医院病房大楼。
我提着外卖赶到病房前时,不由得大吃一惊。
原来是苏小薇和她婆婆点的黄焖鸡!
好在苏小薇没有发现是我,接过外卖,说声谢谢,就走进病房。
在这一刻,我看到病房里的那个小男孩,躺在病床上,鼻子上插着管子,显得更为瘦弱!
都快皮包骨头了!
我心里像针刺一样疼痛,很想走进去抱抱他,很想叫他一声儿子,很想让他叫我一声爸爸。
他没有从苏小薇老公那里得到父爱,我现在非常想给他父爱。
可是,我又不能。
一方面,苏小薇的婆婆在。
一方面,儿子也不认得我。
看儿子突然痛苦地转身,我更是心如刀绞,低下头,不敢再看。
可是等一会儿,我又忍不住抬起头来,想多看他一眼。
突然间,我看苏小薇和她婆婆都看过来,慌忙转过身去。
又等一会儿,我又偷偷看一眼儿子,忍着泪水,走向电梯。
我真想狠狠地给自己一耳光。
八年前,我要是不主动地拥有苏小薇,她会生下这个儿子吗?
现在儿子会这么痛苦吗?
还有我,现在还用辛辛苦苦送外卖吗?
还需要背负这么重的情感债务吗?”
送外卖的!”
当我走到电梯门口时,后面突然有人叫。
我听到是苏小薇的声音,心里轰隆一声,侧过身低下头看向她的双脚。
这时候,千万不能被她认出。
她要是知道我送外卖赚钱,那么她以后还会收我的钱吗?
我不说话,听她怎么说。
5”送外卖的,黄焖鸡有点凉了,下次再这样,我就投诉你。”
苏小薇警告说。
我点点头,转身走开。
她没有认出我,我走进电梯后喘口气。
走出病房大楼时,我的手机响起来。
电话是老婆打来的:”老公,一个姐妹离婚了,我要去陪陪她,会晚一点回去,你回去之后自己做饭吧。”
”好,我知道了,老婆你哪个姐妹,住在哪儿啊,我过去接你吧?”
”不用,我和一个闺蜜一块儿呢,就这样,拜拜。”
我挂了电话,继续送外卖。
今晚单子不是很多,到九点半时,我还有最后一单。
这个客户点了几份杂粮煎饼和凉皮儿,叫我送到新春别墅小区。
既然是别墅小区,那就是豪华小区,安检比较严格。
我压上身份证和工作证,又扫了健康码,才让我进去。
到了一座欧式别墅院门前,我看大门看着,客厅门前站着一个穿着睡裙的美女,冲她挥挥手。
她摆摆手,叫我进去。
我只好快步走进去,提着快餐递给她,又递上圆珠笔:”小姐姐,请您签收一下。”
她的脸色很不好看,先签字,而后接过外卖,冷冷道:”你迟到几分钟,我等会儿给你个差评。”
我赶忙讨好一笑:”这位小姐姐,我们送外卖的不容易,您一个差评,就让我这个月的**泡汤了!”
”我才不管。”
”小姐姐,我家里有病人,我不得已才出来干兼职……”刚说到这里,客厅房门突然被人推开,一个花容月貌、气质高雅的美女走出来,杏眼圆瞪地看着我。
我一看,心里轰隆一下,转身便走。
圆珠笔和签单我都不要了。
林茵!
这美女竟然是我老婆!
原来她刚刚离婚的姐妹就住在这里,刚才要给我差评的就是她姐妹,怪不得心情不好。
这回我是惨了,不敢想,竟然在这里撞上我老婆!
这事儿搞的!”
喂!
送外卖的,你怎么说走就走,什么态度啊?”
那睡裙美女大声指责。
我怎么还敢做出回应,越走越快,最后都小跑起来。”
送外卖的!”
林茵突然追上来:”你不用害怕,我们不会给你差评的!”
我鼻子一酸,骑上电动车就走。
林茵已经看出是我,但是没有点破,还关心我,我都快无地自容了。
当拐弯的时候,我扭过头悄悄观察一眼她,看她呆立在大门前,像是一座雕塑。
可以想象,她根本没想到我会兼职干这个,到现在都感到极其震惊!
我在她眼里是一个听话的好丈夫,我做任何事都会跟她商量,而这一次没有。
我自己都感觉到,这是对她的一种背叛。
如果再提到我儿子,那么这种背叛就极其严重!
马上我就要回家了,回到家后呢,我怎么跟她解释呢?
我怎么说她才会相信呢?
她可是一个聪明人,我能蒙骗了她吗?
我不敢想象。
在公司交接完工作之后,我走向地铁站,犹豫了很久,我都不敢走进站口,不敢回家。
可是,不回家行吗?
看地铁快要关闭,我只好硬着头皮走过去。
我想了,不管如何,我都不能让她知道我有个儿子的秘密。
6等了一夜,林茵没有回来。
我做早饭的时候,她回来了,两眼红肿,表情憔悴。
难道她已经发现什么了?
我心中忐忑,慌忙迎上去:”茵儿,饿了没有,我马上就好了。”
她只是轻轻点头,而后走到沙发边坐下来,高跟鞋都没换。
我更是心中慌乱,匆匆做好早饭,端进餐厅:”茵儿,过来吃早饭吧。”
林茵坐着不动,等一会儿才说:”张峰,你过来一下。”
我明白她的意思,擦擦手,解开围裙,走到她身边坐下来。
看她一直盯着我,我不敢迎视她的眼神,低下头去。”
张峰,送外卖多长时间了?
为什么突然这么做?”
她开门见山地问。
我不敢说实话:”有一个多星期,我想多给老家的爸妈一些钱。”
”张峰,夫妻之间必须真诚,我要你实话实说,不然我会惩罚你。”
林茵的声音仍是非常轻柔,但是带着无法形容的严肃。
我一下慌了神,站起来,急切地说:”老婆,我说的是真的!
我不敢骗你!”
林茵观察着我的眼睛,打开手提包,取出一张单子递给我:”这是我让银行的朋友拉出来的,你的账号往一个账号转了五十万,这个你怎么解释?”
我心跳加速,大汗淋漓。
想不到她抓到了这个证据!
我只有继续撒谎:”是我一个朋友,儿子有病,需要用钱,所以我就借给他五十万。
因为他过不多久就还我,所以我没用跟你说。”
”这个朋友叫苏小薇是吗?”

上一篇 2022年8月31日 pm4:16
下一篇 2022年8月31日 pm4: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