邵澜慕苡尘(仙途漫漫:这届上仙不简单)_《仙途漫漫:这届上仙不简单》完结版免费阅读

热门小说《仙途漫漫:这届上仙不简单》近期在网络上掀起一阵追捧热潮,很多网友沉浸在主人公邵澜慕苡尘演绎的精彩剧情中,作者是享誉全网的大神“百里岁岁”,喜欢奇幻玄幻文的网友闭眼入:超好看仙侠文合集

小说:仙途漫漫:这届上仙不简单

类型:奇幻玄幻

作者:百里岁岁

角色:邵澜慕苡尘

推荐一本网络作者“百里岁岁”的新书《仙途漫漫:这届上仙不简单》,这是一本奇幻玄幻小说。本书的精彩内容:我的毛是黑毛,从头黑到尾的乌漆嘛黑。还有,我是头雄性。男人该有的。我都有

评论专区

[综名著]不一样的简:女主还OK智力中上脑子清醒嫖夏洛克不够,但麦哥完全OK美食描写绝逼是吸引我晚上看的一大点但女主在我心中只是还OK而已

龙脉猎人:看到你们说 觉得你们是在花样推书

重返1977:@赵大公子 的评论 最贴切【满遗的自嗨文】。作者完全不考虑读者的阅读体验!

仙途漫漫:这届上仙不简单

第 7 节 嫦娥无稽

我是一只公兔。
我对我的主人产生了绮念。
噢,她的名字叫嫦娥。
她不喜欢吴刚,她喜欢我。
千百年前,还是她主动追的我。
1我是嫦娥怀里常抱着的玉兔。
众所周知。
我的毛是黑毛,从头黑到尾的乌漆嘛黑。
还有,我是头雄性。
男人该有的。
我都有。
2啧。
老子真的好帅。
就算变成了兔子也帅。
3我本是上古凶兽无稽。
黑暗势力的头头,称霸魔界十万年,没什么感觉,就是无聊。
直到有一天,有个脑壳有角、长得还有点儿神气的绿条蛇带着他的兄弟来揍我。
我表示不服,最后被他打得哇哇叫。
凶兽大丈夫能屈能伸,他以多欺少,我忍了。
单挑的话我根本不虚,那家伙跟我是同辈,真要一对一的话,他未必打得过我。
主要就是怪我的虾兵蟹将太菜,一群海鲜还打不过那个颤颤悠悠的老王八。
哦,那个老王八说他叫玄武,和绿条蛇同为神兽,还让我对绿条蛇放尊重点,得称呼那蛇为青龙大人。
他也不满意我叫他王八,打架时小心眼地把我头顶英俊的毛都拔秃了。
4青龙那狗东西,把我揍得鼻青脸肿以后,摁着我的爪子签了份不平等合约。
他们几个要去无涯洞轮回,让我在他们出来之前帮忙护天界周全。
开什么玩笑!
我堂堂魔界老大,神魔一惯势不两立,让我去护天界周全,这是把老子当成不发威的病猫?
!”
十万年份的天界桃花酥。”
淦!
我的脏话,到嗓子眼儿了都没骂出来。
青龙那家伙,真会挑别人的软肋。
5我守了天界五万年,少说也打退了好几波不长眼的玩意儿。
天界的人还算识相,除了桃花酥,还有桃仁酥、桂花酥、各种酥,天天变着花样给我送到南天门来。
送酥的是一个喜欢穿白衣服的女人,她第一天来的时候,我正在睡觉,翻身的时候差点压到她。
我眯着眼比了比,她还没我的爪子大。
我原身威风凛凛霸气无边,自认凶狠冷酷无人能敌。
原在魔界的时候就没魔敢跟我多说几句话,来了天界,我也懒得跟天界人交流。
这女人头回送酥,就提着一篮子吃食站在我面前一动不动,兴许是吓傻了,愣是没放下篮子,人也傻不拉几地不说话,两颗眼珠子光瞪着我就瞪了好半天。
6这女人叫嫦娥,送来的酥都是她做的。
吃人手短拿人嘴软。
她喜欢在我耳边叨叨。
我忍了。
送了好几次点心以后,她突然不知天高地厚地问我,能不能摸摸我。”
无稽大人,我、我可以摸摸您吗?”
看她做的酥挺合我胃口的份上,我漫不经心打了个哈欠。”
摸吧。”
讲实话,我几乎感觉不到她在摸我,她的手太轻了,摸着我脸侧的时候,就像是有片羽毛落在了脸上。”
无稽大人,你的毛好软和。”
哈?
我一头雾水,这是在夸我长得帅么?
她的眼睛亮晶晶的,又试探性地朝我靠近了一步,我甩了下尾巴,眯上眼皮,然后她就得寸进尺地靠着我坐下,声音很轻很轻地说了一句:”谢谢你喜欢我做的酥。”
以后这五万年,她天天贴在我身侧,一靠就是一整天。
她真闲。
7五万年零一天的时候,魔界深渊出了个魔头。
我不在魔界的这些时间,我的虾兵蟹将和老巢都被他个狗贼端了。
他把魔界肃清整理成了他的地盘,还把我的宝贝珠珠也吞了。
我差点气得吐血。
那可是我从鲛人族要的白珠,以修为供养,必要时吞噬可大增自身功力,副作用还能强身健体、养肾壮阳。
我养了足足九万年的宝贝啊,可是准备留给以后的媳妇儿吃了能经得住夜夜笙歌用的。
可恶!
我朝着轮回洞吼了几声,都是这青龙!
我洁身自好从不乱搞,十多万年都单过来了,本来马上我就能娶媳妇儿了,可现在这珠珠没了,我还得等多少年才能再养出一颗白珠!

8我低估了我九万年的宝贝。
可以。
对得起青龙那老玩意儿了。
我为了守住天庭,十万修为尽废,天庭元气大损,不过那魔头也没好到哪儿去,吃了我最后的大招,估计以后连魂儿都散得干干净净。
这样一对比,可把我牛逼坏了。
虽然我现在连人形都维持不住,但至少还有一口气留着。
大战结束,战场一清,我眼前一黑。
倒下前我隐隐约约看到了远处逐渐放大的白色人影。
我以为自己也会死。
活了十多万年,闭眼前,我想的,竟然是那个日日给我送酥,靠在我身上浅眠的女人。
亏了。
酥吃少了。
9我再次醒来,只感觉自己正贴着一团软软的东西,还香香的。
是桃花的味道。”
无稽大人!”
我旋即有点高原反应。
等看清眼前人的脸后,我不禁一愣。
这呆子,怎么在哭。
10就算又过了五百年,我也才能勉强接受自己变成了兔子的现状。
以前是那呆子没我的爪子大,现在,好歹我比她的两只手大。
青龙那家伙,也终于带着他的同伙出关了。
彼时我正在嚼嫦娥给我拔的草,那冤种便好死不死地出现在了我眼前。”
无稽兄——”他的眼里泛着泪光。”
我不是无稽,我是玉兔。”
”没看见吗,老子吃的是草。”
11搞不懂青龙怎么就看出了我是无稽。
他先是带着他小弟们给我行了个大礼,还割了自己的手腕给了我一小碗龙血,说是喝了能加快我的修为。
其实我不是很在乎能不能变回去。
12据呆鹅的小弟吴刚描述,大战以后我就变成了这样,嫦娥那女人抱着我回了广寒宫。
那时我生死不明,她破了天条,只身前去禁地找药。
如果不是太上老君发现得及时,她恐怕就再也出不了禁地,被禁地的幽毒毒个透心凉。
真是够蠢。
吴刚说,我沉睡了三千年。
嫦娥守了我三千年。
以至于人人都知嫦娥怀里常抱一只玉兔,日日相伴,片刻不离。
13我醒了以后,嫦娥每天时不时就要来看我,摸着我的头和背,软糯糯地跟我讲话:”无稽大人,外面很凉,你要是想出去的话,让我抱着你好不好。”
有一次她给我拿来一堆草,我看着她半晌,她也盯着老子半晌。
我没法说话,跟她大眼瞪小眼,她的眼泪一下子就汪了出来:”无稽大人,是,是我采来的药不对吗——”哦。
她以为我真就是只兔子,能自己辩出草药自己吃。
14我被她养得膘肥体壮油光水滑。
艹。
身材都走样了15最近天界在大力整顿天庭人员。
本来这不关我的事,但有个肥头大耳贼眉鼠眼的家伙一天到晚就在广寒宫门口晃悠,很是碍我的眼。
我正躺在软垫上嚼着萝卜的时候,这个崽种竟鬼鬼祟祟地进了门。
我看着他东瞅瞅西瞧瞧,还摘了一朵大牡丹捧在手上笑得非常不尽人意。
眼不见心不烦,我转了个身把萝卜吃完了。
本来我不吃草也不吃萝卜的。
结果这副身体忒不争气,闻见萝卜就流口水,丢死凶兽的脸了。
16嫦娥每天都会给老子备一盘酥。
我吃完了胡萝卜,正准备挪挪屁股用爪子往盘里挠几块酥吃,结果头顶兀地笼上一层阴影。
我还没看个清楚,眼前的盘子就没了。”
嘿嘿嘿,嫦娥姐姐做的桃花酥~””唔唔,好香好香,咳咳咳——””怎么有点咸咳咳咳咳……”?
我瞪大了兔眼。
老子是个文明的上古凶兽。
有素质,有教养。
从来不骂人——”哦豁,你就是玉兔?”
那鳖孙儿吃完了桃花酥,嘴角粘着碎碎,没舔干净就来跟老子搭话。
我呲了呲牙,控制着胸腔怒意的上涌。”
哦哟,你这个兔儿好乖哦~””还会笑哦~””哦哦~小乖乖~”他伸手,腆着笑摸了一把老子的背。
我嘴角抽动,眼看着他两只手都伸了出来,做出一副要抱我的姿态。”
别怕别怕,哥哥不会伤害你哦~”士可忍孰不可忍。
再忍,老子就不是男人。
我作势蹬起,正准备一个旋风回旋踢踹他几个大脸巴子,结果脚下却蓦地一滑,门牙磕上了石桌,脑瓜子都栽得嗡嗡的。
17”哎呀哎呀,对不起哦兔兔,可是这个垫子软乎乎的好好摸~””啊!”
”这上面竟然还有嫦娥姐姐的刺绣!”
”绣的是什么呢,嗯,这个是花,还有这个胖胖的,圆滚滚的…””嘿嘿嘿,好像我哦!”
我气得浑身发抖,呼声从喉咙压抑不住地冒了出来,身体就像是要被撑爆一般的滚烫。
我看着他用脸在垫子上蹭来蹭去,脑子里混乱一片,只有宣告所属的执念依旧清晰。
那可是嫦娥用老子三千年来脱的毛做成的软垫。
那是老子的毛——那是老子的垫子!
18我眼睁睁看着他把垫子揣进了怀里,哼着小曲儿就要走出广寒宫的大门。
虎落成兔被猪欺,我还从未受过此等奇耻大辱。
嫦娥那呆子,为了给垫子绣桃花,手都被扎透了好几次。
这家伙。
他怎么敢,怎么敢在我面前这么堂而皇之地拿走它——老子无稽,上古凶兽,魔界之主。
哈。
老子今天。
非得捏碎这个不长眼的渣滓。
19”无稽大人!
!”
”无稽兄!
!”
”魔尊大人手下留情!
!”
”无稽魔尊——手下留情啊!

!”
”要是天蓬无知犯了大人,还望大人大人有大量,手下留人啊——”呵。
我手劲一松。
原来这蠢货,叫天蓬。
我魔修不及以前,这次连原身都没变回去,不过人形也不差,至少比兔子好了十万倍。”
他动本尊的时候,这广寒宫空空荡荡,连个影子都没有,””怎么?”
”本尊这才捏住他的脖子。”
”你们一个二个的,下一秒就到老子眼前了。”
天蓬在我的手上面红耳赤,我扫眼过去,只见后来的嫦娥满脸担忧,不禁冷嘲一声。
哼,他们是一家人,天庭仙界光明磊落的一家人,想必这女人也是在担忧这个狗东西被老子掐死。
啧。
我扭头。
天界可真她妈团结。
20”得,吾给青龙这个面子。”
我一放手,天蓬就滚到了地上捂着脖子猛烈地咳嗽着,他怀中的垫子落在一边,沾了好些灰。
我看着眼前微不可查松了一口气的神仙们,心头暗嗤。”
但是么,让这家伙滚去人间轮回。”
”他这么喜欢吃。”
”吾大发慈悲,允他轮成一头猪。”
”这——”还有人想上前反驳我。
结果青龙一把拦住了那斯:”天蓬有错在先,就这样做吧。”
我看着天蓬被人带下去,背着的手藏在广袖下捏成拳头:”既然你回来了,本尊也算完成任务了。”
”青龙,之前合约作废,以后别再跟本尊扯上关系。”
”无稽兄海涵。”
”无稽兄有恩于天庭,必然不会再多扰。”
我懒得听青龙拘于礼节的奉承,大步离开了广寒宫。
没有再多看嫦娥一眼。
21桥归桥,路归路。
我们本就不是一道人。
就是亏了。
酥吃少了。
22我回了魔界,终日看我的小弟如何如何喜极而泣。
我只觉无趣,整顿魔界用不了多久,魔界安分以后我日日留在魔宫,手指绕着长发,心头空空荡荡。”
大人,你怎么又在发呆。”
赤练蛇一直陪在我身边,他的修为现在远超于我,看着他粗长盘缠成一圈一圈的身躯,我动了动心思。”
赤练,本尊想了想。”
”这魔界,你来接手好了。”
23赤练用他的身子缠着我哭得一把鼻涕一把泪,蹭了我一头发的不明粘糊物体。”
大人,赤练对大人是忠心耿耿,天地可鉴啊——””赤练有什么地方做得不好,大人要说啊,赤练一定改,马上改,狠狠地改——””大人不要丢下我一条蛇——””嘤嘤嘤——赤练不要留在魔界天天看他们的嘴脸,他们长得好吓蛇,赤练真的真的好害怕!
!”
”哭唧唧——大人是不是在外面有新欢了,大人是不是心里没有赤练了——””大人要走,把赤练也带走吧!
赤练愿意跟大人做一对亡命野鸳鸯,一生一世不离不弃!”
”呜呜呜——大人是不是嫌弃赤练不能生孩子,其实赤练是可以从其他蛇窝偷几个蛋过来给大人孵的——””放你的狗屁赶紧给老子松开你个傻逼!”
”你他妈从哪儿给老子看来的话本子,张嘴就给老子乱哔哔!”
”生你的大头鬼赶紧爬开!
!”
24我把赤练揍晕了,然后来到了人间。
本想给人看风水混个人样。
结果有个脑壳有痣的胖女人。”
什么桃花酥,嗨呀,不管是桃花酥,桂花酥,玉米酥还是板栗酥——””只要你跟着我来,保准你天天要什么有什么~”于是。
她带我进了红楼。
于是,今天,是我成为红楼头牌的第一天。
25我耐着性子呆了三天,把那老鸨答应给的酥都尝遍了。
没一种是能吃的。
我不干了。
那胖女人哭天喊地扯着袖子骂我要遭天打雷劈。
我勾起嘴角,挽了挽她们给我准备的大红的长袍宽袖。”
本尊要走,可从未有谁留得住过。”
楼里闹哄哄的,我环顾四周,十分不屑。
下一刻,像是冥冥之中有什么牵引着似的,我抬头,突地有了一瞬间的恍神。
二楼那处,有个端茶水的小孩儿,梳着两个鼓囊囊的丫鬟髻,髻上缠着两根红丝带,嵌在白嫩脸颊上黑黝黝的眼睛看着我,里面好似含着满天的星星。
四目相对后,她像是受惊了一般,怯生生地转身端着盘子躲去了花娘身后。
我瞪大了眼,分明瞧见了她颈后那桃花似的淡红胎记。

上一篇 2022年8月31日 pm3:17
下一篇 2022年8月31日 pm3: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