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黛娜杜比)七夏娃_(黛娜杜比)最新章节免费在线阅读

小说《七夏娃》,是作者“尼尔·斯蒂芬森”笔下的一部​现代言情,文中的主要角色有黛娜杜比,小说详细内容介绍:没有预告、没有迹象、没有冲击,月球就这么忽然爆炸了

小说:七夏娃

类型:现代言情

作者:尼尔·斯蒂芬森

角色:黛娜杜比

现代言情分类小说《七夏娃》安利给大家阅读,这本书的作者“尼尔·斯蒂芬森”是网文大神哦。精彩桥段值得一看:” ”好吧,总之呢,希望我的出现——我是说我的冰块——对你的研究有帮助。” ”你自己看看。”黛娜身上只裹着毯子,但还是脚一蹬,飞到办公桌前面,按了几个键后播放影片。开头画面很无趣,只是黑色房间里面有个方形冰块,LED照明也透着寒意

评论专区

神魔系统:渣书,书龄三年以上的就别看了

督主有令:看了这个作者好几本书了,创意不错,而且前期写的很不错,但每次从中期就开始喂shi,然后凑凑结尾

苍白之手:开头去别人的法师塔,然后各种秀,像一只自以为是,到处喜欢炫耀漂亮羽毛的公鸡。不是主角,早死的渣都不剩

七夏娃

第 5 节 先驱与勘探

”冰人,你输了。”
 ”啊,”里斯叹口气,”刚刚还在猜谁会先投降。”
他松手滑开,摘下保险套打个结,动作熟练得令黛娜心里有些不是滋味,但至少这么一来工坊不会被弄脏。
 ”这可能是最后一次了。”
黛娜说,”——我说冰块啦。”
 ”你有冰箱了?”
 ”明天从库鲁   [1]   升空的火箭会送一台过来。”
 ”有没有办法叫他们顺便带上调酒杯?”
 ”这儿都是用塑料袋哦。”
 ”好吧,总之呢,希望我的出现——我是说我的冰块——对你的研究有帮助。”
 ”你自己看看。”
黛娜身上只裹着毯子,但还是脚一蹬,飞到办公桌前面,按了几个键后播放影片。
开头画面很无趣,只是黑色房间里面有个方形冰块,LED 照明也透着寒意。
 ”应该是阿周那总部实验室?”
**的里斯来到黛娜身后,搂住她的腰。
她试着说服自己这是两人之间的亲密举动。
实际上当然是,不过因为零重力状态待久了,黛娜晓得,他也是不希望眼睛盯着屏幕身子却越飘越远。
 ”对。”
 一个金发带有浅红光泽的蓄须男拿着瓦楞纸板走进画面。
那是个比萨盒盖。
 ”拉兹·霍迪梅克,应该是这名字吧。
最近常常合作的对象。”
 拉兹将纸盒盖微微转向镜头,上面爬满了指甲大小、色彩斑斓的物体——几百个硅基甲虫。
 ”这么多球虫。”
里斯注意到了。
 ”嗯……必须构成群集。”
 ”我知道,重点是,他们似乎研究出了量产模式。”
 拉兹将纸板斜斜一折,形成槽状后对准冰块,球虫像雪崩般滚落,并堆积在冰块表面,但也有一些滑出去摔在地上。
拉兹离开镜头,片刻后推了一张有轮的椅子进来,放在冰块后方。
他再度走远,之后又带着时钟出现,看得出是直接从办公室墙上取下的。
拉兹将时钟放在椅子上,利用腰靠使其直立后,通过镜头也能看清楚钟面。
他又走出去了。
 一会儿过后,光线亮了很多。”
模拟太阳辐射,”黛娜解释,”球虫倚靠太阳能,所以想要测试就得提供和太阳一样亮的光源。”
 时钟分针忽然加速。”
延时摄影?”
里斯问。
 ”嗯,过程很慢,你等一下就会看到。”
 散落在地的球虫漫无目的地晃荡半晌,后来似乎侦测到冰块,就从侧面垂直爬上去。”
看出来了吧,附着力很好。”
黛娜说。
 而冰块上的球虫仿佛松饼抹上的奶油融化了,分散排列、大致平均铺在表面上,其中有一些进入了冰块内。”
要融解冰块吗?”
里斯问。
 ”不是,那样消耗的能量太大,在零重力环境下做不来。
现在采用机械钻孔,有没有看到上面开始堆高?”
她指着冰块顶端,小隧道入口处已经出现细微的白色雪丘,”挖空的部分会被球虫排出去。”
 ”在零重力下也不能堆雪丘啊。”
里斯提醒。
 ”一样一样来!”
黛娜用手肘轻轻撞了他一下,”有其他小家伙帮忙啊。
你看。”
她以游标标示出在冰块上面游走的另一个球虫,它搬动冰粒以后,朝着冰块边缘走过去。
 ”怎么搬的?”
里斯问。
 ”想象一下,你手沾水后放进冰库里面碰冰块,冰是不是会粘在皮肤上?
同样道理,”黛娜回答,”这样球虫能够在冰块上面走来走去,不摔下来。”
 时钟分针越走越快,渐渐地连时针也动了起来。
冰块表面坑坑洼洼,高度降低,但同时侧面边缘却慢慢长出一个尖嘴,神似钢钻前端那根角。
 ”它们在盖什么?”
里斯问。
 ”不重要,只是呈现概念。”
 尖嘴生长速度缓了下来,时钟速度也恢复了正常。
另一个工程师走进来拍照留存,影像消失了,屏幕一片黑。
 ”真有趣!”
里斯说。
 她拉住里斯不让他游开:”等一下,你看看超快版。”
 片刻后又有画面,内容基本上相同,只是播放速度加快了,因此几秒钟就放完了。
在高速影像下,球虫仿佛隐形,如一团灰雾弥漫游移,于是他的视线自然比较集中在冰块的变化上。
快速影像中,冰块不像晶莹剔透的固体,反而类似变形虫,一端慢慢缩小,转移到另一端,形成伪足。
 ”我忍不住要怀疑,”里斯说,”肖恩·普罗布斯特积极开发冰雕技术是有理由的。”
 ”嗯,而且他不愿意告诉我。”
 ”有没有可能将球虫头尾相连?”
 ”变成锁链?”
 ”对。
角蛇当然也行,但是多一些不必要的复杂度。”
 ”你真是满脑子都是锁链。
不过确实做得到,甚至可以水平连接,变成一张纸。”
 ”大概是约翰伯祖父从另一个世界传来启示,希望这癖好发扬光大。”
 ”那你得跟我搞好关系,”黛娜回答,”这样我才会找几只给你玩。”
 第 56 天 A+0.56,环状居住区的转轴模块不再是伊兹后端,新代号是 H1,因为从卡纳维拉尔角发射的重型运载火箭将更大的转轴模块 H2 送到了国际空间站,两者已经接合。
 本来高层规划以 H2 作为大型太空旅游基地,里斯原先的任务也是协助规划运营,还为此进行了两年的前置研究,并接受训练。
虽然如今 H2 有了新意义,但就实质功能来看,其实没有变化,依旧是巨大的轮轴中心,也即将有个更大的新旋轮在其周围转动。
新旋轮理所当然被称作 T2   [2]   ,由充气式和刚体式两种元件组合而成。
有些元件放在 H2 内,同时送到,其他留待之后的火箭运送。
现阶段,从 H2 伸出四根宽轮辐,等待着轮圈组装上去。
 至此,前哨完成了初期任务,也就是以综合桁架为骨干,铺设空心管线网络。
管子直径 50 厘米,每 10 米左右管径就扩大。
人若是身材标准、没有幽闭恐惧症、口袋没塞满东西,就能在管线内部移动,看起来很像仓鼠在笼子里的塑料管中穿梭。
管径扩大处作为两人对向移动时的错身空间。
在连接与分支点装上球形模块,管线延伸到船舰停泊点,有气密门的地方才能够对接。
 方舟计划开始之初,大家就知道对接埠的重要性。
以皮特·斯塔林的话来说,就是”稀有资源””支柱””关键”。
生产火箭、太空船、宇航服都不简单,但可以倾地球所有资源去提高产能。
可是,就算有这些东西,只是丢到太空却无处靠岸就毫无意义。
问题在于船只对接点只能土法炼钢,在太空轨道建造。
 对接不能开玩笑,需要精密科技辅助,但目前也已完成研究、执行过多次。
中国的太空计划曾采用俄罗斯系统,并将其标准化,所以中国与俄国太空舱都能直接停靠国际空间站,这部分没有太大问题。
真正的麻烦是,有人载具抵达轨道以后,得在几天内就位,否则载具内食物、饮用水和空气会耗尽,因此前哨部队的新任务是以最迅速、最廉价的方式大量增建对接埠。
对接埠彼此不能太近,必须分配在仓鼠管各处,所以新一波前哨在初层管线网络外面搭缠了更多管线,并努力补强周边桁架的强度。
 自 A+0.29 到 A+0.50 之间,由特克拉等第一波前哨部队搭建的管线结构上有 6 个对接点,它们立刻被第一波先驱部队占用了。
眼下来了三艘联盟号、两艘神舟号,以及一艘来自美国的旅游用太空舱。
 波和里斯那次的成功经验,导致俄罗斯将每艘联盟号都塞了 5 个或 6 个人。
 神舟号的设计源于联盟号,但体积较大,也在几个层面有所更新。
本来和联盟号一样应该只能载运 3 人,不过前提同样是预计 3 人活着回到地球。
所以,既然是单程,神舟号经过修改,也能供 6 人搭乘。
美国那个旅游用太空舱更豪华了,坐了 7 个人。
 加总起来,首发先驱部队共计 36 人,伊兹人口一下变成了两倍多。
他们必须住在载具中,用自己的厕所、二氧化碳过滤和排热系统,环境虽拥挤,但仍比洋葱好。
 A+0.56,猎鹰号重型运载火箭带了 H2 上去。
特克拉与存活的前哨花了一整天时间从里面取出元件,先把它们固定在外侧,之后便将 H2 当作宿舍迁入,终于和越来越残破的洋葱告别。
气球泄气后经过修补,折叠着收藏起来,回归为救难装置的角色。
 先驱之中约有三分之二具备舱外活动经验,又或者在这几周接受了密集训练。
宇航服数量不足——尽管地球那边以最高产能输出,但依旧赶不上,所幸现有装备可以共享。
轮班时间从 15 小时缩短到 12 小时,再更进一步降低到 8 小时,以便这群新居民每人每天进入宇航服两到三次。
组装 T2 和扩展管线两部分工程同时进行,希望下一梯次火箭抵达时都有对接埠能够停泊。
 无法太空漫步的先驱留在国际空间站内有加压的区块工作。
黛娜多了两个助手,一个是自发参与的波,另一个是拉兹·霍迪梅克,就是先前影片里的实验者。
他是荷兰人,年纪轻,就读代尔夫特理工大学研究所,钻研机器人开发,也被阿周那勘探公司雇用。
之前两人通过电子邮件交流,黛娜觉得对方乐意沟通,总是耐心回答各种问题,并迅速提供修正后的程序代码。
由于联系上的失误,事前黛娜并不知道他会乘坐美国的那个旅游太空舱在第 52 天亲自现身(后来很多人懒得继续用 A+ 了,口语上直接说第几天,这样好懂得多)。
 所以,当某个金色头发的大个子忽然闯进工坊,还直接来个拥抱,着实有点太令人意外、太不寻常,至少以往国际空间站可不是能够玩惊喜到访的场所。
 拉兹一手拿着满满的巧克力棒,另一手拿着摄影机,连身衣裤口袋里塞满了杂物:好几管吗啡、抗生素,几卷固定在胶带上的芯片,一次性隐形眼镜,保险套,即溶咖啡包,几条少见的润滑剂,自动铅笔笔芯,还有好几捆束带。
看来新政策是要上太空舱的人全身装满维生素,塞到他们走不动为止。
 他个性挺可爱,进来伊兹的第一天令黛娜十分开心。
她已经一整年没机会和同行面对面地好好讲话了。
她带拉兹参观了工坊——虽然其实就一丁点儿大,后来让他操作阿玛耳忒亚表面的机器人,还召回少数”强化版”机器人展示给他看。
所谓强化,是几星期之前和里斯聊天时得到的创意,黛娜尝试派出闲置机器人为伙伴制作了护甲。
正常程序应该是切割矿石后送进零重力熔炉,产出高纯度的钢条,再加工为爪蟹外壳,不过制程过于复杂。
阿玛耳忒亚的岩石本身就称得上高强度材料,即使比不上结构材,却足够抗辐射。
她的做法是切割岩石后直接用原本形态覆盖爪蟹机壳,所以强化过的爪蟹外观像是走动的小行星。
 ”你根本是在做艺术作品吧。”
拉兹看了之后说。
起初几秒,黛娜暗想他是不是在讽刺,以前曾遇过非常不屑作品与艺术扯上关系的工程师,但看他一脸无邪的笑容,似乎是真心赞美。
 与拉兹更熟之后,黛娜忍不住探问了纠结她几个星期的疑问:为什么要研究冰块?
目前可以直接开采的是巨大铁矿,阿周那公司何苦将研究重心转移到伊兹实际上无法取得的资源?
 ”有些事情高层也没有对我完整交代,”拉兹回答,”但你应该记得才对,内部讨论过一阵子,说要开采彗核。”
 ”嗯,”黛娜说,”确实讨论过这个,但彗核那么巨大,我们要怎么处理几十亿吨的水?”
拉兹眨眨眼,神情有点不自在。
 ”哪来的时间搬移那么大的东西!”
黛娜继续说,”那会是十年甚至二十年的计划,现在应该没空才对。”
 ”如果就之前的状态,确实是没时间。”
 ”你说『之前的状态』,这什么意思?”
 ”之前,就是动因还没有击碎月球的时候,当时的标的是移动的彗星,所以才提出以巨大的镜子反射阳光到彗核上面,蒸出水分,然后将其慢慢推挤到新的轨道。
对,这会花非常久的时间,简直媲美拿羽毛推动保龄球。”
 ”那现在什么条件不同了?”
黛娜问,”物理法则又不会变。”
 ”当然,”拉兹说,”不过物理学里头也有核物理。”
 ”用核弹?
我以为——天哪,我都不知道……” ”你不会喜欢接下来局势的新走向的。”
拉兹回答。
 ”我想也是!”
 ”舟议会出面说:『大家听好,用太阳能电池不可行,生产不够快、不够多,有好几万艘元舟需要动力,而且它们又大又重。
』” ”其实我考虑过这些问题。”
 ”而舟议会得到的结论就是:改用核能。”
 ”RTG 吗?”
 RTG 代表放射性同位素热电机(Radioisotope Thermoelectric Generator),是多数太空探索适用的发电装置。
RTG 的核心顾名思义是同位素,其放射性强大到可以维持高热数十年,热能自然有很多机制可以运用。
 ”RTG 不够力。”
拉兹回答。
 拉兹从地球收到通信,是封加密的电子邮件。
五个一组的大写字母蜂拥而至,看起来活像是直接从恩尼格玛密码机   [3]   里拿出来的稿子。
他没有行李箱,只有一个大尼龙袋,里面塞满了纸张,拿出来后,上面也印了满满的大写字母,没办法找出规律。
拉兹就这么拿着纸笔,花了半小时慢慢解码,黛娜看了直呼不可思议。
加密邮件本身并不特别,阿周那公司所有邮件都加密,但看样子,肖恩·普罗布斯特觉得普通加密还不够安全。
后来黛娜常会看到拉兹对着密码表埋头苦干,尽管已用 Python 程序语言做出辅助软件,还是得亲手一个一个进行字母拼写。
 他抵达大约两星期后的某天,解密的邮件宣布了惊人的消息:老板要来了。
阿周那勘探公司的创始人兼首席执行官肖恩·普罗布斯特即将莅临国际空间站。
 ”怎么会?”
黛娜问,”现在谁要来伊兹都可以吗?
不需要载具、太空舱和对接埠?
不用核准了吗?”
 她知道问了也没意义。
肖恩以网络公司起家,赚了 70 亿美元后转战小行星矿业,顺便丢了一二十亿到其他私人太空科技公司里。
 ”他一个人来,”拉兹回答,”搭缩罩式。”
 这东西黛娜就连上 Google 搜寻后都还要过一会儿才想得起来那是什么。
缩罩太空舱,俗称”敞篷车”,是近年针对太空旅游市场出现的创意新发明,设计重点在于,他们认知到旅客真正要体验的是从太空看着地球、星星,以及(现在已经截然不同的)月球。
传统太空舱窗户太小,但游客想要的是将头伸进透明圆球里,清楚地看见四面八方的景象,换言之,就是需要穿着宇航服到处飞。
缩罩太空舱结构小而单纯,可以容纳四人,搭乘时要穿特制的宇航服,头罩是个玻璃缸。
往返途中会穿越大气层,太空舱外面有坚固的庇护层;到达轨道后,庇护层会像敞篷车顶一样收拢,乘客完全曝露在太空中,甚至可以进行一定程度的太空漫步。
 ”缩罩式太空舱可以到达这么高的轨道吗?
不行吧?”
黛娜又问。
 ”肖恩自己上来。
他做了个单人特殊机种,减少的质量全部转换成推进力。”
 ”然后呢?
他就直接到气闸前面敲门?”
 ”基本上是这样。”
拉兹说,”不然能怎么办?
叫他滚蛋吗?”
 第 68 天 ”听他们放屁。”
肖恩·普罗布斯特一摘下头罩就这么说。
 黛娜嘴角上扬。
并非她喜欢人家放屁,尤其事关地球毁灭、人类基因存续,放屁在这时是大忌,不过她默默安心了些。
这几周来,她内心深处慢慢描绘出事情的全貌,却无人能谈。
尤其是大家看来都比自己聪明,也比她消息灵通。
 她知道肖恩·普罗布斯特是什么人,她听过很多关于他的传言,也认得他在支票上的签名。
而且,无论他因为工作搭乘私人飞机进入哪个时区,总能在凌晨三点钟寄电子邮件给自己。
论及航天专业,肖恩也是顶尖的,若他走进国际空间站说的第一句话就是放屁,那局面会非常有趣。
 肖恩的另一个特点在于,他很早就意识到自己的性格不利于事业,而他一贯的态度就是会”设法处理”。
于是他请专家专门训练,期许自己待人接物时不那么混账。
黛娜从他的表情可看得出来,他正在努力。
 ”不是说你——你做得很棒。”
他改口道。
 ”假如做得不够好你早就开口了。”
黛娜回答。
 肖恩点点头。
简单明了。
 他进入国际空间站一事不只反常,也太迂回;这里没有适合收纳缩罩式太空舱的对接点,这理所当然,缩罩式太空舱连舱门或气闸都没有,根本无法固定在站外,肖恩通过手动操作驾驶太空舱上来,一次启动一个推进器,用过的推进剂容器直接扔进太空,然后停下来观察 1 分钟、5 分钟、10 分钟,观测结果。
像他这种等级的航天技术迷心知肚明,轨道力学与地球表面的物理机制大不相同,不仅心态上早已调适好了,也准备好足够的氧气,可以从容尝试。
好不容易接近阿玛耳忒亚,他靠着三只角蛇与末端一只爪蟹的连接体,终于抓住了太空舱的边缘。
肖恩脱离太空舱,飘了一段时间到处检查,偶尔发个信息给黛娜告知自己所在的位置。
两人之间没有直接可用的无线电信号,所以还得经由西雅图的服务器。
 肖恩穿的是管状宇航服,专供旅游者使用,与**配发的专业宇航服相比有优点也有缺点。
管状宇航服没有腿——反正腿在太空几乎无用武之地——外观上像是试管装了两条手臂。
衣服的顶部是个玻璃圆顶。
两手在肩膀和手肘有活动关节,然而没有手掌,因为手套是宇航服上最麻烦的部位,所以管状衣干脆拿掉手掌,将其整个包起来。
如同截肢的手臂末端又装上拇指和三根手指组成的机器爪,以气密结构连接到宇航服内部,游客可以将自己的手伸进袖子里面类似手套的机关,拉扯金属肌腱,便能操作金属手指,进行抓握或者其他简单的动作。
这种设计很简易,1890 年的实验室就做得到,甚至其实 1690 年就有记录。
据说实际操作起来效果很不错,也许比传统宇航服手套还好用:一般宇航服手套材质太硬,航天员手指很快就累了。
 袖子里面空间挺大,所以若不需要操作机器爪,可以将手抽出来放在宇航服里面的触控板和摇杆那边休息,也可以尽情打字。
管状宇航服配备小型推进器,以便其到处”飞行”。
这个肖恩也充分利用起来了。
他在伊兹外面看来看去,检视机器人的工作状况,也研究了桁架结构的改建或者其他新鲜玩意儿。
 都逛过了以后,他才从 H2 后端气闸入站。
黛娜开门让肖恩进来,立刻听见他说都是放屁。
 以长相而言,肖恩就是个平凡无奇的三十八岁宅男,在物理学研讨会或者科幻迷大会上随处可见,一头暗褐色泽的稀疏金发被汗水打湿、粘在头皮上,下巴上是累积几天没刮的胡茬儿。
联络人照片上,他戴隐形眼镜,此刻鼻子上则架着厚镜片。
肖恩从宇航服里将左手右手**,用力往下推,将身体从原本是玻璃圆顶的洞口挤出。
 ”我也觉得看不出所谓的长期永续性。”
黛娜想知道他观察到什么,就先顺着话说下去。
 ”我就说嘛!”
肖恩叫道,”设计云方舟的人连最基础的质量平衡计算概念也没有吗?”
他是新泽西出身。
 黛娜不太确定这番话是什么意思,先闪烁其词:”大家都很忙碌,我想我应该不是第一个察觉的才对。”
 ”人家才不会告诉你!”
肖恩继续嚷嚷,”不然你马上就会知道全是放屁!”
 ”谁放屁?”
艾薇游过来一脸好奇,”还有,你是哪位?”
 肖恩还没来得及开口解释自己是哪位就先分神了——用分神形容还算委婉,毕竟他瞧见的可是身高一米八、顶着光头、脸上有疤,如同亚马逊女战士的剽悍身形。
特克拉仿佛从大炮射出一般,以肩膀直击肖恩腹部。
他整个人往后撞向舱壁。
转眼间,特克拉就压制了肖恩,将他手臂向后扯,锁住关节,不给他一丝脱逃的机会。
 后来黛娜和特克拉聊得多,知道她精通俄罗斯桑搏格斗术,此武功内涵与柔道颇为接近。
出于好奇,黛娜上 YouTube   [4]   找了一些桑搏实战影片观赏,但亲眼见识后才明白零重力下仍能出招。
 肖恩选择从 H2 进来是因为模块后端有一系列气闸与对接埠,但他不知道这里也充当残存前哨的宿舍。
他进来时的声音惊动了正好没值班、在睡袋休息的特克拉。
 黛娜可以想象特克拉为何做此反应。
肖恩不请自来,连黛娜也不确定他是否会到又何时会到,最后竟是直接从工坊窗户看见缩罩式太空舱飞过。
 换言之,对特克拉而言,这人就是入侵者。
尤其听见艾薇问出”你是哪位”就更肯定这陌生面孔是未经授权、擅闯伊兹的。
 ”啊,这下尴尬了……”黛娜说。
 ”放开!
快放开!”
肖恩另一只手拼命朝特克拉的腿拍打。
 ”指挥官,要不要将他绑起来?”
特克拉问道,”请指示。”
 ”他不是危险人物……”黛娜赶紧说。
 ”放开吧,特克拉。”
艾薇跟着说。
 虽然特克拉看起来不大情愿,仍旧松开手,肖恩立刻飘开,露出疑惑的眼神上下打量这个女人。
 ”肖恩,”黛娜说,”你已经见过特克拉了。
这边这位是艾薇·肖,本设施的总指挥。
艾薇,跟肖恩·普罗布斯特问声好吧。”
 ”你好,肖恩·普罗布斯特先生。”
她马上转头望向黛娜,”所以你知道他要过来?”
 ”有听到传言,”黛娜回答,”只是不确定可不可信,就没事先知会,抱歉。”
 艾薇盯着肖恩好一会儿,眼神令他浑身不自在。
正好特克拉也站在出手攻击的距离内,营造出非常紧张的气氛。
黛娜暗想这恐怕就是艾薇的用意。
 ”我的身份,最恰当的比喻就是军舰的舰长。”
艾薇继续说,”肖恩,你知道上船时该有的礼仪吗?”
 肖恩在心里盘算了一下。
 ”指挥官,”他开口,”郑重恳请您准许我上船。”
 ”好的,请求批准,”她说,”欢迎登船。”
 ”谢谢。”
 ”不过——” ”嗯?”
 ”如果有人问起,麻烦配合做个样子,告诉大家你是先提出申请才获准上船的。”
 ”乐意之至。”
 ”看来今后必须制定规则、建立标准程序了。”
 ”其实下面有在做这件事。”
肖恩说。
 ”很好,不过目前还没有规范,我们得特别留心。”
 ”我明白。”
肖恩回答。
 ”回到刚才的话题,”艾薇问,”我打断之前,你提到有人放屁。”
 ”指挥官,”肖恩说,”我对您之前的成就及现在进行的工作都抱持最高的敬意。”
 ”你有没有听到『但是』?”
艾薇问黛娜,”我听到『但是』了。”
 肖恩不敢说下去。
 ”我就说吧。”
艾薇道。
反正迟早得讨论,长痛不如短痛。
 肖恩在香蕉房白板上从基础原则开始讲解。
首先是齐奥尔科夫斯基方程式的简单指数,以此为出发点后,他慢慢推演出一个铁证:云方舟概念根本狗屁不通。
 或者说——在他——肖恩·普罗布斯特本人——出面指出问题症结之前,都是狗屁不通。
而那些问题只能靠他亲自解决。
 途中,黛娜忽然开始思考一个问题:肖恩究竟还是不是大富翁。
 现代社会里,有钱人的财产大半不是以黄金为主,而是股票,而且他持有的多数是自家股票。
《火山口湖宣言》发布之后股市变化如何,黛娜没特别关心,但听说基本上都可以视为废纸了。
这种时候持有股票没意义,至少无法直接转换为货币。
 然而另一方面,司法**这些力量仍在运作、执行,也就是说,持有阿周那勘探公司多数股权的肖恩仍握有主导权,加上与其他航天企业主的人脉关系,他才能大摇大摆地乘太空舱来伊兹。
就这个角度而言,他依旧是富豪。
 得到结论后,黛娜回神,继续聆听肖恩要说什么。
 ”云方舟采取群行式设计,好,我懂,我赞同这部分,比起所有鸡蛋放在同一个篮子是安全多了。
但是为什么安全?
因为元舟可以自己闪避接近的岩石。
有什么别的优点?
两条元舟可以组合为链球,绕着彼此旋转、模拟重力,乘员更健康、更快乐。
那要怎么做?
朝彼此飞过去,用绳子绑在一块儿。
那不想转了要各自飞,怎么办呢?
解开绳子往相反方向飞,否则得利用引擎抵消向心力——上述活动的共同点是什么?”
 大家已经习惯了肖恩自问自答,真的该回应时反而措手不及。
 在场者有黛娜、艾薇与航天员康拉德·巴斯、拉兹·霍迪梅克以及齐克·彼得森。
最后是齐克上钩。
 ”需要推进器。”
 肖恩点头:”使用推进器会有什么现象?”
 黛娜有个优势,就是她听过肖恩提到质量平衡:”必须抛弃质量,也就是用掉的推进剂。”
 ”抛弃质量,”肖恩点头,”也就是说,云方舟没了推进剂的瞬间会失去所有长期存续的条件,变成一只超大型死鸭。”
 他让众人思考了一阵才继续:”提醒各位,其他事情都有可能在最低限度的质量变动下完成,例如尿液能够过滤,重新变成饮用水,粪便也可以当作肥料。
其余活动有大半都不是直接将质量射向太空,永远无法取回,但上述所说全是例外。
从云方舟的概念提出后,我就不断强调这计划问题重重,但是从那些当权者得到的反应不是言辞闪烁就是摸头敷衍。”
 艾薇与黛娜交换眼神,暗示会后得再来个一对一的品酒小聚。
 也就

上一篇 2022年8月31日 pm3:17
下一篇 2022年8月31日 pm3: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