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燕生莫离)花与恶心:恋爱中的女孩都曾抵达尼比鲁星_(李燕生莫离)热门小说

主角李燕生莫离出自现代言情小说《花与恶心:恋爱中的女孩都曾抵达尼比鲁星》,作者“谢拉格的雪”大大的一部完结作品,纯净无弹窗版本非常适合追更,主要讲述的是:一些不太简单的爱情故事

小说:花与恶心:恋爱中的女孩都曾抵达尼比鲁星

类型:现代言情

作者:谢拉格的雪

角色:李燕生莫离

《花与恶心:恋爱中的女孩都曾抵达尼比鲁星》这本小说的作者是“谢拉格的雪”。《花与恶心:恋爱中的女孩都曾抵达尼比鲁星》内容概括:但父皇说国家已经这么小了,名头就要喊得响亮一点,要叫”大殷”,仿佛这样就能和大齐对标一样。笑死,大齐根本懒得理。倒是父皇成日担忧,怕日益壮大的齐国哪日心情不好,就把咱们这儿吞了。毕竟在这之前,已经有三个比咱们大的小国成了人家的一个县了

评论专区

过关:作者花了大量的笔墨描写人物,尤其是主角,但是缺乏点睛之笔,只是反复的重复和堆砌。情节上,书中死了非常多的人,或者说突发事件太多,靠突发事件推进剧情,用得太多就变得很假。

怒荡千军:不看编年史一切都是好的,看了以后毒我一脸,女主自杀了尼玛,玩你M的文青。

无垠:段落太长,这作者跟忘语差不多,文笔比较烂,靠的是故事,故事又不精彩,你让我看什么

花与恶心:恋爱中的女孩都曾抵达尼比鲁星

第 1 节 真的只是懒得跑

我是大殷有名的废物公主,文武双不全,空有好皮囊。
因而我英明的父皇大手一挥,把我送给了大齐皇帝。
听闻齐国这位圣上阴晴不定,怪癖众多,尤其好杀美人,杀得后宫空荡荡,空无一人。
齐砚给我展示他用美人骨做的扇,一手轻揉我发顶,似笑非笑,”害怕了吗?
怕的话,现在跑回你们殷国还来得及。”
我拽着他衣袖的手微微发抖,闻言却还是摇了摇头,”不,不回去。”
齐砚放在我头顶的手向下压了压,”哦?
为何?”
我对上他微眯的眼眸,吐字道:”懒得跑……”齐砚:”……”开玩笑,从齐国跑回殷国,很累的好吗……1我叫殷娆,是殷国,啊不,用我父皇的话来说,是”大殷”有名的草包公主。
其实殷国是个弹丸小国,挨着大齐边上,纯粹是个附庸。
但父皇说国家已经这么小了,名头就要喊得响亮一点,要叫”大殷”,仿佛这样就能和大齐对标一样。
笑死,大齐根本懒得理。
倒是父皇成日担忧,怕日益壮大的齐国哪日心情不好,就把咱们这儿吞了。
毕竟在这之前,已经有三个比咱们大的小国成了人家的一个县了。
殷国将不良兵不足,别说进攻了,防守都吃力。
于是我聪明绝顶的父皇一拍脑瓜,说试试三十六计的美人计,转手把我送到了齐砚床上,并给了我一个任务:祸国殃民就不指望了,能劝住齐砚不把殷国吞了就成。
我来之前就听闻,大齐这位皇帝勤俭执政,治国有方,一举开启齐国盛世,只是他怪癖颇多,尤其好杀美人,无论谁送进去的美女,最终都会玉殒香消,一命归西。
因而不少人都猜测,这皇帝是否会断子绝孙,而将来的大齐又将何去何从?
我一路听着这些八卦,外加舟车劳顿,昏昏欲睡,还被来接我的嬷嬷提醒了一句:”公主,等会就要见陛下了,您先清醒一点……”我非常敷衍地点点头,坐在床榻上半梦半醒。
叫我彻底清醒的是齐砚的手,冰冰凉凉,正慢条斯理地抚摸着我的脸。
我对上他幽黑的眸子,连行礼都忘了,愣神地眨眨眼,”陛下。”
”很困吗?”
他的声音清冽,像他的人一样,清清冷冷,绣着金龙的玄衣穿在他身上,都流露出一股仙气,难怪不近女色,看着就不像食人间烟火的。”
现在也不是很困了。”
毕竟这手吧,真的挺凉的。
他的指尖慢悠悠下移,向后绕,停在我的后颈处。
我感觉,他随时能掐死我。
但看他神情,又不像是想掐死我。
于是我就呆呆地看着他,任由他不轻不重地揉捏我的后颈。
时间一长,你别说,还挺舒服。
半晌,他仍神色淡淡地问我:”不怕朕?”
我被他揉得舒服,半眯着眼哼唧两声,”不怕。”
他勾唇笑了,”那若朕说要杀了你呢?”
”那陛下就动手吧。”
我吧,没别的优点,就是心大,就算有糟心事,自己闷头想一会儿也能想通,然后就过去了。
况且被送来的时候我就知道,自己多半是活不了多久的,所以听他这么说,也不是很意外。
齐砚盯了我一会儿,笑道:”你倒还不值得朕亲自动手。”
我努力思考了下,伸出双手,眨巴眼,”那陛下要叫人把我拷走吗?”
齐砚:”……””罢了,”他松开我的后颈,转而去解我的腰带,”殷国如此美意,朕也不好辜负。”
他的手实在太凉,我不由得起了一阵鸡皮疙瘩,被他看到,又笑我,”怕了?”
我不太理解他为什么这么执着让人怕他,而且对于接下来要发生的事,我虽然还是黄花大闺女,但也是看过彩绘的。
对我来说,重要的只有一件事,”陛下。”
”嗯?”
”臣妾懒得动……”齐砚:”……”2齐砚可能也不想动,他默了会儿,翻身躺到一旁,搂着我的腰,毫无感情道:”睡吧。”
一派清心寡欲的模样,仿佛刚刚费力挑逗我的不是他。
我想了想,默默拉起被子把自己的身子遮住,再想了想,顺便也盖住了齐砚,然后闭眼睡觉了。
齐砚虽然手冰冰凉的,身子倒是暖和得很。
春寒料峭,我睡着睡着就滚到了他怀里,梦到自己抱着个大火炉,好不自在。
一觉醒来,身旁已无人,宫女告诉我,齐砚封我做了贵妃。
她比我还激动,”娘娘,您可是我朝第一位贵妃!”
”那之前进宫的那些人呢?”
宫女哽住,”都没什么位分……娘娘您千万别介怀。”
我了然点头,”嗯,我懂了。”
大概就是还没混到什么位分就归西了。
那这么算,我混到了贵妃才归西,也算是给我殷国长脸了。
就是不知道齐砚打算什么时候杀我。
他好忙,自那日抱着我睡了一觉以后,连着半个月都没有踏进后宫一步。
这要是我父皇,半个月不上朝才比较正常。
宫里人势利,一开始以为我得宠,还会巴结我,后来见我也不过如此,又纷纷开始冷落我。
连着吃了三天寡淡的饭菜,我寻思了会儿,吩咐两个还比较听我话的宫人,把我殿前那块空地翻新一下。
这边就要先说一下,因为齐砚的后宫凋零,那些个宫殿也都像个冷宫一样,杂草丛生,简直浪费了这么好的泥土。
我摸出从殷国带过来的种子,让宫人帮我种下,然后再吩咐她们浇水、施肥、除草等等。
小翠是最亲近我的宫女,站在一旁好奇问:”娘娘,陛下这么久没来看您,您怎么还这么高兴?”
我盯着那一小块菜地,舔舔嘴唇,”有人帮我种地诶,这还不高兴吗?”
以前在殷国,我也不受宠,吃食自然也不怎么样,而且庙小妖风大,我父皇宫里的人可比齐砚这儿的还要过分,我只能自己种菜,就真的……很辛苦。
如今终于能当甩手掌柜,太幸福了。
齐砚终于想起我时,我正蹲在菜地里,喜滋滋地抚摸着刚长出来的嫩芽。
小翠着急忙慌地跑过来,”娘娘,陛下来了!”
话音刚落,一双金边黑靴就出现在嫩绿的新芽旁边。
我抬头,他背着光,神情看不分明,张口就是:”听下人说,你想……养鸡?”
哦,确有此事,因为御膳房送来的荤菜实在不尽如人意,我就想自己养几只,正巧宫殿后面有块空地很适合养鸡。
至于我怎么会养鸡?
只能说,都是生活所迫。
我把自己的农业计划简略告知齐砚,却瞧他的脸色越来越冷,吓得旁边的宫人齐齐跪下。”
为何不来告诉朕?”
他的语气还是很平淡,甚至冷了几分。”
陛下近日不是忙于朝政吗?”
我有点莫名其妙,”而且这都是小事。”
以前在殷国,我父皇得知这些事,也没管我,毕竟他光女儿就有八个。”
小事?”
齐砚嗤了一声,”我大齐难道落魄至此,要让堂堂贵妃自己种地养鸡了吗?”
说着他身边的太监就向手下使了个眼色,”御膳房的人办事不力,让他们自行去领罚。”
齐砚端详着我的脸色,叫住了小太监,转头问我:”看你有话想说,想为他们求情?”
我没想到他一直看着我,愣了下,随后摇头,”没有,臣妾只是好奇,陛下打算怎么罚他们?”
他眼中莫名其妙多了一丝兴味,”你想让朕怎么罚他们?”
顿时感觉所有人都在紧张地看着我。
我斟酌着开口:”要不……让他们帮我种地和喂鸡?
说起来人手是有点不够了。”
齐砚:”……”后来宛若死里逃生的小翠告诉我,以往也有这样的情况发生。
齐砚问那些美人怎么罚下人。
为下人求情的,就把美人杀了;说要罚下人的,就当着她的面用刑,然后美人就被吓坏了。
小翠与我描述那些血腥场景时脸色苍白,显然心有余悸。
而我看着正帮我喂鸡仔的御膳房太监,陷入了沉思。
这个齐国皇帝,好像真的很怪哈。
3不过这也不会影响我的农业计划。
春天正是万物生长的季节,一个月过去,地里的小白菜已经长势喜人。
我乐得很,盯着小菜叶搓搓手,”齐国的水土真是好,比我家那儿好多了。”
小翠见状忍不住出声:”娘娘,御膳房如今在吃食上谨慎讨好得很,您何苦还要留着这一亩三分地?”
”我不守着这片地,去守谁?”
”当然是……”她恨铁不成钢地瞪我一眼,又委屈道,”您是不知道,这个月陛下一步都没踏进我们华宁宫,外面闲话多得不得了。”
”说就让他们说呗,陛下国事繁忙呢,咱没事别去打扰人家……诶,你听见鸡叫了吗?
我猜它下蛋了,走走走,我们掏鸡窝去。”
说着就拽着小翠往鸡窝处跑,顺便怂恿她伸手掏了两个鸡蛋出来。
能让别人帮忙干的我绝不亲自动手。
老母鸡在后头追着骂。
一直碎碎念的小翠都笑了,边逗着它跑边骂:”干吗呀,不就拿了你两个蛋吗?
真小气!”
老母鸡:”咯咯哒!”
我怀里揣着赃物,作壁上观,”可不是。”
发现被我套进去的小翠跑到我身边,嗔怒:”娘娘!”
”好啦,我知道你什么意思。”
我老神在在,”今天我亲自下厨,等会送到御书房去行了吧?”
不就是争宠嘛,没见过猪跑还没吃过猪肉吗?
更何况我还见过猪跑呢。
我父皇有几十个妃子,就我记事以来见过的争宠手段层出不穷,只是我这人比较懒,从来不爱用罢了。
本来齐砚把我当个花瓶摆在宫里,他忙他的政务,我种我的地,相安无事挺好的。
奈何外头风言风语众多,都传成我狐媚惑主,宠冠六宫了,简直胡说八道!
听说还有不少臣子上奏,请求齐砚充实后宫,万万不可被一个附属国的妖女所迷惑,后来我又听说,近期齐国起了不少动乱,因此齐砚忙得晕头转向,脚不沾地,怪辛苦的。
那我住着人家的房子,吃着人家的饭,还种着人家的地,这时候多少还是要表示一下的。
因此我亲自下厨做了一碗色香味俱全的……鸡蛋羹。
主要地里的小白菜也还没长好,不然还是可以再做一道鸡蛋炒白菜的。
小翠一脸为难,”娘娘,这不太好吧?
好歹您做点糕点什么的呢……””可我不会啊。”
我坦然道,”不然你给我演示一下怎么用两个鸡蛋做糕点?”
小翠实在看不下去,硬是要来两盘桃花酥塞进食盒里,”娘娘,您到时候就说桃花酥也是您做的。”
我敷衍点头,”嗯嗯,好的。”
然后等齐砚看到我拿出的东西时,我很老实地介绍道:”鸡蛋羹是臣妾做的,桃花酥是小厨房做的。”
一旁的小太监抿着嘴憋笑,别当我没看见嗷。
齐砚没笑,只是一手撑着头,微微挑了眉,”为什么亲自做鸡蛋羹?”
”额……因为老母鸡刚好下了两个蛋。”
母鸡本来就是他吩咐人抱来的,所以下的蛋给他吃也很合理吧?
但是看齐砚没有要动弹的意思。
我看了眼精致的桃花酥,福至心灵,又道:”陛下若是不喜欢鸡蛋羹,也可吃点桃花酥,陛下近日国事劳累,是该好好补补了。”
齐砚放下手,轻轻叩了叩桌面,”论补身的话,糕点怎么比得上鸡蛋羹呢?”
嗯?
还有这种说法吗?
我还在思考这说法合不合理,齐砚已经把鸡蛋羹吃完了,末了还有心思点评,”做得不错,升你做皇后吧。”
”多谢陛下夸……啊?”
他完全没在意我的惊讶,点了点桃花酥的碟子,”朕饱了,这份糕点你吃了吧。”
于是我就很老实地坐在他身旁吃完了一整碟桃花酥。
别说哈,小厨房手艺还是很不错的。
齐砚一直静静看着我吃,一副饶有兴致的样子,引得我拿起最后一块时不免犹疑了一会儿,”陛下要来一块吗?”
”不了,朕不爱吃甜食。”
”哦。”
闻言我便安心地吃完了最后一块,又听他问:”甜吗?”
”甜……”我尾音还没落地,他突然就俯身凑过来,掐着我的下巴含住了我的唇。
一番厮磨后,他目光灼灼地盯着我,”是挺甜的。”
我回过神来,心情复杂,”陛下,您不嫌脏吗?”
鸡蛋羹混合桃花酥的味道,至少我此生是不愿再尝……齐砚:”……”齐砚视角:刚吃完桃花酥的殷娆,粉唇娇艳,面若芙蓉,看起来很好亲。
4那日齐砚神情微妙地让我回去了,然后下了一道圣旨,封我做皇后。
小翠大吃一惊,诚惶诚恐,”娘娘,您不会是在鸡蛋羹里下药了吧?”
我接着如烫手山芋般的圣旨,听到她的话忍不住翻了个大白眼,”瞎扯,鸡蛋都是你亲手从鸡窝里掏出来的,全程也都看着我做的,这鸡蛋有多正宗你能不清楚吗?”
食材正宗,做法正宗,味道也正宗,明明是再朴实无华不过的鸡蛋羹了。
至于齐砚为何突然发癫让我做皇后呢?
这一切都要从那个上奏请求圣上充实后宫的大臣说起。
原先送一个美人死一个,臣子们都不敢再进言纳妃,但如今见我一个异国不受宠的公主都安然无恙这么久,心思又都活络了起来。
那日我去送鸡蛋羹的前脚,这位忠心的臣子刚进言完,道是动乱平息后,那几个被收归的小国家也想要送公主过来和亲。
或许齐砚忙完国事后也觉得无聊了,就应了下来。
然后我就上前刷了一波存在感,让他想起来后宫也不是空无一人。
我猜他也是嫌麻烦,干脆让我当皇后,省得那帮臣子又要上奏说谁更适合当皇后,母仪天下。
毕竟我之前就”宠冠后宫”,一朝成了皇后也很合理。
只是,我看着眼前花枝招展的两个新人,有点头大。
天可怜见,我只想安安稳稳地种地养鸡,并不想管理后宫啊……但是齐砚用菜地和鸡窝威胁我,因此我只能硬着头皮装了一天贤良淑德的皇后。
到晚间,我已经是个废人了,一边让小翠帮我揉肩,一边抱怨道:”你们大齐皇后的头饰怎么能这么重的?”
我看我们殷国皇后的头饰,就很轻。
只能说不愧是大国风范,大国重量。
小翠倒是兴高采烈,嘴都快笑歪了,”娘娘,这说明皇后的分量重嘛,而且这样一来,往后就算有人想和您争宠,也威胁不到您的地位。”
”白日奴婢看那个良妃面色不善,想来不是好对付的,淑妃倒是安静,可是娘娘您也得小心,这咬人的狗不叫……”也不知这小丫头年纪轻轻,哪来这么强烈的宫斗**,我听得头疼,打断她,”今晚上的鸡喂了吗?”
小翠:”好的,我马上去……”耳根清净了。
快就寝时,齐砚来了,也不干吗,就是搂着我的腰打算睡觉。
睡之前埋头在我颈间嗅了嗅,突然开口:”你换了熏香?”
我都快睡着了,撑着眼皮道:”没有,臣妾从不熏香,许是白日见了两位妹妹,带上气味了吧。”
我有气味也顶多是小白菜的气味……白日淑妃身上倒是有股香气,清幽好闻,据说是她家的秘方。
齐砚却不乐意了,将我拽起来,”去沐浴。”
”臣妾洗过澡了。”
我打了个哈欠,只觉得他有毛病。”
去把头发洗了,”他语气淡淡的,却不容置喙,”或者朕不介意拉着你一起洗。”
再大的瞌睡也没了,我又恹恹地爬起来,草草地洗了个头发,还湿漉漉的就想睡觉,被全程监督的齐砚一把拉住,”过来。”
我真的犯困的时候完全忍不住,天塌下来也不能阻止我睡觉的那种。
齐砚靠在床上,我忍着困意对上他幽深的眸子,想了想,干脆挤到他怀里,额头抵着他胸膛睡觉了。
半梦半醒间好像听到他叹了口气,要来一条毛巾帮我擦头发。
但是这和我又有什么关系呢?
我抱着大火炉睡得可香了。
第二日醒来,小翠告诉我,齐砚免掉了每日的请安,还特地嘱咐淑妃没事别来我宫里。
我本就不想早起只为听几声请安,乐见其成。
但是淑妃不乐意,三催四请地说既然她来不了我宫里,就希望我能去她宫里坐坐。
我不想去,但是小翠一直在我耳边念叨:”娘娘,这可是下马威的大好时机啊。”
我头疼,只好带着一碟桃花酥去了。
淑妃叫梁知意,原是梁国最小的公主。
据说梁国被吞并后,她的宗族里成年男女被一律斩杀,只留下她和她的幼弟留在梁县。
现在几年过去,她被她的亲弟弟送进宫了。
梁知意的长相是江南水乡女子那般,身形也单薄,单是坐在凉亭处,就像一幅水墨画。”
皇后娘娘万安。”
见我到来,她柔柔地向我行礼,”嫔妾早听闻娘娘美名,一直想与娘娘亲近,昨日匆忙,未能与娘娘多说两句,故今日请娘娘来听雨轩一叙,娘娘不会介怀吧?”
她的声音温婉动听,带着点吴侬软语,加上身上的那股幽香,我身子都软了半边,”不会不会。”
小翠捏了捏我的手,暗示我要有点皇后的威严。
我才懒得管,兴高采烈地把桃花酥递给她,”我宫里做的点心,你尝尝。”
梁知意轻轻笑了笑,小口小口地吃,半晌就吃了一个,剩下的都进了我的肚子。”
娘娘看着瘦弱,胃口原来这么好。”
她笑着道。
我闻言也不恼,”都是粮食嘛,不能浪费。”
心想我其实也不瘦,只是都藏起来了,齐砚就喜欢捏我腰间的软肉玩。
不是,怎么就想到他了呢?
我和他满打满算才睡了两次觉,这种细节怎么也记住了?
我神游天外,好一会儿才听清梁知意在问我什么。
她问我齐砚喜欢吃什么,她想亲手做点送过去。
我想了片刻,不确定道:”可能是……鸡蛋羹?”
梁知意:”?”
晚间齐砚又来了,来得比昨日早一些,因而一下就闻到了我身上的气味。”
去见淑妃了?”
他问是这么问,但似乎不意外,然后转头就吩咐人伺候我沐浴更衣。
我拢着湿发出来时,他一把将我拽过去,拿过手里的毛巾为我擦发。
一套动作下来行云流水,我都没反应过来就已经靠在他怀里。
我后知后觉,”陛下不喜欢淑妃身上的香气吗?”
他音调懒洋洋的,”朕不喜欢。”
”哦,那以后陛下要来就提前说一声,臣妾先沐浴洗干净。”
他动作顿住,轻笑了一声,”不好奇朕为什么不喜欢?”
”陛下自然有自己的道理。”
主要还是懒得问,万一触及什么陈年往事可不好。
他离远了些,抬起我的下巴,笑道:”那皇后总要提前准备也辛苦,不如为了朕,不与淑妃来往可好?”
我很老实,”大家都在一个宫里,不太现实吧?”
齐砚的眼神渐深,嘴上虽有笑意,但眼睛冷冰冰的,像冬日暗夜里被冻住的湖面,映着幽幽月光,假装自己还在缓缓流动。
我再傻也能看出不妙,瞬间示弱,”若是陛下要求的,臣妾听从就是。”
那湖面的光闪了闪,”这么听朕的话?”
我点头如捣蒜,”嗯嗯。”
毕竟你才是宫里老大。
而且听雨轩真的离得很远,我确实也懒得走……齐砚:她好听话,她心里有我。
殷娆:男人还不如一只老母鸡实在。
5从那晚开始,齐砚每日都宿在我宫里,也不干吗,就抱着我纯睡觉。
于是我也一步都没走出宫,一来是怕又染到什么气味被他强制要求二次沐浴,二来主要还是懒。
等到了初夏,前朝有大臣又在操心齐国未来,进言道圣上子嗣凋零,不可不未雨绸缪。
道理是这个道理,但据小翠从前线打听来的情报说,大臣就是不满我独宠这么久,新人是招进来了,可齐砚一次都没去看过。”
妖女啊,妖女!”
小翠学那个大臣下朝后的神态,神情激愤,”之前就听闻殷国长公主生得狐媚样,倘若真的迷惑了圣上的心智,将来再诞下有殷国血统的皇子,这可如何是好?”
”清蒸吧。”
我一边听,一边对小厨房的人吩咐道,”清蒸鲫鱼可好吃了。”
小翠再次恨铁不成钢,”娘娘!”
”别瞎操心,”我摆摆手,”前面刮再大的风也吹不到咱们这儿来,而且如果真的有这么一天,咱们也做不了什么,还不如先吃饭。”
自我出生起,红颜祸水的身份就没离开过我,真计较起来就没完了,操心这么多,还不如吃饭。
我当晚就美滋滋地吃了半条鲫鱼,齐砚来的时候我还在不太文雅地打饱嗝。
肯定不是我的错,是他这次回来太早了。”
今晚,朕就不留在你这儿了。”
他扫了一眼残羹剩饭,淡然道。
我没在意,点了点头,”陛下有事可以让小福子来通知嘛。”
他像是没听到似的,盯着我又说:”朕今晚要临幸淑妃。”
我愣了下,转而想这也没啥,人都进来两个月了,就再点点头,”哦。”
齐砚的表情在那一瞬间变得很古怪,像是有点生气,又有点挫败,我看不太懂。
总之他盯了我半晌,最后甩了甩袖子走了。
晚上我睡觉时,有那么一点点不适应,总觉得少了点什么,最后找了个枕头抱怀里,才觉得舒服,一夜好眠。
第二日小翠如临大敌,说圣上今日早朝时看起来精神不佳,面色不善,脾气也不好。”
娘娘,陛下不会真的对淑妃……”我盯着太阳下的菜地,若有所思,”小翠,咱们的小白菜可以收了。”
小翠立刻转移注意力,”是诶!”
这是最后一茬了,等收完这波,我就没东西能种了。
毕竟当时以为自己活不了多久,所以种子也没带多少,只能暗暗叹气,到底目光短浅了。
菜地空了,我和小翠连着吃了三天的小白菜,顿感无聊与乏味,开始每日敦促老母鸡下蛋。
老母鸡被逼急了,给首当其冲的小翠手上来了一口。
小妮子一边看我给她处理伤口,一边幽怨道:”娘娘,要不我们再去买点种子来?”
我拍了拍她的头,很是欣慰,”你终于不想着争宠,只想着种地了。”
小翠:”……”近日齐砚一直留宿听雨轩,所以一开始,小翠日日在我耳边念叨快去重得圣上欢心,这两天应该是发现在做无用功,终于也放弃了。
我很满意,但也不打算再种地了。
理由很简单,当初是因为御膳房克扣吃食,我才要自力更生,如今混成了皇后,吃的也属实不赖,也就没必要种了。
小翠目光幽幽,”娘娘,你就是懒吧。”
我毫不避讳,”嗯。”
夏天到了,天气渐渐炎热起来,我实在懒得动弹,宁可躲在阴凉处看老母鸡下蛋,也不愿盯着菜地了。
更重要的是,几日后,一只猫咬死了我的老母鸡,被我当场抓获。
是只狸花猫,肚子有点大,看到来人时也不怕,叼着老母鸡的脖子就不松口。
小太监们把它抓进了笼子里,它就缩在角落瞪着人,人靠近就哈气。
我完全不恼,蹲在笼子外看得津津有味。
小翠现在已经很懂我了,”娘娘,您现在是想养猫了吗?”

上一篇 2022年8月31日 pm3:16
下一篇 2022年8月31日 pm3: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