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尘不负我:疯批美人的爱与救赎》翠儿霍逞_翠儿霍逞全文免费阅读

《红尘不负我:疯批美人的爱与救赎》,是作者大大“阿阿小毛”近日来异常火爆的一部高分佳作,故事里的主要描写对象是翠儿霍逞。小说精彩内容概述:疯批美人也有爱

小说:红尘不负我:疯批美人的爱与救赎

类型:现代言情

作者:阿阿小毛

角色:翠儿霍逞

现代言情分类的小说《红尘不负我:疯批美人的爱与救赎》推荐各位书友一读,这本书的作者是“阿阿小毛”。完结内容主要讲述的是:出嫁这天,娘亲拉着我的手叮嘱我:”今今,要听王爷的话啊,要听娘娘的话……”我全都应了下来。当晚我坐在冰冷的拔步床边等了许久,才等到怀王被仆人推着进来。我头上顶着重重的冠,冠上盖了大大的红盖头,什么也看不见。听到喜娘说要掀盖头,突然有什么东西从盖头下探进来,下一瞬我的盖头便落到了地上

评论专区

弄潮:我推过没?这本官文文笔好,字数够多。绝对看的过瘾。看的下去。

仙道禁书目录:乍看似乎还好,但是看了点发现,这作者有种故意拿着架子的矫情感觉……拿腔作架,鼓弄玄虚,东西不足还想晃荡……给我的就是这种感觉。

在漫威世界种神树:水笔作者,前三四十章还能看,到了后面不知道写的什么,一个忍术作者先是水四五百字的原理介绍,再水两百字的数据面板,再水几百字不知道什么东西的对话,看得头都大了。完全看不到主线剧情是个什么东西。

红尘不负我:疯批美人的爱与救赎

第 4 节 今今在怀

结婚前一天,我有了读心术。
然后我就听到前来教我男女之事的嬷嬷心里的声音:”真可怜一女娃,教了这些也用不到。”
我不懂她的意思,也不懂后面听到的那些乱七八糟的话是什么意思。
直到我新婚之夜听到躺在床上的王爷心里淡淡的声音:还是找个机会杀了她,死人才让人放心。


杀了谁?
1.我爹中状元这一年,我被许给了皇帝唯一的弟弟怀王。
怀王双腿残疾还恶病缠身,所以大家说我嫁他不算是飞上枝头,而是跳进火坑。
但是圣旨难违,娘亲眼睛都快哭瞎了也只能送我出嫁。
出嫁这天,娘亲拉着我的手叮嘱我:”今今,要听王爷的话啊,要听娘娘的话……”我全都应了下来。
当晚我坐在冰冷的拔步床边等了许久,才等到怀王被仆人推着进来。
我头上顶着重重的冠,冠上盖了大大的红盖头,什么也看不见。
听到喜娘说要掀盖头,突然有什么东西从盖头下探进来,下一瞬我的盖头便落到了地上。
我抬头,在钗环叮当作响时看到了这个传说中的怀王。
是极好看。
不如传闻中那般阴翳又骇人。”
新人喝合卺酒。”
喜娘在一边高唱。
小玉便从一个仆人手中的圆盘上取了一杯酒给我,这个我是知道的,娘亲跟我讲过。
她说喝了这个合卺酒便会长长久久。
我乖乖拿起酒杯与怀王交错着手饮下了整杯酒。
这是我第一次饮酒,辣得我缓了许久。
接下来所有人便退了出去,只剩下我的小玉和怀王身边的一个侍从。
小玉将我扶到一边的妆奁处,仔细取下我头顶上的冠和钗。
等我梳洗完成再回到床边时,怀王身边的侍从已经不在了,他也脱了外袍坐在床上。
他抬眼看小玉。
小玉连忙也退出去,房间里一时间便只剩下我和他两个人。
男女之事娘亲专门请了嬷嬷教习过我,眼下我却不敢将那些用在怀王身上。
我小步走过去,刚要坐到床上便听到怀王问我:”你想从我这里得到什么?”
原本都快坐下的我又站了起来。
我眨巴几下眼睛,学着嬷嬷说的话道:”若是王爷疼我,妾身便心满意足了。”
怀王抬头看我。
床边的喜烛摇曳,却没有一丝光落进他的眼中。”
看来本王的王妃想要的东西还不少。”
他轻笑一声低下头去。
一颦一笑都好看得跟画里走出来的人一般。
我愣了愣,一屁股坐在床上凑到他面前:”王爷,你可真好看。”
怀王抬眼看我,声音清冷:”王妃也不错。”
这是夸我吗?
他真是个好人,以往别人只会说我是个笨蛋,从不夸我长得好看。
这样想着我喜滋滋地脱了鞋想要上床,我问怀王:”王爷,你喜欢睡里面还是睡外面。”
我不太会睡觉,夜里不跟娘亲睡总是会掉到地上去,所以想要睡里面。
但是怀王也会掉到地上怎么办?
我刚脱了鞋,便听到怀王:”你去那儿去睡。”
怀王伸手指向床边一处矮榻,刚刚没注意,现在一看居然已经铺好了被褥枕头。
我想睡床。
怀王双手撑床躺了下去,他淡淡道:”本王不喜欢跟别人一起睡觉。”
出门的时候娘亲叮嘱过我,一定要听王爷的话。
于是我瘪了瘪嘴,乖乖去了矮榻上,只是我刚躺上去便听到怀王的心声从床上传来。”
还是找个机会杀了,只有死人让人放心。”



杀谁?
我赶紧又从榻上坐起来,轻声叫了一声怀王:”王爷。”
怀王在床上一动不动,冷冷应了一声。
我信誓旦旦道:”今今很乖的,往后一定听王爷的话。”
他又冷冷应了一声。
我便又放心地躺下去,然后我又听到怀王的心声。”
每一个人死之前都觉得自己很听话,活人哪里就有听话的。”
我吓得又坐了起来。
2.怀王醒来的时候我刚护着喜烛燃完最后一截。”
你在那儿做什么?”
他撑着身子想要坐起来,我连忙去扶他。”
娘亲说大婚之夜的喜烛如果能安安稳稳燃到第二天,新人便能恩爱不疑,延绵子嗣。”
说到这里,我微微有些不好意思,声音也小了下来。
怀王半靠在床边看着我:”王妃怕是要失望了,本王如今这样,怕是不能与王妃延绵子嗣。”
这话就像是父亲让我背文章我背不了时,我对父亲自责的话。
我跟父亲不一样,若是怀王不能与我延绵子嗣我也不会用戒尺打他。”
没事没事,我们能恩爱不疑便好了。”
我摆了摆手,出言安慰他。
怀王垂下眼,看到我手指上红肿的地方,又抬眼问我:”手怎么了?”
我将手指蜷起来,尴尬地笑了两声。”
我笨,不会剪灯芯,被烫了一下。”
其实是烫了好多下。
但是如果我如实说的话,怀王一定是要嫌弃我笨,这样也不算是骗他。
他淡淡嗯了一声,便不再说话。
难道烫一下也会让他觉得我很笨吗?
随后我便听到他的心声冷冷道:”果真当本王是三岁小孩那般好骗。”
我的手一哆嗦。
难道怀王也会读心术?
还不等我开口解释,他便看了一眼软榻上的被褥,冷声对我说:”你不睡在床上的事,谁也不能说。”
我乖乖点头,又问:”小玉也不能说吗?”
怀王摇头。
然后他侧头朝屋外叫了一声:”青松。”
很快昨晚那个侍从便推了门进来。
今日要先去向怀王的母妃淑太妃娘娘请安,还要去和皇上告恩。
可是我昨晚一晚没睡,于是在进宫路上便在马车上打起了瞌睡。
迷迷糊糊之间,我听到怀王说:”脖子那么细,一定一掐便断了。”
我一个激灵醒过来。
怀王坐在我对面,手里拿着一本书在看。”
王、王爷。”
我小心翼翼叫他。
他放下书,目光落在我脸上,一副要听我说话的样子。
我心里又害怕又不知所措,一开口便是哭腔:”王爷,你是不是不喜欢我?”
”是,今今很笨,还在乡野长大,是配不上王爷。”
我越说越伤心,”娘亲说只要我听王爷的话,王爷就会对我好。”
”娘亲说谎,王爷不让我睡床,还想我死。”
我哭得鼻涕泡都冒出来了,随手一擦,有些崩溃,”可是今今已经很听话了。”
怀王看着我,眉心突突跳。
他问我:”谁告诉你,本王想让你死?”
语气那么冷,一下子便把我冻住。
我才突然想起来娘亲跟我说,千万不要让别人知道我能听见他们的心声,连忙捂住嘴。
我抽抽搭搭摇摇头,不说话。
怀王也不再问,他扔了个手帕过来:”擦脸。”
我乖乖拿起帕子,又不死心地问他:”王爷可以让今今睡床吗?”
他没答我,只是又拿起了书。
当晚他便黑着脸吩咐青松将他安置在榻上。
他的屁股刚一沾上软榻,我便听到他的心声:”也睡不了几天,等她死了索性换张床。”
我刚洗完澡出来,听到他这样说脚下一滑差点摔在地上。
等我站好后,青松已经从房间里退了出去。
我心里流着泪走到怀王跟前。
他抬头看我:”你到床上睡,本王睡……”没等他话说完,我扛起他便小跑到床边,小心将他放到床上。
在他震惊的瞳孔里,我擦了擦额头上的汗:”王爷,你睡床上,我睡那儿。”
不等他说话,我给他盖上被子后朝矮榻走去。
我刚躺下便听他叫了我一声:”岑今今。”
”啊?”
我翻个身面向他的方向。
然后我听到”哐当”一声,有个东西从我枕头下掉到地上。
我眼睛朝下一看,一眼便看到了那把匕首。
…………我坐在矮榻上哭了一个时辰,哭到怀王沉着脸叫我:”岑今今,到床上来睡。”
”我不。”
呜呜呜,我害怕,我要回家。
3.我哭着从矮榻上爬起来,开始翻箱倒柜。
怀王撑着床坐了起来,他问我:”你在干什么?”
我将一块大大的包裹布铺在桌子上,吸了吸鼻子:”我要回家。”
说着我便把前一天才带过来的衣服叠好放在桌上。”
你要是敢走,本王就跟皇上说你父亲欺君罔上。”
怀王坐在床上,声音冷冰冰的。
我回头看他,眨了眨眼睛:”欺君罔上是什么意思?”
他抬手按了按眉心。
过了一会,他才叹了一口气,对我说:”往后你睡床上。”
我眼睛亮了一下,想到地上的匕首又暗下去,抬脚踢了踢地上,瞟一眼地上的匕首不说话。
他也看了一眼地上的匕首,冷声说:”那是本王防身用的,只要你听话,本王不会杀你。”
这一次我没有再听到他的心声,说明他没有说谎。
想起娘亲的话,我又乖乖把包裹上的衣服一件一件放回了柜子。
然后抱着枕头屁颠屁颠跑到床边。
怀王说让我睡里面,因为他喜欢睡外面。
真好。
我也喜欢睡里面。
跟怀王躺在一起,他身上有一股淡淡的清香味很是好闻。
他闭着眼睛睡觉的样子也很是好看,像是从画里走出来的人一般。”
王爷,”我轻轻叫他一声,”欺君罔上是什么意思?”
刚刚的话我还没忘记,事关父亲我就想问清楚。
怀王依旧闭着眼睛,就在我以为他不会再回答我的时候,他问我:”你父亲是怎么考上状元的?”
我仰躺在床上,盯着床顶开始一一细数父亲的勤奋好学。
别人都说父亲是不到黄河不死心,只有我觉得父亲是一位很伟大的人。
听我说完,怀王睁开眼睛,并没有看我。”
那也难怪,想来对你的教导一直是没有的。”
这话像是在责怪父亲。”
不是不是,父亲对我也很好,他只是有些忙。”
忙着考试,忙着做学问。
我怕怀王对父亲的印象不好,又开始讲起这些年来父亲为我做的事情。
数过去数过来,也就那几件。”
总之,父亲是极疼爱我的。”
最后我做了一个总结。
说完我侧头看过去,怀王像是已经睡着了。
我双手捏着柔软的被子觉得十分安心,轻轻对怀王说了一句:”王爷,好梦。”
这一夜我睡得很好。
青松进来的时候,看到我和怀王一起坐在床上,不露声色地向我们行了个礼。
我却听见他心说:”果然美色误人,连王爷都不能幸免。”
虽然我不知道他为什么会这样说,但也能听出这是在夸我长得好看。
我忍不住红了脸,觉得青松真是个好人。
见小玉跟在青松后面也进来了,我便跨过怀王从床上跳下去。
青松看着我,像是看着鬼一样。
难道我有什么地方做错了?
我回头看了看还坐在床上,黑着脸的怀王,突然就醒悟了。
然后我像昨晚那样扛起怀王,将他稳稳放在轮椅上。
怀王咬牙切齿:”岑今今。”
”啊?”
我擦了擦额上的汗,一抬头便看到青松那张大到可以塞进一颗鸡蛋的嘴。”
王、王妃……”他看了看我,又看了看轮椅上的怀王。
我不知道他为什么这样,只是语重心长道:”王爷有些轻,还没有如花重,定是吃得太少了。”
小玉听了我的话,跺了跺脚急急唤了我一声:”王妃!”
哎呀。
说漏嘴了。
怀王眉心跳了跳,看向我:”如花是谁?”
我看了一眼小玉,低头搅了搅手指:”不能说。”
”昨夜的话你都忘了?”
我没忘。
我扭捏了一下,解释道:”是我们在乡下养的一头小猪。”
怀王的脸一黑,没再跟我说话。
青松扶着他的轮椅出去的时候,一张脸通红。
他出门的时候,我听见他心里笑得十分大声。”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我还从没见谁能让王爷吃瘪!”
4.王府很大,我和小玉在府内逛了一个时辰也没有逛完。”
王妃,您不该将王爷与如花做比较的。”
小玉走在我身后,又提起了早上的事。
我的手搭在游廊上,抠了抠上面的皮,噘嘴道:”我知道,我这不是不小心嘛。”
小玉叹了口气,面上颇有些担忧:”您现在还是应该想法子讨王爷欢心才好。”
我回头看她。
小玉是我来了京城后,父亲给我找的丫鬟,对我是极好的。”
你说,我要怎么才能讨王爷喜欢?”
我叹了口气,觉得这个问题简直是个大难题。
比父亲让我背书还难。
小玉也不知道,她皱了下眉到底什么也没说。
我瘪了瘪嘴继续沿着游廊走,刚走到游廊的尽头便听到有几道声音。
其中有一个声音尤为特殊。”
王妃那不叫单纯,那是蠢,才会愿意嫁给一个没腿的废人。”
若是我仔细辨别一定能听出这是人的心声,可是我没有。
我提起裙子便朝转角处声音的方向跑去。
那是几个躲在假山后闲聊的丫鬟,聊到了什么正笑得花枝招展。”
你们说我蠢可以,但你们不能说王爷!”
我气得冲她们吼,”王爷是为了天下子民,为了保护国家才伤了腿,你们不能这样说王爷!”
这是娘亲告诉我的。
娘亲说怀王一生为国为民,牺牲了那么多却没有得到应得的。
我不知道怀王应得什么,但至少不能这样被人嘲笑。
几个丫鬟大惊失色,纷纷跪了下来。
看着她们几个身子都抖成筛子,我突然有些于心不忍,回头正想问小玉自己说的话是不是太重了,便看到了游廊上的怀王。
我一双眼睛弯起来,笑着朝他跑过去。”
王爷。”
怀王朝我点了点头,又看向那几个丫鬟。
他问我:”她们惹了王妃不高兴?”
是很不高兴。
我点点头。”
那王妃便罚她们吧。”
怀王抬头看我,嘴角带了浅浅的笑,”王妃想怎么罚她们?”
这两天以来,我是头一次见他笑。
果真笑起来比不笑的时候要好看许多。
我摇头:”我刚刚已经骂过她们了。”
他看了一眼青松,还什么话都没说,那几个丫鬟便已经哭了起来。”
王爷饶命,奴婢真的什么都没说。”
几人哭着一边磕头一边求饶。
青松的手一挥,很快便有人过来把几个丫鬟带了下去。
见她们哭成那样,我不确定地问怀王:”王爷要罚她们吗?”
怀王没有答我的话,青松推着他往游廊的另一个方向走。
我追上去,便听到他问我:”王妃怎么在这儿?”
”王爷说有事要忙,我便想着逛一逛王府,没想到王府这么大。”
我说着说着便走到了怀王前面,开始跟他描述我这一路的所见所闻,”对了王爷,我刚刚还发现了两只小猫,就在那边的门洞下面……”怀王的轮椅停下来,他单手支在轮椅的把手上,手掌握拳抵着脸。”
岑今今,教你的嬷嬷有没有跟你说,你在本王面前要自称臣妾。”
他看着我,眼中好像有淡淡的笑意。
啊!
好像是有这么回事!
反应过来的我连忙双手捂住嘴,觉得自己像是犯下了滔天大罪。”
我……臣妾……”我连忙改口,苦兮兮道,”臣妾知错了。”
怀王点点头,一副打算放过我的样子。
但我高兴不起来。
因为我听见他心里哼笑了一声,并说:这么蠢,看来的确不是秦诏的人。
5.怀王是个说话算话的人,从他说了只要我听话便不会杀我的话之后,我再也没听到他说要杀我的话了。
只是他总是说我蠢。
不管是嘴上还是心上,都会说。
原本我也老是听别人说我是个笨蛋,但是听怀王这么说我还是有一些伤心。
所以这日我端着自己做好的一碟桂花糕,带着小玉敲开了书房的门。
房中静了很久,青松才来开门。
我冲他露出一个甜甜的笑,他原本严肃的脸一下子便软了下来。”
王妃?”
他站在门口,恭敬问我,”您来这儿干什么?”
我抬了抬手中的桂花糕,对他说:”我来给王爷送点心。”
青松的表情明显不信,但他还没开口便听到屋里的怀王开口道:”进来。”
得了我想要的答案,我端着点心连忙绕过青松跑进屋里,不顾小玉还被拦在门外。
怀王坐在书案后面,案上还摆了些册子。
他看向我手中的点心抬了抬眉梢,淡声问:”你做的?”
”对呀,臣妾跟着娘亲学了许多江南的吃食。”
我笑嘻嘻地将碟子放在他的案上,拿起其中一块桂花糕递到他嘴边,”王爷,您尝尝。”
怀王垂眼看了看我手中的糕点,又看了看嘴角都快要咧到耳根的我,眸子动了一下。”
王爷,你可别吃啊,万一有毒我可救不了你!”
这是门口青松的心声。
我拿着桂花糕的手一抖,然后灵机一动收回手自己咬了一口,又递到他嘴边:”真好吃,王爷,您尝尝。”
”王妃这招真是绝,哪个男人能受得了这个。”
这是门口小玉的心声。
他们真是有些吵。
很明显怀王就受得了,他抬手推开了我拿着桂花糕的手。”
你有什么事吗?”
他合上手中的册子。
我继续把糕点送到他嘴边,急急说:”他们说吃了别人的东西就要答应别人的请求,王爷您不吃,臣妾不敢说。”
怀王像是听到了什么好笑的事,轻笑一声。
他单手支在案上撑着脑袋看我:”岑今今,本王就是把你这些点心都吃光了,也可以不答应你的请求。”
这个回答我是万万没想到的。
我咬了咬唇,觉得有些委屈,但拿着桂花糕的手却没收回来。”
您先尝尝。”
我委屈地将糕点抵到他唇边。
他看着我,张嘴在我刚刚咬过的地方咬了一小口。
我还没来得及问他好不好吃,便听到门口传来了青松倒吸气的声音。”
好吃吗?”
我不管青松,身子趴到案上,一双眼睛盯着怀王。
怀王似乎心情不错,唇边勾出浅笑的弧度。”
说吧,什么事?”
他从一旁端起茶杯,用盖子撇了撇茶水最上面的一层。
我一双手支在案上捧着脸,朝他眨了眨眼睛。”
王爷,您教臣妾识文认字吧。”
正要喝茶的怀王听了我的话,将杯子往下移了移,抬眼看我。
我连忙解释:”臣妾想学得聪明一些。”
至少能让他觉得我聪明了一些。
他将手中的茶杯又放回了原来的位置。”
你父亲是状元,想来学问应是极好的。”
他又打开手中的册子,不看我。
我瘪了瘪嘴。
父亲的学问自然是好的,可那与我也没什么关系。”
父亲十六岁考上秀才,三十岁中了举人,如今四十二才中了状元,其中辛苦旁人不知道,臣妾却是知道的。
他年年岁岁都在准备考试,是以与臣妾见面的时日并不多,更何况是教臣妾学问呢。”
我垂眼看着案上的砚台。
怀王抬眼看我:”你怪你父亲?”
”不是不是。”
我连连摆手,”父亲对臣妾是极好的,中了状元后便将臣妾和娘亲接了过来。”
只是来了京城,臣妾才知道,原来女子也是要吟诗作画的。
几月前父亲也想教我背些文章,可是臣妾太笨了……”怀王好笑道:”你父亲嫌你笨不愿意教你,你为什么觉得本王会愿意教你?”
我赶紧绕过书案走到他身边,朝他露出一个甜甜的笑来。”
因为王爷是臣妾的夫君呀。”
6.”王爷,您会不会也觉得女子无才便是德?”
我躺在怀王身边,侧身看着他。
他闭着眼,淡声道:”德在心,不在才。”
这话与我曾经听到的那些话不一样,我似懂非懂地点了点头。
随后他又睁开眼,侧头来看我。”
岑今今,听说是你自己愿意嫁过来的,为什么?”
他眼中带了考究,语气淡淡的我也听不出喜怒。
我瞪大眼睛,忍不住靠近他一点却又被他伸手推了回去。”
王爷,您怎么知道的?”
皇上下了旨,父亲娘亲很是不开心,不愿意让我嫁过来。
是我告诉他们,说我愿意。
怀王看着我没有说话,并不像是会回答我这个问题的样子。
我回到自己的位子躺好,一双手捏着被子看着床顶。”
王爷,他们说你不能走路,我就想我力气这么大,若是嫁给你,便能背着你走。”
说完我连忙又拉了被子盖住嘴,侧头看怀王,眨了眨眼睛,”王爷,臣妾又忘了说臣妾。”
他浅浅叹了一口气,回过头去又闭上眼。”
罢了,以后别说臣妾了,本王听着也别扭。”
我一愣,才反应过来他不打算责怪我。
他总是这样,表面凶巴巴的,其实一点都不坏。
屋里一下子静了下来,只能听到我和怀王交错的呼吸声。
过了许久,我从被子里探出头轻轻叫一声:”王爷。”
怀王没有应答,应该是已经睡着了。
我轻轻吐出一口气,身子小心翼翼朝他挪过去一点,特别小声对他说:”王爷,你忘了,你也背过我的。”
他睫毛微微颤动,我连忙又躺回去紧闭双眼假装睡觉。
一夜好梦。
怀王特许了我可以去他书房。
吃了午饭我便带着小玉开开心心端着我做的糕点往书房走,一路上小玉都在教我如何讨怀王喜欢。
我皱了皱眉,回身看她。”
小玉,你说的这些王爷都不喜欢。”
她一愣,随即笑了一笑:”那王妃便做些王爷喜欢的。”
怀王喜欢什么,我也不知道。
书房里,我坐在离怀王不远的一个小案前,他说今日我先学写自己的名字。”
王爷,”我将自己写好的名字献宝似的摆到他面前,一脸得意道,”我会写自己的名字哦。”
他抬眼看我手中歪歪扭扭的三个字,眉心动了动。
一旁研墨的青松也看过来,我看见他嘴巴抿成一条线。
然后从他心里传来一阵特别大的笑声:”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有时候能听见心声真是一件极其痛苦的事,就比如现在我是很想一拳砸到青松脸上的。
怀王收过我手中的纸张,在那张纸上工工整整又写了一遍我的名字。”
照着这个写,多写两遍。”
他把纸张递给我。
他的字真是好看,跟他的人一般好看。
我没有接纸,而是指着他写的”岑今今”三个字旁边的空白处,对他说:”王爷,您把您的名字也写上。”
”在你的字没有写工整前,不要写本王的名字。”
他淡声道。
随后我便听到他心里的声音:”小蠢蛋就这被虫爬了似的字,居然胆敢想写本王的名字。”
但凡是个人,听到这样的话都会难过。
于是我化悲愤为力量,写了一天的”岑今今”。
写到小玉在一旁都点了灯,我才抬起头来。
我捏了捏已经酸掉的手腕,从案前站起来,将自己写好的字一掌拍到怀王案上。”
王爷,您看。”
我把纸张移到他眼前,一起放在他眼前的还是有我红了的手腕,嘟了嘟嘴问他,”够工整了吗?”
他抬眼看了看我白里透红的手腕,最后用手指轻轻捏起我红得能滴出血的中指。”
蠢死了。”
我辛辛苦苦写了一个下午,写得那般认真,已经写得极好了,他却说我蠢。
一时觉得委屈极了,鼻尖一酸便红了眼眶。”
你哭什么?”
他声音有些烦躁,”本王又没说你写得不好。”
他放开我的手,提笔在他写下的”岑今今”三字旁写下了”秦怀”二字。
秦怀。
我破涕而笑,果真是这两个字。
7.我站在秦怀身边,伸出我的一双手掌。
秦怀侧目看我的手掌,问我:”做什么?”
”早间那只在门洞下看到的小猫竟然跑进了屋里,我就想捉起来好好养着,结果撞倒了屋里的花瓶……”我越说越小声。
秦怀收回目光,又看了一眼站在另一侧的青松:”去库里再选一个放上。”
青松看了我一眼,我咬了咬唇低下头。”
王爷……”青松欲言又止,”不止一个。”
秦怀明显没想到他会这样说,眉尾一跳,侧过头来看我。
我将头低得更深了,高高举起双手。”
王爷您打我板子吧。”
以往我若是犯了错,父亲总是会用戒尺打我的手掌心。
他说那样才能让我记住错误,以后不要再犯。
秦怀瞥了一眼我伸到他面前的手掌心,揉了揉眉心:”摔了几个?”
我咬着唇不说话。
青松开口:”一个不留。”
”王妃真是厉害,那里放的花瓶都是王爷精挑细选出来的。”
我听到青松的心声,恨不得直接找个地洞钻进去。
秦怀不会要把我的手心都打肿吧。
想到这里我心里默默流泪,却不敢收回手掌。
不过等了许久都没有等到有板子落在我的手掌上,我偷偷抬头看秦怀,发现他已经回头看起了自己手中的书。”
你那日的桂花糕做得不错。”
他淡淡开口。
我刚有些疑惑他为什么突然提到了桂花糕,便听到他的心声道:”这样说,小蠢蛋应该能听出来是本王想吃吧。”
听出来了,听出来了。
我连忙收回手,狗腿地冲他笑了两声:”我这就去给王爷做。”
桂花糕好做,很快我便做了一碟端到了秦怀跟前。
令我万万没有想到的是,秦怀刚吃了一口便晕了过去。
青松连忙冲上来,将我撞倒在地。”
来人!
快来人!
去找张神医!”
我坐在冰冷的地上,还没有反应过来这是怎么一回事便看到乌泱泱一群人进来,又抬着秦怀出去。
青松在出门的时候回头看了我一眼,并没有对把我撞倒在地这件事道歉。
他的眼里冷冰冰的,嘴上虽然什么都没说,心里却恨恨道:”果然美色误人。”
张神医没一会便来了。
我站在张神医身边,看着他把着秦怀的脉一会皱眉一会叹气,我的心便好像被揪起来一样。
隔壁家的小花儿死之前,请来的郎中便是这副模样。”
王爷怎么了?”
我急急问他。
他看了我一眼,又看了青松一眼。”
王爷此前可有吃什么东西?”
他这话一问,青松落在我身上的目光更冷了。
他命人将我之前端给王爷的糕点拿了上来。
难道他觉得是我的糕点有什么问题吗?
张神医拿起糕点仔细闻了闻,又掰了一块放进嘴里,皱了皱眉。
青松神色紧张,急问:”可是糕点有问题?”
张神医摇头,看向青松:”王爷只吃了这个?
茶水呢?”
不一会秦怀刚刚喝过的茶水也被端了上来,他端起茶杯来又仔细闻了闻杯里的茶,才舒展开眉毛。”
毒在茶里。”
他淡淡一声,让整个屋子里的人都暗暗吸了一口凉气。
青松更是一脸震惊。”
那是我亲自为王爷泡的茶。”
张神医并没有说其他,只是稍稍瞥了他一眼,才道:”封了王府,等王爷醒来后再做定夺。”
我站在他们旁边听得有些云里雾里,听到最后一句连忙拉住正要走向外间的张神医。”
神医,王爷什么时候醒?”
只要王爷能醒便好了。
张神医看了一眼我拉住他衣服的手,抖了抖胡须道:”王妃宽心,老夫开几剂药方,王爷服下很快便能醒。”
事实证明张神医果然也是对的,秦怀第二日清晨便醒过来了。
我一抬头便看到他正看着我,惊喜地捉住他的手,笑起来:”王爷,你醒啦!”
他的面色还是有些苍白,淡声问我:”怎么不到床上睡?”
”小蠢蛋不会一晚没睡吧?”
听到他的心声,我抿了抿嘴。
鼻子一酸,我扑到他的身上哭起来。”
王爷,你吓死我了呜呜呜。”
我身下是他越跳越快的心跳声,哭了许久他的手才轻轻放到我的背上,拍了两下。”
有什么好哭的,又死不了。”
他的声音淡淡的,听不出喜怒。
我抬头看他,却看到他脸闪过一丝别扭。
我吸了吸鼻子问他:”王爷怎么知道死不了?”
他冰凉的指尖带过我眼角的泪,不答我的话反问我:”你总是这样为别人哭吗?”
8.真的有人对秦怀下毒,是一个我没见过的丫鬟。
丫鬟衣衫不整地跪在秦怀的床前,身上有一些血痕,像是被鞭子抽打过。
秦怀没有理她,而是就着我的勺子喝了一口药,微微皱了皱,我连忙塞了颗蜜饯到他嘴里。
他一愣。
我笑着问他:”甜吧,我吃药的时候,娘亲就是这样喂我的。”
他目光一柔,没有说话,继续乖乖喝我喂过去的药。
等他喝完药我又给他喂了一颗蜜饯,然后给自己也喂了一颗。
真甜。

上一篇 2022年8月31日 pm3:16
下一篇 2022年8月31日 pm3:16